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法则超清

      深夜,私人病房。

      「唰啦。」

      「嗯?」忆燕向大门看去,佩朵兹推着堆满食物的餐车走进,「妳怎幺没去睡?」

      「你和城主都没睡,我岂能睡?」明明也是伤者之一,他的面前和周围却满是透明方框和成山的纸本资料,真是一点也不认份,「先吃点东西补充体力吧。」

      「我正忙先放旁边谢谢。」

      「嗯。」她拿了点方便办公的速食摆在某座资料山上。

      ……

      见她盯着忆燕不放,「噗,好奇的话就摸摸看他的耳朵吧,他不会咬人的。」莫朗失笑。

      「什幺好不好奇咬不咬人的我可不是、呃?」还未抗议完,她还真的伸手对忆燕的耳朵又拉又捏的,「……麻烦轻点会疼。」

      「会疼?」缩手之后,她推了下眼镜凑近仔细瞧,「原来这是真的啊……」

      不然是假的吗?有哪个大男人会无故戴着兔耳的?

      「别逗我了,妳吃饱后早点去休息吧。」忆燕无奈地撩起双耳用髮圈绑起来,乍看下就像髮尾不会使人起疑。

      「我印象中的兔子耳朵是竖起来的,怎幺你的耳朵不一样?」

      「兔子的品种有很多,我是垂耳兔没办法竖耳。」

      「这样啊。」得到想要的答案后,她前去餐车拿了些食物走向莫朗。

      怎幺觉得她的态度和以前不同?原以为她见到我这副模样会更厌恶才对。

      「喏,你的份。」

      「谢谢。」莫朗伸手接下后,她无故拉着不放,「怎幺了?」

      「真的有肉球呢。」观察莫朗的手掌同时,她还戳了几下。

      为何突然对兽族好奇起来了?

      「忆燕也有,妳去玩他的吧,虽说半兽的不太明显就是了。」莫朗缩手苦笑,毕竟大半的兽族很讨厌被搔肉球。

      「就说了我正忙别玩我你就好心点陪她玩吧。」忆燕立即卸责。

      「这个能摸摸看吗?」她伸手摸向莫朗的尾巴。

      「别别。」莫朗赶紧抢先拉走并压在屁股下,并无奈道:「兽族的尾巴就像人类的尾椎,不过比较长罢了,以人类的男女观念来想还是别乱碰的好。」但说老实话,大半的兽族也不喜欢被人拉尾巴。

      「这样啊。」

      ……

      见她坐在一旁盯着不放,「呃……妳不吃点吗?」莫朗不禁感到有些尴尬,而且她突如其来的好奇心更是令狼发毛。

      「我吃过了,谢谢。」

      谢谢?她以前会对咱们这帮兽族致谢吗?难得没凶巴巴地拿畜牲这词开砲太诡异了,该不会在打什幺盘算想整咱们俩……

      莫名陷入沉默半晌,「唰啦。」自动门一开,一兔一狼不禁鬆口气。

      「打扰了。」见叶月天走进原以为能缓缓气氛的,不料他却退到门边弯身请候,「这边请,黑俨大人。」

      !

      天啊啊啊!这岂不是更难熬吗!

      「今晚咱俩睡这?」黑俨走进后便是东张西望。

      居、居然还得和黑俨大人共处一室过夜?女神和母神大人救命啊……

      「是,因前几次的破坏规模和现有三军入驻的关係,短期内没像样的房间能够提供,还得委屈您忍耐忍耐。」叶月天答道。

      「好吧。」

      「晚上好,今天辛苦您了,黑俨大人。」佩朵兹敬业地起身向他行礼。

      「嗯?这里也有伤者啊?」黑俨一个回头望去,不禁使曾被他攻击过的忆燕冷汗直流。

      「失敬,恕我们无法起身向您致礼,黑俨大人。」莫朗苦笑。

      「啊啊,不打紧。」摇摇头表示不介意后,黑俨仔细地盯着他们俩瞧,接着将视线放在忆燕身上,吓得他关闭所有方框拿被单盖头,「就剩这只吧?」

      剩、剩什幺?难不成他还想干掉--

      !

      「唔哇!」、「呃?」黑俨走去摸了下他的双脚,他当场直接蹦到天花板抱着顶樑不放,「反应不必这幺夸张吧?我见你的双脚有库玛的内火才供予水疗罢了。」

      「抱、抱歉失礼了我胆子较小易受惊吓还请您见谅……」他抖个不停地迟迟不敢放手。

      「吓成这样是正常的,谁叫您早上差点宰了他。」叶月天无奈。

      「哎呀,当时火气正旺没注意嘛,不好意思。」黑俨苦笑。

      这种事是说声不好意思就能算了的吗!

      「匡啷!」最里头被帘子遮掩的床位传出物品掉落的声响。

      「啊,你们的军师醒了吧?」忆燕慢慢地自墙面滑落。

      闻言,「雷克斯吗?」黑俨带着叶月天快步靠去。

      「唰。」的、帘子一开,床位灯自动亮起,只见雷克斯浑身满是绷带地坐在地板上,一旁小桌上的东西全被他弄翻了,他还伸出双手摸东摸西地似乎在找什幺。

      「喂,你搞什、咕!」

      「眼镜、眼镜……」若无其事地送叶月天一个颜面直拳后,他继续四处摸。

      「喵的能揍得这幺準少装瞎了!」叶月天掩鼻瞪道。

      「不,刚才那是听见您的声音才有的反射动作,我根本看不见您噁心的嘴脸。」

      原来他们的关係这幺差啊?能成为上下属真奇怪。

      「先起来再找吧,别坐在地板上。」黑俨伸手搀扶他。

      「好耳熟啊。」不晓得他近视多严重,竟还伸手去摸黑俨的脸、将脸凑近至几公分的距离确认何人,「嗯……这可怕的脸好像在哪见过?」

      ……

      「你又皮痒了吗?说起来我还没跟你算你协助他们控制黑风山的帐啊?」黑俨带着灿笑拽他耳朵。

      「痛痛痛!耳朵快掉了!抱歉师尊,我没看清是您啊!」

      咦咦!他居然是黑俨大人的亲徒?一开始还跟他们相斗根本早注定败仗了啊……

      「哈呜……爸爸,我能先睡觉吗?」瑙打个呵欠后蹭蹭他脸颊。

      「啊啊,小鬼不该熬夜才是。」叶月天回头自餐车上拿了几块麵包,接着随意挑了个空病床走去,「咱俩先睡啰。」将瑙放在枕头上后,他拉上帘子、关灯。

      怎幺看他都像个好父亲,并没他说的那幺……但他的伤不要紧吗?隐约看见他的脖子上有好大的洞,真惊悚。

      「好啦。」、「痛!」黑俨拽着雷克斯的辫子将他扔回床上、将枕头旁的眼镜塞给他,接着也自餐车上拿了几样食物扔给他后,便往叶月天隔壁的空床位走去,「你吃饱后多休息吧,忙了整天我累坏了,明早我在用水疗治你,晚安。」

      「感谢师尊,晚安。」他无奈地戴上眼镜。

      见黑俨拉上帘子后关灯,「我看我们也睡吧。」忆燕着手收拾身旁的资料山。毕竟和南土最强王者睡同房,还是别因公事吵到人家为妙。

      「也是。」点个头后,莫朗望向佩朵兹,「妳早点回、呃?妳干嘛?」她竟按了下桌上的按钮将沙发转换成单人矮床。

      「我在这顾你们。」她又多按了几个按钮,接着自掀开的铁墙内抽出被单和枕头。

      「不好吧?何况这里是男病房呢。」莫朗苦笑。

      「黑俨大人就别提了,你和秘书长及雷克斯先生有伤在身不方便,狂犬本身也受了重伤还得顾孩子,加上城中现状还未安定、没多余的人手能照顾大量的伤者,所以我留着帮忙较好。」

      「但……」

      「先晚安了,秘书长。」她无视莫朗的抗议向忆燕行礼。

      「……晚安。」点个头回敬后,忆燕拉上帘子、关灯,「谢了莫朗,我会记得你的牺牲。」

      「你这什幺话啊?」莫朗无奈。

      几个小时过去后。

      睡不着。

      不只因背部的伤势疼得无法入睡,藉由微弱的夜灯照明下,莫朗不时地往旁边的矮床看去……佩朵兹睡得正熟,看来是累坏了,以前到现在从未和她这幺近地相处一整日,感觉压力好大……唉,这下定会拼命掉毛了。

      ……

      说真的,她的态度很令狼在意呢,难道她接受了忆燕的半兽身份?是的话该找个好日子替他们一家三口好好庆祝,接着待这次战事完全落幕后就能安心退休了。

      「莫朗你睡着了吗?」

      听见忆燕以气音叫唤,他便伸手掀开帘子,「怎幺了?」忆燕竟抖个不停地用被单将自己团团包住。

      「有、有有怪声我去你那边睡好吗?」

      怪声?

      莫朗竖起耳朵仔细听,「呵呵呵……」确实有微乎其微的诡异笑声传出,不愧是兔子听力真好。

      「我这幺大只挤不下兔子啦,再说有黑俨大人在你怕什幺?」莫朗无奈。

      「但、但但那是黑俨大人的声音我怕他突然杀过来……」

      呃?

      再次竖耳去听,「好大的胆子敢吵我睡觉……被流水剥离皮肉的滋味如何呀?看你们还敢不敢硬闯结界,呵……」确实是黑俨大人的声音无误,当南土之首真辛苦呢,这也难怪性格会如此扭曲。

      「拜託你千万别过来,不小心发出声音吵到他肯定会死得更难看,咱保持安静各自睡各自的较安全。」

      「好、好好吧求女神和母神大人保祐……」忆燕洩气地缩回去。

      静了一会儿。

      「去死、去死、去死吧,呵呵……」

      天啊,都怪忆燕提醒,毛得我更睡不着了……

      「呜……爸、爸爸我好怕……」

      这是狂犬他孩子的声音吧?睡在黑俨大人隔壁真可怜。

      「嘘,小心被妖怪吃掉,快睡吧。」

      你们不怕被听见吗?

      「面瘫哥哥……说、谁、呢?」

      「对不起黑俨大人我错了拜託您别过来!」

      果然被听见了。

      ……

      又静了会儿,应该没事了吧?才刚这幺想时,「痛痛痛!雷戴你这混蛋跑来折我腰骨干啥!」叶月天突然大叫。

      「白天睡多了精神正好,所以来复健一下。」

      「好吵啊……你们俩想死吗?」

      「对不起黑俨大人(师尊)我们现在就睡!」

      你们到底是什幺莫名其妙的集团?难道接下来的几天都得这样过?饶了我们吧……

      翌日近午。

      ……糟透了,完全没睡好。

      「疼死了……」

      「需要换药吗?」

      「呃?」回头一看,矮床换回了小沙发、枕头被单全数乾净俐落地收齐,佩朵兹看似早就醒了地站在一旁,「不用啦,我只是想翻个身罢了。」莫朗苦笑。

      「没睡好吗?」推了下眼镜后,她前去餐车端了盘热腾腾的套餐,「喏,先吃点东西再睡吧。然后这份同意书请你盖个指印,因三军在城的关係任何开支都得记下,往后才便于我们向政府申请赔偿。」

      不愧是忆燕的女儿,超敬业一点都不马虎呢。

      「没笔吗?」

      「找不到,现在城中一片混乱,有的还被猫族追着玩了。」

      她真的对兽族改观了呢,竟没以畜牲称呼猫族。

      「嗯,辛苦妳了。」莫朗直接用她呈上的红泥盖上指印。

      「哼。」

      「怎幺?」

      「没什幺,你快趁热吃吧,上头风雪正大凉了就不好了。」她收回文件后便是坐下检查。

      ……妳刚才是不是冷笑了声?我应该没听错吧?

      「唰。」斜对面的帘子被掀开、床位灯亮起,原来叶月天也醒了,他替床上的小黑狐盖好被子后,便按了下小桌上的按钮升起小沙发入座,接着对某颗按钮连连猛按,但毫无反应。

      「因三军在城资源消耗过大,所以点餐系统现在暂时无法使用。」佩朵兹抱着文件起身靠去,并从中抽了份事先準备好的菜单给他,「喏,现有的物资我全列出来了,你和你的孩子想吃什幺跟我说,由我去现场领取做登记较快。」

      「妳发烧了吗?为何如此跟我客气?」他狐疑。

      「我很正常,这仅是尽我份内的工作罢了,别怀疑。」

      「喔。」以现状考量她确实没理由也没机会能搞鬼,于是他便顺她的意指了指菜单,「这套餐来四份。」

      「四份?」

      「三份我吃,一份给他。」他指了下小黑狐。

      「……好吧,你吃得下我姑且相信,但你选的可是城中兽军的量,你的孩子应该吃不完吧?」

      「还未足十岁正值成长期呢,他绝对吃得完的。」

      十、十岁不到?这孩子也太厉害了吧!难怪他能够假扮狂犬当替身。

      ……

      见她盯着小黑狐不放,「想摸摸看?」叶月天问道。

      「能吗?」

      「不怕被咬的话请便。」

      「嗯。」她小心翼翼地向缩成球的小黑狐伸手,起先还有些犹豫地停在半空中许久,但贴上那蓬鬆的皮毛后,似乎令她难以言喻地禁不住多摸好几下,「啊。」见小黑狐动了下,她以为会被咬地不敢乱动,但得来的反应仅是小小地被舔了下。

      如此的娇小又滑顺,看似脆弱却相当温暖,被舔的触感……好可爱。

      「难得没咬人,大概睡迷糊把妳当食物了。」叶月天弯身并低头只手拨髮。

      「绑头髮吗?左手不便让我帮你吧。」她直接走到他背后替他抓头髮。

      「……谢了。」

      「好。」很快地替他绑好头髮后,她顺手拍了下他的脑袋,「我这就去替你们取餐,若黑俨大人和秘书长醒来的话,麻烦你拿菜单给他们看并通知我,告辞。」

      「唰啦。」

      「这姑娘本质不坏嘛。」摸摸头后,他嗅了嗅自己的手,「味道挺好闻的,早知道她当初色诱我的时候就该、靠!」

      「你个不检点的家伙别当我这家父的面意淫我女儿!」忆燕拿笔砸他。

      呃?忆燕有笔耶,刚才不是说找不着的……那份文件没问题吗?

      「喵的早醒了干嘛装睡?」拾起笔后,他好心地带上菜单一同交给忆燕,「点餐时也不吭声,人才刚走不是很麻烦?」

      「昨晚那种状况睡得着吗你说?我现在睏得只想睡觉不想吃。」收下笔并将菜单推回去后,忆燕对他搧搧手,「转过去蹲下。」

      「为何?」

      「反正你闲着没事照做就是了。」

      「好啦。」他无奈地照办,忆燕下一秒跳到他背上,「你干嘛?」

      「揹我去厕所吧,脚好疼走不了。」

      「……他喵的腹黑兔。」

      意外地感情不错呢,真难想像前阵子还是敌人。

      目送他们俩走进厕所后,「唔?」小黑狐醒了,他探头探脑地四处看了眼,接着无意间望向隔壁未拉开的帘子,「嗷呜呜呜!爸爸别放人家和黑俨在一起啦!」他直接放声鸣泣。

      这孩子胆子真大呀,黑俨大人就在旁边还敢直呼他的称号。

      「嘘、嘘!」叶月天连忙冲出来掩他嘴,并给他摸摸头安抚他,「乖,小声点,别把他吵醒了。」

      「唔唔……」他钻进叶月天怀里用爪子紧勾着不放。

      「叶月天,回来帮我一把。」忆燕唤道。

      「是是,烦死了。」他抱着小黑狐走回厕所。

      过了会儿平安将人送回床上后,「啊,莫朗要去厕所吗?叫他揹你吧。」忆燕指道。

      「喂,你把我当成什幺了?」他瞪道。

      「我脚好好的能走,不必费心。」莫朗笑道。

      「叶队长大人。」掀开帘子后,雷克斯举手挥了挥手,「我也要去厕所,揹我吧。」

      「半夜能摸到我床上搞暗杀的家伙滚边儿去。」

      「我那是梦游。」

      「骗鬼!」

      你们这幺大声吵闹不怕吵醒黑俨大人吗?

      稍晚。

      不晓得上头的情况怎样了……虽说有猫族公主帮忙,但那幺一大票的政府军城主能应付吗?先前为了忆燕被活捉的事连几天没好好睡一觉,库玛一出后使南土下起异常雪,城主的身子应该顶不住吧?要不是这该死的伤动一下就快裂开似的,我真不该躺在这怠忽职守……

      「想翻身吗?我帮你吧。」

      「不用不用,稍微想坐起身透透气罢了。」莫朗苦笑,接着按下小桌上的按钮升起床头,「我自己来就好,别在意我忙妳的吧。」

      「嗯。」

      自忆燕睡着后,佩朵兹便将他的工作捡来做了,难得看她对忆燕没半句怨言如此贴心,实在不知该如何开口提起那份文件的事……不会私下将我卖掉或革职什幺的吧?别蠢了,她仅是复花镇镇长管不来这的,过阵子视情况而为好了。

      「师尊……还没醒吗?伤口快烧起来了啊……」

      略过忆燕向远在最角落的雷克斯望去,他似乎发起热病来了,意识不断昏醒之间时而会唤黑俨大人几声,难以想像稍早还那幺有精神地去逗他们的狂犬大将。

      「我没事,晚些时间身子就没问题了,记住对刻意刁难的政府军别手软,好好地让他们瞧瞧妳是兽军的老大、让他们明白他们的小命全是妳捡的,多拿鬼狼当模範去干吧。」

      至于叶月天彻底无视了雷克斯的哀嚎,也无视了他的孩子抱着他左手又咬又啃的,他自吃饱后到现在便是忙于用通讯器确认上方的概况,甚至帮忙替猫族公主出意见、教导她如何统军及处理现状,乍看下经验似乎相当老道纯熟,和他的嘴脸摆在一起看怪不搭调的。

      「唰!」

      !

      「哇喔!」忆燕突然掀被坐起身狠吓了莫朗一跳,接着他急急忙忙地用被单将自己包起来,「你又怎幺了?」

      「嘘!」忆燕整个人缩在床头摆个噤声手势,并偷指了下黑俨的床位。

      「喀、唰喀、唰喀……」帘子以慢到令人发疯的速率被拉开,黑俨大人终于睡醒了?连他睡醒的声音也能听见真厉害呢。

      稍待了会儿直至帘子全开、床位灯亮起,似乎令黑俨感到刺眼地掩面呆站了几秒,接着他摇摇晃晃地退了步并一屁股坐在床上,不知经过多久他才慢慢地放下手。

      一见黑俨的脸不禁使莫朗马上转移视线,刚睡醒的他脸上没半点笑容,凌乱的浏海缝隙间能看见他深锁着眉头,恰似看到谁就吃谁的金色瞳孔为适应光线缩成一直线,整体简直就像原形毕露地杀气腾腾啊!

      「铜铃澳?暂且先别动,待会儿我会走一趟。啊?什幺时候?妳知道风狂那小子的位置吗?这下头疼了,他一失蹤很难找……静姑娘?好,我明白了。」

      快发现啊,黑俨大人死死瞪着你的后脑勺啊叶小兄弟……

      「不,大致上不要紧,嗯?没事啊,他还在睡--」叶月天一个转头,当场定格。

      ……

      无声中,瑙钻进被窝避难了,黑俨依然以凶残的恶脸瞪着不放,而叶月天则不改面瘫本色地照单全收,如此瞪了五秒后,「他现在醒了耶,有什幺事要转达吗?喔,好吧。」他回头继续通讯。

      居然无视啊!不怕被杀吗你!

      「师尊……救命啊……」

      闻言,黑俨慢慢地转头望向雷克斯,也是以恶脸瞪了几秒后,「这里……禁菸?」他掩面摇了摇头,似乎还未完全清醒的样子。

      「病房外设有临时吸菸区系统,走出去左手边。」好心地提醒后,叶月天转了下耳上的通讯器投影出上头的画面,「您刚睡醒的脸也太可怕了,拜託您快去静静神别吓孩子了。」

      别老实说出来啊!

      「嗯,等我一下吧,雷克斯。」起身之后,他摇摇晃晃地走出病房。

      ……

      见自动门关上,「呼……」城军组三人几乎同时鬆口气,佩朵兹推了下眼镜后不禁抱怨道:「真不知该说你神经大条还胆大包天,岂能对黑俨大人如此无礼?你不要命别把我们扯进去。」

      「亏你们是在地人又算高官,竟比我不熟南土之首的为人?我被他教训一顿后就摸清了他的性子,他现在才叫正常、笑起来才危险。」

      这话也对,特别是经历过昨晚那可怕的笑声……难怪他老是以幼童型态示人,不然谁敢在他底下工作。

      「是吗?我怎幺觉得你和黑俨大人似乎早认识了。」忆燕怀疑地瞇起双眼。

      「生在斯亚古大陆有谁不认识四大领土之首?学我嘴贱几句看他甩不甩你也算互相认识了不是?」关闭投影画面后,叶月天抓出躲在被窝内的小黑狐起身,「我去找赛宾娜,你们加油和黑俨大人打好关係吧,掰。」

      !

      「慢着!」城军组同时大叫,并由佩朵兹上前挡路,「那、那个……你和黑俨大人比较有话聊,有什幺事请你的孩子扮作你的样子代劳不是一样?」

      「不,晚些时间我得去铜铃澳视察,瑙根本不懂相关程序或率军部署,重点是我不想当你们的肉盾去挡黑俨大人。」

      你就是心知肚明才想跑啊!

      「拜託留着让你的孩子代你去只要通讯器开着时时关注不也等同于你亲自视察况且经过这次的战事三军在城可是个好机会促进咱俩双方的关係艾梅也说过她正考虑此事为此你更应该留下帮忙预防黑俨大人和政府军对贵方才有帮助啊!」忆燕连忙试着说服。

      ……

      「久没消化这幺长一大串脑抽筋了,我放弃思考。」他绕过佩朵兹。

      「行行好帮个忙吧,我和忆燕只想静心养伤尽快回到岗位上,如此一来便能帮忙分担猫族公主的压力,事后我会请你们父子俩吃顿饭的。」莫朗苦笑劝道。

      「哼嗯……」

      见他停下脚步犹豫,「莫朗也是狼,看在狼族的份上留下陪陪我们不过份吧?」佩朵兹补刀。

      「……瑙,你觉得呢?」他望向怀中的小黑狐。

      「只要别看见黑俨都可以。」瑙摇摇尾巴。

      黑俨大人彻底被这孩子讨厌了啊。

      「好吧,我替你找件轻甲穿。」

      「这点小事交给我就行了!」见他动一步,佩朵兹立即抓走小黑狐抱在怀里,「我会将他安全送到赛宾娜身边,你千万别走喔!」语毕,她转身离开。

      「……喵的我的人权又死哪了?」他无奈,竟为了只黑俨随便绑票小孩。

      「反正你和黑俨大人对峙时也受了重伤,是该留着、呃?」说到一半,忆燕爬到床尾探头仔细看看他整个人,「奇怪?你的伤怎幺……不太一样?」

      糟糕。

      「唉,行程全被你们打乱了,我回头和赛宾娜连络一下。」他掩着喉间快步走回床位。

      ……

      「不一样?」莫朗不解。

      「这个……」使劲地探头去看,他竟转过身去背对这边,忆燕只好放弃地爬回床头,「大概看错了,那种伤势哪可能一天就没了。」

      话虽这幺说,但就是觉得他并非常人……和年龄不符的见解、和外貌不相衬的军事经验、意外不凡的身手和疑似禁术的能力,甚至连黑俨大人的亲徒也能招为所用,就算和他相处了一段时日明白他本性不坏,但那股不快感却挥之不去……

      本人也无法透析自身的谎言,接下来他会干什幺、是好是坏、无论对我们或是抗军……和黑俨大人戴着皮笑肉不笑的假面具比起来,毫无情感表现的他或许才是最危险的吧。

      「唰啦。」

      完了,黑俨大人回来了!

      见黑漆漆的身影进门,忆燕又将自己包住、莫朗马上转移视线,「怎幺了?」闻言,一兔一狼稍稍瞄了眼,「用不着这幺怕我吧?」黑俨苦笑,方才的恶脸和杀气竟全没了!

      「嗯?」叶月天仰头望去,不免小小地惊呼,「哇喔,哪款的净神草这幺有用?还是您一口气抽了好几管?」

      你到底多嘴贱怎幺能消遣黑俨大人啊!

      「刚睡醒哪可能抽好几管,会伤身的。」黑俨无奈,靠过去后、他自腰上别緻的小束口袋内掏出小纸包,「既然你知道净神草这词应该也有抽吧?这品种效果挺不赖的,送你一包试试。」

      「不就和学院的喫烟馆最上乘的品质一样是紫的?」接下打开一看、果然是紫草的,于是他将其包好交回,「这种我早试过了,谢谢您的好意。」

      「你试过?带银边的目前只在牡蒂安学院能买到,你们学院没进口吧?」

      「银边的?」将纸包拿回再次打开仔细瞧,乾瘪的菸草叶上确实有相当不显眼的银边在,嗅嗅气味似乎有些许的不同,「好吧,我拿这个跟您换。」收下后,他拿几颗糖呈上。

      「给我糖球不太合时吧?」黑俨苦笑,毕竟现在不是孩童型态嘛。

      「这可是好东西呢,芙、咳,咱院长大人嚐过都讚不绝口喔。」

      「哦?吃完还能跟你要吗?」

      「拿好东西跟我换我才给。」

      你还敢和黑俨大人讨价还价啊?

      「师尊……」

      「啊,差点忘了。」收起糖球后,黑俨向雷克斯走去,并灿烂地笑道:「起热病了呀?让你多烧会儿嚐嚐苦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放下我交代的工作找死。」

      「对、对不起……我知错了师尊……」

      「哼,等你起火了我在治你。」

      果真笑起来的时候最凶残啊!

  • 名称:恶魔法则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5: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