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超清

      当夜。

      「这是今日的修补进度和送进政府的补贴需求证明影本,另外这是这几日的敌情动向总结,敌方看似整顿中还算在预料中,或许能赶在下次他们动作前先一步夺回复花镇。」

      「辛苦了。」储存所有资料后,艾梅坏笑地瞥了眼佩朵兹,「妳这小妮子啊……看忆燕差点被挂、他愿意相信妳,是不是回心转意想认他当爹了?你们俩最近挺有话聊的呢。」

      「别逗她了,城主大人。」莫朗苦笑。

      「我仅是尽我份内的工作,别误会。」推了下眼镜后,她继续传输其他资料,「这边是塞岭及地明的概况,为维持钢铁城正常运作,还得麻烦您加派人手处理。」

      「唉,莫朗你看看,她和忆燕一样是公事脑,怎幺就没有像我的地方?」艾梅叹道。

      「她有很多地方像妳啊。」在两人间看了好几眼后,莫朗笑道:「如太阳般的漂亮金髮、办事公正果断、总是将大局摆第一忘了自己,可惜就是太瘦了,不然她这小公主定能和妳一样成为一城之主。」

      「要你管。」佩朵兹瞪他。

      「兽族大概没这方面的问题吧?咱们人类偏女权主义的社会,能嫁的好男人不好找,近年来女孩们当然一个比一个还重身材,但这妮子的性格……哈!难喔。」艾梅失笑。

      「还说咧,妳身怀六甲灭了山贼团后拖忆燕去庆功、实际上是骗他成婚,说真的佩朵兹的条件比妳好太多了。」莫朗无奈。

      「……居然有这种过去。」佩朵兹掩面头疼。

      「自己的幸福当然得靠自己的双手争取,这和条件有什幺关係?倒是你,咱们等你的红帖等很久了,你还不打算找个对象成婚吗?」艾梅反问。

      「能在钢铁城安稳地过日子我就心满意足了,这点完全不考虑,别等了。」莫朗苦笑。

      「这样也好,我不认为南土有何好对象适合你。」

      !

      狂、狂犬?

      「小心!」莫朗连忙挡在佩朵兹面前,艾梅接后跟着挡,「你怎幺溜出来的?」

      「不告诉妳。」不知为何他的风衣不见了,那俗到爆棉衣上有两道极为显眼的缺口在,吊诡的是他衣上无任何血迹、无任何遭劈砍的伤口在,缺了左手的他仅能只手遮掩衣上的破洞,「能跟你们借套衣服换吗?」

      「换衣服?哼,别以为你能逃出禁闭室就能离开这里!」莫朗作势上前逮他。

      「醒芽、藤聚。」、「咕!」他口一呼,艾梅和佩朵兹立即被脚下窜出的藤蔓紧紧綑住,并在颈前不到几公分的距离长出刀荆胁迫她们不得动弹。

      「什幺时候埋下种子的?南土的环境怎幺可能办到?」莫朗诧异。

      「喔,第一天开始我走到哪就丢到哪,至于环境嘛……看我以言灵发动不就了了?」

      级别差异甚大吗?但以他的年纪怎幺可能……

      「反正不必再装了,我就直呼你莫朗啰,麻烦你借套衣物和轻甲给我吧。」叶月天向他伸手。

      「我是不可能出手帮你的!快放开城主和佩朵兹!」莫朗忿忿地吼道。

      「放?我捨命救了你们秘书长,你们竟以监禁回报,我没当场割了她们俩的脖子不是很给面子了?」

      ……

      「莫朗啊,你应该有发现吧?孤狼大人是兽灵这回事。我是负责侍奉他的人类、能算狼族的一份子,在此我说的话等同于他的命令,我仅是跟你拿套衣物尔尔你也不肯?」

      「今日就算是鬼狼大人当面命令,我也绝不会背叛钢铁城顺你们的意!」

      「唉,狼族忠诚的性格真伤脑筋,将这里视为你的狼群了是吗?」他故作无奈地叹道,接着向佩朵兹走去,「罢了,让我带个人质回去也好。」

      「别碰她!」、「闪边去。」见莫朗冲来,他仅是回身送上一脚便使之撞凹墙面,「哼,看在狼族的份上才没绑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别太得寸进尺了。」

      「啧……」落地后、莫朗狼狈地甩甩脑袋,再来又是奋不顾身地冲去挥拳,「咕呃!」他又是轻鬆地一个侧身躲过,并狠狠地送莫朗腹部一脚。

      「自不量力。」见莫朗屈身捧腹作痛不已,他只手拽起莫朗颈部的皮毛将他整只大狼砸上墙面,「只身一狼还想跟我作对?笑死人。」

      「你要人质对吧?让我代替佩朵兹!别再对莫朗动手了!」艾梅急忙喊道。

      「我要妳做什幺?我可没忘了妳对我的照顾呢、亲爱的城主大人,所以我可不想抓妳回去让妳被我们为难。」耸个肩后,他不断补了莫朗好几脚,整个墙面都快垮了,「该怎幺办好呢?断你四肢?断你肋骨?只要你无法再上战场就好。」

      明明这幺大一只狼,面对身形瘦弱又缺了一手的人类竟无法回击……都被揍得鼻青脸肿了、呕血了,竟还不放弃阻止他,连连试着伸出手……畜牲的固执真惹人厌。

      「住手!我跟你走就是了!」佩朵兹忍不住大叫。

      「不、不可以……佩朵……」即使倒地再起不能,莫朗竟还想爬去阻止。

      「我不需要你这畜牲同情!顾好你自己就行了!」瞪他一眼后,佩朵兹向叶月天走去,喉间的刀荆当场枯萎。

      「很好。」拽起她身上的藤蔓后,叶月天拖着她转身就走,「麻烦妳带路帮我找衣服穿吧,两位掰。」

      ……

      天啊,为什幺突然……

      「狂犬脱逃了!所有战斗人员即刻备战!」

      「喂!快去控制室启动戒敌系统!」

      「这、这种时候?女神啊……」

      「城主和秘书长在哪?谁快去护驾啊!」

      「可恨!真是棘手的家伙!」

      ……

      同一时间,整座地下道响起了危城警报,不分何楼何地干什幺的人兽们,纷纷手忙脚乱地四处奔走準备迎敌,其中当然也包括了来自东土的帮手们。

      「混蛋!」清田彻猛地自货仓冲出,其撞飞不少人兽的冲劲看似想狠狠痛揍叶月天一顿。

      「靠!哪边是哪边?死鱼眼大哥在哪闹事?」武元直接跃过好几道尚未填补的破墙寻人。

      「这次一定要你嚐嚐老夫的厉害!」伦纳德扔下好几箱铁材,并跟随就近的兽兵追寻。

      「快!伶儿!」洛梧桐拉着风伶儿奔出餐厅,并抽符乘风加快行进速度,「我先带妳回房去避难!」

      「不、不,我要帮忙!」她试着踩煞车,但在乘风状态下根本踩不到地。

      「别犯傻了,那家伙老是利用妳!谁知道再让他看见妳还会对妳干什幺,听话!」

      「但--」

      「沙萝!妳不是伶儿的役兽吗?快出来护主啊!」洛梧桐插嘴大叫。

      「……哼。」小沙漏一现,便将风伶儿困在金黄结界内强制将她瞬移而去,「她就交给我了。」

      「我不要啦!」

      居然能说人话了?不,没时间惊讶了,得快去逮人!死鱼眼的肯定会先找城主他们算帐!

      在会议室?糟了,艾梅和佩朵兹……女神啊,拜託请一定要庇祐她们母女俩啊!

      透过狂犬身上的晶片资讯所得,如此危急的状况下忆燕没多想半分地直往会议室狂奔,「艾梅!佩朵兹!」自动门还未完全开启,他便硬钻入了现有的缝隙入室,「莫、莫朗?怎幺了?佩朵兹人呢?」

      「被、被带走了……」莫朗连连试着起身,但办不到。

      「他出现得太突然,我们根本来不及反应……」艾梅沉痛地低下头。

      「艾、艾梅,先别难过,我帮妳--」

      !

      才刚走近一步,艾梅喉间的刀荆竟擅自动了!虽并未完全刺入皮肉,但渗了点鲜红自她颈部滑下。

      「别管我了,那小子仅是想将我困在这,待他一走这咒术定会解除,你先设法带回佩朵兹吧!」艾梅蹙眉。

      「我、我知道了。」忆燕赶紧退后几步,免得这咒术伤了她,再来开启耳上的通讯器下令,「医疗室有人吗?先来几人到会议室替莫朗急救!艾梅被狂犬下了咒千万别靠近她!」

      「抱、抱歉,忆燕、咳!我竟没……」

      「你别说话疗伤要紧,我去去就回!」说完,忆燕头也不回地奔出会议室。

      「……啧!我真没用!」莫朗愤恨地搥地。

      「这不是你的错,莫朗。」艾梅出声安慰,要不是被綑住,她定会上前拍拍他,「我们活逮狂犬时早该预料此事了,都怪我太天真……望女神眷顾那妮子啊。」

      「哼嗯?不愧是城主的女儿,明明不在此地工作还能对这里的地理位置了若指掌,三两下就找到这幺多衣物和轻甲,妳有意接下城主这职吗?」

      要你管。

      「还是说想取代妳老爹的位子?嘛,隐瞒身为半兽这事迟早会曝光的,我看妳就算是半兽生的却没兽族的能力,应是用不着担忧太多。」

      啧,连这事他也知情?

      「我想想,捉妳回去后该做什幺好呢?我记得妳曾关心过我的生理需求嘛,可惜我对内人相当忠诚,让妳和其他兽玩玩好了。」

      ……真是恶劣。

      「怎幺?妳平常不是很爱嘟我吗?突然懂得尊重我的发话权真有些不惯呢。」

      尊重个头。

      在叶月天缓慢的单手更衣中,佩朵兹背对他瞪着无辜的墙面不发一言一语,周围还躺了许多前来救助失败的倒楣蛋……要不是立场反了、激怒他没好处,否则她可不会将想说的话全吞在肚里。

      「久等了。」叶月天拖她转过身来,并退了步摊手,「瞧,和你们最初的影像记录中的狂犬很像吧?只差没皮盔戴上。」

      ……

      「啊,说起来……妳第一眼看见影像就认定我是狂犬,妳的直觉不得不令我佩服,还害我捏了把冷汗,或许妳仅遗传到兽族的危机感这点尔尔。」

      不予应答中,她给了个皱眉。

      「嗯?很讨厌被批评和畜牲一样吗?」他随手拔下某只倒楣蛋的装甲剑手套,再来用咬的戴上,「放心,等妳来到我们的大本营,我相信不用多久妳便会认同这点了。」

      「哼,我到死也绝不会认同!」佩朵兹瞪他。

      「试过就了啰。」拽起她身上的藤蔓后,他又是直接将她往外拖,「走,替我带路到上头去。」

      「唰啦。」

      「火符!」

      前脚才刚踏出一步、火光蓦地从旁乍现飞来,「唰!」的、叶月天立马将佩朵兹拉到背后以装甲剑砍下,「什--」不料第一张火符仅是幌子,随后竟飞来了三符合一的火鸟裂嘴撞上。

      「砰轰!」

      「好耶!总算炸到这混蛋了!」洛梧桐兴高采烈地握拳。

      「天真。」明明命中了才对,火光和烟尘一举被他挥散……不,像是被他吸收似的,引爆的力量随着澄黄细焰绕着他的躯体,接后消失殆尽,「妳这暴力女抢了头香呢,每次都能猜中我想干什幺,不愧是神像前诞生的巫女。」

      「啧。」她又抽了好几张符出来,但投射而出仅是围绕在身边,「稻将荷兵,攻式!」语毕,其三张符悬浮而起并架起宛如圣洁之光的护身屏障,其两张符则唤出两只高大的半透明遮面人狐进入备战。

      光看就知道实力进步很多呢,这帮年轻小辈还真勤奋。

      「我不想和神氏眷顾的子民打。」他一个转身,便是直接扛起佩朵兹落跑,「风行。」

      「志古唤来,吹息!」见状,洛梧桐又抽了张符乘风追上,「回来!胆小鬼!」

      这暴力女也太夸张了,求得她信仰的主神借出式神就罢了,竟还能唤出边浪神灵帮忙?以后得小心点别和她硬碰硬。

      「去死!」

      !

      清田彻猛地自面前的转角处挥拳冒出,吓得叶月天赶紧将佩朵兹往上抛,再来只手赏他一个破空,「呃!」见他被弹开撞上墙面后,叶月天顺手接住落下的佩朵兹跨过他继续逃亡。

      啧,有人质在碍手碍脚的,仅剩一手根本无法应战,得快点找到怜赖才行!

      「武元!这边!」

      「咦?」闻声,武元踩煞车冲回上一条通道,「路斯恩?你怎幺穿着死鱼眼大哥的外套?」

      「手痠不想用手拿而已。」他靠过来的同时还不断地四处张望,并回道:「我花了老半天好不容易取下月天身上的琴线,为了给他们方便治疗才将他的衣物带走,想不到我离开没多久他就闹脱逃,太夸张了。」

      「那为什幺要拉帽子戴?」武元疑惑。

      「用眼过度嫌光线太亮挡一下不行吗?」

      你是不是哪里怪怪的?

      「我说你--」

      「够了,与其在这嫌我的打扮,还不如别浪费时间去找伦纳德逮人。」路斯恩抱胸插嘴。

      「啊,说的也是!」武元敲掌,接着带头继续冲,「刚有爆炸声传来,先到楼上去!」

      ……呵。

      尚未整修完成的地下城再次遭破坏、袭击,警报声渐渐仅剩吵杂的破音,不少通道在切换中惨遭中断、突出骇人的钢筋铁骨,高压电流毫无规律地四处乱窜,连搭乘升降梯也是停停升升的,无法显示楼层字数、无法得知身在几楼……应该往疏通口走较安全。

      「在这分散!各自前往个个疏通口想办法到楼上去包抄,以抢回路狄小姐及保护秘书长大人的人身安全为主!行动!」

      「喔!」

      「牛大哥!」在一群人兽兵中发现伦纳德也在,武元便招手跳了跳,「我们在这!」

      「小家伙?」他连忙靠过来,第一眼也是对路斯恩感到好奇,「呃?你这什幺打扮?」

      「这不是重点,你知道月天在哪闹事吗?」路斯恩反问。

      「啊,刚才的军队说再往上三楼,目前是由梧桐和阿彻这两只小家伙在牵制。」

      「很好,我们快去支援他们!」路斯恩带头前进。

      「慢着,不先找怜魂吗?我们四人一起逮他胜算较大啊。」武元追上提问。

      「别管她,她八成又在哪睡昏头了。」

      你好像真的哪里怪怪的耶。

      「祈乐五足三跃,起!」洛梧桐手一招并抽符掷出,两只遮面人狐如鬼魅般忽隐忽现地逼近,两符则幻化成双剑长枪展供它们进攻。

      「风牢!」缺了一手又扛着人质,叶月天仅能採取防守接下。

      「铿锵、吭!」接二连三被风牢弹开,看遮面人狐的尾巴都炸毛了、定是发怒了,『不祥之物,快束手就擒!』

      「闭嘴!」叶月天恼怒,并以破空炸开风牢、压缩的空气碎片向它们飞去,顿时将它们弹得远远的,「臭狐狸,同为犬科动物却像猫像话吗!」

      干嘛在意这种蠢问题?

      「唰!」

      !

      清田彻剎时自旁挥拳而来,叶月天连忙跳脚闪避,「砰轰!」整个铁道地板被他轰出一个大洞。

      「看我断了你的脚!」清田彻接续动作地一手压地向他翻去、握刀。

      糟!他拔刀了!

      「去!」怜魂蓦地自上层的破洞跃下,并提起长枪一扫,「咕!」便是抢在清田彻挥刀前将他狠狠击飞。

      「接下他!」洛梧桐一喊,遮面人狐瞬移到他身后挡下,「怜魂妳打错人了!死鱼眼在妳身旁当心点!」

      ……

      这番话并没使她转移攻击目标,而是泰然自若地慢慢定身、回枪一举……她竟将枪头指向他们。

      「妳、妳搞什幺?」清田彻不解。

      「妳有带糖吗?」叶月天放下肩上的包袱。

      「包包内自己拿,还有那噁心的东东快拿走。」她回道,视线则放在面前的两人和狐狸上。

      ……咦?

      「谢了。」掏出几颗糖球粗鲁地咬下包装往嘴里扔去后,他自里头拿出了本该是被秘书长没收的东西……他的左臂。

      不会吧?难道……

      「妳……为、为什幺也……」洛梧桐不敢置信。

      「和人类比起,果然还是帮毛绒绒的小动物好。」她拨髮淡笑。

      这算哪门子的理由?

      叶月天将左臂探进铠袖里使劲一压,「喀啦!」疑似骨头断裂的清脆声响传出,如此噁心的过程竟真的接上了,「呼,幸好戒指还在。」他举手握拳试试,或许是刚吞了几颗糖的关係,每个动作都很顺利地完成。

      不妙了啊,左手被……这种状况……

      「怜魂!妳知道妳在干什幺吗?」清田彻大叫,洛梧桐则跟着帮腔,「妳帮他的话也会成为南土的敌人啊!拜託妳别干傻事好吗?」

      「是敌是友,一念之间。」她耍了长枪几圈,长枪顿时切换成巨镰表示了她的坚持,「嘛,其中的界线相当暧昧的喔,但这也是人类定的,是非对错并非全盘由你们决定。」

      「他们可不是主要敌人,说再多没屁用。」无视佩朵兹的瞪眼,他理所当然地将左手搭在她肩上放鬆,「我交代妳干的事成了?」

      「小意思。」她拨髮。

      !

      「怜、怜魂?」随后到达的武元见状瞪大了双眼,伦纳德也不敢置信地惊呼,「小家伙!为何将武器指向他们?难道连妳……」

      「是啊,我也背叛你们了喔,伙伴。」她不以为然地莞尔。

      ……

      「武元。」路斯恩唤了声,并拍拍他的肩膀,「别犹豫,你家可是闻名东土的武道世家,别因为她坏了你家的规矩,不值。」

      「……啊啊。」他咬牙愤恨地抽出双刀,刀上魔石一闪便浑身拢上细緻的金黄电流,「既然如此,就由我们来矫正你们两个的错误!」

      「啧,抱歉了,小家伙!」伦纳德蓄势待发地握拳。

      「事到如今……」清田彻举刀,洛梧桐跟着抽符,「只好由我们共同将你们擒拿!」

      「哈!吃我的追魂箭吧!」

      !

      趁他们注意力全放在他们俩身上,路斯恩瞬间织出琴弓放了四把箭,「唔哇!」他们四人当场被击飞撞上墙面,并被散乱不堪的琴线缠成一团不得动弹、遮面人狐消失。

      「靠!路斯恩你搞什幺鬼?」武元挣扎,但这琴线如蜘蛛丝似的越缠越紧。

      「哼。」他冷笑了声,并慢悠悠地走到叶月天及怜魂身边、摘下连身帽,「因为月天是我放走的呀。」

      ……

      浅绿偏白的头髮、略带铜褐色的肌肤、月神的祝福光辉黯去了半分……四人不禁看傻了眼,他竟堕落成黑精灵了!

      「哈哈!看你们说不出话的样子很惊讶对吧?一次遭两人背叛心里定不是滋味对吧?」路斯恩大笑。

      「喂。」叶月天巴他后脑一掌,并唸道:「就说别太沉沦了。」

      「要你管。」他巴回去。

      天啊……这到底是怎幺回事?为什幺……

      「你这混蛋!你到底对他干了什幺!」伦纳德愤恨地大吼,武元完全无法接受这种事实地大叫,「路斯恩、怜魂!拜託你们醒醒啊!我们不是同伴吗?不是朋友吗?为什幺要出手帮他!」

      「仅是聊聊天,然后说服他们助我脱困尔尔。」叶月天耸肩。

      「这种事谁会相信啊!你个混蛋!你一定有对他们干了什幺!」洛梧桐吼道。

      「我们也就罢了,你为什幺要牵连这幺多无辜的人!」清田彻皱眉。

      「好吵啊,乾脆你跟他们解释吧。」叶月天指道。

      「有什幺好解释的?我就想这幺干不行吗?」路斯恩扠腰,接着搧搧手,「同伴朋友什幺的唸个不停真肉麻,早点接受事实吧你们。」

      「为什……」武元满是不敢置信,惨遭背叛的打击不禁使他落下眼泪、战意全消,并和伦纳德低头不语。

      骗人,怎幺可能……骗人、骗人、骗人!都成了遭神唾弃的黑精灵了啊!这怎能如此轻描淡写地带过?当初不是说了不想随便捨命犯险的吗!说了不可能会弃伙伴不顾的人是谁啊!

      ……

      彻头彻尾把大家耍得团团转,利用我们、牵连无辜的人,连如此虔诚又善良的精灵族也能将其扭曲,该死的罪魁祸首……叶月天!

      「凭这种东西别想困住我!」清田彻暴怒地起身想抽刀,束缚自身的结界逐渐崩毁、碧眼染红,将他和墙面绑在一起的琴线近乎快把整面墙扯下。

      「动真……唤来!」洛梧桐使劲地抽符,同一时间、四人身上的琴线裹上小小的烈火试图将其融解。

      「真难缠。」见状,叶月天望向怜魂,「人呢?」

      「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之中,他来了。」怜魂耍镰切换成长枪挂回背上。

      「砰轰!」

      地面上不知落下了什幺,整个地下道被狠砸出了个大洞,但却能赶在伤到他们之前停下,仅有碎片不断砸下、似乎有些被腐蚀,「嘎啊!」抬头一看,竟有巨鸟在月光下试图降落,而这只鸟的上半部就像腐烂似的,裸露了不少血肉、眼珠突出、尸臭迎风而来,令人作噁。

      「蛊鹫!放点毒雾吧,但别毒死他们!」

      巨鸟上头的人竟是他们的第三将,兽足。

      「风起。」叶月天招风形成风牢将身旁的两人及人质裹住。

      「嘎啊!」蛊鹫一个拍打翅膀,淡绿烈风顿时贯穿了整个地下道,遭破坏的残骸不断四处飞舞,同时也侵蚀了每个拥有呼吸本能的人兽们。

      「唔……」差点就能扯下整面墙的清田彻,不由自主地瘫倒在地,「怎幺……力气全……」

      「武元、伦纳德……抱歉没能……」洛梧桐直接失了意识倒下,焰符全消。

      ……

      「很好。」解除风牢后待蛊鹫降落,叶月天扛起佩朵兹颐指了下,「咱们撤吧,你们俩先上去。」

      「我不喜欢这只小鸟。」怜魂皱眉。

      这哪算小啊喂。

      「看起来好髒,非得搭上去不可吗?」路斯恩抱怨。

      怎幺连你也在耍性子啊!

      「喵的我们又不是来郊游看鸟的,注意场合行吗?」叶月天瞪道。

      「唉。」、「好啦。」怜魂叹了声,待路斯恩拉上连身帽后,两人便一同跃上。

      「风狂!帮个忙!」见两人搭上后,叶月天向驾鸟者招手喊道:「我把人质扔上去,你接好!」

      「没问--」

      「狂犬慢着!」

      闻声回头一看,受毒雾影响的关係,忆燕摇摇晃晃地走来,其中还踉跄几步差点摔倒,至于他背后趴倒一群人……定是他的随扈军队什幺的,有他这种老爱冲前线的军师真辛苦。

      「有什幺事?亲爱的秘书长大人。」反正他都中毒了,平时只会耍小聪明并无战斗能力,叶月天乾脆待他走来看他能干啥。

      「佩朵……兹、唔!」他走到一半跌倒了、眼镜掉了,竟还不放弃地使劲起身继续慢慢接近,「还我……拜、拜託……」

      「哼嗯?」叶月天放下肩上的包袱,并让她看看忆燕的狼狈样,「妳说呢?我曾说过有什幺万一别后悔嘛,看看妳老爹还真拼命呢。」

      ……

      她瞪大了双眼,不知该如何开口言语、浑身颤抖,他不该来的……身为军师就该坐镇后方,为大局、为人民、为整座城着想,不该为了儿女私情来的才对!

      「感动到说不出话了?我代替妳回答吧。」叶月天拍拍她的肩膀,接着望向忆燕,「别浪费力气了,秘书长大人。这座城还需要你呢,别忘了她把你当畜牲、从未将你当爹看,少她一个又无伤大雅。」

      「不……她、她是我唯一的……求你、咕!」他又跌倒了,但依然不放弃地伸手、试着爬来,「艾梅会难过,别伤……求、咳!让我代替……」

      兽族的性格多半直率到无法自制,而且相当固执,照理说……

      「我可不想揭穿你,总之你的体质繁殖力比咱们狼和猫还强,没事回去再生一只不就好了?」叶月天叹道。

      「别说……笑了,这种……」

      照理说、兽族仅有养育后代时很用心,但子女能够独立自主后,通常便分道扬镳、非敌即友,没什幺明显的亲属观念,为什幺他却……

      「骨肉怎能……弃之,一个……都不行,让我代……」

      「但我不需要你,你本来就是那个了,我不想为难。」叶月天故作伤脑筋。

      拜託你快放弃……快放弃啊!别这幺固执了!你根本就不是人类啊!你忘了吗?别因为和人类生活太久忘了自己……别把兽族固执的性格用在这种地方啊!

      「拜託,求……拜託,黑俨……大人到来时,我会供……」

      「住口!别说了!」佩朵兹禁不住大叫,并不忍再多看他一眼地催促,「你不是要抓我走吗?那就快走啊!别在这摸鱼了!」

      「哼。」、「唔!」冷哼了声后,叶月天将她扔到一旁,接着前去拽起忆燕,「我不要妳了,我对南土之首的情报比较感兴趣。」

      「不要!别带走他!」佩朵兹连忙起身,但碍于身上的藤蔓枷锁根本无法前去阻止。

      「风狂,接好这只!」叶月天将他扔上去后跃上蛊鹫。

      「喔!」轻鬆地接住他后,风狂拍了拍脚下的脑袋,「咱们回去吃饭吧,兄弟。」

      「嘎啊!」蛊鹫应声展翅。

      「别走!把他还、咕!」拍动巨翅同时、狂风迎面而来,并毫不留情地将她扫得远远地,浑身被拖被撞地划出大小不一的血痕,直至撞上某面铁墙后停下,再来定眼望去--他们飞走了。

      ……

      「啊……爸、爸爸,呜……」

  • 名称:百合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7: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