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妈妈超清

「欸等等,」他叫住要离开的我,「有事要忙吗?没事的话,坐一下吧!」

      其他人露出惊异的神情,「是没什幺事,头两节没课。」我说。

      他拉了一张椅子放到他旁边,「坐吧!」

      我坐下,从包包里拿出我的早餐,他则吃着便当盒内的三明治,咬了一口,「好怀念!」明显的喜悦。

      怀念?「你有吃过我的料理?」我不解。

      他又準备咬下的口一顿,「……没有。」继续吃着三明治。

      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并没有放在心上,过没多久,见他吞下最后一口食物,露出满足的笑容,我也感觉到高兴的露出笑容,毕竟作料理的人看见吃的人那幺开心,也会觉得一切都很值得。

      他又闻了闻,鼻子朝我的包靠近,「欸!里面还有,那我还要吃。」他霸道的说。

「你怎幺知道还有?」我吓到。

「拜託,学校里,没人能比湛哥的鼻子更灵的了。」在旁边观赏的众人,回过神的开口。

「快点给我,我要吃!」雷湛兇恶的看着我。

「好好好,」无奈的从包包里拿出我中午的便当,他开心的接过,「还嫌我爱吃,你才爱吃吧!」

「我跟妳可不一样,我是那丁点食物不够让我吃饱,跟妳这个吃货完全是不同等级的。」他坏笑。

      『妳这个吃货,别老想着吃行不行!』陈彬微愠的敲了一下我的脑袋。

「少…少啰嗦啦你!」对他吐了吐舌头,做鬼脸。

「是肉!」打开便当看见菜色,他双眼放光。

「你喜欢吃肉?」

「当然,这个最好吃了!」他边吃边说着。

      脑中闪过那一抹银也是吃着肉,尾巴就会开心的摇不停,我又往上看,他一头微捲银髮用髮圈扎起,好想牠喔……,不晓得小银现在过得怎样,伤口也不知道好了没。

「妳…妳这样盯着我看干嘛?」他紧张的停下动作。

「你家有没有养狗?」

      被我一问,他吓得咳了几声,「妳问这个干嘛?」眼神不安。

「没有啦!只是想起一个朋友,牠是一只银色的狗狗,也和你一样很爱吃肉,所以我才在想说你会不会也看过牠,搞不好是你养的,才会那幺爱吃肉,人家不都说宠物都像主人吗?」

      突然安静了一下,又传出爆笑声,我疑惑的看向旁边的那群人,「不认识。」雷湛低头吃饭。

      他吃完后,我收拾餐盒,「欸,我明天还要。」雷湛要求。

「为什幺?」

「没有为什幺,反正明天我也要吃。」他耍无赖。

      『那家伙是老大的死对头。』想起稚森的话,『所以妳就老实点别再去找那家伙了,妳也不想让老大生气吧?』

      婪燄就在隔壁,如果常出没在这里,迟早会被他看到吧?想了一下,「可以是可以,不过你得自己来我们班拿。」折衷的办法。

「没问题。」雷湛一口答应。

      旁边的人错愕,低头讨论着,「湛哥不是最讨厌去低阶那边了吗?」

「不只如此,湛哥还最讨厌女人了。」

「嗯──」众人讨论了几句,同时要望向和我说话的雷湛,「有鬼。」

      和雷湛道别的自己走出他的教室,离开前,朝隔壁教室望了一眼,婪燄正挂着微笑和几位女同学聊天,『有效提升妳的价值,才是我要的。』脑中又不自觉响起这句话,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还是趁他没看见自己时,赶快走吧!提起脚步离开。

      婪燄像是感觉到什幺的朝门口看去,只见到些许飘起的髮丝,「婪燄,怎幺了吗?」旁边一位长相冶豔的女子柔声问道。

「不,没什幺,我们继续。」他勾起温柔的微笑,继续回到他们刚刚所聊的话题。

      回到班上,上了两节课,又到了吃饭的时间,真耶和安蒂一如往常的吃着,「小梓妳怎幺今天带得比较少?」真耶好奇的问,很难不发现,毕竟整整少了一盒的分量。

「被某个笨蛋吃掉了。」我夹了一点青菜慢慢吃。

「笨蛋?」安蒂咬着滷大肠不解。

      我点点头,吃了几口,看了看安蒂,又看了看真耶,突然想到,没错,我应该要问他们才是啊!不说真耶身为淫妖对每个女生都是手到擒来,就连安蒂也是可以同时和好几个男生搞暧昧,要问也应该是问他们,他们的回答一定会比稚森那色魔好!

「小梓怎幺不吃了?」真耶注意到我停下动作。

「有件事情,我想认真的问你们。」我放下筷子。

      他们点头,「要怎幺样才可以像你们一样受欢迎?」我认真的看着他们。

      他们一怔,「小梓很受欢迎啊!」安蒂眨眨动人的大眼。

「是啊!妳是我见过第一个不少妖怪都会对妳说笑的人类了。」真耶也认同。

「可是……我想变得跟你们一样,让人会喜欢上的那种受欢迎。」不好意思的问。

      他们愣了一下,互看一眼,「小梓妳有喜欢的人了?」真耶问。

      我一顿,脑中浮现婪燄温和的微笑,「没…没有啦!我也是女孩子,纯粹想要变漂亮而已。」紧张,脸热热的。

「小梓终于开窍了!」安蒂快喜极而泣的抱住我,「交给安蒂姐姐,我一定会让妳变成全校最漂亮的女孩子。」

「谢谢。」没错,提升价值,首先就是要变漂亮吧!

      睡前,我擦乾头髮,準备就寝,叩叩,敲门声响起,是谁?「请进。」

      开门,「要睡了?」婪燄走进来。

「有事吗?」

「来帮妳疗伤。」他自动的坐上我的床沿。

      我脸一红,「不…不用了啦!已经都好了。」身上的伤都已经癒合了,只剩一些淡疤而已。

「没关係,女孩子留疤不好看。」他坚持,「还是说,要让我再帮妳弄个伤口,嗯?」笑容灿烂。

      寒毛直立,我打了个冷颤,这…这货根本就是肚子饿嘛!我脸色僵硬,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他见我的表情,笑得更深,「过来。」

      挣扎了两秒,认命的走了过去,「先说好,你肚子饿就直接吸血就好,别再毛手毛脚了。」脸红的对他警告着。

      他快速的让我跪坐在他腿上,「所以,以后只要我饿了,就可以直接喝妳的血?」笑笑的发问。

      你有给我说过不的权利吗?老大,在心中赏了一记白眼给他,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下头,他的笑容变大,「那真是太感谢妳了,小梓。」

      我不禁发愣,因为看得出来他发自内心的开心,只是在我还没回过神来的瞬间,他便把我的长髮拨开,尖牙刺入,「痛!」轻声痛呼,双手捉紧他的衣服。

      一秒钟的痛感消逝之后,随即感觉到的是规律的吸吮,他烫人的鼻息落在我的耳下,心跳很快,全身发热,然后感觉到胸前的柔软正被一只爪子揉捏着,「吓!」我赶紧回过神来,「你…你做什幺!不是说了,不可以毛手毛脚的吗!」双手紧紧抓住他那只放肆的大手。

「人类发情时的味道比较好。」他微笑。

「不…不行!」脸爆红,「就只能纯粹吸血啦!」

      婪燄眼微瞇,彷彿对我的反抗有点不悦,迅速的将我的双手扣在我身后,「不能拒绝我。」提醒着,拉下我的裙子,露出我的上身,低下头亲吻我的蓓蒂,手抚摸着我的腰枝。

      酥麻感从胸前传来,腰部的痒感使我扭着腰想要闪避,他的手顺势而下来到腿间,隔着薄薄的布料,一轻一重的按着,「啊……」我忍耐不住的低吟。

      不一会儿,原本乾爽的底裤微湿,婪燄的手指来到腿根,从旁边探进底裤内,湿润沾上他的指头,来回的爱抚,「婪燄不要……停下来……」软软的哀求着。

「为什幺?」他邪气一笑,轻舔我的耳垂,我的身体一颤,「妳不喜欢吗?」手指绕着洞口旋转着,声音更是诱惑的勾着我的心灵。

「别…别这样……啊……」我难耐的挣扎着。

      手指滑顺的进入体内,「呃嗯…!」我紧紧捉住婪燄的肩膀,没有之前的疼痛,只有小小填满的满足感,降低了不明的难耐。

      他抽动了几下,不见我有任何不适,「看样子妳已经习惯了?」他缓缓的抽出整个手,两指一併的再次进入。

「啊!」感觉到比平时更大的异物感,「啊…你…你做了…什幺…」

「小梓别害怕,只是多根指头而已。」他的笑容淡淡的,脸上的兴奋之情却变得更浓,就连那双美丽的金色眼珠也拉长了瞳孔。

      受着他的抽动,由浅入深,我重重的喘息着,直到最后步入了欢愉的巅峰,他才将尖牙继续刺入,品嚐那只专属于他的血液。

  • 名称:年轻的妈妈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4: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