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场版超清

      我一吓,紧张的把婪燄推开,望向来人,是一脸兴味的学园长和无奈笑着的医护室老师,「过来。」婪燄对于自己被推开,有种莫名的焦躁,瞇起眼的看着我。

「有…有人!」我满脸通红直摇头。

「啧!」不悦的拉起被单将我裹得密不透风,只露出一个小脸蛋,又兇狠的瞪向不请自来的两人,「出去!」

「小屁孩,你以为你这样瞪能吓跑谁?」学园长坏笑。

「我是来看看张同学的状况的。」医护室老师正经道,赶紧撇清自己与旁边那位看戏的不同。

「不用,她很好。」婪燄又把棉被拉得更紧,不让我有任何一片肌肤裸露在外。

      医护室老师挑眉,学园长笑得更有诡异的味道,婪燄不悦的抿了抿唇,皱着眉下床将裤子穿好,「没你的事,你给我出来。」不客气的推着学园长,并把门带上。

      我不解的看看门,又看向笑得暧昧的医护室老师,他朝我走来,帮我把綑得紧的棉被解开,他仔细端倪胸前的伤口,又看看床柜上的药罐,拿起打开的闻了闻,「看来婪燄很宝贝妳呢!」笑意不明。

      我脸又一红,低下头,「他只是不希望我的卖相不好。」

「是吗?」医护室老师挑眉,「妳的伤会好得那幺快,就是因为它,妳知道这是什幺药吗?」他将那罐透明药膏的罐子放到我手中。

      我摇摇头,「这是世上最昂贵的秘药,对伤口癒合极有疗效,由其是对致命伤口,往往都能救回一命,主要都是流传在王族之间,也多亏他能拿得到,不说这药的难求性,就连价格也是可观的吓人。」

      我惊讶的盯着手中那罐少得令人嫌弃的药膏,「婪燄他,一定很在乎妳吧!」医护室老师温柔的微笑。

      他又简单的交代几声伤口的保健,我拿起地上仅有的男性衬衫套上,打开门,医护室老师走出去,我则扶着门框站着环视房外,几日不见的各位热情的对我打招呼,婪燄则微皱眉急急走来,「怎幺下床了?」搀扶住我的腰。

      一愣,眨眨眼,我又不是脚受伤,他干嘛要扶我?没胆的自己当然说不出口这种话,但见他这幺担心自己,自己的心确实感动,「没事,老师说我癒合的很好。」我微笑安抚。

      学园长又是挂着恶趣味的笑容直盯着我们两个,我不好意思的移动身子想挣脱婪燄,他强硬的硬要搀扶,并瞪向学园长,「不准看!」恶声道。

「小气鬼。」学园长不在意的耸肩,「不过倒是很久没见过你这样子了。」意有所指。

      婪燄顿住,「只是我今天的目的不是来找你,我是要来找张梓的。」他又说。

      我一怔,「找我?」

      学园长本来想找我私下到房间谈,『不行。』婪燄直接拒绝。

      学园长挑眉,我无奈的笑笑,点头,示意他直说,「张梓,我说过,这场游戏,只要妳能躲过所有人直到天亮,妳便能赢回自己的所有权对吧?」

      我点头,「恭喜妳,妳赢了。」

      所有人呆住,「可…可是当时不是……。」我不解。

「我说的是天亮,而妳受伤的时候已经白天了,所以赢家是妳。」学园长解释道,「我允诺过妳,能保妳消失在他们面前,不用再受控于谁之下,……所以,妳什幺时候要走?」

      震惊,稚森他们全部转向我,而在旁边的婪燄我看不清表情,但腰间的手却僵硬的用力,我不知该怎幺做,所有人屏息,只等我开口。

      『小梓!』明明刀刃来袭,婪燄却捨身要替我挡下。

      『小梓,不准昏过去,给我保持清醒,听见没有?』他惊慌的神情,『小梓没事的,妳不会有事的。』彷彿他对自己也有在乎。

      『婪燄他,一定很在乎妳吧!』医护室老师如此说着。

      在乎……

「不,」我轻吐,「抓到我的人是婪燄,赢家是婪燄。」勾起微笑。

      『你…还是抓到我了……。』自己虚弱的倒在他的怀中,那声轻叹,宛若找到归宿般的满足。

「所以我并没有赢,我还是归婪燄所有。」傻傻地笑道,搔搔脸颊。

      婪燄瞪大双瞳,手微微颤抖,我感受到的拍拍他的手,对脸色僵硬的他笑得轻柔,他眼神複杂,却加深了力道,将我揽得更紧,这些细微动作全落入学园长的眼中,他顺顺假鬍子,「好吧!那赢家是猎人的话,我的奖品就不同了。」又是一个神祕的笑容。

「耶──」安蒂拉着真耶开心的跑向大海,「小梓快点快点!」

      这里是一座名叫米米力达的小岛,在妖怪世界里是着名的渡假小岛,学园长说如果赢家为猎人的话,就打算送所有学生一起来这里渡假两天一夜,作为奖励,顺便举行结业式,「好好好。」我伤脑筋的笑着跟上。

      艳阳高照,一望无际的海洋,我想这个礼物对某些人而言并不享受吧!无奈的望向身后躲在阳伞下的一群人,一脸不悦的婪燄等人还有满脸躁郁的雷湛等人,把一群怕晒和怕水的人送来这里渡假,我都不禁觉得学园长一定是在故意捉弄他们。

      不过自己的确很久没有好好晒过太阳了,毕竟在丝尔摩特里昼伏夜出的生活也过了四个月,我满足的伸伸懒腰,「小梓妳很慢欸!」安蒂他们又跑过来。

      穿着比基尼的安蒂,E罩杯的深沟煞是让人有喷鼻血的冲动,不少男性的视线真的是〝随波蕩漾〞啊!

「小梓妳穿着外套干嘛?」穿着海滩裤的真耶问,「我们帮妳準备的泳衣呢?」

「我穿了啦!」我尴尬的拉拉外套。

「那妳穿什幺外套?快点脱下来,来海边就是要大方秀身材啊!」安蒂骄傲的挺起胸。

「没错,快点让那群看得到吃不到,只能躲在伞下的男人捶胸顿足吧!」真耶调侃着婪燄和雷湛他们,俐落的脱下我的外套。

「等…等一下啦!」我挣扎,可是没用。

      艳紫色的绑带比基尼,将原本就白皙的肌肤衬得更加雪白,不论是胸前或者是臀部都只是一块极小,刚好遮掩住三点的布料,并只用带子绑起固定,小巧,形状浑圆的美丽胸型让人想一手盈握,纤细有曲线的腰枝,加上只将圆润臀部包覆三分之二的薄薄布料紧贴着,彷彿直盯着就可用眼神描绘出那神祕区域的线条,性感迷人。

「该死的!」雷湛恶声低骂。

「总有一天我一定要宰了那两个浑蛋。」婪燄微瞇起眼。

      头一次,他们坐在隔壁,没有针锋相对,而是对同一件事有相同的见解。

「小梓别忘记有伤口,玩水要小心。」梅担心的提醒道。

「好的,梅姐姐。」我回眸一笑。

      所有人顿住,再次中标。

      傍晚,海滩上只剩稀疏的人,不能玩的和玩累的都已早早回去旅馆,仅剩我站在沙滩上,望着火红的夕阳,炙热的球体只剩半颗还在海上,风吹来,长髮飞扬狂舞,一件宽大的外套披到我的身上,我一怔,看过去,「小心着凉。」婪燄微笑。

「太阳还没下山,怎幺出来了?」我惊讶。

「只要不是正中午直晒都不碍事。」他替我拉上拉鍊。

「那就好。」我放鬆的微笑。

      我们在沙滩上漫步,斜阳将我们的影子照得细长,宛若亲密爱人般的靠近,「结果来这里,你们根本没办法玩。」我觉得可惜的说道。

「妳呢?玩得开心吗?」坐在一旁的婪燄并没有少看一整日玩乐下来的笑颜。

「开心啊!」我灿烂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妳开心就好。」他轻声说道,柔笑。

      我一愣,有些悸动,「嗯。」甜甜的回应。

  • 名称:剧场版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7: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