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肘超清

      菜色别于我一般所认知的,完全是妖怪世界的菜色,比如某种牛头人身的肉,会唱歌植物的叶菜,还有马脸鱼身的煎鱼,最后是用类似海马生物煮成的汤,虽然视觉骇人,但味道嚐起来并不坏,吃饱了,见旁边的安蒂喝了些小酒,玩性大开的吵着别人跟她划拳,真耶则是陪她一起,无奈的拉拉她,以免她脱轨太严重,「真耶,我想先去洗澡。」我拍拍他的手。

「妳一个人可以吗?需不需要我陪妳去?」他担心的说。

「我可以啦!」我笑了笑,「你还是先顾好安蒂吧!别让她太夸张。」

「知道了,」他点点头,「小心点。」

「欸欸,听说这里的美容汤超出名的欸!」

「那我们赶快去泡!」

      走廊上,两名女同学欣喜相邀着,我回到房间拿好贴身衣物和会馆附赠的浴服,跟着告示牌找到澡堂,脱下衣服,在淋浴间将身体清洗乾净后,围着浴巾进入,那是一座露天的大澡堂,已经有不少女生在里面聊天泡澡,「啊,梅姐姐。」瞥见坐在角落的梅,我走入浴池中,温热却不到烫的温度,缓步来到她身边坐下,「妳吃饱了吗?」

「有大概吃一点。」

「那妳这样晚点不会饿吗?」有些担心。

「没关係,这里很多食物。」她望着某处,淡淡的说道。

      我随着她的视线看去,是那群聊天嬉闹的女孩,因泡澡而泛红双颊,「啊…哈哈,说得也是呢!」我笑道。

      其实血族并不是非喝人类的血不可,相对的,只要是血,不管是什幺的血都喝,只是人类的血液给他们的口感比较乾净,不会有其他杂质的味道,这件事,是我在某一次,看见孔令嘴里叼着某种奇怪鸟类时,错愕一问才知道的。

「其实,」我将身子靠上身后的石墙,放鬆紧绷的身子,「如果梅姐姐晚上饿的话可以来找我,我的血可以分妳一点。」

      梅怔住,显然被我说出口的话吓了一跳,「小梓妳……?」

「如果是你们,我不介意。」我将屁股往前移,让整个颈子也泡进水里。

「不,我不会喝妳的血。」她语调虽然轻柔,却是断然拒绝。

「为什幺?稚森说我的血是特A级的,那坏蛋也说我的味道很好。」我疑惑。

「因为妳喊我一声姐姐。」她温柔的摸摸我的头,我不禁感动,「而且量稚森他们也没胆敢碰妳。」她收回手,又看回前方的默默说道。

「为什幺?感觉稚森对我评价很高。」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稚森时,他打量的目光,以及那兴奋的猫眼与神情。

「稚森给妳评价,是因为那是他的工作,而且我们大家都很喜欢妳。」

      『我们大家都很喜欢妳。』

      梅柔柔的声音迴荡在我心中,彷彿像是一只手,柔柔的抚慰着某个裂痕,「最重要是,」她又继续说着,「老大会生气。」

      老大会生气……「为什幺?」

「对血族而言,没有认定的东西可以共享,而认定的,就是专属。」

      我沉默,认定……,我不确定他对自己是否有这幺深厚的感情,「欸,听说这次的住宿地点是突然改的欸!」对面的一个女生说道。

「我也知道喔!听说原本是一个饭店,是后来才改成这里的。」旁边的又说道。

      对面的继续讨论着,梅又开口:「是老大让学校改的。」

      愣住,我记得…他对这种活动似乎都是兴趣缺缺,为什幺会插手改住宿地点?又为什幺会突然参加?

      梅转头看我,勾起浅浅的柔美笑容,「因为这里的美容汤对皮肤很好,对除疤也很有疗效。」

      我无法回神,心中的什幺在颤动着,无法釐清,直到梅离去我也没有回应,只是静静的将半张脸也泡入水中,屈膝的环住自己,看着白浊的水面,发愣。

      泡了许久,察觉到快要昏倒的我起身,穿好衣服,迷茫的走在走廊上,「泡太久了,头好晕……。」看着飘移中地板的,努力让自己朝房间前进。

      撞到一面东西,我不稳的往后倒退,「小心。」低哑却不失磁性的声音响起,一只手捉住我的手肘。

「痛。」我皱眉,因为他抓的正好是我的左手。

「抱歉。」他紧张的鬆开手,见我又踉跄几步,伸手揽住我的腰。

「是我抱歉才对,没有看路。」我看过去。

      这个人好高,足足高我超过一个头,而且肩膀也是异常的宽,但腰却不粗,绑上浴服腰带刚好勾勒出他健美的身形,仰起头看清他的脸,微长的银髮用髮圈绑成了一个小马尾,几撮较短的髮丝则个性的落在颊边,左耳上连着耳骨都穿着叛逆的黑宝石,沉稳却不失高调,成熟俊美的脸孔透出兇恶,却又散发出狂野不羁的气息,「你……」我瞇着眼,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觉,「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男人抿了抿下唇,沙哑的开口:「没有。」

「小梓。」温和的叫唤着。

      瞬间,感觉冷风一阵,打个机灵的我清醒了不少,「雷湛同学,你可以放开了吧?」婪燄上前。

      我微微挣扎,男人也感觉到的放开,「谢谢你帮我扶了小梓。」婪燄微笑。

「为什幺是帮你?」我第一次看见有人敢和婪燄对视着,而且丝毫不落下风。

「当然是因为小梓是我的啊!」他笑得灿烂,「这是全校都知道的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阴风阵阵,我抖了一下,看着他们散发出的莫名低气压,我感觉头更晕了,「你们慢看,我先走了。」瞟了他们一眼,决定不打扰他们的含情脉脉,拖着脚步继续向前。

「哼!」男人不悦的低哼一声,绕过婪燄离去。

      婪燄冷眼看了男人背影一眼,又将视线移回前方,发现对方有些步履蹒跚,「小梓妳……」刚要开口。

「小梓──!」有人操着手刀快速冲来。

      我将看地板的视线向上,「啊…真耶是你。」我有气无力的开口。

「快点跟我来,安蒂喝醉了在发酒疯,我一个人制不住她!」他抓起我的一只手,死命狂奔。

      餐厅内,好几个同学在跳舞,部分是喝醉的,表情怡然自得,而另一部分是清醒的,表情痛苦并哀嚎,很显然是被逼的,「我的姑奶奶啊!快点帮我解开魔咒,我不想跳这种奇怪的舞蹈啊!」那名快要哭出来的男同学说出几个同样处境的人的心声,而手脚的动作怪异的舞动着,彷彿就像是那首〝跨下痒〞的广告歌曲的代言舞蹈。

「不──行!除非你们要陪我喝…酒!」安蒂红着脸打了个酒嗝,拿着酒瓶,豪迈的大灌两口。

「安蒂。」被真耶拉到她的旁边的我,无力的坐下,并拉拉站在桌上的安蒂的袜子。

「小梓!」她惊喜的看见我,跳下桌子,一把抱住我,「我好高兴,妳来陪我的吗?」

「安蒂乖,别喝了,我送妳回房间吧!」我又好气又好笑的拍拍她的背。

「不要,」她不甘愿的放开我,可怜兮兮的望着我,「小梓,陪我喝两杯嘛!」

「好,就两杯,然后我们就回房间了好吗?」我知道如果不答应的话,她绝不肯乖乖听话,「妳发誓?」

「我发誓,以魔女之名安蒂‧贝塔恩下誓,如有违背,我…我就秃头一辈子!」她认真的宣誓。

      真耶愣住,我拿起旁边的乾净杯子,倒了一杯,「乾杯。」我将杯子轻敲她手上的酒瓶,两人仰头灌下。

      热辣的口感呛得我咳了好几声,「小梓妳别勉强,了不起就把她打昏带回去就好了。」真耶担心的拍拍我的背。

      你不早说!埋怨的瞟了他一眼,「没关係,都喝了,来,最后一杯。」我举起杯子。

「还是小梓人最好了!」安蒂边欢呼的边帮我倒酒。

      满满的一杯,只要轻轻一晃,便会溢出,她开心的拿着酒瓶学我刚刚的动作,清脆声响,我和她再次仰头喝下,好不容易喝完,安蒂开心的高声喊着:「再一杯,再一杯……」

      我放下杯子,按住準备要起舞的安蒂,「妳答应我的,只有两杯。」

「再一杯啦!」她撒娇着。

「妳想秃头?」我瞇起眼,故作兇狠的问她。

      她一顿,扑进真耶怀里,「小梓好兇喔……」低泣着。

      我和真耶对看一眼,二话不说拖着安蒂离开是非之地,先抵达安蒂的房间,真耶担心的看来,我对他挥挥手,自己继续走着,终于回到我的房间,我打开门,开灯,关上门,锁好,加上鍊条,确定没漏之后,回身,却被吓了一跳,「你怎幺会在这里?」瞪着来人。

「刚刚看妳似乎有些不舒服,所以才想说来看看妳,不过看来妳挺好的嘛!」婪燄笑笑,走近,闻了闻,「喝酒了?」

「喝了两杯而已。」见到他近距离,裕服微敞,半露的胸膛,让我紧张。

「妳会喝酒?」

「不会。」我摇摇头,「陈彬从不让我喝酒。」恍惚的呢喃。

      他一手抵住门板,「我以为…妳不会再提他了。」低头看着我因酒精而酡红的双颊。

  • 名称:煮肘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4: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