天赋异禀第二季百度云超清

      放学,我处理完稚森他们后进房,打算要好好临时抱佛脚一下,洗完澡坐在书桌前翻开课本,宛若新书般,根本不知道该从何读起,「老师我错了……。」欲哭无泪的瞪着书本。

「哈哈哈──」咚咚!门外的玩乐声透过薄弱的门板传进。

      我忍受不住的抱着书,打开门,两眼通红的大吼:「吵死了──!」

      和孔令打闹的提安,稚森悠哉的喝茶,梅和婪燄一样神色自若的读着手中的书,此时全都看过来,「小…小梓妳怎幺了?」孔令错愕的问。

「是啊!活像鬼似的。」提安也是发愣的问。

「你…你们都不用唸书吗?」明明文考就快到了,为什幺他们还可以这幺悠哉!我悲愤的问。

「唸书?」提安不解的歪着头。

「学末文考。」我苦涩的提醒。

「哦!」他们恍然大悟。

「不用啊!」孔令憨笑,「我们不用唸书。」

      几分钟的解说之后,我看待他们的眼光顿时变得茫然,提安和孔令各是铜阶五等夜班的第一、二名,梅是银阶七等夜班第五,稚森是银阶七等总排名第三,婪燄则是银阶七等总排名榜首,一群优等生的光环差点没将我刺瞎,「老天爷,祢真是瞎了狗眼哪!」忍不住怨叹。

「不然妳以为这交谊厅的位置这幺容易进?」稚森讪笑。

「算了,你们别理我,继续吧!」我颓然。

「小梓。」婪燄唤道。

「干嘛?」口气不友善,我不想跟你说话!可恶的总排名第一!

「我今天在职员办公室的时候有遇到妳的导师。」他微笑提起。

      我一顿,继续装死,「他告诉我,妳的成绩很岌岌可危呢!」

「我…我只是不太会唸书而已。」反驳。

「是吗?可是他还告诉我妳上课的时候一直在聊天,没在上课,最近的小考也都不及格,这样下去很可能会被退学。」

      我一颤,该死的臭班导!为什幺要多嘴啦!而且什幺人不多嘴,偏偏找婪燄,这不是存心想让我早点超生吗?泣。(班导很是无奈:谁叫他是妳的监护人。)

「退学?」

      梅他们错愕,显然这名词从没出现过在他们的生命当中,顿时给我的打击更大,「老师说妳班上今天有小考,考卷呢?」婪燄微笑问。

「我…我弄丢了。」

「嗯?」他笑容加深。

「我…我还是去找找好了。」扯扯嘴角,讨好的笑了一下。

「嗯,我等妳。」他满意的点点头。

      默默拿出满江红的考卷,他们呆呆的盯着考卷,像是看见某种神奇的文物,「五十二分……四十八分……三十三分……十二分……零分!」

      婪燄阖起手中书本,起身来到桌边跟着大伙对我的考卷行注目礼,「我知道妳很笨,但妳这个零分也太夸张了吧!」稚森嚷嚷。

「那个…那个还不是因为考试的时候不小心的睡着才会这样,不然我也能拿个十分啊!」我紧张的辩解。

「十分妳有什幺好骄傲的?」稚森失笑。

「反正……」我委屈的扁扁嘴,「反正我就是成绩烂嘛!你们别管,我会自己考过的!哼!」负气抓着考卷回房。

      叩叩,门打开,来人见到我缩在床角,蜷缩成一团,「小梓?」梅轻唤道。

      随后出现的婪燄拍拍梅的肩,梅识相的离去,带上门,他坐上床沿,「妳这样就会考过了?」他看着那一团──将自己缩成一团──不明的圆圆生物,取笑道。

「反正……」依然觉得委屈的扁着嘴,「反正我就不像你们一样聪明嘛!而且我也不是故意零分,还不是因为太累了,才会不小心在考试的时候睡着啊!」

「妳累什幺?」

「还不是因为……!」红着脸瞪向他。

      他挂着戏谑的笑容,朝我伸手,我乖乖的爬进他的怀中坐好,他环抱住我,「小梓就算不会唸书,还是有许多优点啊!」

「有吗?」我没自信的低头。

「有啊!妳的血就很美味。」他笑得灿烂,「身体也很敏感。」

      我瞪向他,「这个不是优点!」

「呵呵。」他低声笑道,对我每次怒瞪他时,他总会笑出声,说是觉得像只张牙舞爪的幼猫,明明脆弱的很,却会故意逞强,反而很有让人想继续欺负下去的感觉,「对我而言,小梓只要还是小梓就好。」他笑得温柔,难得,很真实。

      噗通!心快速的跳动,双颊微热,害羞的轻啄一下他的唇,「谢谢你。」

      他微瞇起眼,「不够。」笑容变得邪佞,用手将我的臀部朝他推近,感受他的炙热,「吻我。」惯性的命令道。

      羞赧的凑上嘴,主动吻上他,他把我的腿扳开,让我与他面对面的跨坐在他身上,一个多月的日夜欢爱,身体已与他的达到某种契合,敏锐的察觉他的兴奋,「你…你……。」我红了脸。

「嗯?」他轻咬我的耳垂。

      我颤慄的一抖,「你…你的体力怎幺这幺好?」我微推开他,他动作停下,「你…你每天晚上这样,都不会腻或累吗?」终于,我红着脸问出了我一个多月来的疑问。

「妳腻了?」语调轻柔的问道。

      我一惊,寒毛直立,迅速摇头,「我才不会腻呢!就算再过十年、二十年,我都不会腻!」紧张的回答。

      听见我的话,他笑了,真正的笑容,「妳还愿意跟着我十年、二十年?」

「当然!」我用力的点头,「别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一辈子都可以!」认真的望着他,毕竟自己都已经在酒醉中跟他告过白了,再说这些,也无所谓,虽然还是有点令人害羞。

      他浅浅一笑,金色的眼睛晶莹剔透的流转着不明的情绪,伸手拨好我的长髮,「小梓,谢谢妳。」

「不…不客气。」心跳不争气的快速跳动着。

      如同我的身体能敏锐察觉到他的般,他对我更是了若指掌,简单的撩拨几下,身体就燥热不已,下身更是湿润的準备好他的进入,他没有脱下我的底裤,只是拉开,便直接从旁插入,「啊……」习惯性的夹紧双腿,感受着进入自己体内的硕大。

      我熟练的摇摆着腰枝,主动的掌控节奏和速度,他解开我的内衣,隔着我的睡衣薄裙爱抚着我的双峰,胸前的蓓蒂在布料下隐隐挺立,腰枝的速度越来越快,身体一紧,「婪燄!」高潮的收紧双腿和手臂,紧紧的抱住他。

      婪燄的瞳孔拉长,手扣住我的臀部,翻身让我躺到床上,隔着衣服吸吮我的蓓蒂,腰桿从被动转成主动,已经高潮过的身躯变得更加敏感,只能一次一次的接受婪燄的带领,快感堆叠,最终成了如瘾般的堕落欢愉……

      结束,婪燄準备在我身边躺下时,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我疲惫的睁开眼,「没事,我去开就好。」婪燄拍拍我的头,起身套上长裤。

      门打开,「老大不好了,你家里捎来口信,说伊莲妠小姐病倒了。」稚森惊慌的说。

      我一惊,强打起精神,看过去,婪燄的脸色倏地刷白,「什幺时候的事?」他沉着声问道,脸上只有凝重和严肃,直接步出房间,丝毫没有回头。

「前十分钟通话才结束。」稚森恭敬的回答,提安递了一件新上衣给他。

「我知道了,没有重大事情不要连络我,我回来前,一切由稚森定夺。」他对梅他们交代着。

  「是。」提安应声。

「老大,那小梓的考试呢?」梅皱眉。

      他穿衣的动作流畅完成,「我说了,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找我,一切由稚森定夺。」丝毫没有留恋回头看我,逕自的快步走出,消失在我的视线内。

      梅望向我,想开口,傻愣的我却默默摇了摇头,背过身,用棉被盖住自己的头。

      隔天,雷湛守约的将他的笔记拿来给我,「谢啦!」我感激的抱着笔记。

「有什幺问题妳再问我。」雷湛酷酷的说。

      我边翻边开心的猛点头,雷湛看了我一眼后要离开,「等一下!」

「还有事?」

「呃……」我看向他,「其实我都看不懂。」尴尬的搔搔脸颊。

      顿时,他送了我一记非常大的白眼,「啧!妳真的很麻烦欸!」

「欸,你就好人做到底,当我的家教吧!」我厚着脸皮要求。

      就这样,离学末文考剩两天,我对面的私人家教第N次的气到脸铁青,「我就跟妳说,这个东西不是这样,妳到底有没有在听!」

「为什幺不是这样!明明就是我写的这样啊!」我理直气壮的反驳。

「妳别告诉我,在妳的认知里鸟类会生出猪!」他怒得大吼。

「怎幺可能!又不是异形怪兽!」

「那我们也不会!又不是异形怪兽,答可拉的后代不管怎样也不会变成奇马多!」他忍不住的想翻桌。

      我一愣,「哦……原来答可拉是鸟,奇马多是猪啊!」了解的点点头,在笔记上做小抄。

      雷湛煎熬的抚额,「我到底是做错了什幺事,才会惩罚我遇见妳。」

      笔尖一顿,『我上辈子一定是做了什幺对不起妳的事,所以这辈子才会来妳身边还债。』陈彬受不了的面壁思过。

「欸!遇上我,可是你的福气欸!」我笑,当年我也是如此回答陈彬。

      儘管陈彬每次都故作无法认同的乾呕状,可我依然捕捉到他瞳里闪过的宠溺,如同现在的雷湛般。

  • 名称:天赋异禀第二季百度云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9: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