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苍岚小说超清

      得完全符合天时地利人和啊……除了日子及时间点外,剩下的条件也太难了,另外加上各种阻碍的可能性,分秒不差达成的机率实在低到可怜。

      而且就这一次机会尔尔,万一失败了白银妹妹便无法来到此界助阵,在未查明目标为何物之下,同等于胜算一口气少了好几成。

      来到某个三叉路口上,青蔚停下脚步看看就近的店面及住家,能看见他的人们仓皇远去,有的甚至拉下铁门不做生意了,真夸张。

      唉,此界的我尽干些黑心事,老是得躲人检举或报警啥的,就算没召唤者或娃儿绑身也难以自由行动。

      ……

      叶又名正言顺地偷懒了……

      待号誌灯转换前,一眼便能看见马路对面的女孩们抱着小黑狗自超商走出,将他放下后便是逗他玩、摸摸他、拿食物诱他原地转圈圈……更可恶的是他还摇着尾巴全盘接受!为何我会教出品性如此低劣又丢脸的笨狗啊!

      直至小绿人开始走动,青蔚强忍着怒火快步走到女孩们身后,「不好意思,那只小狗是我养的,能请妳们把他还给我吗?」虽然他以亲切的微笑客气地发问,但在某只狗眼中这根本是杀人的警讯。

      「哇啊!」女孩们看见他先是退一大步,但没马上逃走地带着疑惑的眼光相互低语,毕竟他身着唐装、留一头长髮、语气相当和善颇有风度,似乎和电视上的是不同人?

      「我是教书的,老被误认成King实在很困扰呢,我和他可没任何关係喔。」他苦笑。

      ……

      沉默了会儿,她们似乎还抱有很大的怀疑不肯将狗交出,他只好带着灿笑伸手,「叶,跟我回家吧。」

      你不过来我就宰了你!看出他的笑容所表达的意思之后,小黑狗无奈地伸出短短狗掌想往他手上爬,女孩们见状便信了他是饲主而放手。

      「谢谢,先告辞了。」随手将狗往肩上一搁后,他向她们点个头转身离开。

      「……真的是别人啊?」、「噗哈哈!狗狗居然能坐在肩上,怪可爱的!」、「不知道他在哪教书,好想去现场看看喔。」、「先拍下来作纪念!」……女孩们闹哄哄地纷纷拿出手机偷拍,若被King知道这回事肯定气炸了。

      「喵的你把我当小鸟啊?」叶月天抱怨。

      「当狗说话小声点,若不是此地人多我早轰了你了。」碍于方才的女孩们还在路口处伫足,青蔚仅能走进就近的书店晃晃以便待她们离去,「一个没注意你就偷懒打混,难道你忘了咱俩今天来干啥的?」

      「我没偷懒,仅是倒楣刚好被她们逮住尔尔。」向四处望去,大门上挂了禁止携带宠物的告示牌,但没一个店员敢靠来赶人,脚下这条无毛蛇的外貌至少有这点好处不怕遭人窃听,「我可是已经找到两只猫了喔。」

      「找了好几天才两只?这附近巷弄内不是野猫一堆?」青蔚随手拿了本书翻阅。

      「你没亲自去找不了,条件指定要公的花猫,我钻了好几个防火巷寻了几十只花的竟全是母猫,公的八成是此毛色的突变种。」他伸出脚掌挥了挥,青蔚立马会意地翻页,「倒是你地点寻到了吗?」

      「就这个三叉路的正中央,附近店面橱窗和玻璃帷幕的反射角度有交叉,若你寻到三只猫就将牠们面向同一点摆在马路上。」

      ……

      「这根本不可能办到啊喂,猫儿可不是死的还会乱跑,万一那天晚上有车将牠们碾死了不就告吹了?」叶月天无奈。

      「还用你说,别忘了另外两人得去寻此界的白银妹妹将她摆在正中间,活人可是比猫更难搞,如此比起咱俩的活儿算简单了。」青蔚摇头,接着顺势朝外头望去、放下书本,「哦,那帮姑娘总算走了。」

      「怎幺?不是寻到地点就行了?」他歪头。

      「至少得勘查地形看怎幺摆猫吧?我们还得寻来类似净神草的烟香摆在和猫正好相反的三角处,若当晚没月光就得在正中央洒酒代替呢。」

      你妈,条件这幺多又难到如此夸张,一般人根本没法召唤或碰巧达成,芙多到底是此界的哪种妖怪啊?

      来到大街上并呆呆地望着车辆来往好一会儿,对此界人而言、他们感到疑惑的小问题可能有点白痴……给人走的就算了,但为何车子都隔着线跑?

      当然、这可不是主要重点,「中间的双黄线好像能摆猫呢。」青蔚很乾脆地放弃疑问。

      「也太惊悚了,要不你试一次看看成效如何。」

      「摆明要我被撞啊你,我和猫的体型差多了。」巴了下他的脑袋后,青蔚尾随着行人们过马路,如此来回观察几次后回到原点,「怎幺看只有双黄线上能摆,等你三只猫都寻来后跟我说声,我来想办法。」

      「好啦。」

      「请问需要什幺?」

      「热茶,顺道跟你们店长说他找的人来了。」

      「好,请稍等。」

      ……

      「我说……」看看Black整个人,King不禁无奈万分,「你为了工作穿西装打领带就算了,但现在可是初夏时节你还围围巾喝热茶,不闷吗?」

      「没办法,都怪我那只妖怪,他虽帮我解决公司的财务问题、缓解我的老毛病,但每和他交易身体就越来越冷,我都快感觉不到太阳的存在了。」他掩面。

      「克制点,这很明显就是在利诱你踏入死亡的陷阱,你没必要为了公司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King蹙眉。

      「我当然明白,但我不可能放弃好不容易打拼至今的成就,换作是大哥你能吗?断清所有海内外的利益和关係、脱离现状金盆洗手当无名小卒重新开始……光用嘴说是很简单,真要完全放弃也不会有人放过你。」

      是很难以取捨,各种例子曾不断地在眼前上演,想图个清静退隐江湖什幺的,有了家庭及稳定的收入时,过往的足迹便追来赶尽杀绝,甚至牵连无辜什幺都留不住,怪罪自己或懊悔也早已于事无补。

      至于妖怪们的出现……是来自过去的报复吗?抑或想给我们个警告检讨自己?不管仗着我们的脸製造混乱有何意义,在查明前总得避免事端落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才行。

      「这次的问题解决之后,若真有不得不放弃的理由,我绝对能办到给你看。」

      ……什幺?

      「久等了。」路斯恩一走来,便是照惯例地拿圣水喷雾喷他们俩、确定为本人,将其收起后才将Black的热茶摆上,「这是你点的饮料,请慢用。」

      「找我们来有什幺事?」King望着他入座。

      「等我一下。」他掏出手机滑了滑,接着将某张照片放大给他们俩看,「上礼拜又多了只新妖怪来作客,因他们和你们一样私下有认识,所以我在想她或许也是你们认识的人。」

      「笛儿妹妹?居然连她也……」King头疼。

      「所以红姐向医院请长假是因为她?净搞些有的没的,这群混蛋妖怪到底想干什幺……唉,这下我的胃药该找谁拿?」Black大叹。

      「留讯息给我,我有看到就会开取药证明寄给你。」

      !

      回头一看,「路耶恩你混黑道啦?小心被他卖掉。」不只朱红尔尔,居然连叶月天也在。

      「卖你个头,我们是来找他谈正事。」King瞪他。

      「稍等。」路斯恩起身后,也是拿喷雾对他们俩按下、没事,接着才送叶月天的后脑一巴,「不准叫我路耶恩,还有、我不是叫你暂时别来店里吗?给你放假薪水照领是怕你遇上妖怪,而不是让你无聊来作客的。」

      「知道啦,因为这位朱红大姐想找你,所以我才给她带路Ok​?」他无奈地摸摸后脑。

      「呃?这话的意思是红姐也想调查这群妖怪?」Black问道。

      「嗯,像我的妖怪盗走了我的病患的胎儿,警方和医院正联手调查胎儿的去向,既然她拿我的脸干下此事,我当然要向她讨回我的名誉和清白。」她点头。

      他们的出现确实不断地影响着我们,再继续下去人生真的会被他们给毁了啊……

      「是不是这孩子?」路斯恩滑出照片给她看。

      「还活着?」她不敢置信地拉过路斯恩的手仔细看,并将照片放大好几倍瞧瞧孩子的状况,「早一个月取出果然很瘦小……他们抓她到底想干什幺?千万别是为了吃掉她啊……」

      「不会吧?」缩手之后,路斯恩有些不好意思地抓头,「他们……在我看来挺疼那孩子呢,而且还好好地给她换尿布餵奶什幺的。」

      「用看的根本不能确定什幺,难说他们是想先养胖她才杀来吃啊,我可不信无故跑来搞追杀的妖怪有这幺好心。」叶月天没好气地唸道。

      这话也对啦,但他们知道我发现他们是妖怪这回事、偷下圣水给他们喝,用非人的力量杀人对他们而言很简单吧?他们真有这幺残忍的话,为何完全没对我怎样?而且还很普通地到店里消费作客……

      「还有吗?他们聚在一起应该有其他目的吧?」King问道。

      「有无目的我不清楚,但他们好像在讨论什幺重要的大事,其中有两妖跟我要了纸笔做笔记……」想了好一会儿,路斯恩熊熊望向叶月天,「啊,你那只妖怪名叫犬神,而且有个人类女友。」

      「我靠!那混蛋也太嚣张了!竟拿我的脸拐--」怒吼到一半他突然愣了下,接着狐疑地嘟囔着,「犬神?伶儿说过领养博美的怪女人有男友,被追杀时他也提过这词……不会吧?」

      「想到什幺线索了?」朱红问道。

      「……还不知道,给我点时间找朋友确认,改天跟你们连络、掰。」语毕,他转身走人。

      看来他的心情比那天好多了,接下来就看他有无意愿出手帮忙解决他们。

      「有他女友的照片吗?我派我小弟去调查这女人是什幺来头。」King向路斯恩伸手。

      「早猜到老大会这幺说,喏。」路斯恩掏了张便条纸给他,并附道:「希望你办事能低调点,若她是被妖怪洗脑或胁迫的话,我可不想因擅自洩出会员的个资坏了本店的名声。」

      「别操心,大不了顺便绑了她卖到国外去。」

      ……人蛇集团真没良心,要不是怕越来越多人跟着受害,我根本不该插手的。

      「既然有大致的方向能调查,我看今天暂且就这样,有何发现别忘了保持连络。」说完后,Black望向路斯恩,「你求的圣水确实比我们求的有效,能麻烦你装在宝特瓶内给我吗?顺便多弄个喷雾罐给红姐防身吧。」

      「没问题,请稍等。」点个头后,他转身上楼。

      「原来他刚才喷我们的是圣水啊?真没想到那种东西对妖怪有用。」朱红无奈。

      「是啊,若被妖怪下咒了也能缓解呢。」Black一口气喝光热茶后,似乎还是觉得冷地搓搓双臂。

      「……慢着,你跟他要瓶大的,该不会想做什幺傻事吧?」King蹙眉问道。

      「赌上未来可不算傻事,我的妖怪没法拒绝交易,刚好公司最近稳定下来了,这可是套出他们有何目的的好机会。」

      ……

      始界,丰获神社。

      唔……怎幺搞得全身无力?这里是……我的房间?

      花了好一番力气坐起身后,洛梧桐转头一看……确实是自己的房间,伶儿躺在我的床上代表天亮了吧?唉,这也代表我错过了凌晨的净身冥思,那臭老头定会教训我……

      才刚这幺想时,「哇靠!」不料一个扭头就看见洛昀在一旁打坐兼闭目养神,而且还被惊醒了,「爷、爷爷?你怎幺在这啊?」

      「梧桐妳醒了?」他起身后,便是激动地靠去看看她整个人,「真是吓死人了妳!妳昏睡了好几天没醒,老朽还以为妳又使狐干了什幺傻事,感谢荷狐神大人庇祐、没事就好。」

      误会他了,原以为他是特地来对我开骂的。

      「还感谢咧,我就是被荷狐神大人附身外加使用神力才昏倒的。」她无奈。

      「什……妳这笨孙女!」、「痛!」抽出纸扇敲了下她的脑袋后,他又照常开骂地连戳她鼻头,「老朽明白妳心急想唤醒伶儿,但妳这丫头功夫不到家且修练未成,怎幺能随便请荷狐神大人访俗降身?失败了举祭求祂息怒事小,别忘了神和人的力量不同、祂动个尾巴说不定等同于咱们全部的力量,妳爹娘包括老朽在内可不敢随意请祂降身,何况轮到妳?一不小心妳的小命便为此休矣了!」

      「我才没有蠢到请祂降身好吗!要不是风狂哥半夜乱闯大殿惹祂生气,我的身体也不会被祂抢去发飙!」她抱头抗议。

      「咚!」

      闻声、爷孙俩回头一看,风明把落下的水果捡回餐盘上后,便是慌慌张张地将其搁在桌上冲来,「我儿子还活着?妳见到他了?」

      「呃……伶儿没跟你提过吗?去年在南土时就看见了。」她苦笑。

      「不孝的臭小子!」本该是又惊又喜的才对,但一想到风伶儿的状况他可高兴不起来,「失蹤这幺久是死是活都不说声,伶儿出事了才溜回来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难怪伶儿回东土后就连日郁郁寡欢,肯定就是这小子使得!」

      「风明叔,先冷静点。」她无奈地招了招手,接着说道:「其实多亏他惹到荷狐神大人,伶儿的情况大致有个底了。」

      !

      「伶儿有救了吗?该怎幺做?」他迫切地问道。

      「你还记得沙萝吗?常坐在伶儿头上打瞌睡,形似沙漏的时之神兽。」

      ……

      他沉默了许久回想,接着突然抱头大叫,「啊!我怎幺忘了把她带出来?都放她饿几天了……没把她照顾好,伶儿醒来后一定会气我的!」

      「风明叔,不是你不小心忘了她,而是她让大家都忘了她。」

      「什幺忘不忘的,妳说啥老朽都糊涂了……若真有那只神兽存在,老朽怎幺一点印象都没有?」洛昀不解。

      「因为爷爷没和伶儿长时间黏在一起嘛,几乎每天和她见面的人只要稍微想一下就能发现,她的身边似乎少了什幺、那常在她身上亮起的金色屏障是哪来的,连风狂哥也不确定沙萝是否存在呢。」

      「难道伶儿无法清醒是沙萝搞的?」风明无法置信。自坏死的卵壳奇蹟诞生后,为了助沙萝存活,整个风家上下可是为她拼尽全部的心力,怎幺可能如此狠心对特别疼爱她的伶儿下手?

      「起初我也无法相信风狂哥说的话,但仔细想想……伶儿是第一个获得时之神兽的人,虽说你们风家因此得到使魔者的最高荣耀,可是过去根本没任何时之神兽的相关记载,沙萝的性子及成长后的行为你们能预防吗?」

      ……

      确实……风狂那小子失蹤的原因也是如此,他坚持用自己的方式照顾役兽,但却因为经验不足、认知不够,曾经最疼爱的役兽成年后竟忘了他是什幺人、不屑风家的养育之恩,为了断绝魂约不惜一切想杀了他,为了保护他我便做了最坏的决定……在他面前亲手杀了牠。

      「还有呢?那小子有说该怎幺做才能唤醒伶儿吗?」

      这次不能再重蹈覆辙,要避免最坏的下场……我做了令风狂无法谅解的事他才捨弃风家、死也不回头,我绝不能因此失去我的宝贝女儿。

      「没有,但他说伶儿的精神或许被带到异界去了,只要魂约未断伶儿便有可能清醒。」

      「异界?唉,怪不得怎幺使狐去追都追不到。」洛昀叹道,接着向他望去,「风明老弟,你能确认那什幺魂约是否还在?」

      「我看一下。」他赶紧冲到床前看看风伶儿,不知搞些什幺唸唸有词了好一会儿后,才回头猛点头,「还在还在!但越来越薄弱了!」

      「那幺老朽去书库寻寻古籍,看有无办法以此做为媒介找寻她精神所在的异界。梧桐,今天就让妳好好休息,傍晚别忘了来大殿帮忙。」

      「好。」

      哇喔,阵式整个重改了,而且还找来这幺多人围了一大圈……这真的没问题吗?

      「啊,梧桐妳没事啦?」、「快来快来,爷爷和风明叔待会儿就带伶儿来啰。」、「我这有樱饼点心喔,妳要吃吗?」殿门还未关好,巫女们一见到她便围了上来,无奈下她只能苦笑,「让姐姐们担心了,谢谢。」

      稍晚,一切準备就绪后。

      「爷爷,我不用跟着驱阵吗?」

      「等等,再让老朽看会儿。」洛昀不断翻阅着破烂到不行的古籍,并由遮面人狐背着他来回巡视阵式好几圈,最后驱狐扑倒在背后乾着急又吵到不行的风明才跳下狐背,「好像哪里不对?先让老朽试一手看看。」

      他走到阵式前,巫女们见状便不约而同地向中央的风伶儿举起挂满符咒的短杵、默契真好,当他举起纸扇一挥、阵式稍亮了下,荷狐神像周围的烛火猛地闪烁不定,但没一会儿便全体定下无事发生。

      「果然。」他收起纸扇。

      「怎幺了?伶儿她、靠!」风明着急想冲来关心,但又被灵狐们扑倒了。

      「失败了?」洛梧桐问道。

      「不,那时之神兽的力量远超乎老朽的想像,虽能寻到伶儿的精神所在,但该界被一股庞大的力量裹着穿不透。」

      「那怎幺办?有其他办法吗?」她蹙眉。

      「嗯……」他低头翻阅古籍又是看了许久,接着回道:「有是有,得找个能将庞大的灵力化为利刃的人开路,但就怕因此被那时之神兽发现而对伶儿不利,开路后同样得以精神越界找寻适合的降身者混入其中,如有何万一……下场可能会跟伶儿一样。」

      「先试试再说吧,怕东怕西的而什幺都不做就等于直接向沙萝认输了。」

      「……呵,真不知道妳这丫头遗传谁了。」洛昀为她的精神感到钦佩,不愧是在神像前诞生的孩子,确实有资格继承神社,「但开路者这点有些伤脑筋,依老朽来看……整个神社上下没人能办到,妳在学院内有认识这类的人能帮忙吗?」

      「将灵力化为利刃吗?我只想到阿彻这只斩灵人。」她掏出电子卡抠了抠。

      「斩灵人?甚好甚好,如此就不怕开路失败被卡死在中间了。」

      这幺危险的事你怎幺不早说啊?

      「有了。」收到讯息回传通知后,她收起电子卡,「阿彻他人在学院正準备回家呢,我已经叫他直接过来了。」

      「我去绑他比较快啦!」风明赶开群狐跳起后,便直接撞开殿门冲出去。

      你也太紧张过头了吧大叔。

      半小时后。

      「打、打扰了……」清田彻半死不活地被风狮叼进来,接着被吐下。

      「怎幺搞得这幺惨?」洛梧桐无奈。

      「头一次在半空中高速冲刺好像晕车了……」他面色难看地抬头掩嘴。

      你那个叫作晕狮才对吧。

      「快快!」跳下狮背后,风明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将他拖到阵式前,「伶儿就拜託你救她了!」

      「啊?什幺意思?」无故被绑来他根本没搞懂状况。

      「伶儿、靠!」、「一旁待着别碍事。」洛昀又使狐扑倒他,接着前去帮忙扶清田彻起身,「抱歉硬把你抓来,关于伶儿沉睡不起的事你应该听梧桐提过吧?咱们已经知道是时之神兽沙萝搞的鬼,因她的状况再拖下去很危险,能请你待在这几日帮忙吗?」

      ……

      他沉默了会儿回想,「咦!怎幺可能会是沙萝?」他似乎没发现自己也把沙萝忘了,怪蠢到让人无力。

      「是真的,风狂哥溜来看过伶儿的状况能证明。」洛梧桐提道。

      「真令人难以置信……既然她哥都这幺说了,好像也不能不信。」他无奈,接着歪头,「那我能帮什幺忙?洛爷爷。」

      「老朽先向你谢过了。」向他点个头后,洛昀将他带到阵式上的某个圈圈中,「请你站在这儿,待老朽起字一出,你就拔刀对着伶儿挥下、但别砍到人,若顺利开路通往异界的话,老朽会将你的精神引入适合的降身者身上,到时你先设法找出伶儿的精神,咱们会随时试着将你们俩拉回的。」

      听起来好像很危险耶……

      「明白!」就算危险他还是很爽快地握刀。

      「阿彻,如果被沙萝发现,你可能会跟伶儿一样,所以……」洛梧桐担忧地靠来。

      「别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嘛,先试试再说啰。」他笑道。

      唉,真是单纯的傻瓜,但他的单纯却使人安心不少。

      「梧桐妳退下,準备驱阵。」洛昀唸道,待她闷闷地退出阵外后,他便回到原地抽扇驱阵,紧接着阵式亮起、烛光闪烁之时,「起!」

      「看我的、靠!」

      !

      拔刀砍下的剎那,风伶儿的身躯莫名闪出强烈的金光抵抗,下一秒他连人带刀地被弹开并飞出殿门,风狮见状立马冲出去将他叼回、吐下,似乎还觉得很好玩地晃了晃尾巴。

      我们可不是在跟你玩你丢我捡啊……

      「阿彻,你没事吧?」洛梧桐赶紧靠去关心。

      「没事,仅是吓了跳尔尔。」他无奈地坐起身后,便是给风狮摸摸,「还好牠接的快,不然我可能会飞出居口滚下楼梯。」

      「怎幺会这样?斩灵人纯粹的灵刀应能轻鬆割开万物灵障的才对。」洛昀不解地蹙眉。

      「耶?所以说混血的有差啰?」他歪头。

      啊。

      「天啊,我只认识你一只斩灵人,这下要去哪找来第二只?」洛梧桐头疼。

      「我妈行吗?这时候她应该下班回家了。」

      对吼!

      「你家住哪?我去绑她!」风明推开灵狐们冲来。

      你这可是犯罪啊!

      又过了半小时后。

      「打扰了。」

      殿门一开,有名碧眼白短髮的女性叼着烟管悠然走进,但她的状况和清田彻相反……她居然掐着风狮扛着风明!随手将他们俩扔下后,她便观望着整个大殿。

      「你妈感觉很恐怖耶。」洛梧桐无奈。

      「是啊,更恐怖的是她曾给白银代理院长盖了一桶水呢。」他难为情地搔头。

      「真是漂亮的神社呢,还有好多可爱的小灵狐,下次放假就来这参拜赏花好了。」她吐了口烟雾。

      「清田女士,不好意思这幺晚还请妳走这趟,能不能麻烦妳先熄菸?咱们神社可是全面禁菸的。」洛昀无奈地提道。

      「哦,抱歉。」她很乾脆地拿下烟管,接着直接往手心敲……居然徒手握熄火苗!忙着拆解烟管纳入包包时,她还向清田彻问道:「阿彻,你没回家在这干啥?吃过饭了吗?」

      看她也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当真是被风明绑来的?但怎幺看比较像她绑风明来耶……

      「跟妳一样被抓来帮忙的,还没吃饭。」苦笑答道之后,他走到她身边为大家介绍,「我妈叫清田凛,平时在医务院担任灵疗师,若大家有需要请多多找她捧场喔!」

      灵疗师?完全和她的形象不符啊。

      「少增加我的工作量了你。」猛地搓乱他的头髮后,她望向阵式中央的风伶儿,「就是那孩子需要我治?她出了什幺毛病说来听听。」

      其实她挺好心的嘛。

      「我女儿的精神被带去异界了,请妳抬高贵手替咱们开路吧!拜託了!」风明连忙凑来向她低头。

      「啊?我完全没碰过这种状况耶,找我干没问题吗?」她无奈。

      「没问题的,咱们就欠斩灵人的灵刀、呃?妳没带刀?」洛昀愣了愣。

      「有啊。」她伸手往自己后颈摸去,宛如穿过脊椎并将其抽出般地,一把长刀带着刺耳的金属摩擦声显现,「阿彻最近控制得不错,所以我很久没用刀了,这也没问题?」

      看起来好惊悚,原来纯种的斩灵人会把刀藏在体内啊……

      总之花了点时间向她解释来龙去脉及阵式的用途后,「耶?我不要。」想不到居然被她拒绝了!

      「为、为什……再拖下去伶儿就永远醒不来了啊!算我求妳、靠!」

      「听我说完好吗?」推风明一个倒葱栽后,她回道:「我是能帮你们开路,但我不想去异界乱走,万一有紧急病患临时找我怎幺办?」

      「那幺妳开路,由我去如何?」洛梧桐问道。

      「梧桐!妳的身子还不能--」

      「不。」她插嘴打断洛昀,接着伸手搭在清田彻肩上,「妳一个女孩家在人生地不熟的异界乱走太危险了,何况有可能跟着醒不来,先由我儿子试水温看可不可行再说。」

      「老妈妳居然想牺牲我啊?」清田彻无奈。

      「不准加个老字。」掐了下他的脸颊后,她理所当然地说道:「别忘了你闯祸时是谁照顾你的?不就是你这两个伙伴?现在轮你帮忙他们哪里过份了?真有万一我也会前往异界拼死把你们拖回来的。」

      「知道啦,我本来就打算自己先去瞧瞧的。」他举双手投降。

      ……

      「先谢谢你们了,阿彻、凛姨。」洛梧桐苦笑。

  • 名称:风起苍岚小说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8: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