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乐村官超清

「妳去哪里?」他笑得更温柔,重申。

      我一抖,「我…我刚刚跟雷湛一起,因为我们掉进湖里,所以就去他的宿舍把衣服用乾,没怎样,真的!」一急,又是全盘托出。

      他微瞇起眼睛,手轻托起我的脸庞,仔细一看,不难察觉唇瓣略微红肿,我不安的转动眼珠子,不敢与他正视,倏地,他感觉到身体有些异样,温暖的体温经由触碰的指尖传回变得燥热,他鬆开我,不适的吞了吞口水,倒退几步,「怎幺了?」我不解。

「没事,」他又吞吞口水,「妳先去沖个澡吧!我不喜欢妳身上的味道。」语毕,他转身回房。

      沖澡?我不明所以,却还是选择听话的再去洗了一次澡。

      洗完,我走进婪燄的房内,发现他正虚弱的躺在床上,「婪燄你怎幺了?」担心的快速上前。

      他的额边冒着薄汗,手抚上他的额,异常的发烫,「你发烧了!」惊呼,「婪燄你还好吗?有听见我的声音吗?」紧张的呼唤看来昏迷的他。

      他睁开,我惊愣,金色的双眼此时拉长着瞳孔,原本的清澈透亮变得混浊朦胧,「你是不是肚子饿了?需要血的话,快点!」我惊慌的拨开头髮,露出颈子。

      他细长的竖瞳瑟缩,原本只属于自己牙洞的位置,现在却多了一枚青紫色的吻痕,愤怒,尖牙伸出,「雷湛碰妳了?」冷冷的质问。

      我顿住,碰?想起雷湛那霸道却不失呵护的吻,同样强势但不失温柔的揉捏,脸一红,见我羞赧的模样,不悦在婪燄心中扩大,倏地,将我压到身下,吻上,激情,侵略,不带感情,「唔!」婪燄!我不适的皱眉。

      一手快速的扯开我的上衣,衬衫的钮扣飞出,拉下我的内衣与底裤,低身咬住胸前的蓓蒂,「嘶!」轻声痛呼。

      手来到我的腿间,熟捻的按压挑起我的燥热,另一手不留情的在胸口的柔软重重揉虐,「痛,婪燄你轻点。」我挣扎的想拉开他在胸前肆虐的手。

      一感觉到湿润,手指着急的探入体内,不似平常的缓缓抽动,而是快速的,猛烈的,「婪燄拜託……」害怕的眼泪在眼框内蓄积。

      他抽回手指,我喘了口气,稍稍平复刚刚的刺激,他不像平日的冷静,多了无法压抑的狂乱,扯开自己的裤头,感觉到某种炙热的硕大顶在洞口,我身体一僵,想要起身逃跑,他制住我的动作,「婪燄不要……」我挣扎着,「婪燄放过我…求你…不要……」眼泪落下的哀求。

      他扣稳我的腰间,猛然一挺,「好痛!」一股撕裂的疼痛感从下方传来。

「小梓放轻鬆,妳太紧了,我进不去。」豆大的汗珠从他额上落下。

「不要…婪燄放开我……好痛,拜託你放过我……」我哭着。

      他抿紧双唇,扣着腰间的手轻抚腰间的敏感处,另一手来到腿间轻压隐密的小豆,「啊……」快感从他抚过的每一处涌上。

      发现身下人儿的身体稍稍放鬆,他再次挺身而入,「啊!」忍不住下方被扩张开来的痛感而呼叫,我发抖着。

      腿间流出些许殷红,「可恶!」婪燄焦躁的低骂,下身享受着那紧窒的湿软包覆感,压抑不住的动起腰桿抽送,手拼命的爱抚着对方胸前的柔软与蓓蒂,渴望降低那紧绷。

      疼痛与快感交织,最后相融,身体渐渐放鬆的迎合对方,快感比平常更大更猛,下方的充实感也不是平常所可比拟,儘管疼痛,却也羞耻的快乐着,直到婪燄一次又一次领着我登上快感的巅峰,一股热流进入体内……

      却在最后承受不住的昏迷前,我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伊莲妠…我爱妳……』

      睡梦中,身体不适的想移动,却牵扯起一连串的疼痛,睁眼醒来,窗外是黄昏的天色,想起身,下体却传来撕裂的疼痛,全身也抱怨般的痠痛着,「怎幺回事……」脑袋浑沌的自己嘀咕。

      『婪燄放过我…求你…不要……』想起自己的哀求。

      记忆逐渐回笼,而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也转醒,手缠上我的腰,「醒了?」温醇的声音因睡眠而有点喑哑。

「婪燄?」转头。

      婪燄睡眼惺忪,勾着浅笑,「我怎幺会睡在这里…抱歉,我马上离开。」我挣扎要起身。

      从来没见过任何床伴留宿过婪燄床上,后来问过稚森他们才知道,因为婪燄很有洁癖,从不让别人共享自己的床,可是他曾让我睡过好几次,所以我推断他是讨厌与人欢爱完后女人不肯离去的纠缠,而自己之前则是都在他还没醒来前就已乾脆的离开。

      因为疼痛,每动一次都伴随着颤抖,我咬牙隐忍的撑起身子,他见那急着要离去的背影,微瞇起眼,伸手轻而易举地将我揽回到身下,「急着要走是想去哪?」淡笑的问。

「没…没有。」

「我肚子饿了。」

「好…好。」我扭过头露出脖子。

      他却将我的头扳回,低头亲下,手来到腿间拨弄,「婪燄!」我紧张的要合起双腿。

      他将自己卡进我的双腿之间,我合上双腿反倒像是将腿缠上他精瘦的腰部,刚睡醒的身体比较敏感,没多久腿间的湿润一片,他将他的硕大顶在洞口,我恐惧的推他,「不要!」

「小梓别怕,这次不会痛了,我保证。」他轻柔的说道,舔了舔我的耳垂。

      因耳垂的颤慄,我停下挣扎,他缓缓的进入我的体内,虽然感受到下方被扩张,却没有昨日的剧痛,只有满满无法言喻的充实感,他见我没有不适,慢慢的抽动着,「啊…啊…啊……」随着他的动作,快感一层一层的迭起,我难耐的呻吟着。

      他一会儿爱抚,一会儿亲吻,每一部分都令人疯狂,跟他之前每晚的爱抚完全不同等级,「啊…婪燄…嗯…燄……」沉沦的迎合,无法自拔。

      感觉到我身体缩紧,他加快速度,「啊啊…婪…燄…燄不要…燄求你……」承受不住的哭泣,「啊!」我用力的抱紧婪燄。

      他的身体一颤,将自己挺到最深,将种子喷洒进我的体内……

      对于怎幺会演变成这地步,我还是不懂自己到底做了什幺惹火婪燄,而婪燄…总是能完美自我掌控的他,似乎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失控,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

      在花洒下沖着热水的自己思索着,想起昨夜的性爱,我可以确定的是,他只有性,而我…却有爱。

「唉──」我深深的叹气,关上水源,擦乾身体,穿上衣服。

      在学校里,没课,雷湛难得没出现,也许是因为昨日在他房内发生的事情,他感到尴尬,所以没出现吧!我避开了安蒂他们,烦恼着,却不知不觉的停在银阶七等夜班,算了!死就死吧!

「请问…婪燄在吗?」我鼓起勇气的开口。

      班级内的人冷淡的看了我一眼,便没打算理会我,而我也没看见稚森或者是梅,「学妹找婪燄有事吗?」熟悉的声音传来。

      我看过去,一位长髮美女,是昨日在婪燄房内与他交谈的女生,如我昨日所见,她一头秀髮亮泽,桃花眼加上樱桃小嘴,左眼下还有一颗小巧的泪痣,看起来格外性感,身材更是男生口中传说中的奶大腰瘦屁股翘,在她面前,什幺女人都被比得失色。

「一点私事想找他聊聊而已。」我尴尬的扯扯嘴角。

「他现在外出不在,还是说学妹方便可以告诉我,毕竟跟我说也是一样的。」她微笑。

      我一愣,自己当然不是个傻子,明白她话里宣示主权的意味浓厚,只是不清楚是她自己自以为还是真在婪燄心中有特别的位置,「没关係,我晚点再找他好了。」笑着婉拒。

「学妹,妳要找婪燄是因为昨晚的事?」

      她的话让我要离去的脚步猛然一停,她笑了笑,「学妹这边请?」她指引一个方向。

      我跟着,来到教室旁的转角处,一个隐密的楼梯间,确定四周都没人后,「妳知道昨晚的事?」我不安的询问。

「当然,每件事情,婪燄都会告诉我,当然包括他昨晚跟妳上床的事。」说到后面那句,原本如花般的微笑变得冷讽。

      怔住,我了解婪燄并不是个会对别人谈心的人,所以会让婪燄说出这些话的人,势必是真的能碰触他内心的人。

「妳别以为一场性爱能代表什幺,只是区区的人类,妳不会真的以为婪燄会看上妳吧?」

      我沉默,「妳对他而言,只是个玩具,只是个战利品,并没有特殊意义,这些妳应该懂吧?」

      『看来我还得感谢他将我的东西保护得很好啰?』婪燄的话我并没有忘记,「学姐说的这些,我都清楚,学姐不必担心。」

      原本还要开口的她,听见我老实的说道,挑了挑温婉的眉毛,「妳倒是挺识相的嘛!」她不屑一笑,「明白的话,就离婪燄远点,别老是在我们面前晃来晃去的,看了碍眼。」语毕,她转身,美丽的秀髮柔顺的画了个半圆。

「学姐。」我唤住她,「请问…妳的名字?」

「爱真。」她温柔却鄙视的笑了笑,报完名字之后,满意的离去。

      我靠上墙壁,垂下眼帘,「不是她啊……」无声的呢喃。

      我们都不是她啊!所以婪燄不会爱我,但也不爱妳,爱真学姐,因为我们都不是…伊莲妠。

      原本楼梯间的谈笑声倏地停止,我望过去,是顿住的雷湛和牙他们,「湛哥我们先走啰!」牙挤眉弄眼的暗示着。

「对啊!你们慢聊。」琛暧昧的笑道,真皑则无奈一笑,三人离去。

      我和雷湛对看了十秒,他尴尬的移开了视线,我淡淡的笑了。

「你别在意,昨天的事,我不会放在心上,一样还是好兄弟。」我笑咧咧的拍他的肩。

      他迅速皱了一下眉头,「为什幺妳不在意?」他看回我,捉住我拍他肩的手,「妳是不在意我吻妳,还是不在意是谁吻妳都可以?」低声严肃的问。

      我愣,沉默了一会儿,「都有吧!」叹道,抽回手。

      在这个世界里,我没有权利,我没有办法选择,自己不管再怎幺做,仍旧避免不了一个半月后要被卖掉的命运,到时候,卖身给谁,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不如现在和婪燄发生了关係也好,起码自己…喜欢他。

      雷湛的浓眉锁得死紧,我心疼,又开口解释,不愿让他误会,「因为吻我的人是你,所以我不在意。」淡笑。

      他怔了怔,两道眉舒展开,默默的笑了,笑得阳光,像个孩子,重新牵起我的手,「欸,张梓,做我的女人吧!」

      我傻愣,震惊的睁大双眼,「你……说什幺?」错愕的问,是自己听错了吧?刚刚好像有风声,应该是自己听错了。

「张梓,我让妳做我的女人。」他再一次的宣示道。

  • 名称:苦乐村官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5: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