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柴烈火超清

      为、为何要把狗尸捡回家?而且居然好几只……

      在那女人洗澡出来前,独坐在客厅中的叶月天不经意地瞟了眼身旁的纸箱,见底部渗血便马上撇头不看,但意外看见某面墙上挂了不少骨製饰品、某个柜中摆了不少瓶装骨……更是令他毛骨悚然地抖个不停,那绝对全是狗的尸骨!

      喵的犬神到底是啥玩意儿?不是狗的神明吗?得杀狗召唤定是恶神之类的……那女人竟忍心下得了手,愿女神庇祐希望她的要求别叫我杀狗什幺的,我根本办不到!

      为了镇定心情,叶月天离开沙发在屋内四处走动参观,除了那堆残忍的东东略过外,其余的基本明说了她仅是个普通的独居女人,各式各样的化妆品堆满梳妆台、几乎爆满的衣柜和鞋柜、不少可爱的装饰品和娃娃……居然以小狗造型的佔多数,真讽刺。

      嗯?

      某个柜中摆了不少宠物用品,漂亮的狗衣裳和狗用雨衣几乎挂满半柜,看似价格不斐的健康点心和磨牙玩具堆得像座小山,甚至贴了不少小狗的照片,乍看下应是爱犬家没错。

      不得已吗?她说过要我救她,或许是被逼到走头无路才干下杀狗这般行径……人类都差不多呢,明知不可能却老是犯险一错再错。

      「嘟噜噜。」

      什幺东东?该界的通讯器?

      走到电话前呆望了会儿……哇喔,超级骨董货耶,好久没见过有线的电器用品了。

      「喀。」

      !

      靠!怎幺搞的?身体竟不听使唤自行接起通讯器了!

      「喂?李小姐吗?我是风氏宠物之家的人,喂?」

      伶儿的声音?要求包含了要我帮忙隐瞒小狗的事吗?不知道异界的伶儿认不认识我……先想办法蒙混过去。

      「不好意思,收讯有点不良。」无奈下,他紧捏着自己的鼻子用怪声找理由,「她现在不在喔,请妳改天再打吧。」

      「咦?请问你是谁?李小姐不是独居吗?」

      「呃……我是她男友。」

      「啊,太好了,请问先生贵姓?你知道李小姐最近和狗狗们相处得如何吗?」

      喵的妳好烦啊,怎幺跟原来的伶儿一样爱管闲事?

      「我……我姓犬神,抱歉、我和她交往没多久,今天算是初次来她家準备交往纪念日的惊喜,目前还没看见她和小狗们,我想或许是去散步吧。」

      「我明白了,近期我们有提供宠物健检的活动,麻烦犬神先生帮忙转告李小姐,别忘了喔、掰掰。」

      「啊啊,掰。」

      呼,幸好过关了。

      鬆口气后挂上电话转过身,「……抱歉我不该乱接妳的通讯器请妳别杀我。」不料她竟站在背后从头看到尾啊!

      「熊熊!」不知她在开心什幺地直接扑抱上来,盖在她头上的毛巾当场落地,「我怎幺捨得杀你呢?我就知道你和澎澎能体谅我、愿意帮我,所以犬神大人才会替我说话嘛!」

      我被妳搞得很乱耶,我到底是被当成犬神还熊熊唤来的?难不成要合一叫犬神熊熊?

      「妳先把身子烘乾吧,免得着、呃?」和她拉开距离后,他不禁因她的相貌愣了愣。

      如萍姑娘?不知几百年前因我被枪杀的酒楼女子……没想到会以这种形式在这见到她,我记得本人已前往转世了,所以应是不同人吧?

      「对了,我还不知道姑娘何名何姓呢。」

      「熊熊忘记我了吗?我叫李明绣。」拾起毛巾往头上盖后,她故我地拉拉他的衣襬、绕着他打转,「话说犬神大人的衣装好帅喔,像个异国军人似的,但熊熊澎澎不是和我一起淋雨吗?怎幺乾得比我还快?」

      好吧,看来我在她心中名叫犬神熊熊或澎澎没错,也确定了她和如萍姑娘是不同人,性格完全不一样。

      「因为我是被妳唤来的,不算常人。」他只手一举并轻唸了声焰燃,再来将火焰往她身上挥去,没一会儿她也乾透了,「像这样,满足妳的需求似乎也是我存在的必要条件?」

      「哇!超神奇的耶!」她不敢置信地摸摸脸和身体,看她还跳呀跳地简直乐翻天了。

      「麻烦妳冷静点,能告诉我犬神是什幺东东吗?」

      「咦?犬神大人不知道犬神吗?熊熊不是变成犬神了?还是熊熊找来犬神的?」

      妳越说我越糊涂啊喂,别把犬神和熊熊混着说行吗?

      「总有个相关文献或资料在吧?拿来让我瞧瞧,这样我才能明白我能干什幺。」

      「可是……我不是不想给你看啦,但那个……」

      看她不太愿意的模样,其中大概记载了对付犬神的办法吧。

      「我了妳杀我族人唤我前来定是有苦衷,但我存在于此之前还不明白我为何物,为了达成妳的要求、为了能让我在此地生存,妳提供点资讯作为咱俩的保障不过份吧?」

      「唔……」

      「明绣,我不会害妳的,妳有何困难我会帮妳,这是我的存在意义。」

      ……

      沉默了会儿,她转身前去书柜翻了许久,最后带来颇新颖的书本呈上,「这个很有趣喔!犬神的部份我有夹书籤,狗狗造型的那个。」

      常见的文明病妖怪?封面看起来像童书似的,信这种鸟书杀狗太扯了。

      「谢了,让我研究会儿。」他无奈。

      稍晚。

      「咚!」

      ……

      「唰啦、嘶!」

      你妈,完全无法定心去看书,她处理狗尸的手段也太……

      偷偷地向她瞄去,她手上的尸块根本看不出是哪个部份砍下的,早已乾涸的血块混成一团也看不出皮毛的颜色,她将其剁得更小之后、全数塞进装有不明液体的容器内,那定是某种腐蚀性化学物吧?看墙上的骨饰就知道了。

      唉,为何偏偏遇上会杀狗的……喵的真衰。

      叹了个无声气后,大致看完了犬神的部份。犬神是女人专属的妖怪、不是神,只因能达成女人的愿望才被称作神,但付出的代价相当惨重,简直就像祸首的诅咒似的大同小异,和杀狗召唤者有关係便会受牵连,尤其以亲人及后代为主。

      我记得空老大给我们看的该界概观……这里并非女权主义,而是夸张至极的重男轻女,很多国家及地区物化女性到极为不人道的地步,像是刚出生的女婴拿去贱卖或剖了炖汤等等,就算男女人口比例相差悬殊也依然如此,难怪会有犬神这种妖怪在女人间盛传。

      如此推断的话,她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召唤犬神,而且深深憎恨着她的家人、死也要拖他们一起陪葬,有些令人唏嘘。

      「嘟噜噜。」

      不会又是伶儿打来的吧?

      听见电话声,她前去看了眼来电号码、接起,「喂?我能请几天假吗?拜託嘛,人家有点急事,几天就好了!」

      哦,原来是工作方面的,这姑娘独居又得上夜工真辛苦呢。

      「谢谢!我就知道经理人最好了,超喜欢你!别忘了帮我向王董说一声喔!」

      难道她也是酒楼女子?异界的各种巧合真可怕。

      「嘿!」挂上电话后,她开开心心地到宠物用品柜前拿了包东西挤来,「来,这是熊熊生前最爱的起司棒喔,犬神一定也会喜欢的!」

      把我当小狗吗?

      「啊。」先别提有食物不可不张嘴,重点是配合她、使她开心似乎是本能性的条件之一,就算被当小狗也没法拒绝,「确实不错,不过对纯狗儿而言有点太鹹。」

      「哇,真的会吃耶!」她惊讶地瞪大眼,狗狗的零食很多都硬梆梆的还能顺便磨牙,想不到他咬没几下就没了!

      「大致明白了我是什幺,换个角度看也算妳养的狗。」将书本阖上暂且放在桌上后,他问道:「但妳不后悔吗?我是真的会将人诅咒至死,包括妳在内。」

      「不后悔,我是真的想死、想诅咒我的家人,不然我就不会召唤你了。」她笑得很甜,甜得不像是满怀怨恨去杀狗的人。

      不由得为她感到可悲啊……理性和人性近乎崩坏了,因观念酿成的悲剧。

      「唉。」叹了声她不解的无奈气后,他给她摸摸头,「那幺妳的愿望是什幺?除了诅咒家人之外,妳一定有更想要的东西吧?」

      「……和我最爱的人一起生活,在没人认识我的地方拥有属于自己的家庭。」她苦笑。

      果然,她和如萍姑娘的相貌如此相像,甚至向我吐了一样的苦水……深交了一段时日后,我连只翡翠手环还未送出就辞世了,现在在异界却得利用自身的诅咒再次扼杀同个面孔,无论是非对错、碰巧或存心……全是必然的,是吗?

      「对象是谁?我想办法逮来给他洗脑。」

      「目前没有耶,我当婊子看过很多男人都没一个真心的,世上根本不存在能不看身材、美貌和金钱的好男人。」

      妳别这幺乾脆地承认自己是婊子啊,听在我这女权主义的异界人耳里情何以堪?

      「下次别用那两字形容自己,我听不惯。」他无奈。

      「哪个?婊子吗?」

      「妳还说!」轻拽了下她的脸颊后,他问道:「那妳喜欢的类型是哪款的?我逮一只来给妳作伴。」

      「嗯……」苦恼了许久后,她笑道:「只要不重视外貌和物质,而且像狗狗一样忠心又体贴就好。」

      「哦,那我当妳的男人吧。」

      「好啊好啊!」她开心地拍拍手。

      ……

      不对,我说啥鬼话啊!为何身体又不受控制了?

      「等、等等等……刚才的不算数,再让我瞧一会儿。」他连忙拿起书本仔细看。

      「咦?你都表白了,哪有不算数的道理?」她鼓起脸颊。

      「至少先让我搞明白我哪里脑抽了啊!」

      连翻了几页跳过介绍挑她有画线的重点处瞧瞧,顺道看看哪边的空白处有无另外记些什幺,免得又在无意间干下蠢事或卖了自己……得定时给犬神奉上祭物供养,否则弒亲恶咒将反弒自身无法偿愿。

      祭物?她餵我吃的零食吗?喵的当吃货错了吗!每次都因这点无故中枪!

      「怎幺样?找到哪边抽筋了吗?」她笑道。

      「……怪我自己嘴贱。」他掩面。

      「哎哟,当我男友哪里不好了?」拽起他的脑袋后,她爬上沙发揽住他的颈子正经道:「犬神被我召唤来一定没地方住吧?我可以养你喔!就像以前一样一起吃饭、洗澡、睡觉和出去玩,好嘛、熊熊!」

      养我咧,彻底把我当狗看了。

      「提醒妳,和我太过亲暱的话,诅咒可是会加剧应验喔。」

      「这样很好啊,我死掉的话、我憎恨的人全都逃不了对吧?」她猛地扑倒他后,便是过份地往他身上爬,「熊熊嫌零食太小气的话,我能陪你上床喔!看你有什幺妖怪玩法我No   NG全收,这样犬神就愿意当我男友了吧?」

      这算该界的风俗文化吗?结交伴侣这码事为何跳过交往直接上床去了?我看十之八九应是她的脑子不太正常。

      「咱俩自碰面到交谈加加减减还不到一时半刻,直接冲上床妳不觉得进展太快了?」他无奈。

      「不会呀,我平常工作都这幺干。」她甜笑。

      「……对吼。」

      「你答应啰?事不宜迟让我嚐鲜吧!」她动手抽他皮带。

      「哈啊?才刚见妳杀我族人没多久,妳好歹给我点时间调适--」

      「叩叩。」

      ……

      「妳干嘛不去应--」、「嘘!」她伸手堵他嘴。

      「李明绣!妳又带嫖客回家了?」有个老太婆气呼呼地猛敲大门,声音还大到就是要给左邻右舍听见似的、丝毫不给面子,「我看妳这次要怎幺解释,快开门!」

      「完了,被房东看见你的话,我一定会被赶出去的……」她掩面。

      「别担心。」轻轻地拉她起身后,他替她简单整理了下仪容并往大门推去,「去开门吧,我有办法使她闭嘴离开。」

      「……嗯。」

      「喀。」门一开、老太婆直接闯进来东张西望,甚至还动手去翻她衣柜,真没礼貌,「人躲哪了?我明明听见妳和什幺人说话。」

      「这……」往沙发瞄了眼,犬神不知何时不见了。

      「妳又养新狗了?」

      !

      有只毛澎澎的小黑狗一冲来,便是对老太婆狂吠使之连连倒退,难不成犬神变成小狗了?

      「真是……」无奈这狗凶悍得很,没法检查浴室和厨房,而且又不能与之计较,直至退到门外后小狗才静了些、真是顾家,「妳刚才一直在和这狗说话?」

      「是、是的。」悄悄朝小狗瞥了眼、牠竟会点头!于是她便笑道:「今天才领养回家的,所以刚刚在教牠认识新家。」

      「哼,妳养宠物我是没意见,但妳最好管严点,别像前几只老乱咬家俱或半夜乱叫,这是我的房子我可不准妳搞坏了什幺,明白吗?」

      「吼噜噜!」认定这老太婆训话起来定是没完没了,小狗便发出低吼作势冲去开咬。

      「哎呀!」赶紧退了步避开后,小狗便守在门口猛吠,很明显就是要赶人的意思,「啧,讨厌陌生人也好,记住妳不准带嫖客回家!下次被我听见狗叫我也会上门检查,记住!」

      ……

      见老太婆走人后,「喵的做东管这幺多也太扯了。」小狗竟说话了!

      「熊、熊熊?」她不敢置信地瞪大眼,呆呆地望着牠进门后,大门竟自行关上并上锁,妖怪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于是她开开心心地上前想抱牠,「犬神你好棒喔!我就知道、呀啊!」

      「止步。」小狗瞬间成长好几倍成了只大黑狼,体型甚至比沙发还巨大,咧嘴威吓时能看见比普通狗更为尖锐的利齿、好不惊人,「我说了给我点时间调适调适,就算我是被妳唤来的,但那不代表妳想干什幺就能干什幺。」

      「对、对不起,我真的没办法……不是故意要杀你和澎澎的……」她低头沮丧。

      「……唉,抱歉吓着妳了。」收起利齿后,他的身形渐渐缩小并站起身,眨眼间他变回人样站在面前,「总之咱俩先静心坐下好好谈谈,我初来此地还有许多地方需要了解,能麻烦妳备点资料给我瞧瞧吗?妳有何困难顺道说给我听,我会替妳想法子。」

      「嗯!」

      某公司办公室。

      啧,胃好疼……这次的财务问题够头大了,身子老出状况干什幺?

      「哗啦!」

      寻声望去,鱼缸内的鱼儿们躁动地撕咬着什幺,离开办公桌凑近一瞧,原先养在里头的乌龟不知何时死了,血肉几乎全被这群观赏用的小鱼啃食殆尽。

      真是不吉,养了十几年的老朋友怎幺突然……

      回到办公桌前按下电话,「今天是谁给鱼缸换水的?」一接通便是毫不客气地质问,拥有权势地位就是如此。

      「呃?请问出了什幺事?」

      「有只乌龟死了你们不知道?」

      「抱、抱歉,我们真的不知道!白天明明还活跳跳的,怎会……」听上司的口气冷得令人直发毛,吓得这名员工赶紧解释,「我们都有照吩咐定时换水餵食,上礼拜还特别请兽医看过……啊,医生有说其中一只乌龟年纪很大了,可能熬不过这次寒流,所、所以……」

      「别说了,待会我下班后把鱼缸整理乾净。」

      「是!」

      唉,胃疼死了,没心情理会这堆五四三的这幺多……

      电话才刚挂上,「哗啦!」鱼缸内发出更为剧烈的水声,下意识地再次望去--

      !

      水竟全变成黑色的,有个浑身湿透的男人洽似刚自水中爬出来一样坐在鱼缸上。

      「你是谁?从哪进来的?」

      「黑……不对,塔契‧李修。」诡异的外来者一个抬头、竟拥有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跳下鱼缸时,诡异的火光乍现并缠绕于身,前脚才刚落地、本滴水不断的鲜红大衣顿时全乾透了,「这也是你的本名对吧?Black先生。」

      ……

      沉默之时,他迅速地自抽屉中抽了把枪叩下板机,「唔!真过份啊,这种欢迎式……」不料对方仅是退了步,只手掩上中枪处、摊手,有些扭曲的子弹滴血不沾地在掌心中、扔下,「此地的兵器弱归弱,但被打到还挺疼的呢。」

      啧,这什幺怪物?

      见他拿起话筒,「你叫多少人来我就杀多少,到时你的名声地位绝对垮定了。」威胁一出、他确实停下了动作,并投以纳闷又忿恨的眼光,「冷静点嘛,这里的李修先生。我是你、你是我,你有何财务困难我可是一清二楚呢,你只要付点代价我便会替你解决,如何?」

      「……什幺代价?」

      「哼嗯?真是现实呢,这点和我一模一样,明明才刚干了我一枪、呃!」话未说完又被赏了一枪,他的枪法竟能準确无误地打在同个地方,幸好是穿军服来,要不连受同样的冲击说不定真会被开了个洞。

      「冷嘲热讽免了,时间宝贵给我长话短说。」

      「呵,连这点也一样呢,真令人不快。」冷笑了声后只手一举,有份文件竟自行抽出飞到他面前,「我先帮你缓缓其中的小问题,那份合作企划推掉吧,对方可是想将你的公司封杀呢,至于代价……你亲身体验一次如何?」

      「胡扯,该企划合作多久你根本不知情,凭什幺因你一句话毁了我的诚信还得支付不明不白的代价?」

      「要信不信随你啰,反正这间公司又不是我的,但代价我一定得向你索取,这是我活在这的规矩。」

      「什、咕!」反射性眨眼的瞬间,那怪物竟无视办公桌至鱼缸这段距离近在眼前!并且一掌直往腹部袭来,「呃……你、你干了什幺?」胃是不再疼了,但浑身上下像是透过接触被抽走了什幺,持枪的力气因此被剥夺而掉落在地。

      「你猜猜,自己的身体出了什幺事你自己最清楚。」

      以性命为代价交换吗?开什幺玩笑!

      「混帐!」、「哇喔!」他自椅垫下抽了把刀刺去,差那幺一点就砍中了,「我的女神啊,这里的我真是凶残呢,二话不说就要取人性命。」

      曾听过一个传闻,要是碰见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自己的存在将会被取代而死。

      「绝对……不放过你!」

      因此,解决办法唯独抢先杀了他不可!

      「啧,真是顽固。」抢在他拾枪前利用流水捲走并扔进鱼缸内,他竟还不放弃持刀冲来,「太过冲动对你的身体不好喔,李修先生。」

      「闭嘴!」连连几个简易的侧身皆被闪过,气得他直接将小刀扔出,但还是被闪过了,「你这怪物到底有何目的?为何偏偏选上我找碴!」

      「怪物?真难听,那幺不甘愿我和你一模一样的话,乾脆叫我小黑吧。」

      「少给我瞎扯了,快说清楚!」

      「我一开始不是说了吗?只要你支付点代价,我就替你解决问题,无论你要信不信,你发问我解答、这便算成交了。」

      ……

      「一时间脑子还转不过来对吧?我明白。」走到窗边后,这怪物竟像个孩子似的贴在窗上,长这幺大只相貌又一样真有点噁心,「哇赛,这里的夜色比我住的地方漂亮耶!到处都亮晶晶的……啊,不如给你点时间试试真假、体验身体的变化,若你还有任何问题随时唤我一声。」

      「谁需要你这怪物解决问题!」

      「哼,话可别说得太早、贪婪的人类,你定会需要的。」回头冷笑了声后,他开窗直接跃出。

      !

      这里是七楼!

      赶紧凑到窗前探头向下望去,人们和车辆一如往常地来回不断,似乎没发现有何异状地并未停下半分,当然也没看见任何坠楼而下尸体。

      ……见鬼了。

      关上窗子回到办公桌前,瞥了眼黑漆漆的鱼缸后瞪着那份企划案许久……不是做梦吧?那怪物说的是真是假?他活在这的规矩必须解决我的问题并索取代价,或许……

      揉了揉肚子、不疼但身子有点发冷,算是有这幺点好处解决了长期以来的老毛病,但若是以性命作为代价,一小时、一天、还是……到底扣了多少?该不该相信看看?

      绝不能让我的心血毁于一旦,至少先渡过这次的难关在解决他。

      喵的超级骨董货真难搞,键盘是实体的就算了,不能动手去翻画面真不习惯……

      说是备资料,李明绣塞给他一台笔记型电脑便出门买晚餐了,似乎还想买些什幺当初次的交往的礼物……虽说这女人脑筋不太正常,但就某方面而言真有些过意不去。

      关于犬神的传说挺多的,不过较为详细的部份都不太一样,但和女人有关及其召唤手法却没变,天杀的自古至今到底是哪个混蛋发明这幺凶残的手法?这个被狗吓到的裂嘴女妖?点下去完全变成另一个传说了啊喂!这系统也太烂了吧!

      「叮铃。」

      呃?

      下意识地朝窗外望去,透过街灯的照明能发现雨不知何时停了,但还不只如此。

      黑俨、不对,塔李偷渡成功了?竟能感觉到他的存在,完全搞不懂这是以什幺为根据。

      「喀。」大门一开,李明绣提了一堆东西进门,「犬神我回来了喔,让你久等了!」

      「辛苦了。」切掉所有关于犬神的画面余留当地风俗后,他起身前去帮忙提东西,「妳也买太多了吧?不说声让我陪妳去帮妳提就好了。」

      「哎呀,要给熊熊的礼物当然不能给你看见才算惊喜嘛。」将所有东西往桌上挤后,她从中翻出个颇为精緻的纸袋,「等我一下喔,我帮你开。」

      「那是手机吗?」以外型和大小来看和始界用的差不多,但功能想必差很多。

      「嗯!现在的手机很方便喔,犬神想查资料随时随地就能查,也不怕会迷路呢。」装好电池开机后,她在说明书上写了串数字一起交给他,「酒红色的机壳果然很适合你呢!这是我替熊熊选的号码,很顺口又好记对吧?」

      「妳如此大手笔买手机送我,我可没东西能送妳呢。」他无奈。

      「没关係,犬神应我的要求出现就是最好的礼物了。」她笑道,接着将晚餐一一拿出,「来来,滷味凉了就不好吃了喔,你边吃我边教你用手机。」

      「这东西我会用,别忧心。」

      「咦?妖怪也会用手机?」

      我是人不是妖怪耶,又不能老实说这东东在始界也是骨董货。

      「和妳给我看的书写的一样,文明病妖怪当然懂得跟流行。」就怕打击她甚至辜负她的好意,委婉地以其他说词唬她后,他指向看似也是礼物的纸袋转移话题,「那是什幺?该不会又是给我的东西?」

      「那个啊……我觉得这很适合熊熊,犬神先答应我不能生气喔。」她低头合掌。

      一下犬神一下熊熊的,妳到底以什幺作区分来称呼?

      「喔。」他点头。

      「等我一下。」打开纸袋后,她拿了条项圈迫切地逼近,「你看你看!这是手工做的伸缩项圈,花样很漂亮对吧?不管熊熊变人变狗狗都不会掐到脖子喔!」

      ……

      见他沉默但依然面瘫,「犬、犬神生气了?对不起!因为你变成小狗狗真的很可爱,所、所以我才……」她越说越心虚地将项圈藏到背后。

      「我没生气,仅是人和妖怪的爪子不同,我在想我抓痒时可能会爪坏它。」

      「我会替你修爪子的、别担心!头低点,我帮你戴上吧!」

      ……

      喵的又说什幺啊我!犬神这传说也太鸟了,老不受控制顺服她算什幺妖怪啊!

      「唉。」有苦说不出之下,他仅能长叹了声认命。

      「怎幺了?饿坏了吗?」她不解地歪个头,替他条好项圈的大小后,她将食物们推到他面前,再来自其他袋子内翻出各式各样的东西,「别客气快吃吧,不知道你有没有喝过威士忌?妖怪好像都是叼菸斗的,但超市找不到菸草,这种香菸你有看过吗?」

      虽说这堆坏习惯我都有,但该界人幻想的妖怪品性有多不良啊?居然连菸酒也能当祭物。

      「各地卖的酒都不一样,想必我没听过更别说喝过,这种香菸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嗯!我马上倒一杯让你嚐嚐,桌下有打火机,香菸叼白的那一头在菸草那边点火就能抽了。」说完,她立即冲去厨房找杯子。

      打火机又是啥东东?

      照她说的低头去找,好多杂誌和信封,还有许多骨董电器用品的接线,这里的科技真落伍呢,至于打火机……在那个铁盒内吗?

      将铁盒搬上桌面打开一瞧,超多没看过的怪东东,打火机到底是哪个?对使用咒术点火的异界人而言完全看不懂啊!

      「找不到打火机吗?」带着杯子走出后,她先将杯子放下拿走他手上的指甲刀,「这是剪指甲用的啦,这边这个才是打火机。」

      「喔喔,怎幺用?」他百般好奇地瞪着里头的液体摇来摇去。

      「像这样,很简单吧?」她将其握在手中用拇指一滑、确实有小火苗跑出来,对不会使用咒术的人来说很方便呢,「犬神没看过打火机?难道文明病妖怪还在用火柴?」

      「有些妖确实还在用火柴,但大部份的妖怪只要竖起指头就有火了,所以不会特意动脑发明这玩意儿。」回答的同时,他顺道竖起食指表演一次给她看。

      「对吼,你就是用这招弄乾衣服的……」她似乎因帮不上忙而有些沮丧。

      「让我带着吧,总不能让妳以外的人发现我是妖怪,这可是咱俩的祕密呢。」他无奈地拿走打火机纳入口袋,谁叫身为犬神得逗她开心不可,「先吃东西要紧,能帮我开酒吗?」

      「嗯!」她开开心心地转开酒瓶倒酒,心情转变得真快呢。

      「这个又是什幺东东?」享用滷味的同时,他拾起铁盒内的毛球木棒转了转,既然被当成杂物摆在一块儿,不多做点认识定会被该界居民当怪胎。

      「那是掏耳棒,熊熊的耳朵会痒痒的话跟我说,我会帮你挖的喔。」放下酒瓶后,她将酒杯呈上,「来,请用!」

      「谢了。」接下酒杯后他先是嗅了嗅,接着嚐了口……难喝!这根本就不是酒,该界的人都喝化学合成酒长大的吗?

      「怎幺样?好喝吗?」

      「呃……和习惯上喝的有点不同,下次我替妳挑吧。」话虽是这幺说,怕她不开心他还是把那杯酒乾光了,并且指向别的东西转移她的注意,「这个是武器吗?」

      「不是啦,那是锉刀,也是修指甲用的。」她失笑。

      「那这个呢?」

      「开瓶器,有些酒的盖子是软木塞,用这个啵一下就开了喔。」

      哦,在无法以咒术解决的日常下,该界发明的小玩意儿挺有趣的嘛。

      「这个呢?看包装是糖果还是药?」

      「都不是喔,犬神真想知道的话我能陪你试试,但不知道Size合不合……嘛,用不上也没关係,人和妖怪一定没问题的!」她有些害臊地捧着脸颊。

      「到底什幺东东?」他更糊涂了。

      「男人专用的避孕套喔。」她甜笑。

      ……

      「妳到底唤我来干啥的?不说说妳目前的窘境吗?还是我先帮妳对付房东?」他头疼。

      「哎哟,反正我死定了不是?在那之前就让我体验看看嘛!」不管他还拿着筷子,她再次扑上去往他身上爬,「犬神不想看见我的话就矇眼Play吧,我对我的腰力还挺有自信的喔!」

      「好好好,妳别冲动,我陪妳玩就是了。」见她作势亲来,他连忙挡她嘴并放下筷子,接着抱她坐起身后,便是在她耳边低语,「我的习惯可是不亲嘴的,如果妳不想在偿愿前被我咬死的话,千万别如此惹我。」

      「真有人被你咬死过吗?」

      「当然,尤其是不懂我的规矩又太过热情的女人,像妳方才那幺做而中途被我咬死的不计其数呢。」

      「……这种死法好蠢喔。」

      这是重点吗?不怕死的女人真令人头大。

      「不过脸颊或额头倒是没关係。」撩起她乌溜的秀髮拨至耳后,他轻轻按下她的头在她额上亲了下,「先提醒妳好了,就算没亲嘴我还是有咬人的坏习惯,如果妳怕有万一就找个口罩给我吧。」

      「不用啦,犬神的规矩我一定会好好记住的,也会努力让犬神开心的喔!」

      「很好。」给她摸摸头后,他往她颈部凑去并轻咬了口,「这可是妳自找的。」

  • 名称:干柴烈火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9: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