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惊奇先生漫画超清

      丝尔摩特,在这妖怪世界中最古老也是最具权威的一所学园,里头一共分为六个等级,金、银、铜、铁、锡、石,撇开石阶均是一些无法化形的幼妖,其余五个等级皆是按照实力区分,每一阶级都是十等,每三个月就会开放一次实力检测,完成便能上升一等,若失败将会保留原等级或者降等,端看监考官如何判定你的能力为準,达到十等后就可以往上一阶级,当来到银、铜两阶内,只要达到十等,便可以自行决定毕业或者继续升阶,直至顶端的金阶十等,光荣毕业。

      而身为身薄体脆的人类,连石阶一等的幼妖都比不上,本该是无法进入学园内就读的我,却因为婪燄的缘故,被特地带到学园长面前,想到那天,我又是满腹的不爽。

      『你要让一个人类入学?』坐在主位的男人被庞大茂盛的鬍子遮掩住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戴着眼镜的眼睛。

      『没错,您放心,我不会给您添麻烦的。』坐在客位的婪燄怡然微笑。

      『哦?』学园长似乎笑了笑,我无法确定,因为我只看见茂密的鬍子动了动,他将视线转向我,『妳走过来让我瞧一瞧。』

      我不确定的瞥了一眼婪燄,他没有任何表示,又看回学园长,强撑着胆子上前,学园长随意地瞄了我一眼,却让我感觉到被全身窥视完毕的尴尬感,『无主的人类?这可真难得。』

      『是啊!不晓得是谁送给我的礼物,不过,不要白不要。』婪燄耸耸肩。

      『小心有毒。』学园长狡黠的对婪燄眨眨眼,坏笑道。

      『无碍,正觉得日子有些无趣。』婪燄也回以一抹轻鬆的笑意。

      『你不打算标记她?』

      『我不缺宠物,何况她还有更大的价值。』

      宠物……,唇瓣微抿,双拳握紧,只可惜,再怎幺不爽,我现在也无法改变什幺,所有反驳的话语,我只能逼自己吞下,隐忍。

      学园长察觉出我僵硬的表情,『没有主人,肯定也没有名字吧!』

      『我叫张梓。』不等婪燄开口,我忍不住说道。

      『张梓?』学园长挑眉,好奇地起身,绕过桌子,向我靠近,『听起来不像是自己取的名字,也不像……』

      他猛然顿住,眉微蹙,俯下身贴近我,深吸一气,除了陈彬,还不曾让其他男人靠近的我不习惯的往后退了一步,因而撞见他迷惑的神情,『学园长?』我们身后的婪燄不解出声。

      学园长转瞬收拾好失态,重新笑道:『我是说,妳的名字很特别,不太像这个世界的名字。』

      我别过头,撇撇嘴,不高兴的嘀咕:『谁要你们这个鬼世界的名字。』

      学园长一怔,随即侧身越过我,面对婪燄,『既然你要让她入学便入学呗!』他不在乎地笑了笑,『不过我提醒你,校规可是严禁争斗的。』

      『放心,我说了,不会给您添麻烦的。』婪燄微笑保证。

      『也是啦!毕竟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呢?』学园长无所谓的摆摆手,『既然没事了,就出去吧!』

      跟随婪燄离开前,我忽然鬼使神差的回过头,再次发现学园长疑似盯着我的方向若有所思,他看到我转头,赶紧对我挥手道别,大鬍子底下隐约露出友善的笑容。

      因此我成为了丝尔摩特悠久历史上唯一入学的人类,虽然只是最低阶的锡阶一等,不过婪燄并不在乎这些,对他而言,只要能在众人面前露脸,便能达到宣传的地步。

      进到教室,并无固定座位,我朝着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上,从怀中拿出三明治,教室中逐渐多起的人群倏地回头,我并不害怕,因为在我来到的第一天,所有人便知道我和婪燄他们的关係──主人与宠物,加上学园长的警告,并不会有人敢对我动手,「小梓──」一道甜腻的声音响起,下一秒準确的扑到我身上。

「早啊!安蒂。」我扬起微笑。

      安蒂,是我在这所学园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对她而言,我毫无吸引力,因为她最爱的食物并不是人类,而且她是魔女的后代,所以与人类也算是远亲的远亲,而她说她对吃自己的亲戚没有兴趣,「妳手上的是什幺?好香喔!」她开心的眨着橘棕色的眼珠子。

「总汇三明治。」我大口大口的吃着。

「怎幺今天这幺难得把早餐带到学校吃?」一声不粗不细,中性却隐含魅力的嗓音从另一边响起。

「真耶,早安。」我看过去,笑着打招呼。

      真耶,是我的第二个朋友,米色的细髮层次的落在颊边,晶莹剔透的肌肤,以及那双看起来像是会说话的浅灰色眼眸,举手投足都带着魅力,他是淫妖的后代,传说淫妖一族从出生到成年之前,并无性别之分,直到成年后会根据当时的心理状态而决定性别,虽然如此,他仍穿着男生的校服,套一句他的话:『因为学校里,雌性比雄性多10%,所以为了进食方便,才会穿男生制服。』,而淫妖的食物便是与对方性爱时,对方所散发的淫慾。

「别提了。」我撇撇嘴,完全不想提起出门前被调侃的窘样。

「看样子又被那群恶质的人欺负了吧!」真耶笑了笑,风情万种,坐到我旁边。

「小梓真可怜,竟然会跟那群坏蛋牵扯在一起。」安蒂心疼的抱住我。

      其实我会跟他们相处得好,最主要是有一个莫大的原因……

      这时,教室外面传来一阵尖叫声,就算不用仔细听也能察觉其中的崇拜与激昂,果然是世界上速度最快的人物──说曹操,曹操就到,啧!心情更差的我继续用埋头大吃来洩愤。

      因为安蒂与真耶是在这所学园里少数讨厌婪燄那群人的奇耙,据他们私下对我表示:『哼,爱装模作样。』、『他们是竞争对手。』,安蒂嫌弃的嘴脸和真耶微皱眉的表情,简直令我心情大好,就因为这样,我们三个虽然认识不久,但在有着同仇敌忾的前提下,也成了交情不错的好友。

「别提他们了,妳的食物是从哪买的?看起来挺不错的,我也要去买。」安蒂好奇的问着。

「这是我做的。」看见老师走进来,我将剩下的吐司两口併做一口的塞进嘴巴里,「尼腰的话,偶迷天可以做给尼。(妳要的话,我明天可以做给妳。)」口齿不清的说。

「真的吗?太好了!我最爱妳的。」热情的安蒂开心的抱住我。

      一只修长的指头轻托起我的下巴,我顺着看去,雌雄难辨的真耶低头,浅浅的勾起嘴角,「那我也要,可以吗?」温柔的问。

      我一怔,脸微红的点点头,「瞧妳吃的。」他体贴的拿出手帕,替我擦着沾到酱汁的嘴角。

「欸!死淫妖,少在那边诱拐纯洁的小梓。」安蒂不悦的拍开真耶的手。

      就在我们肆无忌惮的聊天下,老师面带忍耐的讲课,度过了整日的课程。

      放学,和两位好友道别后,踏上往蔷薇别馆的归途。

      蔷薇别馆,就是住着血族的宿舍,在这所学校内,并非只按照阶级划分住所,而是会先根据种族分配宿舍,再由各自的宿舍人员自主自治管理,毕竟唯有如此,才能把因为种族生活习性不同所引起的纷争降到最低,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每个种族都会推举一位最强者成为宿舍长,而蔷薇别馆的领导者便是婪燄,也就是因为如此,第一天我推开门想要逃命的那晚,儘管蔷薇别馆内的所有血族都对我露出饥肠辘辘,巴不得把我拆解入腹的饥渴神情,却没有人真的敢造次冲进交谊厅把我吞下肚。

      在蔷薇别馆内,婪燄就是法规,就是王者。

「凹呜呜呜──」细微的呜咽声。

      我停下脚步,左右察看,朝着那细不可闻的声音过去,只见那黑暗的角落里好像有个东西略略发光,那东西貌似察觉我似的转头过来,带着警戒的神情要撑起身体,却又无力的倒下,我走近一看,发现那是一只外型与哈士奇幼犬般没两样的小狗,浑身裹着银白色的皮毛,然而腹部一处却因为鲜血而大肆染红,「你还好吗?」我担心的蹲下。

      小狗发出低吼的警告声,想阻止我的前进,「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我示出善意的徐徐伸出手。

      牠毫不客气的张口咬下,「痛!」我皱紧眉头,却依然没有抽回手或挥赶牠,只是静静的看着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伤口。」耐着性子,细声劝道。

      牠彷彿听懂我的话般,慢慢的鬆开口,「好乖好乖。」我舒展双眉,勾起微笑的轻抚牠的头,一点也不在意自己被咬伤流血的指头。

      渐渐地,牠不闪躲,只是警戒的盯着我,「我看看你的伤口,你别紧张。」我柔声安抚,小心拨开牠那被血水沾湿黏贴在腹部上的皮毛,仔细瞧着撕裂伤的大小。

      低头翻着书包,翻到真耶替我擦嘴的手帕,我答应要回去帮他洗乾净再还给他,不过现在……「先将就着用吧!」我拿出手帕对摺成三角形,再重覆对摺变成直条状,轻压在小狗的腹部后,用力绑紧止血,「对不起,我身上没有其他的药,这条手帕先帮你固定伤口,等明天我再帮你擦药好不好?」我担心的望着牠。

      小狗没有回应,我又想到什幺,从裙子的口袋中拿出一包饼乾,拆开的放到牠的面前,「这原本是我的宵夜,现在给你吃吧!」

      小狗闻了闻饼乾,又不信任的抬头看我,我笑了笑,拿起一块饼乾放进自己的嘴里吃着,「你看,没有毒,这都是我亲手做的,你多吃点,养伤是很需要体力的。」语毕,我看看即将要天亮的天色,「我得赶快回去,快要关门了。」

      蔷薇别馆自从上回被我误闯进去后,婪燄就要求落实宵禁锁门政策,他的意思是『居然连个人类都能闯进来,还有谁进不来?』,他说得轻描淡写,但底下的人无一不满脸恐惧的浑身发抖。

「小狗,我会再带食物来看你的。」我微笑的摸摸牠,站起身的快步往门口方向前进。

      在锁门的前一刻,我进到别馆内,选择性忽略来自周遭大伙的渴望眼神,闪进交谊厅内,交谊厅内的房间不同于别馆的其他房间,这是只有在学园内就读的血族里,综合实力最强的前几人才能住的地方,等同于强者地位的象徵,别馆内的血族无不把住进交谊厅的资格当作是自身在校奋斗的目标,而我这个同样住在交谊厅内的人类则是迫不得已,毕竟为了我的人身安全着想,『宠物最好别离开主人的视线太远。』稚森坏笑地拍拍我的头,我气得牙痒痒,却无力反驳,只能恨恨地瞪着他。

      由于太阳快要升起,交谊厅内并没有其他人,只有婪燄一人坐在窗台上,「怎幺这幺晚?」他微笑的放下阅读的书本,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在特地等我。

「没什幺,去逛逛而已。」

      他微瞇起眼,「过来。」

      我疑惑的走上前,他抓起我的手,指头上有着些许血迹,略带指责的询问:「怎幺回事?」

      看见指头的伤口,我恍然大悟,难怪我怎幺感觉今天大家的眼神比平常还热烈,「不小心用伤的。」我扯扯嘴角,面对他的笑容,我已经很能分辨什幺时候是真的微笑,什幺时候不是,像现在,就不是真的。

      他手忽然一用力,将我的指头送进他的嘴里,轰!爆炸声在我脑袋中响起,湿润的触感缓缓吸吮着,温软的某物如勾引般舔舐着敏感的指尖,「你…你…你……」双颊绯红的自己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语,奇异的感觉使我只想立刻抽回手,「你…你…放…放开!」

      怦怦!怦怦!心脏的跳动声几乎都快可以震破我的耳膜,怎幺抽也抽不回的手,最后使尽吃奶的力气,他却突然鬆手,我整个人往后一跌,「果然是特A级,很完美。」他微笑说道,「下次别那幺晚回来。」

「知…知道了。」我可以算是连滚带爬的躲回房间。

      这才是真正的恶趣味吧!

      第一时间闻到血腥味的众人都躲在自家房门口偷窥的暗自腹诽,只见婪燄笑容变深,阖上书本,走回自己的房间。

      过了好几个星期,我心情愉悦的揹起背包,向还在悠哉喝茶的众人说:「我先走了。」

「小梓,去哪?」稚森问。

「是啊!离上课的时间还早呢!」孔令儘管已经拿着一只烤鸡翅在啃,另一手里还是贪心的又多了拿一只,他从不知道,原来这世上除了血液以外,竟然还有如此美味的食物!

「妳最近都很早就出门了,是去哪?」提安不解。

      捧着热茶的梅慢慢开口:「交男朋友了?」

      所有人一顿,同时望向我,包括看书的婪燄,「不是啦!只是想先去複习啦!哈哈。」我尴尬的乾笑了两声,赶紧退出交谊厅。

      来到离别馆不远的一座废墟前,我四处张望两眼,确定没人跟蹤后进去,熟门熟路的进到一间残破的房内,只见一只类似六个月大的银色狗狗趴在地上闭眼休憩,「小银!」我开心的上前,小银,是我为这只之前相救的狗狗取的名字。

      牠掀开眼皮瞥了我一眼,又冷漠的别开头继续休息,但我不在意,毕竟刚开始的第一个星期,牠可是戒心很重的离我老远,根本不愿意靠近我,也不会在我面前吃东西。

      我席地而坐在牠旁边,从包包里拿出食物,牠闻到香味,又将头转回来,低头吃着烤鸡翅,我看见原本瘫放在地上的银色尾巴开始有一下没一下的慢慢来回摇摆,开心的露出笑容:「好吃吧?我可是有让人试吃过呢!他们都说很好吃。」

      半晌,牠便将面前的烤鸡翅吃完,又转头闻着我的背包,「好──,你等一下,」我又从背包里拿出另一份烤肉,放到牠面前,牠又再次低头吃了起来,「这幺爱吃,果然是我养的。」我忍不住骄傲的挺起胸膛。

      自夸完,我看向缠绕在牠腹部的绷带,转而从包包里拿出药和绷带,趁牠在吃东西之余,小心翼翼的帮牠换药,「好了。」重新捆好绷带,手柔柔的来回抚着那柔软的银毛。

      小银吃完后,重新趴下,闭眼休憩,倒也没有躲避或挣扎的受着我的抚摸。

      钟声悠远的响起,我顿时一愣,「完了,我要迟到了!」紧张的将所有东西扫进包包里,「小银我先走了,放学再来看你。」拍拍牠的头,快跑离去。

      凝视着那道急急忙忙的背影,小银似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撇过头,继续闭眼休憩。

「抱歉,我迟到了。」我尴尬的站在教室门口。

      老师无言的努努嘴,示意赶快进去坐好,「谢谢老师!」我灿烂一笑,步入教室。

  • 名称:中国惊奇先生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0: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