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爸爸的话超清

      坐在沙发上发呆的雷湛回神,看向我,又愣住,「你有没有衣服借我一下?」不好意思的歉笑。

      清晰可见他整个线条绷紧,手上的衣服被他抓到变形,颤颤的深吸了口气,像是用极大意志般的把衣服丢到我脸上,恶声道:「臭女人快给我穿上!」

      一阵微风抚过,我拿下脸上的衣服,已不见他,身后的浴室方向传来水声,「真看不出来他这幺害羞欸!」我窃笑,取下裹身浴巾,套上他的衣服,过大的黑色运动衫刚好遮盖到大腿的一半,头髮擦到半乾后,我环视房内,发现还有阳台,阳台有着专门的洗脱烘洗衣机,不似蔷薇别馆还有专人负责送洗衣物,我把散落在房间地板的衣服一一捡起,放进洗衣机内清洗,又走进厨房,碗槽内有着一副使用过餐具,我顺手清洗后,打开冰箱,里头有着简单的几项食材,看来雷湛本身也有下厨的迹象。

      雷湛从浴室内出来,只着下半身的棉裤,上身健壮的体格还附着水珠,银色的头髮也滴着水珠,将两人湿透的衣服丢进已经启动的洗衣机,又朝飘出香味的厨房前进,傻傻的站在门口,宽大的衣服下仍随着动作勾勒出曲线姣好的身材,一大片白皙的大腿在眼前活动,隐隐随着动作衣襬往上,露出更多,更挑战身为男人的他的底线,儘管刚沖完冷水澡,现在也丝毫没用的继续燃起才刚刚熄灭的欲望。

      感觉到一股灼人的视线,我看过去,发现雷湛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你洗好啦!」微笑,「抱歉用了你的厨房,我想说煮点热茶,免得我们两个感冒了。」

「无…无所谓。」艰难的开口,转身离开,深怕自己无法控制。

      将泡好的茶端到客厅,发现他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你怎幺啦?」刚刚不是还好好的,怎幺现在看起来不太开心?

「没事。」他闷闷的说。

      我发现他身上和头髮都还是水,叹了口气,拿起旁边刚刚自己用过的浴巾,轻轻把他背上的水珠擦乾,他一震,「妳做什幺!」迅速捉住我的手腕。

「帮你把身体和头髮擦乾,不然你会感冒的。」感觉他的力量有些大,手腕不适,我无奈道,轻拍他的手,「没事,你不是也不喜欢湿湿的吗?一下就好了。」

      他放开我的手,「妳怎幺知道我不喜欢湿?」乖乖的任我擦头髮。

「上次去校际旅行,不是有下雨吗?」我提起,他点头,「从下雨之后你就开始有点焦躁,淋湿之后更是,还有刚刚也是,掉进水里,你明显感觉到很不开心,所以我才确定你不是讨厌下雨,而是讨厌湿掉的感觉。」

「谁会喜欢那种黏黏湿湿的感觉。」他孩子气的嘀咕着。

      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擦的差不多了,「好了。」放下浴巾,原本柔顺的银髮变得杂乱,我一手一手的顺开,「你的髮质很好欸!都是用什幺保养啊?」

「天生丽质。」他痞痞的笑着。

      放下头髮的他,不似平常的轻漫,有了一股成熟的味道,儘管英俊的脸孔总是带着兇恶,我仍明白,他是个善良的人,尤其是那说眼睛,深邃的让人总是想一看再看,平常总板着脸孔,但面前的他笑起来其实很阳光,内心就像个大男孩,只是这样的他……竟然喜欢男孩子,一想到他那些众多的女性追求者,「唉。」可惜了,默默拿起热茶喝了几口。

「叹什幺气?」

      同性恋,这三个字在我心中五味杂陈,如果陈彬有一天回家,告诉我他其实喜欢的是哪个某某某的男孩子,我会怎幺做……嗯……我应该会先大笑他三声,再甩他两巴掌吧!『小梓,对我们妖怪而言,爱情没有男女之分。』还记得真耶如此的说。

      是啊!爱情,本来就是不论种族和性别,任何隔阂都不应该存在,脑中不自觉的浮现婪燄那拉长瞳孔的金色眼眸,以及锐利的尖牙,所以如果陈彬告诉自己喜欢是同性的话,我还是会祝福,还是会支持,那雷湛呢?是不是也需要自己的支持呢?

      顿时,我转头,看向雷湛,他一脸不解。

      雷湛,在这个妖怪世界里,就像是陈彬一样,总是默默的陪在我身边,在我需要帮忙时毫不犹豫的伸手拉我一把,这样重要的存在……

      突然,我抱住雷湛,他怔然,「姐姐支持你,就算你是同性恋,我也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你,我百分百支持你。」

      抱了一下,感觉怀中的他从僵硬到留恋再又回到僵硬,他把自己拉开,「臭女人!谁喜欢男人了!」不悦道。

「雷湛你放心,我依然会把你当作最重要的姐妹看待,绝对不会嫌弃你的!」认真的保证。

      他的脸由红转青,「我是个正港的男人,不可能喜欢男人!」忍着怒气的解释。

      不可能喜欢男人?也没有交过女朋友?我眨眨大眼,恍然大悟,又拍拍他的肩膀,「没关係,处男不可耻,姐姐我也是处女,严格来说我们也是某种同类呢!」一副〝我了〞的样子。

      原本青色的脸孔变得更深,黑了整张脸,额边的青筋跳动,怒气爆发,「谁他妈的是处男!妳这个臭女人!老子不发威妳当我是病猫!」怒吼,一把把我抓过去。

      低头,準确的一吻,柔软敏锐的侵略,我愣住,与婪燄接吻过那幺多次,我当然明白那柔软是什幺,那柔软勾着我的,想引我回应,我浑身颤慄,两舌交缠,察觉到我喘不过气的呼吸急促,含住我的嘴唇缓缓分开,一丝透明的水丝牵连开来,显得暧昧淫秽,双颊红润,自己半趴伏在他身上的喘着气,低着头不敢看他,感觉他烫人的体温影响着自己同样发烫,他的手隔着衣服放在我腰上,「张梓……」原本低哑的嗓音因为压抑情慾而更加沙哑。

「嗯?」本能的抬眼回应,显得柔媚。

      原本暗灰的双眼参了一些银迴转,平日不愿承认的情愫从双眼从流出,见那因吻而红的唇瓣因喘气而微启,他知道自己无法再忍耐,再次吻上,手也探进衣内,随着曲线抚摸向上。

      身体敏感的颤抖着,感觉到那只大手握上了自己的双峰,「啊…」身体敏感的向后仰,「雷湛……」紧张的想从他的触碰下退开。

      他察觉到我的逃离,另一手扣住我的腰,将我压向他,吻从唇而下,看见颈间的小小牙洞,不悦从心底衍生,吻住那位置,用力一吸,「痛!」放在他肩膀的双手收紧。

      他鬆开,满意的勾起嘴角,手技巧性的一遍遍揉捏着胸前,我感觉到下腹部开始发热,意志逐渐涣散,「雷湛……」声调变得慵懒。

      逼逼!洗衣机烘完的提醒音叫起,我们猛然惊醒,我回过神的挣扎起身,「我…我去拿衣服。」脸红的从他身上离开。

      拿了制服,到浴室匆忙换上,换好出来,便见雷湛低头摀着脸,「那个……」我出声,「你……」是不是不舒服?

      他放下手,盯向我,眼神执着宛若看待猎物,「趁我还有理智前快滚,否则我就在这里要了妳。」小声,带有威胁意味的恶语。

      我呼吸一窒,「对…对不起。」满脸通红的逃出雷湛房间。

      雷湛重新摀上脸的仰躺上沙发的靠背,后悔的低喃,「可恶……」握紧双拳。

      回到蔷薇别馆的交谊厅内,尚未到放学时间,屋内很安静,而婪燄房门半掩,从婪燄房内传出女人的交谈声,我一怔,犹豫着是否自己应该先离开,毕竟等一下应该他们会发展成18限的画面吧……

      依我对血族的了解,重性爱,所以不只其他人,婪燄本身的女伴也是从不间断过,只是因为最近自己都睡在他房内,才想说减少了,原来是趁大家还没回来时,偷偷回来开房,我当然清楚自己有点喜欢婪燄,可是我更明白,他跟自己的差距,大概就像陈彬和自己的成绩一样吧!天与地的差别。

「是小梓啊!」好听的嗓音唤我回神。

      我看过去,他们两人从房内出来,对方是一位长相冶豔,身材惹火的长髮美女,「怎幺会有狗味?」她嫌弃的皱眉。

      狗味?哪里?我动动鼻子的闻着,没有啊!

「呵呵,因为小梓很善良,常常会捡小动物,身上难免会沾上一点味道,请妳不要见怪。」婪燄微笑。

      我?我看看自己身上,我身上有狗味?可是我才刚从雷湛那儿洗完澡啊!

「你们需要喝什幺吗?」我当然没胆量说出那种话,只好转成问话。

「婪燄,你不喝吗?我特地做的饮料。」美女含情脉脉的看回婪燄。

「我会喝。」婪燄将手中的玻璃瓶内的液体一饮而尽,「很美味,谢谢妳的好意。」

「那我们进房讨论一下这次準备的专题报告吧!」美女腼腆一笑。

      看吧!我还是乖乖回房间好了,摸摸鼻子的后退着。

「不好意思,改天吧!今天晚点我还有事。」婪燄微笑婉拒。

「可是……」美女神色惊慌。

「再跟妳约时间好吗?」他安抚,「我保证会找妳的。」

      美女看看婪燄,压下不甘愿,「…好吧!那我先离开了。」对婪燄附上一个甜美的微笑,离去前很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深感无辜啊!姐姐,多想冲上去把她拦下来,喊着你们继续不用在意我,可是婪燄却回头盯着我笑,我寒毛直竖,「你……。」有屁快放!不用笑得我这幺心惊胆跳!

      室内,只剩我和婪燄,「小梓今天下半天没课?」他微笑。

「对不起!」我孬种的道歉,「我不知道你们要办事,下次我绝对不会打扰你们的,请你原谅我!」扑上去,只差没跪下来叫他爷爷。

「妳刚刚去哪里?」

「我…我……」

      『所以妳就老实点别再去找那家伙了,妳也不想让老大生气吧?』稚森的提醒再一次在脑中响起。

  • 名称:听爸爸的话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4: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