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界超清

      「女神军?他们是什幺……面瘫哥哥?」黑俨不解地向他望去,只见他稍稍睁大了眼皮,鲜血似乎相当躁动地在左腕的出血口前扭曲不已,「喂,难不成你认识那帮家伙?」

      「哼,何止认识尔尔。」他带着不悦的口吻似乎轻笑了声、但依然面瘫,站起身的同时、不祥血光垄罩了他的身躯,「我还有好多帐得跟他们算啊……绝对要他们尸骨无存、魂飞魄散永不复生。」

      不妙,他的愤怒……竟能使我听见大地的恐惧。

      「不准走!」见他转身,黑俨立即甩出铁鞭将他团团围住,其护身结界的墨蓝光芒更为耀眼地攀爬至半剑尖端,并形成宛如冰火之蛇的样貌向他吐信威吓,「敢妄动一步我就杀了你!」

      「……为何?」他缓缓地回过头,左脸就像裂开似的、血丝过份得显而易见,「跟芙多一样……阻止我?我很冷静,绝不干蠢事……啊?」

      「凭我是南土之首!现在的你仅会对南土不利!」

      「这种东西我才不放在--」

      「爸爸不要!」

      !

      正当他想出手摧毁冰火之蛇时,瑙猛地扑向他紧抱不放、不祥血光当场消逝,他足足顿了好几秒后,才慢慢地缩手故作冷静。

      「死、死鱼眼?你……」

      闻声而回头一看,他这才发现洛梧桐也在,看她的眼神满是不敢置信和纳闷……无法解理解?怀疑?祸首这回事……以她的年纪来说绝不会联想到这点的,看见了不祥血光,大概仅会认定是被诅咒的禁术使用者,要不就是如同鬼精或邪妖等该被刬除的存在。

      「唉。」叹了声后,他拉着瑙走回黑俨身边,「麻烦你带雷戴到安全的地方急救,千万别再冲出来了。」

      「可、可是爸爸……伤得好重,会、会……」瑙着急地扯着他不放。

      「不会,我绝不会死的,你放心。」给瑙摸摸头后,他小心地扶起雷克斯给瑙揹,「快带他走吧,要不库玛出现可来不及逃。」

      「但我想帮爸爸--」

      「听话!你们两个不管是谁我都不准你们在此送命,拜託了!」

      ……

      !

      脚下的土地猛地震动不已,政府军的武器不由自主地下坠自毁,「嘶、咕波,吓噜噜……」因打斗而残破不堪的土地竟逐渐下陷,取而代之的是岩浆不断滚滚而出,缓慢地四处流动并融毁所有事物之时,岩浆竟还延展成不明野兽的外观,「吼呜!」个个炙红野兽成形后,便是仰天嘶吼冲向活物。

      「啧!是库玛!」低啐了声后黑俨便重重地一脚蹬地,护身结界霎时如火焰般奔腾扩散,并以蹬地点为中心起头,整个战场瞬间盖上厚厚的冻土拖延库玛生成,紧接着他脸上浮现鳞纹、牙顿时长如蛇般尖锐,放声一吼如龙嚎般地将他的声音传遍整个战场,「以南土之首为名令所有人停战!库玛现于此地将视所有活物为食!即刻全数弃械撤退!」

      真是可怕的力量,方圆百里望去全是冰宛如永无止尽……看来方才的打斗他并未使出全力。

      「梧桐!快带他们俩离开!」

      「呃?好、好!」连忙点个头后,她抽符架起结界,并拉着瑙转身乘风离开。

      见他们跑远后,「锵!」铁鞭重新将他团团围起,半剑以釐米之差停在他颈间。

      「你干什、唔!」黑俨突然一掌往他胸前击去,裹上墨蓝光芒的流水自黑俨的手臂狠狠地钻入他的胸膛,明明身为死人本对温度无感才对,但体内无法停下流动的血液竟顿时冷得令他颤抖,「你、你对我……干啥?」

      「我要你待在这帮忙阻止库玛往城镇行进,要不、你的心脏会立即冻结成为库玛的饵食。」缩手之后,黑俨收鞭转身,「在我重新布上封印前,那帮女神军说不定会伺机袭击,我总要找人留点后路避免意志之力消散。」

      难道……他将意志之力分了四分之一给我?

      「该、该死……」试着跨出一步、双脚似乎跟着冻结般地难以动弹,每个吐息和当地气候不符地凝结成白雾蒸发,最后他只能向黑俨伸手,「让、让我……跟你去,我无法放、放他们……」

      「闭嘴,我可不能因为你使南土陷入灾厄之中。」回头冷冷地瞪他一眼后,黑俨轻笑了声,「哼,你可要好好加油阻止库玛啊,若你想当冰棍我也不介意,掰啰。」语毕,黑俨化做水泡瞬移而去。

      ……混蛋!

      「破魂箭!」

      指头都磨破皮了、出血了,路斯恩丝毫不敢停下半分连对袭来的库玛们放箭,但如同西土绯樱之森的花龙一样,不是琴线抢先融毁、就是库玛如绞肉被削得四处飞散又重凝聚形体,攻击仅能稍微牵制它们一会儿尔尔,根本没完没了!

      「吼啊啊!」

      !

      张嘴而来的库玛近在眼前被削成泥浆,伦纳德向援助者望去,「还不快走蠢牛!近战系的对它们而言仅是饵食!千万别靠近它们!」却换来路斯恩一阵挨骂。

      果然……他堕落是不得已的,他还是我们的同伴。

      「老夫怎幺能--」

      「快滚就是了!」、「靠!」怜魂一降落,便是将武元扔去砸他,再来她回身抛出巨镰、眼前的库玛们全被绞成碎末,但没一会儿又重新凝聚形体,甚至数量更是夸张地倍增继续逼近,「啧,这还看不出来吗?物理攻击对它们无用,还使得它们生成速度越快、攻击性越猛烈,你们仅会碍手碍脚!」

      连她也……

      「别小看我了!」自伦纳德身上跳下后,武元舞弄双刀摆出架势,双刀上的魔石稍许发出劈哩啪啦的悲鸣后散出雪光,「等着瞧!我会把它们全冻成冰块击碎的!」

      「叮铃。」

      「靠!」、「唔!」路斯恩向他们俩抛出好几颗银铃,银铃瞬间织出一张大网将他们俩团团綑住,武元当下马上抗议,「干嘛啊你!这种时候还想打吗?」

      「不,我可不像你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抓起他们身上的银铃后,路斯恩将其繫在弓弦上,接着高高指向钢铁城的方向,「认识这幺久我相当了解你的能力,你的五行之力早已过了时间限制,继续勉强自己仅是送死而已。」

      难道他想……

      「慢着!我不准你--」

      「再见啦,伙伴。」语毕,路斯恩放箭,他们俩当场随着箭势极速飞去。

      ……

      「呼,成天当这两个孩子的褓母真累。」鬆口气后,他重新织出半月弓弦进入备战。

      「我觉得你该跟他们一起走才对。」召回巨镰后,怜魂重重地向库玛们脚下的土地一挥,镰风击破了冻土便是瞬间延展成冰墙阻挡。

      「我不能走,否则我弃神堕落就没意义了。」再次抛出大量的银铃后,自银铃内迸出的琴丝立即在他周围相互交织成水晶柱阵势,并和他的弓弦连结织成硕大的狙击枪械外观,「再说我曾和花龙面对面过,算是有经验能对付X级魔物,我们一起阻止它们往钢铁城行进吧。」

      「……嗯。」

      「忆燕!佩朵兹!莫朗!你们到底在哪啊!」

      无视敌我且不分人兽们,库玛的现身、南土之首的命令使所有活物皆往同个方向拼命逃亡,政府军的武器受库玛出现造成的磁场错乱不断地下坠炸开,每跨出一步皆有可能危及自身的性命成为饵食,但艾梅却逆其道而行地猛往深处冲去。

      「人类妳傻的吗?还不快逃喵!」

      「我还要找人,你们别管我!」

      接二连三自身边经过的兽族们几乎如此叫骂,而且无论敌我……即使是敌方却帮忙扛着我方的伤者逃亡,我方的人类们就算不甘愿、有的还宁愿战死在此,但总归脚程没比兽族快、兽族遭逢灾厄便会放下敌意救助的固执天性,难得一见的团结竟讽刺地在此时才有。

      「吼呜!」

      「小心喵!」

      !

      见库玛张嘴咬来,有猫向它砸了大冰石暂时牵制,「快逃吧喵!」无视背上还扛了两个人,这猫相当热心地拉着她往回跑。

      「你仅管带他们先逃吧!谢谢!」

      「但--」

      「吼啊啊!」刚被砸扁的库玛竟分裂成两只扑来。

      「死远点!」艾梅立即抽斧重重横拍将其拍飞了一只,并回头叫道:「你带他们逃重要!我帮忙掩护!快!」

      「好、好吧喵。」

      见他确实头也不回地逃走,「喝啊!」艾梅向第二只想追上猫的库玛劈下,不料似乎是随着出现时间越来越强大,「糟!」这次一分为二竟不需重新生成,而是直接分作两只夹击反咬。

      「艾梅!」

      !

      猛地被撞出攻击範围,艾梅赶紧回头一看,「唰!」的、比自己还娇小许多的援助者仅是旋身一踢,两只库玛就像被高大的兽人狠狠揍飞似的被痛击老远。

      「是、是忆燕吗?」艾梅不敢置信。他身为秘书长完全没战斗能力才对,但他的声音却是同个人没错。

      「好烫烫烫烫!」无奈他没空理会艾梅的问题,库玛是由岩浆组成、不怕任何近战物理攻击,因此他腿部的轻甲近乎融解地烫得他直跳脚。

      「先别乱动!」艾梅赶紧扔下巨斧向他冲去,并忍着烧烫感替他拆除轻甲,「砰锵!」一把将所有炙红的铠甲扔远点后,她痛得将双手缩在怀里。

      「艾、艾梅妳的手……」

      「我不要紧。」身为一城之主又是个战将当然不能随便表现出弱小的一面,于是她故作没事地反过来关心他,「倒是你不要紧吗?还有没有哪边烧着?让我看看。」

      「等等!别扯我的、啊。」为了阻止她,一阵乱挥下他不小心把皮盔挥掉了。

      ……

      艾梅当场傻了许久,「你……是忆燕?」橘髮、没戴眼镜,气色看起来好多了,简直和他年轻时一模一样,为了确认他是否为本人,艾梅伸手摘下他的过滤器,「真的是……你怎幺变成这样?他们对你干了什幺?」

      「……不,这是我向他们要求的,所以我才说我没脸见妳。」他苦笑了下,并抓起看似留长不少的髮尾解开髮圈,他的髮尾竟等量分作两边垂在肩上,「妳没忘记吧?我是兔子这回事。抱歉,我擅自捨弃了人类的身份,我们……还能当夫妻吗?」

      「废话!」猛地给他熊抱后,艾梅陶醉地蹭了蹭他的耳朵,「你这幺可爱我怎幺捨得离开你?当初你为了我切除耳朵和尾巴我真的很内疚,看见你变回原样真是太好了!」

      「快、快死……拜託冷静……」他艰困地伸手拍拍她。

      「砰轰!」

      !

      就近处突然爆破、岩浆四处飞散,「他喵的!小燕和小梅你们还有时间谈情说爱啊?差点就被吃了还不快闪!」赛宾娜扛着负伤的莫朗并带着佩朵兹靠来。

      「喀锵。」上膛之后,佩朵兹连向逼近的库玛开砲,「啧,这数量也太……赛宾娜妳带莫朗走先!我帮忙牵制!」

      「喔!交给妳了小佩喵!」

      「唉,给抗军老大揹着跑真难看……」莫朗郁卒。

      他们居然合作了?而且还相当自然地称呼对方!

      「忆燕我揹你,来!」艾梅直接抓起他往背上扔。

      「我、我自己能跑啦!现在我的速度绝不会输妳的!」他难为情地抗议。

      「脚受伤了就别逞强,咱们走!」

      见他们先行一步,「吃我这招!」佩朵兹向库玛们扔出长条状的金属物,并立马掉头尾随在后,「砰、砰轰!轰隆隆!」下一秒库玛们连环爆破成泥。

      「佩朵兹?」忆燕心急地回头望去,见她确实追上便鬆了口气,「幸、幸好无事……」

      ……

      见她面无表情地盯着不放,「怎幺了?」忆燕不解地问道。

      「你是什幺玩意儿?」她居然没认出忆燕本人。

      「臭丫头!他可是妳爹啊,回去之后我定会好好教训妳!」艾梅瞪她。

      「哇喔,忆燕你怎幺变回兔崽子了?」莫朗错愕地瞪大眼。

      「什幺兔崽子我年纪都一大把了不必说得这幺夸张吧?」他无奈。

      ……我爸是只兔子?

      「走开!」见敌我人兽们纷纷自身旁冲过,清田彻便冲去一举砍倒尾随在后的库玛帮忙拖延,「唔!可恶……」明明并未遭受库玛攻击,仅是长刀穿过库玛的身躯便使他烫得浑身发疼。

      「阿彻!」风伶儿藉由小沙漏的瞬移躲过为数不少的库玛而来,并利用遭库玛融解的冻土召出水娃筑起一道水墙阻挡,「快收刀别再砍了!不、不然你的灵魂会……」

      「别担心,我还可以忍!」话虽是这样说,但他的脚步一次比一次还虚弱、眼神有些涣散,并举刀继续进攻,「伶儿妳先逃吧!我替妳挡下它们!」

      「不、小心!」见他举刀的速度已不及库玛开咬快,风伶儿马上将他瞬移离开原地,「水娃回来!小雷兽放天雷!」收回水娃后、她将小雷兽抛上天,天雷一炸、藉由水墙帮忙引雷,使原是无差别雷击精準地向面前的库玛们轰去。

      「咚轰!」

      冻土同库玛们一起被轰出个大坑,土地剧烈地震动不已、雷电余流四处乱窜,但这还是无法阻止库玛们向活物行进,反使它们更为强大地速度增快、数量增值不断,再继续下去别说是钢铁城了,整个南土都会陷入火海的!

      「唔!辛苦了。」接下小雷兽后,她赶紧冲到清田彻身旁搀扶他,这一碰才发现他的体温热得都能够烫人了,「阿、阿彻?撑着点,我先帮你降温!」

      「我真的不要紧!妳快、痛!」仅是将水娃贴在他身上,他就像浑身烧伤似的禁不起水娃的薄薄流水,并软了脚地一屁股跌坐在地,「痛死了!把她拿开!」

      「呀呜!」水娃鼓起脸颊死抓着他不放,看来是生气了。

      「忍耐一下,不然你真的会有性命危险的!」捉住他的双手同时回头一看,方才炸烂的库玛们全生成而来,而且数量更为惊人!再不快逃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伶儿妳快走!」清田彻推了她一把,并提刀摇摇晃晃地起身,「妳的宠物借我一下,让流水延至刀上说不定能挡上一阵子!」

      「别傻了!要走一起走,你现在根本不能--」

      「嘎啊啊啊!」

      !

      库玛发出了哀鸣?

      自库玛出现到现在,无论遭受何种攻击都还不曾有过这种声音,但……朝事发现场望去,库玛们全被其哀鸣声震慑并缓缓退后,遭砍杀的库玛竟无法生成地陷入冻土中蒸发,出手者提着有些扭曲的鲜红长刀踉跄地走来。

      叶、叶月天?

      「呜!」随着他的距离越近,不禁使风伶儿掩嘴不忍多看、清田彻起了警戒将她拉退,毕竟他……不太对劲。

      他身上有好几个被刺穿的洞口,尤其喉间的血坑更为怵目惊心,但诡异的是他竟没流出半点血来,甚至脸部有大片面积结了霜,每个吐息皆有白雾出现并蒸发……他竟还能活着?

      「吓噜噜……」每当他前进一步、库玛们便自动让路,并带着低沉的威吓声小心地绕到他背后,难道库玛们畏惧他的存在?

      见他走到面前停下,清田彻将风伶儿拉到背后向他举刀,不料他却是转过身背对他们俩,并缓缓地从左到右观察库玛们的动向。

      「……月天?」清田彻试着唤了声。

      「鬼、鬼狼呢?」他的声音颤抖不已,感觉拙到不像是能砍杀库玛的人。

      「率领兽族和伤者们先行避难了。」回答后,清田彻不禁皱眉,「你出了什幺事?为何要帮我们?」明明背叛了大家却回头救人,难不成他又再打什幺盘算?

      「被、被黑俨大人下咒,你以为我、我愿意?快、快走,死、死的人越多,我冻、冻得越快,别害、害我变雪糕。」

      ……

      「伶儿,我们趁现在走吧。」清田彻收刀拉她。

      「咦?那、那月天怎幺办?」

      「这是他自找的,虽不知他干了什幺、但重点是他能砍杀库玛,他仅是站在这儿就能替大家争取逃走时间。」瞥了他一眼后,清田彻满不是滋味地扭头转身,「而且这也是为他好,如果不想看他被黑俨大人弄死的话。」

      「……嗯。」

      算这傻小子识相,人类啊真的很可怕呢……仅是有段时间没见,其成长度快到令人措手不及,哪天……会比我还老吧?

      「吓噜噜!」

      「看、看哪呢?怪物。」见几只库玛悄悄地想追上他们俩,他便利用意志之力只手一招,「唰!」四周瞬间筑起巨大的冰墙将他和库玛们困在里头,不愧是能媲美众神的外挂之力,真方便呢。

      『怪物?汝不也是?』

      !

      库玛在和我说话?

      『吾等同汝利害一致,其道行至偏差甚远,祸首啊!汝还未看清世间本质,吾等将代汝毁其汙衊!』

      ……

      X级魔物吗……花龙是战争留下的怨念,库玛是终结预言一出之后的产物……其中有何关连?竟知道我是祸首这回事,那帮女神军、该死的鬼神……难不成看準了这点?

      「笑、笑话,吾并、并非与汝等同物,汝等擅自掠夺无辜生灵性命才是未看清世间之汙衊者!」

      『愚昧,汝与世间同流合汙已无可挽回,辜负了女神最后之怜悯罪该万死!』

      ……什幺?

      「吼啊啊啊!」

      又怎幺了?

      库玛们不约而同地仰天长啸,大片的冻土因此崩裂下陷、岩浆再次滚滚而出并汇集,四周的气温就像妄想蒸发所有活物体内的水份攀至最高点,渐渐的、库玛的数量越来越少,但领在最前的库玛体型竟越来越大,回过神来、一只比冰墙还高大的库玛正对面前的小人咧嘴吐出炎息。

      喵、喵的简直比巨人还大,这怎幺可能、啊。

      退到一半撞上冰墙,想不到为了阻止库玛行进,竟无意间断了自己的后路。

      『纳命来!祸首!』库玛猛地爆出冲天巨焰向他张嘴而去。

      ……

      不是被冻死就是被烧死啊……黑俨这死小鬼根本比青蔚还恶劣,我还真没试过彻底的粉身碎骨能不能活过来,但……不必面临末日、不必受诅咒折磨,能就此解脱的话倒也不赖。

      「砰轰!」

      !

      蓦地传出一声巨响、库玛倏然间静止不动,大地些微的震动似乎自库玛后方而来,稍微探头一看、远在另一端的黑风山竟爆发了!一条形似墨蓝巨龙的气流以诡异的动向自山顶冲向天际后,一颗颗纯白的小点随之落下……雪?

      『吾等……才不会就此……』像是被什幺绑住了身躯,库玛使劲地抬起脚来,并还不放弃地向他张嘴凑去,丝毫没发觉点点雪花在背后凝聚成巨大的龙首向它张嘴咬下。

      「嘎啊啊啊!」

      庞大的库玛被吞下的同时爆出凄厉的哀鸣,不明野兽的形体不再、龙首瞬间融解成流水,冻土跟着碎裂成瓦片般地扬起,同流水包覆了整个战场上的岩浆后,便是狠狠地将漆黑的内容物回捲了好几圈,最后一股劲地全数往黑风山的方向冲去。

      ……

      封印成功了,是吗?

      侥倖逃过死劫,他却像洩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地,血刀顿时崩解成血雾钻回体内,放眼望去一片狼藉、死者们以政府军的武器残骸为碑,不停落下的雪花为这片血景添上难以言喻的沧桑。

      「好累……」身躯被冻结大半、忍着低血糖的晕眩至此,体能什幺的早已到达极限,于是他直接躺下稍作休息,「果然……不会让我好过啊,臭小鬼……」

      唉,无论身在何处皆是……战争什幺的,也该结束了吧?

  • 名称:境界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4: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