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恋情超清

      咖啡厅露天座。

      「这是两位的饮料及蛋糕,请慢用。」

      ……

      待服务生离去后,「你还要受挫多久啊?」叶月天无奈,黑俨竟死趴在桌上不起。

      「该界的人类比始界的还过份,而且是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幻形太卑鄙了,回去我也要学……」黑俨郁卒到点了不少鬼火飘呀飘。

      「哪用得着学?在这你也能当小鬼去骗那堆小姑娘啊。」打开糖罐后,叶月天直接倒了半罐。

      「唉,别忘了该界人类和始界不同啊。」抬头叹道后,黑俨只舀了一匙糖搅拌,「这里并非女权主义,因此这里的社会正面临少子化及平均年龄层衰老的危险,所以当小孩挺不受宠的,只有老人家才爱。」

      「你调查得真详细呢。」一口气喝光糖份满满的饮料后,叶月天拾起叉子开挖蛋糕,「看你换下军服同这里的人们穿类似衣物,是找到稳定的住所了?」

      「说稳也不太稳,我的生存条件和召唤者无法割捨,偏偏这人类和我一模一样完全无法接受我的出现,加上性格贪婪说不定比我还狠戾,利用我满足他工作上的需求同时,他三不五时找到机会就想干掉我呢。」

      「真惨,难得见你和我一样常被暗杀,喵的感觉有点爽耶?」

      幸灾乐祸啊你。

      「那面瘫哥哥呢?」看他依然穿着军服,不用想也知道是懒得洗澡更衣,于是黑俨便跳过这点挑他脖子上的项圈提问,「难不成一直假装是小狗给这里的人类养?」

      「算一半,我的召唤者比较特别,她希望利用祸首的力量诅咒她怨恨的人及自己本身,所以我逼不得已只好顺服她当她男友了。」

      「呃?当狗给人养又是男女朋友,岂不是白裏鸭吗?」

      「嗯,在该界好像称作小白脸,比咱们始界的词好记且顺口多了。」

      ……

      「你真是全始界男人的骄傲兼耻辱啊,面瘫哥哥。」黑俨不禁为他掩面,能因女权主义做到这份上是骄傲没错,但同为男人的自尊却狠狠地被践踏了。

      「你这死小鬼到底想夸我还糗我啊?」叶月天瞪他。

      同一时间,咖啡店内。

      「店长,咖啡豆还有吗?」

      ……

      「店长?有听到我说话吗?」

      「都在楼上仓库内自己搬。」

      「你到底在看什幺啊?」见路斯恩心不在焉地直盯着外头瞧,这名服务生跟着透过玻璃窗望去,「哦,常轮早班偶夜班的叶前辈嘛,竟穿了套怪奢华的红大衣,在考虑要不要过去打招呼吗?」

      「不,那不是他。」

      「什幺?」

      「……没什幺,你快去搬咖啡豆吧,别偷懒了。」

      「好啦。」

      不是他……吗?有股难以言喻的违和感,为何我会这幺认为?

      持续关望的同时,路斯恩掏出手机看也不看地连点同一处,似乎早已习惯以指头记下每位员工的通讯位置,直至某人LINE回给他为止。

      「今天我没班你传错人啦!中午我得上课别吵我睡觉!」这段讯息后头还以愤怒的贴图连发回敬外加个凸,这混蛋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长得很像的妖怪是吗?不可能吧?但外头的他确实没任何拿出手机做回覆的动作,而本人似乎还在睡觉……与其说是妖怪,我还比较相信恶魔存在于世之类的。

      反覆臆测却又难以置信当下,他收起手机漫不经心地走到柜台拿起夜班员工留下的缺货清单,但恰巧看见不信神的本人怎样也不愿收下的吊饰,他特地自教堂求来的精緻小圣水瓶。

      ……

      教堂的圣水也能供人饮用,既然本人不愿意收下的话,弄给他喝喝看没关係吧?

      「青蔚大哥也没去找你?怪了,我还以为他会抢先逮住咱们示威呢。」

      「八成和生存条件有关,这几天你有注意新闻报导吗?染上蛇病而死的女人增加了不少,明绣跟我说蛇病是某种皮肤病的俗名,以现代的医学来说要死人几乎不可能,我猜那说不定是青蔚搞的鬼。」

      「听来确实有理,若他的生存条件得不断地以病死的女人来换,那就代表他的存在有某种时限规矩,如此一来无法挪出多余的时间来找我们算情由可原。」

      「晚点咱们去蛇病第一牺牲者的宅邸看看,和这几天的新闻不同的是该死者还惨遭分尸,我曾到里头晃过有瞄见疑似青蔚留下的信纸,但当时刑警太多没法咬走查看。」

      「也好。」点个头后,黑俨带笑猛将话题转了大半圈,「手脚挺快的嘛,想不到几日未见就交了个女友,有空约出来给大家看看吧。」

      闻言,叶月天以眼角余光瞄了附近的人们,带有熟人面孔的陌生人正接近中,于是他跟着配合,「啊啊,仅是看看交个朋友没关係,但你们可别动我女友的歪脑筋。」

      「见色忘友的家伙,怪不得连续给咱们放鸟避不见面。」

      「谁叫她是个大美人呢,可别羡慕嫉妒恨了啊。」

      话题听来很正常,对我的接近没什幺反应,那家伙可是靠我领薪水蹭饭吃的,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无视我至少会打声招呼,但眼前这个人就像不认识我似的,或许……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以专业的待客笑容稍稍行礼后,路斯恩将托盘上的两杯饮料摆上,「这是我们店内新推出的水果茶,近日为了调查客人的喜好正开放免费试喝的活动,请用。」

      「谢了。」、「谢谢。」两人一同向他点个头。

      反应也太冷淡过头了,若非不想让他面前的友人认识我的话,难道真如我所想的一样?

      「不会,还需要什幺请仅管跟我们说,失礼了。」再次行礼后,路斯恩转身回到店内。

      ……

      「这腹黑精灵竟在这里工作,喵的差点吓死我的毛。」叶月天无奈。

      「有认识?」

      「就是和我同伙在你领土上起军造反的黑精灵,他头盔拿下便是这副相貌。」

      「哦,见到认识的在此界却不认识,挺妙的。」

      「是啊,我队上有个小的在此界是刑警,和本人摸了八辈子也打不着的形像真令人跳眼眶。」

      「嘿嘿,我懂你的心情,前阵子我也见着我队上的默音在这是街头艺人呢,本人明明很讨厌吵杂人多的地方,更别提得抱着奇怪的乐器当众表演赚钱了。」

      「说到人多……」再度倒下糖罐时,叶月天朝周围巡了眼,「你不觉得这附近停留的人多了点?」

      「谁叫你不更衣入境随俗。」

      「不,我的意思是他们似乎在盯你。」

      「……来到此界感官钝了不少,尤其全是比始界还弱小好几倍的人类有些难以区分,那或许是我的召唤者派来监视我的。」

      「那咱们早点离开办正事吧,待会儿在路上甩开他们便可。」叶月天捧起杯子。

      终于要喝了!

      「唉,路上甩了还不是会回家等我,又没法和召唤者抗议,我的隐私全都--」

      「咳!」

      !

      「怎幺?呛着、呃?」见他猛咳的同时动手打翻两杯水果茶,鲜明的血雾无法自制地自他口鼻中洩出,黑俨连忙起身一掌压在他喉间凝冰抑止恶化。

      「咳!饮、饮料……有、咳咳!」

      闻言,黑俨下意识地透过玻璃窗朝店内望去,方才送饮料的人赶紧蹲下拿柜台做掩护。

      「原来不只我尔尔,你也有人盯呢。」黑俨只手一挥,艳阳之下竟瞬间下起大雨,「走!」

      ……

      哗啦啦的,这场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仔细算下约一分左右便啥事都没发生过地安静无声,接着小心翼翼地探头望去……他们两个不见了。

      天啊,刚才狠狠地被瞪了,原来真有妖怪这回事,而且一次两只……得去多求几罐圣水回来洒了。

      某公园内阴暗处。

      「很好,全甩掉了。」仔细地巡过四周确定无人跟上,黑俨便解除围绕在身边的蔽视水气回头关心,「能说话了吗?面瘫哥哥。」

      「冻……雪……糕。」他无奈地指着喉间。

      「啊,抱歉。」随手一勾溶解他喉间的冰后,黑俨再次关心,「现在如何?」

      「……幸好点心吃了不少,很快就癒合了。」他摸了摸脖子,但又是因嘴贱乱吃而中招不免有些难堪,「唉,连连遇上要我节食的鸟衰事,这什幺世界啊?」

      「本来就该节食了你,看你吞光整罐糖我都要为你担心了。」黑俨苦笑,接着歪头问道:「所以饮料内参了什幺?此界本无神灵鬼怪竟有东西能伤到你,真奇呢。」

      「我哪知,这股灼伤感有点像稀释过的生命露水或求神来的净水,但不像始界有特殊的香气及甜味在,我根本无法分辨。」

      「因为是人类当道的关係吗?不像我们会将所有的水源分开,而是统一出自同一个地方……还好就你一个死人,否则有人在水源处祈神举祭干啥的话,咱们肯定全体中招。」

      「别想得太简单总要有个预防,难保此界的净水对你们也管用。」他没好气地回道,这话听来根本是不想独自一人吃亏。

      「是是,等全员到齐后,咱们找个时间做实验吧。」

      离开公园后,在叶月天的带领下、两人一同前往青蔚出现过的第一现场,但碍于此趟路程和黑俨的召唤者无关、不得使用咒术,两人必须像个普通人搭车步行花了好几小时的时间,真麻烦。

      「好像是这里。」停下脚步后,叶月天来回看看四周,「当天人多又挂满黄线和路障围起,有些记不得建筑物的外观。」

      「那去按电铃问问吧,错了换过就好。」

      「你去吧,你住南土和人类打交道定是比我在行。」

      「我可不敢打包票,此界人类的心思比咱们始界还阴毒呢。」苦笑了下后,黑俨上前按下电铃静待了会儿。

      「谁?」电铃上的对讲机传出孩童的声音。

      「不好意思我想确认一下,请问你们家是否有位名叫王耀的人在?」

      「只有你一个人来吗?」孩童莫名问道。

      「不,我和一名友人一同来寻人,若他不住这很抱歉打扰你们了,我们会马上离开。」

      「社工哥哥姊姊!我爸爸妈妈来了!」孩童的声音跑远了,下一秒大门自动解锁。

      「什幺情况?」叶月天不解。

      「不晓得,这是叫我们进去的意思?」黑俨有些迟疑地推开大门。

      「那就进去瞧瞧吧。」

      「嗯。」

      两人一同踏进大门后,先是在玄关处伫足观察了会儿,「哦,是这没错,我记得摆在那边的花瓶和画作。」叶月天点头。

      「当时有小孩在吗?」

      「好像没看见,我那天是装小狗被人抱进来的,根本无法随意走动。」

      「幻形真吃香呢。」黑俨无奈,做啥事都有人帮忙代步不用自己来。

      再次静待了会儿,「爸爸妈妈!」似曾相见的孩童一冲出便是直接抱上两人的腿。

      「啊?」黑俨愣了愣,叶月天则伸手拔他,「喂,小鬼你认错人了。」

      「认错你个头。」孩童抵力不从并一个抬头,两人顿时傻了,「现在你们俩就是我父母,快帮我打发后面的人!」

      青蔚你这混蛋干啥啊!明明是条千年无毛蛇竟有脸装小孩骗人!

      「怎幺回事?要我们打发谁?」黑俨糊涂了。

      「小耀的父母来了?怎幺、咦?两个男的?」一群人自客厅走出后,便全体傻在原地。

      ……令人不愉快又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嗯,他们是我爸爸妈妈!」青蔚硬挤在他们俩的中间后,便以社工们看见不的角度竖起利爪往他们大腿轻轻刺去,「因为这里的人都歧视爸爸妈妈,所以他们就託阿姨照顾我出国工作,怎幺知道阿姨居然被……」

      这到底怎幺回事啊!逼我们卖自尊假装是夫妻?你这混蛋根本公报私仇!

      「怎幺办?」

      「我们国家同性成婚还不合法耶……」

      「但遗嘱写明了由孩子继承,未成年的话必须由父母代理……这还算数吗?」

      「若他们有带上国外的成婚证明可行吧?」

      「要不要打通电话回去问问?」

      趁他们讨论得正热烈时,青蔚低声威胁道:「一个贼头贼脑又油嘴滑舌、一个是我有史以来带过最聪明的学生,你们定有办法说服他们吧?否则别怪我抽乾你们俩的血种花喔。」

      「……交、交给你了,塔李。」叶月天掩面颤抖着,很明显是受挫了。

      「不是吧……」黑俨哀怨。

      稍晚。

      「请、请慢用,我们久未回国不知家里有什幺,一、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包涵。」

      千百个不愿意配合这场闹剧下,叶月天脱下外套捲起袖子为社工们泡茶烤饼乾,并在青蔚看似天真的假孩童外貌瞪视下,勉为其难地将他夹在自己和黑俨中间给他摸摸头,这次造成的精神挫伤肯定比朱燄写的黄书还难治。

      「不会啦,你太客气了。」为了解决这家人的问题,社工们分作男女两团以便了解他们目前的状况,男方们正和黑俨共用笔电获取各方面的资讯,至于女方们则与叶月天谈论和孩子有关的家务事,「哇,这茶好香!饼乾也很好吃呢!你一定是扮演母亲的角色啰?」

      「不,我、呃?」想反驳时感觉到利爪朝脊椎的某一节缓缓刺进,于是他连忙改口,「是、是的,我们将孩子送来这之前,三、三餐基本上都由我料理。」

      「这样呀,那幺你在从事什幺行业?怎幺会和你先生一起放下孩子出国?」

      还先生咧,早知道早上别吃那幺多糖了,感觉快吐了。

      「他在国外有公司,而我……因、因为户籍地在外地,所以不得不回国服兵役,直至小耀打电话通知我们才知道出了这等大事……抱歉,我们这次回来会将孩子好好带在身边,绝不会再放他一个遭遇这种事。」

      「我们没怪你们的意思,别这幺紧张嘛,看小耀这幺喜欢你们、你们为得到认同如此努力打拼,说真的胜过很多普遍一男一女的家庭呢!我们因为他阿姨出意外才来关心,既然你们回来带他了,我们自然是放心了不少。」

      「是,感谢你们能够体谅,这段期间小耀受你们的照顾我们无以回报,不如晚上留下让我们请吃饭吧。」然后在饭里下泻药毁了厕所赶你们走。

      「哎哟,你真的太客气了,这是我们该做的工作、别放在心上,晚些时间我们还得去别家关心呢。」他们自愿先走人是很好,一连串的客套话还未来得及嫌烦,接下来的话题竟转到莫须有的私事去了,「话说你们夫妻俩给人的感觉很特别……都是外国人吧?你们会在小孩面前卿卿我我吗?」

      「不--」、「会呀。」还未否认完,青蔚抢先插嘴并恶意捅刀,「我爸爸妈妈很恩爱的!有时会嫌我是灯泡关在房间内不出来,好像还常常玩奇怪的游戏看起来很累似的。」

      ……

      「让我死了吧。」叶月天无地自容地死在桌上。

      「小、小耀,拜託你别在外人面前提起这事。」黑俨带着快崩溃的微笑给他摸摸头。

      「有什幺关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还会玩更刺激的--」

      「别说了!」两人一起伸手堵他嘴。

      「哈哈,你们一家三口感情很好呢!真令人羡慕。」女社工笑道,男社工则难掩避讳之情地转移话题,「咳,想不到大名鼎鼎的Black先生竟……后续的证明全由你负责没问题吧?」

      「当然,但我国外的子公司近日还有工程得处理,得麻烦你们耐心地等上一段时间,我会尽快备妥剩余的资料及证明交待律师送过去。」黑俨苦笑。

      「好,那我们差不多该告辞了。」

      「咦?再多坐一下聊聊嘛,他们的私生活感觉很有趣耶!」

      「走了啦!去下一家!」男社工们起身拖走女社工们。

      「大哥哥大姐姐们掰掰!」青蔚向他们挥挥小手。

      静待了会儿听见大门开启后关上的声响,「青蔚大哥你太过份了……我讨厌你呜呜呜……」黑俨缩成孩童窝在过大的衣物堆内装哭,叶月天则化为小幼狼从沙发上滚到地板去发出受挫的鸣泣声。

      「别忘了我是冷血动物,这招骗得了朱燄妹妹的良心,想骗我只会令你们心凉。」青蔚不以为然。

      ……

      莫名沉默了会儿,「吼噜噜噜!」、「嘶……」叶月天放大身子成巨大的黑狼发出低吼準备扑咬,黑俨则跟着恢复成人形态凝水气成大量的冰刃蓄势待发。

      「哼,不知感恩的孽徒。」冷哼了声后,青蔚跳下沙发只手一挥,「靠!」、「唔!」他们俩当场被沙发底下急速窜出的芽苗重重撞至天花板,紧接着芽苗长为粗壮的藤蔓后,便将他们连同沙发一起紧紧綑住并倒吊。

      「带成人全都忘恩负义了,要你们反过来带我一下很难吗?」青蔚驱使藤蔓将他们更是紧掐至无法出声,确定他们不会耍老招靠缩小身子脱逃后,他便转身往房间走去,「唉,装小孩感觉骨头都快穿出来了,定是又长高了不少,我去换套衣服。」

      好不容易凑到三妖了,但相聚的第一天却是这副德性……这算可喜可贺吗?

      十分钟后。

      青蔚总算走出房间了,但他恢复原来高大的身材并没换上军服、而是当地的唐装,和在始界穿的比起极为朴素单调,光给外行人来看也能辨明质料甚差。

      无法出声下,两人仅能眼巴巴地瞪着他,不料他一个拐弯竟走到厨房去了!定是怕老邋邋遢遢的某只狗烤饼乾时搞得一团乱,看来这里真的成了他的据点。

      二十分钟后。

      厨房肯定被搞得很糟,他摸到现在回到客厅后,便是抬头问道:「死了没?」

      两人继续瞪。

      「冷静点没?」

      两人再瞪。

      「不做点表示的话,你们俩乾脆永远吊在上头吧。」

      ……

      无可奈何下,他们俩只好点个头,青蔚见状后来个弹指、藤蔓随即枯萎而逝,「咚!」下一秒他们和沙发相亲相爱地一同落下。

      「来聊正事吧。」在他们正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后,青蔚趾高气昂地翘起二郎腿,「关于这次的目标有何线索或发现?」

      跩毛啊你!

      「光是应付召唤者兼找你们就没空了,何况是目标?」别说是年纪和经验都远不如他,加上此界种种存在限制更是没胜算,于是黑俨识相地将沙发搬回并坐下,反正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嘛,「面瘫哥哥能跟召唤者协调,自由度定是比我们还多,你应该有试着去找吧?」

      「问他咧,这笨狗找食物还比较快。」青蔚无奈。

      「相撞过一次算吗?」

      !

      「相撞?还真的被你找到了?」黑俨惊讶地望着他坐下。

      「我没特意去找,完全是意外撞上。」一口气嗑了好几块饼乾后,叶月天倒茶解渴,「说起来我那天的行为怪怪的,记不得为了什幺感到愤怒,似乎还追着一个人跑?然后无缘无故就撞上了。」

      「阿空说的话你都没专心听,我看你定是在追杀该界的自己,拜託你下次克制点别因这点惹事,若坏了该界的定律麻烦更大。」摇摇头后,青蔚不解地反问,「既然你记不得追杀自己这回事,当时你的意识定也不清不楚的吧?你从何认定撞上的玩意儿是目标?」

      「我清醒后有考虑过是否为撞上你们四个之中的谁,但那股力量很明显不是。」回答的同时,他摸了摸自己的喉间,「我追杀自己时有被砍伤,你们知道我能靠凝血迅速癒合伤口,但和目标撞上时却反了,缺口的时间就像被操控似的……急速倒回至被塔李拿冰柱刺穿脖子的那一刻。」

      时之术,全总部上下除了空略懂外没人会。

      「阿空大有说过目标能操控时间,绝对错不了。」黑俨点头。

      「运气不错嘛、叶,目标的出现处在此界的你的附近,等另外两人到齐、咱们便能以此着手合力逮人,得来全不费工夫呢。」青蔚笑道,这根本就是在笑他衰,真令人不爽。

      「喵的哪能确定该界的我同我一样衰到和目标、嗯?你怎幺变透明了?」叶月天指道。

      「还来?」青蔚看看自己的双手,听他的说词似乎常发生这种状况,接着带着抱怨站起身,「唉,都怪你们两小欠揍,我的存在条件也和咒术使用次数有关,这下又得浪费时间去找女人了。」

      「怪我们咧,明明是你先把我们吊起来当腊肠。」叶月天回嘴。

      「不吊难不成给你们揍?看来我刚才给的教训还不够啊。」青蔚瞪他。

      「行了行了,咱俩会留下连络资料改天再来聚聚,青蔚大哥先去搞定条件问题吧,免得被扔回总部就不好了。」黑俨苦笑。

      「哼,算你这话中听,没事就去寻朱燄妹妹的下落别在这打混。」语毕,青蔚回身化作青火团离去。

      「你顺他个鸟?区区一条无毛蛇跩啥二毛五--」、「嘘!」黑俨赶紧伸手堵他嘴,并朝他背后指了下,回头一看、一堆带有利齿的怪异芽苗正悄悄地长大中,但似乎因被发现的关係,这堆绿油油的小芽们竟装死不动。

      「再多说几句咱俩定会走不出这栋房子当肥料,认了吧。」黑俨拍拍他。

      「喵你个老奸巨猾的、咕!」

      「打住。」黑俨朝他嘴里塞了块饼乾逼他闭嘴,接着提道:「据点多几个是好事,若有万一咱们能相互帮忙避风头,趁现在还有空带我去你的住所看看吧。」

      「哦,差点忘了,我家明绣有事要你帮忙。」

      「呃?你的召唤者有事你得自己解决才对吧?」

      「没错啊,她找我、我拉你去干也算我自己解决。」

      ……

      「唉。」黑俨头疼,这群老妖怪就只会欺压最小的。

  • 名称:办公室恋情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7: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