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第一季超清

      「我回来了。」

      「你干什幺把松本先生抓来了?」叶月天瞪他。

      「我没这幺无聊,半路上牠不知从哪冒出来就死缠着不放了。」关上门后,他将胖橘猫从肩上拔下,接着呆呆地瞪着牠许久,「头一次见着这幺胖又圆的喵耶,你们会吃自己的宠物?」

      「怎幺可能!过胖的猫狗单纯是溺爱过度造成的,不是为了养肥杀来吃!」

      「不好意思啊,咱们除了贵族、尚未发展的村落和能力及工作所需外,一般人或妖可不养宠物的,谁知道在你们这如此普及且被当成消遣。」反驳后,他将猫轻轻放下。

      「你们那边也有人类?」

      「当然,我就是。」

      ……

      「骗鬼啊你!能变狗又杀不死哪叫人类?」

      「变狗是透过学习而来,只要符合条件人或妖都能变狗变猫啥的,至于不死是私人问题,所以不能告--」

      「叩叩。」

      !

      敲门声一起,犬神立马缩小身子当小狗装死,而叶月天则连忙前去应门,「啊,房、房东太太,还有什幺事吗?」该不会被发现了吧?

      「刚刚看你一直在闻瓦斯的味道,有点担心你要不要紧。」她有些紧张地瞧瞧他整个人。

      你个笨狗妖别把好奇心搞得像是我要自杀行吗!

      「那是……为了确认开关有没有关紧,以免残留的瓦斯在搬运时不小心撞到外洩。」

      「哦,但你一手就扛起来了,真是吓了我一跳呢!而且还很轻鬆地避开障碍物,应该不会有这种问题吧?看不出来你很强壮呢。」她笑道。

      「过、过奖了……」好好假装是人很难吗?我都快不知道怎幺回话了啊!

      「对了对了,因为明天要拜拜,所以我多买了些水果给你,来。」她提起大袋子交给他。

      「谢谢,妳常送东西给我真不好意思呢。」

      「你独自生活得半工半读很辛苦嘛,怪我儿子不体贴时常找你帮忙我大小事,就这幺点东西当谢礼我才要不好意思呢。」

      「妳愿意让我杀价住在这我才要感谢妳,就帮那幺一点忙是应该的。」

      「别客气,有困难就该、哎呀?」瞄见他身后有两坨毛球在蠕动,她禁不住拿出手机拍照,「真可爱!这幺快就和我家小虎、啊,抱歉,想不到小虎又溜进你家捣蛋了。」

      「没、没关係,牠刚钻进来没多久没干什幺。」被妖怪绑来这事当然不能说!他回头将猛舔小黑狗的胖橘猫抱起,接着交给她,「抱歉,平常让牠在这休息不要紧,但现在多了只狗在,我怕牠们会打起来。」

      「也是,这幺小的狗正爱玩,说不定会惹小虎生气呢。」有些吃力地将牠抱在怀里后,她抓起牠的脚掌挥呀挥,「那我不打扰你休息啰,掰掰。」

      「掰。」

      大门才刚关上,「喵你个臭喵,干啥每只都喜欢给我理毛。」犬神抖抖身子抱怨。

      「不当人就算了,当狗就别喵。」叶月天将袋子提到桌上放,接着翻了翻,「靠,苹果超多,一半做苹果派好了。」

      「我也要!」牠冲来跳到桌上后,便是翻身露肚皮卖萌,「嫌多就给我吃吧。」

      「……拿去。」看在牠的狗样子份上,他随手拣了颗放在桌上,接着将袋口好好绑起拿去塞冰箱,「你是哪个品种的狗?」

      「我不是狗,是狼。」

      搞得像狗一样,狼的面子全被你丢光了。

      「现在说说你们妖怪有何目的吧。」他好心地倒杯水给牠。

      「先声明我没法告知你过于详细的内幕,毕竟在你的认知、不,说是你们全人类的认知也不为过,另一个自己的若不是自身的灵魂剥离,那便是来自平行世界之类的,双方相互涉入过深会死人喔。」牠趴在大苹果上咬了几个洞,并且摇着尾巴猛舔,「别忘了我曾让你割喉、让你们的王耀给我切腹都没挂,真违反了这个潜规则死的人可是你。」

      「……明白。」

      「我们原来的目的仅是想逮回某只恶徒,实际上根本不想和你们有任何瓜葛,不过该说你们自主意识过于强烈?抑或恐惧我们的存在直接认定成威胁?无论你们如何开杀我们都睁只眼闭只眼不想动手,哪知你们偏偏要紧迫盯妖自找麻烦。」

      「你还有脸说我们自找麻烦?一开始是谁先起头的啊你说?」他没好气地拍桌。

      「早说过了,追杀你是因为我到此界被定位成犬神诞生难以控制自己,现在绝对不会了,除非你惹我。」

      「那王耀?」

      「咱们的王耀不是处理得很乾净?况且那仅是有人在传你们的王耀是幕后真凶可没证据,是你们自行听信谗言追根究柢的。」

      「那幺塔李?」

      「咱们塔李是来帮你们的塔李渡过财务难关以便在此界生存,但人类的性子定会食髓知味而无节制地索求,所以他才耍了点小手段要你们的塔李克制点,实际上绝不会死人。」

      「……朱红?」

      「那是意外,医务院失火的主因是通缉犯想杀掉怀有身孕的妻子,伐基盗婴是该妇人不捨孩子跟着丧命向她要求代养的,咱们的问题解决之前她会好好照顾孩子,事后便会健健康康地归还。」

      「咚!」

      「怎幺?终于意识到你们白忙了?」见他一头撞桌,牠故我地继续对苹果施虐,「人类就爱瞎紧张我了解,咱们世界的人类也差不多,但没你们糟糕。」

      嚣张个屁!

      「你又该如何证明这番话是真的?」他抬头瞪牠。

      「人心若残妖也不如,神灵鬼怪在你们这儿是由人性的罪恶及恐惧衍生而来,相较下是咱们这堆不像人的怪物危险,还是创造出咱们的人类危险?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确实,这群妖怪都是大大方方地现身和我们硬干,我们还有机会能起身对抗、用圣水或护身符这种伤不了人的鸟东西碾过他们,总比遭人背后桶刀死得不明不白的好。

      「那怎会无缘无故和伶儿他们扯上关係?」

      「关于这点我先提问吧,你是否觉得你们的伶儿怪怪的?比如突然像从深山里出来的人一样笨到不行。」

      「她果然被附身了。」他掩面头疼,早该在被雷劈的那天发现了,没头没脑地说出奇怪的话,有时似乎能和狗交谈什幺的,「那阿彻和梧桐呢?」

      「咱们要逮的恶徒,其实和我认识的伶儿有很大的关连,她遭其诱拐硬和你们伶儿的精神合而为一,并使得她的躯体陷入沉睡濒临死亡。至于那两个小鬼为了唤醒她便跟着越界而来,但我那帮妖怪同僚和他们三个绝不能扯上任何关係,加上目标的存在威胁这点,他们三个不分你我谁认识的、不管被哪方发现皆有性命之忧。」

      「嗯……你我相貌一样、认识的人也一样,你也被夹在中间啊?」

      「是啊,这下你了了吧?我逼不得已的窘境。」

      「啊啊。」他无奈,为了在两者间取得平衡相当感同身受,「既然不能被你们妖怪发现,那我去找我认识的--」

      「绝对不行!」插嘴后,牠暂且抛下苹果走到他面前,「别忘了咱俩为何得夹在中间的主因,那三个小鬼和你认识的王耀他们本是相反至极的立场,若他们得知这一切有一半是伶儿造成的,阿彻及梧桐又和她脱不了关係,你想他们不会将其利用吗?」

      抓他们三个当诱饵吗?无论死活……啧,就我对王耀他们的认识定是这种下场。

      「那平衡和末日是指什幺?」

      「这点我不能告诉你。」

      「和你说的潜规则有关?」

      「对。」

      「好吧。」他很乾脆地放弃这个疑问,接着又问:「我该怎幺做?帮忙抓那只恶徒?」

      「别傻了,你连我都杀不了怎幺抓?仅是去送死尔尔。」摇摇头后,牠坐下举起脚掌挥了挥,「和我比起,你定会碰上越界来附身的阿彻及梧桐,请你劝他们回他们的世界去别插手,记住别让伶儿发现,难保那只恶徒还躲在她身边窥视。」

      「光一个伶儿就很笨了,另外两个我可没法保证能和他们正常地交谈。」他头疼,但也不能不试,「那王耀他们怎办?想办法从中阻止他们的灭妖行动?」

      「不用,正好相反的是、我会告诉你咱妖们的行动,若你们为了灭妖反抗得越激烈越好,这才能避他们双方的耳目,也不会遭恶徒怀疑。」

      「啊?万一不小心灭了你们其中一妖怎幺办?」

      「哪可能。」牠嘲笑般地鼻哼了声。

      真的嚣张到想揍狗啊!

      「那你们逮到那只恶徒就会离开了?」他瞪牠。

      「对,我保证我们不会再现于此世,往后不会再有妖怪这玩意儿威胁你们。」

      「……好,我信你了,现在告诉我那三叉路的、靠!」牠突然跳下桌子放大身子成巨大的黑狼,当场把他吓得跳起来连退好几步,「说一声啊你!这里的地板很脆弱,一不小心会垮的!」

      这是重点吗?

      「抱歉,时间差不多了,三叉路的事我找机会再来跟你提。」牠回头将剩下的苹果连核一口吞下,小小只的嘴太小得慢慢啃实在麻烦,「碍于某些原因我被咱们那群妖监视中,得在被发现前回去不可。」

      「喔,你转过来一下。」

      「干啥?」、「啪嚓!」才刚回头,他竟拿出手机拍了张照。

      「头一次这幺近看见狼耶,让我摸一下好吗?」他似乎在开小花了。

      ……

      「根据线报指出已掌握到犯嫌的大概位置,预定在这个礼拜内有偷渡逃亡的可能性,但碍于颱风逼近的关係无法和当地渔民--」

      「咚!」突然一个拍桌打断报告者,回头一看、当然是急着逮人的芙兰米亚大姐头不爽了,「抢在人偷渡前抓起来不就得了?办事拖拖拉拉的,难怪没人把警察放在眼里。」

      「因、因为有个小麻烦。」报告者连忙猛按手中的遥控器,投影画面跳了好几页停在某个地图上,「目前还不确定犯嫌真正的藏身处是哪个,我们推敲每个前往港口的路线定会经过这三叉路,而问题就出在这……King的手下近日都在这路口留连不离,说不定--」

      「直接穿过去。」她又插话。

      「呃?但难保他们会--」

      「咚!」再次拍桌表达不爽后,她说道:「逮住十大通缉要犯重要还是跟小流氓斗殴重要?若他们要找麻烦仅管来,我们多派菜鸟尾随在后支援,哪个家伙欠业绩的跟上,全当妨碍公务逮了就是。」

      这也太强硬了吧?其中一定会有刚好路过的无辜民众耶……

      「那关于攻坚各处的藏身地,我们--」

      「别浪费力气交涉了,直接正面进攻,至于菜鸟守后门。」她又不客气地插嘴。

      「咦?这样不好吧?我们还不确定犯嫌的火力有多少,万一--」

      「怕什幺?犯嫌见我们人多势众定会从后门逃逸,到时枪砲什幺的仅是累赘,刚好这是磨练菜鸟的好机会呢,也能瞧瞧哪些人底气不够得回去加强训练。」

      太严厉了吧大姐头?我们的休假啊……

      在沉重的低气压中,几个钟头的会议总算结束了。

      「那个……」人都走光了,芙兰米亚却拿着遥控器重新看了遍这次的主题,不免令报告者紧张地问道:「大、大姐头,还有什幺地方觉得不妥吗?」

      「不,这就够了,以新人来说你的观点和分析算不错。」掏出手机将重点部分拍下后,她顺手拍拍他,「你去休息吧,剩下的我来收,辛苦你了。」

      原来她并非强势得不把他人当一回事,实际上人挺好的。

      「麻、麻烦大姐头了。」他行礼。

      「不会,到时你可要好好表现,别让我失望。」

      「是!」

      十分钟后。

      差不多就这样了,怪天公不作美,路况的部分还得多做严防才行。

      该记的都记下后,她花了点时间将投影设备收拾完毕,接着老样子来到窗边无视禁菸规矩排解压力,同时拿出手机再三地确认作战计画,真是马虎不得呢。

      嗯?

      手机震了几下跳出讯息通知,点开一看、又是朱红留的,原本身为医师的她应是忙到不行才对,但自从上次会面后,她几乎每天至少会问一次要不要一起吃饭什幺的,为了妖怪这码蠢事真不死心。

      老样子以没空两字敷衍后,「……搞什幺?」正要收几手机时,恰巧瞄见外头某处树荫下,那无聊邀饭的人就站在那儿。

      特地跑来等吗?似乎不太对,她被我拒绝不知几百次了,想当然是不会在肯定被我放鸽子的情形下浪费时间,至于她背上的孩子……不是说被盗走来者?什幺时候找回来了?

      !

      手机再次震了下,明明连传抗议的贴图不止,外头的人竟没拿出手机进行骚扰动作。

      盗走孩子的,是长得和她一样的妖怪,所以……不,别傻了,这八成是李修或王耀的诡计,只要把手机放在他们那便可製造这种假象,绝不能被他们给骗了。

      要等随她瞎等吧,现在得做好攻坚的準备和操练不可。

      「一堆饭桶!都多久了还拿不出成绩来?」

      「对、对不起老大!我们真的彻底全搜过了,但完全找不到那群妖怪啊!」

      「麻烦King老大冷静点,我让你们包内间不是给你们惹事的,别吓走外头的客人了。」路斯恩推开玻璃门走进后,便是摆上咖啡和糕点,「请你们帮我把刚送来的咖啡豆搬到楼上,顺便帮我把过期品拿去扔。」

      「这就去!店老大!」这几名小弟飞也似地逃开。

      这家伙使唤别人的小弟还顺的咧。

      「我问你,那群妖怪最近有到你店里吗?」King抱胸。

      「没,自上次朱小姐的妖怪现身后就没再来了。」

      啧,就只会躲在暗处偷鸡摸狗,明知道他们极有可能在那条三叉路召唤第五只妖怪,我们却没法拿他们怎幺办。

      「唉,不晓得那孩子怎幺样了,还是咪亚的妖怪出现后会把她杀来吃……难道会把那幺小的孩子活生生切成五份?拿耀哥的脸啃着小婴儿实在是……天啊。」朱红抱头郁卒。

      「别拿我做奇怪的联想。」King瞪她。

      「叮铃。」回头望去、姗姗来迟的Black推开玻璃门走进,今日气温都快飙到四十度了,他依然包了好几层又围围巾,入座后竟还向路斯恩说道:「给我杯热咖啡,尽量烫一点。」

      光看着你精神就快中暑了啊。

      「好,请稍等。」点个头后,路斯恩转身离开。

      「小黑,身体不要紧吗?」朱红担忧。

      「就说了别叫我小黑。」他无奈,接着将公事包内的资料一一拿出,「除非某只妖怪别再仗着我的脸作乱就随妳。」

      「我可是在担心你耶,和你的身体比起称呼又不重要。」她抗议。

      「好好,我没事,我很久没见到我那只妖怪了,所以目前的气温和体温习惯得很。」

      「嗯?你那只妖怪不是会接手你的工作什幺的,怎幺会没见到?」King不解。

      「或许是对我上次的套话行为有所顾忌吧,近日他顶多会留下字条提醒工作进度,不管我怎幺试着堵他、他都能抢先一步失蹤,甚至连电话也不接了。」

      是为了迎接第五只妖怪的关係吧?近乎同时消声匿迹好一阵子,若不是在做準备那便是怕我们会从中阻扰,大概就这两种可能。

      「那幺关于路口的问题你有查到什幺吗?」

      「就如大哥猜的一样,那条路口绝对是召唤第五只妖怪的关键。」他将资料推到他们俩面前,并一面说道:「为了查这些资料得跳脱一般常识费了我不少苦心呢,以风水的角度来看那条路口很阴,加上建筑和马路洽好相互对称、四周皆是透明橱窗和玻璃帷幕,所以正中央的位置在老一辈眼中算是阴间大门。」

      「听起来很假耶,何况那边是闹区,还常有人在半夜打架闹事。」朱红无奈。

      「哼嗯……」King拿起资料看了会儿,接着问道:「既然是给妖怪出入的大门,这上头的开门条件是真的吗?」

      「不晓得,破坏其中一个条件或许就开不了门吧?现在只能碰碰运气赌一把了。」

      「那幺别让咪亚在三天后的凌晨三点去那条路口就好啰?」

      !

      「妳从哪得知明确的时间点?这和芙兰姐有何关係?」Black讶异。

      「月月没跟你们说吗?」朱红拿出手机滑了滑,并将某则讯息放大摆在桌上,「喏,你们自己看吧。」

      又遭犬神追杀?怎幺没听他提过?而且在那种状况下哪能套出这幺多情报来?

      「原来如此,以芙兰姐做为媒介透过镜像反射召唤妖怪吗?以非常理的角度来看确实有可能……」Black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自古流传至今的恶灵有这幺简单被护身符吓跑吗?」King拿起她的手机将讯息从头看过一遍,并针对某些疑点感到纳闷,「那群妖怪只怕信仰虔诚的人所拥有的物品,这小子死了老婆后就成了贪生怕死的懦夫、认为信仰都是屁,没事怎会带着护身符和犬神硬碰硬?再说犬神不是什幺好东西,他从哪确定这堆情报是真是假?」

      「耀哥就是这样月月才不跟你连络,难怪他有话只找我和咪亚说。」朱红摇头。

      「妳不了解他,妳们俩一个医师一个警察容易心软。」将手机还她后,他颐指了下Black,「你说,叶耍我们几次了。」

      「我可记不得那幺多,总之扯上和性命有关的事他就会搞些小手段,自从我开始提防他后他也不怎幺跟我连络了。」Black苦笑。

      「明明是你们人品不好,正常人本来就不会跟黑道或黑商走太近嘛。」她收起手机。

      有必要说得这幺白吗?

      「总之多注意点吧。」将资料折好收起后,King意有所指地撇了眼他们俩,「不管是人是妖,性格和作风肯定相去不远,难保他会为了自己的小命和犬神联手对付我们。」

      ……

      三日后。

      「咦?熊熊要出去啊?」

      「嗯。」点个头后,叶月天搭上军服外衣、繫上皮带,「咱们要去迎接最后一妖,若成功了我会带她来让妳瞧瞧。」

      「可是都这晚了,又是颱风天……」李明绣抱着枕头望向窗口,狂风暴雨扫得匡啷作响不断,头上的灯光三不五时随着外头的噪音跳几下,好不恐怖。

      「没办法,那只妖诞生的条件仅限今日,还请妳谅解。」靠过去后,他在她身旁坐下并拍拍她,「碍于各种问题咱们可能会忙到天亮,没事就别等我早点睡吧。」

      「人家当夜行性动物习惯了,哪可能睡得着。况且你还有三只妖怪朋友,就让他们去忙你留着陪我嘛。」她鼓起脸颊抗议。

      「不行,我们必须全员到齐确保万无一失不可,至少替无辜的狗狗们的未来想一下吧,拜託妳了。」他无奈地给她摸摸头。

      「……好啦。」她洩气地直倒在床上。

      「睡不着的话就看看电视吧,我有替妳录下妳喜欢的偶像剧,若饿了的话冰箱内有蛋糕,稍早我还做了几个布丁冰着呢。」

      ……

      见她赌气不予回应,他便附道:「是妖怪才会做的布丁喔,在你们这儿绝对见不着的,紫蓝色半透明布丁。」

      「真的吗?」她跳起来了。

      「真的,为了妳我可下了不少工夫,那看起来就像昼夜中的星空,星云下有几枚花瓣点缀,比普通布丁奇的是花瓣能在其中飞舞,没搞坏的话、倒在盘上像特大颗的水珍珠喔。」

      「哇!谢谢熊熊!」在他脸上亲了下后,她迫不及待地冲去厨房开冰箱。

      跟我一样靠甜食就中招,有些哭笑不得啊。

      「那我不打扰妳享用了,掰啰。」

      「嗯,路上小心喔!」

      「知道知道,别催我行吗?说真的,你和塔李都干不掉妖怪了,我去凑热闹干啥?哈啊?既然朱红都跟你们说了,用不着找我确认吧?」

      另一边的人类叶月天,获得颱风假一天当然是给他好好死在家整日,难得能像个废人吃喝拉撒睡不必顾虑烦杂琐事,现在却因为一通电话得冒着风雨出门和妖怪们拼命……这什幺世界啊?

      「就说了别催我啊!给我点时间找找雨衣和武、嗯?你有準备?那让我吃顿宵夜总行了吧?靠,干啥那幺生气?不然你请客--」

      「叩叩。」敲门声忽然响起。

      「糟糕,肯定又是房东太太……去你的!我比她儿子好使唤,她常来找我帮忙搬东西之类的,别误会好吗?等我忙完了在过去,掰。」切掉电话后,叶月天急忙冲去开门,「抱歉久等、咦?」外头没人。

      向整条走廊望去、依然没半个人影,接着他下意识地低头看看,有只湿淋淋的小黑狗经过脚边擅自进屋,而且还理所当然地在脚踏垫上磨磨四脚,这幺聪明的狗定是妖怪无误。

      「你怎幺来了?待会儿不是要召唤妖怪什幺的?」他关上大门。

      「先别说这个。」擦乾脚掌后,牠似乎有些彆扭地定住身子,「你介意我弄湿你的地板吗?犬科动物的冲动快按奈不住了。」

      ……

      「靠!」理解的瞬间,他赶紧冲进浴室拿毛巾,并抢在牠猛抖身子甩出小水滴时给牠扑盖上去,「住手啊你!明明不是真狗为啥有这种冲动?」

      如此忙了会儿擦乾身子后。

      「喏。」多拿一条毛巾给牠当坐垫后,他还倒了些牛奶摆在牠面前,不愧拥有同张脸果真是犬派的,「找我什幺事?要透露召唤妖怪的条件供我们破坏吗?」

      「不,先前告诉你时间点已是最大的冒险了,若知情过多反会被起疑。」在毛巾上转了几圈找到舒适的位置坐下后,牠猛舔好几口牛奶,「况且你们塔李惹毛过我们的塔李,所以主要部份都是他负责的,连我也不知道他会干啥。」

      「所以我们能做的只剩阻止芙多大姐头到三叉路口对吧?」他在牠面前盘腿而坐。

      「啊啊,虽然我不希望你们阻止咱们一大战力的到来,不过塔李那小子的性子你应该了吧?他一认真起来便是诡计多端的阴险小人,就算无法得知他会耍啥手段,只要你们试着拖延时间说不定会使他乱了阵脚。」

      「只要拖延时间就好?」

      「嗯,咱们芙多的降世时间在丑时三点整,就算仅差一秒她便无法受召而来,往后也不再有机会来到此界助阵。」

      「……这样你们要逮那只恶徒不就麻烦了?」

      「是很麻烦,但别忘了目前的对手是妖怪的塔李,他定有办法搞到成功,就当这次的行动是你们人类方的抗议、别全被他耍着玩,多少能挫挫他锐气也好。」

      「这什幺烂情报有说跟没说一样。」他无奈。

      「接下来我要说的才是重点,毕竟待会儿咱俩都得去集合不是?」一鼓作气舔完牛奶后,牠举起脚掌清理嘴边毛,「为了真实性,我提些弱点给你们下手吧。王耀和塔李有鳞壳护身不怕刀枪,多试着攻击他们的眼睛,刚好正在下雨王耀定会吐信,所以也能攻击他的嘴,至于伐基带着娃儿的关係我就不说了,免得伤到孩子。」

      「好,我会转告他们的。」他起身前去找雨衣。

      「别忘了还有我。」

      「呃?」他回头看牠。

      「再怎幺说我和妖们一伙的,所以你必须把我当成敌人。」牠起身抖落身上的毛巾后,便是正经道:「我是他们之中最弱的,也没奇怪的妖怪玩意儿能护身,头部、心脏或是将我开膛破肚都可以。」

      「但你……不是人吗?要我杀人这种事……」他蹙眉。

      「我明白,我同为人也不想杀人,不过我不会那幺轻易就死的、你放心。为了伶儿他们的安危,此刻你得把我当成妖怪去杀,他们要你毁我尸烧我骨也得干,千万别心软。」

      ……

  • 名称:暗杀教室第一季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9: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