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男子超清

      「凯拉萨!替咱们挡一下!」风狂手一挥,一把红纸伞凭空抛出。

      「遵命哟。」纸伞一开、仅有一眼的红衣女子立即撑伞一现,她俏皮地吐舌一跃并转动伞身时,「走你!哈,看不见我们哟!」她猛地持伞重重挥下,剧烈的阵风将所有攻击者扫飞,紧接着她将伞阖上、风狂等人竟当场消失无蹤!

      天、天啊!那是什幺鬼东东!

      「喂!月天要不要紧?」风狂撑着伞弯下身关心,就像与现实隔阂似的,攻击者们似乎全看不见他们的存在自身边冲过。

      「喵、喵呜……小月的血流不停……」赛宾娜垂着耳朵以双手紧紧压着他的胸口。

      「抱、抱歉,我没想到佩朵兹竟会採取这幺激烈手段,我、我真的不知该怎幺……」忆燕掩面。

      「这不是你的问题,兔子先生,帮我拿着。」拍拍他后,风狂将纸伞塞给他,接着直接巴了叶月天的脑袋好几下,「别装死了,现在场面一片混乱耶!快起来处理啦。」

      「……喵的为何要我去干?」碍于皮盔遮掩无法得知他有无睁开双眼还是在说梦话,接着叹道:「唉,刚好低血糖发作就晕了,再让我睡会儿吧。」

      「你心窝被开了一枪都快挂了是有多无危机意识还不起来想想办法先何况这里可是战场双方已经不分敌我混战成一团你怎能若无其事地躺在正中央开睡!」忆燕没好气地大叫。

      「好啰嗦啊你。」叶月天无奈,再来只手覆上赛宾娜的双手,很奇的竟马上止血了!至于身下的血泊则顿时蒸发为血雾,并慢慢地钻入他胸前的洞口全数回收,「呼……低血糖我可没办法,晚安。」

      「就说了别睡啊你!」忆燕快抓狂了。

      「兔子先生别紧张,我马上弄些糖来给他吃。」风狂苦笑。

      「梧桐姐姐慢一点啦!妳要带我去哪?」

      你用那家伙的声音叫我姐姐有点噁耶。

      「闪边去!」抽符炸飞了好几名不分人或兽的攻击者后,她死命地拉着瑙找寻安全之地,「这可不是在玩扮家家酒啊,一不小心可会送命的!我没办法像死鱼眼一样坏心让你待在这幺危险的地方。」

      「爸爸才不坏呢!」瑙踩煞车,并且抗议,「当初爸爸极力反对让我跟来,也是怕我会受伤,是我自己硬要跟来的!他为赛宾娜姐姐付出多少、为了我们甘愿送命多少次,仅是希望我们能拥有完善的生活和未来,妳根本全都不懂!」

      ……

      「如果我现在跟妳走,那才叫坏心!」瑙一把甩开了洛梧桐的手,并转过身,「就算不是亲生的,我也没办法看着自己的养父受伤却无法帮忙,我要回去找他!」

      「……啧,我知道了。」洛梧桐重新逮住他的手,抽符架起结界后便拉着瑙往回跑,「我帮你一起找他!你千万别离开我,也不准乱来!」

      怎幺办?突然开打不知道大家被沖到哪了……

      清田彻站在原地抓抓头,三不五时不是敌方的兽兵冲来挥爪、就是被误认和敌方站同阵线的我方兵挥拳,不料他仅是只手一挡、竟轻鬆地接下所有迎面而来的攻击!下一秒他只手将攻击者举起,便是毫不犹豫地将人或兽投到天边当流星!

      看他杵在原地不断左顾右盼似乎在找什幺,被扔去当星星者的数量都能凑成好几个星座了!为此、在不远处观望的攻击者们不禁停下脚步不敢随意招惹,甚至不分敌我面面相觑了起来,明明块头都比他大还犹豫要不要对他出手也太难看了吧?

      「啊,请问你们有没有看见……」

      见他走来,「你别过来!」这群人和兽立马一哄而散。

      「……为什幺要逃?」他这傻瓜当然糊涂了。

      「以吾之求倍繫,化躯!」伦纳德摆出架势一吼,细緻的电流立即顺着他的筋肉及血管而出,脚下的尘土猛地被驱散老远,「喝啊啊啊!」紧接着毫不犹豫地向路斯恩挥拳。

      「啧!」、「咚隆!」路斯恩赶紧后跃避开、脚下的土地顿时被轰出个巨坑,其余劲竟如散花状地竖起尖锐的石柱向四处扩散,眼见此势不予立足之地,「唰!」的、怜魂自上空极速飞过并拉他一把。

      「什……血族有这种翅膀吗?」伦纳德错愕。

      飞翼像是自她身上的黑袍延展而出,又如泼墨流云悬浮在背脊上,吊诡的是右半边的飞翼竟是相反的银白色,照理说一般血族应是直接自背部穿出血骨皮膜的肉翅才对。

      「别忘了她不是纯种血族,难免不太一样。」踏上伦纳德的肩膀后,武元抽出双刀耍了几圈,接着他稍稍弯身摆出备战架势同时,刀上魔石闪烁出金黄电流附着于身,「把我扔上去,待我打下路斯恩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此话一落,伦纳德立即摆出投球动作、武元随即踩在他拳上,「去!」藉由金术的强化及魔石的帮助,短短一瞬间武元便爆冲至连魂面前挥刀。

      「糟!」情急闪避下,她不小心脱手使路斯恩落下,底下的伦纳德见状便立马冲去趁胜追击。

      「别担心我!」他投出大量银铃分别在个个石柱上作固定点并交织琴线,安然无事地在宛如蛛网的琴线上降落后,伦纳德下一秒冲来撞倒所有支撑点,他一手抓起脚底散乱的琴线便是直接织成半月弓弦放箭牵制,「武元交给妳对付!这家伙对我来说仅是小意思!」

      ……但你堕落了,月弦精灵的力量和祝福起起伏伏相当不稳定,真的不要紧吗?

      「看哪呢!」

      !

      为何他没落下?

      见武元投刀,「锵!」怜魂赶紧抽下长枪打回,不料短刀迴旋几圈后,竟如有自己的意识般地来到武元脚下,再来他一个踩踏并向怜魂迸射而去,同时那把刀又旋了回来与之配合展开双重攻击,原来这就是他能打空中战的原因?

      「不错的武器呢。」怜魂将长枪耍了几圈切换成巨镰,在两手间不断交替并高速转动时,巨镰从中袭来的风刃顿时扰乱了武元的进攻轨道,「凭你那两把小刀可赢不了我的银耀。」

      「靠!」见她竟将巨镰直接投射而来,高速旋转之下产生的风刃接二连三地砍到个个石柱,「锵!」武元赶紧将手中的第二把刀投出、弹回,两把刀不断迴旋而来供他踩踏至更高处躲避,「唰、轰隆隆!」巨镰落空至地竟还不停下,扫过之处还在大地上划下了深深的沟渠,地面对战者不分敌我皆被其风刃无辜砍飞。

      「有意思,我会拿出浑身解数击败妳!」手一招、一刀召回,他一个旋身倒挂在半空中,第二把刀旋来供他踩踏向怜魂冲去,「炎附!」他投出手中的短刀,短刀高速迴旋下猛地爆出澄黄巨焰向她斩去。

      「哼。」她冷笑了声既不躲也不逃,下一秒「锵!」的、巨镰竟自行飞回和火刃撞上,双方皆是不断迴旋的利刃谁也不让谁,刺耳的金属摩擦声随着风刃及火焰向四面八方扩散,远在地面的人兽们再次无辜地被其扫飞。

      妈呀!都给他们两个打就好了,在继续下去双方都会被他们俩给打垮的!

      「鬼、鬼狼!请你听我们解释、呀啊!」

      「解释个屁!」孤狼向风伶儿挥爪而去的同时,小沙漏抢先将她瞬移躲避,「你们人类都一样!只会耍小手段不敢正大光明地面对面!」

      「这真的是误会!狼族统领!拜託、啧,走开!」为了不再更加激怒他,艾梅提斧以侧面拍飞伺机扑上的狼们,并一面和他周旋试着说服他,「我家丫头不是故意干蠢事的!她仅是心急她父亲在你们那边才出此下策,我定会代您好好教训她!望您宽宏大量能--」

      「啰嗦!」孤狼向她挥拳、群狼跟着扑咬而上,但皆被小沙漏覆在她身上的金光弹回,「不是故意的?你们人类只会说这一套!就算是野兽也是由父母生的养的!凭什幺令媛无故干了吾儿一枪就能获得原谅!」

      吾、吾儿?他不是人类吗?为何会和狼族统领……

      「伶儿,撤掉我身上的结界。」

      「咦?可、可是……」

      「别可是了!快干!」

      「好、好!」

      ……

      金光散去后,她提斧重新摆出备战架势,「人类,妳又想耍何花招?」孤狼只手一举,本想趁机扑上的狼们全数停下。

      「你想光明正大地一对一对干,我代我女儿的错误会会你!你有何不满及愤怒就仅管发洩,老娘作为城主定为钢铁城的荣耀照单全收!」

      「吓噜噜噜,好个痛快的城主,就别被本狼活活咬碎吞下!」

      「笨畜牲!就说了别跟着我,你去找城主护驾重要!」回头对莫朗大骂的同时,佩朵兹将身上的装甲枪切换成连发型态,并对迎面而来的攻击者进行扫射。

      「不!我和城主搭挡这幺多年相当明白她的斤两有多少,但妳不一样!」一个冲上前,莫朗便是帮忙击退所有想对她不利的攻击者,「妳是她不顾父亲反对拼命生下的女儿、是忆燕的独女!他们夫妻俩可是我的好伙伴兼兄弟,我没办法眼睁睁地看妳受伤!」

      啧,为何这群畜牲一个接一个都这幺的……

      「好,随便你!要跟你仅管跟,但别扯我后腿!」

      「这还用妳说?我绝对会保护妳直至救回忆燕!」

      直率?固执?这完全是两样不同的东西啊……就不能行行好,别再试图扭曲我的观念了,行吗?

      「佩朵兹!」

      !

      猛地被莫朗扛起,下一秒一群人和猫被他扫飞,「待在我肩上较安全、视野也不错,妳负责狙击吧,我嗅到忆燕的气味了,还麻烦妳掩护我接近!」

      ……只是暂时的,对、暂时的,忍到这场战役结束,将爸爸救回来……就忍忍和他合作,别被影响。

      「大致在哪个方位?我替你开路。」她再次切换装甲枪的型态。

      「两点钟方向!」

      「啊啊,你仅管冲,不管是谁来挡路我定会将该者扫成蜂窝!」

      不愧是城主的女儿,相当兇悍一点都不让鬚眉呢。

      「吭锵!」

      找到了!

      见子弹无故弹飞,甚至是凭空消失,莫朗便立即停下脚步供她定位,再来对面前的空地进行连发。

      「够了!」

      风狂将红伞一挥便凭空显现,隐约瞄见了他背后有两人蹲地、一人躺平,紧接着他将红伞随意塞给其中一人拿,背后的三人又无故消失。

      「赛丝,妳先带他们两个离我远一点。」此话一出,他背后的空气有些扭曲,还能看见脚下的尘土飞快地往某个方向扬起。

      「不准走!」见状,佩朵兹立即将枪口指向看不见的逃亡者,「想的美!」不料风狂竟如鬼魅般地滑影至枪口前挡下,每发子弹像是被一层看不见的水膜吞噬消失。

      「啧!」她将装甲枪切换成能源型态并将输出调至最大化,接着瞄準他脸部开砲。

      「就是妳啊,暗算者。」他只手一挡、庞大的能源竟成了颗光球被他接下!再来他竖起食指,并泰然自若指她,「还妳。」

      「小心!」

      !

      莫朗赶紧将她往后扔并代她挡下,「咕!」浓缩成球的能源砲顿时在他背部爆开,踉跄地向前跨了一步后,他忍着炙热的痛楚回过身面对风狂,「有我在你休想动她一根寒毛!」

      莫、莫朗……

      「嗯?你怎幺没遵从鬼狼大人的命令反为他们出战?会死的喔。」他一手扠腰并歪头。

      「死又如何?只要是为了钢铁城便死不足惜!」

      见莫朗冲来,「小静。」、「呃!」他仅是轻唤了声,莫朗立马被一道金色的残影狠狠重击在地。

      「哟咻。」跳下狼肚后,小静提起鸭舌帽并摇了摇尾巴,「老大你真过份啊,竟要我同类相残。」

      「咳、咳咳!噁……」费了许多劲儿掩着作痛的腹部爬起,一看见偷袭者不禁使莫朗傻眼了,「怎……金、金狼?为何在这种……」

      据说狼族中最为兇残的便是金狼,性好恶斗逞兇不断、与生俱来的本能无法控制地使他们不断找寻血斗,并甘愿战死在所有不明不白的撕咬中,因为如此他们的数量应该早就……

      「来练练性子的嘛,毕竟你很清楚吧?金狼的恶习。」她抱胸笑道。

      偏偏是金狼,根本赢不了……可恶!

      「喀锵。」

      「佩朵兹!住手!」见她冲来挡在面前提枪,莫朗近乎动不了只能大叫,「别对她开枪!那种东西根本追不上金狼的速度,妳会被咬死的!」

      「区、区区一尾畜牲算什幺?城主和秘书长还需要你,我不准你平白无故死在这!」她的身躯虽有些颤抖,却还是对他们提枪上膛。

      「畜牲?老大可不敢这样说我呢,妳竟敢?」她不悦地瞇起双眼。

      「我怎幺不敢!妳这畜牲!」

      「吓噜噜!」、「别别!」抢在她动作前,风狂赶紧伸手挡下,并连连将她往后推,「不是说了来练性子的?妳这样不及格喔,为了复兴金狼族多忍忍吧。」

      「……好好,老大说的算,我绝不欺负比我弱的家伙、不对比我强的家伙死缠烂打,多呼吸新鲜空气想想世界多美好……个头!南土根本不能呼吸啊喂!成天戴着这鬼东西鼻都快烂了!」她带着莫名的碎碎唸退到后方。

      这兽足是什幺来头?为何金狼会愿意跟随他?

      「怎幺?你要代替那头畜牲和我对峙吗?」

      「好大的口气啊妳,也不垫垫自己有几两重。」风狂再次挡下被激怒的小静,并同为畜牲这词感到不悦地只手一招,「对你们南土人而言非人皆是畜牲?那幺妳给我好好看清楚,妳在畜牲的面前有多渺小!」

      「嘶。」、「呼噜噜。」、「嘎呜。」……似乎有不少非人的怪叫声传出,诡异的紫黑云雾自他背后升起,四周的光影不自然地闪烁并浮动……怎幺回事?

      「呵,这里的气候好舒服呢。」

      !

      向左方一瞧,不知何时竟有只下半身如蛇的裸女趴在大石上乘凉,佩朵兹当下将枪口移向她,「这里好热啊,我能罢工回家吗?」倏然间背后又冒出不知打哪来的非人声音,回头一瞧竟是只浑身水蓝色的人鱼。

      如此这般、这群不知哪冒出来的非人们不断显现,召出他们的定是兽足这该死的家伙!但当佩朵兹回头向他望去……傻了,想不到这短短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内,他的背后及上空出现了有如百鬼夜行阵势的非人们,这如此庞大的数量就像千军万马似的根本无从抵抗。

      ……

      确、确实很渺小啊,在这群畜牲面前……女神啊,错的人真的是我吗?

      「来啊,妳一开始的气势去哪了?」风狂招了招手要她仅管开枪,但她瞥了莫朗一眼后选择低下头,「哼,总算明白妳有多不自量力了吧?非人可不是畜牲,人类和非人一样都是女神怜悯下的受惠者,妳没资格批评他们!抗争都是因为你们不明事理的观念造成的!给我好好地向他们道歉!」

      「我……」

      没资格吗?一样都是女神的……或许我真的错了,即使和从小学到大的认知不同,但……若是这种观念演变成至今的局面,那不就代表是我害爸爸他……

      「你还是老样子看似悠悠哉哉的啊,风狂。」

      !

      「嘎啊啊啊!」、「快逃!」、「那家伙出现了!」、「走开!」……非人们猛地爆出尖叫声四散并凭空消失,又发生什幺事了?

      「喂!你们、嗯?」突然有人拍上肩膀,风狂便回头一看,「唔哇!黑、黑黑俨大人?」他当下被吓退好几步,倘若是平日的正太型态还没这幺可怕,但重点是黑俨是以成人型态笑瞇瞇地站在背后啊!

      「好久不见,想不到你竟在这种鬼地方溜宠物们。」黑俨带着异常和善的笑容向他招手问候。

      「呃……能不能请您别笑得这幺灿烂?我会怕。」风狂带着苦笑举双手投降。

      「怕呀?」黑俨歪个头,紧接着猛然变脸地向他只手一挥,「会怕就好!」、「靠!」不到一秒乍现而出的巨大水龙当场将他撞飞,可怜的风狂第二次无故被放水流了。

      「哼,老比我轻鬆看了就不爽。」黑俨随手拍了拍袖子,令人不解的是为何他会穿上绣有政府军徽的斗袍?无视佩朵兹和莫朗投来诧异又纳闷的眼光,他仅顾着四处巡视似乎在找什幺,「呵。」莫名冷笑了声后他手一招,流水有如火砲之势猛地向某处冲去。

      「荆龙凌屏!」

      !

      大地忽然间产生剧烈的震动,大量荆棘如蠕虫般自地表窜出,并不断地相互交织成巨大的荆棘墙。当流水毫不留情地撞上,荆棘霎时有了生命似的痛苦地抽搐并扭曲,就近来不及奔走的人兽们惨遭爆飞的荆棘鞭凌、遭流水狠狠沖飞,其震撼当下使所有对战者停下所有动作陷入一片沉寂。

      南土之首、黑俨,竟亲临战场了。

      「唰!」的、分不清是荆棘或流水飞散的碎片中,有人持着红伞将所有障碍一扫而空,并挺身站了出来。

      抗军主力武将、狂犬,难不成想和南土之首对峙?

      「是面瘫哥哥对吧?」黑俨依然带着和善的微笑一步步走来,他身上的护身结界不时如蛇爬绕般地忽隐忽现,「要玩捉迷藏的话,你带着那两个累赘可藏不了喔。」

      ……

      「怎幺可能照理说黑俨大人不该来的难不成私下和政府和解了但以时间点来说不对啊应该会有相关资讯释出……」忆燕抱头。

      「……秘书长大人,政府曾问过你私人问题吗?像是你和城主的关係或出生地等等。」

      「呃?这和黑俨大人有何关係?」

      「当然,就像你怀疑我是狂犬时一样。」

      ……政府私自调查了我的血统?他们都知道我是半兽了?

      见他沉默,「看来你秘书长的地位不保了。」将红伞塞给赛宾娜后,叶月天一一拔下了双手的戒指及手环交给她,「为何泪心的文件会被下咒也能解释了,前几任城主大概是你认识的人,要不就是政府安插了间谍在城内干的。」

      前几任城主?啊,难不成……艾梅的父亲?

      「小、小月,你的伤还没癒合,根本没胜算呀喵。」赛宾娜担忧。

      「妳太高估我了,在女神赐予的意志之力面前不管是谁都没胜算。」解开左掌心的布料后,他直接以指尖刺入抽出了把血红长刀,「我来试着和他交涉,妳带秘书长大人去找鬼狼他们,顺道告诉他们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免得他拿所有人当出气包。」

      「你这死孩子能拿什幺和他交涉?他可不会看你年少轻狂不懂事就给你机会让步!为领土之事换作政府出面都得让他七分但你仅是不起眼的抗军一员我看连一句话都不用说你就被他淹死了!」

      人在心急时都不会有好听话,想不到连兔子也是。

      「我曾因为任务被他的小鬼外貌耍过一次、和他玩过捉迷藏,况且我们还握有库玛的封印地,与其另行办法还不如由我去干机率较大些,要不我就不会站在这为赛宾娜和兽族夺回该有的一席之地。」

      ……

      「赛宾娜,快带他走。」

      「好、好喵。」撑起红伞后,她扯了忆燕几下,「走吧,小燕。」

      「……多保重别死了。」

      「啊啊。」

      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俩凭空消失后,黑俨停下脚步歪个头,「哎呀?我记得面瘫哥哥很胆小不是?不跟他们一起逃呀?」

      喵的看他笑得我心底直发毛,竟让我觉得他比青蔚还变态。

      「打个商量吧,黑俨大人。」虽说表示善意才是明智之举,但天晓得对腹黑假正太有没有用,于是他首先提刀採取防御架势,「黑风山我会还你,既然老大您刚好在这,不如帮个忙说服钢铁城投靠我们,如此一来你有山咱有城不是皆大欢喜?」

      「哼,你还敢和我谈条件?」黑俨依旧笑容满面地弄颗水球抛呀抛,不禁令他更是绷紧神经,「我可不是刚好在这的喔,瞧瞧我这身打扮,我为保领土平衡竟得破例换上这该死的玩意儿,还将日后的行程和假期全打乱了,你觉得这条件能够成立吗?」

      你对你的打扮不满干我鸟事?看起来不过老成些……嗯?他胸口上的军徽好像在哪看过?

      ……

      !

      「你竟和政府联手了?」他诧异。

      「这可不算是联手啊,而是互相利用。我仅需稍微出面镇镇场,他们便愿意替我挪时间并取回黑风山,是不是比你提议的还欢喜多了?」黑俨竖起食指顶起水球转呀转的,半瞇起双眼时、自小小流水球体内看过去的笑容有些吓人,「要不是你擅自转移库玛封印地的控制权,我也不会打破领土之首不干涉政事的原则站在这,你说说你想死几次才够赔呀?」

      「……所以说政府军在附近埋伏?」

      「呵,你说呢?」

      该死!

      「赛宾娜!秘书长大人!叫全军立即撤--」

      「去死!」

      !

      还未来得及利用通讯器交代完毕,黑俨将水球投出、水球猛地炸裂如火砲般的流水极速冲来,但不是要攻击他、而是绕过他直往他们俩的方向而去!

      「风行!」无御咒道具的束缚下,他使尽全力地乘风至流水面前一刀砍下,「砰轰!」想不到流水再次炸裂后,竟瞬间冒出大量的冰刃突出,并以他为中心导致周围的土地龟裂不断。

      「太、太可怕了……」红伞一开、原来方才的爆风吹飞了他们俩,红伞将他们俩平安送至地面后,凯拉萨立即现出原形转身挥手,「抱歉我就帮到这了,我先去找主人了哟。」说完,她的身影凭空消失。

      「哈、哈咳!唔……黑俨大人也太兇残了竟连我们也……」忆燕似乎差点被吓到癫痫发作地喘气不断。

      「小燕我揹你。」赛宾娜直接将他抓到背上,回头看了眼骇人的冰柱群一眼后,她选择扭头逃走先。

      事前就说好了,不能在此犯险捨命……绝对要取胜,需要拿命换的代价全由他承担。

      「啪喳!」突然传出大量电流通过的摩擦声,定眼一看整个主战场竟遭庞大的电网垄罩,「那、那是什幺喵?」更可怕的是自电网中飞出大量的金属球体不断以红外线横扫各处,遭侦测的活体不管人兽皆被其球体以能源枪击破。

      「政、政府军的武器?」忆燕愣了下,紧接着望向城中部队,远在后方竟有大量的人马逼近,「可恶!政府竟想坐收渔翁之利将我们两方一网打尽!」

      「咦?但钢铁城根本没……」

      「是因为我的关係,我是半兽、和艾梅是夫妻!因为如此政府便认定我们根本是一伙的!要不他们也不会在前几次的抗争中不给予武力支援!」忆燕猛地跳回地面,并试着追上赛宾娜的速度,「半、半兽用四脚跑更快对吧?教我!我必须马上赶回艾梅身边!」

      ……

      「没死?不愧是不死之躯。」慢悠悠地走来冰柱群前,黑俨笑容不减地歪个头,「中了领土之首的攻击应该很疼吧?面瘫哥哥。」

      「啊……废话。」皮盔不知何时被沖飞了,四肢卡在冰柱的缝隙中无法动弹、左腹和右肩狠狠地被刺穿,更惨的是有根冰柱刺入喉间半分,庆幸的是全是冰的关係没大喷血,「为何……攻击他们俩?明明……无辜的。」

      「哼,战场上有分谁该不该死吗?不管是你们还是政府,没死几个难消我不快呀。」

      亏你能笑瞇瞇地说出这种话,你们这群老妖怪真叫人不爽。

      「不快……啊?」他的身躯似乎稍有血光一闪,周围的冰柱竟逐渐溶解,再来他使劲扯下困住四肢的冰后,便是一一拔出身上的利刃,「你的行为才令我不快。」

      「你是真的会疼吗?」见他面不改色地慢慢抽出冰刃,照理说旁人光看就为他感到疼了,但黑俨反到笑得更灿烂地向他摊手,「仅管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吧,让我看看令政府如此伤脑筋的狂犬凭什幺和我对抗!」

      就算没胜算,但凭他对我的愤怒和杀意,我或许能试着搬出祸首的力量赌一把。

      「你自找的!」提起血刀横砍而去,黑俨的身影顿时成了断作两截的流水,见流水中的残影变脸笑得更是凶险,「捲龙之眼!」当下得拉开安全距离先为妙。

      「哈哈哈!」

      !

      抬头望去,螺旋水刃毫无规律地自狂风之顶乱削而下,黑俨竟能藉着乱流之势悬于半空中,「浪涛之牙!」他随手抓了把流水下扔,点点水花瞬间抽回灭风水刃形成巨大水龙张嘴撞下。

      「咚、唰!」

      「哦?」见水龙并无料想中地撞出巨大的水坑,他仅是挥了几刀、竟轻而易举地将水龙剖成好几段消散,为此、黑俨顺着近乎被歼灭殆尽的狂风退了点距离,接着落地,「和记忆影像一样呢,在战场上独活的死神。」

      ……

      他不予回应地侧身跨步,并稍稍屈身提刀指向黑俨,「叮铃。」耳饰同步发出了他听不见的声响,他唸唸有词地低语了几句话后,「嘶!」一个扬风便是向黑俨冲去。

      「哼。」黑俨抽袖的瞬间,像是以带刺金属铁片接连而成的长鞭一扫而去,「锵!」他举刀挡下的同时向黑俨一跃,铁鞭竟极速缩回组成半把长剑,并藉由尾部如蛇的鞭身不规则地左右急转向他刺去。

      啧,什幺鬼武器?

      「吭锵!」再次提刀挡下时,鞭身竟趁机紧紧缠住血刀、半剑猛地迴转刺来,「唰!」他赶紧扭头向旁卧倒,左臂皮铠当场被划开。

      「还没完喔。」

      黑俨抛出鞭柄,半剑顿时和鞭柄互换型态重回手中、原是鞭柄的部份延展出利刃向他刺去,有这种两头都能用、能攻又使人接近不了的武器也太卑鄙了!

      「磅!」他蓦地举刀自断血刃脱离束缚,断开的部份顿时成了血水散开,紧接着他只手一招、血水顿时蒸发成血雾飘扬,并从中迸射出鲜红细刃扰乱视线并躲避。

      见状、黑俨立即甩了下铁鞭,刺空的半剑大大地迴旋了圈并在高空中重重挥下,空气中的水气瞬间凝结成大量冰刃一举下坠。

      「咚咚、轰!锵、砰隆!」

      血雾和碎冰相触的剎那,竟是如利刃狠狠相抵而产生爆破性声响,脚下的土地因此撼动不已、龟裂处更是无情地崩裂并下陷,分不清是血雾、水气或烟尘的朦胧战场中,两人似乎未停下一分一毫持续交战,仅能自无辜受其攻势的大地惨状、粗略辨别他们的方位免得淌入这场血斗。

      「哈哈哈!再认真点吧!」

      ……

      竟能和南土之首过这幺多招……来自东土的名院院生、叶月天,也是抗军武将、狂犬,他的身份真的仅有如此尔尔?

      「啪兹啪兹、砰!」

      !

      突然一道雷光乍现、战场中央猛地爆裂,大量烟尘一举狠被吹散,远在后方观战的人兽们被扫飞的扫飞,从中冲出的石块冰刃伤及个个兵卒,接着定眼望去……他们俩停下了交战,在他们俩之间还躺了个人。

      「雷克斯!」、「雷戴!」几乎同时,他们俩收起武器向他冲去。

      「啧,你怎幺伤得这幺重?」黑俨赶紧屈身将他搀扶至怀里,并只手贴在他胸前,「忍着点,我先凝冰帮你止血。」

      「可恶!」叶月天屈身之后立即割了左腕,并酌量在他身上沾血治癒,「出了什幺事?政府也袭击了泪心?」

      「咳!师、师尊,叶队长大人……」他虚弱地举起手想阻止他们做紧急处理,但办不到,「先别、咳!管我……封、封印地被一群自称女神军的家伙给……抱、抱歉我挡不了,库玛全……」

      什、什幺?

  • 名称:花样男子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3: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