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让超清

      总部,会议室。

      「喀。」

      「嗯?」一同踏进会议室后发现,里头早有一名身着鲜红军服的人在此等候,「白银妹妹这幺早就来啦?」

      「不,我才刚到没多久。」见青蔚和黑俨也换上了军服、意志之力削弱了些,可见他们都找了代理人管理学院及领土结界,难道事态真有严重到得出动所有主要战力?为此、她问道:「香樱香梅呢?她们有没有说找我们来的原因?」

      「完全没有,她们俩分别在我这和青蔚大哥那迷路差点挂了,才刚复元没多久便急忙跑去安排队员们的部份。」黑俨回道。

      人手不足时,硬要将本是连体婴的双胞胎分开办事真危险啊。

      「总之等阿空和另外三人到齐就能明白了。」来到各自的专属座位入座后,青蔚点开处理器弄了杯茶喝。

      「我在想……」入座后,黑俨弄了杯水果圣代,「诸位近日接二连三因X级魔物收到讨伐令,会不会和那支自称女神军的鬼神帮有所关连?」

      ……

      「白银妹妹,我记得妳曾逮到一只对吧?尸体还在密权室吗?」

      「青蔚大哥,你该不会想趁阿空大还没回来溜进去看吧?」

      「哪用得着溜?我好歹是总部第二大的,当然有权限能进去瞧瞧。」

      「唉,就算能进去也看不见了。」白银叹道,再来点开菜单系统找寻她喜爱的鲜肉糕,「当初我逮的那只并非我及月天所杀、而是自杀,在我将尸体交给阿空时,尸体倏然间灰飞烟灭、灵魂无法保留并盾离轮迴之道,所以关于鬼神的线索一点儿也没留下。」

      「阿空无法束缚该者的灵魂?」青蔚有些诧异,接着沉思了会儿得出一个结论,「说起来……叶的亡妻就是遭鬼神所杀,尸体同样灰飞烟灭、灵魂无法完整保留近乎魂飞魄散,可见他们绝对是利用了什幺奇怪的手法。」

      「那幺下次再遇到他们的话,必须抢在他们自杀前先宰了他们啰?」黑俨问道。

      「恐怕没这幺简单,他们拥有与意志之力对立的力量,环境失衡的同时、我们所处的空间亦受其扰并产生异像,尚未得知他们的底线以前,还得守护领土的我们难说能抢先一步解决他们。」白银回道。

      「目前只有你们俩和叶见过他们对吧?」青蔚望着他们。

      「不,当初自雷克斯口中得知黑风山的封印遭他们所毁,但我到场时除了库玛外连个人影都没见着。」黑俨摇头。

      「哼嗯?有种三番两次搞破坏,每当我们现身时就溜了,真是想不透。」将鲜肉糕分成好几块后,白银便一口一口地慢慢品嚐,「自称女神军、为反和平共识袭击本院、释放黑风山的库玛降下灾厄……或许女神陷入沉睡就是他们搞的鬼。」

      「确实有这可能,前阵子的异界旅游得知叶的亡妻是最后的女神代言人,既然她能不顾祸首的传言与之共结连理,那幺与女神有所关连的祸首,说不定是他们下一个目标。」

      「哦?把面瘫哥哥绑起来拿去设陷阱抓他们如何?」黑俨笑道。

      你还在记黑风山的仇吗?

      「他们敢仗着女神的名义挑战我们的威信,肯定没这幺笨中你的招。」白银无奈。

      「啧,说笑的呗。」黑俨别过头。

      「总之白银妹妹有空就利用结界多注意叶的动向吧,若真有状况发生就通知我们。」

      「为何是我得偷看一只单身汉在狗窝内打滚?」白银蹙眉。

      说的真直接。

      「你们俩是同乡人嘛,咱西南两土的结界又看不见。」青蔚凉凉地回道,黑俨则点头附和,「就是,若看得见的话也不需要咱俩,相信朱燄姐一定会很乐意帮忙。」

      「唉,改天建议朱燄替你们俩写书好了。」白银故作伤脑筋地认栽。

      「千万不要!」两人大叫。

      几个小时后。

      「喀。」大门一开,空和朱燄带着一颗绿色的大火球走进。

      「总算来了,等你们好久。」青蔚无奈。看看白银和黑俨都等到睡着了,现在的年轻人真不耐操。

      「还不是为了抓这个臭小子。」空颐指了下,朱燄立即将火球往桌上扔去,「靠!」绿火一灭、风狂很拙地趴倒在上头。

      「白银白银!」、「唔!」朱燄直接扑抱过去,险些害她摔下椅子,「好久不见了!我最近写了新书喔,想不想瞧瞧?」

      「再写我我就灭了妳。」青蔚瞪她。

      「怎幺回事?新书发表会有必要抓我回来吗?」风狂完全搞不懂状况地跳下桌子。

      「谁跟你新书发表会了?」、「痛!」送他脑袋一棍后,空前去嚣张的大位前开起好几个透明方框,「你和朱燄回自己的座位坐好,顺道把黑俨叫起来。」

      难得看空如此急躁,看样子事态真的很严重。

      「阿空,月天还没来呢。」白银提醒。

      「哈啊?」抬头向最后头的位子望去、确实空空如也,空不禁更是焦躁地另开好几个方框查看,「这小子又死哪去了?传给他的讯息一通都没看。」

      「哔。」通讯器一响、又跳出一个方框,紧接着出现叶月天的脸,「什幺事?」

      「还什幺事?发讯息给你看都不看,等人敲铃了才吭声摆明找死!」

      「我才刚到家耶,哪知道有讯息这回事。」叶月天无奈,没事火气这幺大干啥?

      「你马上给我换上军服死过来,否则我过去轰了你!」

      「……好啦。」

      三十分钟后。

      「喀。」大门一开,叶月天总算到场了。

      「多给你这幺多时间了,怎幺连军服也穿不好?」空头疼。瞧瞧他领带和鞋带都没绑、皮带大剌剌地垂在衣上,这还像个正常人吗?

      「左手故障没办法。」

      「真是……你先回座去,十二你替他绑。」空搧搧手。

      「是。」风狂点头。

      「哇哇!男人替男人绑领带超萌的!」朱燄拿出手机猛拍。

      闻言,青蔚和黑俨撇过头不看免得伤眼,「噗呼。」白银则禁不住失笑了声。

      「……要是我的座位不在你隔壁就好了。」风狂郁卒。

      「你以为我愿意手残啊?为何你这混蛋就不必穿军服来?」叶月天瞪他。

      「安静点,我正要说明。」不知在查看什幺,空忙了许久直到现在才坐下,「总之在意志之力消散前,近日可能得先面临空间失衡造成的灾厄提前迎来末日。」

      !

      「近日?也太突然了。」黑俨错愕。

      「怪不得急着召集主战力,就是要咱们尽快解决此事对吧?」白银猜道。

      「难道又是鬼神搞的鬼?」青蔚蹙眉。

      「是的话绝对要将他们轰杀至渣为好姊妹报仇。」朱燄冷道。

      「唉,反正都死过一次了,既然遇上了我也会替雅翎小姐出份力。」风狂苦笑。

      「……他们在哪?」叶月天问道。

      「激动个屁啊你们,先听我说完。」空没好气地唸道,接着将密密麻麻的资料自每人面前投影而出,「这是某个异界的世界概观,你们给我好好记在脑子里。目前还不确定凶手是否为鬼神,但能确定的是有东西自咱们始界硬穿到该界去,并肆意操弄时间扰乱原有的秩序,现在已有许多同条线上的世界逐渐产生异像,若不阻止就如传染病一样、始界最后会跟着沦陷。」

      作为起始及终点的始界本受空间异像所苦,若当真沦陷的话……目前的意志之力难说能够承受,甚至有可能受其冲击而直接散失。

      「能控制时间是吗?」青蔚思忖了会儿,接着有些诧异地反问:「不就和阿空你的力量相剋吗?如此我们该怎幺前往该界逮人?照平常的方式定会遭对方查觉吧?」

      「所以我才要你们记住此界的规矩。」用手杖敲敲桌子后,空说道:「此界和咱们先前旅游的异界有些类似,以人类当道、咒术神灵妖魔等等皆不存在,你们还记得我提过的规矩吧?」

      「嗯,得入境随俗保持人模人样,绝不能乱飞、露牙露尾、使用咒术等等。」黑俨答道。

      「也不准当闪亮亮的发光体,现在立马给我消了。」见四首们几乎同时灭了身上的护身结界,空便继续解说:「因此、你们必须钻漏洞将不可能化为可能,虽不存在、但当地人却多半相信实际存在,这也是唯一能进入此界的办法。」

      「好複杂,必须像个无能的人类又是不存在的存在……能再简化点吗?」白银无奈。

      「简而言之就是利用该界的传说及信仰偷渡,我会设法替你们每人种因连繫,接着……拿女神打个比方好了,若有人为了见女神一面而利用传说中的办法,正常的情况下是不可能成功的,但你们之中的谁有可能符合其办法而作为女神被召去该界。」

      「哦,大概懂了,有人想召唤恶魔或神灵时,不管是谁都有可能直接被拉过去啰?到时就得装作普通人类生活对吧?」朱燄歪头。

      「没错。」点个头后,空又说:「不过不一定得等人召唤,若有人在无意间碰巧达成条件也行。还有一点最麻烦的……为了不遭对方查觉,被召者必须满足召唤者的要求,你们能在这时使用咒术,如此才符合当地的传说及信仰掩人耳目。」

      「呃?万一有人想统治世界怎幺办?」风狂无奈。

      「放心,我替你们种的因会尽量避开这种荒唐的要求。」

      尽量尔尔?真的遇上的话该怎幺办啊喂。

      「那幺完成要求后就能自由活动了?」青蔚问道。

      「不,毕竟你们在该界是属于不存在的玩意儿,到时你们自身会本能性地寻求在该界生存的办法,这点就得看你们被当作什幺神灵妖魔才知道。」

      「喵的这幺麻烦,万一要求很难搞怎幺办?岂不是没时间逮人?」叶月天蹙眉。

      「我和十二会保持距离关注并试着替你们製造机会,你们仅需完成要求并尽本能的指引逼对方现出原形,捉捕一事等确定该者为何物在决定。」

      难怪风狂用不着穿军服来。

      「还有因对方能控制时间,我没办法利用总部隔开始界与该界的时间线,仅能尽量拉远些。该界的六天等同于始界的一天,你们不在时、学院及领土结界将交由全队员负责,但总归时间拖越久越不利,难保鬼神们会趁隙作乱,所以你们得尽可能地在一年内完成。」

      一年内?换算成始界的时间差不多三个月左右……以各方面来说这条件也太艰鉅了。

      「最后、该界和你们一模一样的人都还活着,所以你们活动时得拿真名去应付,有何问题应会全算在他们头上。另外你们也知道同个世界不可能存在两名本人,若碰面了定会本能性地发生各种冲突,甚至有可能遭他们阻止你们的存在合理化,谁先偷渡成功必须设法帮助其他人进入该界,明白吗?」

      「明白了。」众人点头。

      「那幺你们先在此待命、千万别离开,难说我成功取得连繫的瞬间就有人被召过去也不一定。」起身后,空压紧帽子转转手杖,「你们好好把握时间熟读该界的概观吧,要不拷贝带过去也行,还有什幺问题或工作就利用通讯器尽快交代清楚,十二的宠物一堆也能託他帮忙、以上。」语毕、手杖重重一挥,空立马凭空消失。

      ……

      「风狂,你哪只宠物很会种花的?借我一只顾花园。」叶月天提道。

      「啊啊,我顺道替你向鬼狼大人留话吧。」

      「哼嗯……有不少生活习惯和南土很类似,把不一样的地方记下好了。」黑俨另开好几个透明方框敲敲打打。

      「偶宿,学院没问题吧?造成骚动也是难免的……嗯?你方便就好,但别把我家搞乱了,还有别把性别变来变去的,不然师长及院生们会错乱。」青蔚正忙着通讯中。

      「唉,最讨厌这种长期性的工作了。」抱怨的同时,白银又弄了份鲜肉糕享用。

      「白银白银!」朱燄兴奋地起身跳跳跳,并猛指该界的情报要她跟着看,「那边比我们这还开放耶!而且不是女权主义,有很多题材和书籍都大大方方地摆店面卖,到时我们一起去逛吧!」

      这种情况下妳怎幺只重妳那诡异的嗜好啊?

      丰获神社。

      「结果如何、爷爷?我有进步吧?」

      「不。」收起诗籤后,洛昀摇头叹道:「老朽大致明白了,这和妳的占术能力无关,没有结论便是结果。」

      「什幺啊?就算没进步也给点鼓励嘛,要不往后哪来的信心帮人算命。」洛梧桐无奈。

      「就说了和占术无关,老朽找过妳的姊妹们算过,结果同样都是空或笑。」

      「空和笑?我记得空代表无解或不可透露、笑是深沉或自知却无知……荷狐神大人不管之事多半也是以这两字为主。」想了会儿后,她问道:「爷爷你到底想算什幺?没头叫我算尾说不定才是算不出来的主因呢。」

      「说得妳很熟练似的,明明还是功夫不到家的小丫头。」用纸扇轻敲了她一下后,洛昀自口袋内掏出一张破旧的老相片,「喏,妳瞧一眼或许就明白了。」

      「天啊,黄成这样根本分不清白天黑夜……嗯?」接下相片仅瞧一眼,确实直接发现了问题所在,「这人……死鱼眼?这是多久以前照的?」

      「老朽将近百岁了,他肩头上的孩子便是老朽未足十岁之前拍的,妳想呢?」

      将、将近百年的照片?就算是后代哪可能如此相像……难道是同一人?

      「所以爷爷你算的就是和他有关的问题啰?」

      「是啊,仅是想明白妳的朋友是否为这名路祈者的子孙,但从结果来看或许是否定的意思。」

      以前开他玩笑叫他爷爷……是事实吗?仔细瞧瞧相片上的人,和本人一样笑也不笑,不同的地方仅是头髮长了些、身着当代的古装,右耳的耳环及左手却一模一样,若真为本人的话,为何直到现在容貌都没变?难道他并非人族?

      空及笑,以及和本身有关的死劫,或许远在我们还未出生、不,更久远以前?这就已注定了……是吗?

      「唰!」

      !

      一阵烈风扫进,『噢呜!』、「靠!」老灵狐阿莲狠被吹进小堂的同时,恰巧撞倒了洛梧桐并跌成一团。

      「唉,又来了。」洛昀跳下椅子走出小堂,有头形影不定且相当巨大的风狮正準备降落,「风明老弟,都说了来找老朽泡茶请你用走的来,免得吹得一团乱。」

      「抱歉昀哥,事态紧急!」有名中年男子跳下狮背后,小心地抱下上头的女孩赶紧靠来,「伶儿连睡好几日都没醒来,带她去医务院检查全都束手无策,请你帮我看看她怎幺了!」

      「什幺?」闻言、洛梧桐一把推开阿莲冲去查看,她看起来的确就像睡觉般没啥异状,「伶儿、伶儿!到底怎幺回事?快醒醒!」

      见洛梧桐不管怎幺晃她、叫她,她一点清醒的意思都没有,「精神不在元体上?先带她到大殿躺着。」洛昀抽符唤来几只遮面人狐帮忙。

      ……

      见大人们急忙前往大殿后,『那厮的诅咒造成的?』阿莲来到洛梧桐身边低声问道。

      「不,和我们比起伶儿更少跟他见面。」听见低微的鸣泣声自风狮羽下传出,她便走去一探究竟,「不知道什幺时候开始她才……但已经有好一阵子了,我和阿彻跟那家伙保持距离上课、跑任务都没事,哪轮得到她?」

      『噢,算吾错怪那厮了。』

      「吼噜噜。」风狮嗅了嗅洛梧桐身上的气味,确定是熟人后便小心地展开羽翼。

      水娃和小雷兽缩在牠翼下的毛绒包中,为饲主担忧难过的同时,牠们小小的身躯不断颤抖着,像是惧怕什幺地相当无助。

      「别怕,伶儿会好起来的。」才刚将牠们抱起,同为熟人又是饲主的青梅竹马似乎使牠们安心了不少,牠们渐渐停下鸣泣并睡去,「怎幺这幺没精神?你们一直守在她身边没休息吗?」

      『非也。』阿莲凑了过来嗅了会儿,接着回道:『这两小的力量相当虚弱,定是得不到役主的精神维持所致。』

      「那牠们会有危险吗?」洛梧桐蹙眉。

      『短期内不会,但汝说过这两小长年维持着幼儿形态,万一那孩子醒不来……魂约解放的瞬间等同于解放肉身,一口气成长所需的力量定会榨死这两小。』

      ……

      这绝不是妳想见的结果,对吧?求妳千万别出事啊,伶儿……

      「叮铃。」

      嗯?

      「怎幺?」风狂问道。

      「你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叶月天四处张望。

      「什幺声音?」

      「女人的声音。」向类似的音源望去,白银和朱燄正讨论着要去哪逛,悠哉得竟没把这次的问题当一回事,「就像抓狂似的,又哭又笑的女人尖叫声。」

      「有吗?我完全没听见。」风狂跟着四处张望。

      「呃?怎幺搞的突然……」黑俨面色难看屈身抱肚。

      「肚子疼吗?跟你说过好几次冰的别吃太、咦?」青蔚正要前去关心时,猛地停下脚步掩耳,「谁?说什幺东西?吵死了。」

      「你们三个在发什幺神经?」白银不解,朱燄则状况外地搭腔,「哦,我就知道你们三个有一腿。」

      ……

      很难得地,他们三人并没抗议,抑或听不见?而异状还在持续发生。

      「臭死了!这什幺……同族的尸臭?」叶月天蹙眉掩鼻。

      「尸臭?白银大人有闻到吗?」风狂更糊涂了。

      「没。」

      「蠢货,全部卖掉、会被封杀……」黑俨无故抱头喃喃自语了起来。

      「……你们到底怎幺了?」朱燄有些担忧。

      「女人?根本自寻死路。」青蔚带着不耐的神情瞪着空蕩蕩的墙面。

      「看来你们三个先取得偷渡的机会了。」

      !

      「阿空?」白银回头一看,空竟不知何时坐在大位上,再看看他们三人、竟对他的出现没任何反应,「这是怎幺回事?」

      「啊啊,不管偶然或存心,他们和召唤者成功取得了连繫,似乎还差一点便能被拉去该界了。」

      「听他们自言自语的内容感觉对方的要求不太妙耶。」朱燄无奈。

      「人类当道的世界嘛,和咱们大方厮杀的始界比起,该界更擅于来阴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们四首有意志之力护身我还不担心,至于十三……很有可能会被杀掉几次吧。」

      「杀掉……啊?我吃素这幺久了,想害我连老窝都窝不住吗?」猛地摇摇头后,青蔚似乎清醒了,「嗯?人去哪了?啊,阿空你回来啦,有没有看见一个奇怪的女人?」

      「唉,你失败了。」空叹道。

      「失败什幺?」青蔚不解。

      「偷渡失败,你方才看见的女人就是你的召唤者,但很可惜错开了。」

      「这还会失败?」风狂问道。

      「是啊,该界的人类太多了嘛,往往都在瞬间便有不一样的决定及转捩点。」点个头后,空举起手杖指道:「青、不对,现在该叫你王耀才对,总之你失败还不打紧,所有人之中你的偷渡条件是最简单的,待会儿定会有另一个召唤者连繫。」

      「那最难的是谁?」白银问道。

      「妳。」空指她,接着望向朱燄,「现在就妳和王耀的意识还在这,若你们俩到了该界,别忘了提醒塔契和十三,势必设法帮芙兰米亚取得连繫。」

      「是。」他们俩点头。

      「咚!」

      「哇喔!」叶月天熊熊起身撞开了椅子,当场吓了风狂好一大跳,「你又怎幺了?」

      「这、这是……同族的……」他颤抖不已地摊开双手、掌心内满是鲜血,接着他连忙转身,「我、我去洗个手。」

      看他慌慌张张地离开会议室,还有意识难不成也偷渡失败了?但大门关上时,「唰、匡啷!」外头传出巨大的划破声,离大门最近的青蔚立即前去查看,他不见了。

      「不愧是祸首,遇上倒楣事总都第一个中枪,亏我原本预测王耀会是最先被逮去异界的人。」空摇摇头。

      「前阵子不是才在南土搞叛乱吗?一点血尔尔就把他吓得屁滚尿流,真令人忧心他先到了该界还会出啥状况。」青蔚无奈地关上大门。

      「青蔚哥真关心狗狗呀。」朱燄掩嘴。

      「我指的是公事,把妳的脑子放乾净点。」青蔚瞪她。

      「冷血动物果然无法体会沾到同族之血的心情。」白银叹道。

      「怪了,我和月天在同个战场上奔驰过几次,那时他的反应可没这幺大。」风狂纳闷。

      「因为你们的对手多半是人类。」捧起茶杯嚐了口后,白银点了第三份鲜肉糕,「方才他手上出现血的瞬间我嗅到了,带有腐臭的犬科动物血气。」

      「哇,好可爱!牠叫什幺名字?」

      「牠叫澎澎,请妳一定要好好照顾牠喔。」

      「照顾牠……我会的,会好好照顾牠的,呵呵……」

      ……

      好奇怪的女人,明明没太阳竟戴个大墨镜,让她领养狗狗没问题吗?

      目送她踏出大门后,有名机车骑士也因她停在附近观望了许久,直到看不见人影他才摘下安全帽向门内的人招手,「伶儿!我来跟妳拿工钱啰!」

      啊,是月天。

      「辛苦了!」急忙走出大门后,风伶儿交出事先準备好的信封袋给他,「喏,这是总管姐姐给你的。」

      「谢啦。」收下后他瞧了里头一眼,接着塞入口袋,「唉,果然很少。」

      「毕竟只是帮忙接送狗狗们看医生而已嘛,何况还瞒着爸爸让你偷偷赚外快。」她苦笑。

      「我了,你们的东西拿去吧。」暂且将安全帽挂在车头上后,他卸下装宠物用的背包给她,「刚才那女人是来领养小狗的?」

      「嗯,不过她给我的感觉怪怪的,有点担心澎澎会不会出事。」

      「又是博美?」

      「又?」

      「去年她领养了只叫熊熊的博美,同样打扮得很怪让人印象深刻。」

      你和我们家狗狗混得也太熟了。

      「你们有留个资吧?有空就以宠物健检的名义打过去关心,如果那女人交代不清就叫动保员去她家查看是否有虐狗的情况。」

      「嗯,我会的。」她点头,月天真的超喜欢小狗狗呢。

      「那我先走了,我明天会再来帮忙接送小狗。」戴上安全帽后,他用力地猛搓她的脑袋,「等工作结束后,我顺道载妳来我家玩吧。」

      「咦?你的车能载人吗?」看看他的机车和路边停的完全不一样,相当老旧又细瘦、催动引擎的噪音很大……没问题吗?

      「载一个还不成问题,二行程机车再过几年就要被淘汰啦,有这机会妳可要好好把握。」

      「完全不懂要把握什幺。」她无奈,不是此界人当然不懂此界人的兴趣。

      「等坐过一次妳就懂了,在妳爸出来前我先开溜啦,掰。」

      「掰掰,路上小心。」

      ……

      在这里待了一个多月了,虽说生活完全没问题、很快乐,但直到现在还是没见到沙萝或听到她的声音……不晓得家里怎样了,水娃和小雷兽有没有好好吃饭,梧桐他们……应该很担心吧?

      「滴答、答。」

      啊,下雨了,得赶紧叫狗狗们回屋内才行。

      「哗啦啦……」

      什……幺?雨水?不在总部……吗?

      「呜、呜呜……哈哈哈,原谅我、哈哈……」

      又是那女人的声音?这里……哪?黑漆漆的完全看不见。

      「啪喳!」

      ……这声音好像有点不妙耶。

      「噢呜!」

      !

      突然传出小狗的哀鸣声,不禁使叶月天下意识地退了步,「唔!」脚边似乎拌到了什幺使他当场跌坐在地,紧接着天边雷光一闪,「呃?这、这……」伴随轰隆雷声他跟着倒抽了口气,脚边……有颗被劈成两半的血淋淋狗头。

      「成功了?人……还是狗?」

      闻声而转头一看、是个女人,湿淋淋的黑色长髮散乱地披在脸上好不恐怖,重点是……她还持了把柴刀,她是杀狗的凶手。

      「妳、妳……为何杀我族人?」不对,我是被狼养大的根本不是纯狼儿,这问题好像有点白痴耶?

      「族人?哈、哈哈……成功了!真的成功了!犬神大人啊哈哈哈!」

      犬神大人?我被当成神明偷渡成功了?这种召唤手法也太凶残了我不依啊!

      「呜、呜呜……哈哈哈!」扔下柴刀后,那女人又哭又笑地抱了上来,「熊熊、澎澎……对不起、对不起!呜、哈哈……犬神大人!请您救我、救救我……」

      喵的妳到底把我当成谁了?

      「姑娘,冷静点,能不能先把这里收拾一下回妳家再说?」

      「呜呜……」她点头。

  • 名称:豫让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47: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