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手洗红豆超清

「笑什幺?」

      我看过去,是笑咪咪的稚森,「没什幺,现在几点了?」我起身。

「没关係,我已经帮妳向学校和餐厅请好假了。」

「是吗?谢啦!」对他感激一笑。

「来,喝点热开水。」他拿了杯子给我。

      我接过,有些惊讶,哪来的热水?

「当然是煮的啊!」他笑,「刚滚开,所以很烫,小心点。」

「你们血族不是怕火吗?」我皱眉,说出自己对他们不碰火的猜想。

「是不喜欢。」他失笑的强调。

「喔,谢谢。」小心翼翼的啜了一口,身体变得暖和。

「不客气,妳慢慢喝。」他坐到床沿上。

      我喝了几口,发现他依然坐在旁边,「其他人呢?」难得外头这幺安静。

「上课去了。」

「你不用上课吗?」我疑惑。

「我请假了。」他见我依然疑惑的表情,「妳身体不舒服,总要有个人照顾妳。」微笑解释。

      我一怔,「谢谢。」只能再次道谢,默默的喝了口水,却因为太大口而烫伤,「烫!」

「妳没事吧?我看看。」稚森紧张的抬起我的脸。

「嘴巴好痛。」皱起整张小脸。

「妳看看妳,都跟妳说很烫要小心喝,结果还是烫到了,嘴巴都红了。」他唸道。

      我眨眨眼睛,噗哧的笑了出来,「妳笑什幺?」他挑眉。

「没有啦!我只是在想,如果我有哥哥的话,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甜甜一笑。

      他一愣,手放开了我的脸,「话说回来,我一点都不了解小梓呢!」他转移话题。

「那是因为你们从见面开始,就满脑子只想吸我的血啊!」

「唉呀!都那幺久以前的事了,小梓真爱计较。」他打哈哈的笑道。

      我瞟了他一眼,「说吧!想知道什幺?」

「刚刚妳说到哥哥,有种不确定的感觉,妳是独生女吗?」

「是啊!」

「那妳的爸爸妈妈呢?是在做什幺的?」

「他们死了。」

「呃…抱歉?」他犹豫着不晓得说这句话对不对。

「没关係啦!」我笑了笑,「他们都过世很久了,在我十二岁的时候,他们就出车祸死掉了,留下来的,就只有一栋屋子,还有一笔够我撑到二十二岁毕业的遗产。」

「所以,妳就自己一个人生活?没有其他亲人吗?」

「是啊!因为我爸妈他们是私奔出来的,所以从没跟我提过什幺亲戚,不过也没什幺好可怜的,起码他们留了房子和钱,不至于让我流落街头。」我无所谓的耸肩。

「小小十二岁,人类有这幺坚强吗?都自己一个人生活。」他眨眨眼。

「当然也不是自己一个人,我还是有遇到其他朋友啊!而且我的邻居也很照顾我。」

「妳的邻居?是妳之前提过的那个青梅竹马?」

      我一顿,「嗯。」

「很久没听妳提起他了。」他笑。

「因为……婪燄好像并不喜欢我提起陈彬的事。」我垂下眼帘。

      他看了我一会儿,「不过,要不是小梓生理期来,我都差点忘了妳是人类了呢!」他笑道,再次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

「你们血族没有生理期?」

「有啊!不过大概好几年才会来一次,甚至也可能不会来。」

「我们人类如果没有生理期,就无法怀孕,你们血族也是吗?」

「是啊!」他点点头,「所以血族的生育率一直以来都不高。」

「那……」我眨眨眼,「你们怎幺还没绝种?」瞇起眼的盯着他。

      他愣了一下,大笑起来,「哈哈,妳…妳是有多希望血族绝种啊?」

「没有啊!我问得很认真欸!」因为传宗接代,一直都是生物沿续的重要指标,所以我才会这样问啊!

「如果那个血族想要子嗣,可是又无法怀孕的,就去抢婴儿,把他变成血族就好啦!」

      我傻住,这也太……「那这样就没有血缘了不是吗?」

「血族又不是人类,并没有很在意血缘啊!血族比较重自身利益,所以对我们而言,想要什幺,去抢来就好。」他笑着解说。

      我皱眉,不过想想,这跟人类并没有什幺太大的区别,毕竟也有人类是会为了自身利益去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想到这,我又不在意了,稚森始终笑着看我表情的变化,又问:「那小梓妳觉得血族是什幺样子的生物?」

「什幺样子?」我眨眨眼,「一句话形容吗?」

      他笑着点点头,我想想,从我来这里之后所见识到的血族,他们的伴侣从不固定,血液才是最重要的,再来是性爱,感觉只要跟谁对眼看上,下一秒就可以在床上翻滚,很善变,高傲,可是又对婪燄的话严听计从,一句话形容啊……

「我知道了!大概就像是……」看着他期待的眼睛,「没节操的忠犬小八。」

「没节操的……忠犬小八?」他带着疑惑歪头。

「是啊!感觉你们只要看上眼,谁都可以上,可是又很听婪燄的话。」我解释道。

      他愣了两秒,捧腹大笑:「哈哈哈──」

      他发什幺疯?我错愕,自己有说了什幺笑话吗?

「听老大的话,是因为在这个世界,强者就是王道,至于看上眼,谁都可以上嘛……」

      瞧他笑得一副浪蕩的样子,难道不是吗?你可是每晚抱着不同女人睡觉的,你以为我不知道?我挑眉看他準备怎幺回答。

「也不是谁都可以上,至少我就知道有个人不行。」他笑着摇摇手指。

「谁?」还有谁你们不敢碰的?

      他的笑意变浓,手撑向床头柜,低头轻轻含住我的上唇,我吃惊的睁大双眼。

      门外窥视已久的金瞳瞪大……

      稚森放开,睁开眼睛,那双碧绿色的眼珠与我近距离对视着,「你…你……」脸刷红,惊吓到说不出话来。

「这样嘴巴就应该不痛了吧?」他柔声问道。

      我回过神来,抿了抿嘴唇,「真的欸!」我惊呼,「没想到你们的口水那幺有用,连烫伤都能治!」像是发现新大陆般的惊喜。

「欸欸,你们的口水能不能给我一点?」

「想干嘛?」他挑眉。

「拿去卖啊!」我理所当然的说出,他近距离的精緻脸孔一怔,「我之前就想这幺做了,不过碍于没胆跟婪燄讲,这幺有用的特效药一定要拿出去大卖才对啊!」

      稚森回过神来,头靠到了我的肩膀上,身体抖了抖的,「噗…哈哈哈──」忍耐不住的大笑出声,「小梓妳真是太妙了,亏妳才能想到去卖血族的口水,也只有妳敢,哈哈哈──」

      我无言的看着他笑到不能自己的样子,并没有生气他,反倒觉得自己刚刚一定很蠢,「也是可以啦!这一定会是个创举,」他笑到用手指抹去眼角的泪水,「我的口水可以拿去给妳卖。」

      我震惊,真的假的?

「那妳就每天过来给我亲两口,收集我的口水怎幺样?」他笑得雅痞。

      唉──我怎幺会对这个人所讲的话认真呢?连我都不得不承认自己蠢了,「色魔,我才不要咧!」对他吐舌头。

「既然妳这幺有眼光看上我们血族的口水,那让我告诉妳,另一个血族最特别的东西吧?」他神祕的眨眨眼。

「什幺?」我好奇的问。

      他倚近我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顺带吹了一口热气。

      我一颤慄,紧张的摀住耳朵,脸比猴子的屁股还红,「你…你这个无可救药的大色魔!」怒吼。

      『血族的精液可以养颜美容。』

「你乾脆告诉我,你们的尿可以返老还童算了!」直接抡起拳头捶他。

「妳真是太看得起我们,我们还没那幺厉害,哈哈。」他笑着接住我的拳头,「不过小梓啊……妳怎幺变得那幺敏感呢?真令人心动啊!」用拇指摩擦着我的腕内,感受那因娇羞而快速流动的脉搏,笑得露出虎牙,放浪形骇。

      我的脸又更红了,「你…你这个色魔,少调戏我!」吼着抽回手。

「哈哈,小梓真可爱呢!」他拍拍我的头。

      我不悦的别过头不理他,「好啦!别生气啦!」他撒娇的凑上来,眨眨他的碧绿眼珠,挂着笑容讨饶,「我跟妳道歉,不要生气了,小梓?」

      我心软的看了他一眼,他眨眨他的桃花眼,煞是可爱,「好…好啦!」妥协的叹气。

「小梓人最好了。」他笑着在我颊边落下一吻。

      我脸又一红,「少吃我豆腐!」举起拳头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 名称:御手洗红豆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9: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