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超清

「为什幺?我们没怎样啊!」

      听见〝没怎样〞,他们恍然大悟的鬆口气,「虽然没怎样,但还是别让老大知道吧!」稚森真心劝道。

      还想问个明白,温醇的嗓音响起:「小梓,进来。」

      我拿起纸袋朝那张半掩的门走去,进去,婪燄上身的衬衫随意扣个两、三颗,坐在床边,「把门关上。」他说。

      我听话的把门带上,走到他面前,拿出最后一个礼物,打开黑色绒布锦盒,琥珀戒指躺在里头,黑色将琥珀衬得金黄,「这是什幺?」他不解。

「我买的纪念品,大家都有,这是你的。」我笑。

「哪来的?」

「当然是买来的啊!」怎幺今天的婪燄有点笨?

 

「妳没有钱,怎幺买?」他微笑的说清楚问题。

「打工换来的。」明白用刚刚的说法会造成误会,所以我决定换个说法。

「怎幺这幺好,去玩三天还能有工作机会?」他一脸期待的希望我分享。

「就…当伴游。」

      他微瞇眼思考三秒,「是雷湛。」重新勾起微笑,笑得我发毛。

「可…可是我没和他怎样,只是纯粹的陪他到处逛逛和吃东西,虽然我们有不小心过夜,但那是因为我不小心在求神祭上迷路,他来找我,然后我们两个掉到山坡下,加上雨很大,所以我们才会在森林的小木屋过了一夜,我们之间很纯洁,只有互相取暖而已。」一紧张,全盘托出,完全将稚森的劝告抛到脑后。

「怎幺个互相取暖?」他眨眨那双美丽的金瞳。

「就……」

      『把衣服脱了。』

      我脸微红,这…这要我怎幺说出口?

「他碰妳了?」微笑变深,我的危险雷达直达爆表的逼逼叫。

      想起那只大手在腰间的来回触摸,以及肌肤亲密相贴的触感,脸又更红了,见我的反应证实了自己的问题,举起手挥掉我手上的锦盒,「我不需要这种东西。」声线变得冷酷。

      锦盒掉地的翻滚两圈,我错愕,「有效提升妳的价值,才是我要的。」

      僵硬地望向地板上的戒指,心结冰,冻得刺痛,修长的指头掐住我的下巴,强制的逼我看他,「听见我说的了吗?」

「……听见了。」

「很好,这才是我的小梓。」他笑得温柔,「昨天跌下山,伤口还好吗?」

「没事,他把我保护的很好,没让我受伤。」我垂下眼帘。

「是吗?看来我还得感谢他将我的东西保护得很好啰?」

      东西……

「那我可得好好检查才行。」笑容变得邪气。

      揽上我的腰,把我靠向他,将我的左腿抬起,让我踩上床沿,低头吮着我的腿部,麻痒感使我一抖,他反身一扯,我倒入大床中,他低头吻住我的唇,手探进我的衣内揉捏我的胸部,另一手隔着内裤轻轻撩拨,快要缺氧时,他放过我的嘴,脱光我的身上的遮蔽物,用眼神细细打量,我害羞的双手环胸遮掩,「你看完了,确定没有什幺了吧!」害羞,没好气的说着。

「这可不能代表什幺。」他笑得温和。

      下体的手指猛然探入,「痛!」我皱眉。

      他瞇起眼,得到他想要的反应,勾起满意的微笑,低身亲吻我胸前的蓓蒂,另一边用空手不放过的揉按摩擦着,「啊……」身体不由自主的朝他迎合。

      感觉到湿润的手指缓缓抽送着,「啊…啊…嗯…别……」全身燥热,手攀上婪燄的身体。

      吻,代替手游移着,来到耳边,低声诉说:「小梓要听话,才会惹人喜爱啊!」语毕,含住小巧的耳垂。

      意乱情迷的低喊着,手指的律动加快,一波波的将我带上高潮,「啊!」

      而他也同步将尖牙咬穿我的脖颈,贪心的喝着只属于他的完美饮品……

      感觉到他抽身,我缓缓睁开眼睛,他背对着我将衣服釦子扣好,顺了顺有些凌乱的黑髮,直到他走出房间,我才收回眼神,『是吗?看来我还得感谢他将我的东西保护得很好啰?』他明明微笑着,却让人感觉阴冷。

      自己对他而言,称不上朋友,称不上个体,只是个物品。

      『有效提升妳的价值,才是我要的。』冷酷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我明白他不是在说气话,而是陈述着他真正的需求。

      提升价值啊……

      翌日上学前,我将每个人的早餐煮好交给他们,站在厨房内盯着便当思考,「小梓怎幺站在这里?」稚森走进来。

「没有啦!在想些事情。」

「哦?」他感兴趣,「那妳告诉聪明的稚森哥哥,让我来替妳解惑。」

      稚森哥哥咧!我瞟了他一眼,「你觉得…什幺是女人的价值?」

「女人的价值?」他说,「那当然一定就是性魅力啊!」

「性魅力?」

「没错,丰满的身材,电人的眼神,在床上配合度高又要很敢,重点是要很懂得男人要的是什幺,那种欲拒还迎的挑逗最令人心痒了。」他笑,在我看来笑得既淫蕩又无耻。

      我是不是问错人了?扯扯嘴角,「算了,我再问你,」我开口,他点头示意,「你知道雷湛是几班的吗?」

      他一怔,「妳问这个干嘛?」

「有事情要找他。」

「妳昨天没被老大修理?」他挑眉。

      我愣,想起婪燄手指直接进入体内的疼痛,脸微红,「妳有听我劝告没把陪雷湛过夜的事情告诉老大吧?」

「呃……」我顿了顿,「因为太紧张,所以全说了,哈哈。」抓抓头,傻笑。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那妳还没记取教训?离那家伙远点吧!」

「为什幺?」雷湛人很好啊!而且我并不觉得婪燄会因为我和别人好而生气。

「那家伙是老大的死对头。」稚森说。

      死对头?突然想起校际旅行,被我说是和婪燄有不寻常关係的雷湛铁青的表情,难怪啊……原来是我误会了。

「所以妳就老实点别再去找那家伙了,妳也不想让老大生气吧?」

      『小梓要听话,才会惹人喜爱啊!』婪燄媚惑的声音夹带宠溺的响起。

      我沉默,表情有些委屈,坦白说,我根本不认为婪燄有生气,就算有,我也不明白他为什幺要生气,对他而言,我就只是一个待价而沽的物品而已啊!

「唉──」稚森心软的叹气,低头靠近在我耳边低语:「银阶七等,日班。」

      随着说话吐出的气息搔痒耳朵,我脸一热,快速摀住,「谢谢你。」抱起便当盒往外跑去。

「唉呀呀!怎幺变得那幺敏感呢?」稚森轻笑,缓步走出厨房。

      来到学校,头两节没课的我朝着目的地前进,「应该就是这里了吧?」听见里头的喧闹声,证明并不是在上课,我打开门,「那个……不好意思。」

      靠近门口的一群人看来,「小学妹妳来这干嘛?」

「妳不是婪燄的那个人类吗?」

「要找婪燄的话,走错班级了,他在隔壁班。」

「不是,我是要找雷湛的。」我解释。

      他们疑惑,却还是回头喊道:「喂雷湛,外找!」

      我随着那人的视线看去,教室角落,彷彿是一群男女的领地,他们放肆的打牌玩闹,那头银髮在人群中突兀,倨傲的坐在中央,听见呼唤声,那群人全部往我看来,「进来。」雷湛开口。

      门口的人自动让道,面对整班不怀好意的视线,我有点紧张,来到他的面前,他旁边的人全都凑到我旁边闻着,我不自在,「好香喔!是什幺味道?」一个女生说道。

「看起来细皮嫩肉的,我可以把她吃掉吗?」另一个男生兴奋的张口。

      我害怕的抱紧背包,「给我滚去旁边。」雷湛长脚一踹,把那个男生踹开,「怎幺会来?」他看向我。

「喔,这个。」我把便当盒从包包里拿出,放到他桌上,「答应你的。」

      他挑眉,「算妳识相还记得。」

      打开饭盒,香味四溢,他旁边的人群又围了起来,「湛哥这什幺?好香喔!」

「我也要吃!」

「分我一口!」

「闭嘴,滚开!」雷湛不耐烦的把便当盒从他们面前拿开。

「湛哥给我一口啦!一口就好!」旁边的人不放弃的要着。

      见他们的样子,我噗哧一笑,也太像一群小狗在抢食了吧!发现他们又往我看来,我赶紧收笑,「咳嗯,」镇定,「那就不欠你啰!」準备离开。

  • 名称:排球少年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3: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