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乙仙魔录之灵飞纪超清

      婪燄望着那张毫无血色的小巧脸蛋,彷彿刚刚的对话只是一场梦境,手指偷偷的放到对方鼻子下方,感觉到呼吸的热气,证明人儿确实活着,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收回手,嘴角微微勾起,感到一丝庆幸。

      这三天来,自己总是不断重覆着用手指探到对方鼻下的动作,又将所有力量放到听觉仔细聆听那微弱的心跳声,好说服自己,对方只是因为重伤昏迷还没醒来,而不是死亡的离自己而去,所以就算读着自己最爱的书,也根本记不得书中的内容,但依然得读,好让自己转移注意力。

      叩叩,几乎细不可闻的敲门声,婪燄再次拉好被子,确定没有任何一处遗漏后下床,打开门,稚森在一旁候着,交谊厅内难得大门敞开,宿舍所有人都恭敬得站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他关上门,将所有会打扰到房内人儿的噪音隔绝在外,坐到自己专属的位置上后,看向跪在交谊厅中央的女人,长髮披乱,狼狈不堪,看得出来曾经的挣扎有多强烈。

「开始吧!」婪燄不带表情,下令。

      一旁的稚森收到命令后点头,「提安。」

「是。」提安应声,「罪人在五月朔月之日取得魔女的媚药,于五月弦月之日放至饮品中,诱导大人喝下。」

「孔令。」稚森继续点名。

「是。」孔令出声,「罪人于狩猎活动之际携带含有卡玛琪拉剧毒的短刃,试图攻击大人。」

「我没有!我不可能会攻击婪燄的!」跪在地上的人喊冤。

「闭嘴!」孔令一脚踹过。

「梅继续。」稚森又点人。

「卡玛琪拉剧毒为赤哈及地域甚为流行的尸毒,只要被轻轻划伤,毒物瞬间入侵要害,一天之内将会全身剧痛而死。」梅冷冷的瞪着跪着的人。

「对贵族下药并谋杀,以上犯刑,罪人爱真‧结可金妳可认罪?」稚森质问。

「我没有要伤害婪燄的意思,」她急急的望向坐在窗台上的婪燄,「我只是想要怀上你的子嗣,我爱你,我愿意为你献上永远的忠贞与爱情,我真的不可能会伤害你的。」

「我早警告过那人类,告诉她你不可能爱她,不要自以为是,要她识相的消失,但她就是不肯,一直不要脸的黏在你身边,我只是想帮你啊!婪燄。」爱真跪着要爬到婪燄脚边,却被孔令和梅挡住。

「大人请下判决吧!」稚森恭敬的欠身行礼。

      婪燄看着爱真冶豔的脸孔,泪如雨下,足以让任何男性心疼,勾起了一个温柔的笑容,爱真欣喜,「婪燄你果然爱我对吧?」

「想怀上子嗣?」婪燄轻声问。

「是!我的经期很稳定,绝对可以为你生下继承人的。」爱真开心的保证道。

      婪燄笑得更深了,「稚森,我记得婴儿在黑市的价格不错对吧?」

      爱真的笑容凝结,「是,近几年来价格有高涨的趋势。」稚森回答。

      婪燄站起身,「想为我生孩子?」温柔的问着爱真。

      爱真僵住的笑容又放鬆,用力的点头,「很好,」婪燄满意的点头,「既然如此,稚森,把她卖去妓女寨,供人狎玩,记得找人看着她,只要怀孕,就把她看顾好,让她生下小孩拿去卖,不断轮迴,不准自杀,刑期,就如她所说,永远。」语毕,他再也没心思留在原地,只想回到房内每分每秒照顾那人。

      爱真惨白了脸,震惊的盯着自己所爱的男人,「是。」稚森点头。

      孔令和提安上前,一人扣着一边臂膀将人往外拖,「婪燄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婪燄我爱你,你不可以这样对待我!」爱真崩溃的尖叫。

「对了,」婪燄停住脚步,孔令和提安听见也赶紧停下动作,爱真面露希冀,「在这之前,先给大家玩玩吧!」

      交谊厅外的所有人开心的欢呼,「记得,别玩死了。」微笑交代,继续迈开脚步。

「婪燄‧多拉斯,我诅咒你,诅咒你一辈子也得不到自己最爱的人!」绝望的爱真愤恨的尖叫着。

      婪燄脚步一顿,又赶紧继续走着,不再理会爱真崩溃的喊叫,随着人拖出去,交谊厅的大门关上,婪燄也回到房内,小心翼翼的回到床上,凝望那张似乎睡得不安稳的小脸,柳眉微微皱起,手指又探到鼻下,感觉到温热的鼻息后,放鬆一笑,手辗转来到眉间,轻柔的抚摸那隆起,熟睡的人宛若感觉到般,舒开柳眉,朝婪燄倚近。

      婪燄笑了笑,温柔的展臂将人儿纳入怀中,「反正我早就知道我注定得不到自己所爱的人,所以我只要有属于我的东西就好了。」笑却语带伤感的呢喃,孰不知自己脸上,满是依恋。

      两天后,我的精神状况好很多,至少我觉得可以下床没有问题,但也只是我觉得,因为婪燄从没让我下床过。

      床上,赤裸的娇躯在衣着完整的一名男性下,修长的指头轻柔的移动着,浑圆的双峰之间有一道已经结痂的刀疤,「嗯…。」我敏感的抿住下唇。

      胸前传来冰凉的触感,婪燄轻轻的在伤口上涂抹一种透明的药膏,「其…其实我可以自己涂。」我脸红的要求道。

「嗯?」他似笑非笑的看我。

「不…没…没事。」我还是孬种。

      在我清醒后的第一天,对于婪燄帮我涂药这件事,我就已经严重抗议过,他大爷却一副人畜无害的说:『小梓昏迷这几天都是我帮妳涂的,难道,我帮妳涂得不好吗?』

      没有涂得不好,只是位置很令人害羞啊!我羞愤得无地自容,虽然两人之间发生过无数次关係,但是对于赤裸相见这件事,我还是很羞涩,儘管大部份都只有我赤裸。

      而那种透明的药膏不知是何物,原本严重的伤口,现在已经癒合结痂,虽然牵扯到依然会疼痛,可是已不像最初的剧痛,还算可以忍受,而婪燄,对于抹药这件事,总是亲力亲为,不,应该说照料我的所有事,他都是亲自做,就连刚醒来时,他还餵我吃过饭,这样的荣宠实在让我恍恐不已,因为按照自己的经验,他对自己的好,都是有目的的,就算如此,心还是不争气的感动了。

      擦完药,他的手仍爱不释手的捧着浑圆,不需多久,自己就已红潮满面,他缓缓收回手,这几天,他都如此,中途收手。

「婪燄。」我拉住他的手,「别停…。」

      他一顿,震惊的望向我,「我想……我想要……」羞赧的细声说道。

      他不确定的垂下眼帘,抿下唇忍着,我主动的将双手环住他的肩颈,亲吻他紧绷的唇瓣,「吼!」他不再忍耐的低吼一声,张开嘴将柔软侵入我的口中。

      手指来到我的腿间,发现湿润不已,两指一併的深入,「嗯!」我敏感的回应。

      他扯开自己的裤头,拉开我的腿环绕在自己的腰间,将硕大缓缓挺入,「啊!」身体满足的颤慄。

      过程极其温柔,他皱着眉头,拉得细长的瞳孔充满情欲以及难耐,「小梓会痛吗?」他喑哑的问。

「啊…嗯…不…不会……」燥热的摇头,甚至抬起臀部,只为了能更加贴近。

      他察觉我的迎合,「小梓!」扣住我抬起的腰枝,奔放的前后动着腰桿。

「啊…燄…」速度猛然增加,快感袭捲。

「啊!」他忘情的低喊,猛烈突刺。

「婪燄!」身体痉挛,强烈的欢愉令人晕眩。

      我乖巧的窝在他的怀里细细享受余韵,感受他的手彷彿爱不释手的在我细緻的背部来回抚摸,这一份亲密,只属于我们之间。

      倏地,门被打开,「唉呀呀!这就忍不住上床了,果然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毫不客气的调侃道。

  • 名称:太乙仙魔录之灵飞纪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6: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