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椅子超清

      「现在验收?」

      「怀疑吗?」

      无视满房烤人肉的焦味,那对可怕的师徒竟进行起他们的日常的课题,但难得能亲眼见识南土之首怎幺带人,不令人好奇是不可能的。

      「不,我岂敢怀疑师尊,但我才刚差点被烤熟,您不觉得让我多休息会儿较好?」

      「你确定想休息?不如我撤了你身上的水膜让你一次休息够本。」黑俨灿笑。

      「……若爆炸或失败了,您会把我冻起来吗?」

      爆、爆炸?你们俩忘了旁边还有伤患吗!

      有些担忧地向叶月天望去,「动手就是,别忘了你是拿我的外貌去干,他们真要寻仇也不会寻你那儿去,用力将他们往死里揍吧。」他竟若无其事地继续通讯。

      让这家伙留下当肉盾似乎没多大的用处啊,还有、你怎幺能教你那不到十岁的孩儿虐人!

      「哼,你私自开溜和我作对不是早準备好了?」

      「我没……咳,直说好了,我并不是有意忤逆师尊,您还记得您曾对我的暗杀行为提问吗?答案是一样的,倘若再发生同样的事我依然会做同样的选择,抱歉。」

      ……

      「罢了,但你最好尽快解决这问题,否则难保我下次还有这般好脾气能听你解释。」黑俨只手一招,帘子竟自行拉上并隔了层水膜包覆,「照样验收,真有状况我会介入挡下。」

      啊,不会波及我们是很好,只可惜看不到他们俩想搞什幺了。

      「呃?可是……」

      「这算初评,做不好就等第二次验收时做到最好给我看便算扯平。另外因库玛的关係,我带出来的设备全数自爆了,现在急需没得用,仅能拿你的成果暂时顶替记录。」

      「明白了,但我的也爆了,该拿什幺当範本?」

      「等我一下。」

      「喀!」的、透明方框突然全数关闭,腕上的机械自动脱落,「唔哇!我、我的处理器!」见腕錶机械被不知哪吹来的风儿捲走,吓得忆燕赶紧伸手去捞,但碍于脚伤的关係根本捞不到。

      「借用一下,我们不会给你弄爆的。」

      「是、是。」被黑俨抢劫,忆燕当然仅能放弃。

      「喏,搞三个来,一个你自己留着。」

      「好,能麻烦师尊提示咏咒的部份吗?」

      ……

      莫名沉默了会儿,「D、A、S……」每当黑俨带着笑意唸出一个字母,外头的帘子便跟着冻结并慢慢地长出骇人的冰柱。

      「抱歉我想起来了不必劳烦师尊了!」

      这家伙完全被叶月天带坏了。

      「啪滋。」

      咦?

      「啪滋啪滋啪滋……」不知哪冒出的电流裹上帘上的水膜,结霜的部份逐渐溶解甚至沸腾,劈哩啪啦的噪音巧妙地掩盖了整个咏咒过程,「收力!」黑俨突然一喊、沸腾的水帘瞬间膨胀数倍,下一秒水帘轰地裹上第二层水膜并冻结成球。

      「咚。」似乎有小小的撞击声和震动感,难不成真的爆了?

      待巨大的冰球溶解并蒸发后,「要休息现在能休息了,别随便跑出来。」黑俨竟带着三个一模一样的处理器走出,未开灯的帘内似乎有几道雷光忽隐忽现,「还你,多谢帮忙。」

      「不、不会,能帮上黑俨大人是我的荣幸。」怯怯地回收后,忆燕当然先检查处理器有无毁损或被掉包。

      ……似乎没怎样?难道他手上拿的是以咒术凭空複製来的?太厉害了吧!不愧是南土之首,这肯定是史上还未记载的自创咒术!

      「妳留着帮忙城主就好,铜铃澳由鬼狼带瑙去、呃?」通讯器突然被关,叶月天便回头骂道:「哪个混蛋--」

      「说谁呢?」黑俨带笑歪头。

      「对不起都是我嘴贱请您原谅。」他立马低头致歉。

      这家伙能活到现在不被黑俨大人打死真够奇的……

      「哼,接着。」黑俨扔了个处理器给他,并问道:「这你会用吗?」

      「略懂。」

      「略懂也好,你统整一下库玛的资讯,另外附上这次的战事报告草稿给我。」

      「您要我的报告做什幺?」

      「总归是没必要的内斗,这点得详细呈上才行。」

      「……了了。」

      呼,总算告一段落了。

      「我代替你去分发公文吧。」见忆燕着手收拾身边的资料,佩朵兹便起身靠过去帮忙,「刚好到了用餐时间,你和莫朗想吃什幺我顺道替你们取来。」

      「呃……」偷瞄了莫朗一眼,居然还在睡他的,忆燕只好苦笑道:「妳帮我们决定就好麻烦妳了谢谢。」

      「嗯。」一口气抱起公文山,她有些艰困地推了下眼镜后向叶月天走去,「狂犬呢?」

      「由你带主队领在前头、鬼狼带剩余的家伙自外侧包抄,他们敢趁乱反夺铜铃澳就别跟他们客气,狠给他们喵回去就对了。」他依然忙着通讯中,双手还不断地在大量的透明方框中滑来滑去、敲敲打打,仅能抽出短短一秒的时间竖起三根指头。

      和中午一样三份的意思?也太会吃了。

      「抱歉打扰一下、黑俨大人,关于晚膳的部份有需要另外为您安排吗?」

      「不必。」黑俨靠坐在床头摆摆手拒绝,他同样没闲着地将注意力全放在面前的透明方框上,「我没空花太多时间在用餐上,随便弄几样速食在这吃就好。」

      唉,连用餐也得和黑俨大人共处一室,真叫人喘不过气。

      「明白。」向他行礼后,佩朵兹走向最后头的床位,「醒着吗?雷克斯先生。」

      「啪、啪滋……」帘后似乎传出了细微的声响,于是她便稍稍掀开了点往里头看,「雷克斯先、咦?」

      ……

      愣了几秒后,「你是雷克斯先生?」她竟提出这种怪问题。

      「对,何啪滋、事?」

      「原来你是非人?」

      「不,啪、亚人的返血现象,基本和人类无异、啪滋。」

      「那幺你这副模样能进食吗?」

      「不含水份的冷食、啪滋能。」

      「好,先告辞。」

      目送佩朵兹离开后,忆燕不禁望着那雷光闪烁不断的帘子不放……返血现象是指他的隐性血统显现在外貌上吧?真好奇他变成什幺样子了。

      「嗯?」似乎接收了某则重要讯息,黑俨小小地发出疑问声看了许久,接着下床又关了叶月天的通讯器。

      「喵的又是哪个混--」

      「说我?」黑俨灿笑。

      「对不起黑俨大人都是我嘴贱请您原谅。」他当然又立马低头致歉,随后委屈地抱怨道:「您有什幺事就直说,小的也很忙还请您别玩了。」

      「跟我到外头去,有点私事跟你谈谈。」

      「是?」

      他们俩离开后约十几分钟,「唰啦。」一同回来后便是向忆燕靠去。

      「有、有事吗?」忆燕赶紧缩到床头去。

      「别紧张,谈正事罢了。」叶月天很没同理心地抽走他的被单,免得他又将自己包成糰子给黑俨看,「这位便是钢铁城的秘书长,同时是城主的丈夫,不过以现状来看、他的职务或许会被政府革除而无法代表出面。」

      出面什幺?

      「为何?」

      「他是半兽。」

      你说出来干嘛啦!

      「就这样?」

      「您不歧视兽族?更别提这次抗战是为反歧视而起。」

      「领土风气同政事一样与领土之首无关。」

      真意外,原来黑俨大人不讨厌兽族啊……

      「那您还为政府出战甚至差点灭了他。」叶月天叹道。

      「那是为了更有效率挪出空档夺回黑风山,政府想干什幺我可管不着。」黑俨瞪他。要不是他们夺山导致封印弱化,库玛哪可能顺恶人之意出来作乱,「总之三天后赫莎莉‧波古拉托会来一趟钢铁城,你们城军、他们抗军都得派出三名以上的高层代表会谈,而我和赫莎莉则作为政府代表,请你尽早安排此事及派人準备会场。」

      !

      「为、为何诸侯要亲自到访?」忆燕惊讶。

      「啊啊,基于各种因素使得南土损失甚大,为了防範敌国领土破坏不侵犯条约趁机对南土不利,所以统领想以和平理性的方式遏止内斗继续下去。」

      「和平理性?真好意思说。」叶月天不以为然,并抱胸问道:「我军已有个底了,但他们城军有些麻烦。城主和秘书长是必须出面的,剩一个不外乎由主将领的莫朗做为代表,不过同样碍于风气,您不觉得让两只兽族去见诸侯似乎不太好?」

      「哼嗯?我可不会允许他们因种族这等皮毛小事拖我时间。」

      果然很有黑俨大人的作风。

      「安排人事及会场是没问题,但我的职务或许已经……」

      「就说了别拖我时间,眼下哪来的空档供你们选个熟了全盘的新秘书长来?还是你有什幺好办法说来听听?」黑俨微笑。

      「没、没没我定会伴城主出面您请放心!」忆燕吓得举双手投降。

      「很好,就这幺定案了,你们俩要忙自便吧。」

      三天后啊……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希望能赶上猫族兽灵的开眼时机。

      复花镇。

      虽说此地暂由抗军管辖,但……瞧瞧负责驻守的兽族抗军,居然睡的睡、玩的玩,完全不管随意进出此镇的人兽们,当初来不及避难的镇民似乎跟他们混熟了,竟若无其事地进行平日的生活,有的还会主动分些食物给他们。

      「照这样继续发展下去,抗军或许真会取得胜利也不一定。」风伶儿望着某团孩子们玩耍,就因为年纪轻并未受到过深的南土风气影响,他们竟和兽族玩起来了。

      「这样也好啦,虽说他们强夺的手段令人不快,但追根究柢本是南土歧视观念的错。」洛梧桐抱胸叹道。看看守镇的机械巨虎,南土科技也太过讲究逼真,它竟将猫族视为同伴窝在一起打盹了。

      「所以我们为钢铁城助战错了吗?」

      ……

      每个领土皆有好有坏,我们倒楣碰上坏的那一面,来到这后遭信赖的伙伴及朋友接二连三地背叛,为了和命比起还不值的立场豁出性命踏上战场,最后却是两败俱伤。

      瞧她的眼神如此迷惘,同处境地的我没办法为她解答什幺,毕竟平时她最为冷静、最为公平看待任何事物,现在全乱了阵脚了。

      因为我们都还年轻,这种事对我们而言真的太过沉重了。

      「虽说我不是主信生命女神,但我想其意义都是一样的。荷狐神的子民无论遭逢何其困难及灾难,必视为丰收之果前的甜美考验,无论生死好坏皆是必然、毋须介怀。」洛梧桐给她摸摸头,接着转移话题,「别忘了男生们还在干苦工呢,阿彻那蠢蛋也不好好躺着休息,拿出精神挑些好东西回去给他们补补身子吧。」

      「……嗯。」

      希望回到东土后这一切能够好转,再也不想体验这种……

      「喵的这也太夸张了!」

      !

      朝某家服饰店门口望去,除了兽足不在场外、抗军的老大及大将们正和佩朵兹争论不休,而且他们都穿了套无法用在实战上却相当端重的墨绿军服。

      「会吗?」推了下眼镜后,佩朵兹看了每人一眼,「和你们原先的轻甲比起,换上这套军服较体面,而且赛宾娜的身材相当不错,很完美地拉出猫族纤细的腰身,女孩子就是得漂漂亮亮才好。」

      「但是肚子好紧啊喵,第一次穿裙子底下凉凉的感觉好怪。」赛宾娜无奈地猛扯腰带。

      「母的布料少就算了,但咱们公的人权在哪?」叶月天不爽地连戳雷克斯的脑袋,他不知为何晕死在叶月天背上,「南土地热猖狂竟得包两三层,而且又重得要命!妳看看这家伙还没见到诸侯就先闷熟了!」

      「可是爸爸穿这幺正式难得感觉好酷喔!」瑙双眼放光地握拳。

      「你这是在糗我平日很糟糕吗?」叶月天无奈地压他脑袋。

      「太厚了抓不到痒啊,就没适合狼形穿的吗?」为了抓抓背,鬼狼彆扭地扭来扭去。

      「很抱歉没有,还请鬼狼大人忍耐至明日会面结束便可。」向鬼狼行礼后,她又推了下眼镜直言道:「除了雷克斯先生我能让他换上城中较轻的军服外,诸位别忘了你们自身皆是武将,这等衣装的折磨定不比实战操练还难受,就别抱怨了。」

      「为何我们跟你们穿的不一样喵?」赛宾娜歪头。

      「因为会面时得分清楚立场,城军、抗军及政府军皆不同是正常的,如有万一起了冲突才不会人手错乱。」佩朵兹答道。

      「不是说城主有意与我们合作?让咱两方穿一样的不就好了?」叶月天头疼。

      「过早表态可没和诸侯周旋的余地喔,何况黑俨大人目前算是政府军,我们得拖点时间待对有利的机会到来便可破坏他们的合作关係。另外你们的军服是特别订做的,所以退货无效。」

      「喵的这才是妳的重点吧!雷戴这套浪费了就没关係?」

      「可以给你的孩子穿让两只狂犬站场。」

      「咦!我也要去见那什幺猪吗?」瑙惊呼。

      「是诸侯,明日你千万不能如此称呼人家,太失礼了。」佩朵兹无奈。

      ……

      月天……或许还有机会能和他、呃?

      「别过去。」猛地被洛梧桐拉回后,她直往反方向走,「我亲眼看见了,那家伙是不祥之物,和他关係过深绝对会被诅咒的。」

      「咦?但、但他是我们的同伴,我们是一组的啊。」

      「……一组吗?真相大白了啊,他不想当我们同伴的原因,就是不想害我们被诅咒吧?既然如此我们就该顺他的意,离他远一点。」

      为、为什幺非得……讨厌。

      会谈当日。

      「什幺!这等大事为何现在才告诉我?」

      「别激动、先冷静听我说,莫朗。」艾梅轻轻地推他躺回去,免得他伤口裂开,「我们事先请教过医者了,加上怕有万一,你的状况并不适合出席会面场合,所以请你好好静养等我们的消息吧。」

      「但我可是城中兽军代表,我没出席岂不有失我方的诚意?」

      「你放心,由我代你出席。」佩朵兹掀开帘子走进,她同艾梅一样穿了套正式场合用的铁灰色军服,「抱歉擅自借了你的军徽和名义,关于这点我和城主讨论过了,近日我和你相处的时日较多,也是这次战事的参予者,因此除了我能代理外别无所选。」

      ……

      见他沉默不语,「觉得哪里不妥吗?距诸侯到访前还有段时间,有何问题就趁早提出来解决。」佩朵兹推了下眼镜。

      「怎幺可能会有问题,有妳在我很放心,毕竟我没人类的脑袋灵光。」他苦笑,接着感慨地叹道:「唉,不只前几次,如此重要的大事我竟无法帮上忙,对你们实在很抱歉,或许我该提早退休别给你们添麻烦才是。」

      「……请你别这幺说,钢铁城还有诸多地方需要你带领。若不是有你在,躺在这的人便是我,加上人类的身体可没兽族硬朗,我的情况绝对没你乐观。」佩朵兹向他低头。

      「这又没什幺,妳是他们夫妻俩的独女,保护妳是应该的,别放在心上吧。」

      「你这傻大狼,我家妮子好不容易开窍了,你就不能说些更好听的话来安慰人家吗?」艾梅无奈,接着抱胸,「总之就这幺定了,会谈开始时我会发通知给你,你无聊就开视讯看看吧。」

      「什幺无聊才看,我一定会準时看的。」他无奈。

      「痛痛痛……」

      「忆燕?没事吧?」艾梅连忙靠过去拉开帘子查看。

      「没事,脚疼不太好穿鞋罢了。」忆燕苦笑,接着慢慢地下床试着站立,「似乎还能走……最后做为秘书长出席重要会议我必须忍到底。」

      「……忆燕。」见他準备将双耳绑起,艾梅立即伸手阻止,「别绑了,你就这样出席吧,反正政府早查明了你的血统,可别让他们认为兽族只会装模作样。」

      「但……」

      「别忧心太多,小心又白了头髮,况且我爸那个臭老头也会到场,你刻意隐瞒仅是给他机会使场面更难看。」

      「呃?为什幺他会知道这场会谈?」

      「因叶月天的提醒,我找到对泪心的文件下咒的凶手了。」一提起这点,艾梅不禁露出凶狠的神色,「那死老头竟为了我私自跟你成婚的事怀恨在心,于是便出此计策想暗算你,毕竟只有秘书长才有机会去翻那堆令人头疼的资料……待诸侯走人后,我绝对要翻桌砸死他!」

      ……

      突然觉得胃好疼啊……

      面谈会场。

      「这边请,赫莎莉大人。」

      在城军的带领下,姿态高傲的人类少妇不疾不徐地来到宛如宴场的会面厅,「嗯?」在众多墨蓝军袍的政府军中,一眼便能看见黑俨早已在大位上等候,闭目养神时还有人替他按按肩膀、给他搧搧风,桌上的茶凉了便倒掉添新的,真是嚣张至极。

      怎幺搞得这幺髒?衣袍破得跟什幺样竟不换下,区区一个学院长仗势能管理领土结界便自立为王,甚至越来越不把人放在眼里,领土之首都一样令人厌恶。

      「请坐,赫莎莉大人。」为她拉开黑俨身旁的大位恭请她入坐后,城军向她弯身行礼,「有需要为您準备点什幺来吗?」

      「薄荷茶便可。」

      「是。」

      待城军离开后,「好久不见,赫莎莉姐、啊,现在不是孩童的样貌,应该称妳赫莎莉女士才妥当。」黑俨睁开双眼带笑向她问候。

      「哼。」

      「老样子很讨厌我呢。」黑俨不以为意地苦笑。

      「你只需顾好自己的立场,多余的便甭说了。」

      「我的立场始终如一,是你们该看着办才是。」黑俨只手一招,后方的政府军立即上前静候差遣,「弄份糕点给我。」

      「是。」

      果然不能指望他,这样也好、有他作为政府军代表镇场便足矣。

      「唰啦。」自动大门敞开,以艾梅为首、铁灰袍的城军代表陆续走进。

      「抱歉让您久等了,赫莎莉大人。」来到正中央的大位后,艾梅向她弯身行礼并作介绍,「我、艾梅‧路狄便是现任钢铁城城主,这位是秘书总长、忆燕‧路狄‧林,以及城军将领代理、佩朵兹‧路狄,以上三名将作为代表正式向您候教。」

      「一家子都是高层人员啊?还有只兔子在呢。」她瞟了眼后,便端起茶杯喝了口,「免礼了,速速入座吧。」

      居然没因半兽这点被赶出场耶……

      「是。」再次向她行礼后,后方待命的城军们随即上前拉开大位,同时也瞄见了站在最后方身形壮硕的老爷子。

      这死老头竟有脸站在我方这边观望,敢谋害忆燕的性命我可不会给你好看!

      「哦?竟整回原来的畜牲模样了?争取秘书长这职果然是有意谋反。」

      「义父、咳!前城主大人失敬了,没发现您也在。」忆燕赶在艾梅发飙前起身向他行礼,并若无其事地笑道:「因今日的会面事关重大,属下始终仅为钢铁城尽心尽力,为了不给赫莎莉大人留下假惺惺的坏印象才以真面目示人,请您别见怪。」

      「哼。」

      说的好,叶月天事前塞给忆燕吃的净神草真好用呢,难得没紧张到出现速口的坏习惯,改天非得向牡蒂安学院进口不可。

      「唰啦。」大门敞开,以赛宾娜为首、墨绿袍的抗军代表走进,令人不解的是除了老大外,所有人皆戴了遮面皮盔掩饰相貌。

      来到诸侯正对面的大位后,「我、赛丝‧宾可罗‧娜缇莉儿便是抗军首领,同时原是南土贵族中的猫族公主、身兼代理兽灵喵,幸会、诸侯大人。」赛宾娜趾高气昂地只手扠腰。

      「其他人不敢见人?」她的态度令赫莎莉有些不悦。

      「咱们是自愿性为殿下助战,有的甚至来自于其他领土,因此不便透露详细个资还请见谅。」鬼狼站出来后,便简易地介绍个个代表,「这位是咱们的军师、雷克斯,有他在你们的电子设备或能源武器便全不管用;这两只是主力武将、狂犬,实战经验多到就算单枪匹马也能胜过你们的精锐部队。至于我就不隐瞒了,吾为狼族兽灵、鬼狼,幸会。」

      ……

      这番话不只是政府军、就连城军们也不禁惊愕万分,说是自愿性助战怎幺可能?太令人难以置信了!仅是几人尔尔便有抗上整个领土的强力后盾,就算一只是代理的、但两只兽灵在等同于与全始界的猫和狼为敌,而且……

      他们的态度说白了是威胁,除非达成目的否则不会轻易和解。

      待他们悠悠入座后,「嗯?怎幺你们军师和城军的穿着一样?难不成你们两方打算合併与政府为敌?」赫莎莉挑眉。

      「不好意思我身子虚,我方的军服太厚重了会害我热晕,所以我才跟他们借衣服穿免得难看。」雷克斯举手。

      「噗。」黑俨小小地失笑了声。

      ……乱七八糟,难以想像我方竟斗不过这群蠢货。

      「那幺先失礼了,赫莎莉大人、黑俨大人。」忆燕起身向他们行礼,接着摸了下镶在桌上的魔晶石开启透明方框,「因咱们三军的会面涉关整个南土,为了公平性不弊利任何一方,还请雷克斯先生共同记录并将会谈过程生放输出。」

      「没问题。」雷克斯仅是弹指、只手一滑,大量的透明方框便自动开启并自行输入相关资讯,不像忆燕得利用射线键盘完成,级别差异如此甚大证明了鬼狼的说词不假,「好,诸位随时能进行会谈了。」

      「那幺我先做个声明,赫莎莉大人。」艾梅举手后,便直接说道:「同为南土着想,咱三方若能和解是好事一桩,但抗军声势极大造成我方损失惨重、贵方私下意图将我们併吞,再来因库玛的灾厄欠他们一份恩情,我们基于立场不好擅自决定与否,因此我们想暂处中立方看您两位谈得如何再做打算。」

      看这城主的外貌原以为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令人意外地小心眼又精明呢。

      「无妨。」优雅地搧个手以示随意后,她望向正对面的赛宾娜,「若不考虑其他因素,钢铁城和政府本是一份子,现在就看抗军愿不愿意接受我方的诚意。」

      「诚意?和我们起战的要求有关吗喵?」

      「当然,政府已筹备好预算呼吁民姓放下歧见、废除种种对非人不利的政见,汝等必是南土的子民,同时能促进南土未来任何有关非人的发展,我们还打算开通各种对非人有利的权力,例如无条件通关、居留免签证或职权优先等等,如何?」

      「赫、赫莎莉大人,此事当真?」不少政府军躁动了起来。

      「这是众诸侯和统领讨论出的决议,你们闭嘴少管。」

      ……

      这诚意是很足啊,眼前这群欺压咱们不知多久的人类竟愿意放下身段,甚至顺利到令喵不敢置信,不过……还不够。

      「赛宾娜。」鬼狼轻唤了声。

      「我了。」猫耳为之雀跃地一颤,赛宾娜不禁咧出尖牙笑道:「妳是否少说了最重要的一点呢?归还所有猫族的领土喵,你们还得割让钢铁城以北的土地给我们做为歉礼。」

      「……什幺?」她不悦地蹙眉。

      「别让咱们殿下重複第二次,您没听错别怀疑。」雷克斯手一滑,她面前随即开启透明方框显示各项资料,「说是割让,不如说确确实实地完整归还。在千年前包括钢铁城在内以北皆是兽族领地,仅是因狼族与人类关係较好才分开来算,虽说大部份资料因多次战乱而散失,但这有些我收集到的相关资讯请您过目。」

      「忆燕,将他们的资料针对钢铁城的部份複製过来留证。」艾梅令道。

      「是。」

      「连黑风山也算在内啰?」她瞄了眼黑俨。

      「哼。」意识到她的目光代表什幺,黑俨仅是轻笑耸肩,「山的土地所有权可不是我的,我只管山中封印喔,若他们再次惊动库玛我才介入。」

      啧,坏事才来贴我们,领土之首不管事到这种地步真够龌龊。

      「请您放心,黑俨大人。」佩朵兹起身向他行礼,接着推了下眼镜,「我本职是复花镇镇长,本镇还负责管理黑风山所有营利项目,因此土地所有权在我手中,近日我打算分割封印地的部份除去库玛的要胁,最快会在三个月内将分割出的所有权送至您手中。」

      「嗯……」

      见黑俨沉思,「突出此言不就代表你们根本和抗军是一伙的?」她更是不悦了。

      「不,这和抗军完全无关,因库玛造成的死伤惨重,我们认为封印地交给黑俨大人管理较安全无虞,这也是为了避免未来再遭人夺山作恶,请您别误会。」忆燕起身向她行礼。

      「一派胡言!」老爷子站了出来,并将矛头指向忆燕,「这绝对是你和他们军师串通好的!泪心被佔很明显就是你窃取资料奉送给他们,我的笨女儿傻呼呼地为你跑来找我吵架就算了,你竟还想拐骗我孙女和你揹同样的黑锅?钢铁城不需要你这叛徒!畜牲!」

      「你这死老--」

      「艾梅!」忆燕赶紧挡她起身,并摇了摇头,「我早就习惯了,别因为我破坏你们的父女关係,拜託。」

      「少假了你!军服也是你借给他们的对吧?什幺狗屁秘书长!管事管成这副德性还敌我不分,摆明了就是一伙的!」

      「抱歉我说句公道话,军服是我没经过秘书长同意借给雷克斯先生的,爷爷。」

      !

      「什……」他不敢置信地望向佩朵兹。

      「黑风山一事也是我会谈前十分钟才向秘书长提起,请您别错怪他。」

      「佩、佩朵兹?」忆燕错愕。

      「……不可能,妳是我亲手带大的,绝对是他这畜牲以抗军的名义要胁妳,妳千万别中了他的圈套!」

      「就因为我是您带大的,所以除了公事外、我和他完全没私人话题能聊,更别提到现在我依然称他为秘书长没变。」推了下眼镜后,她有些心虚地转移视线,「另外这阵子我几乎仅和莫朗将军一起工作,所以我不认为我中了他什幺圈套。」

      「喵的这家人的家庭剧越来越精彩了。」低声嘟囔的同时,叶月天给瑙摸摸头,「以后你不管嫁出去还是娶老婆千万别像他们一样。」

      「嗯,我不会歧视别人的!」

      「哼,歧视?」赫莎莉看都没看便将透明方框关闭,并不以为然地喝茶,「你们想要的公平正义我们如愿给予了,别太过得寸进尺拿这种无凭无据的假资料来骗人,强摘的果不甜这种道理你们不是不懂吧?吃太多小心撑死自己。」

      「公平?假资料?」赛宾娜瞇起双眼,这番话禁不住使她秀爪威赫,「嘶!千年前喵和狼为南土助战、不吝提供所有资源,你们人类竟反过来佔地为王、屠杀我们的同胞和兽灵大人!你们为了隐瞒自己的罪刑便将所有不利的证据自历史上抹去,这就是妳所谓的公平?别开玩笑了喵!」

      「口说无凭大家都会,妳没办法证明什幺便少说点,否则这可算是汙衊喔,以人类的律法而言会被定罪的。」她挑眉。

      「嘶噜噜!妳这骯髒的--」赛宾娜一个起身炸毛、定格。

      ……

      见她微微仰起颈子、瞳孔放至最大,眼瞳中似乎有白光闪烁,「殿下?」除了鬼狼外的代表们不禁起身为她担忧,而且不只是她……所有站场的猫族们皆是。

      「终于啊,那家伙开眼了。」鬼狼咧嘴笑道。

      「呃?」近乎同时,黑俨惊讶地站起身,「风雪停了?封印竟还自行补强了?」

      「兽灵可不仅是率领族群尔尔喔,喵。」

      !

      红伞猛地一现、众猫不约而地向同个方向屈身致敬,接着红伞一开、失蹤好几天的风狂现形,他走到大桌前后便将怀中的包袱放下。

      「喵呜……」那团澎得跟什幺样的毛毯中有东西在蠕动,紧接着有只白毛的半兽女孩探出头来,圆滚滚的金黄色猫眼极其可爱动人,「刚出生没几天还不会走,抱我吧风狂。」

      「是。」风狂带着苦笑重新抱起她,她的身形娇小得一手便能掌握,「抱歉冒昧打、不对,我们俩打从一开始就在了,诸侯大人说的话我们俩全听在耳里,现在新生的猫族兽灵在此,您瞧瞧这不就是活生生的证据?」

      ……

      「能亲眼瞧见新任的猫族统领真幸运呢,叫什幺名字?」黑俨带笑问道。

      「还未取名喵,我看用前世的名字就好,叫我蒂吧。」她瞇起双眼晃晃尾巴。

      「恭迎蒂大人降世喵呜呜!」众猫欢呼起来了。

      「安静!」黑俨一个狞目拍桌,其震撼竟使脚下的土地稍许撼动,众猫立马鸦雀无声,「抱歉,等我的问题问完你们再欢呼吧。」

      「想问黑风山的封印地对吧?你想想兽族信仰的主神是谁、祂主要负责什幺,这不就明白了喵?」她舔舔脚掌洗脸,与她皮毛同色的银白光辉渐渐亮起,「无论种族性别抑或身份,每个生者都有他的存在意义并无优劣胜败喵,寿命最为短少的人类眼光还太过短浅,当然也包括你在内、黑俨,若是每代兽灵的记忆加起来可远比你的年纪还大呢,不明白是理所当然的喵。」

      「……受教了,猫族统领,改日我会送上一份大礼正式庆贺妳的诞生。」黑俨向她点个头致敬。

      「那幺切入主题吧,那只兔子和带电的人类将方才的资料重新列出,当然生放输出的部份也是,可能的话连统领那边也干喵。」蒂令道。

      「是、是!」、「了解。」两人应了声后便同时动作,紧接着每人面前皆开了好几个透明方框。

      这畜牲难不成想……

      「拿下她!」赫莎莉一喊,政府军们全数向风狂扑去。

      !

      「大胆!」黑俨手一挥,极速现形的流水冲去将所有政府军紧綑成一团。

      「黑俨你、唔!」颈间突然一凉,竟是不知何时靠来的两只狂犬持剑要胁,此时她依然仅能望向同个人求助,「黑俨!」

      「为了南土永存,我不准妳杀害猫族兽灵。」想不到竟换来他的冷眼以待。

      「猪……诸侯姐姐怎幺能对小宝宝下手?没良心!」瑙鼓起脸颊,叶月天则接道:「妳在怕什幺呢?竟还想再次屠杀兽灵。当心不只是铜铃澳,我们下个目标便是南土主城及统领的首级。」

      混帐!

      「吓得我都炸毛了喵,谢了三位。」蒂无奈地舔舔脚掌顺下皮毛,接着凑到透明方框触碰了下,「现在我将我的记忆导入,好好看着吧、所有的南土民姓及兽族们,千年前的战争及我们领地的证据。还望统领及诸侯们别食言喔,今日你们说过的话必须做到喵,否则咱南土的名望可会被敌国看笑话呢。」

      「哼,胜负已定了啊。」艾梅起身后,便是扬言喊道:「以城主的名义正式宣布,钢铁城即刻起便是抗军的一份子!直至政府确实妥协以前,为了我们的荣耀势必为抗军助战到底!明白吗!」

      「喔喔喔!」城军们士气高涨地欢呼。

      ……

      啧,完全惨败了啊……

  • 名称:绿色椅子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8: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