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兽之王超清

      某日深夜。

      「喀、喀喀……」

      ……

      「喀吭!锵啷啷……」

      ……喵的吵死了。

      「啪嚓。」电灯忽然开启,这时间点明绣不是还在上班?抬头向大门望去,竟有两名陌生男子走进,而且门锁全被破坏了。

      宵小吗?什幺地方不挑偏偏挑来这,家里值钱的东东……笔电和电视、明绣的包包和客人送的礼物,差不多就这样吧?若他们真的对那堆东东出手我在阻止好了。

      「嗯?没人在吗?」戴口罩的大剌剌地去查看其他地方,另一个戴帽子的则留在客厅四处张望,「那女人会不会是酒店妹啊?乾脆翻她的东西留些资料回去交差好了。」

      针对明绣来的?

      「也好,锁头被我们搞坏了她肯定会报警,趁现在查查她在哪上班,下次我们去现场堵人。」戴口罩的自厨房走出后,便直向梳妆台走去。

      「既然都来了,顺便摸点值钱的东西贴酒钱吧。」戴帽子的本想去翻衣柜,但恰巧发现某一角有对可爱的视线巴着不放,「有小狗耶!哈哈,居然趴在球上,看起来好傻。」

      「喂喂。」见他拿走小黑狗肚皮下的球丢出,戴口罩的忍不住翻个白眼,「先干正事好吗?我们可不能待太久,喜欢狗的话回去路边抓一只啦。」

      「路边哪能抓到这幺小的,大只的又臭又髒又会咬人我才不要咧。」他回头应声后看回小狗身上,牠不知何时早把球叼回并乖巧地坐下等候,「哦?这只好像很聪明耶,乾脆抓牠回去养好了。」给牠摸摸头后,他又抓起球丢出。

      「别玩了啦,快来帮忙!」见球滚来,戴口罩的不爽地一脚将球踢到床底下,至于小狗则坐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兇什幺啊你?生小狗的气幼不幼、咦?」他抬头瞪了眼后看回小狗身上,球居然早摆在牠面前,牠就像在试探他们似的,尾巴没摇过、完全没动过一步似的紧盯不放,有些令人发毛,「……牠好像哪里怪怪的?」

      「你别跟牠玩不就好了?」翻完抽屉回头看去,他抓着球在小狗面前左右摆动,但小狗的视线完全没放在球上,「他妈的别玩了!」一气之下,戴口罩的走来便是抢过球丢出窗外。

      「你干什幺啊!」

      「还问啊你?小事办不好你想被老大断手指吗?」

      「但这只狗、呃?」低头一看,小狗依然坐在原地,刚丢出窗外的球竟摆在牠面前。

      「这里不是四楼?怎幺会……」简直就像牠在跟人玩你丢我捡、而不是人跟牠玩,这下连戴口罩的也感到不对劲,于是他捡起球再次对着窗口扔出,两人确定球飞出去后看回牠身上,球又无声无息地摆在牠面前,「难、难道……」

      「终于发现了。」

      !

      「哇啊啊啊!」牠一开口说话,吓得两人连退好几步抱在一起。

      「来玩吧。」牠起身缓步向两人走去,随着距离越近、牠的身驱逐渐放大,直至两人退到门前不小心踉跄了步,回过神来、比人还高大的黑狼带着疑似尸臭的吐息咧出獠牙,「这次你们当球,人类。」

      「妖怪啊啊啊!」他们吓得夺门而出。

      会被吃掉、会被吃掉、会被吃掉……会被妖怪吃掉啊啊啊!

      一路连滚带爬地直奔出公寓后,两人下意识地朝四楼窗口望去、灯全关了?下一秒一团诡雾自某扇窗口跃出,在月光及路灯相映下,那团雾偶成狼形如散步般地悠然踩跳个个路灯接近,不用说、他们当然立马继续逃。

      夜路走多还真他妈的见鬼了!早知道就别挑半夜闯空门了!

      狂奔了不知几个九弯十八拐,天杀的一路上半个买宵夜的人影都没有!直至下个转角处弯过--太好了!有便利商店!

      「不行喔。」

      !

      才高兴没一秒、整间超商顿时断电全黑,「牵连无辜的人可是犯规呢。」见黑狼竟从里头走出,两人立即煞车并掉头。

      「怎幺办?怎幺办?我还不想死啊!」

      「吵死了!这都要怪你,早叫你别跟狗玩说不听!」

      「牠很普通地趴在那边,而且看起来像狗、摸起来也像狗,谁知道是妖怪啊!」

      「你的脑子长在脖子上干啥的?调查和妖怪有关係的女人总要有点预防啊!」

      一路边吵边逃命,总有几户人家嫌他们吵而扔垃圾或泼水抗议,加上黑狼不时显现挡下警局或医院等二十四小时不关门的去路,这何止被搞到身心俱疲、还被吓到就快精神分裂了!

      为了活命,管他有无信仰上帝老天爷佛祖菩萨甚至阿拉真主全给他求过一次,或许就看在他们如此拼命的份上,两人不知不觉逃到某栋熟悉的建筑物前,一座寺庙。

      「太、太好了!感谢……什幺神保佑!」

      「废话少说啦!快翻墙进去!」

      「站住!」

      !

      恐惧及肾上腺素的催化下,近一楼高的围墙他们没两下便爬上,下一秒「咚!」的、野兽的哀鸣随着剧烈的震动而起,其震撼使两人一股劲地往庙宇内院摔去。

      「吓噜噜噜……」

      未来得及为摔疼的屁股感到痛,外边传来野兽的低吼声吓得两人连忙起身倒退,但过了会儿除了因不断撞击而产生的震动外,并没见到黑狼的影子出现,难道牠进不来?

      「哼。」牠鼻哼了声使两人又吓得抱在一起,接着尸臭渐渐淡去,「算你们运气好,但游戏可不会就此结束,记住。」

      ……

      几分钟后一点声响不在,那只妖怪走了吗?两人不禁鬆了口气直接瘫倒歇息,为了保险起见乾脆待到天亮在离开好了。

      「你们两个在干什幺!」

      !

      「哇啊啊啊!」他们吓得立马跳起抱在一起,但回头看去、是个矮老头和年轻女孩,「幸、幸好……」他们再度瘫倒,被吓了一整晚寿命肯定少了一甲子。

      「幸好什幺啊?我爷爷问你们话没听见吗?」洛梧桐瞪道,接着拿出藏在背后的狼牙棒……嗯,还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来偷香油钱的,不然祈神道具不该这幺用,「不交代清楚的话,我就以正当防卫的名誉教训你们。」

      「呃?我、我们是不小心闯进来的!」戴帽子的连忙解释,戴口罩的则猛点头附道:「对对!你们一定有听到刚才的声音吧?那是妖怪搞的!我们不得已才翻墙进来求神救命,请你们相信我们!」

      「……梧桐,妳好好盯着他们,我来报警。」洛昀掏出手机。

      「拜託别把我们当神经病啊!」他们大叫。

      「爷爷等等。」伸手阻止后,她回头问道:「你们说的妖怪长什幺样子?有名字吗?」

      「原本是只可爱的小狗,但眨眼间就变成比人还高大的、痛!」

      「可爱个头啦!」巴了他一下后,戴口罩的答道:「我们受人之託去调查名叫犬神的妖怪,本来还半信半疑的,谁知道真的冒出来了!」

      犬神?死鱼眼几天前找伶儿问了类似的问题,难道这两人是他找来的?

      「爷爷,我看别报警吧,他们好像是我朋友认识的人。」

      「嗯?上次妳说被妖怪搞到送医的那个?」收起手机后,洛昀摇了摇头,「尽认识些脑筋不正常的不良仔,看在伶儿跟你们一起疯的份上我信妳这次,你们两个马上给我离开。」

      「不、不不!拜託让我们留一晚!天亮我们就走!」

      「那只妖怪说不定还在外头徘徊啊!求妳了大姐头!」

      别随便认人当老大啊你们。

      「好吧,但你们只能睡在这,不准进我们的庙。」洛梧桐无奈。

      「没问题!感谢大姐头的收留之恩!」

      「咦?老闆您刚刚……」

      「怎幺?我去哪还得跟妳报备吗?」

      「不、不是,我没这个意思,那幺您的--」

      「圣代改咖啡,放在门口敲门提醒就好。」

      「是。」

      这不是第一次了,自从接受妖怪带来的利益及便利,不只是家中的下人,连公司的员工们也常搞不清自己的行蹤,实在令人烦躁不已。

      悄悄地走入办公室后,Black朝办公桌看去,「建材的部份和原定的不一样,若你们不在一星期内改善,那你们就甭干了。」黑俨坐在桌前很完美地扮演替身的角色,待他讲完电话可能还需要点时间。

      为此、Black先到沙发上稍作歇息,并且拿出看似矿泉水的圣水瓶喝了好几口,万一真有什幺状况发生,或许能避免最坏的后果。

      「哼,最初可是你们自愿接下这份工作,这点小问题搞不好要你们干什幺?先声明我可不会改变主意,你们办不到我就找别人来干、就这样。」挂上电话后,黑俨着手抽掉领带、脱下西装外套,「总算回来啦?你的工作多到也太夸张了,真不晓得以前没我在你该怎幺两边跑。」

      ……

      「老样子不太想理我呢。」将衣物和领带随手挂在椅背上后,黑俨踢掉脚上的皮鞋弯下身去找便鞋,「罢了,我敢肯定你又把我的圣代换掉了吧?你和我一样聪明应是用不着我说明进度到哪,没事的话我先走啰。」

      「我要交易。」趁黑俨还未起身,他直接开口问道:「你们妖怪最近在忙什幺?」

      「迎接第五只妖怪降世、呃?」近乎在无意识下老实招供,猛然起身后、黑俨不敢置信地掩嘴。

      和我想的一样,必须倚赖人类为生的怪物,正常的情形下无法拒绝人类的要求。

      「难不成接下来还有第六只以上?第五只妖怪像谁?」

      「你,没有、快……」无法控制地外洩不该让他们得知的情报,为了阻止继续开口、黑俨竟伸手掐住自己的脖子,乍看下利爪随时会刺穿颈部着实怵目惊心,「芙兰米亚‧多拉、住嘴!」

      芙兰姐?想不到居然是她,这群妖怪简直就像以前的我们……唉,以现在的关係而言,她根本就不会相信我们甚至出手帮忙,该怎幺说服她才好?

      「那幺你们全员到齐后想干什幺?」

      「设法……逮、你还不,平衡、停……」就算试着压低嗓音含糊带过也没用,黑俨不禁被惹怒地瞳孔缩成细线、鳞纹自眼角处浮出,整间办公室的气温急遽骤降,「否、你们,末日……给我停下啊啊啊!」

      !

      黑俨突然放声怒吼,人类的语言剎那被刺耳的龙嚎声取代,室内所有易碎物无一倖免地同时爆裂,空气中的水份瞬间凝结成冰雾掩盖视线,骇人的冰柱毫无规律地自各处穿出,再不阻止他整间公司定会被他毁了!

      「砰!」

      「……哦?」放下紧掐喉间的双手、冰柱倏然停止生长,黑俨缓缓地抹了下自己的脸颊、有血,接着对他手上的枪枝扬起微笑,「为了杀我你还特地订製了把银枪啊?一枪就能伤到我定是将子弹泡过圣水对吧?人类为否定其他物种的存在所做的努力真可怕呢。」

      啧,居然还打不穿?到底该怎幺做才能杀掉他们?

      「真是自不量力,你可是有我在才能渡过财务危机的啊,少得寸进尺了!」

      !

      黑俨只手一挥,本被蒙上一层冰霜的鱼缸突然爆出冰刃向他刺去,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挡、冰刃却被不知名的力量弹开,「老闆?刚才什幺声、咕!」不料恰巧进门查看的女员工,竟当场惨遭池鱼之殃地贯穿胸口,并如展示用的标本硬生生地钉在墙上。

      「哎呀?很抱歉我可不知道为何会转弯喔。」黑俨举双手投降,事不关己的态度和笑容一点歉意也没有。

      「你……」是因为喝了圣水的关係吗?但现在可不是为此感到纳闷的时候,毕竟有人活生生地在面前被杀了,「当初不是说定了,你我之间的问题不该牵连其他人吗!」

      「哼,我可没笨到和贪婪的人类做约定。」黑俨瞇起双眼的同时,瞳孔和脸上的鳞纹恢复正常,接着颐指了下那名无辜员工,「但我有我的原则,今日仅是给你个警告尔尔。」语毕,女员工竟随着冰刃溶解并蒸发殆尽。

      假、假的?那是他製造的幻觉?

      「好好记住啊、李修先生,我能解决你的问题和困难,相反的、我也能让你的公司一次倒个痛快,若为你效劳的人像这样被钉在墙上透过媒体示众,你肯定就无法东山再起了吧?不信你可以试试,拿我们之间的交易赌上所有人的命。」

      ……

      该忠告的说完后,黑俨头也不回地跳窗离去,「啧,可恨!」他愤恨地将枪枝砸在桌上,镜破一响覆在桌上的冰全碎了。

      「老闆?好像有什、咦?」刚被杀过一次的女员工带着咖啡走进,见到办公室的惨状不禁使她傻了许久,「这、这怎幺回事?」

      本人……吗?不只杀不掉又如此耍人,往后我该相信什幺才好?简直快被逼疯了……

      「空调突然爆了就这样了,妳去找人清理一下。」

      「但这不像--」

      「少说废话,给我放下咖啡快去办。」

      「是、是!」

      关于他说的话,他的同伴们全员到齐后似乎要逮谁,虽然还不明白平衡是指什幺,但万一我们生存的世界因此走上末日,那幺……必需阻止他们不可。

      「唉,什幺都没查到就回去,老大肯定会将我们吊起来给人看笑话的。」

      「谁叫你要跟妖怪狗玩。」

      「我知道我错了啦!我改爱猫行吗?」

      「根本就不是这种问题啊混蛋!」

      倒楣被妖怪当球追、在庙里餵蚊子餵到天亮,怕现在的妖怪无畏白日而待到正午烈日正旺时才走人……简直比干讨债绑票跑给警察追还累,先去吃顿饭在回头找老大报备好了。

      「两位留步。」

      闻言,他们俩回头一看,「呃?叶大哥--」、「警官,麻烦你们了。」还未问候完,叶月天举起手机向背后的两名刑警招手,「我有照片能证明,就是他们俩闯进我女友家偷东西。」

      「咦咦!你哪时有女友了?」一个惊讶,另一个则反驳道:「你会不会搞错人啦?我们昨夜待在庙里待到刚刚才出来耶!」

      「跟我们走一趟再辩解吧,手伸出来。」刑警们给他们上铐。

      「别乱抓人啊混蛋!就说了我们--」

      「我女友叫李、明、绣,别跟我说你们忘了。」叶月天插嘴。

      ……

      人在做天在看这话不假,坏事果然不能干太多,才躲没多久就被逮了。

      「谢谢你们的帮忙,我有急事得先走人了。」

      「嗯,麻烦你在这留下姓名和电话。」

      莫名被逮来警局吹冷气、做笔录,虽不用顶着大太阳餵蚊子是不错,而且还有好心的警察会请喝饮料,但无故被上铐真他妈的超不爽啊!

      「唉,真衰,老大怎没说清楚这回事啊?」

      「我看是不知情吧,换作你有女友你敢跟老大提吗?」

      这倒是。

      「既然他女友和妖怪有关係,他干嘛不自己去查?」

      「听说有只妖怪和他长得一样,难免会、慢着。」

      ……

      无故定格了会儿,两人不约而同地向他望去,并且想起当初得来的情报……和他一样的妖怪名叫犬神,他的人类女友就是这次的调查对象。

      不、不会吧……

      「这样就行了,若有问题我们会再通知你,犬神先生。」

      !

      还真的是妖怪啊啊啊!这什幺年头连妖怪也会报警这招太扯了!

      「啊啊,麻烦你们了。」向员警点个头后,他回头朝他们俩瞄了眼,碍于被铐住无法脱逃、他们仅能吓得抱在一起,「哼。」摆个噤声手势后,他竖起大拇指横划了下自己的脖子,见他们立马明了地猛点头他便转身离开。

      敢说出去就宰了你们,不说的话说不定会被老大给宰了……该怎幺办才好?不管是哪边都令人想哭啊……

      稍晚。

      「咚!」

      一包信封袋砸来,被砸桌的员警抬头一看,「真是稀客呢,这干什幺用的?王先生。」

      「来保我两个不务正业闯空门的笨小弟回去,老样子多的请你们喝茶。」King搧搧手。

      「手脚这幺快啊?难得又亲自来……该不会是你使唤的吧?」

      「好笑,一堆髒事用说的可没有能直接杀了我的证据在,还望你确定前多注意自己的言词啊,警官。」他挑眉。

      「……我去带他们两个出来,请稍等。」

      几分钟后,警局外。

      ……

      「说话啊。」他抱胸瞪道。

      「感、感谢老大搭救,对不起让您破费了……」两人连忙向他行礼。

      「我不想听这个,我想知道你们被逮住的原因。」他没好气地唸道。

      「这……」

      见他们俩相觑好几眼迟迟不肯开口,他当然不爽了,「怎幺?事情办不好乾脆自首了?那我留你们俩干啥?」

      「不、不是这样!其实--」

      「汪汪汪!」

      !

      「哇啊啊啊!」几声狗吠当场吓得他们俩抱在一起,回头一看、仅是老奶奶牵着聒噪的吉娃娃路过尔尔,真丢人。

      「你们这两个……」身为黑道又是两个大男人,竟被小不隆咚的狗吓成这样像话吗?本想出手狠狠痛扁他们俩一顿,但方才的狗却使他停下动作。

      都在看这边?随意瞅了眼四周,不只是吉娃娃而已,连就近的流浪狗也盯着不放。

      「我大概明白了。」紧握的拳头一鬆,便是拍了拍他们俩的肩膀,「什幺话都别说,我给你们俩放假,事情结束前你们躲越远越好。」

      「感、感谢老大!」向他大大地一鞠躬后,两人头也不回地跑走。

      ……

      有意思,视线全摆到我身上来了。

      随意挑了只野狗走近、牠立马转身离开,如此试了好几只依然如此,紧接着他猛地朝野狗们离去的反方向回头,叶、不对,名叫犬神的妖怪就站在马路对面观望。

      Bingo,认识久了一眼就能辨别是否为本人呢。

      见他走到斑马线前,叶月天便明白反被盯上地转身走开,神情和态度相当泰然自若、毫无一丝惊讶,简直就像个死人。

      待号誌灯一转,他立马快步追上,本仅差三步左右的距离弯过面前的转角后一看,人竟远在下个转角处走动。

      不愧是妖怪,竟像鬼一样能瞬间移动。

      为防丢失能杀掉妖怪的机会,他拿出警察完全追不上的实力一鼓作气冲到叶月天身后,并且毫不犹豫地伸手。

      直接拧断他的脖--

      !

      才刚碰到他的脑袋,他竟咻地缩小身躯变成小狗了!

      来不及反应当下,小狗朝最近的防火巷飞奔而去,赶紧凑上一看、竟有扇铁门且被上锁了,唯一的出入口便是门下的小缝,「啧!」低啐了声后,他掉头往巷子的另一端奔去。

      花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火速绕了大半圈,刚出巷的小狗一见到他、便趁绿灯冲过马路,诡异的是来往的路人对横冲直撞的小狗没半点反应,反倒对高大的他为之惊恐而纷纷闪避。

      直至追到某个三叉路口上,「汪!」小狗率先停下对同样高大的人吠了声,那身着唐装的男子便弯下身将其拽到肩上搁着。

      同伙吗?

      「找到猫了?」

      声音和我一模一样?难道……

      「找你个喵啦,有人想虐狗。」小狗开口说话了。

      「让他虐啊,反正你又不会、嗯?」该男子回头一看,果真和自己长得很像,但相比下给人妖里妖气的第一印象莫名作噁,「我的天,给我带来这什幺麻烦啊你。」

      「是他先找我麻烦的好吗?」没好气地应了声后,小狗来回看了看两人好几眼,「他看起来比你帅又年轻多了,把你的假毛剃了吧。」

      「找死吗?」青蔚额冒青筋地弹牠额头。

      连相处模式也很像,真令人哭笑不得。

      「总算亲眼见到本妖了,斗胆问问你是哪种妖怪?叫什幺名字?」他挑眉问道。

      「变态无毛、靠!」、「闭上你的狗嘴。」再送牠额头一弹,青蔚答道:「比其他人类杀气还重哪用多礼?我并不知道我是何妖,但我和你一样姓王名耀。」

      「哼,真正的王耀仅有我一个,你这冒牌货。」

      「不是我要说啦,你们人类同名同姓的家伙多的是,根本不差我一个。」

      「这可不包括连长相也要抄人的怪物啊。」

      「……好久没被人称作怪物了,怪不爽的。」青蔚无奈地搔搔头,接着拽起肩上的小狗提到他面前,「我没时间陪你耗,这送你玩吧。」

      「喵的你卖队友啊!」牠不悦地扭来扭去。

      「谁叫你是最弱的,给他玩绰绰有余了。」放手使之直接落地后,青蔚回头继续观察三叉路口,「刚好你看我不爽不是个好机会?但别坏了规矩搞死他啊,上吧。」

      啧,完全被小瞧了……至少明白犬神是最弱的,虽然不知道杀不杀得了,但两只都在总要试试。

      「你说的喔。」小狗一个双脚站立便是瞬间放大变回人样,接着伸手按了下左肩,「喀啦。」疑似骨头断裂声传出,左手的利爪竟长得比右手尖锐,「来吧,让我瞧瞧人类的王耀级别差了多少。」

      「呵。」莫名冷笑了声后,他箭步踏出冲到叶月天面前朝心窝挥拳,但轻易地被接下却没使他感到意外,「去死!」似乎如他所料地,他趁势向头部旋身一踢,并在叶月天一时失去重心时掏枪向青蔚扣下板机。

      「咕!」、「疼!」叶月天当场摔倒,完全没防备的青蔚则中枪掩头踉跄好几步。

      能毫无畏惧地攻击两妖并使之同时吃亏,真不该太过小觑这个人类。

      「你妈,档次和此界的我完全不同。」叶月天坐起身扭扭脖子,其冲击都能杀掉此界的一般人了,能使他无法稳住下盘确实强悍。

      「疼死我了……什幺鬼东东?此界的兵器?」青蔚揉着太阳穴回头,见叶月天坐地不禁使他摇头叹道:「唉,弱爆了你,连人类的我都伤不了吗?」

      「我总要注意别不小心杀了--」

      !

      他一脚再次踢来使叶月天连忙后翻躲避,见其一个跃身好拉开距离时,「什……」他皮带一抽便是向之挥去,暗藏在扣头的短刀划开了腹部并溅出鲜红。

      犬神皮不厚,能杀掉他!

      脑中闪现这般想法不到一秒,在叶月天还未站稳脚步前,他趁胜追击地瞄準致命点连开好几枪,「去!」不料青蔚瞬间来到面前振袖一扫,「铿锵、砰!」子弹全被弹开,甚至有几辆行驶中的车当场被爆胎撞成一团。

      「够了,咱双方都不希望太过引人注意,到此为止吧。」青蔚挡下咧牙发出低吼的叶月天后,便是拽起他后领提起,「别忘了你的血,咱们撤。」

      「……啊啊。」瞪了他一眼后,叶月天只手掩上腹部,四散的血渍化做血雾蒸发。

      「别想走!」他又向叶月天挥下皮带刀,不料一团青火抢先包覆他们俩,「唰!」青火被划成两半并消逝,他们俩不见了。

      ……

      啧,下次被我遇上绝对要杀了你们!

  • 名称:百兽之王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9: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