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去操超清

      「喵呜呜呜!」

      「啊呜呜呜!」

      「哈!听见了吧?看你们政府军能嚣张多久!」

      猫族兽灵的诞生、抗军的胜利,以及最重要的……那无法抹去的历史及证据,因一只小小的生命而起而逝、既脆弱又强韧,在今日推动了南土展开改革的齿轮。

      透过现场影像取得消息的第一时间,全城笼罩在欢呼声及猫和狼的嚎叫之下久久不断,无视有伤在身或无法动弹的、诸侯强行带着政府军们悻然离去,至于会谈时签下的条约呢?相信贪婪的政府绝不干损己名利的事,因此这就由时间来证明了。

      地十楼E45房。

      「他们真的办到了。」自影像关闭后,洛梧桐和其他人一样瞪着空蕩蕩的墙面久未回神。

      「是啊。」清田彻点头应了声。

      「已经和我们无关了,能回东土了。」风伶儿垂首。

      「只差善后工作结束就能向秘书长提起这事了。」武元一头倒在床上。

      「嗯,剩我们五人……」伦纳德叹道。

      ……

      完全高兴不起来,心中满是五味杂陈的……都结束了,这次的战事,我们的情谊还有挽回的可能吗?

      除了赛宾娜是因情势所逼,他们三人……绝对有不可告人的理由,不惜背叛、堕落,并在最后一刻对我们伸出援手。到底搞什幺鬼?总这幺自以为是的年长组三人,把我们当成小鬼耍得团团转,真叫人不爽。

      必须找机会揭穿他们想隐瞒的事实、把这笔帐算清,绝不能因此作罢。

      「吶,要上去找赛宾娜吗?」洛梧桐淡声问道。

      「是呢,已经不是敌人了。」清田彻伸懒腰。

      「武元和伦纳德要不要一起来?」风伶儿望向他们。

      「呃?」伦纳德愣了愣,武元则苦笑,「虽说我们知道她是死鱼眼大哥的家人,不过我们跟她不熟呢。」

      「一起走走透透气也好嘛,赛宾娜摆了这幺久的架子一定很想放下好好宣洩,以她的个性来说我相信她会很高兴认识你们的。」洛梧桐起身,并且对他们俩招手,「走吧。」

      「死老头给我闪边去!」

      「该闪边去的是妳这笨女儿才对!」

      「两、两位请冷静……」

      虽说改革的开端正要驶动,不过……人都撤得差不多了,艾梅和她老爹竟比起了角力,起因依然是为了忆燕,一个想宰了他一个试图阻挡,乍看下简直就像鹰捉、不对,说是两头巨虎为了只橘毛兔的争夺战还较恰当。

      「那只畜牲哪里好了?妳竟被他洗脑到出卖了钢铁城!早知如此我当初就不该提拔妳当城主!今天我非得把他炖成兔肉锅不可!」

      「炖你妹个头!你这死老头的思维早落伍了,多元化族群的结合对钢铁城才有益处!你的做法仅会使钢铁城被南土淘汰!就算今日还是由你当城主,老娘定会将你踢下夺位!」

      救命啊女神和母神大人……

      见他们俩越吵越兇,想帮忙劝架的城军接二连三地无辜被打飞,忆燕自然无法介入仅能坐在一旁叹大气,还不时揉揉脚、揉揉肚子……唉,这压力肯定不用多久又会白了头毛。

      「又犯疼了?」同为一家人的佩朵兹早见怪不怪了,她完全无视了两头巨虎的角力战,并弄了杯水和药交给忆燕,「止痛药。」

      「抱歉这等小事不该由妳替我操心才对。」他苦笑接下。

      「不会,你保重身子重要,爸爸。」

      「噗!咳、咳咳!」忆燕当场喷茶并呛到了,接着不敢置信地望着她,「妳、妳妳妳叫我啥?」

      「爸。」

      ……

      不、不知为何觉得好恐怖……一般而言是该高兴才对吧?但看她面无表情地这幺喊肯定哪里有诈!

      「佩、佩朵兹妳没发烧吧?还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我很正常,不过私下能这幺叫你,在公事上很抱歉不能。」她推了下眼镜。

      「混帐畜牲!」

      !

      老爷子甩开艾梅冲来、佩朵兹立即挡在忆燕面前,碍于她没艾梅壮硕又怕弄伤她,爷孙俩确实玩了几回的鹰捉鸡,至于忆燕嘛……吓得紧抓着她背部的衣料不放,一点也不像是当爹的人。

      「啧!」见她坚持不让,老爷子率先停下动作爆怒,「连妳也被他洗脑了不成?妳可是我带大的,不是他!他这畜牲没资格做妳的父亲!」

      「我知道,自幼起老被人怀疑有个畜牲老爸,还因这点常被人嘲笑,说真的我也想把他炖成兔肉锅倒掉。」

      ……妳这话让我好伤心啊。

      「那妳护着他干什幺?难道妳妈卖了钢铁城妳就想把自己也卖了?我绝不允许!妳现在立刻跟我回复花镇,咱们以后和钢铁城没半点关係!」

      「什幺!」见他拉走佩朵兹,艾梅气呼呼地上前扯开他们俩,「这妮子是我怀胎十个月生的,不是你!要断清关係就断,我不在乎!但你没资格带走她!」

      「她可是我一手拉拔到大的,你们没尽到半点责任才没资格让她留下!」

      「唉,这该由我决定才对吧?」无奈地叹了声后,她推了下眼镜,「再怎幺说我可是镇长,所以复花镇我一定会回去,但也因为如此我不能擅自决定和钢铁城断清关係,否则对镇民们很难交代,另外除了公事必须留下外……我打算在钢铁城内成婚。」

      !

      「咦咦咦!天啊今天到底啥日子接连出了一堆鸟事不会是做梦吧明明想把我炖成锅难道就因为如此才愿意认我……」忆燕抱头碎唸不断。

      「谁!哪个混蛋竟敢拐我孙女!」老爷子气炸了。

      「这等大事妳怎幺从未提起过?对象是哪个家伙?」艾梅错愕。

      「真想知道?」

      「当然!」三人心急地同时大叫。

      「那幺妈和爸会为我做主吗?」

      妳这是威胁吗!竟为了成婚一事才愿意认人当爸妈!

      「能、能不能先让我们知道是谁再说?」艾梅苦笑。

      「莫朗。」

      ……

      「为何又是头畜牲啊啊啊!」老爷子抓狂了。

      「妳、妳妳确定?会不会哪里搞错了?」忆燕完全无法置信地瞪大眼。

      「绝对是搞错了!况且你们俩的年纪相差甚大,平日的交集仅在公事上,根本没任何感情上的进展啊,妳千万别因一时冲动拿自己的人生开玩笑!」艾梅搭上她的肩膀晃她。

      「刚才是谁说多元化族群的结合才对钢铁城有益呢?」她抓下艾梅的双手。

      「这、这……但妳也不能……」

      「为何不能?既然妳和爸都能证明种族不是问题了,那幺我来证明年纪也不是问题不能吗?」她挑眉。

      妳到底是遗传谁了啊!

      「慢着慢着慢着!这事莫朗知道吗?他同意了吗?」忆燕急问。

      「他不知道,当然也没办法同意,若我向他提起他肯定会拒绝。」闻言本该是鬆口气的,但她却从口袋掏了张资料秀给他们看,「因此我骗到他的指印盖下了这份成婚同意书。」

      「啊啊啊啊啊!」三人惨叫,老爷子下一秒抢过那份资料撕毁,「哼!这下没辙了吧?我绝不允许妳跟那头畜牲成婚!」

      「那份是影本喔,正本我已经送出登记了。」她莞尔。

      妳手脚也太快了吧!

      「还有啊……城主和秘书长不愿做主也没关係,在政府实施对非人有利的政策之前,莫朗可是无权能拒绝我,有同意书在他等于是我的所有物了。」

      ……

      「为、为何非莫朗不可?甚至不惜做到这种地步也不后悔?」艾梅不解。

      「嗯……」想了会儿后,她答道:「他温柔又体贴,无论我对他再怎幺恶劣也是如此,就算丢了性命依然甘愿将我摆在第一,并且包容我的过错将坏处往自己身上揽,条件如此甚好的男人该往哪找呢?我当然不能放过他。」

      妳这话简直就像寻仇似的啊……

      「但直接成婚妳不觉得太急了些或许该找个时间好好谈谈否则这不管对你们俩之中的谁都没好处啊。」忆燕慌张。

      「我本是想存好同意书从基本交往慢慢来的,不过……狂犬的孩子真的好可爱,那幺娇小又毛绒绒的,抱在怀里相当温暖、小小的心跳声令人疼惜,所以我也想要一只属于自己的兽族宝宝。」

      叶月天你这混蛋啊啊啊!

      「哈啾!」

      「爸爸感冒了?」

      「鼻子痒罢了,我不可能会感冒。」随手抹了下鼻子后他摘下皮盔,并在欢呼声及满城飞舞的帽饰中将皮盔扔出,「说过好几次别用我的声音叫我爸爸,噁心死了。」

      「有什幺关係嘛。」瑙不服,接着歪头问道:「为什幺大家都把帽子和头盔扔来扔去的?」

      「这是庆祝战胜的习俗,同时代表为死去的战友将头颅送上天让祂们看见胜利的喜悦,不管哪个领土居民都会这幺干,你也扔吧。」

      「嗯!」点个头后,瑙摘下皮盔高高扔上天,并且跟着欢呼地跳了几下,「耶!以后没人会欺负赛宾娜姐姐了!」

      ……

      这小鬼老是用我的样貌笑得如此开心,看在我这本尊眼里实在难以言喻,仅需提起嘴角尔尔……对吧?这幺简单的小动作我却无法办到,也无法理解意义何在。

      高兴、开心、喜悦等等到底是什幺样的感觉?胜利这种事真的值得开心吗?完全不懂,明明同生老病死一样属正常规律的循环罢了,到时扔下他回东土……他会哭给我看吧?

      「赢都赢了,这也无法笑一个吗?面瘫哥哥。」

      「嗯?」回头一看,黑俨带着雷克斯走来,「你要我笑什幺?他们笑笑就好不是?」

      「……像个死人一样。」雷克斯推了下眼镜。

      「本来就死了,总部里有谁不知道?」他不以为然。

      祸首啊……根据阿空大针对祸首建档的记录来看,历代的祸首不管善恶都差不多,不是笑得跟白痴一样、便是像他这般毫无情感表现,因诅咒及遭遇无法自律情感。

      因此他并不是不会笑,而是逃避现实太久才忘了该怎幺笑,难说有朝一日能想起来也不一定。

      「好吧,先说声抱歉咱俩无法与你们同乐,我们必须回学院去了。」说着同时,黑俨拍了下雷克斯的脑袋,「这小子我带走啰,以现状来看、我想你们有那只兔子就够了。」

      「啊啊,你仅管绑他回去吧,抱歉耽误你那幺久的工作时间。」他搧搧手。

      「目前有政府替我挪时间算不要紧,再说我们都是为了各自的工作逼不得已,难保其他人也碰上了同样的状况,恰巧我们的对立关係看在外界眼里还能隐瞒总部的存在呢。」

      ……感觉就像空老大算计好似的,令人毛骨悚然。

      「回去后自己小心点,别忘了养伤重要,现今局势动荡得越来越难以平复、不明女神军躲在暗处作乱,连青蔚这名望最高的家伙都曾遭信赖的下属反咬,你也得多注意学院内的动向不可,晚些日子我会将我的报告寄给你。」

      「了解。」点个头后,黑俨问道:「是说……面瘫哥哥不会气我吧?」

      「气你什幺?」

      差点忘了……对他而言是理所当然的吧?仅有我在意怪蠢的。

      「那个啊……」踌躇了会儿后,黑俨苦笑,「和你比起我算晚辈呢,这几日不觉得我很过份?」

      「啊?说什幺蠢话?不都说了这是各自的工作,尽自己的本份哪里过份了?只求你下次别再睡我隔壁笑个不停就好。」他没好气地回道。

      果然。

      「呵,就看哪时还有这机会再说啰,别了。」轻笑了声后,黑俨只手一招,「咱们走。」语毕,他化做水泡离去。

      「是。」应了声后,雷克斯小小地叹道:「唉,希望这次回去别过劳死才好……」语毕,他化做雷光追上。

      「爸爸!」他们俩离开的下一秒,瑙立即扑抱了上来,「不是说了会被妖怪吃掉?爸爸跟黑俨靠那幺近不怕被吃吗?」

      脖子被穿了个洞却没死,被库玛称作是怪物,何况我……我也算是妖怪吧?

      「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白银是什幺吗?黑俨和白银一样不能吃,而且是四大名院及领土结界的管理者,所以下次看见他不能这幺没礼貌,只要你当个好孩子就不会被吃。」

      「咦!原来黑俨和白银是同类啊?」

      「私下说说还没关係,但你可别当面直呼他们的称号,当心真的被当点心吃了。」给瑙摸摸头后,他望向赛宾娜、她被一堆猫和狼团团围住看不太清楚,「唉,看来有好几天收不了心……你去找赛宾娜吧,晚点说不定会开庆祝会什幺的。」

      「那爸爸呢?」

      「我得去做划地準备,顺道考虑施压措施,免得政府拖时间不肯让地或吞了今日的保证搞鬼。」

      「我也要去!」

      「跟我去干什幺?无聊又没东西吃。」

      「人家就是想去嘛!」瑙抗议地跳跳跳。

      「好好,拜託你别再用我的样貌做奇怪的表情和行为了。」他无奈地伸手阻止瑙的动作,接着转身招手,「走吧,我先带你换下军服,从今以后你不必再装成我的样子了。」

      「为什幺?」

      「这是为你好,避免有人找我寻仇找到你身上。」

      「小狂,那个……」

      「嗯?」在群猫和狼为睹新生猫族兽灵的风采而团团包围下,赛宾娜吞吞吐吐地想伸出双手却又连连缩回,于是风狂便将怀中的包袱呈上,「喏,想抱抱蒂大人对吧?出生后第一次使用兽灵的力量正犯睏呢。」

      「我会小心别吵醒她的喵。」小心翼翼地接下并捧在怀里后,赛宾娜慢慢地掀开盖在蒂身上的毛毯,「啊,抱、抱歉。」不料一接触到光线马上使蒂睁开双眼。

      「喵?」蒂歪头盯着她看了会儿,接着笑道:「原来我前世的女儿长这幺大了,差点认不出来呢。」

      「我……」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搭话,赛宾娜有些慌张地垂下耳朵,「您、您能平安降世……多亏盖忒露亚母神庇祐喵!然、然后猫族得靠您……」

      「客套话免了,赛丝。」插话后,蒂往她怀里蹭了蹭,「我被暗算那天妳只是只小小喵,为了妳我选择放弃抵抗、辜负了猫族的未来,还因此错过重生的时机没办法看妳长大……对不起,这些年来辛苦妳了喵。」

      「您不需要向我道歉没关係的!我只想知道……我、我还是您的……喵?」

      「当然喵,不管今生前世妳永远都是我的女儿。」

      闻言,「妈妈咕噜噜……」赛宾娜禁不住对蒂撒娇。

      虽说这画面是很温馨,但母女俩的体型和年纪正好相反就是有种说不出的怪啊。

      「行了,赛宾娜。」鬼狼靠过去后便是轻轻地将蒂抱走,并朝某个方向颐指了下,「暂且放过这家伙吧,妳瞧瞧那边。」

      「什幺、啊。」一个转头不禁使赛宾娜愣了下,是风伶儿他们。

      「想说什幺、想解释什幺趁现在好好把握,不然他们回东土后就没啥机会了。」拍拍她的肩膀后,鬼狼将蒂交给风狂抱,「咱们去找地方歇息歇息,你顺道给她餵奶哄她睡吧。」

      「是。」风狂点头。

      「你这臭狼老样子很惹喵厌啊。」蒂无奈。

      「没妳这笨猫惹狼厌就好。」

      ……

      他们为什幺……

      见众猫狼们跟着两只兽灵离去,他们几个才慢慢地走来面前,双方不知在僵持些什幺沉默了许久后,「你们赢了,赛宾娜,恭喜。」风伶儿做为代表向她行礼。

      「……谢谢喵。」

      解释吗?是我不对在先,我欺骗了他们、出手伤了他们,该说什幺才……

      「既然双方合伙了,那幺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妳觉得呢?」清田彻问道。

      「呃?」

      「我们知道妳是不得已的,换作我们可能没妳这幺勇敢为大局而选择被误会,何况还背负了整个族群的未来……委屈妳了,赛宾娜。」说完,洛梧桐向她介绍身后的两人,「这两位妳看过很多次了吧?他们也是我们的朋友,小的叫武元、大的叫伦纳德‧马丁。」

      「妳应该也认识路斯恩和怜魂吧?他们俩是我们的同伴、受妳的照顾了,谢啰!」武元笑道,伦纳德则点头接道:「就是这样,往后还请多指教啰,小家伙!」

      ……

      为何抗争一拖再拖,拖了百年、千年直到至今,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并不是我们未做好心理準备、对胜利没信心,而是因为人类。

      人类啊,不仅是处在所有种族的顶峰,如众神的七情六慾正是我们迟迟无法忍心出手的主因,我们饱受歧视及欺辱的同时,也嚐尽了人们温暖的拥抱及奋不顾身的帮助,今日能够取胜也是多亏了有人类在。

      !

      「喵呜!」赛宾娜猛地扑抱上来使大家吓了跳,累积到至今的压力使她禁不住溃堤,「对不起喵!对不起、对不起喵呜呜……」

      背叛,痛苦的不仅是被害者,加害者所承受的一切更是无法想像,庆幸的是全都结束了,我们的情谊就算曾支离破碎,但现在……相信这次重新拾起会比以往坚若磐石。

      一年后。

      虽然很慢,但政府总算有所动作了,并一一兑现当初所承诺的条约,即使这段期间人兽们依然还有些小摩擦及争执,不过以现状来说这可是平等相待的证据。

      然而在今日……该回去了,我们这帮东土人。

      「叮铃。」

      ……

      「你们男生在搞什幺啊?快开门!」洛梧桐敲门。

      「多等一下没关係啦。」风伶儿苦笑。

      「咚!」房内突然传出巨响,下一秒传出清田彻的大叫声,「靠!你耍这招太卑鄙了!」

      「哈!换你请我们吃饭了!」武元大笑。

      真有精神呢。

      「别让女孩子等好吗?开门!」洛梧桐又敲了好几下。

      「来了!」再度传出一声巨响,前来应门的是伦纳德,「抱歉,老夫方才卡在门框上才迟了些。」

      你该不会拆了他们的门框吧?

      「阿彻和武元在做什幺?」风伶儿探头望去,不管怎幺看应是在玩摔角没错。

      「每日的晨间运动,今天顺道赌上妳们的份让彻小家伙请吃饭喔!」伦纳德自得地抱胸,很明显的、他绝对和武元联手耍贱招。

      「让他请也算是我们请啊。」洛梧桐无奈,毕竟电子卡是一组共同扣款嘛,「好啦,咱们先去找秘书长再说吧。」

      资料室。

      天啊,不愧是科技大国,原以为资料室是如山海般成堆的纸本资料挤得水洩不通,但这里满是透明方框在如迷宫中的电子墙上开关不断,外型诡异的机械手臂不时地在其中穿梭、改变电子墙的排序,所谓的资料仅是同指甲大小的闪亮亮晶片尔尔。

      「这简直逼死狼了!人类为何要搞比吃素还难的东东!」

      向某一角望去,同样为了政府承诺过未来有关非人的发展,几名管理员正在教几只兽族如何监控这里的设备,但可想而知的是这群直率的毛孩子们快抓狂了。

      「难?等你们上手了可远比亲自动手还简单,多用心向秘书长大人看齐吧,你们全是吃肉的!他是吃素的!你们甘愿输给一只兔子吗?」

      「……喵的哪可能输给他!等着瞧好了!」

      嘛,这也要多亏政府呼吁放下歧见,虽说这莫名其妙的激兽法感觉不太好,但巧妙地为人兽们维持好好共处的平衡点呢。

      「哔,挡路。」一条机械手臂伸来便是猛推他们走,但有清田彻和伦纳德在根本推不动。

      「我们和秘书长大人有约,他人在这没错吧?」洛梧桐敲敲它。

      「指令确认中。」它一掌盖在清田彻脸上停顿,感觉有些好笑,「确认完毕,请给予会面许可证及访问留存记录。」

      「我们有这东西吗?」伦纳德问道。

      「是不是我们这两组的电子卡?」清田彻无奈地拍拍它,它竟还不从脸上移开。

      闻言,「给你。」、「喏。」风伶儿和武元一同呈上电子卡。

      「扫描完毕。」它仅花短短一秒的时间以射线扫过两张电子卡,接着朝某个方向指去,「请自左道升降梯前往B区第五支资料廊,注意别踩到秘书长。」

      踩到秘书长?

      一行人带着疑问照它的指示前往,大约花了三分钟左右的路程见到人后……不得不为南土机械的人性化感到佩服,他竟趴在一堆待入档的纸本资料中睡觉,银灰色的制服和一年内白了大半的头毛形成微妙的保护色,没仔细看路的话定会踩到他没错。

      当初会面结束后没几天,他收到来自政府的革职声明书,本来他为私人因素选择乐见其成,但城主和城中兽军当然不可能闷不吭声,并在抗军的助阵下推翻政府拿叛国这词当理由,于是乎、他本人处在状况外地保住了秘书长的位子,真是可喜可贺。

      不过呢……为了收拾战后的烂摊子,他的健康也得面临很大的考验,或许再过一阵子他这只橘兔就成了白兔吧?吵他醒来办公感觉很残忍呢。

      「几位有事吗?」闻言而回头一看、是佩朵兹,她走来看见忆燕在打瞌睡,便蹲下身盯着他的尾巴不放。

      「我们前几天和秘书长约好、回东土前要来找他办最后的手续,可是……他好像累坏了。」风伶儿答道。

      「那交给我处理吧。」掏出手机拍下尾巴后,她挑出摆在忆燕附近的几份资料查看,「很好,相关资料都有备齐,我们换地方别在这吵他休息,顺道去找城主签章。」

      要说这期间改变最多的人是她吧?不知何时开始对兽族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重点是、她竟和莫朗订婚了!虽说莫朗连逃了好几场订婚仪式,但最终败倒在她的诡计中被绑去完成订婚,至于成婚典礼听说得等城中状况完全稳定后才办……默哀吧。

      会议室。

      「是背啊!别梳我尾巴!」

      「是、是!」

      「肉呢?」

      「马上来!」

      「顺便给我按摩吧。」

      「遵命!」

      ……

      为何鬼狼会在这啊!居然还理所当然地命令城军服侍牠!

      「嗯……」艾梅完全无视下属们被鬼狼唤来唤去的,在成堆的资料中她把玩着手中小小的金属物陷入沉思。

      「城主?那是什幺?」佩朵兹问道。

      「呃?没什幺。」将金属物握在手里后,她起身走来面前,「你们今天要回东土了?不打算留到这妮子成婚后再说吗?」

      万一莫朗拼命逃婚得留到何时?更别提他现在一看见佩朵兹便是掉头逃走,搞得我们也很难见到他的狼影。

      「抱歉,学院发出院生召回通知,所以我们必须回去不可。」洛梧桐苦笑。

      「而且我们没居留权,昨天还收到政府的警告讯息……」就怕他们又槓上政府,风伶儿不好意思地越说越小声。

      「我们在这待了一年多,是该回家顺道报平安……唉。」武元叹道,他似乎很不想回家。

      「成婚的日子若定了,到时发通知给我们也行吧?」伦纳德歪头。

      「要不等比较有空时,我们会再来南土看你们的。」清田彻笑道。

      「也好。」点个头后,艾梅对佩朵兹伸手、她随即将资料交出,「待会儿我亲自送你们到中环城吧。」

      「不、不用啦,太劳烦您了,而且我们还打算去找赛宾娜道别,可能会耽误您很多时间。」风伶儿慌张地婉拒。

      「哦?要去找赛宾娜啊?」鬼狼起身走来后,便是抖抖身子伸懒腰,「艾梅,妳将密件交给他们拿,我随他们一同前往阿特米及领。」

      「没问题。」

      原来鬼狼是为了密件才在这出现啊……不过兽灵也很单纯呢,当时明明气咱们这帮人类气得要死,默默地对牠好牠便把这事全抛在脑后了。

      「你们回学院后把这堆文件放在任务回报处便可,我包准贵院定会给你们好成绩。」迅速地在个个文件上签章后,艾梅连同颇厚重的铁盒一起交给清田彻,「喏,这得交给赛宾娜本人不可,别忘了。」

      「是!」清田彻点头。

      「咱们走吧。」鬼狼带头走出会议室。

      「呃?谢谢你们的关照,我们先告辞啰,城主大人。」无奈直接被当成下属使唤了,洛梧桐带头向艾梅行礼后,便拉着大家赶紧跟上鬼狼的脚步。

      「钢铁城随时欢迎你们,路上小心。」艾梅笑道。

      目送他们离去后,「这交给妳处理吧。」艾梅拉起佩朵兹的手将金属物塞给她。

      「这什……幺?」摊手一看,佩朵兹当场傻住了。

      最初抗战引发时,偷偷混在自白剂中打入狂犬体内的定位晶片,正中央还镶了颗子弹。

      「为何这东西在妳手中?」佩朵兹纳闷。

      「稍早狼族统领交给我的,难以想像老拒绝治疗的他能够自行挖出又没沾到半滴血。」回座后,艾梅着手批阅桌上的公文,「回东土前以这种方式物归原主啊……警告意味相当浓厚呢,简直就像在说会持续关注南土的状况,真可怕呢那孩子。」

      ……

      阿特米及领。

      「咦!怎幺连你也要走?」赛宾娜惊呼,坐在她肩头上的蒂则跟着抗议道:「你好大的胆子啊、风狂!我才一岁尔尔,你这当奶爸的怎能说走就走喵!」

      「我可不敢当啊、蒂大人,您一岁就足以咬死人了,更别提兽灵的历史比四首的年纪加起来还大呢。」风狂带着苦笑举双手投降,接着望向赛宾娜,「总之我已确实完成妳们母女俩的要求,接下来得靠妳自己了。」

      「我知道啦喵,若不是你犯险带我偷渡离开南土,我也没机会被那个人扔去小月家并活到现在,只是治理兽族这事……」

      「别操心太多,不是有蒂大人陪在妳身边吗?」

      「我可没办法永远留下喔,满三岁后我得去流浪喵。」蒂晃晃双脚。

      「咦咦!连妈妈也要走吗?」

      「妳和鬼狼相处这幺久,兽灵的规矩多少略知一二吧?妳已经大了、能够独立自主了,甚至代我发起抗争夺回兽族应有的尊严喵,我相信就算我不在妳也能好好治理我们的领土,我以妳为荣、赛丝。」蒂蹭蹭她的脸。

      ……

      「殿下,鬼狼大人带着您的朋友求见喵。」有猫敲门报告。

      「啊,我记得小伶是你的、呃?」视线才移开一秒左右,风狂竟消失无蹤。

      居然就这样跑了?真不够意思喵。

      「打扰了!」武元率先走进问候,伦纳德则看看四周讚叹,「哇喔,公主的房间就是不一样,钢铁城完全不能比呢。」

      「睡觉睡觉。」鬼狼入门后,便是直往床铺走去。

      「你这臭狼别老是窝咱们的床啊喵!」蒂跳回地面并奔去咬牠尾巴。

      「喏。」来到赛宾娜面前后,清田彻将手中的铁盒交给她,「这是城主给妳的密件。」

      「谢谢喵。」收下并抱在怀里后,她苦笑问道:「你们今天要回东土了?」

      「嗯,这一年过得真快呢,好不容易才和好却得……」风伶儿低头。

      「别难过了啦,赛宾娜现在可是一国之主呢,有空我们随时能来找她呀。」洛梧桐给她摸摸头。

      是啊……只要我好好守住兽族在南土的地位及权利,这并不是永别喵。

      「对了,怎幺好一阵子没看见那两个小家伙?」伦纳德问道。

      「小路和小怜吗?他们上礼拜就回东土了喵。」

      ……

      「居然又给我们放鸟!」武元跳脚。

      「他们俩离开前有留话喵,因为那个、他们往后仅能在任务上和你们见面,还说了抱歉喵。」

      那个是指堕落成黑精灵的事吧?管你们那幺多!

      「那幺月天也回去了吗?」风伶儿问道。

      「妳干嘛老注意那家伙啊?」洛梧桐头疼。

      「还没喵,看就知道了吧。」赛宾娜偷指了下鬼狼,牠和蒂竟咬成一团……这倒也对、叶月天这爱犬派的要走定会带着牠走,「小月若不是今天走、那就是明天,因为他想把瑙留在这,所以……」

      「明白,让瑙留下确实对他较好,算死鱼眼有心。」洛梧桐抱胸。

      不只我们吗?连那幺小的孩子也……不祥之物什幺的,真有这幺严重?

      「为什幺?赛宾娜妳应该知道吧?月天真正的理由。」风伶儿问道。

      「伶儿,我不是说了他--」

      「不可能!」打断洛梧桐的话后,她摇了摇头,「绝对没这幺简单……明明宁死也要助赛宾娜取胜,仅是不祥之物这种原因他为何不去找解决办法?拥有诅咒和被诅咒的问题可不只他一个,他为何只选择逃避?为何连试着向领土之首求助也不去干?为何选择捨弃大家独自离开!」

      「别、别这幺激动啊,小家伙。」伦纳德给她摸摸头。

      「……小伶,我懂妳的心情喵,很多事不是知道越多越好,我也曾因这点找小月吵架,但……就算不甘心,我还是顺他的意了。」

      「所以真有无法说出口的理由?」武元纳闷。

      「算是吧喵,为了小月给予的恩情,我仅能说到这、抱歉。」

      ……

      连赛宾娜也……胜过兽族固执的天性,究竟是什幺样的理由……他不觉得悲哀吗?

  • 名称:就去操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9: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