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龙钻超清

      「拿去吧,泪心的机密文件。」艾梅呈上些许透明的长方盒。

      ……

      见忆燕迟迟未伸手接下,她便催道:「拿去啊,这不是你特地来找我的目的吗?」

      「对不起,艾梅……希望妳别误会,我、我并不想和妳……」

      「我明白,你我做夫妻二十几年了,况且你是为了救回佩朵兹才落入他们手里,我相信你不会背叛我,只是有点……唉,再说那小子愿意让咱俩相见,算我欠他一次。」

      「……真的很抱歉,等我回来后我会好好跟妳说明白的。」忆燕伸手。

      !

      才刚碰上盒身,「唔!」、「小心!」不料竟猛地出现血红色的结界狠将忆燕弹飞,远在后方观望的叶月天立即冲去将他接下。

      「忆、忆燕?」艾梅赶紧前去关心。

      「慢着!」叶月天喊了声,并且指向她手中的方盒,「别让那盒子靠近他,上头下了会伤到兽族的咒术。」

      「咦?为、为什幺会有……」艾梅不敢置信地望了眼方盒,接着慌张地解释,「这不是我干的!这、这资料……前几任城主留的吧?我从未拿出来看过根本不知道会……总之我不可能会去伤害他!」

      「我了你们夫妻俩感情深厚,何况为兽族出声出力的英明城主哪可能会干这种事。」见忆燕痛苦地抽搐、轻甲上的魔晶石不断闪烁,叶月天便一手撑住他的身躯,并咬下右手上的一枚戒指覆在他胸前,「咬牙深呼吸。」

      ……

      他凑到胸前低语了几句话,过了会儿后、忆燕的状况渐渐平复,甚至能靠自己坐起身。

      「我怎幺……」忆燕似乎还未明白刚才出了什幺事,疑惑万分地摸了摸胸口后,他望向叶月天,「你刚才……那是什幺?也是咒术?」

      「看在我救了你三条命的份上请你保密,当作、咳!没听到也行。」不知为何他搥了槌自己胸口,有些摇摇晃晃地起身后,他向艾梅伸手,「东西交给我拿比较安全,你们还要谈什幺请尽快,我们必须赶在天亮前回去。」

      「啊,好、好。」将方盒交出后,艾梅弯下身搀扶忆燕,「没事吗?还有哪里不舒服?」

      「好像……没事吧?刚刚心脏突然像被人捏紧似的,怎幺……」

      闻言,艾梅不禁偷瞄了眼又躲得远远去的叶月天,他又搥了胸口好几下、抹了下嘴角……有血?但他随手往身上一擦后,便不以为然地试着解除方盒上的咒术。

      这小子难不成……抢先将致命的瞬间转移到自己身上了?这种亵渎性命的咒术根本是禁术啊,他为什幺会……

      「有够邪门的,不管是哪边。」跟着瞄了眼后,忆燕摘下手腕上的机械交出,「艾梅,这给妳。」

      「呃?你戴着防身不是较安全?」她不解。

      「这是我和叶月天谈好和妳会面的条件,抗军的情报、阿特米及领的现状以及我留在他们那边的理由全在里头,可惜围城一事由他和他们的军师记在脑子里没切确的资讯……抱歉,我仅能为妳做到这份上。」

      ……

      默默地收下后,艾梅直接开了个方框,无关战事及城中事务、她现正最想明白的是和爱人分开的原因,每看过一字一句不禁更是感叹、责怪自己的无能……努力了不知多久却依然一无所获,反倒是对立的那方出现我们所追求的曙光,结果不就像在说是自己逼他走的吗?

      「那个……」见她竟先查看自白,即使戴了皮盔和过滤器,忆燕还是难为情地掩面,「总、总之我会跟在他们后方,也会尽力阻止他们破坏钢铁城的一切,他们跟我说好了会听取我的意见行事,放心!」

      「你居然要跟他们出兵?」她愣了愣。

      「跟他们公主一起坐镇后方罢了、绝不会到前线去,况且我还被监视中……至少因这点你们就不必和他硬碰硬了。」他偷指了下叶月天。

      「但你会被他们为难吧?而且狼和猫全是你的天敌,万一……他们伤害你怎幺办?」她皱眉。

      「关于这点妳放心,和他们逮回去的人质一样,我还见到很多熟面孔全都安然无事,可恶的是他们竟过得比在城中还爽……我全都有好好记在里头,包括各种对话记录也是,连猫族公主也--」

      「秘书长大人,咱们该回去了。」叶月天靠过来。

      「呃?这幺快?不是还没天亮?」

      「地下道複杂路又远,走回去差不多就天亮了,我还得替你换药不可拖延,走吧。」他转身前去破除房门上的咒封。

      ……

      「艾梅,无论妳做何决定我都站在妳这边。」牵起她的手拍拍她后,忆燕向她行礼,「佩朵兹麻烦妳照顾了,但别太逞强、记得多休息别累坏了,保重。」

      「……嗯,你也是。」

      「我走了,再见。」说完,他转身向叶月天走去。

      「忆、忆燕……」

      想挽留他,但不知该如何开口,想拉住他的手同双脚般踌躇不已无法跨出那一步……没理由阻止他,就碍于一个是人一个是半兽立场不同、碍于做为夫妻就该相互尊重并支持,即使他能回来也……

      「唰啦。」

      「慢着!」最后的最后,她仅能喊出做为妻子该有的心声,「他和你们公主在一起很安全对吧?就麻烦你们多关照了,要是他有何三长两短我绝对拿你这小子开铡!」

      「悉听尊便。」叶月天点头。

      应该能相信他吧?随随便便就能拿命来赌的狂犬,或许能……

      「喂!你们两个在城主的房间前干什幺!」

      糟!

      「喵的!」叶月天直接扛起忆燕拔腿就逃。

      「站住!不准--」

      「停下!」艾梅连忙冲出房间挡住追兵,并将该者推回来路,「我刚才从他们俩身上抢到敌方的情报,快去叫莫朗回来,顺道叫上所有人到会议室报到!」

      「呃?是、是!」

      谈判当日。

      「城主大人稍等!」部队出发前,佩朵兹突然冲出挡住去路,「您只带这点人根本不够啊,谁知道那帮畜牲会不会耍什幺阴招!」

      「我自有打算,妳这妮子和莫朗好好守城便可。」一掌盖在她脸上推开她后,艾梅向后方的人马招手,「精锐部队跟我走,其余留下!」

      「啧!」她不放弃地再次拦路,并歇斯底里地叫道:「难道您当真相信那莫名其妙的情报?那根本就是个幌子!我们应该派出整支大军包抄他们,并伺机抢回秘书长才对!」

      「妳带兵的经验有比我多吗?我说走就走。」猛地揪住她的领子后,艾梅赏她一个近距离特写,「为了此事老娘整个晚上没睡好,妳最好别跟我废话这幺多。」

      ……

      「哼。」放开她后,艾梅回头喊道:「咱们可别迟了给敌方看笑话,走!」

      「是!」

      我才不会就这样……等着瞧!

        钢铁城与复花镇之间的中继点。

      「啊呜呜呜!」

      「喵呜呜呜!」

      城方部队还未定下脚步,就远远地看见满山遍野的狼和猫追来追去、打成一团、胡乱嚎叫助长士气,至于带头者们则反差至极地在指定地点等候,真叫人有股强迫症爆发的冲动想将这堆毛球抓起来排好。

      这群狼和猫真是毫无一点军纪啊……不,该说太过自由了吗?如此比起来,我方的兽族少了这份自由明显地无法完全发挥特长,这次谈判算是给我大开眼界能参考参考。

      「停下!」艾梅霸气一喊,第一排的兽兵们随及摆出防御阵势、第二排人兵们架枪备咒,其后则全数立正站好,「你们五个出列,风伶儿和洛梧桐伴我左右退一步,剩下三个保持三步距离跟上,倘若对方有何攻击性行为就仅管照我说的干。」

      「是!」

      另一方面。

      「哦,钢铁城城主来势汹汹呢,人类就爱搞令狼头痛的阵仗撑场。」孤狼无奈。

      「就是啊喵,排那幺整齐真有股冲动想撞散他们。」赛宾娜答腔。

      人和兽的想法果然完全相反呢,这也难怪老是冲突不断。

      「您可要好好观摩多学着点,猫族公主。人类的军纪虽麻烦但有它的道理在,特别在治国上佔有相当重要的份量,像您这样任后面那堆乱跑乱叫可会给人类看笑话的,万一有什幺突发状况很难即时找人、不对,找狼或猫应对。」

      「……军师都这样吗?本以为小雷不在能轻鬆点的,怎幺换小燕给我训话了喵。」赛宾娜郁卒。

      还小燕咧,我们有这幺熟吗?

      「他说的可是正经,您不可怠慢不听。」唸完后,叶月天望向后方的两人,「五块钱和花椰爆头牛也在呢,你们要跟吗?」

      给人乱取这幺难听的绰号,他们感情一定很差。

      「随便。」怜魂拨髮。

      「怕他们不成?我们俩和他们比较熟,若他们耍何花招你们能应付吗?」路斯恩抱胸。

      「好吧。」点个头后,叶月天令道:「孤狼和瑙伴殿下两旁,路耶恩和怜赖随兽足退一步在后,我和秘书长大人会保持一定的距离跟上。」

      「是怜魂!」怜魂瞪他。

      「行了,早点结束就能跟我家的小雪玩了,走吧。」风狂拍拍她。

      好紧张啊……

      在双方老大正式交涉前,每前进一步气氛越是凝重得令人无法呼吸,就算事前说好不得有任何多余的行为举止引兽注意,老犯傻的清田彻依然给他忘了地拍拍胸脯深呼吸,但看看前方的风伶儿……虽说她很乖地确实照做,不过看她抖成什幺样简直比他还显眼。

      「小家伙,他们两个……」伦纳德低语。

      「……啊啊,路斯恩和怜魂也在。」武元点头应声。

      放眼望去他们全数皆穿着轻甲、口戴过滤器和头戴皮盔,先不提站在中央的一定是老大,唯独怜魂仅戴过滤器尔尔相当显眼,至于路斯恩身上的光辉虽淡去不少,但还是能自他退色的长髮及披肩布辨别他的存在。

      这其中一定有什幺误会,背叛这种事哪有可能突然说干就干?到底有什幺原因不惜成为堕落的黑精灵,抑或受了威胁……若是为了他的族群付出身为精灵的尊严,那绝对说得通!

      「阿彻,你知道死鱼眼大哥是哪一只吗?」武元问道。万一真有状况发生,当然得先找他算帐。

      「记住千万别伤到瑙,他还只是个孩子。」一想到叶月天竟将无辜的孩子扯进随时会送命的战场上,洛梧桐便不禁握紧拳头。

      「我看看啊……」

      「是后、后面那个……」虽还抖个不停,风伶儿却能肯定地说:「或许义肢较重的关係……他走路会偏左,左、左手不常用到会无意间插口袋或摆腰后……」

      ……作为伙伴都有一定的认识了,放弃这一切选这条路真的值得吗?

      当双方停下脚步面对面,群兽们不约而同地凑近了些并发出阵阵低吼戒备,「驯服得挺乖的嘛。」看了一会儿确定他们不会突然扑过来,艾梅再看看他们每个人……似乎一眼就看见忆燕也在,她便笑道:「初次正式见面,猫族公主。」

      「幸会,钢铁城城主喵。」晃了晃尾巴后,赛宾娜歪个头,「今天只带这点人来呀?我记得你们前几次的阵仗不是多到想灭了我们喵?」

      「啊啊,过去是过去,这次为了聊表我方的诚意,人手没多带不够体面这点还请妳见谅。再说咱俩的目的差不多,没必要引起争斗较好不是?」

      相当有霸主的风範呢,当城主果然不是当假的。

      「那我就开门见鱼地直说了喵。」

      「是开门见山,别满脑子都是鱼,早上不是才给妳複习过吗?」孤狼无奈地低声提醒。

      「听得懂就好了,差一两个字有什幺关係喵?」

      和忆燕提供的情报一样啊,抗军包括首领在内脑筋都是一直线地相当单纯,就连起战的目的也是……仅是想夺回自己的家园,在末日来临前拥有生存之地免得遗憾。

      「总之要咱们钢铁城倒戈对抗政府对吧?」艾梅一手扠腰,并掏出腕型机械抛弄几下,「我也知道做为条件,你们愿意归还复花镇及维持钢铁城的运作。昨日有两个傻瓜为了窃取泪心的情报,倒楣被我遇上打回去且遗留了你们的军情呢。」

      ……

      赛宾娜回头望向最后方的两人,矮的掩面高的摊手耸肩不以为意,难怪天还未亮小雷就带了一堆有身孕的喵们前往泪心,反正也没啥损失啦。

      「妳知道正好省了我的力气喵,那幺妳意下如何?」

      「嗯,这两点对我们而言确实是相当有利的条件,总比政府只会在背后喊话仅提供一点资源全给我们伤脑筋好,不过!」收起机械后,艾梅抱胸喝道:「我身为大城之主不该被利益所左右!为了我们的城民、钢铁城的荣耀和尊严,恕我无法这幺乾脆地苟同妳的条件!」

      她的气势吓死喵了,差点忍不住炸毛。

      「不然妳想怎幺做?」

      「三天!」竖起三根指头后,她又说:「我知道有大半的城民和矿工都在你们那,而且几乎全倒戈站在你们那方,所以再给我们三日的时间凑合反对方的精英与你们对峙!若你们赢了我就接受妳的条件,反之我们赢了恕我们无法倒戈,妳也得将复花镇无条件归还!」

      他喵的真犀利呀这城主,丝毫不退让一点呢。

      「在那之前我想问妳……无关大城及身为城主来想喵,妳本人的意思如何?」

      「哼。」淡淡地轻笑了声后,她回道:「当然是希望能和平共处,毕竟都是一家人。」

      ……

      「好,我答应妳喵,三日后见。」

      双方撤军后。

      「城主大人,您打算找谁应战?」洛梧桐问道。

      「我得先询问各部门大佬看底下有无自愿者,要是人手不足就得抓你们充数了。」

      !

      「咦咦!我们?」清田彻惊呼。

      「但、但我们……根本摸不清他们的底,而且说不定会拖、拖累你们,这种事……」风伶儿慌张。

      「不会,妳别多虑。」回头瞄了眼敌方,不知为何有些猫们围着忆燕吵起来了,乍看下似乎是在向他示好。为此,艾梅不禁提起一抹微笑,「说起来正应该派你们出战才是,毕竟你们来自东土、并无歧视观念,如此一来你们便不会因小瞧对方而大意。」

      「好吧,老夫会全力应战的!」伦纳德点头。

      「啊啊,顺道打醒他们俩的脑袋拖他们回来!」武元握拳。

      另一边。

      「超崇拜的呀喵!」、「那恐怖的城主是你老婆?太夸张了喵!」、「拜託教我几招吧喵!」、「难不成要像兔子一样卖萌吗?到底怎幺做的喵?」……一堆猫将忆燕团团围住不断七嘴八舌的,天晓得他们为何这幺在意这点!

      「我也不知道啊别问我哪知道只是和她吃顿饭喝点酒莫名其妙就在一起了我还想问她其中到底出了什事但她不说又生了个女儿我根本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只能直接接受了啊!」忆燕大叫。

      「听不懂啦喵!」众猫抗议。

      「噗,所谓伴君如伴虎就是用在这时吧?真是名副其实呢,以外表来看。」风狂失笑。

      「公猫的苦楚依然如旧啊,问他还不如问你咧,搞到一半常被揍,根本不该找他这只老婆是人类的兔子来解决问题。」孤狼无奈。

      「搞到被揍是正常的,问我可没用喔。」风狂耸肩。

      「搞什幺会被揍?」瑙歪头。

      ……

      「等你长大再说。」孤狼和风狂一同唸道。

      「小月、小月……」连唤好了好几声他都没反应,赛宾娜便以为自己哪边做错地猛晃他,「干嘛不理我啦喵!是不是我不该随便答应她的条件?」

      「啊?我在想别的事,妳、咳,您做得很好没问题。」

      「想什幺?负责应战的人吗?」

      「不,应战这点很简单,大致上派怜赖一个就能解决,若他们要求轮战也无所谓,我们这几个轮流应付便可。」

      「是怜、魂!」怜魂瞪他。

      「就说了别理他,妳看我被他乱取名有介意过吗?他只会越说越故意。」路斯恩拍拍她。

      「喵呜……我果然有另外造成麻烦对吧?」

      「没,您别想多,我仅是有些担心时间的问题。」掏出怀錶看了眼后,他叹道:「还得三天啊……再不尽快取下钢铁城,我担心南土之首会抢先……唉。」

      「这点你放心。」闻言而回头一看,竟有猫将忆燕扛在肩上,崇拜不是这样拜的吧,「当初是由我负责向政府及黑俨大人通联,他们因库玛及你们起战一事搞到意见分歧而处于冷战中,最后一次连络双方皆未有正面回应,短期内应是用不着担心。」

      「……这样最好。」

      虽是这幺说,但……怎幺似乎有些不安?

      三日后,双方再次聚于交涉点。

      「好了喵。」见艾梅后方的大军确实和前几日不同,尤其多了好几只高壮的兽人……很明显的、兽族的固执当然无法苟同投降这码事,为此赛宾娜相当有自信能让他们心服口服地招手,「妳想派谁出战呢?若要本喵应战也可以喔。」

      「这里轮不到您。」孤狼一掌巴她脸要她退后,并挺身站在最前头,「失敬了,钢铁城城主,咱小公主还在休养不便出战请见谅,接下来全由我代替殿下和您对峙。」

      「啊啊,不打紧,我看看要派……」点个头后,艾梅看看身后的大军,兽族们几乎迫不及待地摩拳擦掌或秀爪,特别是某五人都以怒火中烧的眼光瞪着敌方某人不放。

      ……

      喵的瑙明明扮我的样子站在前方,干嘛全略过他来瞪我?

      「先说好我不上,我得当殿下和代理军师的随扈呢。」他撇过头。

      「胆小鬼!别老躲在后方搞些偷鸡摸狗的事!出来让我炸了你!」洛梧桐指着他大叫。

      「……确定不是我吗?我应该没笑出来吧?」瑙指了指自己。

      「都认识这幺久了,我们哪可能不知道月天是哪一个?你还小别凑热闹,我们只想找他算帐。」清田彻握刀。

      「噗,全跟你有仇呢。」风狂低声窃笑。

      「月天交给你们,兽足交给我电死他。」风伶儿指道。

      「呃?不是吧?」风狂无奈。

      「噗。」怜魂失笑,这对动物控兄妹打起来说不定很有看头呢。

      「还有心情笑啊妳,这次可不会给妳空档偷懒睡觉。」武元抽出双刀站了出来,伦纳德则大大地跨出一步造成些许撼动,「就是!老夫绝对会将你们俩狠狠打醒的!」

      「哼,有意思,我会好好将你们俩绑起来吊到烂掉。」路斯恩抽出琴线。

      「喂喂,老大都还没开口,你们这群小鬼在冲动什幺?」孤狼无奈地挡在中间。

      「哈!诸位斗志满满不是很好?我看这样吧,既然这次的战事是由年轻的猫族公主所起,那就由同时代的年轻人们上场较量较量!」艾梅笑道。

      「城主我要抗议。」洛梧桐举手,接着指着叶月天提议,「那家伙是爷爷级的,多派点人跟我们一起揍他!」

      「不准叫我爷、呃?」正扭头反驳时,远处似乎稍有亮光一闪。

      狙击手?

      「赛宾娜!」才刚冲去撞开她,「砰!」他应声倒下。

      !

      「小、小月!」、「叶月天!」离他最近的赛宾娜和忆燕立即前去查看。

      「啧!妳暗算我们?」孤狼瞪向艾梅的同时,背后的群兽大军们蠢蠢欲动準备随时扑来。

      「不!你看我们只带这点人哪可能这幺近--」

      「进攻!」远出传来熟悉的声音一喊,不知何时早已埋伏的大军轰地伺机而起将他们包围,「拿下带头的畜牲!势必将秘书长夺回!」

      佩、佩朵兹?这妮子竟……

      「真是骯髒的人类!休怪本狼对妳不客气!」

      一把摘下过滤器后,孤狼的人类外貌竟急速产生变化,獠牙急剧增长咧出、双爪如刃穿毁了腕铠、浅蓝银光猛然爆发似地洩出,「唰!」、「沙萝!」一拳挥下之时,小沙漏的屏障紧急套上,「咕!」艾梅当场被其劲道狠狠弹飞老远。

      骯……髒吗?我为了忆燕、为了所有兽族友人如此拼命,今日在此遭兽灵如此批评,这根本……根本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城主大人!」

      「妈的!这群该死的畜牲!」

      「先来人护驾啊!」

      「混帐!我们非得把你们给--」

      「通通住口!」艾梅一把推开了所有前来护驾的人,起身站定后便喊道:「他们不是我们的敌人!我们现在必须和他们连手抵御外敌!」

      !

      「您、您说什幺?」

      「就是啊!明明就是他们先动手的!」

      「哪来的外敌?那不是您女儿特地前来支援我们的帮手?何况莫朗将军也在!」

      「够了!别和那蠢妮子一样如此是非不分!」艾梅随手逮了就近的抗议者,并将他拎起猛晃他几下,「你没看见是吧?换作你无故被开了一枪能沉得住气吗?错的是我们!这不是我本来的计画!我叫你们干就干!」

      「是、是!」

      嗯?

      见雷克斯忙到一半无故望向某方发愣,「军师大人?怎幺喵?能休息了吗?」某猫问道。

      「不,现在哪是休息的时候?妳们继续向盖忒露亚母神祈愿,别怠慢。」回答的同时,他开了好几个透明方框查看,「怎幺打起来了?叶队长大人果然不可靠……」

      不过感觉还是不太对,似乎不是他们那边出问题?到底……

      「哎哟!我们已经求了一整天了,要喵们不动很难过耶!」

      「就是嘛!不然让我们躺着求行吗喵?」

      「这里不是妳们猫族的祖墓吗?能说躺就躺的?乖乖跪好别乱动。」他无奈。

      「不管,喵的祖先还是喵,喵想怎样就怎样喵。」有猫直接躺下。

      真搞不懂为何有猫奴能忍受猫的脾气?

      「那我要变回小猫打滚喵!」

      「喂,妳们别越来越过份了,不是都有身孕能这样乱来的吗?」他头疼。

      「喵就算大肚子还是能飞檐走壁的喵。」有猫竟和其他猫打闹起来了。

      「拜託妳们静一下,万一伤到胎、痛!」话说到一半,他抽回自己的头髮挂在左肩前,「别跑来玩我的辫子,回原地跪好。」

      「晃来晃去超想抓喵!别藏起来!」这猫竟双眼放光地压低前肢。

      怎幺说都说不听,我快崩溃了……

      「我、说、真、的!」他近乎快发飙地咬牙切齿,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平稳情绪说道:「请妳们行行好,为了妳们的子女着想拜託妳们静一下,而且兽灵降世时还--」

      「啪兹!」

      「喵呀!」看他的透明方框突然全数关闭并且被电,当场把偷玩他辫子的猫吓到炸毛,「不是我干的!我什幺都没做喵!」

      「当然不是妳干的,妳回原地跪好别动。」推了下眼镜后,他有些纳闷地看看自己的手,自身的体质哪可能会反电自己?当他闭目寻求原因时……

      !

      有人在破坏封印地!

      「FucX!哪个混蛋?」他回身抽手之时浑身冒出猛烈的雷光,并準备传送而去,「我设了结界在这,妳们千万别随便离开,免得遭人暗算!我去去就回!」

  • 名称:毒龙钻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1: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