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猫超清

      「午安!」

      「……你们最近干啥三不五时就往我家跑?」叶月天蹙眉。

      「来看看你被妖怪吃了没。」清田彻笑道。

      「别开玩笑了。」洛梧桐巴了下他的脑袋,接着说道:「前阵子有两个怪咖被犬神追杀而躲进我家的庙,所以我们才来关心一下。」

      「还活着呢,你们可以回去了。」

      「等等!」见他关门,风伶儿赶紧伸手阻止,「我们私下查了很多关于犬神的资料,或许能帮上你的忙也不一定。」

      「用不着,我又不是电脑白痴不会自己查,要命就别和我扯上关係。」

      自从犬神出现后,月天渐渐和我们疏远了……虽然明白他顾虑我们、他怕我们受到伤害,但继续下去的话,这岂不是和始界的状况一样?

      「又再铁齿了,你不知道妖魔鬼怪最喜欢挑落单的人下手吗?别忘了我们有梧桐大神在,让我们多陪陪你肯定比较安全。」清田彻指道。

      「神你个头,说得我好像哪来的鳖脚仙似的。」洛梧桐无奈地拍掉他的手,接着提起手上的纸袋,「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这有几张我爷爷画的符咒,就当作我鸡婆擅自给你乱贴吧,里头还有些零食和水果供品给你当歉礼。」

      ……

      沉默了会儿,他缩手走进屋内,应是同意随我们了。

      「呃?」跟着走进屋内后,风伶儿不禁愣了愣,「怎幺感觉比上次还空?」

      「有何万一我会搬家,所以事先收拾了。」他前去準备茶水。

      感觉……越来越冷淡了,我不喜欢这样。

      「你也太夸张了,有必要躲妖怪躲成这样吗?」洛梧桐到桌前挑出纸袋内的食物后,便带着符咒找地方贴,「要搬的话不如搬回阿彻家吧,若出啥状况也好照应。」

      「不要,真有状况可不是死我一个这幺简单。」

      为什幺月天的想法都这幺的……

      「那我把我的电玩留下吧。」清田彻找地方坐下后,便卸下背包翻找。

      「我没那个心情玩,别留你的垃圾增加我的行李量。」他没好气地唸道。

      「你玩不玩随你,哪天你真的搬走的话,你为了还我一定会来我家,都当几年兄弟了、要走也得打声招呼嘛。」

      「噗,好老套。」洛梧桐失笑。

      「中二病发作去看医生,这招请你拿去把妹,别用在我身上。」他回头瞪道。

      「女孩子才不吃这套咧,又不是娃娃戒指啥的,拿来用你就好。」放下电玩后,清田彻另附了片光碟给他,「我让玛莉欧陪你吧。」

      「用你个屁,你当我是你身上的摇桿吗?把你的水电工收回去!」

      「你就不能别嘴贱吗?干嘛把我的好意说得像谜片一样。」清田彻无奈。

      「谜的是你的脑袋,少拿你的热脸贴我冷屁--」

      「咚!」风伶儿拍桌打断他,免得他和清田彻吵到没完没了,「我们不是朋友吗?为何不愿接受我们的帮助?不管哪边都令人搞不懂……一而再、再而三地自做决定,万一真的出了什幺事,你有考虑过我们的心情吗?就算只有一点点也好啊!我不想再眼睁睁的……」

      不知怎幺地想到过去的种种,初次见面他连理都不理,但事后却关心我的安危对我说教、救了我们好几次,甚至隐瞒某些事实宁可被误解、被冠上罪刑也要帮我们,就算和这里的他完全没关係,可是看见他的脸……这股心情无法压抑啊。

      沙萝?沙萝、沙萝……妳又跑到哪里去了?说话啊……我没办法把他和始界的他当作不同人,难道我坏了规矩妳也不管了吗?

      「果然……吧?或许是真的。」他莫名喃喃自语了声,走来的同时还拿下脖子上的项鍊,「我告诉妳原因好了、伶儿,其实我结婚了。」

      「……咦?」三人愣了愣后疑惑出声。

      「这是我的婚照。」待洛梧桐靠来后,他伸出项鍊打开上头的坠子,一方面还得防止两枚不起眼的戒指从鍊子上滑落,「她是我老婆,白雅翎。」

      「哇靠!旁边的新郎真的是你吗?怎幺从没见你笑过给我们看?」洛梧桐惊讶。

      头一次见到月天如此开心的模样……白雅翎是吗?看起来是很温柔体贴的人,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能认识她,不管是这里还是始界的她。

      「你这混蛋结婚都不说一声偷偷来,补办喜酒给我们凑乐闹啦!」清田彻拍他。

      「不可能。」冷不防地阖上坠盖后,他将项鍊戴回去,「认识你们之前她就死了。」

      ……

      原来那座花园的悼念者,我们无缘相识的他所爱之人……就是白雅翎。

      「难怪都不会笑……」洛梧桐叹道。

      「抱、抱歉,我没想到你坚持单身的原因就是……」清田彻低头。

      「没关係,是我没跟你提起。」给清田彻拍回去后,他望向风伶儿,「妳明白了吗?先不提我穷到快被鬼抓去,我跟妳说过我自幼被扔了两次,接着她在我面前被杀掉,我为了救她牺牲左手还是救不回……人、钱财、情感什幺的,我全都一无所有了,妳想我哪可能放你们来淌这浑水?」

      我们……成了他仅剩的希望吗?放下过去,像一般人那样……

      「可是--」

      「啰嗦!要我考虑妳的心情,妳就不能考虑我的吗?」他猛然拍桌吓得她缩起身子,慢慢地缩手后、他先是深呼吸缓和情绪才说道:「失去谁和被留下的心情没妳想的简单,那种痛苦我不希望发生在你们身上,我没像外表那幺坚强,而是很软弱、很害怕同样的事又……我保证我会活着回来,算我拜託妳了,千万别插手!」

      ……

      又……是这种……为什幺?如此来到这个世界一点意义也没有啊……

      「嘟噜噜、嘟噜噜……转接至语音、喀。」收起手机后,朱红摇头,「老样子不接电话。」

      「果然还是直接进去找人好。」Black抬头望向面前的警政大楼,说实话很不想进去。

      「要不你在外头等?咪亚虽不甩你和耀哥,但至少会给我面子。」

      都几岁了,妳还故意叫她那个小名?

      「不,让我跟着吧,我手中握有妖怪存在的证据说不定能说服她。」

      「好吧。」

      看在他们俩都是大名人的份上,才刚踏进大楼便马上有人前来接待,不过呢……好死不死遇上她侦讯的时间,这下可麻烦了。

      ……

      「呃……」见他们俩坚持在侦讯室门口等,好心为他们带路的员警不免有些紧张地提醒,「你们非要现在找她吗?我建议你们改天再来的好,大姐头侦讯犯人时可是很火爆的。」

      「我们和她是旧识,别担心。」Black带笑向他点个头。

      「怕遭殃的话你赶紧走吧。」朱红对他搧搧手。

      「……既然你们心知肚明我也不好意思多说什幺。」无奈地搔搔头后,他向他们俩行举手礼,「那我先告辞了,保重。」

      还保重咧,表明了我们一定会被她揍吗?

      「小黑,你真的不去外头等?这里有开冷气怕你受不了。」

      「没关係,还有别叫我小黑了,我那只妖怪也自称小黑感觉很不爽。」他无奈。

      「可是很可爱--」

      「砰!」

      听见里头传出有东西被撞倒的声响,两人下意识地立即挪步远离大门,「呃啊!」下一秒大门被撞开,有个大男人狠狠地撞上墙落地。

      感觉越来越凶残了她……

      「胆子不小嘛。」个头有些娇弱、将亮丽的银白长髮盘起的女子悠然走出,在男子面前停下后,她身上的武装器具随即发出锵啷声,「在我眼下还想走,少瞧不起女人了。」

      「臭婆娘!仗着自己是警察就出手伤人,我绝对要告、咕啊!」

      「去告啊,虐童至死的人渣。」她连向男子的腹部狠踹好几脚,语气看似平和淡定,但她出脚的力道使人都口吐白沫了还不停下,可见她真的很火大,「试图逃走而向我翻桌,我这可是正当防卫呢,里头的摄影机可是全拍得一清二楚,还敢恶人先告状根本找死。」

      人快被妳踹死了啊,该不该阻止她一下?

      「天啊,又来了!」、「大姐头!冷静点!」、「快停下!他快被妳搞死了啊!」路过的员警们见状,纷纷赶来挡下她、悄悄拖走嫌犯,当然不免有几人被她赏了过肩摔出气,和她一起工作真可怜。

      见好几个大男人一起拉她还拉不动,「哟呼,咪亚!」朱红只好出声引起她的注意。

      「……啊,基凡妮。」点个头算是打招呼后,她收脚颐指了下,「这畜牲交给你们收拾了。」

      「是、是!」连忙应声后,员警们带着嫌犯逃走。

      「讨厌,不是说了别叫我以前的名字吗?」朱红抗议。

      「等妳改口不叫我咪亚我再考虑。」她回头开了某扇窗,接着无视禁菸规矩掏了包香菸叼一根点火,慢慢地吐了口烟雾后,她看似很疲劳地挂在窗上,「说吧,找我什幺事?」

      刚才真应该接受那名员警的建议改天再来,她平时虽不会抽菸,但一抽菸的话就代表她工作压力正大,而且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暴走发火。

      「小黑,你说。」朱红低声戳他一下。

      「呃?好、好吧。」他无奈,接着掏出手机滑了几下交给她,「咳,芙兰姐,能请妳花点时间看过这些照片吗?」

      「王耀的罪证吗?」她抬头接下手机一张张地慢慢看,过了会儿便将手机扔给他、险些害他没接到,「你们拍鬼片的生活照给我看干啥?无聊。」

      「我们知道妳事务繁忙,自然是不会拿莫名其妙的照片给妳看,这些照片全是真的绝非加工过,请妳相信我们。」收起手机后,他郑重地切入重点,「这几个月来,我、王耀大哥、月天哥和红姐,分别都见到了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妖怪出现,听说即将出现的第五只妖怪和妳长得一样。」

      「……所以?」她缓缓地回过头瞪着他们俩,眼神充满不耐及发火的警讯。

      「妳看小黑大热天还穿这幺多,正是因为他被妖怪下咒快变雪糕了,而我则是病患的胎儿被妖怪盗走;耀哥被妖怪陷害成了分尸案的幕后凶手,月月则被追杀而送进医院躺了一天,接下来他们肯定会找妳下手的啊。」朱红激动地拉她。

      「胡扯,妳身为医师跟着他们信这种玩意儿,不怕笑掉人家大牙吗?」她不悦地甩开朱红的手。

      「芙兰姐,妳也清楚我的为人,我可不会枉顾自己的面子净说没人信的蠢话,万一五只妖怪全到齐了,说不定会使我们生存的世界走上末日,我们绝对没跟妳开玩笑!」

      「吵死了,我没空听你们瞎扯科幻电影的情节,滚开找别人玩去。」随手将菸蒂扔出窗外后,她转身就走。

      「等等,芙兰姐!我这还有--」

      「唰!」

      !

      她一个回头便是旋来了把军刀喝止他的动作,还将刀背轻触他的下巴要他识相地退下,「当初分道扬镳时就说清楚了,我们彼此井水不犯河水,我还有通缉要犯得追蹤,不管是你们还是怪力乱神的妖物,胆敢妨碍我的话我一併通通干掉。」

      ……

      见她收刀,「咪亚!」朱红连忙上前挡住她的去路,并掏出喷雾罐塞给她,「不然这个请妳一定要收下。」

      「什幺玩意儿?」

      「这是圣水。」此话一出她立马瞪来,朱红便继续解释,「小黑亲身证实过了,那群妖怪无法用刀枪干掉,虽然不知道效果如何,但请妳当作姐妹一场带着当护身符吧,好吗?」

      「……别再来烦我了。」收起圣水后,她转身走人。

      「唉,老样子态度强硬相当坚持己见,只好暗中多注意她一点了。」Black头疼。

      「道不同不相为谋嘛,如今她成为警界的明日之星我们是该祝贺她的。」

      「啊啊,除此之外还得关注妖怪的动向,或许我们能设法从中阻扰第五只妖怪出现,赶紧离开这吧。」他先行快步离开。

      「快被冷死了早说嘛,干嘛硬撑。」朱红摇头。

      大门外。

      「好点了吗?」

      「是好点了,若能再来一杯热咖啡更好。」他面色难看地搓搓双臂。

      「你就是咖啡喝太多才老犯胃疼,我建议你喝热牛奶或水比较好。」

      「反正是热的都好,前头有家超商妳能帮我买来吗?我不想进去吹冷气。」

      「嗯,你在这等、呃?」一个转头,她当场定格。

      「怎幺了?」

      她默默地指向不远处的树荫下,抱着婴儿的红衣女妖怪就站在那儿。

      「谢谢你们替我带路啊,基凡妮、小黑。」朱燄微微一笑后便转身走人。

      糟了!

      「站住!把孩子还来!」朱红立即挺身追上。

      「抓到我再说啰。」以眼角余光瞥了朱红一眼后,她一跃便是跳到树顶之上,紧接着只手一摆、若有似无的红羽浮现,她竟急速往超商的屋顶飘去。

      该死!这只妖怪还能飞天?

      情急下,朱红自内衬口袋掏了几把手术刀直向她投去,不料每把刀皆被她的红衣弹开,但有一把恰巧卡在她羽上,最后她带着那把刀飞至不见蹤影。

      ……

      「看来红姐的妖怪也是刀枪不入啊,伤脑筋。」Black靠来。

      「不,刀枪不入的是她的衣服,这群妖怪的品种似乎都不同。」她拾起某把弹回脚边的手术刀看了看,小心地触碰刀锋、很利,「有羽毛是鸟吧?可惜刚好被夹着,无法得知对她有无伤害。」

      「说起来……我死了只宠物龟妖怪就出现了,咖啡厅店长则看见王耀大哥的妖怪像蛇一样有岔舌,若其中有何关係确实能分辨哪只较好对付,红姐的鸟妖怪说不定有机会能杀掉。」想了会儿后,他不禁回头望向背后的警政大楼,「不过重点是被他们发现芙兰姐的位置了,我们得加派人手保护她的安全不可。」

      跟监人数增加了不少,反之来往的路人大量锐减,似乎连就近的店家也被收买了,近十支左右的监视器皆面向我们曾出现过的地点各处,能做到这点定是我的召唤者及人类的青蔚大哥,不太好应付。

      位在三叉路附近某栋民宅上,黑俨趁屋主不在便大剌剌地在人家阳台上乘凉,但他可没闲着地满是透明方框在身边飘浮,记录路口现状的同时,大量的灵丝线自每个方框上连接至每支电线杆上,除了当地人没发觉外,路过的鸟儿似乎能感应到磁场的不同而不敢停留。

      「好啦。」忽然间青火团冒出,青蔚从中现形,「替代的烟香调製好了,要怎幺摆?」

      「不用摆,这群人类发现我们的意图,定会将这路口有异之处进行毁损的。」见他递来香囊,黑俨接下后便是直接倒出、随即有六面方框包覆紫香粉末,紧接着粉末渐渐消逝,「将其置入每条电线的缝隙内,待时间一到就利用发电的热度焚香,他们绝对找不着的。」

      真聪明,每代南土之首都得像他这般好脑筋,不然面对一大群人类早被推翻了。

      「接下来是酒还有猫……你能预测当天的天气吗?酒有规定要哪种吗?」

      「别担心,管他天气好不好,我已在路口的消防栓动过手脚了,到时砸了它便会自动洒酒至中央。」

      认真耍起阴险手段和此界人比起毫不逊色呢。

      「你好像很火耶,反正没被套话多少又无伤大雅。」青蔚无奈,虽然他笑瞇瞇地搞这些杂事看起来不像。

      「哼,谁叫他要利用我的存在条件逼我。」不悦地鼻哼了声后,有个方框发出讯息通知滑到他面前,他看了眼便将方框移开,「看在不想破坏规矩的份上,让他干我几枪几刀我摸摸鼻子就算了,竟敢得意忘形阴我……此界的白银姐似乎能利用呢,顺道在他们的电子系统上动手脚吧,我非要让他嚐嚐他所做的一切全是白费好好重挫他。」

      到底黑到什幺地步啊你,明明拥有同张脸,有必要气到连自己也不放过吗?

      「喂,我罢工行吗?」

      两人转头一看,有只小黑狗自隔壁阳台跳来,背后还跟着两只花猫……看起来怪蠢的。

      「罢工个头,猫会自愿跟着你走,这不由你干谁来干?」青蔚驳回。

      「我找不到第三只猫啊!猫愿意跟着我大概是因为我认识猫族兽灵的关係,但我根本没法和牠们沟通啊!」他不断地用脚掌推开两猫对他猛舔。

      「用不着沟通。」青蔚靠过去后,便是弯下身盯着两猫的眼睛看,两猫宛如石化般地跟着不动许久,最后猛地清醒跑走,「我给牠们下了暗示,到时牠们会自个儿跑到指定地点上待命。」

      也太变态了,难道你都用这招拐女人?

      「面瘫哥哥不是受伤了?目前的时间还多得是,不用着急慢慢来没关係。」黑俨笑道。

      「你瞧瞧塔李多识心,真希望你这条无毛蛇能多学着点。」他抖抖被猫舔乱的毛身子。

      「闭嘴,你这吃货仅是想偷懒尔尔,谁不知道你的伤早好了。」青蔚弹他额头。

      「小心爪子,这幺弹很容易戳到眼的。」黑俨苦笑,谁叫他要变小狗不好用巴的,「最近面瘫哥哥怎幺都在当小狗?是因为戴着项圈不好意思当人吗?」

      「不用想也知道他是为了食物装可爱讨食,真不要脸。」青蔚叹道。

      「我又不是整天都在找食物,当狗较能使此界的狗儿放下戒心帮忙,而且很多小姑娘喜欢我的粉红肉球,有何万一能藉此当掩护呢。」他举起脚掌。

      难不成肉球才是重点吗?

      「还有呢?实质上有利于现状的地方。」黑俨问道。

      ……

      他沉默了会儿,其中不时地看了看自己的肉球、用脚掌搓搓耳朵,甚至转过头瞧瞧尾巴摇个几下……看来他也明白实际上没啥帮助,而且幼兽之躯和人类比起过于娇小脆弱了。

      「啊,我浑圆的毛屁屁和尾巴很性感。」

      这是哪门子的结论啊!

      「去死。」青蔚额冒青筋地再送他额头一弹。

      「喵的别一直弹我啊!害我不能歪头我要怎幺参加明绣的酒会!」他举起脚掌护额。

      「什幺酒会和歪头有关係?」黑俨不解。

      「上次我不是请你帮忙改照片吗?明绣有个前辈想查明她是否杀狗来召唤犬神,所以和一堆同事办了场狗狗同好酒会,歪头可是小狗的必备卖萌技呢。」

      「哦?所以说会有很多漂亮姑娘在啰?」青蔚似乎起了兴致。

      「期待什幺啊你,就说了是狗狗同好酒会,可不像酒楼那般运作,顶多让你吃喝免费尔尔。」他无奈。

      「能带朋友吗?好久没痛快地喝一场了,让我们假装是明绣姑娘的朋友吧。」黑俨笑道。

      「喂喂,芙多的条件不干了吗?伐基怎幺办?」

      「休息一晚又没关係,朱燄妹妹还得带娃儿就别邀她了吧。」

      「……早知道别跟你们提了。」他头疼。

      「咚!」有只花猫忽然落在阳台上。

      ……

      两人一狗呆望着牠许久,牠趴了好一会儿后,以相当不协调的姿势及动作慢慢站起身来,在四肢看似快打结下,牠在原地不知转了好几圈,最后猛地直向窗门倾倒再度躺地。

      「牠怎幺看起来像被操控的活尸似的?」叶月天小心地凑过去,并且绕着牠看了看、嗅了嗅,还用脚掌偷戳牠几下,「哇喔,是还未发现过的公花猫耶,终于凑齐三只了。」

      「慢着,牠还活着吗?死的可不算数呢。」黑俨提醒。

      「哼恩……」青蔚靠去检查,并抓着牠的头左右瞧了会儿,「肚皮随呼吸起伏是还活着,但大白天的牠的瞳孔竟开到最大、心律有些过快,若不是快死了就是如叶说的被控制了。」

      「意……喵志、帮……」

      !

      「喵的牠说话了!」叶月天跳开炸毛。

      你这狗都会说话了有啥好奇怪的?

      「意志?需要意志之力帮忙的意思?」青蔚燃起护身结界轻点了下牠的头。

      ……

      又过了好一会儿,「呼,成功了。」花猫慢慢地起身甩甩头,接着牠竟学人以两脚站立,并且面向窗门举起脚掌挥了挥,「感谢青蔚大人,虽然透过空老大的力量钻漏洞是成功了,但我头一次使用这招大概撑不了多久,你们待会儿得把猫抓好别让牠逃了啊。」

      你在和谁说话啊?

      「哦,是风狂啊。」黑俨靠来将牠拽回正面。

      「你这幺轻鬆就能逮到猫,怎幺不早点来帮忙?」叶月天抱怨。

      「没办法,始界的一天等于你们的好几天,我已尽我最大的力量努力缩短了。」

      「那白银妹妹的状况如何?有任何收到召唤的前兆吗?」青蔚问道。

      「完全没有。」牠莫名望向马路,好似有些无奈地抓抓头,「白银大人正享用点心中,这几天在总部待下来就像在渡假似的……啊?好好,她问你们还要多久的时间才能过去?」

      「六、一、五……我们这里的一个月左右,大约是你们那里的五天。」黑俨答道。

      「是五天喔,白银大人。」牠向马路挥挥脚掌。

      「日子算这幺仔细干啥?芙多的条件难到爆,能否成功还是未知数耶。」叶月天无奈。

      「拜託你们一定要成功,伶儿能否清醒得靠你们了。」

      「……什幺意思?」叶月天愣了愣。

      「伶儿的精神脱离元体已有好一段时日,我敢肯定她就在你们身处的世界某处,而这次破坏平衡规律,并肆意操控时间的凶手便是她的爱宠,时之神兽沙萝。」

  • 名称:机器猫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0: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