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超清

      他将我压回,手贪心的在腰间轻抚,我一颤慄,「啊……」忍不住呓语。

      他又一震,手倏地停住,「……快睡吧!」喑哑的声音含有压抑。

      我们没有再说话,静静的,然后睡着。

      翌日早上,感觉到触摸的我睡醒,起身,雷湛仍闭着眼,似乎只是我的错觉,趁他还没醒,我穿好新买的衣服,粉绿色系的上衣搭配格子样的短裤,回过身,发现他已睁开眼的瞧着我,「醒来啦!早。」我微笑。

      他脸可疑的微红,撇过头,捞起旁边半乾的上衣穿上,我们走出木屋,「赶快回去吧!」我边说边出发,却被一把拉住,「妳是要去哪?集合点是在这个方向。」他皱眉,「果然是路痴。」

「哈哈。」我尴尬的乾笑。

      他牵着我的手走,走到一处上坡,他蹲下,手摆后的招招,「上来,我揹妳。」

      我错愕,「你干嘛对我这幺好?」

「妳不是伤都还没好?配合妳的速度,我们大概走到晚上也回不去。」他瞟了一眼,嫌弃道。

「好啦!」我认命的趴到他背上。

      他起身,揹稳,「抓好,掉下来我可不管妳。」恶声提醒。

「好好好。」无奈的笑道,明明都体贴到揹我了,嘴里还是不饶人,简直跟陈彬没两样。

      他极速的奔跑起来,周遭的景物快速掠过,强劲的风惹得树叶沙沙作响,我瞇起眼,不稳的收紧圈住他肩颈的双臂,过了许久,已经可见三三两两的人群,他减缓速度,在会馆门口徘徊的两人,见到我们,「小梓妳可回来了!」安蒂担心的说。

      雷湛把我放下来,「妳昨晚跑去哪了?」真耶同样担心的皱着眉。

「抱歉,昨天我迷路了,好险雷湛有来找我。」我愧疚的扯扯嘴角。

「妳真的很令人放心不下欸!」安蒂唸着。

「这样我们怎幺敢放妳一个人出去?」真耶叹气。

「对不起嘛!」抱歉的吐吐小舌。

      他们两人无奈的笑了笑,「欸欸,离集合还有一点时间,我知道这里有一间很有名的占卜,我们赶快去吧!」安蒂揪团。

「妳去吧!我回房间休息一下。」雷湛对我说,「跟好朋友,别再走丢了。」他提醒了一句,走进会馆。

「好了,我们快走吧!」真耶和安蒂一人拉一边的拉着我往前跑去。

      一个帐棚坐立在市中心的小巷内,进到里面,空间还算宽敞,一张桌子后坐着一名蒙面的妙龄女子,「谁要算命呢?」声音清亮。

      我看向他们,「我不用,魔女一族本身就会占卜了。」安蒂摆摆手。

「我也不用,我不信。」真耶耸耸肩。

      那你们干嘛来啊?我无言,然后响起一个招呼声:「那这位小姐请坐。」

      我坐到椅子上,「双手请放到这个水晶球上。」她说。

      我听话照做,双手贴上冰凉的水晶球,她则把手覆盖在我手上,水晶球变得混浊,她的双眼也发出淡淡星光,盯了许久,她放下手,水晶球恢复剔透,柳眉微皱,「小姐妳曾经占卜过吗?」

「没有。」安蒂在后头摇头。

「她是第一次来哈波特尔。」真耶也说。

      喂喂喂!你们是我的代言人啊!

      女子收起水晶球,拿出一副纸牌,洗完之后,刷的摊开在桌上,「请小姐先选一张。」

      我看了看,指了一张,她翻开,是一张底色天蓝,一道光芒照耀着一把宝剑,又说:「再请小姐选一张。」

      我又挑了一张,她翻开,又要我挑,她翻,重覆了五次,依序出现木轮,教堂,抱着洋娃娃的女孩,盛着红色液体的透明圣杯,被锁鍊綑绑的弯月,虽然看不见女子的表情,可是她的双眼变得凝重,「……好的,小姐,请妳抽出最后一张牌。」

      我来回看着,直觉的挑出一张递给她,她翻过,秀眉紧紧皱起,纸牌底色为黑,一只玉手伸长指头,紧接的是一只染血的金色王冠带有裂痕,看起来像是捉不住的坠落,「两位朋友,烦请你们在外头稍后,预言只能告诉小姐一人。」女子恢复冷静的说道。

「没关係,你们在外面等我,应该一下就好了。」我微笑。

      他们点点头的出去,我看回她,「说吧!」

「所谓的命运是由各种选择而形成,一般来说并不会造成两极的差异性,可是……我在水晶球中却看不见小姐的命运,只能从纸牌推算一二,我由衷希望只是我能力不足,可也有可能是因为妳的命运在未来变动幅度太大,根本无法出现概括的雏形,所以小姐,我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请妳一定要牢记在心。」她严肃的说。

「对妳而言,现在是最好的状况,在未来,妳将会面临抉择,一方是会成为滋养妳的泉源,另一方则会引领妳坠入深渊,在妳心中仍希冀能回到原点,但这里才是妳最终的归属,随着时间的推进,妳必须做出选择,原地踏步,或斩断一切,若妳持续摇摆,不愿做出任何选择,必会造成伤亡,而妳也会坠入地狱,重则死亡。」

      『妳也会坠入地狱,重则死亡。』

      在校车上,驶往归途,「小梓妳告诉我嘛!妳的占卜结果。」安蒂摇着我的手,撒娇的问道。

「没有啦!就是一些很普通的预言啊!跟我以前想的一样,毕业后找一份简单的工作,然后嫁人生子,平凡的人度过平凡的一生这样。」我笑。

「但她怎幺感觉很严肃?」真耶问。

「那叫专业。」我笑着指正。

「小梓才不平凡呢!在我心中,妳是最完美的。」安蒂嘟着嘴抱我。

「小梓在我心中也是。」真耶也不甘示弱的抱住我。

「你们在我心中也是最完美的朋友。」我微笑。

      就先这样吧!既然现在是最好的状况,那就先让我安稳的度过现在吧!

      回到自己的房间,其他人还没回来,我洗了澡,整理完行李后,便听见外头传来聊天声,「你们回来啦!」我笑着走出房间。

「小梓你们班的车怎幺那幺快就到了?」提安惊讶。

「小梓我肚子饿了。」孔令苦着脸。

「那个……」我欲言又止。

      做着自己事情的他们通通看向我,我拿出身后的纸袋,「是食物吗?」孔令迫不及待的要打开袋子。

「不是啦!」我好笑的拿出袋子里的东西,「梅姐姐,这个送妳,听说可以增加魅力。」我将琉璃珠手鍊递给她。

「还有给提安和孔令的,这个的棋子在下棋的时候会自己有动作喔!」把古代战棋拿给他们,「稚森的,象徵智慧的月牙石。」把项鍊给他。

      他们愣住,看着手中的东西,不言一语,「你们…不喜欢吗?」他们没有笑容,也不说话,我有点害怕的问,该不会他们不喜欢这些东西?

      也许我只是自以为了解他们,觉得这些礼物很适合他们,可或许他们根本就不喜欢这些,「不…不然……」尴尬的伸手要收回。

「喜欢。」梅微笑。

「哪…哪有人送礼物还要拿回去的,羞羞脸。」提安紧紧抱住游戏,孔令则用力点头认同。

「可是你们的表情看起来很複杂。」我不解。

「那是因为没人对我们这样做过。」稚森摸摸鼻子,扬起略羞涩的笑容,挂上项鍊。

「我们很高兴。」梅戴上手环,摸摸我的头。

「那就好,」我开心一笑,「对了,婪燄呢?」怎幺不见他?

「老大在房间里,说要先洗澡。」被提安拉着下古代战棋的孔令说道。

      我点点头,「不过小梓啊!」稚森满脸好奇,「妳哪来的钱买礼物给我们?」

      我一顿,「就……我朋友说如果我愿意当他伴游的话,就抵消这样。」不好意思的搔搔脸颊。

      他们动作停住,「妳所谓的朋友是指雷湛?」梅问。

      我点头,「是纯伴游还是有含过夜的那种?」稚森僵硬的问着。

      我想了想,「嗯,我们有过夜。」虽然是因为我迷路的缘故啦!

      提安手一抖,执起的棋子掉在棋盘上,一股沉重的气氛瀰漫,「小梓,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老大知道。」梅紧张的说。

  • 名称:444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8: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