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露超清

      「哇!这海真的能碰耶!冰冰凉凉的,清澈的浅蓝色真漂亮!」

      东沙湾……不对,见海就乐昏头了,这里仅是距饭店不远稍微偏东一段距离罢了。毕竟同为始界人、具腐蚀性又漆黑的绝海不得碰触可是基本常识,何况带点腥味的海风吹来不只会对人体造成不良影响,身上有伤口在的说不定会併发出更严重的症状。

      一踏上这片软绵绵的金黄沙地,白雅翎便扔下凉鞋好好感受脚底新颖的触感,接着奔到海浪拍打的沙线前,起初还有点小慌恐地不敢随意碰触,但远远地看见某堆妖们不用冲浪板反拿其他妖冲浪的怪异玩法……她便放心地踩进海里嚐嚐这在始界不会有的初体验。

      「雅翎!别跑太远了,海很深的!」无奈的,虽不是野兽却像野兽对皮毛浸水相当反感,叶月天仅能站在沙线前大喊。

      「月天来嘛!」白雅翎一向他靠去,便是拉着他的手试着将他拖到水里,「这没这幺可怕的,而且你昨晚不是很帅气地直接跟着跳海救我吗?」

      「那是……脑袋没跟上身体动作去思考,回过神来才发现跳海了。」他难堪。

      「好乖好乖,我以前说的话你真的有听进去呢!」白雅翎开心地给他摸摸头、摸摸脸,并悄悄地引诱他走入水里,「原以为那时候的你无法完全明白我在说什幺,但现在真的令我放心了不少……女神一定会保祐你的!」

      「啊……生者不该任意遗弃自己的性命,就算是赐予新生的女神也没资格夺取任何人的生存权,这是对祂及孕育我们生长的土地的亵渎。」如果能笑的话,叶月天说不定会对她苦笑一番,但仅有口气上的无奈,「我已经被妳骗进水里了,过膝我可不走啰。」

      「噗,这点还是一样呢,就算是小溪也不轻易下水。」她不禁失笑了声,接着歪头,「不过天气热的时候你不是会玩水的吗?以前还会挑高处跳湖都快把我吓死了。」

      「嗯,但现在我对温度几乎无感,除非是过热或过冷才会发觉一点。」叶月天不经意摸摸自己的左臂,又说:「最近的一次好像是学院测验还是工作方面……我半身着了火不觉得烫、身在冰天雪地只穿件棉衣依然睡得香,吓着的都是身边的人。」

      「真辛苦呢,有这样的身体……连原本的习惯或爱好都没趣了。」因为感觉不到,玩水的意义便没了……白雅翎为他感到心疼地碰触他的颈间,并将耳朵贴在他的胸膛上,「虽然和以前不太一样,但你还有体温、还有心跳,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得到祝福和眷顾。」

      「……不要紧的,至少这躯体也是有方便处,遇到什幺麻烦或被追杀时,我只要暂时别呼吸并停下心跳,任何人都会把我当空气晃过去的。」

      「傻瓜,哪有人会拿自身的坏处去安慰别人的。」她轻轻地捏了下他的脸颊。

      「不然……」叶月天稍稍弯下身子凑上她的颈间,并蹭蹭她的脸颊撒娇,「这样呢?呼噜噜噜……」

      「痛!」一惊之下,白雅翎直接推开他害他整个人摔进水里,「不准咬我脖子啦!」

      嬉闹了稍晚之后,饭店空中花园咖啡厅。

      「欢迎光临,需要点些什幺吗?」

      「能不能先借我一条毛巾?我待会儿在点。」白雅翎微笑。

      「请稍等。」侍者很快地自后头的柜中取了条毛巾来,并连同菜单一起奉上,「不好意思,室内禁止携带宠物喔,还得请您选外头的位子坐。如果您决定好点些什幺请随时唤我们一声,谢谢。」

      「喵的我才不是宠物!」她怀中溼答答的小幼狼抗议。

      ……

      侍者愣了许久,想起妖怪旅行团这一回事,他便弯身改口道:「不好意思,一时没认出您也是妖怪,不过怕您会掉毛的关係,还是得请两位挑外头的位子,抱歉。」

      「妖你个头,你有看过这幺治癒的妖怪吗?活在群妖中会一点伪装保身是必须的。」抗议的同时,他还咧嘴露出小尖牙威吓,「而且每个人都嘛会掉头毛,何况是动物?你不掉的话比妖怪还妖怪!」

      哪有人自夸治癒还不害臊的?

      「好了啦,反正我们本来就要选外头的位子看花的,来。」白雅翎把菜单交给他叼着,再来把毛巾盖在他头上揉了揉,「不好意思,我夫君他没恶意,还请你别见怪。」

      夫、夫君?这只小狗吗?

      「没关係,是我失礼在先的,而且这位……狗先生?」听见他发出低鸣,侍者又连忙改口,「啊,狼、狼先生吧?他说的也对,只是碍于规矩我才提醒一下而已。」

      听见他鼻哼了声,「我们先去找位子了,谢谢。」白雅翎仅能无奈地笑了笑。

      妖怪夫妻吗?不管怎幺看都像是普通的女孩带宠物来坐耶……

      走出小店,「月天,你觉得坐哪好?」随意看了看,满是始界看不见的花儿做装饰、做隔板,地上还铺了大半草坪和漂亮的花儿们相衬,有不少另外隔开的座椅都是採用外观有点诡异的大鞦韆……那应该就是双胞胎说的情侣坐位吧?

      「呼噜噜。」因嘴上叼着菜单,他只能用短短的脚掌指向某个鞦韆。

      「嗯!」白雅翎靠过去看了看,接着把他放在桌上,「哇!这里看得见大海耶,月天你连眼光也变得很好呢!」

      「没办法,某人为了改变我低劣的品性什幺鬼法子都用上了。」将菜单吐在桌上后,他咬着毛巾跳到鞦韆上,接着拼命抖抖身子、抖抖四肢甩出小水滴,最后在毛巾上打滚,「除了挑衣服外,虽然没比大半的老妖怪好啦,但诗书琴艺我都学了不少。」

      「是西土之首教的吧?他对你真的很用心呢。」白雅翎凑过去坐在他身旁,一把将他抱起之后,便是拿毛巾替他擦擦身子,「幻形也是他教的吗?你突然变成狼宝宝吓了我一跳呢,超可爱的!」

      「不,这是我在总部翻书翻到的。」他不禁摇了摇尾巴,就像黑俨说的、小身体享受的世界大,这真他喵的吃香,「青蔚根本不打算教我,他认为我学会这招品性只会变得更糟,而且还多了很多逃跑的机会。」

      「所以他看见你变成狼宝宝一定很生气吧?」擦着擦着,没一会儿他浑身绒毛澎了起来,模样可爱得不禁令白雅翎伸手去搔搔他。

      「何止生气而已,他常会设藤笼陷阱抓我,只差没上狗鍊。」被搔到肚皮他便会用后腿抓抓痒,但腿太短抓不到痒处,无奈下他只能抗议道:「麻烦别逗我肚皮玩儿了。」

      「哎哟,谁叫人家的夫君这幺可爱,再让我多搔搔吧。」

      「呃……」老是被说可爱,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情何以堪?为了肚皮着想他连忙转移话题,「妳不点些饮料喝吗?这里有低消不给人白坐的。」

      「低消是什幺?」

      「……对喔,离我们住的地方最近的乡村小镇好像没这东西。」用脸蹭蹭身子确定乾了不少后,他随即跳离白雅翎怀抱恢复人形,并且翻开菜单为她说明,「妳看这里有写,低消就是最低消费的意思,拿他们卖的东西和价格来看就是最少要点一杯饮料才给人坐,不然他们为了做生意会请没消费的客人离开。」

      「哦,我懂了,所以现在的始界也有所谓的低消啰?」白雅翎认真地翻起菜单挑选。

      「嗯,在以前没这幺多,不过近年来一个城镇内有五家店要开,就会有三、四家店要低消,但与其说是低消……价格说实际的挺不近人情,摆明了就是不欢迎穷酸的流浪客。」

      「那你现在的生活没问题吗?即使现在在总部工作……但类似工会那样,没工作时应付生活不来吧?」白雅翎担忧。

      「没问题的,我为了工作前去芙多的学院当院生,其福利比一般学堂好上百倍,甚至很多地区及店家都有给四大名院的院生特权呢。」摸了摸口袋后,他掏了张电子卡交给白雅翎,「这是魔洛契亚学院的院生证明卡,妳试试、这鬼东东还挺逗的,摸错了地方它还会尖叫呢。」

      「会尖叫?」白雅翎将其举高透着阳光看了会儿,似乎有很多微乎其微的小方框在上头。

      「妳想好要点什幺了吗?我去点餐。」

      「嗯,我要这个招牌水果茶,还有……这个叫马卡龙的点心,不知道是什幺听起来很可爱的样子。」

      「马卡龙?在始界不是会变色逃亡又超快的类龙小蜥蜴吗?那可是稀有药材耶。」叶月天不敢置信地拿起菜单仔细瞧,上头标榜素食……应该是不一样的东西吧?总之进去瞧瞧就知道了,「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嗯!」点个头后,白雅翎便研究起他的电子卡。

      带着菜单走进店内没多久,外头便传出电子卡的尖叫声,下一秒则传出白雅翎的笑声……玩得挺乐的嘛,想当初鬼狼还被它吓得跳起来咬人,但天天当闹钟用后就不当一回事了。

      「出了什幺事了?」侍者连忙走出柜台,大概被电子卡的尖叫声给骗了。

      「没事没事。」叶月天挡下他,并将他推回柜台内,「内人在玩我的闹钟罢了,别大惊小怪,我现在要点餐。」

      原来妖怪也喜欢故弄玄虚恶搞这套?

      「好的,那菜单……呃?」见他抢先将菜单交出,侍者先是愣了下,接着不断地向外看……肯定被弄糊涂了。

      「刚才那位白衣姑娘是我内人,至于我是她抱来的那只狼。」

      这也差太多了吧!连声音也差了十万八千里远耶!

      「不、不好意思,狼先生,如有招待不周请见谅,我们实在不知道该怎幺招待会变来变去的……」妖怪?还是狼人?不知道是哪个还是别乱说的好。

      「我了,即使是同乡人偶尔也难以区分。」将菜单翻开后,他指向那令他感到好奇的点心,「请问这是什幺东东?」

      「咦?马卡龙是现正风靡全球的点心呢,不只是我们这、其他有卖点心的店家几乎都能看见。」

      「我们住的地方很偏僻,这名字在我们那可是稀有爬虫类,你确定它真能吃吗?」

      ……

      「请您往这边走,我们的蛋糕柜摆了不少刚出炉的点心,让我为您介绍吧。」侍者无奈。

      回到店外,远远地就看见白雅翎开启了透明方框看资料,就如同空说的一样相当贤慧一点即通,不过自个儿胡乱摸了这短短的时间,似乎便摸会电子卡的使用方式,甚至还知道面前的投影画面是能动手去翻的呢。

      「有没有看见什幺好玩的或感到奇怪的地方?」叶月天坐下。

      「唔……」随手翻了几页,白雅翎鼓起脸颊抗议,「说是四大名院之一,但怎幺……你好多被扣分的地方都写左手怎样的,很莫名其妙耶。」

      「这很正常,不管好坏难免都有一点地方上的风俗,像西土特别重女权有些过度,公的便不当人看;南土歧视非人,扣分只因为你不是人;北土变态研究者太多,前一天坐在身旁的听课同学,说不定隔天就翘了躺在面前的研究台上,如此比起东土还算客气呢。」

      「这样听来始界好像也没和平到哪呢。」白雅翎无奈。

      「不,是真的和平很多,我刚才举的例子都在合理範围内,扣分仅是扣那一点皮毛给他们暗爽一下而已,至于北土我是听来的,没必要我可不想踏进那可怕的医者大国参观。」

      「那万年不变的S级任务还在吧?如此一来伐基当北土之首不是很危险吗?」

      「别替她操心,人家有女神赐予的意志之力开外挂谁敢打她主意?而且妳别看她私底下那副蠢样,她的名望还被拱为四首中最兇残的一个,她老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动手轰了自己的院生呢。」

      「照领土风气来看,不知怎幺觉得她轰得情有可原呢。」白雅翎苦笑,接着将画面翻到个人资料去,并指着某条显示资料,「月天,这个……我刚刚只是翻到这一页而已,它就自动把我名字写上去了,怎幺办?」

      「我看看。」叶月天凑近一瞧,不禁愣了好几秒……配偶栏上确实无端端出现白雅翎的名字,后头还加个括弧殁字,就算动手试着消除也消不了,「喵的,这卡是不是抽筋了?」

      「我、我给它按坏了吗?」白雅翎紧张。

      「这按不坏的、放心,只是输入资料它会要求声音确认才对,怎会无缘无故……」连翻了几页瞧瞧,有不少以前乱填的资料也被修正了,难不成这卡会依院生状况自行修改吗?会的话也太惊悚了,「好像是内建系统的问题,回去时拿给芙多看看好了。」

      「不好意思,我给两位送餐来了。」侍者推着餐车前来摆上。

      「月天你吃一整条的蛋糕呀?」白雅翎无奈,虽说不像早上吃的是圆圆一大块,但切一切分一分的量似乎差不多,接着看着侍者送来面前的点心,「这就是马卡龙?模样超可爱的!圆圆小小的还有好多种颜色呢!原以为会是小蜥蜴造型的。」

      这年头竟还有人不知道马卡龙是什幺?

      就因这点不禁好奇地偷瞄客人的长相,「呃?诺拉姐?妳怎幺在这?」侍者瞪大了双眼望着白雅翎,接着望向叶月天……当场把他吓退了一步,「咦!姐、姐夫?你、你你不是出了车祸就……」

      「你小子哪里有病?刚才躲厨房没听掌柜的说我们是哪来的吗?」

      「……月天,交给我吧,身体的原主认识他。」白雅翎拍拍他,接着闭上双眼沉默了一会儿,再来双眼一睁、似乎变个人似的,容貌顿时变得有些憔悴,「抱歉,我又没听医生的话跑出来了,可惜这群妖怪旅行团不吃人,连跳个海也被他们救上来,真狼狈呢。」

      「诺、诺拉姐,这样爸妈会担心的……我请假送妳回医院好吗?别再做傻事了。」

      「不。」她摇了摇头,又说:「落海的时候我认识了早已身亡的白小姐,我和白小姐说好了要把身体借给她三天,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遇上这位和你姐夫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或许这三天相处下来我能看开点也不一定。」

      ……

      「你……真的不是姐夫吗?」

      「……我是妖怪旅行团的一员,来自相当遥远的地方,对这里完全一无所知。」

      「这、这种事也太……」侍者晃了下似乎快晕倒了,这何止离奇而已,来一支妖怪旅行团就很不得了了,竟还如此碰巧得令人咋舌,「诺拉姐,不管怎幺样,等妖怪们离开了妳千万不能跟他们走!看看他们简直就像来自不同世界的人,跟他们走的话肯定活不了的!」

      「你放心,就算她愿意我也不会带她走,我没办法忍受同一张脸又在我面前遭遇不测。」叶月天垂目。

      「……抱歉,叶先生,他只是担心我的安危而已,请你别放在心上。」

      「没事,要不我让到一边去给你们姐弟俩谈会儿?」

      「不用,三天很短的,我不想浪费这段时间。」她摇了摇头后,回头望向侍者,「我在这里失去了我的丈夫,他在他的世界失去了妻子,离开的人相貌巧得一模一样,或许这是上帝给我们安排的因缘际会……请你成全我们这三天就好,行吗?」

      ……

      「如果诺拉姐能开心、不去干傻事,我自然是没意见,还有……」他望向叶月天,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另一个世界的妖怪……姐夫?这三天就麻烦你了,还请你保证千万别伤害她。」

      「当然。」点头应声后,他因又被当成妖怪而不爽地唸道:「稍早我也和掌柜的提过了,天底下哪有我这幺治癒又和蔼可亲的妖怪?我同你们一样能吃喝拉撒睡甚至掉毛什幺的,好好一个人老被你们当成妖怪,就算精神再正常都快自以为人妖了。」

      果真是另一个世界来的没错,个性和姐夫完全不一样,一个大男人自夸治癒又和蔼可亲最后补上一句人妖也太诡异了。

      「噗。」

      「……唉。」见她被逗笑了,自精神崩溃以来或许是第一次笑……侍者仅能无奈地叹口气,接着赶紧将剩下的饮料们摆上,「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请慢用。」

      目送侍者行礼后推着餐车离去,「月天,你知道诺拉刚刚在笑什幺吗?」不知何时换回了白雅翎……自己的老婆在看不出来的情况下换来换去的,精神再正常也会挫伤。

      「不就是笑我嘴贱吗?我有时就是会忍不住在正经的场合上吐嘲几句,喷笑、喷茶、喷饭、喷口水的受害者不计其数,否则青蔚也不会管我管得如此伤脑筋了。」

      「噗,不是喔。」白雅翎失笑了声,接着答道:「在这个世界有变过性的人都被称作是人妖呢。」

      「……在这里我还以为人变妖就是人妖,为啥拔根水管或加装水管就是人妖?难不成变性过的妖怪叫妖人还妖妖?天生没性别象徵或雌雄同体的该怎幺办?」他无奈。

      「我们那儿好像没这方面的称呼耶,种族如此多样化不曾听过有人对性别手术有什幺批评,而且女神好像也不管这种问题呢。」白雅翎歪头。

      「他喵的无故卖了我的男性自尊,不管被抓来还自己踏进新地方,果然不事先了解当地的文化不行。」他头疼,接着拿起叉子开挖蛋糕,「罢了,妳也快吃吧,听掌柜的说马卡龙风评很好呢。」

      「嗯!」喝口水果茶后,白雅翎看着盘内如花状摆开的马卡龙们,不只拥有色彩缤纷的外观,甚至连夹在中间奶油馅儿似乎也以不同色分作不同口味,最后她挑了粉色馅儿的草绿马卡龙,并且伸到叶月天面前去嘟他的嘴,「来,月天你也吃一个!」

      ……

      「怎幺了?以前我餵你不是都会直接张嘴的吗?别害臊嘛。」她嘟了好几下。

      「不,那个……」稍稍退了点距离,他眼神不知飘哪去了,并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开口道:「一个身体有两个人的意识还能换来换去的,简直就像我正大光明地脚踏两条船,感觉有点……」

      「咦?」暂且先放下马卡龙,白雅翎不解地歪个头,「从我去世到现在你都没交新女友或再婚吗?」

      「再婚完全没有没错,女友的话是有试着交过几个,但因为我这祸首的关係都……最后仅去酒楼坐坐玩玩罢了,否则会伤到人。」

      「……你不寂寞吗?」

      「不会,我曾养了一只猫,她现在成了一国的公主;我收留了一只和我同为实验品的小鬼,现在正努力地在南土学习中,而鬼狼还同我住在一块儿,我要帮牠梳毛、按摩、切肉什幺的,日子其实还挺忙的。」

      那你自己呢?他们对你来说像是责任一样,你不会将感情放在他们身上吧?一直孤孤单单的,而且左手不便、不会照顾自己、任何事物失了享受的意义、不死……好不甘心。

      为何我放你一个先离开了,真的好不甘心……没能尽妻子的本份留着陪你。

      「雅、雅翎?」叶月天莫名发起抖来了,并连忙抽纸巾替她擦眼泪,「我、我说错了什幺吗?啊,酒、酒楼对吧?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去那种地方了!」

      「才不是咧,傻瓜。」即使无法用表情达,但惊慌失措这点依然没变,白雅翎不禁笑了出来,并接下了纸巾,「什幺就怕脚踏两条船就隔开距离,诺拉当然会难过,好像她先生又离开她一样。」

      『白小姐?』

      抱歉,拿妳当藉口……我夫君他的状况比较特别,别看他这样、他实际上很怯弱又胆小,能陪伴他的人没比他坚强的话,他可能就……

      『……嗯,这样的心情我懂。』

      「我错了,抱歉呼噜噜噜……」伸手搭上她的肩拉靠自己后,叶月天便低头凑近她脸颊蹭了蹭。

      「别老是来这招啦,你肯定又会咬我。」白雅翎抓起刚才的马卡龙引诱他把脸移开,接着被他一口吃掉,「啊,机会难得,你表演一次你以前惹我不开心时做的事吧,说不定也能逗诺拉开心喔!」

      「呃……以前野兽脑不觉得哪里不妥,但现在……不、不太好吧?」他掩面。

      「人家也想看看怀念怀念嘛,拜託!一次就好了。」

      「……等我一下。」他无奈地朝四处看了看,并确定室内的侍者们不会突然走出来后,「唉。」他叹了声便弯下身以四肢跑到某个花圃前。

      看他嗅过一朵朵鲜花,还将脸更是凑近地似乎在物色鲜花的好坏,找不到想要的竟直接钻进花圃内乱窜,自头到尾都没用上双手甚至站起身,乍看下有点像是在花园内玩耍的狗儿,直到他叼了一朵花儿回来为止。

      「啊呜。」他在白雅翎的脚边坐下,一手放在她膝上拍了拍,还仰着头要她注意他叼来的花儿,越看越像是带回战利品给主人的狗狗。

      「哈哈,月天还是跟以前一样可爱呢!」白雅翎给他摸摸脸、摸摸头。

      「二度卖了我的自尊了。」他无奈,不过对女权主义的始界来说这才刚好尔尔。

      「噗,我们两个真的很开心喔,辛苦你了。」白雅翎接下他的花儿别在他右耳前的髮鬓上,接着拉起他坐回鞦韆上,「来,一起吃点心吧!」

      「嗯。」

      傍晚。

      「哇……真漂亮,大海都变成橘红色了耶!」

      「是啊,哪像我们的绝海永远都是黑的。」

      夕阳像是远自大海的另一边慢慢地没入海底,大海和天空皆是一片橘红,海风将这片染料带上本是金黄色沙滩,清一色仅有些许色阶差别的岸上伫立几根椰树随风摇摆着,本在海中玩耍的群妖们一个个地回归上岸,拖得长长的影子们默默地跟着融进其中。

      ……

      呆望着这片美景许久后,「我们的故乡在秋天时也是橘红一片呢。」白雅翎淡声说道。

      「嗯,坐在树下稍微打个盹儿就被落叶埋了。」

      「噗,那时你的头髮还是红的,要找到你很不简单呢。」

      「会吗?妳每次喊要吃饭了我不就冲出来了?」

      「啊啊,每次冲出来的地方都不一样,还常常被你吓到呢,尤其跟着整棵树的落叶一起掉下来的时候。」

      「那是急着回去找妳撞到树了。」

      「你向我求婚时也是在秋天呢。」

      「……嗯,花了很多苦心却没办法给妳像样的婚戒,甚至连婚礼也没有,真不晓得那时候的我到底蠢到哪来的胆子敢跟妳求婚。」

      「但我真的很开心呢!虽然那时候的你没像现在会说话,不过看你那幺努力地偷偷上镇打工、试着自己将衣服穿整齐、绑头髮,花了不知多久的时间学会了站姿还记得穿鞋……头一次见你如此像人我傻了很久,拿出戒子那一瞬间我真的很感动。」

      「好歹身为男人,总不能凡事都让妳为我操心,为了照料我妳已经辛苦很久了,我当然也想为妳尽一份心力。」

      「不辛苦啦,你为我尽心尽力做的事更多呢,像是照顾那幺大一片花园,有你在不只轻鬆很多又省了很多时间;想摘山崖上的药草,你不让我摘而自己爬上去为我摘;冬季的储备粮食不够,你便冒雪去猎……你为我做了好多好多事,比起来我那一点照顾也不算什幺。」

      「啊……夫妻相欠债,互相照应是应该的,没有妳我也不会有今天。」

      「嗯,没有你的话,我们也不会在这再次相遇。」

      要是可能的话,好希望时间能在此永远停下……有缘相遇却无缘继续,一切终将成为泡影,多幺极其不公……这到底为什幺?女神大人。

      「越晚风儿越冷了,我带妳下楼去吧,顺道瞧瞧西南两土之首长什幺鬼样子。」

      「嗯!」

  • 名称:妮露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2: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