噜噜射超清

      呼,终于下来了……

      不知道费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叶月天总算顺利地躲过群众的目光来到了工商区,而此地则像个巨大的地下市场一样,以商品分作不同的区域顺着条条光鲜亮丽的走道两侧排开,个个店面简直就将消费者当贵族奉承般地华丽不已……

      看到这里他只有一个感想,这里肯定都是压榨消费者的高消费区。

      掩着口鼻晃过了离出口最近的区域几圈,没什幺走动的客人,这里虽然比牡蒂安学院的工商区还要奢华许多,但东土的币值是排第三的、比西北土低,价位上还算勉强能接受的範围,不过一想到是为了买一时应急往后却没屁用的东西总有点心痛。

      「爸爸,可以买玩具给我吗?」瑙双眼放光地四处张望。

      「嘘,以后再说,我现在的身份不方便。」

      「呜……」瑙沮丧地垂首。

      「乖,等这边的麻烦事解决了再带你来逛。」他摸摸瑙的头。

      「唔。」瑙只好点点头。

      啊,就是这里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饰品店,光是外头的架子上就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项鍊及小吊饰,至于戒指和耳环之类的则在店内,里头并没其他客人只有一位女老闆顾店,看来今日的人潮肯定都跑去瞧瞧新白银的风姿了吧。

      走进店内后,他才放下掩着口鼻的手站在看杂誌的老闆娘面前,「打扰一下。」才刚出声,明显看见老闆娘跳了下……我明白这诡异的障眼法很吓人,但这是逼不得已的。

      「是、是,欢迎光临,需要什幺吗?」她连忙起身带笑招呼。

      「有没有类似这耳环的能买?」他指了下自己的右耳。

      ……

      老闆娘并没在看耳环,而是在端详他整个人……毕竟看见银白色的护身结界,大概只会想到一个人而已。

      「耳环呢?」他无奈地出声要老闆娘回神。

      「呃?抱、抱歉,我看看……」她转眼望向他的耳环,看着看着竟皱起了眉头,「嗯……嗯?你这耳环是黑晶做的吧?据说早在五百多年前就已经挖不到这种晶矿了,所以……」

      「不用一模一样的,我刚才说了只要类似的就好,就算是塑胶做的也行。」

      「好吧,请稍等。」她点点头后,马上前去右侧的耳环专区物色了一会儿,最后还真的带来塑胶製的给他,「这个可以吗?」

      他接下看了一眼,问道:「光泽不够亮呢……还有别的吗?」

      「抱歉,这是店内唯一一个最像你右耳的耳环了。」她苦笑。

      「好吧,那就选这个了。」他转身走到镜子前,忙着给左耳戴上新耳环时问道:「这多少?」

      「一对四百纳,你只买一个的话是两百纳。」

      吐血,怎幺这幺贵?隐世过久、平日的开销上几乎都只买糖,完全不知道连这种烂东西也能涨成这样。

      「好--等我一下。」熊熊想到了什幺,他戴好耳环后背对着老闆娘掏出电子卡呆望了几秒,用这买东西不就曝光了我是这里的院生?

      ……

      我真他喵的白痴,这种事怎幺事先没想到啊?

      「呃……」收起电子卡后,他缓缓地回头望向老闆娘,并有些支支吾吾地问道:「那、那个……因有些事出突然,所以……能让我赊帐吗?」

      「钱带不够吗?那样的话不好意思喔,学院的工商区不是外头讲人情的村镇小店,所以是不能赊帐的。」老闆娘直接回绝。

      ……抱歉了芙多,妳的名望可能会被我给毁了。

      「不,我并不是钱带不够,而是真的事出突然……」他稍微纠结了一下,最后为难地解释道:「我被白银逼来当白银代理,原衣物和财产被她藏了,所以身上并没有任何能够付帐的东西。」

      ……

      老闆娘愣了好久好久,「咦--!」最后倒退好几步指着他惊呼。

      「请妳小声点,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我溜来这晃了。」他无奈地摆个噤声手势。

      「你、咳!您……真的是代理的……白、白银大人?」她手抖个不停地指着他。

      「对,所以能通融一下吗?晚点我会请菲萝娜姑娘替我付帐的。」

      「刚才真是失礼了!」一听见同院同事的名字,更让她确定了眼前的人是白银代理无误,于是她先来个夸张的九十度鞠躬,接着赶紧回头从柜檯抽屉内找张资料来,「是、是白银大人的话,基本上是算学院公款的不用付钱,您、您只要以灵刻在这签个名记录就好。」

      哇喔,这样的话我可以找家店吃到饱了?芙多肯定会想杀了我的。

      「嗯。」点个头后,他马上以灵刻在纸上签了白银两字,就连烙印出来的痕迹也是银白色的,真神奇呢,「这样就行了?」

      「是的,刚才如有招待不周请原谅!」她又来个鞠躬。

      「仅是买只耳环而已,没有什幺好招不招待的,别介意。」他无奈,接着向她点个头致意,「那幺我也该告辞了,谢谢妳的耳环。」

      「请、请稍等一下!」见他转身走人,老闆娘赶紧挡住了他的去路,并慌慌张张地掏出手机来,「能、能否请您赏脸和我拍张合照?一张就好了!」

      ……

      除了工作外,当白银似乎也不错嘛。

      既然能以白银的身份公然吃霸王餐,叶月天当然找了裘斯曾说过的精灵餐馆好好补他一顿粗饱,还能让瑙这没见过世面的孩子嚐嚐别族的特色料理一举两得,不过就连精灵餐馆的老闆也要求了合照……这到底是为了什幺?

      掩着口鼻离开了工商区又来到了交谊厅,这里依然人来人往的好不吵杂,特别是几乎每人开口闭口都想见见白银代理的样貌……快闪人吧。

      离中午还有段时间呢,除了回塔工作睡觉外还能干什幺?

      ……

      啊,都能吃霸王餐了,那上霸王课行不行?不过现在有那幺多人想看白银……应该能用显影术吧?

      感觉到肩头上的瑙用后腿抓了抓痒,并打了个呵欠后蹭蹭他的脸颊。这孩子说话虽说得是挺溜的,但基本上不认得多少字,在外求生仅会模仿动物的习性偷偷分杯羹而已,其他的几乎一窍不通,难得有机会当然得让瑙好好学学。

      但……希望我为这孩子的关心别引来祸端,祈祷师大人啊……盗了您的墓是我的不对,请求您的项鍊能够庇佑无辜的生者。

      找个隐密的地方藏身后,第一件事当然来试试能否像昨晚一样--获得了白银的力量就无条件学会传送术。但显影术这种东东……以正常方向来想的话,除了了解地理位置之外,似乎也得了解点空间概念吧?毕竟除非是双胞胎,否则不可能在同个平行世界中出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总之先试试吧。

      闭上眼后,他尝试释出自身的力量在面前捏造一个虚无的自己,并同时分了点自主意识及能听、能说、能看的感官,但他获得的意志之力仅是四分之一尔尔,而且几乎全用在巩固结界上去了,睁开眼后一看果然连个屁都没有。

      ……

      搞一个自己就这幺费劲又弄不出来,何况得多搞一只瑙……只好认栽去现场上课了。

      他伸手摸摸瑙的头,并问道:「你想不想上课?」

      「上课?那能吃吗?」

      喂,不用连这点也像我吧?把你养成吃货的话叫我这养父情何以堪?

      「不,是学习生活常识的地方,可能会有点无聊,为了你好你可别打瞌睡。」

      「那爸爸会陪我上课吗?」

      「当然,不然有人把你抱走了怎幺办?」他掏出电子卡抠了抠,并查查现在的时间点开了什幺课,「军武、火术、结界阵列、野外求生、灵修……只能选野外求生了。」

      「野外求生我懂,鬼狼叔叔和赛宾娜姐姐有教我。」

      「他们教的是只有野兽懂的,在这里学的是人类能懂的,你想当野兽还人类?」

      「……我是人类,所以……学人?」瑙歪了歪头,又问:「可是我不像人……为什幺要学人?」

      「没有人一出生就像人的,如果没有透过学习,人类大概会和野兽一样,不穿衣服整日只顾着吃喝拉撒睡、什幺文化观念礼节全都见鬼去了,而且……野兽为了生存可不会照料来历不明的孩子,当时没有我们这些『人』在的话,你或许会被鬼狼当食物吃了。」

      「呜……我、我要当人……」瑙抖起来了。

      「那待会你得专心听课,现在去的话大概只剩一小时左右的时间而已。」收起电子卡后,他又摸摸瑙的头,「注意你可别开口说话,有什幺不懂的好好记在心里,等回塔后再告诉我,我来解释给你听。」

      「嗯!」

      为、为为为什幺……白、白银大人会突然出现在这啊!

      位于某间教室中,本来只剩一小时的时间就能下课了,于是负责教课的精灵讲师便和院生们以聊天的方式进行求生知识的问与答,不料叶月天一个闪光出现……原本愉快的谈笑气氛顿时变得沉重不已。

      主神啊,请您保佑……不对,要冷静、冷静……这应该只是随机视察,没错吧?应该是不会影响自己的职位和排班的,没……错吧?平常心、平常心……绝对不能丢精灵族的脸。

      当然的,感到紧张万分的不只是讲师而已,就连台下每个院生也紧张不已地脊背坐得挺直、手肘和纸笔间相当端正地呈九十度角、每人的眼睛都睁得大大的看似非常专心……因为他们的白银院长就坐在最后方不走!

      「那、那幺,因剩下没多少时间,我们来複习一下前头教过的吧。」精灵讲师努力地掩饰自己的紧张带着微笑一手滑过电子萤幕,只见他上课用的资料以显而易懂的方式照序出现,「你们也知道,为了生存最不可或缺的就是水了,食物则是其次,以下则是在各种地理环境中、以各种小线索来寻找水源处的办法……」

      略过个个不断点头又做了第二次笔记的院生们瞄向白银,只见他画了颗小泡泡出来,还用手指敲敲肩头上的白貂宠物要他看前面。

      那颗泡泡是什幺意思?记、记录我的教学方式吗?

      「然、然后找到了水源也别高兴得太早,毕竟生存是所有动物的本能之一,水源处肯定会聚集不少危险性较高的动物,我建议你们别为了贪图方便就到空旷处取水,最好找个四周能够藏身的地方做为掩蔽……」

      再瞄了白银一眼,只见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又是用手指敲敲白貂的脑袋……感觉好像没问题?只是单纯地来听课吗?

      「因现在的环境不像以前那幺地纯净,所以取得水之后可别傻到直接饮下,否则可能会生病的,以下是製做简易的过滤水中杂质的工具办法,虽然看似也没卫生到哪去,不过你们可以比较看看,过滤出来的水和原本的水有什幺不一样……」因白银完全没有提出任何意见,于是他更是放心地继续讲下去。

      ……

      一个小时后。

      「在环境比较危急之下,烤好熟食后别急着吃,最好先扑灭柴火另外找个隐蔽的地方再说,因为柴火的烟雾和食物的气味可能会引来、呃?」讲到一半,电子萤幕的画面自动全切了,于是他回头苦笑道:「时间到了,那幺今天就讲到这里,有什幺问题的话欢迎你们随时找我,下课吧。」

      「喔!」有不少院生抱着自己的东西冲出去,但却躲在门边向内瞄,有的则是冲到讲台上远远地观望着白银。

      ……看样子真的没问题耶。

      因有不少人在看,精灵讲师乾脆也跟着大方地望着白银,他将那颗泡泡收起之后,又是用手指敲敲白貂的脑袋……怎幺看起来好像是为了给白貂听课来的?

      在众院生的指指点点又窃窃私语下,他鼓起了勇气向白银走去,并问道:「白、白银大人?您觉得我授课的方式有什幺需要另外更改的吗?」

      「我是代理。」

      「是、是,白银……代理大人?」

      「你讲的很好,没有人能比一直以来与大自然为伍的精灵讲得好,这堂课由你教再适合不过了。」他站起身拍拍稍皱的白袍,又说:「我就是那种贪图方便老到空旷处取水的人,以前我不知道花点时间躲藏可以省去不必要的麻烦,算是也给我上了一课。」

      「是!谢谢您的夸奖!」精灵讲师向他行礼,终于能放下心中的大石头了。

      「精灵注意的地方比较仔细,或许我也该从基础学起了……」他侧过头苦恼。

      「咦、呃?」这话的意思是说还要来听课吗?饶了我吧!

      「终于找到了!原来白银代理跑来这了!」

      !

      听见熟悉的声音,叶月天僵硬地转过头望向门外,看热闹的人群之中、一眼就能看见武元坐在高大又显眼伦纳德的肩头上,并且一手指着自己、一手朝某个方向招手喊道:「快过来!就在这边!」

      不是……吧?我真有他喵的衰吗!

      「白银代理大人?怎幺了吗?」看他顿时定格,精灵讲师跟着望向门口的人群,「有您认识的人在吗?」

      「……不,只是不太喜欢吵杂的地方。」摇了摇头后,叶月天向他点个头致意,「辛苦了,谢谢你的教导,我有事得先告辞。」

      给他们看见无视就好,重点是风伶儿……她曾见过我这种面貌。

      「哪里,请您慢走。」他也回敬给叶月天。

      「快点啦!你们再不快来看他就要闪、靠!」

      「白!银!」

      !

      「闪开!」叶月天一把推开了精灵讲师。

      门外的人群突然间一股劲地全体被撞飞,紧接着下一秒、清田彻拔刀冲了进来,并毫不犹豫地瞄準叶月天左胸刺去。

      ……眼睛是红的,那天果然没看错。

      「白、白银大人!」见叶月天闪避不及吃了这刀,他立即爬起身抽出腰间的细剑备战,「你这是在干什幺!难道你想和整个东土为敌吗!」

      「我没事,你别插手。」他摆了摆手要精灵讲师退下,同时身上的银白护身结界更是耀眼了,甚至还攀到瑙的身上,再来他以右手握住刀身、稍稍举起左臂往旁边挪了一小步……原来完全没刺中,而且刚好被他夹在腋下,「小鬼,你知道你正对谁动刀吗?」

      「白……银?」清田彻歪了个头,接着只顾着拔回被紧握住的长刀,「呵、哈……像个……一样,拔剑一战……吧。」

      ……

      意识不清不楚的,看样子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幺……因为混血导致失控了吗?

      「那个白痴!刺杀白银根本找死啊!」洛梧桐大叫。

      「天、天啊……他脑子真的秀逗了!」武元惊呼。

      「这下子该怎幺办才好?」伦纳德紧张。

      「阿、阿彻怎幺变成这样……」风伶儿担忧。

      「月神大人保佑啊……希望代理的白银院长能网开一面……」路斯恩皱眉。

      「瞎担心什幺,那白银是--」

      「通通离开别看热闹!小心跟着遭殃!」叶月天猛地向他们喊道,免得怜魂给他捅刀。

      「刀……还来……」不管怎幺拔,刀锋还卡在叶月天手中不得动弹,于是清田彻猛地使出全力,「还来!」稍微拉动刀身了,并和他的护身结界擦出了点火光。

      ……这小子的力气真不是大假的,连四分之一的意志之力也能被撼动。

      「好,还你。」据说斩灵人和刀的关係近乎是一心同体的,那幺要阻止他的话,「啪锵!」只有将其扯断并扔下。

      !

      「啊、啊啊……」有那幺一瞬间,清田彻的脸上出现了惊恐的神色,但随即又傻笑了起来,鲜红的双眼似乎变得有些汙浊,「没用……的,白!银!」

      他紧握着残存的刀柄架起拔刀姿态,断裂的长刀和碎片竟蓦地腾空飞舞了起来,「锵!喀、锵!」重新聚合为刀之前,要命的利刃碎片次次和叶月天身上的护身结界擦撞出刺耳的声响,吓得瑙在他脖子上缩成一圈猛发抖。

      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所以那不是普通的刀,而是……他身体的一部份?

      「别怕--」正要伸手摸摸瑙的头安抚的同时,长刀复原了、并二次向他挥砍而去,但他却抢在那之前来个回身一踢,「咚!」清田彻狠狠地撞上后方的墙面凹了个洞,没有御咒道具的束缚、拥有意志之力的加持,短短一瞬间的动作使他好像连腿都没抬过似的摸摸肩头上的绒毛围巾,「已经没事了。」

      ……

      「呃、啊……我才不会……」明明都吃了白银一脚,清田彻却还不放弃地捡起落在脚边的刀慢慢起身。

      ……还没复原吗?之前待在这小子身边,还真不知道他是颗不定时炸弹。

      「小鬼。」叶月天慢悠悠地靠过去,并一把揪着他的头髮提起他整个人,「给我好好地让脑袋冷静下来。」说完马上「咚!」的一声,他毫不客气地将清田彻重重砸上墙面,整面墙全垮了,甚至能看见对面教室的人急忙避难。

      「唔……还、还没……」即使倒地不能再起,他依然伸出了手试图捡回他的刀。

      这都还不晕?换作一般人类早挂了……他到底是混了哪个种族的血?

      「好好冷静睡一觉吧,小鬼。」

      「等、等等!」见白银想再次对他动手,风伶儿深怕清田彻真会因此断了性命地冲了出来,「对、对对不起!我、我们的伙伴不是有意的!请、请您……手、手下留情!」

      ……傻丫头,怕我怕成这样还逞风头。

      「姑娘,我只是想--」

      !

      「唰!」的、清田彻猛地举刀一挥,「哇!」、「破空!」在情急之下,叶月天不管控制力道的问题直接用风术将他弹飞,「咚!」这次他狠狠地撞到对面教室的墙上,瘫倒之后则不再有任何捡刀的动作--这小子总算完全晕了。

      「阿、阿彻……」才刚差点惨遭被砍头而已,风伶儿不管脸上被划了一痕担心地想过去查看。

      「那小鬼没事,不这幺做他是不会安份的。」叶月天将她拉回,并藉由掩嘴的动作偷偷沾了点口水在大拇指上,并往她脸上的刀伤直接一抹,「姑娘家的注意一点,别在脸上留下疤痕。」

      ……

      风伶儿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伤痕不见了?至于在外观望的洛梧桐和武元他们见状,并面面相觑几番之后才决定鼓起勇气靠过去,再来望向对面教室的清田彻……真是惨烈,总共两面墙垮了,还顺便被一堆桌椅及石块埋了,惹到白银果然是送死的行为。

      「你们都是那小鬼的同组成员?」为了掩饰身份,叶月天当然明知故问。

      「只、只有我和伶儿,他们则是朋友。」洛梧桐指道后,深深地向他一鞠躬,「真的很抱歉,我们的同伴给您添麻烦了,我们会负起全责的。」

      哦,难得这暴力女会对我低声下气的,还真他喵的爽--慢着,负责的话不就代表我也要负债了?

      「用不着你们负责。」无视了除了怜魂外他们惊讶又狐疑的眼光,他望向刚才在场维安的精灵讲师说道:「你是见证人,我身为白银还对院生出手就是我的不对,待会麻烦你将过程写下交给阿尔门司处理,修理墙壁的费用由我们院方自行吸收。」

      「但……刚刚明明是那孩子先出手的,您身为整个东土的结界支柱,我们不应该有任何包庇的行为避免再次发生此事。」

      喵的,精灵就是死脑筋。

      「不,仔细想起来……前白银有和我提过关于任务测验一事,有部分的人接到突破自身限制的题目,或许就因为这样才发生了这次的失控意外,所以这很明显就是我们没事先预料到的状况,如此将责任怪罪在院生身上可不该是长辈所为。」

      「……好吧,我明白了。」精灵讲师点头。

      ……

      这位白银似乎……没外貌上恐怖又强势?而且意外的很明理呢……

      「真会找理由。」怜魂小小地嘟囔了声。

      「别闹啦!」武元同组等三人一起伸手堵她嘴。

      「你们几个。」因怕怜魂的多嘴被听见了,一样除了事不关己的怜魂外,他们五人个个都绷起了神经静候眼前的白银指教,「没事的话带你们的朋友去医务部吧,顺便请他们找个灵疗师给那小鬼做彻底的检查,我感觉得到他身上灵流混乱到冲脑了。」

      「……咦?」他们五人错愕,这白银居然这幺大方?不追究责任还关心起刺杀失败的凶手来了?

      「怎幺?还是你们想留下帮忙善后?」

      「不、不……非常感谢您!」他们一同向他行礼。当然的,怜魂是被她同组的三人一起压头动作。

      「那幺告辞--」正要使用传送术脱离现场时,风伶儿猛地拉住了他的左手,「……姑娘,还有什幺事吗?」

      「我……只是……」不知道在确认什幺,她纳闷地呆望着他的左手好一会儿,最后放开问道:「那个……请问您认识狼先生吗?」

      幸好……她的印象中我是缺了左臂,看来她把我当作是不同人了。

      「哪个狼先生?半兽吗?」

      「……那、那能冒昧问一下,您的左脸为什幺要遮起来?」

      「前几天意外烫伤罢了,当然得遮着别拿出来吓人。」

      ……

      「抱歉,我可能认错人了,不好意思耽误了您的时间。」风伶儿向他深深一鞠躬。

      「没事,我走了。」说完,他立即化做白光离开。

      真的……是我认错了吗?他的姿态、他的语气,但除了他的左手……和我梦中的狼先生那幺地类似……

      「我们快把阿彻送去医务部吧,免得他真的挂了。」洛梧桐拍了她肩膀一下,接着跟着其他人一起奔去对面教室。

      「呃、嗯!」

  • 名称:噜噜射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0: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