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得要命的爱情超清

      放学,供餐时间结束,我边刷着锅子边叹气,怎幺这幺快就放学了?平常希望早点放学的时候都觉得还好,怎幺今天就飞快的结束了?

「小梓啊!」

      我看过去,「大叔。」是厨房里的大厨,「怎幺了?」

「要不,妳锅子放下,早点回去吧?」他好心说道。

「不用啦!工作还是要做完才可以。」我笑道,「而且我还不累。」

「可是…妳男朋友不是在生气妳都没时间陪他吗?」他一脸为难道。

「男朋友?」我疑惑,什幺男朋友?又看看餐厅内其他阿姨叔叔的暧昧脸色,会意过来,「不…不是啦!婪燄不是我男朋友。」脸红的摇头解释。

「小梓妳不用解释了,阿姨我们都懂。」洗碗的阿姨们纷纷掩嘴笑道。

「小梓真厉害,那个孩子长得真帅呢!」

「而且也很有气质,感觉就是个家境不错的孩子。」

「不过就是有时候令人感觉怪了点,总觉得心里有些毛毛的,应该是我想太多了吧!」

      不,阿姨妳没想太多,他真的就是那样的人,我无奈的叹气,「没关係,妳今天就早点回去陪陪男朋友吧!省得他不让妳来这里打工,我们可就难过啰!」大厨笑道。

「是啊!自从小梓来了以后,我们每天生意都好得不得了呢!」阿姨们接着说。

      想推拒,『别让我等太久。』想起婪燄的笑容,我又一阵发抖,「好…好吧!那今天就麻烦你们了。」保命起见,我点下头,放下手边事务,跟他们道别后回别馆去。

      回到交谊厅里,坐在窗台看书的婪燄抬起头,「回来啦!辛苦了。」灿烂的微笑。

      我脸一红,这…这一定有什幺阴谋!「我…我一身油烟味,洗完澡我再去找你。」逃命似的躲进房间。

      我努力的放慢自己动作的速度,但是再怎幺洗,澡迟早得洗完,我认命的穿上睡衣后,来到婪燄房门前,「搞…搞不好他已经睡了,没…没错,我还是不要吵他好了,扰人清梦不是件好事。」我喃喃自语的说服自己,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间。

「小梓?进来吧!」房内响起的呼唤声,我的脚硬生生停住,认命的进去,他带笑的半躺在床上,「小梓还是这幺漂亮,我还以为妳会洗掉一层皮呢!呵呵。」笑着调侃我。

      因刚洗完而双颊红润的我,踌躇的站在门口,咬着下唇,他笑了笑,拍拍自己身旁的空位,「过来。」

      我听话的过去,爬上床,乖巧的坐在他旁边,「怎幺会突然想去打工?」他将我刚擦乾而有些凌乱的髮丝拨好,又留了一撮在指间把玩。

「为了要朝成熟的好女人迈进。」我垂下眼帘,乖乖回答。

「为什幺想要变成成熟的好女人?」

「还不是因为……」你!我瞪向旁边笑得不关世事的婪燄,都是因为你要我提升自己的价值啊!所以还不是都因为你!

「因为?」他挑眉,等着我接下去的话。

      面对他迎来的视线,我双颊泛红,紧张的撇开视线,「没…没什幺。」我喏喏的答道,这要我怎幺说得出口?

      他沉默了一下,又再次开口:「有喜欢的人了?」

      我一顿,「没…没有!我才没有!」红着脸快速看向婪燄,紧张的辩驳。

      他看着我,许久,从那双金色的眼睛隐约倒映出我娇羞的神情,我被看得心虚,别过头,「你不是饿了?快点喝吧!」将长髮撩到一边,露出颈子。

      他靠近,低头,我闭上眼等待那刺痛,却等到了吻,我一惊,睁开眼睛,他挑开了我的肩带,拉下整件裙子,吻随之而下,身上的淡疤随着他的吻,抚平消失,重新回到光滑白皙,手彷彿等不及般的在腿间快速撩拨,「啊…婪…婪燄…慢点……」我抓紧他身上的衣服娇喘着。

「不行,我饿了。」他淡淡的说道。

      我定睛一看,他的瞳孔比平日更早起了变化,平常都是到后面才会有改变,一感觉到腿间有湿润,手指便急忙进入,「啊…啊…嗯……」双腿不自觉的想夹紧,他却不让我如意的扳开,仔细的看着抽动的画面,「婪…婪燄不…不要看……」我红潮满面的哀求着。

「为什幺?」他低头吸吮了胸前挺立的蓓蒂,在对方体内的指头感觉到了对方因刺激而紧缩,「我喜欢看小梓为我疯狂的样子。」加速了手中的动作,伸长的尖牙轻轻的抵在我的颈间,随着手指的猛然用力,一併刺入,喝着滚烫的鲜血。

「啊─!」身体一紧,快感来袭,眼眸微闭的向后倒入柔软的床铺。

      他紧紧的拥抱着我,着迷的喝着那几日没饮的甜美味道。

      起床的第一个感觉是,腹痛,生理期来了,在见到镜中的自己比平日更惨白的脸色,我知道,婪燄昨晚喝的血比平常还要多,我以为只会有点贫血,没想到刚好碰上生理期,我腿软的坐在浴室的地板上,双手压着肚子,希望能减缓疼痛。

      叩叩,「小梓起床了,要迟到了喔!」

      我没有理会,只是蜷缩着身子,没多久,一双脚出现在自己面前,「小梓妳怎幺了?」那人紧张的拍拍我的肩膀。

      我无力的抬起头,「是…稚森啊!」

「妳没事吧?」爱笑的他皱起了眉头。

「没事,只是生理期加上贫血而已。」我摇摇头。

「站得起来吗?」他伸手扶我。

      我倚靠着他的力量起身,他把我扶到床上,「需要些什幺吗?」他体贴的问。

      我摇摇头,「休息一下就好了。」

      他点点头,走出去把门带上,「小梓怎幺了?」準备出门的孔令问道。

「她说是生理期加贫血。」稚森说。

      婪燄手一顿,又马上继续繫上领带,「老大,我可以留下来照顾她吗?」稚森问道。

      婪燄整装完毕,「嗯。」的一声便走了出去,其他人跟上。

      稚森挑眉,他非常清楚的看见了婪燄动作停顿的瞬间,所以才会特意问了一句,不过看婪燄的反应,应该不是自己所猜的那样,不过会贫血的罪魁祸首大概八九不离十就是他了。

      我躺在床上,手抚着肚子,咬牙忍着。

      『喂!蠢蛋,给妳。』陈彬把一罐热得发烫的奶茶塞到我手中。

      『啊…谢啦!』我虚弱的笑了笑,将奶茶罐放到肚子上热敷。

      『真搞不懂妳,每次生理期来都痛得要死不活的,平常还敢一直吃冰的,妳不知道吃冰的对女生子宫不好吗?』陈彬碎唸着。

      『没办法啊!谁叫冰淇淋那幺好吃。』

      听见我如撒娇般的耍赖回答,他又叹了口气,手摸上我的肚子,轻轻的按摩着,『妳这个吃货就只知道吃,都不保养身体,以后生完小孩,身体留下病根怎幺办?』

      『谁想得到那幺远以后的事啊!』我无奈,对我而言,把握当下,比什幺都重要。

      『我就会想啊!』他回道,我朝他看去,他脸微红的说:『就是因为妳都不想,我才会担心啊!瞧妳这副愚蠢的模样,以后要是我不在妳身边,我看妳该怎幺办!』

「呵呵……」苦涩的笑容小声的飘出。

      陈彬啊!真的被你料中了,原来你也真的会有不在我身边的时候……

  • 名称:远得要命的爱情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7: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