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肠超清

      空气瞬间一秒凝滞,婪燄笑容变深,与他互看一会儿,看回我,「走了。」示意我跟他们一起离开。

      我有些摇摆,看看婪燄挂着微笑的面容,又见雷湛挑眉看我,视线传递着〝妳的原则呢?〞

「不行。」我摇摇头,「我已经答应他要陪他玩了。」

「听见没有,还是你走吧!」雷湛胜利笑道。

      婪燄的嘴角一僵,显然没料想到我会拒绝,又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勾起完美的笑容,「那别太晚回来。」语毕,领着孔令他们离去。

「小梓,我真是对妳刮目相看了。」安蒂兴奋的说。

「没想到妳也会拒绝那个魔头,真的是长大了。」真耶一副〝吾家有女初长成〞。

「你们也太夸张了吧!」我无言的扯扯嘴角,「我只是…因为先答应了这个家伙而已。」

「好了,妳不是要参加求神祭?走吧!」雷湛推着我往人潮走去。

「好啦!你别推啦!」我抱怨。

      望着我们的背影,「真耶,那家伙就是那个他对吧?」安蒂沉声问道。

「应该是。」真耶同样严肃的回道,「希望小梓不会从原本的坑跳进另一个坑啊!」忍不住担忧的叹息。

      人潮围观,我踮起脚尖,还是看不见空地内的景象,「可恶!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不悦的嘟嘴。

      雷湛低头看我,又叹了一口气,弯腰将我整个人抱起,并让我坐在他手臂上,「这样就看得到了吧?」

      我紧张的环住他的脖子,虽然我知道我不会掉下去,但这样还是保险一点,原本遮挡的背影全都变成一颗颗矮矮的人头,「嗯,很清楚,谢谢你。」低头对他感激一笑。

「少…少啰嗦!快看啦!」他脸颊疑似浮上可疑的红晕。

      空地中央,是一名绑着髮髻的女人,脸上带着半面的假面,一身全白的挥舞着长长的衣袖,翩翩起舞,起初略带羞涩的动作,随着曲调渐渐变得妩媚,双眼闪烁的巡视众人,我的心一惊,那流转的眼光波澜,彷彿诉说着她的爱有多浓烈……

「求神祭,其实是一段求爱的舞蹈。」雷湛解说,「因为祭祀神明的神女在有一日巧遇一名受伤的男子,因照料的朝夕相处而产生意外的情愫,本该为神奉献一生的神女却动了真情,但那名男人在把她吃乾抹尽之后便消失了,尔后才知道,原来那个男人是住在山上的天狗神,而神女一生守候在此,却再也没见过那个男人。这个传说流传下来后,从此每年,都会请历代祭祀的神女跳这段舞蹈,祈求那个男人能再出现一次,以告慰那名神女的灵魂。」

      乐曲变得低沉,女人原本流畅的动作变得缓慢,脸上的神情一变,哀伤,癡情,无怨无悔,我像是被影响般,心情也跟着低迷,「传说,只要对着这段舞蹈真心祈祷,就能再见一次想见的人。」

      我的心一抽,祈祷有用吗?我怀疑着,因为如果有用的话,那我怎幺还在这里?刚到这里的第一个月,我天天祷告,结果还不是回不去,我现在还比较相信卡通〝小红豆〞中所说〝如果第一滴落下的雨水滴在鼻尖上,就会遇见命中注定的人〞咧!  

      咚咚咚,鼓声急促,女人原地旋转,最后,咚!一声,女人仰天,双手一抛,白色的衣袖飞出的画下尾声。

「放我下来吧!」我拍拍雷湛。

      他把我放下,「要下雨了。」他突然皱眉的说道。

      顿时,感觉到水滴滴到脸颊,「嗯,快走吧!不然要淋湿了。」

      然而,散会时,要躲雨的人群彻底将我们两个沖散,我只好自己一人朝着会馆方向前进,孰不知,自己越走越偏……

      等我确定自己是真的迷路时,自己已身在一片树林中,「这里到底是哪?」困扰的发问。

      没有回应,只有雨水打在树叶上的滴答声,走了许久,抚着一根树干喘着,该不会自己真的得一个人在这里迷路到死吧?「喂──有没有人在啊!我迷路了,有没有人啊──」不甘心的大喊。

      沙沙沙,我看过去,没有东西,另一边也响起窸窣声,我不安的倒退,只见一头银髮窜出,「妳这个蠢蛋,竟然还是个路痴!」男人不悦的骂道。

      我鬆口气,「是你啊!」提起脚步要往雷湛走。

      因大雨而湿软的土壤崩裂,我整个人滑落,「啊!」惊慌的尖叫。

      一只大手把我拉住,雷湛扑倒在地,「妳等一下,我把妳拉上来。」

      我想道谢,却听见清晰的碎裂声,「小心!」我紧张提醒。

      他所撑的那块土地崩坏,双双跌落……

「唔!」我醒来,感觉身下的温热,看过去,是一路紧抱着我保护我不受伤的雷湛,「欸,你没事吧!醒醒!」紧张的摇他。

      他转醒,「吵死了。」难受的皱起眉,「妳好重喔!」嫌弃的说。

「啧!」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白担心你了。」从他身上下来。

      他想要站起,「嘶!」轻微声音。

「你受伤了吗!」我担心的查看他的身体。

「没事啦!」他拍拍我的头,俐落的站起,看看四周,「这里大概是哈波特尔的郊外,应该不会有什幺太大攻击性的魔兽。」

      魔兽?我傻愣的眨眨眼,「不过雨太大了,先躲雨吧!」他不悦的皱起眉。

「好。」

      他走在前头替我开路,我四处张望,除了树,还是树,「发什幺愣?快跟上!」雷湛皱着眉,似乎因为雨水的关係,让他变得更暴躁,「啧!真是麻烦的女人。」他一把牵住我的手,继续领着我向前走。

      我一怔,『妳走路老是东张西望,这样很危险的妳知不知道?』陈彬皱眉,『麻烦!』拉起我的手,紧紧牵着。

      走了许久,我们找到了一栋废弃的木屋,进到里头躲雨,雷湛一进室内,马上拆下髮圈,将即肩的髮丝放下,豪放的甩了甩,水直接喷到我脸上,我无言的看了他两眼,他开始打量屋内,「这里应该是某种休息站吧!」在角落,他熟捻的使用小枯枝升起火推,又看看周遭,发现没有东西可利用,再看向我:「站在门口发愣干嘛?过来。」他招招手。

      我走过去,坐到角落,他脱下湿透的上衣,「你刚刚…为什幺会牵我的手?」我说出心中的问题。

      拧着髮尾的他看了我一眼,「原来妳不讲话是在想这个啊!」

      我点点头,凑到他旁边,他往下一看,愣住,纯白的布料早已被因雨淋湿而变得透明,服贴在身上描绘出迷人的曲线,从下对上的大眼直直的看着自己,虽然知道眼中只是不解,却足以勾起男人的慾望,「妳…妳…还不是因为妳,如果不牵着妳,妳到时候要是因为发呆而走丢,我又要去找妳,苦的还不是我!」他焦躁碎念。

      『不牵着妳的手,万一走丢了,我要去哪里找妳?』陈彬牢牢捉着我的手。

「谢谢你,」我握住他因淋雨而微凉的手,他怔住,「谢谢你来找我。」勾起绝美的笑容,有着感动和感激。

      他愣愣的望着我,直到我收回手,才反应过来,我看向已经整个淋湿着纸袋,里头的纪念品没有损坏,只是新买的衣服也湿了,我将新衣服摊开,打算晾乾,「喂!」他出声。

「干嘛?」我看过去,他随意的坐着也依然带有狂野的感觉。

「把衣服脱了。」

      我一怔,双手快速抱住自己的身体,「你…你想干嘛?」才觉得他是个好人,不会就想趁机非礼吧?

      知道我想歪了,「我对妳那乾巴巴的身材没有兴趣。」他又不客气的送了我一记卫生眼,「如果不想生病的话,就快把湿衣服脱光。」

      哦,我了解的点点头,可是……,看看自己又看看盯着自己的他,「你…你转过去啦!」脸红。

「啧,真麻烦。」他不耐的背过身。

「不可以偷看喔!」

「谁想看妳啊!」

      我将湿黏的衣服脱下,冷冽让我浑身一抖,「好了就过来。」他又说。

      我迟疑的过去,他拍拍他身旁的位置,我坐下,「我不会偷看,但是我的体温比人类高,妳靠着我才不会感冒。」他说着,是一种粗糙的温柔。

      我轻轻靠上,真如他所说,体温不像淋过雨的发烫,「妳受伤了?」他突然开口。

「抱歉。」我紧张的退开,用手掩着左腿那微微裂开的伤口。

      他大手一揽,又将我整个人抱入怀中,「妳别紧张,我不是那群吸血臭虫,我对妳的血没兴趣。」他低头看我遮掩的手,「刚刚掉下来受伤的?」

「不是,是之前受的伤有些裂开而已。」我摇头,抬头对他投以安抚的笑容,却被他炙热的眼神震住,「你…你怎幺可以偷看!」羞赧使双颊发热。

      他伸手取下我的藤冠,湿去的长髮如瀑直泄,遮羞住胸前的蓓蒂,却多了若隐若现的神祕,旖旎动人,暧昧的氛围彷彿只要一点火花,便能迸发成燎原的烈焰,浓烈的情绪使眼神变得更深邃,将我送进怀中,「睡吧!明天一早我们还得赶回集合地点。」拍拍我的头,躺下。

      不带阻隔的肌肤相贴,让我感觉异样,毕竟每次被婪燄碰触时,他的衣服永远都穿戴齐全,我敏感的扭着身子。

      雷湛紧皱眉头,这个臭女人到底是想怎样!难道不知道在男人怀中不可以乱动吗!吞了口口水,手紧扣住身上扭动的娇躯,但却像是造成反效果般,除了扭动,甚至还隐隐颤抖,他感觉到自己的欲望在勃发。

      因他扣在腰间的手,我敏感的颤抖,体内稍稍燥热,体外却感觉冰冷,不适的磨擦两下,藉此取暖,他虎躯一震,「怎幺了?」我担心的撑起身子看他,该不会是着凉了吧?

  • 名称:肥肠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7: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