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之家超清

      后来,我一直想着,为什幺我不是上天堂,而是来到这个怪地方,思考许久,纠结许久以后,我解出的答案就是,一定是因为我以前太爱吃肉,所以才会下地狱吧!毕竟不是有一句流行标语是这幺说的吗?──「吃素救地球」,嗯……那我现在对天发誓,从今往后都改吃素的话,不晓得能不能重新来过?

      『欸欸,陈彬,你都不担心我们大学会上不同间学校吗?』躺在少年身上,在看漫画的我突然问道,毕竟大学是用分发的,加上自己和他在成绩的差异有如天与地,对于这样的未来势必已成定局。

      原本在看漫画的他,翻页声停了一秒,尔后又继续翻页,『放心,妳那蟑螂般的生命力到哪都不会有问题的。』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还记得当时的我们正在看一部名为猎人的漫画,甚至红到有许多人为它着迷,进而写了同人小说的穿越文,面对自己现在的处境,八成也是穿越的一种,但我宁愿穿越到充满危机的猎人世界,也不愿到这种鬼地方啊!欲哭无泪。

      推开门,入眼的是一个我这一生中从未见过比他还要好看的男人,黑得透亮的短髮,令人眩目的金眼,甚至是手长脚长的修长身段,如果拿着一本书只会更加完美的温文气质,如果此时他没有正咬着一个女人的话,就算有人拿枪指着我的头说他是魔鬼,我死也不信。

「啊……」从女人口中溢出的,并不是什幺惊恐的尖叫声,而是一种暧昧的语调。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飘荡在空气中,使我不适应的皱了皱鼻子,既然对方在忙,我还是晚点再来好了,準备转身要重新返回房内,「小梓,我口渴了。」依旧是那好听的嗓音,听不出任何带有一丝命令的口吻,但,那其实就是命令。

      只见男人推开女人,跌坐在地的女人的颈子有着两个小小的牙洞,而血液从洞里缓缓的流下,没错,眼前这个帅得人神共愤的男人正是我朝思暮想的种族,吸血鬼──婪燄,「好好好。」你不是才喝完血,渴个屁啊!当然,这种话我没胆说出口,毕竟我还想活着离开这里,转身走进交谊厅内右边的一扇门,而左边角落的门是通往婪燄的卧室,也就是我第一天来这呼呼大睡的地方,右边则是小型的厨房。

      血族,也就是俗称的吸血鬼,这个名词曾经有多轰动,在我那个世界,因为暮X之城这部电影,造就了善良温柔,深情多金又俊美的吸血鬼,从此每个少女,甚至是熟女的心中都盼望着有一天也能遇见这种生物,好让自己成为他们的俘虏,藉此发展成一部可歌可泣的爱情史诗。

      只可惜现实跟电影往往是不同的,现实就是吸血鬼这种生物,既不善良,也提不上温柔,更别说深情。

      血族,顾名思义,在他们眼中,血是第一,性爱是第二,永远都是慾望和利益摆在前头。

      蛤?你问我,既然这样我怎幺还没死?很简单,就是因为我对他们还有用处。

      被门外的群众盯得浑身发毛,我二话不说直接甩门关上,冷汗直流的瞪着白色雕花的门板,硬着头皮极力忽略背后也传来的刺人目光,正当我以为我会死在这里时,『等等。』婪燄淡淡的开口。

      一瞬间,所有刺人的目光全部收回,我鬆口气的回过身,『老大,我想吃她。』长相粗旷的男人语气有些埋怨。

      『她闻起来…很香。』小正太也是难耐的挠着沙发。

      『她还有用处。』婪燄一句话打断所有人的渴望,『拍卖会什幺时候?』

      『四个月后的满月。』长相柔美的女人说道。

      『老大你是想……。』虎牙的男人微瞇起眼,『也对,现在特A级又是处女的人类的确算是稀有。』又默默赞同的点头。

      就算听不懂他们的对话,但总有听见几个关键字:〝拍卖会〞、〝稀有〞,就在婪燄的命令下,我暂时保住了小命,只是我的未来依旧堪忧,『还有,帮她办入学手续。』婪燄又说道。

      『我明白了。』小正太点点头。

      『为什幺?』长相粗旷的男人疑惑。

      『因为要有广告,才能提高商品的价值啊!』虎牙的男人阳光的笑道。

      就这样,今年高中毕业的我,上的不是一间名不见经传的二流大学,而是惊世骇俗的妖怪学园,当然,这座学园除了被称为血族的吸血鬼之外,不外乎肯定还会有以前常在电影中出现的狼人啊、科学怪人、甚至是木乃伊等,不过平时大家都是以人形的样貌出现在学校当中,因为校规之一,禁止以原型出现在校园,所以到现在已经上学一个星期的我,连谁是什幺都认不出来,以上也只能纯属猜想,尚未证实。

      人类,不似在我原本世界的大宗,在这世界意外的鲜少,多是某些贵族的所有物,并且会在其身上标记代表主人的记号,所以当我这个不属于任何人的人类出现在校园时,着实造成了轰动,与其说是轰动,不如说是群抢更加贴切,只是当学园长一步踏出时,所有人的动作皆停止,也因此我才明白唯二的校规──禁止在校园内打架。

      而现在的我,美其名由第一发现者,所以算是我监护人的婪燄等人看管,其实说穿了,就是在我还没被卖出去之前,是他们所有人的僕人兼宠物,加上他们从不开伙,毕竟血族这种生物好像对于火源敬谢不敏,所以厨房已经可以算是我的小天地。

      逼──,我回过神来,关火,将煮滚的热水倒进茶壶内,「小梓小梓,我也要喝茶!」外头传来虎牙男的呼唤声。

      听见外面的说话声,我明白已经全员到齐,叹了口气,默默又拿出好几个茶杯,将茶叶泡开后,一一倒入杯中,淡淡的花果香瀰漫开来,拿起托盘走出厨房,望着玩得不亦乐乎的他们,完全看不出来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血族,我又在心中叹了口气,算了算了,反正杞人忧天从来都不是我的个性,还不如跟他们好好相处,让他们不要为难自己,再找出回到原本世界的方法,「大家早。」我开口,并把花果茶放到桌上。

「小梓,这回是什幺茶?闻起来跟妳昨天泡的茶又不一样了。」小正太──提安感兴趣的询问。

「柑橘柚子茶。」端着一杯走到坐在窗台上看书的婪燄面前,「你的茶。」

「谢谢。」婪燄微笑。

      有些悸动,又有些无奈的点点头,好歹我也是个18岁的怀春少女,面对这样好看到像是小说里面才会出现的男人,自己当然也会无法自控的犯花痴,只是在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我就直觉觉得,这个男人,根本没有心。

      我又走回厨房,拿起煎锅,热好油,一一放下食材,香味随着油烟扑鼻而来,「好香喔!」一个男人猛然出现在我身后,「妳在煮什幺?」

      对于这样的突然出现,虽然被吓到,但已经懒得反弹了,谁叫血族这种生物就是走路不会发出声音,「我的早餐。」我瞟了一眼虎牙男人。

      虽然现在正值傍晚,準备太阳下山之际,但这所学园如夜校般,只上晚上,不上白天,想当然我也只能入境随俗,「我也要一份。」他笑,露出小巧的虎牙。

「稚森你太奸诈了,小梓我也要吃!」长相粗旷的男人嚷嚷着。

「孔令你很吵欸!」提安不耐的喊道。

「我不管,小梓我也要吃啦!」孔令天生就是个大嗓门,在血族这种总是纤细安静的生物中,也算是个特例。

      提安和孔令争执到最后,反倒一起喊着:「小梓我们也要吃啦!」

「都是你。」我回头瞪向害我要多煮早餐的罪魁祸首,「你们不是应该吃过早餐了吗?」就如同我刚刚一出房间见到的景象,照理来说,他们也应该在房内吸过血了才是。

「谁叫小梓做的食物都那幺好吃。」稚森笑着,伸手拿了一片煎锅内的培根放进嘴巴里。

「小心烫!」我紧张的喊了一句,但见稚森一脸无所谓的咀嚼着,才想到面前的男人根本不是人类,「啧,白担心了。」碎念一句。

「很吵。」厨房外响起了一个淡淡的字句。

      原本噪音倏地停止,不愧是婪燄,「好啦好啦!我会做你们的,快滚吧!」我不耐的将稚森推出厨房外。

      食材煮熟后,熟练的将烤好的吐司以及食材夹在一起,放到精緻的瓷盘上,端着走出去,一份份交给他们,「梅姐姐妳的。」递给那名长相柔美的女人。

「谢谢。」梅微笑道谢,足以令男人败家卖国。

「为什幺只拿给梅,我们的呢?」提安任性的拍着沙发垫叫道。

「好好好,一人一份。」

      一盘一盘的亲自端给他们,直至最后一盘,我端着走到婪燄面前,「喏,给你,省得说我不公平。」脸微红,不看他的递出,儘管我知道他不可能会说出这种话。

「好的,谢谢小梓。」婪燄勾起微笑,接过。

      忽略扑通扑通,有些急速跳动的心脏,我故作淡定的坐到沙发上,拿起属于自己的那份:两份四片厚吐司做成的三明治,心情愉悦的吃着,「话说回来,小梓不只手艺好,连食量也很好耶!」孔令边吃边说。

「是啊!真奇怪。」提安点头附和。

「而且那种食量也太不像女人了吧!」稚森露出坏笑。

      才刚吸完血又主动讨食的你们有什幺资格说我?我在心中翻翻白眼,嘀咕:「陈彬你如果见到他们,就不会老嫌我是吃货了。」

「不过小梓的手艺怎幺会那幺好?妳常下厨?」提安又问。

      我点点头,把嘴里的东西吞下,「虽然陈彬老嫌我是吃货,但真正嘴挑的人是他,加上他妈和他爸感情很好,老黏得紧,常不在家,所以只好变成我煮给他吃啰!」嗯──这里的蛋虽然不是鸡蛋,是一种鸟类魔兽的蛋,不过味道也很好呢!

「陈彬,是谁?」一直没开口的梅出声问道。

      我一怔,才意识到自己在不经意间,将心中所想的全部说出口,发现其他人也是睁大双眼好奇的望着我,连婪燄都把书本放下,看来是不解释不行了,我轻轻地叹了口气,垂下眼帘,「陈彬是我的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男朋友?」提安问。

「才不是。」我觉得脸颊发热,撇开头,虽然每个认识我和陈彬的朋友都说我们一定是情侣,但就真的不是啊!毕竟谁也没开口,谁也不想破坏那美好的关係,那感觉甚至比情侣还亲密,也有人说总有一天走到最后,我和陈彬一定会结婚,只是谁也没料想到,我竟然会穿越到这里。

「我看一定是小梓太没女人味了吧!」孔令讪笑。

「所以到现在才会还是处女。」稚森恶意的嗤笑。

      我的呼吸一窒,「不…不用你管!」红着脸怒吼,抓起吐司夺门而出。

「唉呀呀!」稚森耸耸肩,把双手举起枕到自己的脑后。

「稚森,你的玩笑也开得太过分了吧!」孔令无言的望着那根本就是落荒而逃的背影。

「不过她也太纯情了吧!」提安取笑。

「她会习惯的。」梅淡淡的喝了一口茶。

「你们不觉得看见她激动又发红的脸,闻起来很香,又感觉很好吃吗?」稚森露出狐狸般的笑容,「虽然无法下口,但闻闻味道止饥也不错嘛!」语毕,他还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唇瓣,一副放浪形骸,玩世不恭的浪子模样。

「难怪你老爱欺负她。」提安恍然大悟。

「奉劝你一句,小心点。」梅把茶杯放回桌上。

「梅说的是,别真闹太过,到时候要是有个什幺万一,她可是老大的拍卖品呢!」孔令提醒道。

「安啦!就我观察下来,那个女的韧性还不算太差,对吧?老大。」稚森瞥向窗台上的黑髮男人

「好了,也该上课了。」婪燄没有回答稚森的问题,阖起书本,站起身走向门口。

  • 名称:漫画之家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9: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