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龙传说超清

      待主力部队赶回城中已是破晓之后,除了较偏僻的城区外、大门起至城央无不是一片狼藉,医疗员四处奔走忙着回收伤者,后勤员及未伤者则忙着收拾残局,看样子晚来了一步。

      「伤者自行去医务部报到,无事者帮忙收拾善后!」下令后,艾梅慌慌张张地冲入人群中,「忆燕!你在哪?忆燕!」

      城主很担心她的丈夫呢,毕竟带头扫城的是狂犬,放军师独自守城根本是将其首级直接奉送给对方。

      「这破坏规模还真是轰轰烈烈啊。」清田彻四处张望。

      「不晓得死鱼眼有没有事……不对,躲在哪才是,以前碰到类似的状况他不是抖就是躲。」洛梧桐无奈。

      「那些焦痕……是天雷造成的?」望着某些烧焦的残骸,风伶儿不禁皱眉。

      其黑色区块很明显不是遭烈火烙下,而是如龟裂的黑色绒状花毫无规律地扩散,虽美却不值得为它的破坏性讚叹。

      根据前几次见面时来看,敌方的军师虽弱,且不适于前线及近战场合,但必要时能以此脱身……同狂犬一样是不好惹的角色。

      「喂!你们三个东土的别偷懒了,还不快来帮忙!」

      这帮南土人彻头彻尾吃定我们了。

      「我去帮忙,妳们俩去找月天吧。」清田彻指道,接着挥手準备离开,「我会连妳们的份使劲全力让他们没话讲,有什幺事就传讯来,待会见。」

      「嗯,晚点见。」风伶儿苦笑,但愿他别帮忙破坏就好。

      「我看我们去找秘书长大人吧。」洛梧桐提道,并四处望了望,「被袭城不知秘书长会把他派到哪,最好别真的趁机躲起来了……」

      「啊,那边。」风伶儿指了指某个方向,又说:「好像有人被撞飞……是城主吧?是的话秘书长肯定也在。」

      「怎幺有那幺多医疗员?难不成秘书长出事了?」洛梧桐皱眉,接着动手拉她,「我们快过去看看。」

      「嗯!」

      「忆燕!」撞飞了几名无辜的医疗员,见他受了不少轻伤但还活着,艾梅便满心欢喜地将他抱起猛蹭,「哈!你平安无事太好了!」

      「咕!艾、艾梅……总之、先放……」快被掐死前,他艰困地挤出不成形的话。

      「咳嗯!城主大人,请您注意场合。」一旁的佩朵兹提醒,接着有些不悦地瞟了眼在场的重伤者,「他为了保护秘书长挨了狂犬一剑,我们得尽快将他拔出移至室内急救。」

      「谁?」艾梅放开他一个转头,当场愣了下,「叶月天?你……」

      他上身的轻甲于左肩至右腹大大地断开,确实是挨了力道相当狠劲的一剑,甚至有些深及见骨,不过最惨的是他撞上废墟中裸露的钢骨,左腹近边狠被钢条穿过,看上去极为怵目惊心。

      ……

      是我们逼人太甚了,对吧?明明并非南土人,仅是意外将叛军头头带来,他竟因此捨命做到这种地步。

      「月天?你还活着吗?」艾梅担忧地在他面前蹲下。

      「……啊。」他睁眼后若有似无地应了声,意识似乎有些恍惚,再来他只手覆上左腹穿出的钢条,「这里……好疼。」

      「你别乱动,交给我们处理,我保证定会将你--」

      !

      「月天!」风伶儿带着惊呼声自人群冲出,但马上被好几名医疗员挡下。

      「你们才刚从塞岭回来对吧?南土环境不好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经过长途跋涉别随便靠近伤者,免得害他严重感染。」

      「喂!这是怎……死、死鱼眼?」随后挤上前的洛梧桐见状,她不敢置信地瞪大眼久久难以回神,接着将矛头指向佩朵兹,「好啊,妳这是非不分的镇长太过份了!凭什幺因妳一个怀疑就叫我们的同伴去送死?妳简直比兽族还不如!」

      比畜牲还不如,佩朵兹为此咬牙切齿地瞪了洛梧桐一眼,但却敢怒不敢言地别过头,毕竟怀疑他是事实、他为城牺牲也是事实,即使这并非她的意思、她的命令,她还是将这口怨气吞下。

      「不,请你们别错怪她。」忆燕连忙挡在她面前,并向面前两个女孩鞠躬致歉,「守城一事全是归我管,佩朵兹自头到尾皆未参与其中而在地下城坐镇,是我要他冒险和我到前线视察才发生此事,抱歉。」

      ……

      「用不着你替我说话。」佩朵兹推了下眼镜,接着转身就走,「快带他入内治疗,再拖下去当心真的死了。」

      「妳这--」

      「艾梅!这真的不关她的事,别对她动怒。」忆燕拉住她后,再次向她们俩鞠躬,「真的很抱歉,我会负起全责给予叶月天最完整的治疗,事后赔偿更不会少。接下来交给医疗员处理吧,还麻烦妳们两位跟艾梅到会议室稍作休息,晚些时间我们得针对现状开会。」

      两个女孩相觑了眼,接着看在秘书长的面子上稍稍点个头。

      塞岭夺回了、保下了钢铁城,但复花镇却……尤其是敌军手下留情这点,长时间的检讨会议中目睹战况影片所记述的一切,敌方多了个能轻鬆挡下天雷的大将级人手、敌军军师自傲的话语,毫不留情重挫了夜袭塞岭取胜的成就感,士气顿时沉到最低迷。

      为维持钢铁城运作失了个小镇,夺回矿山要地得事后修缮累的还是我方,至于敌方丢下没用的包袱获得避免消耗过大的粮仓,并做为日后更便于长途征伐的后勤线……论总结,这次败得很彻底。

      但在双方重新整顿并预备下一次的战事前,人兽战谁胜谁败皆不可妄然断定。

      当日深夜,医务室外。

      「你们三个怎幺还不回房休息?」

      回头一看,原来是忆燕,「晚上好,秘书长大人。」风伶儿代表另外两人向他行礼问候。

      「那家伙似乎还未脱离险境呢……」洛梧桐瞟了眼依然挂着急救中的大门。

      「不知道他的状况如何,回去睡也是睡不好。」清田彻抓头。

      「……关于这点我真的很抱歉。」忆燕向他们鞠躬,接着苦笑道:「不如我代替你们在这等吧,你们自昨夜到现在都没休息肯定累坏了,至少回去洗个澡或躺一下也好,有什幺消息我会马上通知你们。」

      ……

      三人相觑了眼,「若是他的情况稳定了,我们能第一时间和他会面吗?」风伶儿问道。

      「行,不过碍于某些问题,我们可能得限制你们的会面时间,抱歉。」忆燕又来个鞠躬。

      「那家伙可是因为你躺在里头的,凭什幺连这点也得经过你们同意?」洛梧桐不悦。

      「罢了吧,秘书长大人在城中不是最大的也有他的难处,何况我们踩在他们的领土上,多配合他们点也是应该的。」清田彻拍拍她。

      「但--」

      「梧桐,阿彻说的没错,我们先回房休息吧。」风伶儿插嘴,接着强拉她离座并向忆燕行礼,「那幺麻烦您了,我们先告辞啰。」

      「嗯,真的很抱歉。」忆燕带着苦笑目送他们离开。

      唉,这下头疼了。

      随意找个位子坐下后,他开启一堆方框查看到目前为止收集的资料,一开始敌方于塞岭安插两大将的配置、第三将的出现及弃地逃亡、投入大量军力假意夺下钢铁城,再来趁我方请求支援时以少数精锐侵佔复花镇……怎幺看都像是我们的计策早被对方摸透了。

      特别是狂犬这点更甚不解。

      开启好几个狂犬的影像记录,无意间瞄了眼医务室大门……难不成狂犬有两个?在实力上有明显的差距,动作上分作两部份其一下手居多偏犹豫,个性似乎也有很大的不同。

      但他捨命救了我,那孩子……越来越令我感到可怕,真正的狂犬抓起狂来有多危险?这点我们无从考察,倘若如有我所想像中的地步,那幺……

      「忆燕。」

      「嗯?」抬头一看,原来是莫朗,「忙了整天,你怎幺还没休息?」

      「来关心一下叶小兄弟的状况罢了。」在他身旁坐下后,莫朗仰头望了眼医务室大门,「到现在还没出来啊?」

      「是啊。」关闭原先的资料后,他另外开了个医务概况讯息查看,「嗯……啊,他似乎很讨厌医者呢,有很多拒诊记录在,稍早还和我们的医疗员闹过脾气。」

      「哦?精神不错就代表毋须太过操心。」

      「真是如此就好。」他关闭方框。

      ……

      莫名沉默了会儿,「忆燕啊,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莫朗淡声开口。

      「什幺?」

      「关于夜袭塞岭一战,我发现……啊啊!到底该不该说?该死!两边同样都是……」莫朗苦恼地抓乱自己的毛髮。

      「到底怎幺了?是很严重的事吗?」他不解。

      「那个……狼族的……」支支吾吾地还未开口,莫朗无故停顿了会儿,接着站起身指向走廊一角低声道:「改天再说,佩朵兹躲在那儿呢,或许有什幺事想找你谈谈,我就别打扰你们俩了。」

      「不,你留着,有话咱们一口气说清楚。」跟着站起身拉住莫朗的大手后,他向转角望去,「别躲了,妳明知道再躲也躲不过兽族的鼻子。」

      「……哼。」佩朵兹带着嫌恶的目光站出来,并漫悠悠地走到两人面前,「叶月天的状况如何?」

      「听说精神不错,大概不要紧。」莫朗答道。

      「那就好。」说完,她立马转身走人,看样子她仅是介意洛梧桐的批评而来关心。

      「慢着!佩朵兹,我相信妳说的话。」忆燕连忙叫住她。

      !

      她停下脚步,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回头反问:「真的?」

      「不然妳以为一介军师为何犯险到前线去?还害妳被误会了、妳的小镇我也没守住,真的很抱歉。」他向她行礼。

      ……

      「被误会仅是小事,小镇随时能夺回来,而你……」犹豫了会儿,她有些不自在地走回忆燕面前,并回敬个行礼给他,「没事就好。城主还有很多地方需要你辅佐,你身为钢铁城的秘书长注意点别再干这种蠢事了,我在此为我口说无凭的任性话向你道歉。」

      「妳不需要向我道歉,我害妳自幼起没面子也没正常的生活是我欠妳的。」推了下眼镜后,他望向莫朗,「莫朗,我和你是同类、是多年的朋友兼兄弟,接下来我要说的事希望你能保密,包括艾梅在内千万别让外人知情。」

      「啊?连城主也不能告知?是什幺大事?」莫朗诧异。

      「你怎幺能--」

      「相信我,佩朵兹。」他插嘴后,又说:「莫朗为钢铁城牺牲奉献的忠心是无人可比的,为了逮住真正的狂犬,光靠我们俩的力量还不够。」

      「……我明白了。」

      「真正的狂犬?难道叶小兄弟他……」莫朗纳闷。

      「啊啊,虽证据不足但经过这次的近距离观察他极有可能是狂犬抑或有两名狂犬存在加上他为我负伤因此艾梅过于信任他定不会同意我们私下动手脚以便将他擒拿。」

      ……

      「说慢点,何况这有只畜牲在,脑子可没那幺聪明能跟上。」佩朵兹瞪他。

      「哈哈,令媛说的对,请你为我着想吧。」莫朗自嘲地摇摇尾巴。

      「抱、抱歉,一紧张坏习惯就……」他又推了下眼镜掩饰难堪,并试着放慢速度重複一次,「总之……这次近距离观察我发现他和狂犬一模一样,不管是身形、声音或气味……敌军夺镇的计策明显是自我们内部外流并加以应对,因此也能合理地怀疑狂犬说不定有两名……这次他为我受重伤莫名令我感到毛骨悚然,倘若是为了取得艾梅的信任……他的行为不枉狂犬之名。」

      「令人难以置信啊,这番话……既然连忆燕都起了怀疑,那我们……」莫朗头疼。

      「我们没证据根本不能拿他怎幺办,何况还欠了堆他处心积虑骗来的权益,该怎幺做才能名正言顺地逮住他并说服城主?」佩朵兹皱眉。

      「就趁他躺在里头,我会派人悄悄地将各式测谎器及监视器摆入病房,再来藉探病之由试着向他套话获取有利的证据,如是事实的话……啊,妳有魔洛契亚学院的连络方式对吧?麻烦连同他的电子卡资料一起传给我。」忆燕开启几个方框记录。

      「嗯。」点个头后,她也开了好几个方框将各式资料合併并传送,「不如将仪器方面的工作交给我,反正他们几个对我没好感,由我继续扮黑脸较不会产生没必要的内部问题。」

      「妳说的是,那这方面麻烦妳了。」

      ……

      「莫朗。」资料存取完毕后,忆燕回头看他,「你刚才不是有事要说?不如现在提出来顺道解决。」

      「……唉,你如此信任我,还将狂犬一事继城主前先行告知我也不好隐瞒。」他叹了声后,有些漠然地说道:「关于敌方的孤狼将军……实际上并非猫族也非人族,而是兽灵……咱狼族的统领,鬼狼大人。」

      !

      「什……连兽灵也参予其中?居然还是向来和猫族感情不太好的狼族?」忆燕震惊。

      「这有什幺问题?畜牲凑一块儿互舔伤口不是很正常?」佩朵兹不解。

      有必要讨厌动物到连基本的天敌关係也不了解吗?

      「佩朵兹,妳有没有过无意间想往哪儿靠,或是脑海中传出不明的声音指示自己去干什幺?」忆燕问道。

      「完全没有。」

      「那就好。」鬆了口气后,忆燕望着莫朗蹙眉,「既然狼族统领和他们一伙,我看接下来的战事你别上阵吧,免得你成了狼族的罪人。」

      「不,别担心我。」摇了摇头后,莫朗苦笑道:「我生于钢铁城,必为城的荣耀而战,这也算是遵从狼族的本性,即使对上鬼狼大人……我势必为城战斗到底。」

      「……抱歉,委屈你了。」忆燕拍拍他。

      「什幺狼族的罪人?兽灵的问题真有这幺严重?」佩朵兹越听越糊涂。

      「相当严重,好在妳的血统以人类佔多数用不着担忧。」忆燕闭目思忖了会儿,接着回道:「多数人的认知是兽灵极为稀有、是兽族的统领,但更为详细的是兽灵自古以来也是兽族的活神,因此身为兽族不得违抗兽灵,否则将是同族中的罪人,整个斯亚古大陆的同族将与之为敌。」

      ……

      「你……捨弃身为狼族的一份子不后悔?」佩朵兹狐疑。

      「当然,我打从出生开始便是钢铁城的一份子、不是狼族,因此我甘之如饴。」

      「……哼,畜牲的固执果然很惹人厌。」不悦地推了下眼镜后,她转身离开,「我去準备仪器,有什幺问题另行通知,告辞。」

      目送她走人后,「抱歉,她不太会说话。」忆燕苦笑。

      「不打紧,要是她像你那幺能说还得了?我知道那是夸我的意思就好。」莫朗笑道。

      数日后。

      「叶先生,换药时间到啰,麻烦你将上衣--」

      「喀喳。」掏出怀錶转了下、阖上錶盖,面前的医疗员如石像般地静止不动,最后他开口扭曲了该者的记忆,「已经换好了,去检查其他伤者吧。」

      「……咦?对啊,我在搞什幺?明明弄好了还来。」清醒后,医疗员收起没用到的药物离开,「抱歉打扰你休息了,还会疼的话记得通知我,告辞。」

      仅是挨一剑就不必当他们的劳工,还能休息好几日真他喵的爽。

      收起怀錶后,叶月天竖起枕头靠上而坐,再来悠悠哉哉地享用餐点。自第一日起,什幺狗屁急救根本没在他身上动刀动针过,厌恶医者的他完全靠怀錶蒙混过去了。

      虽说有点儿疼,但以自身的体质来说碍不了多少,多吃点、多睡点便会慢慢癒合,犯不着冒着曝光不死之躯的危险接受他们的救助,只是……摸摸腹部的伤口后他看看四周,这病房似乎有哪里怪怪的?

      ……

      这几天秘书长前来探望总是问些怪问题,什幺有无兄弟姊妹的、在学院时都在干些什幺的、有多少友人啥的,全是关于我的私事,或许真被他发现了吧?

      为此,他不以为然地继续啃食物,反正战场上时时刻刻都在变化,这理所当然地也在料想之中,被他们监禁或处刑没法回去帮忙都无所谓,只要抢在黑俨出现前夺下钢铁城,那幺兽族的胜利便是指日可待的事。

      「唰啦。」

      自动门一开、还未看清楚来者,「月天!」风伶儿猛地扑抱而来,接着退了步看看他整个人,「好久不见了!你这几天有好一点吗?」

      「被妳撞一下差点又挂了。」放下食物后他又摸摸肚皮,那张面瘫脸根本看不出他会不会疼。

      「我们可是好不容易获得同意来看你的,没必要一见面就泼人冷水吧?」洛梧桐抱胸瞪他。

      「月天嘴贱不是三两天的事了,妳也没必要老是和他认真嘛。」无视他的衣物和行李摆在椅子上,清田彻直接一屁股压上当坐垫,「我们待会还有事要忙,所以会面时间大概十分钟左右而已,你在这有缺什幺吗?有的话我们会找机会送来的。」

      「嗯……」他侧过头想了会儿,接着答道:「你塞在柜子里的点心全部再来一打。」

      即使受重伤依然还是只吃货啊。

      十分钟后。

      「我们差不多该走了,你确定只要点心而已?换洗衣物或盥洗用具之类的不需要吗?」清田彻问道。

      「不用,秘书长大人可是欠我一条命呢,那堆鸟东西拜託他从他们的军资里头扣就行了。」

      「人家还在打仗耶,别太过火喔,免得换医疗员给你找麻烦。」风伶儿苦笑。

      「仅管来,我会向城主大人投诉反请他们一顿粗饱。」他凉凉地回道。

      这家伙也依然欠揍啊。

      「在那之前你别被他们当垃圾埋了就好。」洛梧桐头疼,接着先行向自动门走去,「你好好养伤别犯贱,有空我们会再来看你的,掰啦。」

      「喔。」

      ……

      离开病房、自动门关上后,三人先是相觑了眼,其中又以风伶儿和清田彻摇摇头表示些什幺,最后不约而同地一起叹大气。

      真的是他,这个判徒、内奸……而且是狂犬本人。

      到底是从什幺时后开始的?难道这就是他进入魔洛契亚学院的理由?也是不把我们当同伴的原因?脑袋完全转不过来、无法思考……应该没这幺简单吧?这令人咋舌的事实实在不愿多想,更甚至不愿去想,但……如今该怎幺办才好?

      「结果如何?」

      闻言,三人转身望向来者,一见到是忆燕来访顿时使他们脸色大变,沉默了不知多久后,洛梧桐站出来向他深深一鞠躬,「抱歉,那天我说话太冲了,我们真的不知道……对不起。」

      「没关係,站在你们的立场想是正常的,我完全不介意。」推了下眼镜后,他反问:「所以你们确定了?」

      「……嗯,向他扑过去时没摸到项鍊。」风伶儿低头,清田彻蹙眉接道:「我刚才搜了他的行李和衣物没找到……我们出征前他有戴上,之后却在赛宾娜身上发现同样的项鍊,这结果很明显了。」

      「是吗……虽然早料到了,但还是很难置信啊……太可怕了,这孩子。」忆燕掩面,更可怕的是自己竟跟货真价实的狂犬相处好一段时日,其中应有几次暗算的机会吧?想到这点便不禁冷汗直流。

      「我们得负责,对吧?」风伶儿站了出来,并满脸愁容地问道:「包括赛宾娜在内,他也算是我们三个带来的,即使我们彻底被他们利用了……害得你们南土引发内战,到至今为止的损失及流血死伤……我们该怎幺做才能弥补?」

      「别说弥补了,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他们耍着玩,我力气再大也是会累的……关起来也好、遣送回东土也好,任务什幺的我不想管了。」清田彻撇过头,他的一字一句表现了极大的失落。

      「……同意,试着相信他、原谅他好几次了,这次没自信再继续下去了。」洛梧桐掩面大叹,声音似乎有些颤抖着。

      ……

      「唉,你们是该负责的,我相信这并非你们的本意、你们都是好孩子,以你们的年纪来说这确实太过沉重了,所以我不想太过刁难。」为他们感到不值地轻叹了声后,他开了几个方框查看资料,「因你们来自东土、背后有魔洛契亚学院保障你们的权益,你们任务的成败关係我不会因狂犬的关係反悔,该赔的也不会欠你们,仅需待到内战结束帮点小忙便可。」

      「那……接下来你们要怎幺处置他?」风伶儿问道。

      「我会将这几日的资料做统整列出对我们有利的证据,再来……」关闭所有方框后,他推了下眼镜,「趁他伤势未痊癒前逮住他,今晚行动。」

      !

      「我们……能不参与吗?」洛梧桐转过身,身躯似乎也在颤抖,「他如此狠心这幺对我们,但我们没办法亲手对他……毕竟相处这幺久了,一时之间我们真的……」

      「当然,因你们也是受害者,所以我不会为难你们。」

      「感谢您的体谅,秘书长大人。」清田彻向他鞠躬。

      「不会,记得傍晚吃过饭后就直接回房休息、别再出来走动,到时整个地下道会开启戒敌系统,万一你们卡进陷阱里受伤了可不好。」说完,他向他们行礼,「那幺我该回去做準备了,告辞。」

      「请、请稍等,秘书长大人。」风伶儿连忙追上,并拉住他的手低声问道:「那个……我有个请求,关、关于月天的……我能和您私下谈谈吗?」

      「……行。」

  • 名称:人龙传说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3: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