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笑不得超清

      小银看了我一眼又背过身去,好似在闹脾气,「我带了很多东西要给你吃喔!」我坐在牠的后方不远处,将背包里的食物拿出。

      小银摇动的尾巴一停,隐约可见牠挣扎的模样,回过身朝我慢慢走来,「快吃吧!」我笑,将食物往前一推。

      牠宛如妥协的叹了气,埋头开始吃起,「呵呵,小银好像人喔!真聪明。」对于牠挣扎的模样,让我忍不住笑出声。

      吃饱的小银,不像平常直接趴下,反而乖乖的坐在我面前,低头闻了闻绷带,又抬起头看我,深灰色的眼珠内带着愧疚,「没事啦!小银不用在意,因为我发现我那边有一种很有用的除疤膏喔!」我完全不在意的开朗笑着。

      这时,感觉到脸颊一下湿润,小银亲暱的舔着我的脸颊,彷彿在向我道歉,「呵呵,真的不要紧啦!」我笑着疼惜摸摸牠的头,回应牠舔舐的亲了一下牠的脸颊。

      小银那双大大的深灰瞳闪过呆愣,但又马上感觉到什幺的跳到我身后,发出警告的声声低吼,我疑惑的回头望去,一只黑猫踏着优雅的步伐走进,「小黑!」我惊喜的喊道,要往前冲去,小银横挡住我的路,依旧警戒的瞪着黑猫,宛若怕我受到什幺伤害般的把我保护在后,「小银没事,小黑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朋友呢!」我安抚性的拍拍牠的头,往前走去将黑猫抱起。

「小黑好久不见了,你这阵子跑哪去了?自从第一天来到这里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看到你了,害我很担心呢!」尤其是在知道蔷薇别馆里头住的是一群以吸血维生的血族,我就更担忧黑猫会不会不慎落入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吸血鬼手中了,我抱着牠坐回我原本的位置,「你会不会肚子饿?我记得我好像有带一些小鱼乾……」我边说边把手探进背包里胡乱捞着。

      黑猫似乎在听见〝小鱼乾〞时,表露出嫌弃,跳下我的怀抱,跑去低头吃属于小银的餐点,「小黑喜欢吃肉?」我惊讶,黑猫回头望了我一眼,似是肯定后又继续埋头吃着,「是喔!抱歉抱歉,因为我那个世界的猫咪都是喜欢吃鱼的。」我傻笑的挠挠头。

「不过,这样我就记得了,下次会帮你準备很多很多肉。」我伸手摸摸牠可见背脊的背部。

      其实小黑并不瘦,只是不像一般家猫般的丰腴,有着野猫般的高傲与矫健的身段,小银不悦的回到我身边,对黑猫吼叫两声:「汪汪!」并上前将牠撞开,捍卫着自己的食物。

      小黑不悦的瞇起眼,与小银互瞪着,登时两方散发出蓄势待发的气息,「吼!」小银低吼一声,扑上。

      小黑也不甘示弱,只见一猫一狗纠缠在一起,「唉呀!别打了……」我又紧张又担心牠们受伤的劝道,「小银小心你的伤口,哎小黑你要被小银抓伤了啦……」

      连劝了十几句,不见牠们有减缓的迹象,反倒是越来越激烈,「你们别打了啦!」我焦急的奋力大叫,声音大到在整间废墟迴荡,还有回音来回传播。

      被惊吓到般的一猫一狗霎时停住,还有些耳膜受损般的晃晃脑袋,我一手一边的抓起牠们最脆弱的地方──尾巴,站起,把牠们倒吊在半空中,脸上难得严肃的唸道:「怎幺可以打架呢?小银你的伤才刚好,万一又裂开怎幺办?还有小黑,你怎幺可以欺负伤患呢?而且万一你也受伤怎幺办?小银的爪子可是很利的,你没有看到我手上的伤口吗?……」整整碎念了十分钟,「所以,你们可以答应我不再打架了吗?」

      一猫一狗被唸到有点恍神,听见问话又回过神来的盯着对方,颇为无奈的点点头,我满意一笑,将牠们轻放到地上,小银头一次略带哀怨的看向我,「好好好,对不起,下次不会对你这幺兇了,好吗?」我微笑,伸手抱住小银,小黑若有所思的望着我,我对牠微笑的伸出另一只手,一溜烟牠跑进我怀中,我紧紧的抱着牠们俩,「你们都是我在这里最重要的朋友。」第一次,牠们两个面对我的拥抱,不再挣扎,静静的趴在我怀中。

      只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隔天,我揹着背包来到废墟时,只剩空无一物的空间,我落寞的走到平常的位置坐下,呆呆的注视着从窗口洒落的阳光处,「喵──」

      我回过神来,笑道:「小黑你来啦!」伸出手,小黑敏捷的跑进我的怀中,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小黑,小银牠……离开了。」不像上次的负气离开,我知道,这一次,小银不会再回来了。

      感觉颊边湿润,眼泪落到小黑的脸上,小黑一怔,默默的抬起头,轻轻的舔走眼泪,「没事啦!小黑不用担心,」我撑起笑容的一手抹去眼泪,从包包里拿出比昨天更多的食物,「本来是想说要多做一点,我还特地早起呢!不过既然小银都走了,那这些都给你吃吧!」将一道道料里放到小黑面前。

      睡前,婪燄又来到我的房间,说是要替我的伤口做最后一次的治疗,还笑着保证不留疤,而那晚,我又是在难耐的燥热与酥麻感中入睡。

      虽然小银的离去,在我心中留下了一道遗憾,但小黑出现在我身边的时间却变长了,甚至好几次牠还跟着我一起去学校上课,真耶和安蒂也被吓到的呆了好几秒,『妳…妳说牠是妳…妳的谁?』安蒂指着小黑的手指还抖了两下。

      还记得小黑不开心的瞇起眼睛,『我的宠物。』而我则是因为难得小黑陪我到学校上课,心情大好。

      『小梓很开心?』真耶倒是很快的回过神来,一手压下安蒂不礼貌的手指,我大大的用力点头,安蒂表情複杂的瞥了真耶一眼,『是吗?开心就好了。』他温柔一笑的摸摸我的头,我明白,我的落寞,他们都看在眼里,所以为了他们,我要好好打起精神。

      就这样,我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过了两个月,离所谓的拍卖会的时间只剩下一半,对于能不能回去的问题,我已经渐渐不愿意正视,直到这天,我在布告栏上看见了一篇公文,「小梓妳在看什幺?」安蒂不解的问。

「这个。」我指了指那篇公文。

「喔,这是新来老师的介绍文嘛!」真耶说。

「不过我们目前没他的课,至少要等到锡阶二等吧!」安蒂看着介绍文内容里的负责课程简介。

「是吗……。」我愣愣的回答。

      钟声响起,「小梓快走,下一节课要迟到了。」安蒂拉着我的手往前走。

      是认错人吗?我捧着茶杯,盯着飘起的水蒸气思考着,「欸欸,你们不觉得小梓这几天恍神恍得特别夸张吗?」孔令按耐不住的低声问着旁人。

      提安点头认同,稚森则挑眉,直接开口问道:「小梓,妳发什幺呆啊?」

      我回过神来,视线一一扫过他们,而婪燄则一样视旁人于无物的读着自己的书,「没什幺。」我摇摇头,发现见底的茶壶,「我再去泡一壶新的来。」拿起茶壶起身走进厨房。

「梅,她跟妳比较好,妳去问啦!」提安催促。

      眼角余光瞥见一道窈窕的身影,优雅的朝我走近,「小梓,在烦恼什幺?告诉姐姐。」梅柔声询问。

「梅姐姐……」我看向她,欲言又止,我知道梅对自己温柔,但也没忘记她的身分,毕竟再怎幺对我好,也比不上婪燄的一道命令,撑起微笑:「没什幺,只是以为看见一个熟人而已。」

「熟人?」梅疑惑。

「不过应该是我认错人啦!哈哈哈。」我搔搔脑袋,傻笑几声带过。

「是吗?」她显然不相信,而我将目光移回炉子上,感觉到一股温柔的力量轻轻拍了拍我的头,「有什幺事别放在心里,需要帮忙的话,说一声,我们都在。」温柔的说完话,她翩然离去。

      注视着滚出的水蒸气,我觉得有些鼻酸,忽略心里翻腾的感觉,俐落的将水倒进茶壶中,泡好一壶新的茶,走出。

      这天,在接近放学之际,我踌躇不定的站在教职员室前,门倏地打开,「小梓?」提安显然也被我吓到,往后退了半步,「妳站在这里干嘛,想吓谁?」没好气的挑眉。

「没…没有,」我赶紧摇头,「你又怎幺会在这?」

「老大叫我拿些别馆的资料过来,」他解释道,我了解的点点头,「差不多要放学了,要一起回去吗?」

      我摇摇头,「我还有点事情。」

「好吧!别太晚回来。」交代完,提安直接离去。

      站在门口,我找寻着我要的人影,那人似乎感觉到视线,偏头看来,微笑:「同学,有事吗?」

      放学的走廊上,安静的空间里只有两个男人…正确来说,是一名男人一手随意夹着书本,轻鬆惬意的眺望窗外风景,另一名男人则像是朋友陪伴,也像下属的随侍在旁,「稚森,」窗边的男人开口,「你听过镜像世界吗?」

      镜像世界?稚森困惑,但他不着急,因为他知道对方会替他解释。

      注意到他的困惑,男人继续说道:「镜像世界,又称为平行世界,传说当初创世神并不只创造一个世界,也就是说这世上不仅除了我们这个世界,而是由许多平行世界组成,虽然从古至今没有人能提出证据,但类似的说法并不少。」

「我不知道你什幺时候也对这种神学说法感兴趣了?」稚森骤然笑起。

      男人──婪燄没有理会稚森的调侃,稚森则耸肩带过,「我是没听说过什幺镜像传说,你也知道我连家族逼我读的商书都没太大兴趣了,何况是这种玄乎的知识,而且你也说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项事实不是吗?」

「证据?」婪燄的嘴角微微上扬,「我们不是正巧有一个吗?或者说……是一个误以为这里是天堂的女人?」

「你是说……。」稚森想起那名突然出现的女人,「你真的相信她说的──来自另一个世界?以她的智商很明显不準。」语带嘲笑。

      不管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纪录的名字,或者是相比大家认知中,人类该有的懦弱卑微她却没有,耗尽两个月资源的调查,他清楚他底下人的能力,可是依然没有查到任何有可能与她有关联的人事物,就像是凭空出现般,「当排除每一种可能性之后,即便是最不可能的,往往就是真相。」婪燄平静地陈述。

      稚森思考了一会儿,「所以你要怎幺处理?找方法送她回去?」

      婪燄无声地拉开笑容,彷彿听见某个笑话,「无论是有心人士刻意安排的,还是凭空出现的异世界人类,对我而言都不重要。」

「只要落在我手中,就是我的东西,随我处置。」笑容加深,阴影在婪燄脸上造出了邪佞,完全看不出一点平日里的绅士味道,反而像个善于操弄人心的魔鬼。

      稚森挑眉,丝毫不惊讶,「现在你打算怎幺做?」直接发问。

      婪燄的笑容变浅,淡如君子,云朵飘移,洒下月光,褐色的封皮上书写名称──镜子的反面。

      我走进去,不确定的观察着眼前的人,仔仔细细的看清对方的脸,对方斯文的脸庞挂着一副合宜的无框眼镜,笑容温文带着些许怯弱,「同…同学,我们认识吗?」他被我打量的浑身发毛,尴尬的扯扯嘴角。

      是认错人了吧……掩不住失望,「老师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打扰了。」我低头道歉,準备离开。

「同学等等,」他叫住我,我疑惑的看向他,「妳就是张梓?」

      我点点头,并不意外他怎幺会知道我的名字,毕竟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已经出名了,虽然他是新来的老师,但别人也一定会告诉他,「听说妳的监护人是婪燄?」他好奇的问。

      我又点点头,「监护人?难道他不是妳的主人?」

      我摇摇头,「没有主人是谁为妳取名的呢?张梓,感觉不太像这个世界的名字。」

「老师你问这些干嘛?」我不解。

「抱歉,我没有特别的含意,如果有冒昧还请包含。」他歉疚一笑,「只是因为我虽然是教魔兽演化论的,但对于通往异世界的传送阵多有研究,所以才想问清楚妳的来历,藉以证实我的研究没错而已。」提及自己的研究,他的笑容变得腼腆。

      我怔住,『通往异世界的传送阵』几个字令我的心急速跳动,我紧张的抓住他的手,「老师,你可以帮帮我吗?」惊慌的请求。

      对方一愣,反应不过来的点下头,「不然张梓同学先请坐,妳慢慢说。」他体贴的拉了一张椅子给我。

「谢谢,其实这都要从两个月前开始说起……」我坐下以后,迫不及待的娓娓到来。

  • 名称:哭笑不得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49: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