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类旁通超清

      如果有一天,妳遇见了妳的梦中情人,妳会是什幺样的感觉?

      梦中情人,这四个字,我相信或多或少一定都会出现在女人身上过,上至老姑婆,下至幼幼班的小女娃,一定都曾梦见过那最美好的幻想,而我,当然也不意外。

      我叫作张梓,今天刚好是我高中的毕业典礼,正值青春年华的18岁,除了一头长髮还让我称得上女性之外,相貌平平,身材也平平,但是再怎幺平凡,我依旧也有作过春梦…呃不是,是作过美梦,梦境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和一个男人在床上翻过来又滚过去,是一个很纯洁的梦。

「张梓……张梓……?」

      一阵摇动让我回过神,看过去,「擦擦妳的口水。」一位长相俊秀的少年满脸鄙视的提醒。

      我赶紧用袖口抹抹嘴角,习惯性的忽略少年嫌弃的表情,又看回我原本的焦点所在,那是一张书局张贴在玻璃橱窗上的暗色系海报,海报上的是一张男人的脸孔,浓密的棕髮,深邃的五官搭在那过于白皙,甚至可以算是苍白的脸庞上,除了英俊找不到第二个符合的形容词,尤其是那双永远略带忧郁的双眼,浅棕色的瞳孔总是能令周遭所有雌性生物开始意淫起来,想当然尔,我就算再怎幺没有女人味,也都还算是列在雌性生物的一员里面,我有身分证可以作证!

「爱德华好帅喔……」说着说着,嘴角又要开始流下一道不明液体。

      爱德华,一部叫作《暮X之城》电影的男主角,剧情里饰演一个为了女主角可以放弃生命的吸血鬼,而现实中,深情的他的确也原谅过出轨的女友几次,你看看,长得英俊,深情体贴不花心,还有那线条分明的身材,怎幺可能不让人垂涎…不对,是喜爱呢?

「别再耍花痴了好吗?」少年受不了的对我投以一记大白眼,「快点走啦!」不耐的强拉着我离开。

「好啦好啦!」我颠簸的跟上。

      这位少年名叫陈彬,是我的邻居,也是我的青梅竹马,我们的渊源大概可以从幼稚园中班开始算起,在我上学的第一天,我就美救英雄的帮他打跑了幼稚园里爱欺负他的白目小霸王,还记得当时的他,顶着软嫩软嫩的小脸庞,大大的眼睛闪着崇拜的目光喊了我一声:『天使姐姐……』,从此就结下了不解之缘,虽然他长大之后,本人就不断坚持他当时一定是瞎了眼才会说出那句话。

      直到今日,我们一起从同一所高中毕业,「我说小彬彬……」手搭上已经比我高半颗头的他,「你这样子会被女生讨厌的喔!」一副大姐姐的样子对他说着。

「还轮不到妳这个不是女人的女人对我说教。」他瞪了我一眼,恶声道。

      其实这个问题,陈彬从来不需要烦恼,在现在充满媒体渲染的社会,哈日媚韩早已成为趋势,时下年轻人的打扮也开始变得花俏,而陈彬虽然不打扮,但那张俊秀的脸孔早已掳获女性的心,学校更是还有一群疯狂的女生为他组了一个后援会,外面的女生总说他阳光又帅气,唸书运动样样行,对女生也是温柔体贴,听到这里,我都忍不住要吐了,毕竟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什幺丑样没见过,我甚至还帮他在他父母面前掩盖过尿床的糗事咧!

      何况他在我面前,也从不像那些女生所说的那样,反而总是嫌弃我这嫌弃我那的,「我是关心你欸!」我皱皱鼻子回道。

      陈彬见我的动作,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面纸,「喏。」递给我。

「谢啦!」我抽了一张面纸,把那快要从鼻子中流下的鼻涕擤出。

「哪有女生出门不带面纸的。」他碎念。

「反正你会带啊!」我笑。

      其实,从国中开始他就渐渐很少对我笑了,总是不耐跟嫌弃,但是面对这种出奇不意的关心,我明白,他对我是刀子口豆腐心,也只有他,对我的每个小动作都了然于心,「还不是因为妳明知道妳会过敏,为什幺都不带面纸……」见我笑得无所谓,他又开始碎念身为一个女生应该如何如何,怎样怎样。

      我一直以为,我的人生大概就是这样了,高中毕业,考上一间平凡的二流大学,然后出社会找一份22K的文职工作,然后年纪到了就嫁人,做个家庭主妇,然后……没有然后,就等死这样,人说胸无大志大概就是指我,可是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死的时候,手里拿的不是遗书或者牵着家人的手,而是拿着一罐酱油……

      这都要从这天晚上说起,「恐怖连续杀人魔已经犯下第五起命案……」

      望着电视新闻报导的陈彬母露出忧心的面孔,而陈彬父则是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听新闻、看报纸,这是我一进陈彬家门见到的景象,「小梓妳来啦!」陈彬母注意到我,勾起温柔的微笑。

「嗨,阿姨。」我回以微笑的打招呼,今天晚上,出国回来的陈彬父母好意请我到他们家里吃饭,「陈彬呢?」不见总是一回家就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他。

「小彬还没从同学家回来呢!」她笑着解释。

      我点点头,闻到一股香味,「阿姨在煮什幺?好香喔!」

「在滷猪脚,」她被我提醒后,急急忙忙的进到厨房,「唉呀!酱油不够了。」从厨房内传出困扰的声音。

「阿姨我去帮妳买吧!」準备要脱鞋的我自告奋勇,刚好又省得脱鞋了。

「没关係,我让小彬在回来的路上去帮我买就好了。」她探出头,「现在治安不好,女孩子一个人晚上在路上不安全。」陈彬母彷彿是想起刚才的新闻报导,不放心的蹙起眉头。

「没关係没关係,巷口就有间杂货店,我去去就回来,而且陈彬老说我不是女人咧!」我大咧咧的搧搧手笑道,自我调侃,打开门直接出去。

「小梓路上要小心喔!」陈彬母的声音由后传来。

      买完酱油的我嘴里哼着小曲,心里只要一想到陈彬母滷的猪脚,嘴角扬起的弧度更大,太好了,猪脚一直都是陈彬母的拿手好菜,肥而不腻,好几次都是因为贪吃陈彬母的猪脚,导致自己胖了好几公斤,「咯咯咯……」一阵诡异的笑声由远而近。

      我的脚步一顿,看看四周,没有人影,是自己听错吗?重新起步,眼角余光却猛然发现一个猥琐的身影从黑暗中浮出,头髮乱糟糟,双颊凹陷,脸色苍白,眼神透着疯狂,我不由得震愣住,脑中飘过刚刚陈彬母所看的新闻报导,应该…应该不会这幺衰吧?

「咯咯咯……太好了…我饿好久了……」他好似是要应证他所说的话,伸出舌头的舔了舔下唇。

「嗯…看得出来。」我忍不住附和。

「咯咯咯,倒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冷静的小姑娘呢!」他好像更兴奋了,双眼一闪而过某种诡异的光芒。

      冷静?谁说我冷静的?陈彬总说我反应迟钝,我只是心中的惊涛骇浪还没传送到脸上发挥出来而已,吞吞口水,眼珠在眼眶内偷偷瞄了瞄四周,没有任何可以作为武器的东西,手上唯一的东西,就是刚刚用自己最后的零用钱买来的酱油,本来还想说要好好敲诈陈彬一笔,看来……赶紧转身向后逃命!

「咯咯咯,小姑娘妳跑不掉的。」男人飘忽古怪的笑声不急不徐,宛若根本没把我的拔腿狂奔放在眼里。

      跑不掉也得跑啊!我用着人生最快的速度奔跑,还记得前方两百公尺处有一间派出所,只要逃到那里就安全了,我在内心紧张惶恐的计画着,然而,令我完全没想到的是,地上一个未盖排水盖的涵洞会是我生命的终点。

「啊──」掉下洞里的我仰望着顶头圆形的出口,挥舞着手脚挣扎,惊恐尖叫。

      该死的,哪来缺德的家伙,竟然没盖好排水孔,我一定要申请国赔!内心的自己抱头吶喊,完美呈现了孟克的精神。(《吶喊》,或译称《尖叫》,是挪威画家爱德华•孟克1893年的作品是表现主义绘画风格着名的作品。)

      我是张梓,今年正值青春年华的18岁,人生的规划就是上一间平凡的二流大学,然后出社会找一份22K的文职工作,年纪到了就嫁人,做个家庭主妇,然后等死,俗话说的好,人算不如天算,大概是连老天爷也看不下去我胸无大志的规划,所以就直接跳到最后一项,一想到我的死亡报告上会写到〝跌进排水沟,进而摔死〞就觉得可笑至极,而人生最后一个遗物,竟然只是一罐七十元有找的万家香陈年酱油……

「妳运气那幺差,干嘛不承认?」还记得陈彬常常皱着眉对我唸道。

      嗯,陈彬,这次我承认了,我的运气真的很差。

  • 名称:触类旁通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7: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