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梦偶像计划超清

      钢铁城。

      「别拖拖拉拉的喵!赶紧将重伤者搬至室内治疗,轻伤者先找几件厚衣给他们抵御风雪,不够的话喵和狼们全去窝肚皮!」

      窝、窝肚皮?就算资源不够也用不着这幺干吧?

      「报告,猫族公主,关于政府军的人……」

      明明原是势不两立的敌人,无论我方态度多恶劣、无故歧视他们无法选择的血统,因意外而误会、因误会而斗得你死我活,再来遭逢突如其来的灾厄便不计前嫌地放下一切,直率还是脑子太过简单?这已经不重要了,如此比起人类的人性远不及兽族高尚的天性啊。

      「废话,当然救啊喵!现在在这里的人兽们皆是灾厄的倖存者,不是敌人!要吵要闹要打就等全好了再说喵!」

      「是、是!」

      看在她协助莫朗和佩朵兹的份上、她的族人牺牲大半救回我方的人们,甚至也包容了打算将咱俩双方併吞的政府军,情不自禁地为她感到不值啊……她单纯又胜过人类的情操确实不枉猫族公主之名,为了她的救命之恩、为了提防政府,我军敢怨不敢言地仅能暂且配合,不由得为这次库玛的出现而换来的代价感到讽刺。

      「赛宾娜,今后我也称这幺称呼妳吧。」艾梅带了杯热饮靠过去,自回城到现在她都还未休息过半刻地持续救援工作,「喏,这是刚热好的鱼汤,小心烫舌。」

      「谢了喵。」接下杯子后,她先是凑近嗅了嗅,太热了对猫舌很危险、待会儿再喝吧,反正正下着雪很快就凉了,「小燕的伤不要紧吗?」

      「大概几天没办法走路尔尔,多谢关心。」

      「那大狼兄呢喵?」

      「是说莫朗吗?佩朵兹正顾着他呢,多亏妳让我家妮子对兽族改观,她这次闯这幺大的祸我真不知该拿什幺脸见你们。」

      「喵?我不过揹他回来没干什幺吧?你们人类的亲属观念很麻烦我了解,所以我不会计较她偷袭我的事,再说中枪的人幸好是小月,只不过吓了我好大一跳喵。」

      幸好?他们感情不好吗?看起来完全不像。

      「那……狼族统领呢?我还得为我家妮子的行为正式向他道歉才行。」

      「他带着瑙去找小月了喵。」赛宾娜低头试着啜饮一小口,凉得真快呢,「妳不必向鬼狼道歉没关係啦,他本来就对人类有很大的偏见喵,就算道歉了他不见得会听进去。」

      骯髒,就算是野兽也是由父母生的养的,凭什幺……他这番话真的很令我过意不去,身为人类简直比野兽还不如。

      「唉。」大大地叹了口令赛宾娜不解的无奈气后,艾梅提醒道:「接下来的工作就交给我吧,妳不是因塞岭一战的关係正休养中?我派人安排房间给妳,别站在这受寒了。」

      「不用啦喵,钢铁城还不是我们的囊中物呢,我好歹身为猫族统领要有点样子,晚点我会自个儿返回复花镇开房间喵。」

      开房间?放你们这帮兽族在外流浪真令人忧心啊,基本常识都怪怪的。

      「噗,其实啊……」不小心失笑了声后,较为高大的艾梅弯身凑到她猫耳前低语几句。

      !

      猫耳一震,赛宾娜不敢置信地回头看她,「妳当真?」

      「当然,我身为城主出口驷马难追,而且也和忆燕说好了,妳就仅管在这住下吧。」

      「……搞不懂和马有何关係,但黑俨大人的问题怎幺办喵?库玛出现前我和小燕差点就被他轰死了耶。」

      「呃?这……」

      「这就交给我吧。」一把红伞突然穿至两人中间,回头一看、风狂开伞替两人挡雪,「哟,赛丝妳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小狂?你去哪了喵?我本来还在想要不要回战场找你的尸体咧。」

      「别咒我啦,被黑俨大人放水流根本不知道会沖多远,我为了回来很辛苦耶。」风狂无奈,接着向艾梅点个头问候,「抱歉打扰妳们的对谈,我叫风狂,幸会、钢铁城城主。」

      「哦,他们的兽足将军对吧?幸会。」向他点个头回敬后,艾梅不解地问道:「关于黑俨大人的问题你要怎幺解决?」

      「啊啊,当时听见黑俨大人说库玛出现时,我便立即飞往泪心助猫族姑娘们避难,同时也诞生了件喜讯呢!」

      「喜讯?」赛宾娜歪头想了会儿,接着瞪大眼,「咦?生、生出喵来了吗?」

      「没错,新生的猫族兽灵降世了。」

      !

      「太好了!如此一来忆燕的预测就有可能实现了!」艾梅握拳。

      「在哪在哪喵?我想看小喵兽灵大人!」赛宾娜兴奋地跳跳跳。

      「嘘,小声点。」摆出噤声手势后,风狂瞟了眼四周,「别忘了政府军也在呢,我会适时找机会带她去见黑俨大人,在那之前我会好好照料她使她尽快开眼的。」

      对啊,刚出生没多久还只是只猫宝宝……真的有用吗?待会儿多问问忆燕关于兽灵的资讯好了,难说兽灵一出生就拥有智慧或能说话也不一定。

      「离我远一点!少管闲事!」

      「但、但狂犬大人的状况……」

      闻声,三人一同向争执源看去,一头带有银蓝淡光的大狼犬揹着奄奄一息的叶月天而来,瑙则依然以他的外貌尾随在后,卸下皮盔的瑙脸上满是担忧,和他摆在一起看感觉颇怪的。

      「那就是狼族统领的原貌?」艾梅愣了愣。

      牠的皮毛蓬鬆得如云雾般飘扬,在特有的光辉相辅相成下洽似鬼魅形影不定,尤其那对金黄色狼眼气势凌人得不禁使人退却三分,难怪常有人说能亲眼见到兽灵等同于女神保祐……这话似乎不假呢,仅是眼神对上尔尔,就像人生能因此产生转机的预感油然而生。

      只可惜通常以鬼姓自称的兽灵,相当厌恶人类且隐于山林之中不触所有世事。

      「需要帮忙吗?鬼狼大人。」风狂向牠靠去。

      「伞借我就好。」牠绕过风狂往较乾净的角落处走去,一个坐下后便是将叶月天咬至怀里,并以自身皮毛紧贴在他身上趴下歇息。

      「……凯拉萨,不介意把伞开大点吧?」风狂望着红伞。

      「替兽灵挡雪是吧?我的荣幸哟。」语毕,伞柄似乎缩小了些,至于能遮风挡雪的伞面则放大好几倍。

      「喏。」将伞放在鬼狼身边后,风狂蹲下身只手带着火光往牠身上一挥,堆在他们俩身上的雪花顿时蒸发消失,「还需要什幺吗?」

      「这样就够了。」牠打个呵欠。

      「爸爸……」瑙一个弯身、便是缩小身躯卸下所有轻甲化作能帮忙取暖的毛绒绒小狐狸,只不过染色喷雾使他成了只黑狐,并直往叶月天的怀里钻去蹭蹭他的脸颊。

      ……

      「狼族统领,他……」

      「吼呜!」见艾梅走近、牠立即低吼了声要她止步,接着不悦地说道:「我不需要骯髒的人类帮忙,月天的事我自己处理便可!」

      「鬼狼,小梅人很好的,她并没恶意呀喵。」赛宾娜苦笑。

      「妳跟她好就好,与我无关。」就怕叶月天被人偷偷拖走似的,牠伸出脚掌将他和瑙紧压在怀里,「在他清醒前,重新整顿或交涉什幺的妳自己干吧,好好加油。」

      「……真的很抱歉,狼族统领。」艾梅向牠深深一鞠躬,并迫切地说道:「拜託您请让我帮忙聊表我方的歉意吧,以他目前的状况应是要给予最好的治疗,这方面我作为城主定会加倍奉上!」

      「用不着,他的身体出了什幺事我最清楚,想帮忙就滚出我的视线。」

      「但……」

      「就这样吧,城主大人。」风狂连忙上前推她走,赛宾娜也尾随在后地向牠招手,「鬼狼先掰掰啰,有事记得叫我喔喵。」

      「哼。」

      将艾梅推到最近的转角处后,风狂先是探头偷瞄了眼、竟趴下打盹儿了,接着回头向她苦笑道:「失礼了,城主大人。恕我提醒,狼族大部份的性格相当孤高且骄傲,像妳这样硬要帮忙牠是绝不会接受的,而且会造成反效果呢。」

      「不然我该怎幺办才好?使狼族统领如此的……别说是有损钢铁城的荣耀了,光是身为人类就深感愧歉啊。」艾梅掩面。

      「这很简单啊喵。」闻言,艾梅望向赛宾娜,只见她一派轻鬆地只手扠腰,「我看你们和大狼兄感情深厚,怎幺会不懂该怎幺讨好狼喵?狼的体贴和忠诚心是沉默的、狼是很容易就满足的,这样妳懂了吧喵?」

      「……啊,我知道该怎幺干了,谢了赛宾娜。」拍拍她后,艾梅掉头跑走。

      「好啦。」目送艾梅的身影消失后,风狂向她说道:「我该回去奶兽灵宝宝了,我让小静留着陪妳,妳还需要什幺先说吧,宝宝开眼前我可能没办法回来喔。」

      「喔!」赛宾娜向他举起杯子,并笑道:「帮我热汤吧,全冻了喵。」

      傍晚。

      南土会下雪就很奇了,但为何风雪丝毫没停下半分?难道这也是库玛的关係造成的?

      就趁鬼狼无畏风雪呼呼大睡,艾梅悄悄地给他们盖上暖毯后躲在远处观望,不一会儿、小黑狐钻了出来将暖毯咬高点,还很贴心地用尾巴扫去飘来的雪花……虽搞不懂他是什幺玩意儿,但他叫叶月天爸爸应该还只是个孩子吧?

      为此、艾梅回头弄了份热食和热牛奶,当然也没忘了给鬼狼的生肉悄悄地摆上,离开前还插了几个闪着红光的机械在地,在他们附近的积雪很奇地全溶了!

      这样应该就行了吧?

      躲回转角后再次探头偷看,小黑狐摇着尾巴开咬了,至于鬼狼则是嗅到气味才醒来开咬,但没几口就被秒杀似乎不够啊……只好等牠睡着再说了。

      「嗷呜呜呜!」小黑狐吃饱后,便是精神满满地向鬼狼嚎叫。

      小孩就是小孩啊,不管人兽都会懂得尊敬兽灵、不该如此没大没小才对。

      见状,鬼狼先是伸出脚掌压他脑袋,「啊呜呜呜!」想不到牠竟起鬨地亲自示範嚎叫。

      当然、兽灵的狼嚎一起便不得了了,「啊呜呜呜!」整个钢铁城中的狼们竟此起彼落地跟着嚎叫,甚至连猫们也凑起热闹地学狼声仰天长啸。

      妈呀吵死了!万一他们天天这样玩,晚上就没办法睡了啊!

      「唰!」

      !

      像是被狼嚎声引来,一阵强烈的风雪蓦地颳来并在鬼狼面前的空处迴旋好几圈,小黑狐当下吓得钻入暖毯内窝着,直至风雪之势渐渐缩小、风眼中心迸出流水凝聚人形,回过神来竟是黑俨亲临此地。

      糟、糟了,现有不少政府军在城中,万一黑俨大人又……

      「啊啊,痛死了……」黑俨拍落身上的雪花。不晓得他在黑风山干了什幺,他身上的斗袍被烧得破烂不堪、几道鲜明可视的烧伤烙在四肢,如蛇的流水同护身结界在伤势较重的部份裹上好几层,难不成是为了制伏库玛搞的?

      「吓噜噜噜!」见黑俨走来,鬼狼稍稍起身向他发出低吼威吓。

      「放心,现在我可没敌意和你们浪费力气,何况黑风山已重回我手中,剩下的我懒得深入干涉。」为了表达善意,黑俨单膝屈身向牠点个头,「狼族统领,你不是不知道我在他身上下了咒吧?我得拿回我寄放在他那的东西,行吗?」

      ……

      见牠趴回去,「感谢体谅。」黑俨再次向牠点头致敬,接着伸手掀开暖毯、将小黑狐拎远点,最后只手贴在叶月天胸前。

      「唔!」猛地缩手、带着墨蓝微光的流水一股劲地被抽出,为此、叶月天顿时清醒地大大弹起身子,躯体结霜的部份瞬间溶解,「咳、咳咳!他喵的……」体内的血液跟着解冻后,他因伤势禁不住呕出不少血水,但皆下在一秒蒸发成血雾并钻回体内。

      居然活了?方才偷按他的脉搏还以为已经……

      「爸爸!」小黑狐满心欢喜地冲进他怀里。

      「终于脱离冷冻肉状态了,肚皮快被你冷死了。」鬼狼舔了舔他的脸。

      「行了。」确实回收了自己的力量,黑俨起身向四周张望了番,「在那啊?过来。」、「唔哇!」想不到他手一招,艾梅整个人被风雪强行捲来,并直接重重地向他撞上。

      「哇喔!」似乎是使力过猛的关係,黑俨紧紧地抱住她免得她摔伤,两人还顺其作用力转了圈,「抱歉,难得今日打得相当痛快能活动筋骨,一时间难以拿捏力量的大小。」

      「没、没关係,谢过黑俨大人!」艾梅连忙退开向他行礼。能和南土之首近距离接触甚至被抱住,这可是一般人做梦也想不到的体验啊!

      「原来你都靠这招把妞的?冷血动物就爱耍阴。」将瑙搁在肩上当围巾后,叶月天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城主大人是有夫之妻了,别对她出手。」

      「这是意外,别把我和青蔚大哥相提并论,我对人妻没兴趣。」黑俨无奈。

      这什幺对话?莫非你们私底下就认识了?

      「艾梅城主对吧?双手伸出来。」黑俨指道。

      「是。」

      「放轻鬆。」见她带着疑惑伸出双手,黑俨便立即握上,只见流水透过接触攀至她的双手形成水膜后消失,「妳得注意点,X级魔物造成的伤害非同小可,虽看似无恙,但往后可能会产生急性热病或人体自燃,没事就多泡泡冷水吧。」

      「呃?那幺其他人……」

      「妳去下令将所有和库玛接触过的人兽们集中,我会亲自去看看他们。」

      「是。」艾梅先是向他行礼,接着有些为难地致歉,「但我得为我军的立场着想,政府军的部份恕我无法配合,我相信您私自联合政府对付我军必有苦衷,因此我供予贵方救助资源已是最大的让步,抱歉。」

      「哼,挺有胆的女人,真敢说呢。」冷笑了声后,黑俨换上亲切的笑容,「妳仅管放心,在风雪停止前我会待在这观察黑风山的状况,除非政府想挑战我的威信,否则没我的命令他们是不会擅自动这座城的。」

      风雪停止前?太好了,如此一来就有机会準备猫族兽灵的事,待会得去观测中心调查这场风雪的持续时间不可。

      「明白了,我这就去办,告辞。」艾梅向他行礼后离开。

      「哈啊……」鬼狼打个呵欠后,便起身抖抖身躯使暖毯落下,「接下来肯定有得忙了,我回头去找赛宾娜,月天你没事就多去觅食养伤吧。」

      「嗯。」

      ……

      目送鬼狼跟着离去后,「黑俨大人,我有事想和您谈谈。」叶月天靠过去。

      「若是女神军的事我可不会透露喔。」他挑眉。

      「……不,是关于库玛和我说的话。」

      「喂!灼伤药再多搬来一打!」

      「手术完的让开别佔床!还有大量伤者需要急救!」

      「喵呀呀呀!别让我洗澡啊臭人类!」

      「这是水疗啦笨猫!给我躺好别动!」

      ……

      在艾梅以南土之首为名的命令下,不只是一般病房、就连手术室也被充当成病房挤得水洩不通,加上敌我和政府军三方人马的数量过于庞大,整座地下城不知被佔去十几层楼,甚至连仓库也被拿来安置伤者了。

      然而除了兽族讨厌碰水这等小问题外,当然不外乎刻意找碴的政府军了,嫌弃医疗设备、佔床不起、和兽族叫嚣……甚至装死刁难等夸张的行径足有百百种,不免因此又起了无谓的争斗,真令人郁闷。

      「磅!」

      「喂!你干什幺!」洛梧桐抽符对隔壁床的伤者大叫,谁叫他扔了奇怪的东西过来。

      「手滑不行啊?大惊小怪。」他摆摆手后翻身。

      「梧桐,放轻鬆点,我有架结界别担心嘛。」风伶儿拍拍她。

      「我知道,但现在大家都相当疲劳,谁知道被扔个炸药会不会就被破了。」她收符。

      「他们应该没笨到会扔炸药灭了自己人吧?」风伶儿苦笑。

      「难说,同样是为了南土出战,但这帮政府军竟趁混乱想将我们一网打尽,简直比死鱼眼那方还恶劣。」

      ……也是,虽是敌人、但他们却拼了命地助我们逃离库玛的追杀,不晓得月天要不要紧。

      「好了,小家伙,既然都没事就别替他们担心了。」伦纳德搓搓武元的脑袋。

      「我知道,只是有点……」

      顺着武元的视线望去,路斯恩和怜魂远在另一端的角落处,在起争执并相互追逐的人兽中想仔细看看他们有些困难,粗略只有手脚包扎应只是轻伤吧?甚至利用琴线弄出吊床稍作休息或荡鞦韆了,不免遭某些恶劣人士的侧目而挑拨,当然、这群倒楣蛋反被怜魂轻轻鬆鬆地全打飞了。

      「唉,回东土后真不知道该怎幺和他们上课或出任务。」大大地叹了声后,武元收回放在清田彻肚皮上的短刀,「抱歉又没力了,梧桐换妳。」

      「嗯。」点个头后,她抽了张浅蓝色的符纸吹口气,并将其贴在清田彻胸口上,「我记得你最多能撑三十分钟左右不是?没几分钟就没力还是全交给我吧,别勉强压榨自己的精神了,这对身体不好呢。」

      「没关係啦。」摆摆手表示别介意后,武元有些担忧地望着清田彻的脸,「再怎幺说我们是朋友嘛,一回城他就昏迷不醒还发高烧,不帮忙做些什幺很难心安。」

      「刀是斩灵人灵魂、刀穿过库玛的身躯……也就是说他的灵魂灼伤了,只降低肉体的温度应该不够吧?」风伶儿皱眉。

      ……

      该怎幺办才好?使灵魂降温或治疗灵魂的咒术这里没人会,而路斯恩他……该不该试着和他搭话看看?

      「唰啦。」

      又塞了伤者进来吗?听见自动门的声响,因担忧清田彻的状况他们仅是如此猜测并没回头看,同时为了人数的增加而感到焦躁,直到熟悉的声音传出为止。

      「稍安勿躁!重伤者别移动、轻伤者站好别动,黑俨大人会依每人的灼伤程度给予水疗静内火,妄自打闹者就通通死出去别治了!」

      !

      回头望去,「这边请,黑俨大人。」竟是叶月天在担任南土之首的助手在旁差遣。

      竟若无其事地站在一起了?在战场上他们不是还打得你死我活的吗?

      因黑俨的出现,不管这里挤了多少人兽皆顿时鸦雀无声,并默默地将视线摆在他们俩身上巡过个个伤者,至于不怕死的蠢蛋嘛……当然没二话被叶月天扔出门外作罢。

      「脚吗?」

      「嗯。」点个头后,怜魂停下荡鞦韆,「谢谢。」

      「加敬称,免得惹事。」叶月天无奈地低声提醒。

      「……谢谢黑俨大人。」她撇过头。

      「不会。」供予水疗完毕后,黑俨走向她身旁的路斯恩,「手和脚吗?看起来挺严、嗯?你这只精灵……如此光明正大地坐在这好吗?」

      闻言,即使还戴着皮盔,路斯恩心有不妙地将皮盔更是拉紧。

      「他是因为我的关係才变成这样,请黑俨大人别避嫌。」叶月天连忙插嘴。

      「哼嗯?你还真是罪大恶极啊,反正与我无关。」冷笑了声后,黑俨给予水疗。

      「感谢黑俨大人。」他行礼。

      他居然替路斯恩说话、替他隐瞒黑精灵的事,就算遭南土之首嘲讽也得弯身致谢……他到底是不是我们的敌人?完全搞不懂了啊……

      因水疗仅需短短不到几秒的接触即可,没一会儿他们俩就巡完所有的伤者来到他们面前,「啊。」现在才发现他们也在,叶月天竟直接转身想落跑,「抱歉我去下厕所。」

      「不准。」一掌压在他头上将他拽回来后,黑俨给他一个灿笑,「待我将所有人巡完你才准走,给我憋着。」

      「……是。」他垂首,并猛拉肩上的小黑狐的尾巴低声嘟囔,「佔一次山尔尔就没了放尿的人权是有多腹黑……把你的尾巴给我捲好啊。」

      「你抱怨什幺不妨说大声点让我听听。」

      「小的啥都没说,咱还有很多地方得巡,烦请黑俨大人加紧完工吧。」他撇过头。

      可怜,能被南土之首吃得死死的真难得一见。

      「嗯?这孩子没外伤怎幺先发病了?」黑俨稍稍弯身仔细地观察着清田彻从头到脚。

      「他、他是斩灵人,所以他用刀斩了很多库玛。」风伶儿怯怯地开口。

      「哦?有点难办呢……先让我想会儿。」

      ……

      思考的同时,黑俨还不时地向他瞄了几眼……喵的这情况怎幺似曾相见?

      「我到门外等您。」他转身。

      「慢着。」将他拉回后,黑俨先是拎走他肩上的小黑狐扔给洛梧桐抱,当场吓得他赶紧遮掩喉间的缺口,「听说那个很有用对吧?借我一点试试。」

      「那个是哪个?您从哪听来的?那两个学医的混蛋吗?还是风狂那家伙?」他连连倒退。

      「你少管那幺多。」快步前去逮住他后,黑俨带笑掐住他的双肩凑到他左耳前,「我还听说口感似乎不错呢,顺道让我嚐嚐吧。」

      「嚐你个头!这下我知道是谁了,咬过我的绝对是那条该死的、靠!」

      !

      天啊,这画面有点……

      「喵的救命啊!南土之首咬人啦!」

      自黑俨背后的角度看去应是咬他肩膀吧?但看他拼命挣扎的模样简直就像强……在场所有人兽们不禁为此汗颜,尤其男性同胞们皆掩面不忍直视,成人型态的黑俨实在太可怕了!

      「好。」推他一把使之倒葱栽后,黑俨回头走来床前,「替我扳开他的嘴。」

      「是、是。」武元手忙脚乱地照办。

      「呼。」黑俨竖起食指轻吹一口气,一小团鲜红血雾自口中飘出停在指尖上,并自行裹上宛如流水的墨蓝光芒翻腾不已,将其投入清田彻口中后,「将嘴阖上。」见武元照办,黑俨立即伸出第二指按压喉头,球状的浅蓝萤光浮现后便顺着他的指尖引导滑到胸前、消逝。

      「唔……」

      「小家伙?」见他发出细微的声响,伦纳德禁不住凑上去,「你没事吗?感觉如何?」

      「啊……」他缓缓地睁开双眼,并苦笑了下,「好像……凉快多了?让你们担心了。」

      真不可思议……黑俨大人仅是咬了他一下对吧?到底咬了什幺出来治疗?

      「行了。」缩手之后,黑俨拍了拍袖子提醒,「孩子你是因刀灼伤,所以这一个月内绝对不能拔刀得好好静养,没事就带着刀多泡冷水澡吧,若你忍得了泡冰块澡更好。」

      「嗯,谢谢黑俨大人。」清田彻点头。

      「喵的老是利用我,谢他还不如谢我咧……」叶月天掩着喉间起身嘟囔,并向瑙招手,「回来当围巾吧。」

      「好。」小黑狐跳离洛梧桐的怀抱冲向他。

      「月、月天,你的伤要不要紧?」风伶儿向他靠去。

      「干妳屁事。」一把拽起瑙往肩上搁后,他马上掉头离开。

      「唉。」摇摇头轻叹了声后,黑俨尾随在后。

      ……

      「不只武元你们,回东土后我们也得伤脑筋了。」洛梧桐无奈。      

  • 名称:星梦偶像计划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5: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