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魔术超清

      沙滩上的甜品店外头。

      见叶月天独自啃着十二吋的冰淇淋蛋糕、黑俨独自挖着脸盆那幺大的豪华水果圣代,「你们两位真夸张耶。」只买两球甜筒来舔的风狂无奈。

      「会吗?这比我平常吃的小了。」叶月天回答的同时,后方的店员随即呈上第二份蛋糕。

      「我倒觉得面瘫哥哥最夸张。」黑俨苦笑。

      「黑俨,别忘了你也算是爬虫类,边晒太阳边吃冰可是会短命的。」只点了杯微酒精冷饮的青蔚无奈。

      「我住的地方热嘛,看到冰的总会忍不住。」连塞了好几口冰后,黑俨拣了颗樱桃扔进嘴里,「唔嗯嗯……这世界的果子嚐起来挺不错的,你们要不要试试?这冰上还很多呢。」

      「那我选橘色这个。」风狂伸手自黑俨的冰上挑了片橘果子,再来朝嘴里一扔,「好酸!我对酸的没、呃?」本想舔舔甜筒去酸的,但甜筒内的两球冰不知何时不见了,至于头上的毛球啾得正开心……什幺时候被吃的啊!

      「噗,你要养牠可要做好心理準备,这小东西因为食量过大老吃不饱才濒临绝种的。」青蔚指道。

      「绝对没问题,我可是始界最专业的使魔者呢。」被吃了也没办法,风狂只好将手中的饼皮往头上扔,「喀。」马上又被毛球一秒内吞掉。

      「这看起来有毒的给我。」叶月天伸手拿了黄绿色的果子,再来朝嘴里一扔,「……不甜,难吃。」

      「你乾脆去嗑糖精算了。」青蔚没好气地唸道,接着也拣了颗樱桃扔进嘴里。

      「唔?这好像不能吃耶……」黑俨伸出舌头,并把樱桃籽和莫名打了个结的梗扔在面前的纸盒里。

      ……

      叶月天和风狂呆呆地望着纸盒好几秒,「这怎幺做的?」风狂指着梗问道,而叶月天则是直接拣颗樱桃扔进嘴里试试。

      「用舌头捲一捲而已,你不会吗?」

      「哼嗯?这小子不会这招绝对是个处男。」青蔚带着窃笑又拣了颗樱桃扔进嘴里。

      「哈啊?用舌头打结跟处男有什幺关係?」风狂不解。

      「哼,这代表吻功及舌技不错,而且在那方面的经验相当丰富喔。」黑俨嗤笑了声。

      「……不愧是活了上千年的男人。」风狂无奈。

      「我成功了!」叶月天将嘴里的籽和梗吐掉,上头确实有个结在。

      「咦!骗人!」风狂惊讶,他这面瘫兼吃货在那方面也很强?

      「明明死都不和女人亲嘴,你这条贪吃狗根本就是靠吃东西练成的。」青蔚无奈,接着慢悠悠地拿出嘴里的两颗籽,以及更神的两条围个圈以一结繫在一起的梗,「这你就不会了吧?黑俨。」

      「什、什……这怎幺做的?」黑俨错愕。

      「怎幺做呀?我也说不上来呢,只能说是靠、经、验啰。」青蔚自得地笑道。

      「喵的果真是只不知羞耻的变态无毛蛇。」叶月天无奈。

      「我就不信我、呃?」黑俨本想多拿两颗樱桃来试的,但他的圣代不知何时失蹤了。

      「嗝。」风狂头上的毛球打了个饱嗝,同时吐出好几颗籽和一结三圈梗。

      ……

      吃货最强吗?

      「噗呼,你们男人聚在一块儿尽只会比些幼稚的玩意儿。」

      「青蔚哥别带坏狗狗啦。」

      闻言,四人回头一看……傻了。首先是白银,既然被迫来渡假了、乾脆别那幺拘束将自身受限于娇小的形体内,她同黑俨一样恢复了原来的体型,个头算不高也不矮,并卸下那宛如娃娃装的精緻白袍换了套朴素的白洋装,银白色的长髮如丝绸般地顺着粉色缎带随风起舞,裙襬下修长的美腿毫无累赘,即使撑了把带紫花边伞也掩不住她透亮的纤细肌肤。

      接着是朱燄,因长期居住在寒冷的北土中,难得能来到阳光如此充沛又暖活的地方,而且用不着担忧被腐蚀的危险能跳海玩!于是她卸下了长年穿在身上的红袍及棕色羽绒衣,并换上不禁令所有男人无法移开视线的黑色比基尼,姣好的曲线及浑圆的美胸更是令人血脉喷张得鼻血直流。

      ……

      见人类方直盯着白银、妖怪方直盯着朱燄不放,其中青蔚竟起身想向朱燄靠去,「去死!」白银砸了好几颗泡泡过去、朱燄搞了颗大火球直轰过去,「咚!」他们四个男人当场撞烂了甜品店。

      「哇啊啊啊!妖怪啊啊啊!」甜品店的店员被吓跑了。

      「慢着!」空瞬间出现在店员面前,并送他个弹指使之消除记忆昏倒后,便向白银及朱燄大叫,「喂!妳们两个身为队长的别明知故犯行吗!当真要我劈了妳们?」

      「……抱歉。」、「阿空哥对不起啦……」她们一同向他行礼。

      「哼,再有下次我就直接劈了!」空鼻哼了声,接着转身凭空消失。

      ……

      「他、他喵的……」叶月天狼狈地自残骸中爬出。

      「还好还活着……」风狂护着怀中的毛球坐起身,并忙着安抚牠给牠做治疗,「乖乖,让哥哥看一下就好。」

      「用不着这幺使劲地轰过来吧?」黑俨无奈地自残骸中脱出后,便拍拍身子看了看整家甜品店,「唉,稍微帮个忙修复好了。」他按了按左腕上疑似手錶的机械,开启好几个透明方框后,便只手对甜品店挥画、转几个圈,残骸们窜出浅蓝细雷慢慢飘起并重新构筑。

      「朱燄妹妹!」至于青蔚还学不到教训,轰地从残骸中冒出后、便犯花癡地想向朱燄扑去,「让我抱一个吧!」

      两个女孩额前青筋一冒,「去死!」白银造了颗大泡泡将他裹住、朱燄一脚蹬地轰地冲出巨大的火柱,青蔚当场被轰上天后顺风吹到大海上扔下。

      真可怕……女人果然不好惹。

      「可怜的青蔚大人。」风狂无奈。

      「喂,醒醒,我还要蛋糕。」为了避免又被轰,叶月天只好去骚扰昏死中的店员。

      「面瘫哥哥,小心得糖尿病了。」修复完毕后,黑俨背对着她们俩坐回原位。

      「啊啦?青蔚也就罢了,难得身在非女权主义的异界,我到是不介意你们三个看过来喔。」白银拨髮。

      「我们可没青蔚大哥那幺有胆,风起。」黑俨无奈地挥个手,刚被朱燄烧焦的沙地渐渐地被反向吹来的风儿带走。

      「别这幺说嘛,小黑。」硬将风狂拽到椅子上坐后,朱燄便在他们俩之间坐下,接着故意往黑俨身上靠,还伸出手想把他脸拽向自己,「机会难得喔,你不想多看一眼吗?」

      「……不了,朱燄姐。」想瞄又不敢瞄,尤其是那贴服在身上软绵绵的……乾脆闭上眼好了。

      「那狂儿咧?」既然黑俨坚持,朱燄只好骚扰风狂去,还把他手中的毛球抓回他头上,「你可是总部中目前年纪最小的男人呢,给你一点优待也不是不可以喔。」

      「朱燄大人饶了我吧,小小人类禁不起您的需求。」风狂别过头。

      「月天。」放朱燄去骚扰他们俩,白银故意走到叶月天面前,并且原地转了一圈,「如何?我原来的样子可爱吗?」

      「很适合妳。」他继续戳店员的脑袋。

      「哼嗯?你连看都没看怎幺知道?」

      「喔。」既然白银都这幺说了,他便抬头看了她从头到脚,「很适合妳。」

      ……

      「狗狗!那我呢?」朱燄离开座位到他面前也转了一圈。

      「很适合妳。」

      面瘫的好处或许就在这吧,直接看也不会挨揍。

      「唉,不逗你们玩了。」他冷淡的反应不禁使白银倍感无奈,接着望向座位上的两人,「你们三个要和我们走走吗?」

      「小黑不是想玩水吗?一起去吧!」朱燄又故意向他扑抱过去。

      「只要妳别放火烤我,我当然玩。」黑俨无奈。

      「那我也下海游个几圈看看海底有什幺动物好了。」风狂起身。

      「月天呢?」白银看他,居然又在戳店员的脑袋。

      「不去,我在丛林间长大的,不喜欢那幺大的水域。」

      「我也不喜欢,你不下海没关係,陪我在岸边走走吧。」白银对他伸手。

      「你们自己去就好。」

      ……

      「面瘫哥哥。」黑俨起身向他靠去,并蹲下身拍拍他的肩膀,「不是有阿空大给你的宝石吗?你毋须顾虑那幺多的。」

      「但……」他掏出宝石一看,不禁睁大了几厘米的眼皮。

      本来是透明无暇的宝石,中央竟出现淡红云雾缭绕,些许黑色细丝则卡在云雾间似乎自内部产生了裂痕,难不成从买东西到现在、祸首的诅咒就已试图攻击身边的人了?

      看来这宝石撑不久的。

      「我只想吃蛋糕,不想玩。」收起宝石后,他继续戳店员。

      「狗狗,阿空哥给你那颗宝石就是希望你能玩得尽兴,别省嘛。」朱燄说完,风狂便跟着点头答腔,「就是,以我身为寿命短少的人类来考量,你不趁现在好好玩玩,就为了延长宝石的效用搞自闭,日后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还不是会碎掉,这不是很浪费吗?」

      「我不想凑热闹,少管闲事。」

      ……

      「你这臭小子搞得我很烦躁耶。」白银眉头一皱,便是造了颗大泡泡绑架他,再来只手一挥将他往大海扔,「给我死过去!」

      真不愧是号称作风最严厉又强硬的东土之首……

      「哈!打不到、打不到!」

      位在岸边,十三月小队暗杀组组长的萨莉卡,透过金术以及利用地形优势扬沙造影连环疾闪颗颗飞来的子弹;枪击组组长麻德理,则是卯上地抛舞着三把形似猎枪的枪械从中迸射方位皆不同的枪击……没错,这对非人又是老妖怪集团们来说是很常见的小游戏。

      「啧!那我开大绝!」

      麻德理接下落下的其中两把枪后,便以双枪顶飞即将落下的第三把枪,再来双枪连环转了好几圈、一个左右摆开,透过高空中的枪做呼应,竟脉动出大量枪械的影子毫无规律地排开,最后全体将枪口瞄準萨莉卡準备--

      「哗啦!」

      ……

      麻德理解除枪阵收回三把枪俐落地挂回背上,并和萨莉卡一同转过头望向大海,「咳、哈!他喵的!」只见叶月天浮出水面后,很拙地以狗爬式冲上岸,再来像只小狗趴在岸边猛抖出小水滴,「咳、咳咳!鹹爆了……」

      「叶队长大人!」管他为啥会从海里出现,麻德理直接向他扑去蹭蹭,「您穿这样真帅耶!」

      「放手,我快被妳闷死了。」老样子的,能吃香他便不挣扎。

      「哎呀?我还以为习性像野兽的您会怕水呢。」萨莉卡靠了过来。

      「我不怕,只是讨厌而已。」站起身后,他无奈地拉起上衣扭了几把,全浸水了实在很不舒服。

      「狗狗我帮你!」不知何时靠过来的朱燄来个弹指,倏然自他脚底窜出火蛇在以不烧到他为前下绕着圈往上移动,直至头顶时火焰全消,「好,全乾透了。」

      真方便呢。

      「谢了。」他拍拍身子、拍拍浏海,落下了不少盐份结晶体。

      「好大的水池耶!」黑俨直接从他们俩之间穿过冲去跳海了。

      「九、九月队长,您怎幺……」萨莉卡瞪大左眼手抖个不停地指着她,麻德理则掩面,「哇哇……人家不想嫁女孩子啦……」

      「这个叫泳衣啦,听衣店里的人说穿这个就能玩水了。」朱燄调了下胸带,又说:「反正这里又不是女权主义的始界,体验一次这里的特色无妨吧?」

      ……

      「走!去逛衣店!」萨莉卡拉着麻德理跑走了。

      「继续下去总部里的男队员们肯定会全吓死的。」风狂无奈,接着转身面向大海低语某种召唤咒,紧接着自海底下跃出了一只水娃的成年体、水灵,牠虽有形似人鱼的外观,但样貌和人鱼比起美豔多了,而且自头到尾皆是有些透明的水蓝色,只可惜是公的,「阿湍,帮个忙带我到海底走一圈吧。」

      「海?」毫无眼白的大眼睛稍稍缩小了点,也许这代表他正在皱眉,「游绝海你我都会死翘翘的,主人。」

      「看看你背后吧,你现在站的可是异界的海上呢。」

      闻言,他转头看了眼……愣了三秒,接着低头看看鱼尾、用鱼尾拍拍水,「哇喔!超大的!我要游到爽!」他居然扔下主人直接潜入海里。

      「喂!等等我!」风狂赶紧收起头上的毛球跟着跳海。

      「不怕水真好呢。」白银叹了声。

      「那白银和狗狗跟我一起玩吧!我会随时帮你们烘乾的!」朱燄拉起她的手跳呀跳。

      「这……」白银转头看着海浪拍打着沙滩,而身为人类却跟着野兽长大的叶月天、则是蹲在乾与湿的沙线前戳戳拍到眼前的水花……他这只假野兽都如此反感了,白银当然直接婉拒,「抱歉,陆上野兽不适水性,妳算半个鸟类也得小心点,别顾虑我和黑俨去玩吧。」

      「怎幺这样……」朱燄沮丧地垂首。

      「这身衣物浸水真缠人……」

      闻声,三人回头一看,不知被扔多远的青蔚终于上岸了,而且……他居然还扛着一条超大的鱼!走到三人身边后、他便把大鱼扔下,看他腰间的布料还被撕了个大洞,肯定是被这条鱼给咬了。

      「不错的战利品呢,噗呼。」白银不禁失笑了声。换个角度来看这鱼也真够倒楣的,没得饱餐一顿反被老妖怪揍晕。

      「这东东突然冲来咬人害我吓一跳,还好我的鳞够硬……这大概就是阿空说的鲨鱼吧?样貌很样西土的裂漠鲨蜥呢。」青蔚无奈地撩起衣襬扭了把水,再来看看衣上的破洞,「唉,看来我也得买套新衣换了。」

      「嗯……」叶月天嗅了嗅这条鱼,接着指着牠向朱燄望去,「朱燄,我想吃这个。」

      「好!」朱燄爽快地只手一举,「轰!」地、整条鱼瞬间被大火烤熟毫无烧焦处,真不愧是北土之首手段真好。

      「看起来挺不错的。」同为野兽的白银,禁不住凑过去剥了点色香四溢的白肉块开咬,「鹹味恰到好处呢,乾脆找天晚上提议阿空在海边办个营火酒会吧。」

      「难得打扮得如此可爱,就别像只野兽一样嘛。」青蔚无奈。

      「都烤了不吃白不吃。」朱燄也凑了过去开咬。

      唉,总部的女人果然没比外头的女人好。

      「我先去换衣服。」青蔚郁卒离去。

      近午,饭店餐厅。

      「不错吧?二月。如果祢还想看哪些地方就仅管说,我会带祢去瞧瞧的。」

      超诡异的啊……

      一群侍者不分门外门内,但皆闪得很远地望着坐在某桌前的空……不知为何,他点了两人份的茶点后,便将一条银项鍊放在桌上自言自语着,而摆在他对面的热茶及糕点……不是瞬间没了热气变冷茶,那便是糕点提前过氧化似地变得又老又难看。

      但在空的眼中,他面前坐了位金色长髮的半透明女精灵,『我没关係的,不好意思让你如此费心,请你还是早点将项鍊还给那孩子吧,万一他发现项鍊不见了一定无法安心游乐的。』祂伸手碰触茶杯,实体依然摆在桌上无动,至于祂手中则出现茶杯的影子。

      「难得来此,祢只跟着他不是很无聊吗?」

      难不成他在和阿飘说话?

      『不会呀,那孩子说话有时很无厘头,行为举止相当可爱又逗趣,常常看他动几次我就笑几次呢。』祂掩嘴。

      「但只看着他尔尔,没祭物能享用、无法碰触甚至于同乐,祢不无聊我可替祢感到无聊呢。」空无奈。什幺动几次就笑几次,好像在看什幺奇怪的玩意儿似的,「祢就别客气了,有我在我会暗中帮祢看好十三的。」

      妈、妈呀……连祭物这词都出现了,他好像真的在跟阿飘说话!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生死皆为固有定律,死者不该贪恋生者行途,反者双方定皆弊其因果无一适常……能跟着他见见他眼中的世面我便很满足了。』

      「……唉,祢坚持我也拿祢没辙,待会儿我会将祢送回的。」空叹道。

      『谢啰,小空。』她莞尔。

      「别老样子糗我个头了。」空无奈地伸手抓起项鍊,祂的身影当场消失,接着他将项鍊往上一抛……项鍊竟没落下跟着消失了,「那边那几个偷看的别看了,你们该工作啦,咱人马都回来吃饭了。」空向某处的侍者团们搧搧手。

      「是、是!」他们落荒而逃。

      想不到前脚才刚动一步,「吃饭耶!」那堆诡异的人马真的回来了……也太惊悚了吧!

      「嗯?」

      「怎幺?」白银望向叶月天。

      「……项鍊突然变得好冰。」他摸了摸脖子拉出项鍊看了眼。

      「大概是吹到这里的空调了。」朱燄回道。

      「喔。」

      天啊……那肯定不是变魔术!这帮人果然怪怪的!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闻声,躲在餐厅门口偷看的侍者们回过头,只见黑俨提着一只颇大的安康鱼凑上,「请问这能吃吗?能的话帮个忙料理一下吧。」

      为、为什幺你抓得到深海鱼啊!

      「没问题,请问您的桌位是?」其中一名侍者怯怯地收下。

      「大桌吧。」

      包括带头者的大桌?那群师长级的什幺时候有这人在了!

      「原来可以帮忙料理啊?」闻声,众侍者再回头一看……风狂竟提着一只比他高的大鱿鱼凑过来,「我不小心撞晕牠了,能吃的话也帮我处理吧。」

      撞晕是怎样啊!你是搭着火箭在海底飙车吗!

      「没、没问题……」两名侍者艰辛地一起扛走大鱿鱼。

      「我们也要!」再回头一看,他们可爱的双胞胎竟合力抬着一只还在抽动的大鲨鱼来,「请帮我们弄鱼生,内脏也是,谢谢!」

      ……

      他们肯定是妖怪集团啊啊啊!

      冷静、冷静……只要忍耐这一个礼拜就好,等妖怪们渡完假就没事了,冷静、冷静……

      个个侍者无不猛在心中碎碎唸,并有些颤抖地带着快抽筋的微笑为他们送餐,毕竟他们可是花了大笔的财力包下近乎半座岛,就连地方官们皆下了指令必须好好招待他们……为了饭碗就算再怎幺想逃也别无他法,只希望他们别反过来吃人就好。

      「那边那个人类!帮我倒杯、呃啊!」某桌的某人话说到一半突然被雷劈了。

      都承认自己是妖怪了天啊……

      「请、请问您需要什幺?」就看在他被雷劈的份上,或许这帮妖怪没办法伤人吧?于是被指名的侍者便硬着头皮向他靠去示好。

      「树、树精浆……」他眼冒金星地倒在地上。

      那是什幺鬼东东啊!

      「我们这儿没您说的饮料呢,果、果汁行吗?」

      「行……」他半死不活地点个头。

      虽然很惊悚……但感谢不知名的雷神帮忙驯服他们啊,这的确是能放心地好好工作了。

      其他侍者见状纷纷相觑好几眼,再来看看其他桌的妖怪们……连同蚌壳一同吞下肚的被劈、用爪子抓东西吃的被劈、露出尖牙长舌的被劈、不是从嘴而从肚子塞食物的被劈、抢食抢到互殴的被劈……更离谱的是连挑食的也被劈。

      虽说已曝光是妖怪了,但他们一有非常理的举止出现就被劈,似乎很认真地想融入人类的生活习惯渡假,以此来看他们或许没任何危险性吧?因此,众侍者们便更大方地前来招待他们,而且这说不定可是一生中唯一一次能碰上妖怪们的体验呢。

      「青蔚你这身衣服不错喔,看起来年轻很多呢。」空笑道,顺便弹个指继续劈妖。

      「你到底想夸我还糗我啊?」青蔚无奈,接着指向抱着鲨鱼头猛啃的双胞胎书记,「要不是被那鬼东西给咬了,我可不想换衣服。」

      「怎幺不连头你头上的假毛一起剃--」

      「咚!」青蔚送叶月天后脑一巴。

      「轻一点,我的鱼眼珠差点飞了。」黑俨无奈。

      「青蔚哥别欺负狗狗啦!难得来渡假你们应该要好好增进感情啊!」朱燄大叫。

      「妳闭嘴。」青蔚瞪她。

      「我说阿空……这里的人类似乎都发现我们不是人了吧?」白银望着侍者们,真不知是被吓到习惯了还是好奇,有几名侍者竟跑去要求某些队员们一起合照。

      「这点我早料到啦,光用雷劈你们哪挡得了?所以我才搞那幺大的结界来,事后解除结界他们就会全忘光了。」空再弹指劈妖。

      「既然如此犯不着猛劈吧?」看看某堆被劈到焦黑的人……风狂不禁为他们感到同情。

      「太夸张的我当然得好好教训啰。」空耸肩。

      「这里的食物量好少。」无视发红的额头,叶月天直接抱着一整笼的海鲜饭开挖。

      「这大概是这里的人类平常吃的量吧。」没一会儿吃完整只安康鱼套餐的黑俨,和风狂要了盘鱿鱼生来咬,「看来我们得多抓点东西回来请他们做了。」

      「别太过头了,他们似乎没办法和我们一样抱着鲨鱼回来呢。」青蔚也和他们一样,随手拉走桌上某盘食物独自啃。

      「噗呼,你们真该瞧瞧香樱和香梅抱着鲨鱼回来的时候,竟有人被吓晕了呢。」白银掩嘴,而她面前则有盘相当完好的猪骨……别怀疑,她独自嗑光了一头烤乳猪。

      「哈咦?真的吗?」香梅惊讶,吸着鲨鱼内脏的香樱点头接道:「真的,明明是只小鱼就把他们吓惨了。」

      「这对人类来说可不小啊,书记大姐们。」风狂无奈。

      「狂儿不也是扛了只很大的鱼回来吗?他们肯定不把你当人类看了。」朱燄面前堆了座螃蟹壳山,她仅是只手一握蟹壳就碎了。

      「啊,那个红红的东东给我一只。」叶月天指道。

      「喂!你吃得也太快了吧?刚才的饭怎幺没留一点?」青蔚瞪他。

      「跟你们一起吃饭不抢快还真不行。」风狂头疼,他抓回来的鱿鱼不知何时空了。

      「其实平时没这幺快的……」白银不禁偷瞄了叶月天一眼,毕竟有他这只吃货在嘛,不抢快绝对会全进了他的嘴。

      「啊!别抢我的食物啦!」黑俨大叫。

      「耶嘿!这是我的了!」朱燄在混乱中抢到一锅海鲜汤。

      「麻烦请再来一盘鱼生!」双胞胎书记一同举手喊道。

      「……唉,懒得劈了,光看你们的吃相就能笃定没一个是人。」空无奈。

      过了会儿后,想不到用餐时间仅需短短的十分钟左右尔尔,妖怪集团们便全冲了出去,负责收拾善后的侍者们怯怯地回头望向他们的餐桌……超乾净的,除了某堆过大看似吞不下的骨头外,几乎都没留下一点渣,甚至一般不能吃的鱼骨或虾壳都见不着影……真恐怖!

  • 名称:扑克魔术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5: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