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的夏天超清

      「伶儿?又恍神了?」

      ……

      「看我吃掉妳,啊--」

      !

      「呀啊!」回神见叶月天作势张嘴凑来,吓得风伶儿立马缩身躲避,「疼疼疼!别闹了啦!」不料他一逮到人,便是用下巴连连往头顶猛敲,根本欺负人矮!

      「喂!」、「痛!」重敲了下他的脑袋后,洛梧桐拽着他后领拖离,「死鱼眼的,你别三不五时找到机会就欺负伶儿好吗?」

      「谁欺负她了?」甩开她的手后,他不要脸地搭上风伶儿的肩膀,「一点打闹是好兄弟的证明,懂不懂啊妳?」

      好兄弟?我是女孩子耶。

      『在这个世界朋友分作很多类型,兄弟或姊妹套在朋友圈里仅是个代名词,简而言之兄弟代表表面关係不太好但私下很好,而姊妹正好相反。』

      哦,我懂了,谢谢妳、沙萝。

      「早知道别找你来凑乐闹了,你这社区班的又不用为段考读书,只会害我们分心。」洛梧桐头疼。

      「谁说我们不用考试?我们只少考一次且和你们的时间不一样罢了。」他抱胸正经道。

      「遇到考试你不是几乎睡过去吗?」慢一步进客厅的清田彻端了些茶点,并放在桌上正中央,「你不想认真唸书就别认真吃点心,我家的饼乾快被你嗑光了。」

      「你家的饼乾有很多是我送的,计较什幺?」他将整盘饼乾拉走开啃。

      「有哪个不是快过期被你偷捡来的?」清田彻无奈。

      「我靠,你居然拿快过期的请我们!」洛梧桐巴他。

      「这是新的啦!真有过期的我妈不可能会留着。」清田彻无辜地摸摸头。

      像这样为了小事吵吵闹闹、为了课业相聚,不必为了身份地位或能力诅咒什幺的造成隔阂,甚至用不着担忧末日预言或敌国领土的动向,如此单纯的这个世界……真的快乐多了。

      『那幺今日也延长时间啰?』

      咦?每天都延长妳不要紧吗?

      『完全不要紧。』、「哈啾!」每当沙萝现身,洛梧桐就会打喷嚏并发寒,不愧是家中开寺庙的、灵感力很好,只可惜还是看不见她,『别忘了我成长的速度越来越快,就这幺点时间同眨眼一样仅是小意思,就算妳想永远留下我也能办到。』

      永远……吗?

      「怪了,最近怎幺老感觉有阴风吹来似的。」放下笔后,洛梧桐不禁搓了搓自己的双臂。

      「拜託妳别在我家说这种话。」清田彻无奈。

      「我曾在阿彻家住很久都很正常,由此可见绝对是妳卡到阴了。」叶月天将外套脱下扔给她,叫人意外地很贴心呢。

      「卡到阴?」风伶儿歪头。虽在这世界来往很久了,但还是有很多没听过的怪名词需要认识学习。

      「就是惹到阿飘缠身,生为尼姑不意外。」叶月天喝茶。

      「谁跟你尼姑了。」洛梧桐巴他,接着穿上外套向四处张望了番……还是看不见,而沙萝则很故意地坐在她课本前挥舞小手,「你家完全没问题我能保证,而且你父亲的牌位弄的很好、祂正守护着你们家,所以我想应该是错觉吧?」

      「呼,这番话让人放心不少,有个阴阳眼的朋友真方便呢。」清田彻拍拍胸脯鬆口气。

      我记得阴阳眼指的是看得见妖魔鬼怪吧?为什幺梧桐看不见妳呢?

      『呵,因为我是神兽,力量足够自行决定是否给他们看见我的存在。』

      喔喔,原来如此。

      如此边聊边唸书一个钟头后。

      「起来!」、「唔!」洛梧桐送清田彻后脑一巴,谁叫他打瞌睡,「明天就要考试了,你就不能忍耐点吗?你看看你旁边那只来陪坐的比你还认真咧。」

      「真的假、呃?」他转头一看,叶月天确实很专注地在课本上写个不停,但仔细一瞧却不是这幺回事,「认真个屁,他在残害古人啦,可怜的孔子都拿平板蹲马桶了。」

      「噗。」风伶儿失笑。

      虽然认识这里诸多古怪的名词很辛苦,但熟了之后却觉得很自然、不禁令人会心一笑,至于原来的世界……似乎不怎幺真实了。

      「这不叫残害好吗?是艺术。」多撇上八字鬍后,叶月天提起课本秀给洛梧桐看,「我画的不错呗?」

      「别荼毒我的眼睛。」洛梧桐将他的课本推回去。

      「伶儿都这幺捧场了,妳就不能给点感言吗?」

      「快跟孔子道歉。」

      ……

      「好吧,我送祂一坨噗噗帽聊表歉意。」可怜的孔子又惨遭他加工了。

      「噗噗帽?」风伶儿探头向他的杰作望去。

      「那是便便的、靠!」、「闭嘴。」清田彻正想解说时,叶月天送他后脑一巴阻止,「亏我特地换了个可爱的名词,那种髒东西你还直接说出口。」

      「哪里可爱了?在外国人耳里听来还是坨便便啊。」清田彻瞪他。

      「你还说!」叶月天拽他脸颊。

      哦,原来便便的精灵语唸作噗噗,听起来确实怪可爱的。

      「阿彻,你怎幺都听得懂他的鬼话啊?」洛梧桐无奈。

      「我根本不想懂,就怪他爱嘴贱!」清田彻拽回去。

      这里的他们感情真好呢,不管看几次都觉得好不可思议,虽然个性上似乎有些差异,但真的很令人羡慕。

      稍晚。

      「好啦,妳家到了,既然要考试就早点休息吧。」

      每次月天都会专程送我回家呢,但一看就知道他是为了跟我家的狗狗玩才这幺有心。

      「都这幺晚了,月天要不要来我家吃饭在回去?」

      「我很想但不行,妳爸会扒了我的皮。」老样子的,他当着她的面伸手穿过栅栏摸摸狗狗们,并一面回道:「要请客的话下次带上阿彻和梧桐再说吧,妳爸至少会看他们的面子放我一马。」

      「那幺明天考完试我们再一起去阿彻家玩吧。」

      「妳又忘了我是社区班的啊?」有只体型较小的贵宾狗硬穿过栅栏的缝隙向他撒娇,于是他便将其抱起交给她,「你们考试半天就放学,但我还得去上课呢。」

      「啊,对吼……」

      「不必这幺失望吧?」他无奈地搓搓她的头,接着说道:「我放学后会去找你们,若妳还要请吃饭就到时再说吧。」

      「嗯!」

      「那我先回去了,明天有早班得忙,考试加油吧、掰。」

      「掰掰,路上小心。」

      ……

      这里的月天很不一样呢,没有诅咒的限制,他有空常会和我们混在一起,吃饭、玩闹甚至共同解决生活中的小问题,比起原来的世界更像是真正的同伴。

      『那幺继续吧,能令妳快乐的部份。』沙萝一现身,金黄色的时间刻盘立即自脚下显现,『快转。』

      !

      周围的景色如雕沙般猛地崩毁并急速流逝,橘红落日像是被蒙上一块布顿时陷入漆黑,紧接着一个眨眼景色又变了……竟不知何时坐在清田彻家的客厅中,桌上还摆了堆试题纸,难道考试考完了?

      『对,你们现在正讨论答案以便预估分数结果。』

      咦?但那是我……

      『这世界的妳和妳是一心同体的,妳没看见的部份当然由她完成。』

      这样啊……感觉好複杂。

      「伶儿?又恍神了啊?」洛梧桐给她摸摸头。

      「啊?没、没啦。」她苦笑。

      「累了就稍作休息会儿吧。」着手收拾桌上的东西后,清田彻站起身伸懒腰,「刚好三点多了,月天或许早放学了正準备过来,我去弄些点心来当下午茶吧。」

      「别拿快过期的啊。」洛梧桐提醒。

      「知道啦。」

      清田彻才刚离开没几分钟,「打扰了。」走进客厅的同时,叶月天忙着将手中的钥匙塞进包里,他居然能自由进出阿彻家啊?

      「闯空门啊你?你现在没跟他们住,怎幺不把钥匙还他们?」洛梧桐问道。

      「他妈和我是酒友嘛,既然都是兄弟有何好在意的?」来到桌前坐下后,他自包内掏了个纸袋扔在桌上,「喏,今天家政课做的,我敢保证妳们俩看见一定会爱上我。」

      「少臭美了你。」洛梧桐无奈,风伶儿则伸手打开瞧瞧,「什幺什幺……哇!好可爱!」

      纸袋里装了一堆小鸡造型的泡芙,而且居然是粉红色的!酥脆的表皮摸起来还有点热热的,绝对是刚出炉没多久的新鲜点心!

      「不错吧?想拍照趁现在。」他一口吞了颗小鸡泡芙后,随手抓起三只小鸡叠罗汉,「拍完了就趁热嚐嚐,学校有种提供免费的材料,我可是毫不客气地加了整颗草莓在奶油馅里呢。」

      想不到他的手艺这幺好……好像不对,原来的月天应该也会做吧?但到目前为止除了糖果外没看见别的,若没诅咒的话或许就能看见了。

      「我不客气啰。」拍完照后,洛梧桐抓起一只小鸡看了会儿,「这种外型有点不忍心咬呢……我记得你不是有甜点师的证照吗?这都能拿去开店了。」

      证照?像工会发的一样吗?

      『嗯,这世界的各行各业都需要证照,不然难以找到工作。』

      听起来好不公平喔……

      『因为这里只有人类当道,可没所谓的妖魔鬼怪能危及性命,当然不像我们得为犯险之事获得许可。』

      「我那证照早过期了,没屁用。」

      「为什幺不去补考?这样你生活也比较好过不是?」说完,洛梧桐咬了一口,「真好吃耶!」

      「那初级证照是以前在餐厅打工时、店长自费给店员报名的,我压根儿没想过要考这种东西,更别提浪费钱去补考。」

      「月天不是很喜欢甜食吗?」风伶儿歪头。

      「还好啦,但没到很喜欢的地步,这点我只想当作兴趣给身边的人吃得开心就好,毕竟吃再好出来的还不是一坨噗。」

      「咳!」洛梧桐呛着了,接着送他一巴,「你真的很嘴贱耶!难怪阿彻不想听懂你的话。」

      原来他不是很喜欢甜食啊?听来倒也对,月天是因为低血糖才拼命去吃的,但没听过他说喜不喜欢什幺的,至于让身边的人吃得开心……真不像是他会说的话呢,尤其在他那张脸上说出口更是令人意外,不晓得原来的他有没有想过这点。

      「这幺热闹?月天又私闯民宅了?」清田彻带着茶点走进一看、果然被闯了,但他似乎早司空见惯地来到桌前,「哇喔,好多小鸡!」

      见他放下茶点伸手去抓,叶月天立马拍开他的手,「滚,我做的点心不给男人吃。」

      「你何时变这幺小气了?以前不是都会抓我试毒吗?」清田彻无奈。

      「那是看在你妈的面子上才分你的,现在你有快过期点心能吃就该偷笑了。」

      ……

      「啊,松本先生!」清田彻突然指向他背后,并趁他上当的瞬间抓走一只小鸡扔进嘴里,「真好吃耶,档次和以前完全不同呢。」

      「他妈的竟敢耍我!」叶月天巴他。

      「松本先生是谁?」风伶儿歪头,看他闪避的模样似乎很怕这人?

      「妳连松本先生也忘啦?」洛梧桐无奈,接着解释道:「牠是死鱼眼家房东太太养的猫,不过本名叫小虎不叫松本先生,好像常溜进他家捣蛋就被他乱取名了。」

      「那为什幺要取这幺奇怪的名字?」

      「啊啊,我搬家当晚看电视时,节目里刚好有人喊松本先生,那只喵星人便熊熊从气窗跳出来害我吓一跳。」

      居然就因为这样才给牠取这种名字?怪可怜的,不管对人或猫而言。

      「我看改天一起去月天家玩吧,见到松本先生说不定能帮伶儿的脑袋复健呢。」清田彻提议。

      「咦?这样会不会造成月天的困扰?」风伶儿担忧地望着他,幻雾林那次可是遭他利用奇怪的手法赶出来呢。

      「不会啊,但你们得先给我个时间,我查查哪天没排班免得你们扑空。」回答后,他似乎有些伤脑筋地说道:「怕妳忘了先提醒妳,我家那栋老公寓的隔音烂到爆,所以可别太大声吵到邻居。另外我家还是没啥好玩的,若很无聊可别怪我喔。」

      意外地乾脆又没拒绝耶,真开心!

      「嗯!那就这幺决定了!」

      ……

      「怎幺了?」等了会儿毫无回应,面前的三人像是石像般地动也不动,于是她便望向偷啃小鸡泡芙的沙萝,「妳想吃就跟我说一声嘛,他们突然不会动很吓人耶。」

      『不,我想吃直接拿走他们也看不见,停下时间的原因是妳的晚餐送到门口了。』

      差点忘了,我们的世界还是晚上……唉。

      『要回去吗?还是留着?』

      这个……先回去吃饭再来?

      『不要,回去后我就不想来了。』

      咦?妳累了吗?

      『完全不会,仅是精神穿越来来去去的很麻烦,为了让两边接轨并正常继续运作有很多事前準备,换作妳每日重複同样的事好几次能不嫌烦吗?更别提开心的人是妳不是我。』

      ……对不起,没考虑到妳的感受。

      『妳没必要道歉,最初是我自愿带妳来的,不如……妳就永远留在这吧?』

      呃?可是……留着的话对原来的我会有什幺影响?

      『没什幺,就一直在睡觉尔尔。』

      睡着不起爸爸和总管姐姐他们会担心耶……

      『那幺我有个办法,妳先在这里待一段日子,而我设法去弄个不需要我妳也能自由穿越的通道,但原来的妳可能会连睡好几日不起喔,如何?』

      ……

      『先回去吃饭吧。』啃光泡芙后,沙萝腾空飘到她面前,『吃饱后告诉我妳的决定,要不、日后由我决定穿越的次数和时间省得麻烦。』

      ……嗯。

      一星期后。

      「伶儿又没来?今天不是接了去中环城跑腿的任务?」叶月天问道。

      「我们好几天没看见她了,完全不知道她在搞什幺。」清田彻苦笑。

      「不管怎幺传讯都没回应,若是一家子出远门也不可能没说声就跑了。」洛梧桐无奈地瞪着电子卡上的讯息栏。

      「算了管她,照旧我会注意电子卡的指定距离,你们待在中环城外的咖啡馆等我,我一个人入关去拿委託者的货物。」转过身后,他又说:「你们有空就去她家看看吧,现在解决任务挣钱重要,走。」

      「也好。」清田彻点头跟上。

      「唉,难得死鱼眼愿意配合组别任务,结果还是三缺一……」洛梧桐头疼。

      隐形塔。

      下次的交流活动、活动题目和预定开放地、警备的部份……啧,月天三番两次额外捅篓子惹事,本院被政府和另外三院列为高警戒区了,该从哪着手备案根本摸不着头绪……

      看了圈满桌的公文山,白银不禁头疼地趴在桌上死了许久,最后跳下石椅準备去喝下午茶先。

      「哔。」

      「嗯?」听见桌上的通讯器发出讯息通知,白银只好回头爬上石椅查看,「这是……」

      她有些纳闷地重複读了几次,最后删除讯息并大叹一口气。

      就已经很忙了还找事……罢了,得赶紧抓夜文姬来代理白银不可。

      牡蒂安学院。

      「青蔚大人,院中有名可疑人物昏倒在半路上被我们抓来了。」

      「可疑人物?」放下茶杯后,他稍微整理了下桌上的公文,「带进来让我瞧瞧。」

      「是。」应声后,这名师长向外头招手,有名水蓝色双马尾且拥有疑似龙尾的女子被扛了进来,两人扛上下半身、一人扛尾巴可见她细瘦的身材其实重量不轻,「就是她了,我们刚才稍微检查了下,她似乎因内脏逐渐衰竭才晕倒的。」

      ……

      「把她放下,这姑娘我认识。」青蔚掩面,竟这幺拙地被抓来都替她感到丢脸了。

      「她是您的朋友?」轻轻地将她放下后,这四名师长不禁打量着她的尾巴,「是龙族吗?不可能吧?」

      「当然不可能,龙族没这幺虚才对。」

      「况且一般人哪见得到龙族,或许是蛇蜥之类的种族来者。」

      「好了好了。」拍个手引起他们的注意后,青蔚正经道:「人家好歹是个姑娘,你们趁她昏迷不醒猛瞧她的尾巴成何体统?她暂且交给我照顾吧,我会配药给她服用助她清醒,你们能退下了。」

      说我们咧,我们还怕您会对她怎样……

      「是。」当然、这话可不能当西土王者的面说出口,他们四人行礼后便转身离开。

      见他们身影消失后,「蠢的这只绝对是香梅妹妹。」青蔚无奈地前去翻檀木柜,但给她专用的药瓶是空的,「这对双胞胎很少分开,我根本没多做备药……拿叶的血药实验好了。」

      三十分钟后。

      「唔……唔?」她迷迷糊糊地醒了,坐起身时、本盖在身上的蒲公英绒毛全数飘走,再来看见青蔚坐在桌前喝茶批公文,「四月队长!我终于找到、哎哟!」她慌张地起身时踩到自己的尾巴摔一跤。

      「在这里得叫我青蔚。」青蔚无奈地应了声,视线始终没摆在她身上,「有什幺急事得冒险和妳姊分开?难道妳又忘了妳们俩得靠缠尾巴维持内脏运作吗?」

      「怎幺可能会忘嘛,人家只是迷路了!明明没戴眼镜您竟分得出我是小、咦?眼镜呢?看不到路就回不去了啦!」

      见她趴在地上东摸摸西摸摸,「不就挂在妳胸前吗?」青蔚整个无奈到有股冲动想动手敲醒她,当书记的竟如此迷糊真是世间少有了。

      「真的耶!」将眼镜戴上后,她慌道:「啊,紧急事态!空大人要全队长立即回总部待命,请您赶紧交代偶宿副队长代理青蔚!」

      「呃?为何--」

      「哔。」通讯器突然响了声。

      「等我一下。」青蔚开启透明方框接通连线,紧接着出现黑俨的脸,「什幺事?」

      「香梅有在你那边吗?香樱在我院内昏倒被抬了过来,再不缠尾巴可能就快挂了。」

      ……

      这对双胞胎姊妹到底搞啥啊?

      「有,我才刚捡到她没多久,待会儿我亲自带她过去。」青蔚头疼,接着提道:「对了,默音或雷克斯在吗?你赶紧找一个代理黑俨,香梅妹妹说阿空要我们到总部集合。」

      哈普维京学院。

      「唔哇!」

      「饶、饶命啊朱燄院长!」

      「对不起我们错了!保证下次不再犯了!」

      「饶命?错了?」见她一步步逼近、原先冷酷的脸蛋变得更加冰冷,吓得这几名院生躲到手术台后方,还不小心撞掉了上头的患者,「这话该对你们的同伴说才对吧?可惜她听不见了。」

      「这、这是为了研究,还有……」

      「你们忘了我定的规矩吗?」她顺手自就近的机台上抽了把手术刀把玩,刀身竟冒出阵阵白烟,「不管进行何种人体研究,绝对禁止使用活体。况且为了和平共识,身为人贩根源地的北土起步比另外三土慢,你们胆敢设计自己的同伴别说其余三院愿意开放交流,末日来临前自相残杀这等事在外人眼里根本就是个笑话。」

      「和平共识是你们四首定的,硬要牵拖旧院生进行分组还怪我们……」其中一人低声嘟囔。

      「你很不满是吗?」她挑眉、护身结界燃起烈火表示冷酷下的愤怒,手术刀被烧得炙红并有些扭曲,吓得他们将抱怨者推到最前方去,一点没要袒护伙伴的意思果真没救了,「学院专精医术本意是救人、不是杀人,开放交流是为了供你们拥有多元的研究方向,分组则是不让你们为了研究独自卡在死胡同内能相互帮助以便事半功倍,你说你还有哪里不满?」

      「……她这也算是帮我们研究啊!您应该能懂吧?有些研究在尸体上根本得不到成果,只有活体的生理反应才能突破各种侷限以便加快进度,若未来能成功征服各种绝症,那幺这一点牺牲是值得的!」

      完全没悔改之意,找死。

      「轻视生命不配做为医者,我的学院不需要这种人渣。」

      !

      见她冲到面前来,两人当场掉头逃走、抱怨者缩身躲避,正当炙红的刀口準备落下之前,「抱歉能打扰一下吗?伟大的朱燄大人。」空不知何时现身于后方,紧接着好几名师长们匆忙赶来,「对、对不起,朱燄大人!这位先生硬要找您面谈,我、我们挡不下他。」

      ……

      见她慢慢地放下手并转身,本想鬆口气时,「唔!」刀口冷不防地旋来刺入腹内,中刀处竟还燃起了火苗。

      「不准拔出来,也不准治疗,我晚点再来教训你。」她推了他一把使之痛得在地上打滚,再来只手一招,「哇啊!」、「呃!」腾空飞起的手术刀直向另外两名帮凶刺去,庆幸的是那两把刀不是烧过的没那幺疼。

      天、天啊,朱燄大人绝对是气炸了才这幺狠……

      「你们几个。」

      「是、是!请吩咐!」她一出声,在场的师长们全数恭敬地行礼。

      「先将他们三个关禁闭好好盯着,另外去人事处拿一叠惩处书放在我桌上,顺道交代手术室管理员及所有控管实验体的检验员写悔过书给我,别忘了警告他们……整个学院我看得很清楚,今天这场意外若没人坦承疏失并放任他们,我就全体抓去火烤。」

      「明白了!」

      「很好,那只翼人留着,其他人去忙。」

      「咦、呃?」见一群人飞也似地逃去办公,被点名的师长不禁吓得冷汗直流,「我、我我能为您做什幺?」

      「不是为我做什幺。」她前去抱起死者,接着走到他面前交给他,「替这可怜的孩子行火葬,绝对要保持尸体完整别偷留任何脏器,再来将烧剩的灰烬带去寒晶林中洒进圣池内,无奈我现在有事得忙,所以麻烦你代我为她求女神庇祐转生。」

      「……是。」

      原来朱燄大人的心肠挺善良的,但这种表达方式真令人不敢恭维啊……

      待人全数走光后,「不愧是号称四首中最凶残的,对毫无抵抗之力的院生一点都不手软呢。」空无奈。

      「他们自找的。」随手抽了块布擦去手上的鲜红后,她歪头问道:「阿空哥难得亲自来我的学院耶,有什幺要事吗?」

      语气和态度转得也太大了,一时间真难习惯。

      「那个瑟……妳家的副队长叫什幺来者?」

      「瑟尔芬奇,阿空哥要找她?」

      「不,是妳要找她,赶紧将她抓来让她代理朱燄,接着随我去逮十二那老爱失蹤的混蛋一起回总部。」

      「咦?代理朱燄又得抓狂儿?为什幺?」

      「啊啊,很重大的事必须由全队长负责,妳飞得较快才託妳帮忙抓人,等全员到齐后我在一同说明。」

  • 名称:宁静的夏天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46: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