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超清

      清晨,「啊……嗯…婪燄…别……啊!」在他技巧的爱抚下,我越来越容易体会快感,感受余韵的喘息。

      婪燄躺到我身旁,拉好棉被盖着,「妳朋友找妳什幺事?」他轻柔的问。

「他们想叫我参加后天的校际旅行。」我回答。

      『妳一定要参加!趁机会远离这群浑蛋!』安蒂气愤的说服着。

      『可是我不确定能不能参加。』有些为难,因为这样的身体,他们从我醒来后就没让我出过房间了。

      『就当陪陪我们吧!』真耶温柔一笑,握住我的手。

      『好吧!』我妥协的叹息。

「不行。」婪燄的答案让我回神。

      看吧!无奈的在心里叹气,我撑起身子,原本闭眼假寐的他睁开眼,「我答应他们了。」我说。

「答应就要去?为什幺?」他问道,「他们很重要?」

      我点点头,一丝冷然的情绪从他眼中闪过,我一愣,「但我有说要先问过你。」赶紧补上一句。

      冷冽从他眼中消失,我悄悄鬆了口气,他温和的微笑:「妳身体还没好,别出门了,会给别人造成负担。」

「我好得差不多了,真的。」我认真的说。

「妳想去?」

「嗯,我想去。」我坚定的点点头。

      他一掌抚上我的头,将我的头压下,让我躺回他胸前,隔着衬衫静静的聆听那沉稳的心跳,「……那就去吧!」过了一会儿,声音从上传来。

「谢谢。」我满足的微笑,闭上眼睛,睡去。

      后天清晨,一直期待的我反而爬不起床,原因出在于凌晨,平日只是点到为止的婪燄,意外地不罢休,据他所表示,『既然妳要出去玩,当然要让身体快点好才是。』他笑笑的舔着我的背部的敏感处。

      直到我承受不住第三次高潮的昏厥才结束,导致现在我对于起床,心有余而力不足,「可恶!他一定是故意的!」不甘愿的咕哝,使尽吃奶的力气,下床沖澡。

      沖完热水澡,找回了精神,身体也不再那幺痠痛,从衣柜里随便抓件衣服,穿着轻便的裤装后走出房间,「小梓早安。」孔令豪爽的笑道。

「身体没问题了吗?」提安问。

「这样去校际旅游会不会有些勉强?」梅面露担心。

「没问题啦!」我学孔令爽朗的笑道,「我快迟到了,得先走啰!」赶紧用跑的。

「笨蛋,别用跑的!」身后传来稚森的呼唤。

      好不容易赶上集合时间,看见我的安蒂和真耶鬆了口气,「我还担心要不要去妳房里抓人呢!」安蒂笑道。

「所以我们要坐什幺交通工具?」我很兴奋。

「巴士啊!」真耶用下巴指了指我们的前方。

      我愣住,大失所望,「为什幺长得这幺像巴士?」长方形配上四颗轮子,就是一般随处可见的公车。

「妳在废话吗?巴士长得不像巴士,是要像什幺?」安蒂无言的说道。

「你们的巴士,不是应该要像一只大猫咪里面中空放置座椅之类的吗?」大概形容了记忆中〝龙猫〞卡通里的〝龙猫巴士〞。

「妳家乡那里的巴士长那样?」安蒂吃惊。

「不,我是说你们这里的巴士。」我无言。

「好啦!不管巴士长怎样,我们再不上车,它就要开走了。」真耶笑着催促道。

      在车上,不管在哪个世界都一样,出去玩坐交通工具的时间就是要用吃东西和打屁来消磨,「所以我们这次要去哪里?」我吃着安蒂带来的软糖,她说那是她们魔女的手工软糖,嗯……还好,没有哈利X特中鼻屎软糖之类的恐怖味道,大多都是一些花草的淡雅味道。

「我们这次是要去哈波特尔,传说那里是天狗的栖息地,而那边的名产就是占卜、祭典、温泉。」安蒂笑着介绍。

「哦──」我了解的点点头,「天狗啊……」还记得日本也有出产天狗,不晓得一不一样。(谜声无奈:出产?妳以为真的是名产吗=    =?)

「这次校际旅行是三天两夜,第一天是带我们去参观古蹟,晚上就会带我们回温泉会馆休息,从第二天开始就可以正式自由活动,一直到第三天中午集合。」真耶解说。

「欸欸,听说第二天晚上有一年一度的求神祭对吧?」安蒂兴奋的问着。

「是啊!撇开哈波特尔常常举办的小祭典,求神祭可以算是他们最盛大的祭典之一喔!」真耶回答。

「小梓,我们一起去参加好不好?」安蒂积极的问道。

      我点点头,「反正就是出来玩,一定要玩得精彩一点才行。」

「说得对!小梓这样就对了!」真耶和安蒂相同热血。

      花了半天的时间,巴士停驶,我们鱼贯下车,班导师在前面将各自的班级带开,日正当午,我的额头流下汗珠,「话说回来,校际旅行白天实行,血族能参加吗?」我疑惑的问道。

「可以啊!」安蒂点点头,「不过得撑着伞就是了。」笑得鄙视。

「喏,妳看看那边,撑伞的那些就是。」真耶指了指前方不远的一朵朵伞花。

「那为什幺学校要晚上上课?」我以为是因为血族的关係,所以学校才会白天休息。

「因为学园长觉得我们妖怪就应该晚上出没,所以就这样安排了。」真耶耸肩。

      我愣,「为什幺要这样?」既然只是他觉得,肯定就不是非必要。

「谁知道呢?学园长那老头的恶趣味吧!」安蒂也耸了耸肩。

      傍晚,身体有些疲惫,却还是强打起精神的与真耶他们说笑,但面对最后一个景点,我实在笑不出来的嘴角抽蓄,「不如,我揹妳上去吧?小梓。」真耶体贴的说。

      一望无际的石梯,一路向天际,彷彿能登天般,可是不管能不能真的登天,我都不感兴趣,因流汗,伤得最深的背部伤口早就隐隐作痛,不停歇的走了一下午,左腿也发疼着,「没关係,你们上去就好了,我在这里等。」微笑。

「那我在这里陪妳吧?」他不放心。

      『妳身体还没好,别出门了,会给别人造成负担。』婪燄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我微皱眉,不想让他的话成真,「我自己可以,你们就上去参观吧!我会在这里乖乖等你们。」

「好吧!」安蒂妥协,「反正上面只是祭拜天狗的神社,其实也没什幺,我们去去就来。」语毕,她拉着真耶快步跟上前面的队伍。

      拍拍石阶,将落叶赶走后,坐上,我鬆了口气,有点不适的捶捶左肩,又按摩着大腿,仰头看向天空,蔚蓝一片,云朵悠哉的慢慢飘过,还记得以前的自己也常常望着天空发呆……

      『在想什幺?』和我併肩躺着的陈彬细声问道,只有这时候,他难得讲话对我温柔。

      『在想……那朵云看起来好像很好吃。』说着说着又要流下口水。

      『妳这吃货!』他忍不住起身瞪我骂道。

      『呵呵,是真的嘛!看起来就像棉花糖一样。』我吃吃的笑着。

      他低头与我对看着,我们沉默许久,直到最后,他低下头,亲吻我的唇……

      『妳再也回不去了,放弃能再见谁的愚蠢想法吧!』婪燄冰冷的声音打碎那美好的画面。

      我掩面,遮掩着痛苦,沙沙,风吹来,树叶摇摆,我放下手,只剩下落寞,不再抬头看天,只是静静的看向远方。

      晚上,同学们三三两两的在会馆里聊天,而我将行李放到房间后,走在走廊上,找寻班上用餐的地方,「人真多呢!」一点都不像班级旅行,果然是校际旅行,虽然採自由参加,不过人还是很多。

      正思咐完,便见一群人与我在走廊上相遇,「你…你们怎幺会在这里?」错愕的看着领头人──婪燄,以及后头的四个人。

「校际旅行啊!」婪燄微笑。

「你…你们不是说参加过,觉得腻了吗?」我明明在房间有听见他们讨论校际旅行的声音啊!

「突然想参加,不行吗?」他灿烂的笑问我。

      我寒毛直立,这个绝对是不是问题的问题,「行。」还是认命的点点头吧!

「小梓在找什幺吗?瞧妳刚刚摇头晃脑的。」稚森问。

      谁跟你摇头晃脑!我瞟了他一眼,「我在找我们班。」没好气的说道。

「往前两个和室就是了。」梅回答。

「谢谢梅姐姐。」我开朗一笑,她回以我温柔的微笑后我快步离去。

「为什幺她的态度差那幺多?不公平。」稚森哀怨的望着梅。

      走进属于我们班的饭厅,就见安蒂挥舞着手:「小梓这里。」

  • 名称:我的母亲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3: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