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的尾巴第二季超清

      离开流行服饰店后,三人暂且到就近的咖啡厅休息,当然、来这绝对少不了饮料点心!

      ……

      两个女孩呆呆地望着服务生送上十二吋巧克力蛋糕给叶月天,「月天,你一次吃那幺多吃得下吗?而且这是甜食不是肉耶。」白雅翎讶异。

      「我稍早叫他吃货不是没原因的,就一个蛋糕尔尔还算客气又少量了。」白银喝茶,并从自己的草莓塔上插了颗草莓扔进泡泡里,而小黑羊还是拿屁股面对。

      「我又不是自愿当吃货的。」话说得如此委屈,但他的吃相依旧豪迈得看不出委屈在哪,「我的身体要是受了重伤,吃东西补充生成养份复原得较快,平日则是左半身会自内发疼,吃点甜的能有效缓解疼痛。」

      这不算是一点吧?明明是一大块耶!

      「听起来我不在的时间你过得很辛苦呢,这也是祸首的关係造成的吗?」白雅翎担忧。

      「不,带来灾厄及死亡的祸首之魂不会破坏宿体,仅会对身边的人事物造成影响并保持宿体终身孤寂,他的不死之躯是别种原因造成的。」优雅地切了一小块草莓塔细细品嚐后,白银又喝了口茶,「虽说我知道是什幺原因,但从别人口中听来的并不完整,看他愿不愿意分享给妳这爱妻明白啰。」

      「这不说没关係的,月天现在变得这幺聪明,想保有自己的隐私也很正常。」她微笑。

      「……我倒同意芙多说的,妳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认为夫妻之间不该有任何秘密才好。」

      「爱情果真盲目又可怕,平时嘴那幺贱,现在说得如此甜腻直叫人起了一身疙瘩。」白银无奈,接着掩嘴问道:「不介意我旁听吧?大家透过总部认识了这幺久,就仅有你一人的背景皆是谜呢。」

      「行,反正只是说说我怎幺成为不死之驱,其他的只字不提妳又奈我何?」他耸肩。

      「呿。」

      「不愧是一起工作的,能看见月天和东土之首斗嘴真是难得的体验呢。」她苦笑。

      「更难得的还多着呢,等见到其他三首妳可别吓坏了。」白银喝茶,接着搧搧手,「要说快说吧,别扯远卖关子了。」

      「嗯。」

      稍晚。

      「差不多开了吧……」看了眼怀錶,白银将怀錶收回并站起身,接着对叶月天伸手,「听你说的和青蔚提的差不多,我还是去办我的事好了,把你的身材尺寸交出来。」

      「妳想做什幺?」

      「别紧张,总部里尽些是什幺人你也明白,我仅是想为咱们难得可见的贤伉俪準备点贺礼罢了。」

      你们这群老妖怪也有自知之明娶不到老婆或嫁不出去啊?

      「喔。」既然她这次相当乾脆地表明了想干嘛,姑且信她一次何妨​。

      「谢啰。」收下尺寸小抄后,白银带着恶魔转过身挥挥手,「先告辞了,如果会回饭店吃午饭的话就饭店见吧,掰。」

      「芙多掰掰。」白雅翎笑道。

      目送她离去后,「不知怎幺就是觉得其中有诈。」叶月天无奈,就算信了还是别收下她的贺礼较安全。

      「人家可是东土之首呢,我相信没事的。」白雅翎微笑,接着努力地切开她的第二块千层派……嗯,千年前的人有些粗手粗脚的也是没办法的,「所以你染头髮和眼睛也是为了隐瞒自己是不死之躯啰?」

      「只有眼睛才是,暗浊无光以黑眼珠来看没那幺明显,至于头髮……我年纪也不小了,苍白的脸和白髮摆在一起看就跟见鬼一样,有时照镜子还会被自己吓到。」

      「噗,真有这幺夸张吗?这点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像只小动物呢。」想起以前他初次照镜子时对镜内的自己威吓这点,便不禁使她失笑了声,「那你的左手是义肢吗?但摸起来的感觉似乎不太像,该怎幺说才好……会呼吸的鳞甲?可是大小好像都不一样呢。」

      「说得我好像爬虫类的似的。」叶月天无奈地摸了摸左臂,接着想了会儿,「哦,妳摸到的是我的血管。」

      「咦?为什幺血管会……」她诧异地睁大眼。

      「这手算是半义肢,我进总部前左手原本还在的,不过当初被杀后、因处理不当的关係全坏死了,后来是青蔚帮我砍掉它的。」他举起左手试着握拳,虽说每次都成功了,但动作却慢得令人头疼,「休养一阵子后,青蔚不知从哪挖了支新鲜的左臂给我接上,但因为虫的关係……同一支手连连拆了又接、接了又拆,还利用各种奇怪的东西改造阻止被虫侵佔,最后就变成这种模样。」

      「……所以能拔下来?」她听得一愣一愣的。

      「当然,想吓人时我就会用左手跟别人握手,然后拍一下肩膀,每次左手掉下来的那一瞬间都很精彩呢。」他凉凉地回道,并且伸出左手,「妳想玩玩看吗?」

      「不了,就算你先提醒我会掉了,但我肯定还会尖叫的。」她苦笑,接着歪头,「既然有血有肉又能拔……难不成拔下来后它还会动?」

      「会喔,曾被青蔚看见我用这招吓人时,他就把我教训一顿说以后别玩了,免得左手自己爬到失蹤,毕竟改造材料很难搞,他没办法保证能弄第二支给我。」

      「哇……会自己爬到失蹤怪可爱的。」她戳了戳他的左手。

      「可爱?一般来说很惊悚吧?」叶月天无奈,更别提有时还会被自己的手吓到。

      「啊,那幺我不在的时候,你有找到你的狼群了吗?」

      「并没有,根据鬼狼的说词近乎全灭了……至于失散的或许有找到新的狼群过活吧?反正都过了千年,以前认识的狼们肯定早已辞世并由牠们的后代子孙延续下去了。」

      「咦?你找到鬼狼了?那你们和好了吗?」

      「这……」他有些难堪地侧过头想了会儿,接着叹道:「当代的鬼狼已死并重获新生了,至于这代的鬼狼……虽说兽灵能保有每代的记忆率领族群,但个性完全不同,每次牠对我发脾气或是称我为吾儿……唉,是以前那只还是现在这只我被牠搞得好乱啊。」

      「哇!这样听起来一定是和好了!感谢女神保祐!」她为他开心地拍拍手。

      「但狼群被灭和我脱不了关係,我不认为牠……」

      「月天你别老是钻牛角尖嘛,还记得我以前说过的话吗?只要想着自己很幸福、很开心,不管什幺愿望都有可能实现喔!」她笑道。

      「……嗯。」他无可奈何地点个头。

      她的单纯及善良,对千年前的始界来说可笑至极,而且难以在弱肉强食之道中生活,哪天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足为奇,但……她还是活过来了。

      为了栽种祭花犯险离村找寻广大且肥沃的土地,一个姑娘家的独自在外生活老是碰到危险,尤其遇上了肉食性种族……很神的,她总是能因这点使对方放弃便无意中脱险了,就连我这祸首也不例外。

      当初被她捡回去时,我就和其他肉食性种族一样,难得手无寸铁的肥羊摆在眼前,当然想将她活活拆吃入腹,但她却抢先弄了一桌食物给我,还替我疗伤、给我新衣穿、帮我修爪子什幺的……我百般不解地接受了她无微不至的照顾,最后便莫名其妙和她一起生活了。

      如果祸首降世真是女神的旨意,那幺……能和她相遇或许就代表女神曾施捨怜悯予我,我还是有机会能和普通人一样吧?

      「啊,右耳有黑十字耳环……你就是那个和妖怪们一起生活的人吗?」

      闻言,夫妻俩回头一看,「呃?」叶月天愣了下,接着问道:「前天被恶魔附身的小鬼?灵魂差点被剥走怎幺不多休息?」

      「因为先前就已经休息好一阵子了,再继续下去弟妹们可能会没饭吃。」青年苦笑了下,接着自背包内掏出四个纸袋,「这是我妈为了答谢你们做的椰奶饼,还请你们务必收下。」

      「都说弟妹们快没饭吃了,还给我们做什幺?不如拿回去自己吃。」叶月天搧搧手。

      「这不要紧的,椰子都是我弟妹们抱回来的,我家什幺都没有,就是这种不用钱的东西最多,你们来帮忙驱魔我们却没办法聊表像样的心意……真的很内疚呢。」青年苦笑。

      「月天,你就收下他的好意吧,不然他会很为难的。」白雅翎扯扯他的袖子,接着向青年问道:「家里没东西吃的话,需不需要我们帮忙呢?我夫君打猎很厉害的喔!」

      「雅翎,这里不是我们住的地方,妳要我去哪猎?」叶月天无奈,接着稍微坐挺身子摸摸口袋,并掏出了好几枚闪亮亮的金币,「既然你坚持就当作我跟你买吧,喏。」

      「呃?」他先是愣住,再来退一大步惊呼,「咦!这、这不是黄金吗?我不能收下这幺贵重的东西啦!」

      「这是我从你们当地挖来的,也算是物归原主,把饼乾交出来吧。」硬把金币塞给他后,叶月天便抢走了他手上的饼乾袋,并分了两袋给白雅翎,「还热热的耶,趁新鲜快吃。」

      「那、那个……有三份是要给另外三人的说。」他无奈地提醒。

      「在我们住的地方有谁先抢到食物就是谁的规矩,别甩他们了。」叶月天凉凉地回道。

      关係不好吗?为什幺你还能跟妖怪一起生活真奇怪啊……

      「啊,对了对了。」熊熊想到某点,白雅翎便笑道:「缺食物的话,你可以到我们住的饭店走一圈喔,你只要找长耳朵、不分男女长得很漂亮、身体会发光的人,他们肯定会义不容辞地帮忙的!」

      「咦?这、这样不好吧?我记得你们妖怪旅行团是本岛的贵客,所以……」

      「哦,找精灵的确是好主意。」秒杀完一袋饼乾的叶月天拍掉手上的饼乾屑,接着喝了口奶茶指道:「你看看你瘦巴巴的,给肉食性种族看见肯定不当一回事,被精灵看见的话、就算你不上前要求,他们也会塞一堆食物给你。」

      虽说一开始以为你们会吃人很惊悚,但反而这幺热情更是怪惊悚的啊……

      「这样我哪敢去饭店上班……」他郁卒起来地低下头。

      「你也是饭店的侍者啊?这样更好,咱们很会抓海里的东东回来,你从中摸几条鱼回家吧,反正多半的妖不记数量只知道吃而已。」

      「你也可以带你弟妹们来吃饭喔,我会请我夫君的上司弄一桌给你们的。」白雅翎笑道。

      「我、我会考虑的,谢谢你们。」他百般无奈地苦笑,要和妖怪们抢食或一起吃饭有点……还是罢了吧,「那幺前天你们有见到巴杜先生吧?他怎幺样了?」

      「巴杜?那只恶魔的名字吗?」叶月天问道,见他点个头便继续说:「别担心,他绝对不会再去骚扰你们的,某只妖可是把他关紧紧的还想带回家当宠物养呢,不放心的话待会儿来餐厅找我们瞧瞧吧。」

      天啊,竟能反过来玩弄恶魔,原来妖怪比恶魔还兇悍……我该不该直接回家算了?

      午餐时间。

      「坐吧,白小姐。这三天妳就和我们同一桌,要是你们夫妻俩想单独聚餐也能到外头约会去啦,这点就不用和我报备随你们了。」空弹个指,椅子和餐具们立即飘来摆上。

      「嗯,感谢空大人的招待。」白雅翎向他行礼。

      「哦,原来月天早上想见人的是……空老大传讯息来时把我吓了好大一跳呢。」风狂看了白雅翎好几眼,接着对她伸手,「我叫风狂,风没疒字头,请多指教啰叶太太。」

      「叫我雅翎就可以了,请多指教。」她微笑伸手握上。

      「真令人羡慕……吃货都能娶老婆了,什幺时候才轮到我们!」双胞胎相拥沮丧。

      「喂,别老糗我是吃货行吗?」叶月天瞪道。

      「新的好姐妹!」、「呀啊!」朱燄一出现便是猛地向白雅翎扑抱过去,当下把她吓了好大一跳,「终于看见人了!不枉我努力爬起来。我是北土之首朱燄,真名叫伐尔笛儿‧基凡妮,请务必多提供狗狗的资讯给我满足总部的女队员们吧雅翎!」

      「妳给我滚回去睡觉!」叶月天不爽。

      「哇!现任的北土之首耶!请多指教伐基!」白雅翎直接给她简略姓名地握着她的手晃呀晃……真不愧是夫妻,初次见面都不怕人又很直接。

      「噗呼,真热闹呢。」白银现在才姗姗来迟地入座,接着四处看了看,「还未送餐啊?幸好即时赶上,免得全被月天吃了。」

      「喵的你们别全体嘟我一个行吗?」叶月天无奈,这坨娶不到或嫁不出去的妖怪们肯定是羡慕嫉妒恨了。

      送餐之后。

      「今天吹什幺风了啊十三?从早到现在你吃得还真少呢,有老婆在就懂得顾面子了?」空打趣地笑道。

      「我不吃可以、雅翎不吃不行,加上某人别浪费食物我就能多吃一口了。」

      「哎呀,养宠物不就是要好好照料吗?怎幺能不给吃的。」白银又扔了块肉进泡泡里,但依然屁股面对,「咱们的宠物狂人你说对吧?」

      「白银大人说的对。」风狂苦笑,不管看几次都觉得恶魔好可怜啊。

      「早上你就一直请我吃东西了,我胃口没这幺大能吃这幺多,你也快吃吧月天。」白雅翎苦笑,接着望向空左手边的两个空位,「没坐满的地方……是西土之首和南土之首吧?」

      「是的夫人!」香梅笑道,香樱则点头敬业地报告,「他们两位近凌晨时才回来睡觉,加上两位大人种族类似、此地气候白天烈日较强、这里空调设施齐全,所以一睡便容易睡昏头,您可以在晚餐时间见到他们。」

      「哇!那我会好好期待的,不晓得现任的西南两土之首会是什幺模样!」她开心地小花朵朵开,毕竟能和四位领土之首认识并聚餐根本是做梦也料不到的事。

      「雅翎,到时妳可要离青蔚远一点,他是只不知羞耻的巨型无毛蛇,不只后宫一堆还会对自己的女院生出手极其龌龊,他向妳靠近时就仅管抓黑俨去挡吧,黑俨的鳞壳够硬说不定能砸晕他。」叶月天提醒。

      「咦?」白雅翎愣了愣。

      「好歹他是教你读书写字的老师,又费了很多心思教你当普通人、搞了一支手给你,就算风流了点也不必说成这样吧?」空无奈。

      「月天的话听听就好,雅翎小姐。他们两位平时就常吵闹,而青蔚大人在四首中的声望是最好的,我相信他是不会不分场合乱来的。」风狂举手挥了挥。

      「噗呼,我倒同意月天说的,要是青蔚真敢对雅翎姐出手,我不只拿黑俨砸、也会亲手宰了他。」白银掩嘴,看她的模样根本就像想藉机公报私仇似的,接着望向朱燄……难得扯到青蔚她竟没跟着吐嘲几句,「朱燄,妳在看什幺?」

      「那只。」她指了某团侍者们,其中一只不知为何慌慌张张地躲到门外,一堆黑白制服中要找到她说的那只实在有些眼花,「这里的人类跟我们相处到现在应该都习惯了吧?但那只不知怎幺搞的,连连被吓到又拼命地想往我们这边看,而且他似乎很怕精灵耶,从刚刚到现在一直在躲精灵。」

      「哦,是那小鬼啊?还真拼命来上工了。」叶月天无奈,白雅翎则举手提议:「能请他吃饭吗?那孩子的生活似乎很困苦,我想他说不定从早到现在都没进食就在忙了。」

      「哪个孩子?」风狂跟着望去。

      「前天送我们恶魔的小鬼。」叶月天喝茶。

      「哼嗯?那就请他吃吧。」白银弹指。

      「哇啊啊啊!」一声惨叫传来,那青年被大泡泡绑架地飘来白银身旁,「这到底是什幺!上帝救命啊!」

      「冷静点,你被恶魔附身时还搭过这个东东游街呢。」叶月天没好气地唸道。

      「哦,还真的是你耶,你老爹不能喝酒有没有发飙?」朱燄掩嘴窃笑。

      「呃?」闻言,他这才稍稍冷静地望向朱燄,「我妈说过金髮的……就是妳搞的?」

      「是啊,如果你老爹还会揍人就说一声,我对调他手脚的指头看他怎幺揍。」她凉凉地回道。

      「这、这倒不必了,谢谢……」他不禁抖了下,妖怪果然很恐怖!

      「你醒来到现在都没事吧?你老爹还有对你们施暴吗?」风狂问道。

      「没有,託你们的福,我爸他好像因为没办法喝酒的关係整天窝在房里,似乎很郁闷的样子。」不管怎幺戳、怎幺嘟都出不了泡泡,他乾脆在里头盘腿坐下了。

      「人家的家务事别管太多,你们涉入过深只会越搞越麻烦。」空唸道。

      「哎哟,既然你们帮过他,那就好人做到底又没关係。」白雅翎笑道,见空无奈地搧搧手表示随你们后便望向白银,「放他出来吧芙多,这样不好吃饭呢。」

      「嗯。」白银只手一举,泡泡便慢慢地降落至地,待他站好身子之后,白银便一指戳破泡泡,「孩子你记住,虽然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献出灵魂给恶魔就是不对,这幺做不只辜负你父母生下你、养育你的苦心,你们的神也不会眷顾你的祈望,要嘛就正正当当地面对别走邪魔歪道,好好表现给你们的神看才会得到祝福,明白吗?」

      「是、是!」

      不愧是严厉的东土之首,竟当场训话起来了咧。

      「好了好了,不是说要请吃饭的吗?赶紧让他坐下吧。」风狂苦笑。

      「不、不用了,我还有工作要做,而且上班时间不能吃东西的,谢谢你们的好意。」他连忙挥手婉拒,不用想也知道他根本就是怕在场的妖怪们,「那个……我能看一眼巴杜先生怎幺样了吗?」

      「她头上那坨黑噜噜的就是了。」叶月天指了下白银。

      「原来他叫巴杜?」白银抓下泡泡捧在手心中瞧,里头的小黑羊先是用利齿威吓了番,接着转过身拿屁股面对她,「本想给他取名叫糰糰的。」

      糰糰?给他取这幺可爱的名字怎幺感觉更可怜了啊?

      「天啊……最初看见明明是人的,想不到巴杜先生原来的模样这幺……」他不敢置信地掩嘴错愕。

      「对了,当时你的灵魂被他剥离不少,你不休息还工作容易因身体负担出事,我请人替你看看吧。」将巴杜扔回头上飘后,白银握拳另外製了颗小泡泡,「奥古米特斯。」

      轻吹了一口气送出泡泡后,泡泡不快也不慢地飘到群妖中的某一桌上,接着泡泡一破、被呼其名的人立即站起身来,并连忙赶来大桌前。

      「有事吗?多拉德队长大人。」来者是只金长髮碧眼的公精灵,标準的髮色及瞳色证明他的血统相当纯粹,他不出声的话绝对会被认定是美女的。

      「天、天啊……」长耳、漂亮又会发光,一见到这三大特点青年不禁连连倒退好几步,但被叶月天伸手挡了回来,「怕什幺啊你?精灵可是善良到令人想吐的种族,三餐都能耐着性子拼命祷告又尽量只吃素和果子,说不定吐颗籽还会哀悼咧。」

      「您谬讚了,十三月队长。我们没您说的这幺夸张,只会把籽种回去而已。」他苦笑。

      每次吃每次种吗?这样就很夸张了啊大哥。

      「这孩子交给你了,有什幺问题就带他回你那桌去和你的组员讨论吧。」白银颐指。

      「哎呀?这孩子的灵魂怎幺不太稳固似的?」他向青年走近,青年见状马上退一大步,但又被叶月天挡了回来,「不怕不怕,医者叔叔帮你看看就好,看完了还有糖球拿喔。」

      精灵还真诚实啊,明明老不了又有张年轻貌美的外表,竟不隐瞒年纪大的事实自称叔叔呢。

      「不、不不……真的不用了!」他吓得掉头就跑。

      「身体状况也不太良好,以他这年纪来说跑得有点儿慢、步伐不稳固又虚,是该好好补补身子才行。」光看青年落跑的模样就能评断他的健康,做医者的就是不一样,「醒芽。」

      逃到一半,「哇啊!这又是什幺啊!」他立马被天花板上垂下的藤蔓逮个正着。

      「这孩子我就带回去养个一、两天好了,先告辞、多拉德队长大人。」他向白银行个礼,接着向青年走去,「医者叔叔请你吃顿饭吧,来。」

      这算诱拐吧?

      「可怜。」空摇摇头。

      愉快的午餐时间结束后。

      「妳黏着雅翎做什幺?」叶月天瞪着朱燄。

      「当然是和新姊妹增进感情啰。」何止黏尔尔,个头较高的朱燄整个人往她背上趴、双手紧勾着,甚至蹭蹭她的脸颊死赖不放,「做妻子的一定知道更多狗狗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哪算增进感情啊!根本明说了有目的!

      「狗狗是月天的绰号吗?取小狼不是比较适合?」白雅翎歪头。

      「那不是我的绰号,全总部就只有她一个叫爽的而已。」叶月天头疼。

      「朱燄大人,难得他们夫妻俩相聚,就别当他们的灯泡吧。」风狂劝道。

      「噗呼,何况我早上就当过灯泡了,佔人家大半天的约会时间也是不好。」白银一靠过来便是拉下朱燄,并且对风狂招手,「陪我去个地方吧,有事要你们俩帮忙。」

      「什幺什幺?」朱燄问道,风狂则是先靠过去才问:「难得白银大人有事相求耶,是很困难的事吗?」

      「这个嘛……」瞟了夫妻俩一眼,白银又失笑了声,「噗呼,跟我来就知道了,走。」

      ……

      目送他们三个离开后,「我更加肯定绝对有诈!」叶月天皱眉。

      「哎哟,疑心别那幺重嘛,他们三个都是你的同僚,何况其中两个还是领土之首耶。」白雅翎笑道。

      「妳有所不知,那两只领土之首混在一起等于全总部的男人的末日,风狂傻傻地跟去大概命不久矣了。」他叹道,接着转移话题,「下午妳有特别想去哪看看吗?」

      「咦?这个……」她歪头想了会儿,接着苦笑,「我完全不了解这里是什幺样的异界呢,至于这个身体的记忆……沉浸在悲伤之中一切都是无趣的,她否定了她的世界,我没办法从中找寻关于这里的资讯。」

      「……那随便走走看看了?我当初是硬被捉来的,对这里也是完全不清楚。」他无奈。

      「这座饭店的顶楼有座空中花园喔!」香梅突然冒了出来,还不断地逼退面前的夫妻俩并推推眼镜,「上头空气流通又凉爽,而且附有咖啡厅!还有为情侣设置的专属空间,你们两位可以一边享用下午茶、一边听听这里的民谣谈情说爱,凉风吹来时还能闻到淡淡的花香,我保证气氛绝对不错的!」

      「哈啊?妳干嘛一股劲地猛说这--」

      退到一半撞到人,这次换香樱出现并正经道:「不然就去东沙湾!那附近的了望台能看见这片蔚蓝海洋的亮丽景色,这个时间点人肯定很少的!传闻有很多情侣会在那儿幽会,而且还是求婚圣地,特别是夕阳西下时的风景所营造的气氛更是绝佳一等!」

      「两位想跟我们一起去吗?」白雅翎苦笑,看这双胞胎如此热切的眼神都能猜出意图了。

      「是的!」一靠在一起,双胞胎俩的尾巴便缠了个大爱心来,并且笑道:「请让我们参考怎幺谈恋爱吧!」

      ……

      「少给我丢人现眼了。」空一个瞬移出现在她们身后,便是用手杖勾住她们俩的尾巴捲成一团拖走,「这事哪能现场观摩?人家夫妻俩要去哪约会干妳们屁事。」

      「拜託让我们留下啦!空大人!」双胞胎俩抗议。

      「闭嘴。」

      见她们俩被拖出大厅后,「既然她们好心介绍了,我们就先去东沙湾看海,晚点回来到空中花园坐坐,好吗?」白雅翎提议。

      「嗯。」

  • 名称:妖精的尾巴第二季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7: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