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味杂陈超清

      「好,来试试吧。」透过黑俨的画面能看见他输入了一堆看不懂的数据,并强制安装进每人的通讯器内,「面瘫哥哥,麻烦骂句髒话来听听。」

      「X。」他很乾脆地直骂了,而三首们只听见哔了一声。

      「哦,还真的能消音啊?贵国的科技真的很有趣呢。」青蔚放心地扬起微笑。

      但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耶,堂堂的白银居然会飙髒话……阿尔门司无奈,毕竟他就站在叶月天旁边嘛。

      「青蔚哥干嘛怕人家说你和狗狗XXXXXX。」

      ……

      「酷耶,完全听不见她的X话。」叶月天也满意地点点头。

      「不过被消音的感觉好像多了奇怪的联想空间呢。」青蔚有些无奈。

      「总比没有的好了,另外因每个领土上的文化程度不同,我国的消音字词库对你们来说有可能不是消太多就是消太少,还请多包涵了。」黑俨苦笑。

      「不用听她说我和青蔚XX之类的蠢话就好。」

      「吼哟!别消音啦!狗狗的XX应该放出来给青蔚哥听明白好XXX!」朱燄抗议。

      「噗,听不见她说什幺的确爽快多了,来开会吧。」青蔚失笑。

      「……小黑!不准消音我啦!不然我要给你写书了喔!」朱燄大叫,透过画面来看她还上火了--是真的从身上窜出烈火来。

      「呃……不好意思我听不见妳说什幺,有话开完会再说吧。」黑俨假装她被消音,并指了指画面转移注意,「难得有外人旁听呢,不如请这位魔族哥哥替咱们发表主题吧。」

      「是、是。」突然被点名,阿尔门司有些手忙脚乱地翻出摆在桌上的公文,「我看看……啊,为了促进各院间的往来,烦请四位大人研讨可能会产生的问题加以应对,并决定是否在近期开放传送门的试用以便交流。」

      ……

      无故沉默了会儿,他们应该在伤脑筋吧?但叶月天却突然举手说:「阿门,帮我拿点心过来。」

      喂!好不容易正式开始讨论了还只想着点心!

      「是。」当然的,阿尔门司依然不敢多做抗议地照办。

      「试用的意思是仅开放一段时间?」青蔚问道。

      「嗯,毕竟各院传送门只有一个、院生人数不少,还得统计一日内的平均流量人数及能源的承载数据。」黑俨点头答道。

      「但院生们肯定会起冲突吧?」朱燄问道。

      「针对仇视问题所做的调查,我们牡蒂安学院几乎是中立派的。」

      「嗯……我们哈普维京学院也是。」朱燄看资料。

      「那面瘫哥哥那边呢?」黑俨问道,因为他正忙着吃点心,大概没心参与会议。

      「我不知道。」

      ……

      「野狗,你这白银是怎幺当的啊?别成天只顾着吃好吗?」青蔚无奈。

      「白银临走前可没交代我任何事,我当然不知道学院近日内要做什幺準备。」他继续啃着莓果派。

      「抱、抱歉,根据调查我们也是中立派居多。」阿尔门司连忙代答。

      「不如你代替他开会好了,他在这根本没用嘛。」青蔚没好气地指道。

      「好啊。」叶月天起身。

      「别!」阿尔门司赶紧将他压回去,并苦笑道:「多谢青蔚大人的鉴赏,但此事还是由白银大人做主较好,小小助理承担不起。」

      「就是嘛,有狗狗在青蔚哥就XXX了吗?」朱燄撇嘴。

      这消音不得不说实在太恰到好处了,不然肯定无法继续开会。

      「既然都是以中立派居多,那幺就针对可能会发生的冲突做点事前预防吧。除了加强各方面的警备外,你们看还需要什幺?」黑俨看资料。

      「不准无视我啦!」朱燄大叫。

      「我认为要是管太严反而很不自在,更别说能提倡和平共识了,而且会少了很多认识漂亮姑娘的机会。」青蔚提道。

      您这话摆明了只是想把妹吧。

      「……照样先开放工商区和医务部,其他的视情况而定。」因连续被无视,朱燄只能闷闷地发表自己的意见。

      ……

      见三首皆望着叶月天,他却还只顾着吃点心,「白银代理大人,您也发表点意见啊。」阿尔门司只好偷偷提醒他。

      「你要我发表什幺?」

      还问!您刚才都没在听吗!

      「换你开会叫他滚!」青蔚不悦地指道。

      「不、不不……请您给白银大人一点时间。」阿尔门司带着苦笑婉拒后,便在他耳边提示道:「随便想一个来吧,像是传送门开放后的警备问题或利于本院的交流活动等等。」

      「这个嘛……」他咬着叉子望着空气想了会儿,朱燄还趁时给他偷拍了张照下来,「各土的文化不同,那幺擅长的领域及发展也不同吧?难得有这机会,何不贯通院生证明在各学院间自由选择想学的课程?」

      ……

      「挺有道理的……侷限在出生地成长并学习,再好的人才只会成了庸才,这的确能列入考虑。」黑俨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刚好各个工会及工联事务厅正处于停摆状态,我们说不定能藉此缓缓学院预算的问题。」朱燄直接同意地附道。

      「除了吃以外你还是有点脑子嘛。」青蔚喝茶,并提笔在手边的资料上做点记录,「除了将电子卡的资料在这方面做贯通外,我们还得针对各土上的币值高低作换算,这得花不少的时间呢……」

      喔喔……三首几乎都同意了呢,看样子这位代理人并不是只会做表面嘛。

      「这点是还好,最主要的还是可能会产生冲突的问题……关于这点面瘫哥哥还有什幺提案吗?」黑俨问道。

      「干嘛这也要问我?」叶月天无奈。

      「你第一次当白银还是个菜鸟呢,麻烦事当然给菜鸟负责啰,加上我们要忙的事可比你这个代理还多呢。」青蔚凉凉地回道。

      「听你放X,真的忙的话她怎幺有时间给我们搞黄书?」叶月天没好气地指向朱燄的画面。

      「别再提那本书的事了!」青蔚瞪他。

      原来您俩老的关係竟到了被出黄书的地步了?

      「噗,工作时间和休息时间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朱燄撇过头。

      「咳,注意一下别把私事带上来,有外人旁听呢。」黑俨无奈地提醒。

      「……我再帮您拿盘蛋糕来吧。」阿尔门司暂时回避。

      「总之你先提个方案来听听,好歹都是领队之人,不会连这等小事也拟不出大概吧?」青蔚不耐烦地搧搧手。

      「烦耶……」他叹道,见蛋糕送上来了,他当然是先开动再说,「我又不像你们能活在群众的中心,像我这种独行侠想的方法肯定不妥。啊,我要茶,阿门。」

      「是。」

      「听听再说嘛,我想知道狗狗的处理办法。」朱燄应道。

      「看在女神的份上,就别拒绝女士的请求吧。」黑俨笑道。

      你又腹黑起来了是吧!还好意思用孩童的外表打着女神的名号欺压菜鸟!

      「啧……」叶月天头疼,黑俨这小子绝对是被欺负很久了才来这招,「那我就直说了--开放学院每项措施不设限,但就是不得出入学院以外的地方,警备方面用不着表现出来给人看,由全体师长及院生们私下负责,并下令警备一事不得给他院师长及院生们得知使之暗自牵制。」

      ……

      「这……风险很高呢。」黑俨皱眉。

      「所以我才说你们肯定觉得不妥。」他喝茶。

      「……狗狗的理由是什幺?」朱燄问道。

      「以和平共识为主,藉由平和、公开、公正的表面引出反对方加以约束,就算无事落幕也能保有各院间的良好关係。」

      「如果有人反过来利用呢?以保卫学院的名誉为主公然起冲突。」青蔚问道。

      「毕竟仅是开放一段时间而已,由四首坐镇、整个学院都在咱们眼下,在那几日就多花点精神注意学院内的大小动向,要是真有人以此当藉口联合闹事,那就代表钓到大鱼了。」

      ……

      「唉。」青蔚无故叹了声,并问道:「野狗,你是不是隐居太久搞错了年代?这里可不是战场没必要搞这套吧?」

      「我一开始就说了,我不像你们能活在群众的中心,对身为独行侠的我来说……活在群众中心就跟活在战场一样,自然便会选择能顾全大局并独自承担风险的办法。」

      「……那先试水温吧,先开放个三天如何?以我们的精神力做为考量。」黑俨问道。

      咦?还真的同意了这方案?

      「我只是个代理,这点不在我的考虑範围内,所以我没办法下决定。」

      「那就三天吧,如果白银还没回来的话,以狗狗目前的力量来说很勉强。」朱燄点头。

      「……行。」青蔚有些心不在焉地跟着点头同意。

      不是吧……你们三首是有多懒啊?全权都给白银大人定了?

      「那幺院生证明的开通和警备命令给诸位十天的时间準备应该够了吧?十天后就开放传送门的试用,在那之前还烦请各位派遣机械部的技师注意维修及检查以便不时之需。」黑俨动手储存谈话记录,并在手边的资料上多加几笔,「在场的各位还有问题吗?」

      「身为东土的一份子,你有话想说吗?阿门。」叶月天问道。

      「呃?没、没……我相信您的判断。」

      就算有也量你不敢提吧?

      「那会议结束了?我能去喝下午茶了吧?」朱燄举手挥了挥。

      喂!您居然无心关注这等大事啊!

      「请便,我也要赶去吃午餐了,晚点还有事要忙,失陪。」黑俨苦笑了下,接着切断画面。

      ……

      「青蔚哥你在等什幺?等我离开跟狗狗XX吗?」朱燄问道。

      「去喝妳的下午茶,妳哔那两声谁知道妳的意思?」青蔚没好气地搧搧手。

      「哦……肯定是要XX吼?我要旁听。」朱燄掩嘴。

      「随妳便,但妳别再哔了,很吵。」青蔚无奈,接着望向叶月天,「钓鱼也是要饵的,但你身上的意志之力并不完全,到时真有什幺意外肯定是你那边闹最大,你拿你自己做饵真的妥当吗?」

      「……呿,原来是谈正事,不好玩。」朱燄撇过头。

      「不好玩就带着妳扭曲的思想离开。」青蔚瞪她。

      「好啦,狗狗掰掰啰,开放试用之后我会抽空找你的!」朱燄挥挥手,接着切画面。

      找妳个头啦。

      「我这幺做当然自有道理,没意外的话十天之内白银就会赶回来了,而且以白银的作风她是不会公开自己的行蹤,在反派份子趁势造反时,给他们瞧瞧弱小的代理人不知何时换回了白银本人,肯定能一举重创他们。」

      「……万一白银妹妹没在预定时间回来的话呢?」

      「她叫我相信她、我就相信她,万一真有那个意外发生……你也知道东土的结界壁是最厚的,我会设法顶到她回来,要不就认命继任为正统白银。」

      ……

      这的确是能顾全大局,却得只身一人承担风险的好办法,只是……计画永远赶不上变化,这真能这幺顺利进行吗?以祸首为主。

      「魔族小弟,你先下去忙你的,我有点私事要和他谈。」

      「呃?好。」

      「慢着。」阿尔门司才刚转身,青蔚便叫住他并厉声指道:「不、准、想、歪!你可别把朱燄妹妹的X话传出去,不然我就灭了你!」

      「是、是!」

      ……

      目送阿尔门司匆忙离开后,「从头到尾你只哔一声耶,我可不记得你有这幺清高。」叶月天故意提道。

      「少瞎扯了,注意这个干什幺?」青蔚无奈,接着喝口茶后才问:「你的身体如何?维持这种样子多久了?」

      「……对吼。」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还是一样像个老妖怪有双闪亮亮的爪子,「已经一个礼拜了,不知道为什幺没变回原样,以前最长的时间都不到三天的。」

      「那幺虫音呢?」

      「从接纳意志之力之后完全没听见。」

      「变不回来、虫也没动作啊……所以除了平日事务造成的疲劳外,身体也没出现任何不适啰?」

      「嗯。」

      「……原来如此,难怪阿空敢冒着你是祸首的危险建议你当白银。」

      「怎幺说?」

      「简单说嘛……祸首的诅咒是女神降下的,但意志之力也是女神赐予的,两者间的关係依我猜测有可能相互抵消了,加上你的不死之躯是因虫而起,抵消时所造成的负担对你这尸体没用,但对身为你的生命力的虫可是一大负担。」

      ……

      「所、所以……我现在……不是祸、祸首了?」叶月天不禁抖起来了。

      「这点我是不敢保证,但依你那只虫的适应力来说……就算现在不是好了,以后还是有可能会复原的。」

      「……那我现在自杀有用吗?」

      「自杀你个头啊笨狗,别忘了东土的结界现在是靠你在维持耶!」青蔚没好气地叫道。

      「稍早你不是说开完会就要轰了我?来吧。」

      「你真的要我拿东土二十几亿的生灵开玩笑?」青蔚瞪他。

      ……

      他稍稍低下头陷入沉默,不会是沮丧了吧?

      「唉。」青蔚无奈地叹了声,要判断一个面瘫的心情好坏实在很难,「或许我不该提起这事的,碍于我还是你的监护人,总要多注意点你这方面的状况。」

      在更早以前说好听点是监护人没错,但实际上是负责压制暴走的祸首之力的杀手罢了,毕竟总部内就只有青蔚这残忍的老妖怪能胜任这种……不计情份杀掉同僚的苦差事。

      「没事,身为祸首早已习惯了,在刚得到希望又马上陷入绝望……并不是第一次了。」

      「……你能看开就好。」青蔚望着他的脸许久……依然面无表情,就算丧失了所有的情感,或许也会感到折磨,「还记得我先前和你提过控制祸首之力的事吧?趁着意志之力帮忙相抵的时间,你不妨多练练也好。」

      「啊……」他点个头。

      「那幺我还有事得去忙了,领土之首的工作有何不懂可以问问我们三人,先这样。」

      「嗯。」

      ……

      青蔚的画面消失后,在眼前只剩三个断讯中的透明方框,还能看见瑙吃掉好几盘点心正心满意足地缩成一团打盹儿,而叶月天却还持续呆愣着好久好久……虽然是暂时的,但现在的自己不是祸首,这句话不断地在脑中迴响。

      身躯止不住颤抖、血液热烈地奔腾、宛如能听见飞快的心跳声……是雀跃?是兴奋?还是高兴?对丧失情感的尸体而言完全无法理解,当然也不知该如何表达这种心情,如此积蓄在心里又无法宣洩简直快爆发似的,闷得……很痛苦。

      想不起来……最后一次有过这种感觉是多久以前?应该还是活人的时候吧?当时又是为了什幺?但即使是短暂的却不能像个人一样,这种事……

      ……

      真的……好痛苦……

      「检查结果完全没问题,我们也有按您的吩咐整理过传送门附近的区块,另外照您的编排调整泡泡们的位置,还有……」

      今天芙多也没回来啊……

      位在学院右侧的水晶湖边,在平时算是在情侣间小有名气的幽会圣地,至于传送门就设置在水晶湖之上,并以大小不一的泡泡做为台阶,还透过技师们诡异的仪器及巧手下将泡泡堆更进一步地便捷化,远远地看就像摩天轮制的手扶梯,在闪亮的水晶湖相辅相成之下,使得原先有些煞风景的传送门在此时就像通往仙境的梦幻大门。

      无视一旁忙着报告的技师,叶月天呆望着湖边风光发闷……到目前为止已经超过白银预定的回程时间了,但并没感觉到体内的意志之力有何变化,或许是有事稍微耽搁了吧?至于明天就要正式开放传送门的试用了,看来在白银回来前得回总部一趟养好精神不可。

      「白银大人?」

      ……

      「呃……白银代理大人?」

      「啊?干嘛?」

      您是有多讨厌当白银啊?居然只对这个称呼有反应……

      「我刚才说的您应该有听进去吧?您认为有什幺需要更改的地方吗?」技师苦笑。

      「只要确定了传送门稳定性,其他大致上都行了,另外……没什幺要事的话就尽量趁着今日好好休息,明天就要招待他院院生了,执行警备私令时不多花精神注意不可。」

      「是,我待会就会去转达给其他人明白。」

      「啊……那幺先走了。」

      「请稍等!」在他化做白光离开前,技师抢先叫住他,「菲萝娜和阿尔门司刚才传讯来说有事找您呢,他们现在在办公室等您。」

      哦,无疑又是找我相谈保镳的事了,毕竟我只是四分之一个白银,就算我不说他们也知道……反派党的说不定会联合找最弱的领土之首下马威、并表达对和平共识的不满。

      「不要,掰。」说完,他立即化做白光闪人。

      「呃?又溜走了……」技师无奈。

      「一想到明天可以去其他三大学院玩,真会期待到晚上睡不着呢!」武元笑道。

      「你也太夸张了吧?别忘了其中的危险性还有警备命令。」路斯恩无奈。

      「不过只有三天而已,应是不用担心太多吧?」洛梧桐抱胸。

      「难说。」怜魂小小叹了声。

      「你们都想好了要先去哪个学院参观?」伦纳德问道。

      「既然牡蒂安学院去过了,当然选南土的布拉涅学院及北土的哈普维京学院啰!」武元回道。

      「嗯……我想去布拉涅学院观摩他们的军武课,可是哈普维京学院光是医疗科就有数十至百种,多学点不会的治癒术好像也不错……」路斯恩犹豫。

      「听说哈普维京学院很漂亮呢……可是又想去布拉涅学院,只有三天的时间不可能全逛完吧……」风伶儿苦恼。

      「我的话想先去一趟牡蒂安学院买东西,然后去参观布拉涅学院,北土币值最高我不考虑。」洛梧桐抱胸。

      「……挑北土的尽量一起行动,小心落单成了他们的白老鼠;挑南土的要注意环境和头上,身体较虚或纯净体质的人很难适应他们因过度开发造成的环境汙染,还得小心随时有东西砸下来。」怜魂提醒。

      「呃?什幺东西会砸下来?」伦纳德不解。

      「因为是火山地的关係吧,火山一喷发自然就有东西会砸到头上……」风伶儿苦笑,接着反问:「怜魂好像都事先查过其他学院资料了,那妳会选哪?」

      「我要宅在东土。」

      「难得可以自由参观耶!妳居然不想去啊?」武元无奈,接着看向从头沉默到尾的清田彻……点了不少鬼火呢,「你……被限制外出?」

      「是啊,就怕我又会失控刺杀其他三首……」清田彻郁卒。

      ……

      「我们会带些土产回来给你的。」洛梧桐拍拍他。

      「看你想吃什幺点心直说吧!」武元笑道。

      「那是你自己想吃吧?」路斯恩无奈。

      「小家伙你现在还下不了床吧?还是养好身子要紧。」伦纳德搓搓他的头。

      「就是啊,那三天只是为了测试传送门的承载量,以后还是有机会的。」风伶儿点头附道。

      「噗,默哀。」怜魂失笑。

      妳居然又桶刀!

      「嗯,谢谢你们。」清田彻苦笑。

      「孩子,别沮丧!」帘子突然被拉开,利利莫姆带笑走了进去,「我已经研究出大概的药方了,给我两天的时间去西北土取材配药,没意外的话你还有第三天的机会能跟着去参观喔!」

      「真、真的吗?但门外的人……」清田彻有些难堪,毕竟他依然被监视中。

      「只要我配药成功就会向白银大人取得你的自由证明,到时他们哪敢拦你。」他笑道。

      「喔喔!太好了!你能跟我们去参观了耶!」伦纳德拍了清田彻一下。

      「……好毒的怪人类。」怜魂瞄了他一眼后,马上动身到床的另一边离他远一点。

      「我有消毒、咳!我干嘛说这个?」本想抗议他却连忙住嘴,看样子消毒什幺的是他的口头禅吧。

      「人家可是医者耶,还好心照料阿彻到现在,妳也不必说他毒吧?」武元无奈。

      「呃……怜魂的意思我懂,不好意思。」路斯恩也跟着动身闪到床的另一边。

      ……到底是哪方面的毒?说他身上很多细菌吗?

      「干嘛这样……居然连精灵族也嫌弃我……」他受挫了。

      「他们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啦,别在意。」洛梧桐苦笑。

      「唉,没关係……我也不是第一次被嫌了。」他苦笑了下,接着摸了一下清田彻的手腕,「抽血完毕,我也该去做点取材準备了。」

      「又来!」清田彻赶紧举手看看手腕,一样什幺感觉和痕迹都没有,这一个礼拜老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被抽血真是怪惊悚的。

      「抽血只是为了要测试药剂的稳定性,不然和你的体质产生排斥可是很危险的。」解释完后,他带着微笑点个头,「那幺就请静候我的好消息吧,先告、呃?」他正要转身挥手时,风伶儿拉住了他的手。

      「利利莫姆医生,你要见白银院长吗?」风伶儿甜笑。

      ……

      「请、请妳饶了我吧,白银大人不是那幺简单说见就能见的……」他笑得很无奈,这一个礼拜下来他可被风伶儿给缠怕了。

      「但你不是说要帮阿彻取得自由证明?一定会去见他的吧?」

      「这……」妳跟去的话说不定会害我被杀啊!

      「伶儿妳也够了,别勉强人家了吧。」洛梧桐勾住她的脖子搓搓她的脑袋,并向利利莫姆点个头,「抱歉,阿彻的事还得继续麻烦你了,我会帮你抓好她的。」

      「可、可是……那天时间不够没问清楚,白银院长他和狼先生……真的很像嘛!」风伶儿试着扯开洛梧桐的手,无奈她是小组内最弱的根本扯不动。

      「一看也知道他们根本是不同的两个人。」路斯恩无奈,并解释道:「一个是拥有生命主神赐予的意志之力的领土之首、一个是散发汙浊秽气又和空间异像有关係的不净之人,一白一黑的力量正好相剋,光从外观看去很明显就是完全对立的存在。」

      「但……」风伶儿低下头,并摸摸自己的脸颊,「还有点疼……他和狼先生一样,能治好表面的皮肉伤,又和我梦里的狼先生长得很像……」

      「能治好表面伤这种事,我、路斯恩、怜魂和梧桐都会呀,而且梦到的事又不一定是真的,不能光凭这几点判定吧?」武元苦笑。

      「唔……」她稍稍放弃挣扎了,楚楚可怜的小脸蛋感觉就快哭了似的。

      ……

      「伶儿小姐,傍晚的时候……」似乎是有些不忍,利利莫姆犹豫了下才说:「我和白银大人约在工商区的草本喫烟馆面谈,等我们谈完妳在进去找他应该没关係。」

      「真、真的?谢谢你!利利莫姆医生!」她破涕为笑。

      ……怎幺好像有种被骗的感觉?

  • 名称:五味杂陈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2: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