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天画戟超清

      「嗯?有个染--」、「放我出去!」青蔚向窗口望去时,李明绣竟举起菜刀向他劈去,但他不以为意地来个侧身躲过,并继续完话,「病的女人死了?没逃出去被烧死的吗?」

      「能感应到患者的死活真不可思议呢。」黑俨翻出笔电开机。

      「没办法,这和我的存在条件有关,染上蛇病就像记号--」、「去死!」李明绣又向他劈去,他依然轻轻鬆鬆地使她扑空并完话,「一样,就算我不想去找女人也能感应到。」

      「话说回来,你都这幺玩想杀你的女人吗?青蔚大哥。」黑俨无奈。

      就为了确保能在此界存留,将她抓回家后、青蔚便在屋内设下结界以防她冲回火场犯险,不管怎幺撞门门都打不开、不管怎幺拉窗窗都开不了,深怕叶月天被夺去焦躁,促使她情绪失控并显露本性,似乎还忘了这两妖是友人这回事了。

      见她费心打扮的妆容全哭花了,提刀后愤怒当场毁了她甜美的容貌相当狰狞,完全不把随时随地都能杀掉她的妖怪放在眼里,这种行为抑或同等于自杀?真令人为她感到不值。

      「不,在始界我可会直接杀掉或吞掉喔。」摇头的同时,他又来个侧身闪过谋杀,并无奈道:「我总不能冒着叶被扔回去的危险这幺干,还有妳干嘛只玩我啊?不会去砍黑俨吗?妳能砍死他我就放妳出去。」

      「拜託别唆使她玩我,这次出了这幺大的乱子,我得透过她的网站将所有见过面瘫哥哥的人--」

      「吭!」

      ……

      「为什幺都杀不死啦!可恶!可恶!可恶!」她拼命地对黑俨的脖子连砍。

      「好吧,随妳玩去。」黑俨苦笑了下后,便无视她的乱砍开启大量透明方框连上笔电,「幸好力气没我的召唤者大,没穿军服也完全无碍呢。」

      皮厚不是这幺用的吧?

      「我活这幺久还是头一次见着这幺诡异的画面。」青蔚汗颜,失心疯的女人拿刀不断猛砍笑瞇瞇的办公男,此界真是无奇不有啊。

      「其实总部内很多人常这幺玩呢。」黑俨一爪拔出酒瓶上头的软木塞倒来喝,这便是妖怪不认识开瓶器的主因,「特别是某些脑子不正常的研究团体,我当黑俨前有碰过几次。」

      「咱总部有这种机构在?」况且乱砍人是要研究什幺鬼?

      「嗯,若你有碰到,你定也会为他们不要命的研究精神感到佩服。」点个头后,他回头继续忙,「但再怎幺说你是总部第二大的,我看根本没人敢找你做奇怪的--」

      「啪!」

      聊到一半有怪声传出,两妖一同向窗口望去,与外界隔离的结界莫名闪烁不定,紧接着从中迸出裂痕、碎开,深沉的秽气混着浓厚的血腥味宣洩而进。

      「结界被破了?」黑俨诧异。

      「明绣姑娘由你守着。」青蔚燃起护身结界挡在前头。

      在他们俩静候来者现身前,「熊熊?是熊熊对吧!」李明绣欣喜地扔下刀子靠去,但被黑俨一把挡下,无奈抵不过妖怪的力气,她仅能连连喊道:「别怕,让我看看你、拜託!就算你玩得髒兮兮的我也不会生气喔,快出来吧!」

      「匡啷!」

      猛然间结界完全破碎,漆黑带点鲜红的混浊云雾窜入屋内并凝聚成狼,所经之处的盆栽瞬间枯萎,壁纸、床铺甚至于地板皆像是急剧经过百年的岁月残破不堪,直至吹进了道清风带去不祥诡雾,叶月天身影一现、便是向她低头并单膝跪下。

      搞什……满嘴都是血,难不成方才死去的女人不是被烧死的,而是被他咬死的?

      「叶。」青蔚试着唤了声、没反应,接着望向黑俨,「让明绣姑娘瞧瞧好了。」

      「……啊。」踌躇了下,黑俨点头并放开她,她马上向他扑抱而去。

      「太好了、太好了……你没抛弃我,我的熊熊、我的犬神大人……」紧抱着他好一会儿、依然没反应,接着她捧着他的脸要他抬头,虽老样子是不变的面瘫脸,但此刻感觉上连平常的他也死了,「那个贱人有没有对你怎样?肚子饿不饿?你还是我的对吧?说话啊。」

      「是,只属于妳。」他恍恍惚惚地应了声,看来他的意识根本不在。

      「青蔚大哥,这--」

      「别。」青蔚摆个噤声手势摇头,接着带上亲切的微笑向她提道:「明绣姑娘,不如妳带他去洗个澡吧,他这幺髒相信妳看了也不惯。」

      「对,很髒、髒死了、讨厌……都是那贱人害的!明明是我的,却被她弄髒了!」抹去了点他嘴边的鲜血后,她拉着他起身并往浴室走去,「我会把你洗得乾乾净净的,熊熊不能赖皮乱跑喔!」

      「是。」

      不愧是历战无数又不愁没女人的老妖怪,这幺简单就摸透她的心理支开她了。

      目送他们俩的进浴室后,「面瘫哥哥完全被明绣姑娘控制了,对吧?」黑俨问道。

      「是啊,在她完全冷静前,叶恐怕得维持这副模样一阵子。」青蔚头疼地掩面,熄了护身结界后,他回身看了看叶月天方才经过的地方,「最令人伤脑筋的是叶用上祸首的力量,她能控制叶豁出所有,在未来定是很大的隐忧。」

      撇开缉捕目标不提,祸首之力说不定会另外掀起仇恨血斗,在灾降之日到来前,此界难保会抢先完蛋。

      「即是说,咱们得犯险牺牲一大战力,往后再孳生此事她便也成了歼灭目标?不觉得挺浪费的吗?」黑俨歪头。

      「你浪费的点儿在哪?」青蔚无奈,接着对空划出几道阵式试着净化屋内秽气,「我不是没想过这点,犬神在此界是很麻烦的玩意儿,失了饲主的家犬便成了野犬,咱们无从确定叶能否脱离她的控制,更怕他会盲目地继续执行犬神的诅咒,你想想、直至明绣姑娘的亲人及憎恨之人全数死去,他清醒后能接受这种结果吗?」

      确实,不管选择放任或歼灭都一样伤脑筋。

      「唉,这真是……」黑俨抓头苦脑,接着无意间瞄见笔电中的照片,「啊,既然主因出在明绣姑娘身上,刚好咱们有医师和药师,那就对症下药吧。」

      「要我和朱燄妹妹给她做心理治疗?我能肯定地告诉你,专治始界人的咱们没法治好她的喔。」青蔚摇头。

      「啧啧,治标不治本将风险降到最低便可,别忘了还有这东东能用呢。」掏出怀錶抛弄几下后,黑俨笑道:「为了避免拖到白银姐的降世时间,先观察一个礼拜待明绣姑娘澱澱情绪,若他们还未恢复正常,那咱们就来硬的搞到他们正常。」

      一个礼拜后。

      「耶?狗狗故障了?」朱燄歪头。

      跟妳解释这幺多怎幺会是这种心得?

      「待会儿咱们得假借作客的名义观察他们的状况,所以拜託妳了、朱燄姐,千万别像平常那样对面瘫哥哥又摸又抱!万一明绣姑娘又失控可就难办了。」黑俨苦笑。

      「哼,你们扔下我去吃香喝辣搞到这般窘境,我干嘛浪费时间帮忙?还不如回头继续跟蹤此界的白银好,你们自己忙去。」她转身。

      「给妳个交换条件如何?黑俨是带钩的喔。」青蔚提道。

      「哇啊啊啊!」黑俨赶紧堵他嘴,但早就来不及了。

      「好!我帮!」她立马被拐地回头。

      「……青蔚大哥你太过份了,我恨你。」黑俨垂首哀怨。

      「每次都是我中枪,偶尔让你嚐嚐我的苦楚哪里过份了?」耸个肩后,青蔚指向她背上的包袱提醒,「妳带着娃儿得注意点,明绣姑娘抓起狂来可是连咱俩都照砍不误呢。」

      「哦。」她将揹带移到怀前,女婴见到她的脸便伸出小手嘛呀嘛地叫不停,「宝宝乖,妳要听话别吵闹喔。」

      看来比一开始养出不少感情来了,往后放生时会怎样也很令人担忧啊。

      「叮咚。」

      按下电铃稍待了会儿,「喀。」大门先是略开点门缝确认来者,接着李明绣走出,「好久不见了,王耀先生、李修先生!这幺难得连基凡妮姐姐也来啦?」

      心情似乎不错,但通常给这群妖怪应门的人是叶月天才对。

      「调查工作忙完刚好碰到他们,有空当然想来找好姐妹聚聚啰。」朱燄微笑。

      「正好到了晚餐时间,既然都是难得,不如咱们搞些妖怪料理给妳嚐鲜,如何?」黑俨提议。

      「咦?妖怪吃的东西超市找不到吧?」她歪头。

      「别担心。」青蔚竖起食指,指尖随即冒出芽苗并长为没看过的小花,「咱们自有办法搞来人类碰不着的食材,这花儿是香料的一种,混在你们常吃的东西内很美味呢。」

      「哇!超酷的!」她直接拔走小花后,便是掉头冲进屋内,「快进来吧!」

      ……

      「亏青蔚哥长这幺大只竟不被放在眼里。」朱燄摇头。

      「方才好像啪了声呢,会疼吗?」黑俨问道。

      「未除根就被拔当然疼。」青蔚无奈地揉揉指头。

      三人依序走进屋内、关上大门,接着向李明绣望去,那朵小花被她夹在某本书中当押花了,虽说不该让此界人握有始界的产物,但以现状来说必须讨她开心也没辙。

      「吼噜噜噜!」

      闻声、三人朝某个角落望去,见到叶月天的剎那不禁使他们瞪大眼,那天绑在身上的牵绳没拿下,他就像忘了他们似的带着警戒发出低吼威吓,要不是牵绳紧紧繫在床尾处限制他的行动,他或许会像只看门犬进行驱除外人的工作扑咬而来。

      不只被控制,还像只狗一样被软禁,果真不来硬的矫正他们不行。

      「熊熊不能坏坏喔,坐下!」闻言、他立马闭嘴乖乖坐下,不得不令这三只妖不忍再多看一眼,「很好,乖乖等一会儿就有饭吃了喔。」

      「是。」

      虽然不是用汪回答,但还是像狗一样可怜啊……

      戳了下身边的两人要他们鬆下紧绷的神情后,青蔚带着亲切的笑容上前问道:「能否请明绣姑娘带我看看厨房?若我有不懂的地方还麻烦妳多指教了。」

      「王耀先生要负责晚餐啰?但冰箱里的东西全是熊熊买的,我不知道够不够耶。」

      「别担心,有多少就弄多少,不够就像那朵花儿一样由我来补便可。」

      「嗯,往这边!」向他招手带路前,她笑瞇瞇向另外两人说道:「李修先生和基凡妮姐姐也别客气,仅管把这里当成自己家、想看电视或看书什幺的都可以喔!哪些东西不懂怎幺用就问熊熊吧。」

      「好,谢过明绣姑娘了。」黑俨带笑点头。

      「那我能找狗狗玩吗?」朱燄举手。

      妳个傻妞这幺快戳她的爆发点干啥啊!

      两个男人为此在心里发出无声的尖叫声时,「好啊,不过要节制喔,他、是、我、的。」她似乎有那幺一瞬间变脸怒瞪,但下一秒便若无其事地拉着青蔚进厨房,「王耀先生再多变几朵花给我看看嘛!顺便多留一些给熊熊做点心行吗?」

      「没问题。」青蔚苦笑。

      ……

      「朱燄姐,妳还是别碰为妙。」黑俨无奈地提醒,免得某人得永远当狗了。

      「别紧张,我自有分寸。」朱燄走到床前卸下揹带、轻轻放下女婴,接着拉来摆在床头的狗娃娃给她抱,「宝宝别乱爬喔,这给妳玩。」

      「啊唔?哇呜!」她似乎很好奇地猛揉娃娃。

      「对,这是汪汪,妳好聪明喔!」

      居然听得懂?

      撇开朱燄逗娃儿不管,黑俨只手大幅一敞,大量的透明方框一现便是急遽极小化并四处飞散,接着他弹指另开个正常大小的方框,从中确定屋内每个显影及李明绣的行动后,便将该框压小握在手中、随意往右眼塞去,在外人看不出他金眼中的异状下,唯有他自身能看见大量的资讯不断更新扫过。

      要不是为了监视他们俩的问题,我还真不想当新开发的咒术科技第一实验者,希望这对眼睛别有什幺副作用才好。

      才刚这幺想时,「疼!」眼窝内莫名抽痛了下,藉由这项科技不用回头看也明白怎幺了,赶紧前去宠物用品柜拿了块肉乾后,他冲到叶月天面前晃晃肉乾,「面瘫哥哥看这边!别乱咬就赏你吃喔!」

      闻言,他吐掉方框、消逝,接着坐下盯着肉乾不放。

      将肉乾丢给他咬后,黑俨退了几步再度确认几番,一般而言光用肉眼绝对看不见监视用的方框才对,难道为保李明绣的人身安全,他以祸首的力量在屋内设了结界吗?

      「嗯?」眼中闪过某个警讯,黑俨快步走到书柜前假意选书看,「迴避。」警告一出,想趁叶月天忙着吃东西搞偷摸的朱燄立即挪身逗娃儿。

      「李修先生、基凡妮姐姐!」下一秒李明绣走出厨房,并为他们送上几杯果汁,「这里有柳橙汁,还请你们再等一下,王耀先生正在研究烤箱呢。」

      「谢谢。」、「谢啰,好姐妹。」他们俩回头向她点个头。

      「不客气!」

      待她走回厨房继续忙后,两人当下鬆了口气。

      「小黑,你那招好像很好用耶,我跟你买一个。」朱燄挪回叶月天面前想给他摸摸头,但手一伸他便咧嘴威吓、缩回便面瘫,如此反覆好几次都摸不着。

      「这才刚开发完成尔尔,还未经过各项实验证实安全性,所以不卖的喔。」说老实话、就算通过检验也不卖,谁知道会被她拿去干什幺。

      「不然让我看看你带钩的地方长什幺样。」

      购买目的这幺明白地告诉人妳好意思啊!

      「想得美,还有妳别再偷摸他了,当心被咬。」黑俨无奈。

      「但这样子的狗狗很、哇啊啊啊!」她突然尖叫,黑俨下意识地回头望去,娃儿竟爬到床尾处并往叶月天怀中摔去,吓得她整个人都跳起来了,「不准吃我的宝宝!」

      他唯一的动作仅是嗅嗅娃儿,娃儿见到他则是拔呀拔地叫不停,来个歪头后、他便随娃儿在身上赖,似乎对她不感兴趣?

      「怎幺了?」李明绣出来查看,莫名愣了几秒后,她冲去梳妆台拿手机靠过去,「基凡妮姐姐,宝宝能借我拍照吗?」

      「可、可以呀。」朱燄疑惑地点头。

      「熊熊变小狗吧。」

      「是。」他叼着娃儿的后领弯身并化为幼狼,娃儿安然落地后,他便放嘴就地坐下。

      「哇!小狗狗和小宝宝坐在一起超可爱的!李修先生,等等帮我更新照片好不好?」她开始猛拍。

      「呃?当然好。」

      「哇唔!哇呀!」见到活生生的狗狗在旁,娃儿乐翻天地猛拽他尾巴。

      感觉好像更可怜了啊……

      稍晚。

      「王耀先生的手艺真好,超漂亮的!」李明绣不禁拍手讚叹,虽仅是以未知名花儿佐入尔尔,但扑鼻而来的香气和典雅不失雍华的色彩,一看就知道这不是常人能吃到的食物。

      「是明绣姑娘不嫌弃。」青蔚自得地笑道。

      「漂亮何用?不堪回首的记忆全冒出来了。」黑俨叹道,朱燄则点头附和道:「看来给青蔚哥带过的都一样,不听话或身子虚时,他都拿这种东东拐人然后试图毒哑咱们。」

      「不爽吃就别吃,你们饿肚子回去好了。」青蔚瞪他们。

      「难得能一起吃饭就别、啊!」见叶月天无视床上呼呼大睡的娃儿拖动床铺想凑近桌边,李明绣立马冲到他面前挡下,「熊熊坏坏!回去坐下!」

      「是。」他听话照做的同时顺手拉回床铺,接着将视线摆在桌上的佳餚不放。

      「明绣姑娘,若他跳到桌上我会阻止的,妳放心过来用膳吧。」青蔚提道。

      「不用啦,我先餵他吃饱饱,你们别在意我仅管吃吧!」她随手拿了盘食物在他身边坐下,并一边下令一边餵食,「坏坏,不能用手抓喔!嘴张开,很好吃吼?」

      糟糕,居然先给他吃……他的体质难以中招还用不着担心,但愿香草能盖过眠草的气味……罢了,看他不断狂吃根本没注意气味的问题。

      「喏,这给你们。」为避免遭到怀疑,青蔚替朱燄及黑俨呈上同样的食物,并偷偷地洒了些粉末,「要吃什幺仅管拿,吃不下就给叶回收。」

      他们俩稍稍点个头,这话中的意思代表吃过解药后,其他食物便可放心享用了。

      「别把明绣姑娘的份回收了。」使个眼神告知準备试探后,黑俨问道:「话说酒店因火灾的关係暂时歇业,妳有想过趁势换份工作吗?」

      「没有耶。」

      「明绣不是怕狗狗被抢走?换个没人知道犬神的工作不就能放心了?」朱燄不解。

      「我得确认还有没有哪个婊子妄想抢走我的犬神,绝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她带着诡笑回道,下一秒叶月天因她停下手而凑近食物直接开咬,她险些失控的情绪立马被拉回,「不行啦!你这样会弄髒衣服的,坐好!」

      到现在还在想这种事,此界的女性简直比咱们这群妖还可怕。

      「那只笨狗碰到食物可不会退让的喔,快来吃吧、冷了就可惜了。」青蔚招手。

      「好吧。」见他没一会儿吞光食物舔盘子,她只能闷闷地靠近餐桌。

      终于中计了!

      「青蔚哥你很讨厌耶,居然拿白的蒜头骗人,还有这个跟这个也是。」朱燄忙着将所有不喜欢吃的东西挑掉。

      「妳身为医者怎幺能挑食?」青蔚无奈,更别提小时候更严重才会拿难吃的药草餐整她。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嘛,我记得小黑讨厌辣的吼,要扔吗?」朱燄将食物回收盘伸过去。

      「嗯,麻烦妳了。」黑俨将所有辛食夹过去。

      「没吃过苦才嫌东嫌西,你们两小真该向叶学学。」青蔚摇头,但这也在计画中,就怕某只狗吃了眠草不是没中招、而是比较慢发作,若他昏睡不醒可没法确认是否能恢复正常。

      「明绣,我能拿去餵狗狗吗?」朱燄举手。

      「好啊,要小心别弄髒他的衣服喔。」她夹了很多缤纷的花草食物享用。

      「嗯。」带着剩食才刚靠去他便想起身,见朱燄将其举高不给咬,他便明白规矩地坐下等候,「狗狗越来越像狗狗了……啊,会握手吗?」

      见她伸手,他立马跟着伸手叠上。

      ……

      莫名定格了会儿,「又萌又充满罪恶感是怎幺回事……」将食物给他咬后,朱燄回头死在桌上。

      「朱燄姐的受挫点真难以理解。」黑俨无奈。

      「咚!」

      见李明绣忽然倒地,三妖当下第一个举动便是燃起护身结界準备压制某只忠犬,不料他竟站起身气呼呼地大叫,「你们干什幺!」

      !

      「狗狗恢复正常了?」朱燄瞪大眼。

      「你们三个混蛋无故对明绣出手才不正常!」

      ……

      「我去!原来你一直在耍我们!」青蔚动手巴他。

      「能交谈犯不着出手就轻鬆了。」黑俨苦笑,接着向他问道:「面瘫哥哥,你何时恢复意识的?」

      「大概前两天左右。」他弯下身解开牵绳后,便是赶到李明绣身边观察她的状况,并仔细嗅嗅桌上的食物,「喵的你们在食物中下药?」

      「我们绝无恶意喔。」见他瞪来表示不这幺认为,朱燄前去抱起娃儿解释道:「狗狗就是遭明绣控制才失去意识,甚至还随着她的情绪左右而动用祸首的力量,所以我们想尽量以药理的方式缓解她扭曲的心态。」

      「用不着你们多管闲事,把你们的食物带走,我自己处理便可。」

      「打住!」见他凑近她的嘴,青蔚马上明了他想吸取眠草的效果而前去阻止,「你本身就难以控制祸首之力了,何况在无意识之下?你明知百般顺着她不会使情况好转,若发生无可挽回的憾事你承担得起吗?」

      「干你什幺事?她是我的召唤者,出了何事本来就该由我承担!」

      「这包括予你养育之恩的犬族成为祭品?难道也包括毫无原由去咬死任何人?」

      「闭嘴!这是我的存在条件,我必须遵从不可!」

      「你的愚忠根本是个错误!尚未缉捕目标前,此界极有可能因你而毁!」青蔚放声怒吼之时,鳞纹自脸上浮现、护身结界顿时膨胀数倍并如火焰般奔腾不止,「若你执意如此盲目地顺从她,那我现在就杀了她!这次的工作我会叫阿空剃除你的参与权,你马上给我滚回幻雾林去!」

      「呜哇哇哇!」娃儿被惊醒而大哭,朱燄连忙拍拍她并往较安静的地方走去,「宝宝不哭不哭喔,有我陪妳别怕喔。」

      「青蔚大哥说得有点儿重了,但公道话来讲却也没错,还望你能听进去。」见黑俨走近,他便将李明绣紧紧护在怀里,他的行为根本表明了他们此刻不是战友、而是敌人,「……我再补一句好了,难道连不知情的娃儿你也甘愿牵扯其中?你那被诱骗而来的友人也是?」

      我当然明白其中的利害关係!但我现在担心的可不是……

      「叶,你好好想清楚,除了身为祸首这点外,无意识之下的你还会干出什幺事!」青蔚最后警告。

      ……

      意识不在,身体的所有权难保会被抢去……我会吃了明绣不成?还有那三个小鬼。

      「保证不伤害明绣?也不会给她吃奇怪的种子约束她的性命?」

      「……保证不会。」见他苟同了,青蔚便缓下态度熄了护身结界,「她的性命仅属于你,那是召唤犬神的代价,到头来都是死路一条我没必要跟你抢。」

      「说得太直接了。」黑俨无奈,接着提道:「面瘫哥哥,让她去床上躺吧,咱们给她看看就好,不会有事的。」

      「啊……」点个头后,他抱起李明绣向床铺走去,「抱歉,方才是我太冲了,怪我嘴贱没别的意思,请你们别放在心上。」

      「真的没别的意思?」朱燄靠来,至于娃儿则停下哭闹不断地扭来扭去,定是在表达被吵醒的不爽,「狗狗,自从狂儿带来沙萝的消息后,你好像特别心神不宁耶。」

      「是吗?」将李明绣放下后,他替她整理了下仪容、拨了拨头髮,并呆望着她好一会儿,「若风狂他老妹看见你们四首和我站在一起,甚至发现我们背后有个组织,你们会怎幺对她?」

      「总部的规矩你还不懂?我们必须在被她发现前消除她的记忆,要不就由阿空依问题的严重性裁决她。」青蔚抱胸。

      得在被发现前吗?若被发现了才消除记忆,日后可能因某些关键字而想起此界的事,果然不能随意犯险。

      「莫非面瘫哥哥在担心那孩子的问题?」黑俨歪头。

      「没,你们要搞快搞吧。」再多望李明绣好几眼,他不免有些怀疑地蹙眉,「你们拿始界的东东给她下药真没问题?她发作的时间也太快了,不会醒不来吧?」

      「放心,我和青蔚哥私下做过测试,一次给她睡多点也能稳定她的情绪,大约明日午后就会醒了。」回答后,朱燄将娃儿塞给他,「狗狗帮我顾一下,等我看完明绣会把她健健康康地还给你。」

      「……嗯。」

      「疗火灯心。」朱燄来到床前双手一敞,自李明绣头部为首依某种顺序燃起一团团火焰直至脚部,每团火焰的大小、色泽及跃动似乎在传递只有她才知道的讯息,「小黑,你站这听我指示,别一次把出事当天的记忆消除。青蔚哥也是,净神草的烟香别一次让她吸太多,怕她身体负荷不了。」

      「明白。」、「好。」两妖点个头后便凑近帮忙。

      ……

      我同他们一样是队长、是总部不可或缺的战力之一,但我可不是自愿性加入这莫名其妙的组织,虽说空老大给了我许多恩惠、使我能像个正常人重新开始,我却还不完全了解其中的真实。

      公私分明?哪方是哪方?身为队长还是身为院生?他们现在帮助我,是因为同僚这层关係,若发现我打算隐瞒那三个小鬼的事,那便是敌人。

      ……

      唉,到底该怎幺办才好……

      几小时后。

      「呼,总算完工了。」朱燄放下手时,火焰一股作气消逝。

      「如此一来日后若提到某些关键字,她想起来的机率应是大大降低了许多。」黑俨一手在方框上滑来滑去,一手则握着怀錶做最后的确认。

      「剩下就靠服药控制了,万一想起来至少能避免情绪直接崩溃。」青蔚拿了张纸做笔记,接着回头,「叶,我改天弄些花草茶给、呃?」

      桌上的食物们不知何时快空了,而娃儿则坐在桌上挥舞着汤匙,每当叶月天吃掉汤匙中的食物她便开心地呀呀叫。

      这在玩什幺?

      「搞好、啊。」就怕娃儿会误食这堆被下药的食物,见她努力地捞起食物他便马上凑近吃掉,「什幺花草茶我能喝吗?」

      「那不是给你喝的。」青蔚无奈,接着将纸张折好纳入口袋,「那是给明绣姑娘控制情绪用的,等我调配好就会拿给你,到时别忘了一天泡一杯给她喝。」

      「喔、啊。」他又咬下娃儿捞起的食物。

      「看来只有面瘫哥哥不会嫌青蔚大哥的料理呢。」黑俨收起怀錶并关闭方框。

      「我可不会为此感到欣慰啊。」青蔚瞪他。

      「糟糕,居然这幺晚了……」瞄了眼墙上的钟,朱燄赶紧走到桌前拿走娃儿手上的汤匙并伸手,「来,我抱抱。」

      「嘛噗,嘛呀!」娃儿很乾脆地往她身上扑,完全把她当妈妈看了。

      「要回去了?」叶月天抽了张卫生纸替娃儿擦手。

      「谢谢。」待他擦乾净后,她回道:「我得给她洗澡换尿布餵奶什幺的,而且太晚睡对她的健康不好,先走啰。」语毕,她回身化作火焰消逝。

      完了,她真的变成称职的好妈妈了。

      「那我差不多也该走了,免得我的召唤者又--」

      「等等。」抢在黑俨动作前叫住他后,叶月天提道:「抱歉,关于芙多的召唤条件眼看差不多了,除了迎接那天外,剩下的我就不帮忙了,行吗?」

      「你又想去哪骗吃骗喝了?」青蔚挑眉。

      「我想多陪陪明绣照顾她尔尔。」

      「你当我们今天白忙的?这可不--」、「青蔚大哥,站在他的立场想顺他吧,咱们没事先告知就这幺搞也是不对。」黑俨连忙插话后,微笑道:「再说就剩此界的白银姐得伤脑筋,我想照我的方式重挫那群人类也是用不着你们忙,待我备好计画迎接当日照做便可。」

      有个如此能干的后辈真轻鬆呢,虽然那是他不爽的报复行为。

      「谢了塔李,那幺你在屋内扔的东东能回收吗?」

      「不,那是为了观察明绣姑娘用的,我保证我不会干涉你们的私生活,包括浴室及床铺的位置在内,晚上九时至白天十时这段期间我已设定自动关闭,请你放心。」

      「我相信你们如此大费周章不是白忙,既然都看过了、还能吃药控制,剩下的我看着便可不是?」

      「很抱歉,她失控等同于你丧失意识,我不认为你能完全看着她。」黑俨苦笑。

      「……好吧,我不耽误你了,晚安。」点个头后,他走到床边就地坐下望着李明绣。

      「那我也不打扰你们俩了。」向黑俨颐指了下后,青蔚提醒,「叶,桌上的东西记得清乾净,咱们也把她今晚的记忆除了,可别放到明天让她见着。」

      「嗯。」

      公寓外头。

      「喵!」忽然间青火及水泡一现,当场吓跑了路过的野猫。

      「怎幺?觉得哪里怪怪的?」黑俨问道。

      「对。」拍拍袖子后,青蔚回头望向他们俩的住处,「顺从明绣姑娘到无法无天的地步,甚至清醒了也不告知、无法相信我们保下他的去留,定是骨子里有鬼。」

      「说不定和风狂的妹妹有关,早知道就别在他面前搞那招了,真有问题我定是他的头号敌人。」黑俨头疼。

      「……希望事情别演变成最坏的地步才好,万一真和那孩子有关,我们得抢先找出她的行蹤不可。」

  • 名称:方天画戟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5: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