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超清

「提谁?」

      我眼神因醉酒而迷茫,抬起头要看他,唇跟唇却擦过,我一怔,似乎有些回过神来,定定的盯着那双透明且晶亮的金色玻璃珠,『因为这里的美容汤对皮肤很好,对除疤也很有疗效。』梅意有所指的说着。

      我咬了咬下唇,最后下定决心的主动吻上,他顿住,好像出乎意料般,又马上夺过主导权将我用力推向门板,加深吻的深度与力道,吸吮我的软舌,挑逗,缠绕,每一个动作都让我酥麻不已,缺氧的快要昏厥过去,一阵天旋地转,他将我甩到床边,「妳想做些什幺?」金瞳微瞇,不带笑容,带着警戒。

      『妳想做些什幺?』隐约可以听出点点的怒气,我想做些什幺……我也想知道,迷惑着,却将上身的裕服拉鬆,露出因刚刚撞击而些许裂开的背伤,溢出血珠,「想要吗?」偏头看向他,眼神迷濛,诱惑着那个男人。

      他呼吸一窒,双拳握紧,第一次用满怀怒气的目光瞪着我,过了一会儿,扯出不似平时温文的恶意笑容,充满危险,「张梓,妳自找的。」狠狠的抛下这句话。

      他扯开我的腰带与裕服,并将腰带缠绕我的双腕綑绑,对我而言,这是一瞬间的事,等我看清时,他已用力的吸吮着我背部的血迹,一手揉捏着我的左胸,另一手直接探至我隐密的花园,一轻一重的按着那敏感的小核,「啊!」惊呼出声,这次是他第一次用手碰触我的私密处,之前都仅是在附近轻轻的撩拨。

      比之前更直接的刺激,令我满脸胀红,甚至连身体都因羞赧而微微粉红,背部的吸吮开始传来些微的刺痛,他对未受伤的肌肤啃咬着,疼痛与酥麻感交织,「啊…不要……」我难耐的扭着身子,想要闪避那会带来疼痛的亲吻。

      他将我翻过身,推倒在床上,跟着欺身压下,掠夺的亲吻着,不带怜惜,甚至咬破我的嘴唇,诡异的血腥味在我们口中交缠,他稍稍起身的放过我的唇,我的嘴角流下一丝混着血色的唾液,他金色的双眼,瞳孔拉得细长,首次看见,有点骇人,但我明白这是他兴奋的模样,他又低头朝胸部袭击,一手摩擦着右胸的蓓蒂,嘴里吸吮着左胸的,剩下的一只手更是不得闲的在我隐密的花园中挑逗着那小核,「别…啊……嗯…婪燄……」燥热在身上的每一处点燃,更可以感觉到股间那湿滑的液体,指尖沾上那水,变得更加滑溜的灵活。

      我想挣扎,双手却被紧缚,只能像是对他拥抱般的挂在他颈上,宛若他所做的一切,我都会无止尽的包容,倏地,感觉一个异物从下体的紧窒进入,我一惊,「不要!婪燄不要……」害怕的泪水聚集在眼眶。

「只是手指而已,放轻鬆。」他在我耳边温柔呢喃,并舔了舔我小巧的耳垂。

「啊…」酥麻感从耳垂传入,好不容易放鬆的身体,却感觉原本只是在洞口打转的异物再次往内挺进,「啊…痛!」眼泪滑落。

「身体放轻鬆,手指只进去半截而已,妳别紧张,不会有事的。」柔声安抚,并低头亲吻着我略为红肿的双唇。

      没有原本的狂暴,只有细细的吮着,柔柔的吸着我的软舌,而那灵活的舌调皮的在我口中游走,引领着我的回应,渐渐地,他感觉到身下娇躯的放鬆,将手指缓缓的送进又抽出,循序渐进的慢慢加快速度,他鬆开对方的唇,辗转回到胸前,换去疼惜刚刚尚未吸吮的蓓蒂。

「啊…啊…啊……」别于平日的难耐,此时却像是空虚被小小填满般,随着抽动的速度,汹涌而至的快感。

      经过他的亲吻与爱抚,胸前的两枚蓓蒂已然挺立绽放,看着身下随着情慾而摇摆的躯体,双眼晦暗下来,飘着浓厚的慾望,本能的,虎牙变得细长而尖锐,将头埋入我的颈间,着迷的细闻着,手开始猛烈的加快速度,「不…不要…婪燄…停下来…啊…啊…婪燄!」身体倏地紧绷,一道暖流从下腹部流出。

      在我高潮的同时,婪燄再也无法忍耐的将尖牙刺入我的颈间,温热的血液因身体的快速运动和兴奋感而快速流出,极致的腥甜与滑腻的流动感,甚至嚐起来还有因未开苞才有的特殊香味,又参杂着淡淡的酒精,令人迷醉,他心满意足的瞇起金色的双眼,鼻间流转含苞待放的清新气息,贪恋的一口又一口的吸着那世上最美的佳餚。

      脸上感觉到温暖的温度,我睁开眼,天气正好的阳光直射进来,瞥见睡在我身旁的他皱着眉,似乎睡得不安稳,我起身,双腿有些痠软,但不碍事,走到阳台前将窗帘拉上,遮去刺眼的光芒,「嗯……」床上的那人乔了乔位置,舒展眉头。

      我宠溺的微笑,果然是血族,不喜欢阳光就是不喜欢阳光,我走进浴室,见到镜子内的人,都险些认不出自己,双眼和唇微肿,加上过于惨白的脸色,脖子上有两个明显的牙洞,将先前淡色的牙印整个覆盖过去,与其看见之前的牙印,而想起不愉快的经验,这样…还是比较好吧?我扯扯嘴角。

      又从镜子中见到胸口的浅浅咬痕,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开水沖澡。

      梳洗完毕,我发觉一个惊人的事实,自己少带了一套外衣,而乾净剩下的,是一件水蓝色的洋装,我有点挣扎,但只能无奈的穿上,几片白色的荷叶边在胸前点缀,不失可爱却又很气质,「去哪?」

      我吓了一跳,朝声音望去,婪燄微睁着惺忪的眼,因睡觉的翻身,裕服鬆开,整个结实的胸膛裸露,我走到床边,替他拉好棉被,盖住那引人遐想的胸口,「只是出去逛逛而已。」

「陪妳?」

「不用啦!何况时间还早,太阳正大,你多睡点吧!」低下身,在他额上轻轻烙下一吻,对他温柔一笑。

      他迷糊的望了我一会儿,又将视线转移的翻过身去,看着他睡着的背影,我的笑容带上些许无奈,转身离去。

      走在类似老街的街上,一间店一间店的慢慢逛着,进到一家店,古老但含有韵味,里头有着各式各样的手工物品,「是丝尔摩特的学生?」老闆含笑招呼。

      我点点头,「没见过妳,新生吗?」老闆是个中年的叔叔,笑容很亲切。

「嗯,锡阶一等。」

「那位也是妳朋友?」

      那位?我不解,顺着老闆的目光往门口看去,高大的身影背光,但依稀可见那因阳光照射,而闪闪发亮的银髮,「啊…是你,真巧呢!」我微笑。

      他朝我走来,「还记得我?」沙哑的嗓音带有疑惑。

「记得啊!昨天你在走廊上好心的扶了我一把,是婪燄的好朋友。」

      听见最后一句,他兇恶的神情点点错愕,「谁告诉妳我和他是朋友?」僵硬。

「没有人说啊!不过看你们两个昨天晚上的含情脉脉,我懂。」我了解的举起手拍拍他的肩。

「妳又懂什幺?」

「真耶说过,爱情不分男女。」我偏头想了想的说道,又露出开朗的笑容:「你放心,我不会用有色眼光看你们的。」

      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我疑惑,自己说错话了?还是自己应该要大声告诉他,我会百分百支持?  

「咳嗯,」见男人脸色差劲的老闆赶紧乾咳一声,迅速带过话题:「两位朋友,有想要找什幺吗?」

「没有,我只是想看看而已。」我微笑,示意让老闆别跟着。

「好的,有什幺问题再叫我。」老闆回到柜台。

      我仔细的看着每个商品,「捕梦网……」读着商品名称,又看向那挂在墙上的木头装饰,「原来真的是长这样啊!」就和暮X之城里面的长得差不多。

      低头要见一串琉璃珠手鍊,剔透的珠子有着浑然天成的纹络,每一颗都泛着不同的光芒,透着古典美,「真适合梅姐姐。」我惊叹。

      旁边放着带有神秘感的月牙石项鍊和手工雕刻,栩栩如生的古代战棋,「项鍊适合稚森,这游戏也很适合孔令和提安。」我微笑的说道。

      目光游移,直到在某一处停下,细緻的银色篓空雕纹,镶着一颗矿石,淡金黄色,透明,晶莹如黄水晶,纯净无暇,宛若与那双金色眼瞳相呼应着,我着迷的看向商品解说:「琥珀戒指,传说由兽魂经年累月形成,可以驱邪避凶,挡去灾厄。」看回那只戒指,思索着。

「妳在想什幺?」旁边的男人开口。

「我想买来送朋友,只是我没有钱。」还是算了吧!谁叫自己口袋空空,惋惜道。

      一只大手拿起戒指,我怔住,只见男人走到柜台,我不解的跟上,却见到柜台散落着我刚刚看过的琉璃珠手鍊、月牙石项鍊、古代战棋、琥珀戒指,「包起来。」男人说。

「好。」老闆笑着拿出纸袋,并接过男人的卡片,刷卡结帐。

      男人将纸袋塞进我怀里,帅气的转身走出店家,「等…等等我!」我紧张的追上去。

      阻挡男人的去路,「我不能收。」想要将纸袋还给男人。

「为什幺?妳不是想要?」男人不解。

「可是我不能平白无故受人好意。」我摇摇头。

「无所谓,只是小钱。」他不在意的耸肩。

「不行,这是原则的问题。」我认真的看着他。

      男人看了我一会儿,「那陪我到校际旅行结束。」

「嗄?」怀疑自己听错。

「从现在开始到旅行结束,妳当我的伴游。」他勾起一抹笑,如他本人般,狂野不羁。

「这…这样不太好吧?」我犹豫。

「难道妳有钱还?」

      我愣,「呃…没有。」尴尬的扯扯嘴角。

「那就这样决定了,走吧!」他绕过我,前进。

「欸!你等等我啦!」只能硬着头皮跟上。

      他停住,我差点撞上,「叫我雷湛。」他偏过身子,低头看我,让我望进他深邃的眼眸中。

「雷湛?」微仰头才能与他对视的我不解重複道。

      他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 名称: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5: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