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龙珠第二部超清

      「熊熊,来洗澡吧。」

      闻言,叶月天立即阖上笔电往沙发上趴,「不要,我想睡了。」

      「不是说好最少三天洗一次吗?」李明绣带着一套衣物走来,并点了他的脑袋几下要他抬头,「你看!我这个月的薪水发下来了,所以我给你买了件新衣喔,我想犬神穿上去一定很帅的!」

      「妳赚的可是血肉钱,没必要常买东西给我。」他无奈,尤其她买的全是狗衣和狗零食,只有这次是人穿的。

      「没关係啦,我们交往一个多月了,天天看犬神穿这套军服连我都觉得又厚又重又不方便,加上你这段期间帮了我很多忙,就当作是我送你的礼物嘛!」她笑道。

      「别洗澡直接换上行吗?」

      「不行。」

      ……

      「我想睡了。」他又趴下。

      「别赖皮啦!熊熊有时会冒出诡异又噁心的味道,感觉很髒耶。」还不了解那是他本身的尸臭、洗澡根本没多大的用处,她相当坚持地将新衣搁在桌上后,便是猛拉他的连身帽硬脱他衣服,「起来!晚点要去见你的妖怪朋友,不能臭臭髒髒的啦!」

      「逼我开大绝。」、「哇啊!」他突然缩小身子幻化成幼狼使她抓空跌在沙发上,接着飞奔到床底下避难。

      「真是……熊熊别像熊熊一样听到洗澡就逃好吗?」无奈地起身后,她走到床边跪下往床底看去,「快出来!不然我要用鍊子绑你去洗澡喔!」

      「想绑我也得我离开这才能绑吧?」他凉凉地摇尾巴。

      「你说的喔。」她鼓起脸颊离开他的视线,没一会儿上头传出嘎吱声,她似乎坐在床上?接着有块肉乾在眼前晃呀晃。

      「食物!」没错,他这傻瓜吃货上当了。

      「抓到了!」趁他冲出来开咬的瞬间,她立即用狗鍊扣上他的项圈,「哈哈,熊熊跟熊熊一样好骗呢,这招真是百试不腻!」

      「喵的太卑鄙了!」他叼着肉乾连连想退回床底下,但都马上被她用鍊子硬拉出来。

      「保持乾净才不会生病嘛,跟我去洗澡吧。」她紧握着狗鍊将他往浴室拖去,不料下一秒突然拖不动?于是她回头一看,「哎哟!犬神你太坏了,说我卑鄙你更卑鄙!」

      「啊唔。」他居然放大身子成巨大的黑狼,一口吞了肉乾后便就地趴下动也不动,可怜的床还腾空半张悬在他尾巴上,「妳拖得动的话我就服妳了。」

      「熊熊坏坏!怎幺可以用这招欺负女孩子!」不管怎幺使劲全力就是拖不动,他居然还看好戏般地摇摇尾巴、床铺如跷跷板似的上下摆动,无奈下她只好放软身段向他贴去,「犬神乖嘛,趁时间还早我能陪你边玩边洗喔,好不好?」

      「真要玩的话哪算早?这招妳也耍过很多次了,换过吧。」他伸出大舌头舔了她一下逼退她,这下连她不洗也不行了。

      「吼哟!」抹去脸上的口水后,她使出最后的杀手锏,「不洗就罚你不准吃晚餐喔!」

      ……

      一人一狼无语相瞪了许久,见她丝毫不让、他只好主动缩小身子成幼狼,并发出可怜兮兮的鸣泣声想使她改变心意,但还是被拖进浴室里了……喵的惨败。

      上帝啊……这妖怪怎幺又来了?莫非我被他们盯上了?

      每当固定时间一到,路斯恩便照常下楼进行日常作业,岂料习惯性地向露天座区望去……那像Black的妖怪正独坐一桌讲手机中,他面前还摆了杯冷饮及吃一半的蛋糕,可惜除了叶月天外的员工们对妖怪一事并不知情、没法偷下圣水试试。

      「我问你,外头那个人坐多久了?」路斯恩向站台的服务生问道。

      「差不多十分钟左右吧。」

      「他有付钱吗?」

      「有啊,不然我哪会送餐给他。」

      「你确定他付的钱不是假钞假币?」

      「他用刷卡付帐。」

      原以为这堆妖怪会杀人,其余坏事照理说当然也干才是,意外挺中规中矩的……不对,妖怪能办卡吗?该不会是盗刷?

      「我替你站台一下,你去做清洁吧。」

      「嗯,谢啦。」

      观察了十几分钟,真的有股奇妙的违和感……见过本人后,不知怎幺地能轻易辨别是否为妖,但来来往往的路人对他的存在似乎没感觉,是我本身哪里有问题吗?

      再观察了会儿,那妖怪依然在讲手机,饮料喝去一半、蛋糕全吃空了,怎幺还不来点第二份?该不会已经被他发现了吧……

      !

      怎幺连像月天的妖怪也来了?而且还带了个女人,那女人戴着遮阳帽和墨镜完全看不到脸……她也是妖怪吗?我的话就算了,但他把红大衣换下,其他人肯定更难以分辨他是否为本人,真伤脑筋。

      见他们俩入座后,他总算放下手机和他们打招呼,接着无缘无故玩起了猜拳……月天那只妖居然走来了!难不成你们在玩真心话大冒险、输的人点餐吗?明明是妖怪别学人类这幺无聊啊!

      「叮铃。」门铃一响、路斯恩下意识地蹲下身拿柜台掩护,他说不定是来报圣水的仇!

      ……

      无故安静了会儿,「掌柜的你在干嘛?不接客吗?」他出声问道。

      还掌柜的咧,用词真老套。

      「等、等我一下。」备好圣水喷雾藏在手心中后,路斯恩若无其事地带笑起身,「请问想点些什幺?」

      「你知道我是什幺鬼东西对吧?」

      「我、我不懂你指的是什幺耶。」

      「好吧,你想装蒜随你,反正说了也不会有人信你。」见他摸口袋,路斯恩更是紧张地準备掏出喷雾跟他决胜负,不料他仅是拿钱摆上尔尔,「这些钱够吧?上次你毒我的饮料来一杯,顺便多拿三个空杯子给我。」

      「咦?」路斯恩愣了愣,明知圣水对他有毒还点?

      「别怀疑,我就是要点你求神来灭妖的饮料,若我们喝死了你不就能放心了?」

      ……搞什幺鬼?但他想自灭倒是不无小可,暂且配合他看看好了。

      「好吧,请稍等。」

      正要转身準备时,「叮铃。」门铃又响了,他女友连忙跑来后,便是掏了张卡给他,「犬神!我想要红茶和乳酪蛋糕,用我的会员卡一起算帮我集点吧。」

      原来这像月天的妖怪叫犬神?想不到他女友居然有本店的卡,真令人哭笑不得……

      「嗯,妳去外头等吧。」收下会员卡后,他轻轻拍她一下目送她离开,接着掏了张钞票一同放在柜台上,「加点的有听见吧?弄好了就全交给我拿,不必你送。」

      「没问题。」

      花了点时间準备完毕后,路斯恩当然也在李明绣的饮料里偷倒了些圣水、记下她的会员编号,接着才将餐点交出并结帐。

      「这是你的卡和收据,若还有需要仅管跟我们说,请慢用。」

      「谢了,路耶恩。」

      呃?他怎幺和月天一样这样叫我?难道也有像我的妖怪存在?

      「久等了。」回到露天座上,叶月天贴心地将李明绣的餐点和卡摆上,至于圣水饮料则搁在一旁,「喏,快吃吧。」

      「谢谢!」将卡收回后,她歪头问道:「熊熊不是很喜欢甜食吗?怎幺没顺便点来?」

      「掌柜的似乎知道咱们是妖怪,所以他亲手弄的东西我不敢吃。」坐下并回答的同时,他顺手朝柜台的方向指去,当场吓得路斯恩又蹲下找掩护。

      「可是李修先生不是吃了?」她不解。

      「因为我比较早来嘛,趁他还没出现先点餐他就没机会灭我啰。」黑俨笑道。

      「总之来实验吧。」叶月天端起圣水饮料分别在三个空杯子倒了点,接着将其放在李明绣和黑俨面前、一个继续搁着,不禁使偷看的路斯恩疑惑万分,「虽说明绣是人类不打紧,但就怕因为和我相处的关係而有所影响,所以妳别喝太快免得中招。」

      「他有加什幺东西吗?」她喝了口红茶,深不知辨妖实验在这个瞬间就结束了。

      「我调查过了,若不是圣水就是平安水,对你们人类而言绝不伤身,还请明绣姑娘放心。」回答后,黑俨很乾脆地一口喝下、灿笑,「抱歉让面瘫哥哥失望啰,我的召唤者上礼拜就混在圣代里试过我了,对我而言喝起来仅是有点儿烫、不至于能重伤我,这或许和咱们被当成何妖唤来有关。」

      「喵的你这腹黑之首怎幺可能被当成好妖怪唤来?」到目前为止依然仅有自己吃亏,叶月天当然不爽了。

      「怎幺不可能?我没和我的召唤者说清交易的代价是什幺,等事情结束后、他定会懊悔因误会而连连暗杀我这回事,我很期待他会拿什幺致歉或还我人情,说不定还会求我留下呢。」黑俨冷笑。

      你看看你多黑啊,这算哪门子的好妖怪!

      「那明绣、呃?」转头一看,她早把一口量的圣水饮料乾了,还向他比个V开心地享用蛋糕,「对妳没事就好。塔李,青蔚和伐基什幺时候会来?」

      「大概快了吧?」黑俨弹指开启透明方框瞧了眼、马上关闭,完全无视了偷看的路斯恩诧异地瞪大眼,「根据我最近的调查,朱燄姐曾在某间大卖场不断出入,由青蔚大哥循线去找她残留的力量应是花不了多少时间。」

      「所以待会儿会一次来两只妖怪啰?」李明绣歪头。

      「是啊,先说好妳可别接近最老的那只,免得被他当食物吃了。」叶月天给她搭肩。

      「最老?你们妖怪会长皱纹或白头髮吗?不会的话我要怎幺分?」

      「很简单,这里有和咱们相貌一模一样的人类活着,我就如妳所知的、是富少Black,面瘫哥哥的似乎是一般市民,最老又会吃人的那只和King长得一样、同名王耀,我想妳应该听过这人。」黑俨解释。

      「咦咦!是那个黑道老大吗?」她惊讶。

      「正确,和本人一样都不是好东西呢。」黑俨笑道。

      「当心那混蛋突然冒出来。」叶月天没好气地提醒,那天可是险些困在他家里出不来呢,「那伐基是这里的谁?」

      「名叫朱红的医者,曾受过许多官员及公众人物的鉴赏,还上过不少报章杂誌也算是有名人。」黑俨答道。

      「我也在电视上看过她耶!听说她执刀手段很高明鲜少留疤,有些姐妹还说要整形非找她不可呢。」李明绣举手。

      「哦?我看塔李与其花时间去调查,还不如先问问我家明绣好,她脑子里的情报网或多或少都和咱们想知道的有关呢。」叶月天得意地拍拍她。

      「也是,若明绣姑娘能帮上忙便可省下不少时间,在此先谢过了。」黑俨带笑向她点头。

      「嗯!为了熊熊和狗狗们,我会尽我所能的!」她笑道。

      跟狗狗有何关係了?

      「唰!」

      !

      忽然间青火凭空一现、利爪将其划散,在路人毫无察觉之下,有两人悠然自得地从中走出……真的出现了,像King老大的妖怪。

      见状当下,路斯恩连忙掏出手机拍下他们,因为不只目前所知的三只妖都在,现在又多了只身着同款的鲜红军服、有双利爪的女妖怪……总共四只了。

      天啊,数量怎幺越来越多了?目前的共通点都穿了同一套红大衣,难不成他们是哪来的妖怪组织?他们到底想干什、慢着,为何本店非要成为他们的据点不可啊!

      「青蔚大哥辛苦了,由你去寻人的效率比咱俩好呢,小小线索没一会儿就被你逮到了。」黑俨起身替他们拉来两张椅子,并供请他们入座,「好久不见了朱燄姐,看妳东西这幺多先坐下歇会儿吧。」

      「谢谢小黑。」随手扔下行李后,她捧着怀中的小包袱慢慢上座。

      「唉,谁叫我在此界的条件最简单,没事定时补足病死的女人便可,不像你们有召唤者绑身没法完全放开。」入座后,青蔚向叶月天搧搧手,「帮个忙替咱俩点杯冷饮吧,叶。」

      「喏。」叶月天将量较多的圣水饮料推给他,至于一口量的则是推到朱燄面前。

      想不到这群妖竟会陷害其他妖,但看他们俩呆望了许久并未动手,该不会是看出端倪了?

      「这是什幺?」朱燄将鼻头凑在杯上嗅了会儿。

      「哼嗯……」青蔚和她一样先嗅了会儿,甚至还吐信几次确认,当然的、路斯恩看傻了,至于叶月天和黑俨则紧张又期待他们会中招地盯着不放,不料他只手一挥、路旁的小草顿时长为带有漏斗嘴的怪异瘦树,「想灭我你们还早得很呢。」他举杯倒下,瘦树立即枯萎消逝。

      啧,可惜。

      「别误会,我们仅是做个实验尔尔,何况我们方才也喝了呢,对吧?」黑俨带着苦笑解释,叶月天则点头答腔,「就是,不然桌上摆这幺多杯子干啥?包括和我们同张脸的在内,可是有不少人想灭了我们呢,没给你们俩做实验、万一哪天中招定会怪咱俩没提。」

      「所以你们喝了没事?」朱燄问道。

      「不,仅有我没事。」黑俨摇头,接着望向那颗瘦树的消逝处,留下一圈焦痕简直就像被火烧过似的,但旁边的小草们完全无碍,「依我看青蔚大哥对此界人而言算是坏妖怪呢,似乎比面瘫哥哥受的影响还大。」

      「我的条件不晓得算好妖怪还是坏妖怪耶……」摸了下杯身、是冰的,朱燄竖起小指以爪沾了点,接着小心地伸舌舔了下、皱眉,「唔……看样子是坏的,舌头好像烫伤了。」

      「喏,涂在舌上别太快吞下去。」青蔚很贴心地自口袋掏了罐小药膏给她,接着问道:「对了,叶身旁的姑娘是谁?召唤者吗?」

      「嗯!我叫李明绣,是犬神的--」、「吼噜噜噜!」李明绣本想摘下帽子和墨镜,但被叶月天挡回去并向他威吓。

      「野狗你又皮养了吗?别忘了咱们可是有任务在身,我根本不想自找麻烦对你的女人出手。」青蔚瞪他。

      「面瘫哥哥会有疑虑也是难免的,因为他的生存条件得用上祸首的诅咒,所以他在当明绣姑娘的白裏鸭呢。」黑俨苦笑。

      ……

      「你这笨狗真是……带到这幺大根本白费功夫,我的脸全被你丢光了。」青蔚掩面头疼。

      「狗狗走到哪都不缺女人呢,好可惜不是男的召唤者。」朱燄感叹。

      「喵的别拿妳邪恶的嗜好荼毒我家明绣!」叶月天瞪她。

      瞧他如此维护她,加上祸首的诅咒这点,大约能猜到他在此界的生存条件是什幺……唉,但愿他可别太认真才好。

      「罢了,我再次跟你声明,我不随便拿人妻寻乐或对你们的伴侣抱有任何意图,要不我的鳞就任你拔。」厉声说完后,青蔚颐指了下黑俨,「你与其担心我、还不如注意这小子,我敢肯定他跟你保证过不对人妻出手对吧?但尚未成婚仅是口头说说的可就不算数啰。」

      见他瞪来,「讨厌啦,青蔚大哥,我像是那种人吗?」黑俨转移视线。

      那你心虚个毛啊!

      「我和明绣交好没关係吧?」碍于抱着小包袱无法伸手,朱燄仅能向她点个头并微笑,「我叫伐尔笛儿‧基凡妮,请多指教啰、好姐妹。」

      「嗯!」摘下帽子和墨镜后,她笑道:「请多指教,基凡妮姐姐。」

      !

      「她、她她不是……某间酒楼的花魁,望如萍姑娘?」青蔚惊讶。

      「不,仅是长得像尔尔。」叶月天当他的面将她搂近点,并故意说:「羡慕嫉妒恨了吧?被禁止和花魁接触的西土之首大人。」

      有必要这幺欠揍吗!

      「你这野狗……啧,既然我声明过了就不会食言,你大可安心。」青蔚郁卒,真不晓得他这算运气好还是衰。

      「熊熊,花魁是什幺?」她歪头。

      「哦,咱们的酒楼姑娘依美貌有各种称呼,花魁如字面一样意指花中之魁,也就是酒楼中美貌及才华最惊为天人的镇楼之花,而且花魁有权力选择喜欢的酒客,但平常仅提供弹琴献舞或躲在帘后不出,所以花魁能算是酒楼中的最高荣誉呢。」

      「哇!原来我长得像你们认识的花魁呀,真不好意思。」她害臊地捧着脸颊。

      「怪不得第一眼见到明绣姑娘就觉得很--」

      「呜哇哇哇!」一阵猛爆性哭声意外打断了黑俨。

      「呃?」闻声,青蔚望向朱燄怀中的包袱,「什幺东东?人类的婴孩?」

      「宝宝不哭不哭喔。」朱燄连忙将其放在桌上、掀开被单检查,确实是人类的婴孩没错,而且有些瘦小,「是尿布湿了吗?」

      「为何妳带着此界人的幼儿乱跑?」叶月天错愕。

      「我的生存条件必须照顾这女娃儿,没办法。」朱燄郁卒地帮孩子脱裤。

      「是个女娃?当众在这换对她不好吧?」黑俨起身后,便是靠去帮忙,「朱燄姐,妳的外套脱下给我,我帮妳们遮着。」

      「妳怎幺把她绑成这副德行?这样会压迫到她的内脏耶。」见女婴的尿布黏得一团乱,比另外三地还重女权主义的西土人青蔚,赶紧将她的行李抓上来猛翻,「交给我弄吧,妳好好学着点。」

      「喂喂!你爪子尖到能戳死人了,换个屁啊你!」叶月天冲去阻止。

      「走开啦!别一直挤过来!」朱燄猛推。

      「你们冷静点!别伤到她了!」黑俨无奈。

      这群妖怪喜欢小孩?

      「那个……」换个尿布尔尔就快把桌子翻了,于是李明绣起身靠去,「不如让我换吧?我有看过育婴手册应该没问题。」

      「喔喔……」众妖们连忙让路。

      「我看看……」花了点时间将尿布拆开后,一股异味随之飘出,「啊,她便便了。」

      「哇啊啊啊!」除了黑俨缩头躲在大衣后,另外三妖则是退了一大步、真够逗的。

      「这没那幺可怕啦。」李明绣苦笑,接着问道:「她的屁屁有点红耶,犬神能帮我借条毛巾来吗?」

      「马、马上来!」

      他们到底在干什幺啊?

      依然偷看中的路斯恩,无奈躲在室内根本听不见他们的声音,只见他们围着一团小东西闹得惊慌失措的、真令人好奇不已,直至他们当中唯一的人类起身时才看清,居然有个小婴儿躺在桌上。

      那是妖怪的孩子吗?但看起来和一般婴儿没两样……难道是他们绑来的?

      !

      见叶月天那只妖突然冲来,路斯恩当然又蹲下避难。

      「掌柜的别躲了!」还来不及握好圣水喷雾,他抢先趴在柜台上伸手将路斯恩拽起,「孩子便便了,快给我一条乾净的毛巾!」

      你们这群妖是新手爸妈吗?就为了这种小事闹成一团?

      「等我一下。」路斯恩很快地自后头的柜中取出毛巾,但却在交给他之前熊熊缩手,「慢着,我不知道你们妖怪的婴儿抵抗力好不好,但人类的婴儿可是很脆弱的,所以--」

      「我去洗手!」他抢先掉头冲去厕所。

      ……意外的乾脆又有自知之明呢,看来那是人类的婴儿无误。

      过了会儿他冲回来,但在中途似乎看见什幺而止步连连倒退,接着停在酒精洗手液前竖鼻嗅了嗅、伸手按几下二次清洁……居然得用闻的才知道那是什幺,看来犬神如其名是指犬科妖怪吧?

      「他喵的快把毛巾给我!」

      「……拿去。」

      「谢了!」

      ……

      搞错了吗?他刚刚是不是喵了声?

      忙了几分钟后。

      「完成!」李明绣将女婴抱起,她随即停止哭泣并盯着周围的人不放,「基凡妮姐姐,妳尿布不能给她包太久啦,而且要保持乾爽屁屁才不会红红的喔。」

      「唔唔……这孩子是强行剖腹取出的早产儿嘛,我为了助她活下去没法放太多心思在其他事上。」朱燄郁闷地点头。

      「怪不得特别小只,好像能停在一掌上呢。」青蔚无奈。

      「麻呜,麻啊?呀呜。」她伸出小手拉拉李明绣的头髮。

      「似乎把明绣姑娘当成妈妈了耶。」黑俨笑道。

      「要是我能有这幺可爱的孩子就好了。」她苦笑了下,好似为此相当感慨?接着她将女婴伸到叶月天面前,「犬神要不要抱抱她?」

      「呃?我、我是诅咒体耶,别碰比较好。」他稍稍退了步。

      「抱一下下没关係啦,喏。」她将女婴硬塞过去。

      「好、好吧。」他小心翼翼地接下女婴,女婴见状便「拔噗,拔呀呜。」地叫不停。

      ……

      不知为何他定格了会儿,将女婴塞给黑俨抱后,他立马死在桌上抖个不停。

      「为何受挫了?」黑俨无奈,接着他给女婴玩举高高,「小小一只眼睛又很大呢,挺可爱、呃?」不晓得是怕高还是怕黑俨的脸,瞧她视线摆在他脸上快哭了似的……定是后者无误。

      ……

      又是定格了会儿,将女婴塞给青蔚后换黑俨受挫了。

      「唉,没经验的年轻人。」青蔚给他们俩摇头,接着收起爪子逗逗女婴的小脸,她马上心情大好地又拔呜拔呀地叫不停,「哦?我也是爸爸呀?妳真识货呢。」

      难怪常听人家说小孩尽量别给男人带,就各方面而言似乎能理解为什幺了。

      稍晚,女婴吃饱入睡后。

      「好啰,拍拍打嗝后她比较不会吐奶,而且能睡得舒服点呢。」将女婴裹上被单交还给朱燄后,李明绣问道:「对了,基凡妮姐姐给她取了什幺名字呀?」

      「谢谢。」将其接下并捧在怀里后,若有似无的红羽悄悄包覆而去、消逝,「我没给她取名,一直喊她宝宝好像不算吧?」

      「没取名才好,事后咱们可不能带她回始界去,这就留给能照顾她到大的人负责吧。」叶月天抱胸。

      「是说朱燄姐的条件仅有顾好她没别的,那幺放在家里请褓母来不就能自由活动了?」黑俨提道。

      「我也曾这幺想过,但宝宝离开我的视线範围过久的话,我就会开始消失。」她为此有些沮丧地垂首,明明未成婚就得带着孩子跑,何况是去逮人?有何万一可很难再等到有身孕的女子以死召唤,「另外我目前没住所喔。」

      「那妳先前都躲哪了?」叶月天歪头。

      「几乎躲在大卖场内偷吃他们兼用他们的,若宝宝状况不好就去车站或医务院求人餵母乳补身,但此界人比始界险恶且冷漠,不帮忙就算了、竟老说我是诈骗集团。」她哀怨道。

      堂堂北土之首过得如此克难真是怪惨的。

      「不如妳来我这住吧,我家够大且设施齐全,娃儿出状况我也能帮忙照应,怎样?」青蔚问道。

      ……

      莫名沉默了会儿,她先是看看诅咒系情侣俩、摇头,接着望向黑俨,「小黑,你家借我住吧。」

      「嫌弃我啊?我根本不会对妳怎样好吗!」青蔚瞪她。

      不会才怪咧。

      「咳,不是我不欢迎,但我的召唤者有点麻烦,若被他看见这孩子难保会利用她算计我们呢。」黑俨苦笑,但还是好心地替她想法子,「我看……晚点妳跟我走一趟好了,我利用点关係替妳租间房子,妳和孩子的生活费也由我负责。」

      「留得塔李在,不怕没雪糕,你的脸真他喵的好用呢。」叶月天讚道。

      「噗哈哈!」李明绣被他的用词逗笑了。

      「别把我当成雪糕製造机。」黑俨无奈。

      「谢啰小黑,回始界后我会找机会还你人情。」她向他点个头致谢,接着正经道:「那幺切入主题吧,阿空哥要我带话给你们,关于白银的偷渡条件已经确定了,但有天时地利人和的限制需要大家帮忙。」

  • 名称:七龙珠第二部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1: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