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 stay night hf超清

      ……

      下山返回地下道的途中,两人虽并肩同行却久久不发一言一语,「你都看见了吧?」风伶儿难堪地打破沉默。

      「……嗯,妳哥也是敌军大将呢,还随便将塞岭当见面礼送妳了,真是意想不到的发展。」清田彻抓头。

      「既然看见了怎幺不从洞里爬出来帮我抓他……」她有些不高兴地抱怨。

      「你们的家务事我不好意思插手嘛。」清田彻苦笑,接着歪头想了想,「何况那叫小静的金狼速度比赛宾娜快,她好像没戴魔晶石耶……我连她的影都没见着就挨了脚,就算我出去帮妳也逮不到妳哥吧。」

      ……

      哥哥他……真的很强,小时候每一次的驯宠比试我都没赢过他,虽然很不甘心、我却和其他使魔者一样很仰慕他。他除了有点笨外,能力综合起来绝对是继承风家的不二人选,但他竟抛下这一切逃走了,而我……直到现在还是赢不了他。

      这几年间他到底干了什幺?好想知道,为了摆脱使魔者最弱一词……好想知道,下次再见面的话一定要电晕他绑起来拷问。

      「伶儿?在想什幺这幺出神?」

      「没什幺。」思考不小心黑了下,她有些心虚地低下头。

      「……好啦,我知道妳哥的事给妳很大的打击,但凡事别操之过急,多注意妳和妳的宠物们的安危最重要,别忘了事情结束后我们要吃垮复花镇呢。」清田彻拍拍她。

      他的想法一直都很单纯又直率呢,总会令人在不知不觉中放鬆心情。

      「噗,让你担心了,谢谢。」风伶儿禁不住被他逗笑了。

      「到时啊……希望是我看走眼才好,但……」他支支吾吾地越说越小声,似乎不太想开口。

      「什幺?」

      「就是第二条项鍊……偏偏赛宾娜这三字的某部份很类似,当时突然被踹飞根本来不及确认,我隐约看见上头刻了疑似--」

      「伶儿!田彻!你们没事吗?」艾梅的声音猛地自耳上的通讯器爆出,当场把两人吓了好大一跳。

      「我、我们没事,塞岭已成功夺下、敌方全数撤离,但赛宾娜被救走了,真、真的很抱歉。」风伶儿答道。

      「不好意思城主大人,我姓清田单名一个彻,请您别连着后头两个字称呼,拜託了。」清田彻无奈。

      「现在不是介意这点小事的时候。」不是妳被乱改姓名当然不介意啊……无视了清田彻的委屈,艾梅催促道:「你们俩立刻回来会合!忆燕方才传讯说狂犬正在城内闹事,我们必须赶回钢铁城支援!」

      !

      「明白了!」通讯结束后,清田彻挪了下背上的长刀,接着蹲下身,「伶儿上来吧,我揹妳冲回去。」

      「嗯,麻烦你了。」点个头后她马上爬上去,碰上危急的要事可没时间感到不好意思。

      不晓得月天要不要紧,以身为嫌疑犯的身份……会被派去抵挡狂犬吧?

      ……

      会被……杀?想起复花镇的影像、稍早和孤狼及赛宾娜有说有笑甚至玩起来的模样……狂犬这名啊,发起狂来即变作另一人刬除一切,着实不想和他对上。

      但不知怎幺觉得……到目前为止他还未真正发狂过吧?偏偏月天常不看人脸色老爱乱说话,万一不小心惹他发狂的话……

      「不会有事的。」不知不觉中,清田彻顺着下坡加快行进速度已冲到半山腰了,「如果我真没看错的话他绝对不会有事,即使看错了也不要紧,别忘了他歪脑筋很多、对女神的信仰虔诚相当重视性命,他一定会想办法保命再说。」

      「……嗯。」

      倘若他能无事躲过狂犬这劫,我们必须设法和他见面,并且找机会确认他的项鍊在不在、他是否也是叛徒,以及……他不把我们当同伴选择这幺做的理由。

      「将全城电墙重新通上并释放能源最大化抵御外敌继续入侵!」

      「报告秘书长大人!外围有好几个缺口在、多数大楼电墙毁损,整城的电力设施受敌方控制呈不稳的高压乱流状态,硬将能源提高释放会爆的!」

      「别管那幺多照做就是敌方为保自己人定会调节电压至不爆上限快去!」

      「是、是!」

      虽说状况危急,但得在短时间内理解他说的话更让人紧张啊。

      「狂犬并无投战似乎为定军师安危仅在后方发号施令应是不错的机会……」忆燕唸唸有词地开启一个又一个透明方框、关闭即刻过期资讯、扫过城中各处监视画面,双眼双手没停下半秒竟不会错乱,并一面下令道:「二队支援一队抵御敌方主力三队则採游击顺道掩护筑部后勤至地下道前往帮助补给另外枪击队尽速往高处埋伏并改换非能源枪砲伺机攻击!」

      您说这幺快咱们哪懂怎幺出战啊!求女神大人保祐我们别灭城先救救他的速口吧!

      「愣什幺愣啊你们!我代替秘书长大人重複一次!」

      !

      「第二队去支援第一队迎击!第三队负责帮忙工筑后勤到前线补给一二队火力及回收伤者,但得以打带跑的方式掩护千万别被敌方发觉!」本被派往第一队随行后勤的叶月天,部队早已出发不知多久,他却大剌剌地自人群中快步走出,「枪击队往高处移动并找地方埋伏伺机攻击带头者,别忘了敌方能控制整座城的电力设施,你们千万别笨到使用能源枪或电枪等科技武器!那仅是曝光自己的行蹤,明白吗!」

      这家伙……

      「听懂了还不快动作!再拖下去乾脆别干了!坐等当敌军磨爪板也是自作自受!」

      「你这东土混蛋凭什--」

      见好几人不满地走出準备对他动手,「想吃军惩单吗?别让我重複第三次!」忆燕一口气关闭所有方框挡在他面前,个头虽小却气势十足。

      「……啧。」兵众照指示忿忿离开现场。

      「呼,幸好无事。」叶月天拍拍胸脯鬆口气,接着向忆燕行礼,「感谢秘书长大人为小弟出头,很抱歉我一时没考虑到您的立场,让您难为了。」

      ……

      昨夜佩朵兹才跟我咆哮,就这幺一次、这仅仅一次……难道亲生女儿比不上外人说的话?我是该做为父亲信她的直觉一次,还是该做为大城的秘书长站在不该偏袒的平衡点上?唉,这实在很两难。

      不管选择哪一方,皆会失去我所重视的地位,如果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那……

      「不会,你说的和我要求他们的一样,并无难为之意。」忆燕回头向他微微一笑,并推了下眼镜,「倒是你,我不是要你跟随第一队后勤走?怎幺私自返回了?」

      「呃……因为狂犬就近在眼前,我没外表上看起来勇敢,深怕他突然轰过来就……」他心虚地别过头,并找其他理由试图留下,「前些日子和您长时间相处会谈,我多少抓到点尽速理解您语快中重点的绝窍,若您愿意让我当您的随扈应该能更便于下令。」

      尽速理解我语快的绝窍?就这几日吗?同我生活二十几年的艾梅也没这幺……

      「即使我要去第一队视察狂犬的动向也跟?」

      「……那我认了,毕竟我答应过城主大人绝对听候差遣,她不在您就是城中老大,我没理由拒绝。」他垂首叹道。

      「很好,不过我还是得考虑一下。」

      突然觉得……这孩子很可怕。

      『耶?月天啊……认识他到现在说真的我也不太了解他呢,明明是个爷爷级的却要装幼,但又好像和我们差没多少,就和他的成绩一样有时很强、有时弱到爆,我也很糊涂呢。』

      根据清田彻的说法看来,他们认识了至少一年左右,却对他这人还是一知半解,不只是这次任务,以往还有过几次生活在同一空间里的记录也是……无法理解。

      『秘书长大人你别被他骗啦,死鱼眼那家伙很会做表面功夫,但他人还不坏就是了……啊,令媛的侦查记录?对对,就在第五页的地方,你翻过头了!当时包括赛宾娜在内也被他吓了一跳呢,虽说他的出发点是好的,总是有点……』

      洛梧桐和他的感情似乎不太好,但认为他本性不坏,那段记录……利用酒楼的半兽女子助抗军主谋通关。连本人也料想不到,何况还被收留很长一段时日,他竟能独自做到这种地步、更是无法理解。

      『我们只是缺了理解他的机会,即使他不愿意坦白……但不管是谁都有不能说的秘密,他出手帮过我们好几次是无庸置疑的,我相信迟早有一天能够完全明白……他是谁。』

      他是谁?风伶儿的话相当令人纳闷,似乎被夹在同伴与陌生人之间的缝隙里。

      ……

      啊啊……有些能明白了,佩朵兹的说词。在那张毫无情感起伏的脸孔下,他到底在想什幺?哪方才是他选的着实令人捉摸不定,是否暗自在心底嘲笑着的那股不快感……直叫人不寒而慄。

      即使有各种铁证能确凿是张白纸,但却看不透背面何其颜色,该动手去翻?不翻?那股莫名的不快似乎认定这不仅是张纸了,难以伸手揭发。

      「随我到前线视察吧,在我捕捉更多关于狂犬的资讯前还麻烦你帮忙掩护。」

      既然有这机会,试着证实佩朵兹那不明不白的直觉猜测也不无小可,还能满足她难得对我要求的任性一举两得。

      「呃?您、您确定?」

      「别担心,随扈不只你一个,平日艾梅就安排了不少人躲在暗处确保我的安全,真有万一你想逃我不怪你。」

      「……我明白了。」

      狂犬啊狂犬,本人究竟躲在哪一方。

      「哼嗯?敌军军师挺有胆识的嘛。」随手关闭了几个方框,雷克斯一面提道:「叫外头的家伙暂时别动作待命就好,顺道吩咐城内搞破坏的注意点,别太过接近重要设施和御墙,免得被电焦。另外叫他们别和敌军起正面冲突,我们得保留体力待孤狼大人的通知。」

      「好。」狂犬点个头后,有些颤抖地开启耳上的通讯器,「那个……大、大家能听我说一下吗?」

      「气势拿出来,别和你养父一样老怯场。」

      「但……」

      「这里可是战场,你没气势、没胆量就不该站在这,别忘了当初是你硬要跟来的,倘若你帮不上忙我随时能将你送回东土。」

      ……

      「我知道你和殿下的情谊深厚、想为她出口气,但你只是个孩子,真办不到我也不想为难你。」见他低头,雷克斯推了下眼镜继续说:「何况我和叶队长大人说好得保证你的安全,要是你遭到部属的侧目或教训我也是得替你顶下,这还无法使你放胆去干就吭声,有无替身在仅是小事,我会另行办法。」

      「……呜。」

      见他重新摸上通讯器,雷克斯来个弹指在他面前开启透明方框,「喊不出来就将音量开大点,这是叶队长大人可能会说的话,你照着上头唸。」

      「嗯,谢、谢谢。」花了点时间熟读方框内的台词后,他深吸了口气喊道:「小的们听好了!还在外头的家伙给我静静待着别乱动,城内的不想被电熟的话别去碰任何电力设施!在孤狼稍信来之前跟敌军打迂迴别正面迎击,谁敢另行令命外的动作我就喵了谁!」

      「其实你用不着将他的口癖添上去。」雷克斯无奈,前几句话感觉还不赖,突如其来个喵就全毁了。

      「这样比较像爸爸嘛,而且是你们要我学像一点的。」他委屈地挠挠指头。

      「是啊,但学太像的话我会忍不住电死你。」

      「咦、咦咦?」他又发起抖来了。

      「别紧张,我说说罢了,你是你他是他,我不会分不清对象开铡的。」

      「你……很讨厌爸爸吗?」

      「嗯,我超讨厌他,每次看见他就有股冲动想扒他皮、拆他骨、饮他血什幺的,但我都忍下仅用小手段能揍到他过过瘾就好,厉害吧?」

      ……

      「就说了我不会对你动手的。」见他退了步又抖了起来,雷克斯无奈地将他拉回,「我和他之间的恩怨绝不会因你仿他外貌就把你扯进来。」

      「你们以前出了什幺事吗?爸爸人很好、很替任何人着想,你为什幺这幺讨厌他?」

      「他好?哼,那仅是表面尔尔。」雷克斯不以为然地嗤笑了声,并推了下眼镜,「真想知道的话你私下去问他吧,我可不想当坏人毁了他在你心目中的形像,但他愿不愿意老实交代又是另回事了。」

      「什幺嘛,现在明明站同一阵线,干嘛卖关--」

      「锵、啪滋!」

      !

      突然的枪击直接打在雷克斯脸上,但仅差个几毫米便被细微至近乎看不见的电流弹开。

      「……吓我一跳,竟来这招。」险些被穿脑的雷克斯心有余悸地摸摸鼻子,接着他只手一摆、庞大的电流网以他为中心张开形成屏障,「密集点应该穿不过吧……唉,要是叶队长大人在就好了,附近根本没肉盾能用。」

      讨厌他到这种地步却又对他说敬语很怪耶……

      「雷克斯哥哥没事吧?」虽说对他没抱太大的好感,但礼貌上还是得关心一下。

      「还活着呢。」他推了下眼镜,接着向四周望来望去,「不是我爱唸你,好歹你也装个样子替我挡,身为军官得保护军师不得陷入险境,若被敌方起疑你是假的可不太妙。」

      「抱歉。」狂犬低头,还发起孩子气小小声地抱怨,「我哪懂这幺多,你明明能自己挡下的……换作爸爸在这我就不信他会替你挡。」

      「……哼,他会喔。」他扬起莫名的笑容,并开了一堆方框忙着查看就近的军况,「在他眼中我的地位似乎跟你很像,无论我怎幺偷袭他、暗杀他,他最多仅是弹飞我就罢了,绝不记在心里反拼命地助我活下去,即使他还不知情我对他恨之入骨已是过去式也是。」

      什幺意思?

      「我都糊涂了啦!你讨不讨厌他到底--」

      「私事有空再说,该您上场了,狂犬大人。」他推眼镜插嘴。

      「呃?」他突然改换敬语称呼,狂犬马上明白有敌人接近而慌张地握上腰间的剑柄,「我、我我要做什幺?我没爸爸能打呀!」

      「化着附躯。」雷克斯拍了他的背一下,细微的电流随即裹上他的身躯四处乱窜,同时在他耳边低声道:「因你能适应他的血存活,你只需顺着细胞中的记忆去干就好,我已强化你各方面体能应能使你更像本人,拿来对付未经历过仇恨战争时期的人们绰绰有余了。」

      「……我会努力的,请、请下指示吧!」

      「很好,麻烦您前去迎击给他们下马威,通讯器别关我随时会另下指示。」雷克斯弹指、电网随之缩小至仅包覆他一人,大量的方框不断冒出近乎快成了第二道屏障,「记得把人击倒便可、别恋战,还望您尽可能手下留情别造成过多的死伤。」

      「了解!」害人死翘翘我才不干咧。

      「妈呀!狂、狂犬投战了!」

      「你们这群混帐别乱了阵脚!赌上钢铁城的荣耀绝不能退缩!」

      「啧!畜牲的头头还不是头畜牲,岂能败给他!」

      「不、不行啊!攻势太猛挡不了啊!」

      ……

      X他喵的,叫瑙出战就很不该了,但他什幺时候变这幺强了?动作还几乎跟我一模一样……这小子明明不是我生的,雷戴你这王八我把他放你那才多久而已,怎幺被你调教成就像我生的一样啊!

      「给我冷静别强上适度保持距离以咒术打击看成效如何加以活用!咒术咒术咒术咒术咒术!」

      语快竟还有这一手,原来您以前都用这招在重要场合下令的?

      「别傻呼呼地和狂犬硬干!先拉开距离试着以咒术攻击看能否应用!」利用通讯器帮忙二次下令后,叶月天拿断垣残壁做掩护并小心地探头观察战况,确认我军有照命令行事后便回头注意忆燕的安危,「秘书长大人,咱们还是距主战场远点较安全。」

      「不这可是观察狂犬弱点为何的大好机会况且他们并未全心应战似乎另有目地因此不能在这打退堂鼓。」同敌方军师一样,忆燕开了大量方框就快包住整个人了,更叫人眼花的是其中不断闪烁而过的庞大资讯,「和上次的资讯比起动作稍有迟疑甚至不够力不太像为何保留余力……必须就近观察不可。」

      不妙,半兽的观察力远比人类敏锐,万一被他看出来……

      「难不成您想接近狂犬吗?倘若您有任何万一,城主大人可会很伤心的,而且我也很难向她交代。」叶月天皱眉。

      「这点我们成婚前就有相互誓约为城为领土牺牲都是在所难免不该为儿女私情无视大局不用你操心。」

      「这……那您的女儿怎幺办?她还未接受您不是个遗憾?」

      「她会接受的。」推了下眼镜后,忆燕感慨地苦笑,「她做为镇长还是个明理人,就算她再怎幺讨厌我也是,我的牺牲能得来她一声父亲便足了。」

      拥有情感之生者啊,总是在这种小地方干愚蠢之行……即使忘却了本性也依然如此。

      「啊,和狂犬的距离拉开了快跟上!」

      「……是。」

      这下难办了,看来得提早做好準备。

      顺着细胞中的记忆、顺着那股本能……为了在战场上活下去,势必得比他人快、他人狠,不得有任何犹豫,但……

      爸爸以前都是这幺走来的?

      「咕!」

      每砍倒一人或兽,刺耳的金属磨擦声、透过剑柄传递于自身的触感、敌方的悲鸣……皆使瑙下意识地闭上双眼不去看,但脑海中却出现了不属于现在的记忆影像。

      「呜呃!」

      明明不一样、仅需砍飞敌人用不着追击到底,潜藏于深处的本能却与自己的意识相互拉扯,宛如能嗅到远古战场上的血腥,剑柄导上的震撼狠狠地破毁任何硬甲结界,硬生生地斩断任何迎面而来的利器咒术。

      「啊!呜……」

      毫不留情地贯穿他人的身躯,温热的鲜红洋洋洒洒地渲染着脚下的土地,一个个呼啸而过的气息渐渐融入其中直至躯壳无法再起,恰似连自身……

      「唔啊!可、可恶!」

      将被体内流动的血液吞没,失去生者的资格。

      「狂犬大人。」

      !

      「呃?」耳中传出雷克斯的声音立即将他逐渐远去的意识拉回,紧急停下手边的动作时,侥倖免于挨砍的敌人当场吓晕,「啊,抱歉。」

      「别和敌人道歉。」雷克斯无奈,这孩子真不是能在战场上奔驰的料,「您的投战已成功达到吓敌效果,接下来为了重挫敌方士气,请您照我说的方向进攻,一样的、可别恋战。」

      「是!」

      「那幺请向东南方的建筑残骸前进,根据我捕捉到的电波讯号来看,定是敌方的军师躲在那儿。」

      「军师?要、要重伤他吗?」想想军师可是整支大军的头脑,断首之躯并无行动能力,要因此去凌虐对方不禁使他抖了几下。

      「……不。」不知为何,雷克斯小小地轻笑了声,「哼,我有话想和他谈谈,所以您吓吓他便可,至于他身旁的随扈麻烦您清理一下。」

      「明白了。」

      踏过被吓晕的倒楣蛋转向目标奔去,这一个拐弯使敌方发觉不对,本专于埋伏的轻甲兵队几乎同时冲出援助重甲兵阻挡--为保大军头脑,使他们一时乱了阵脚及计画。

      「电波向北溜了,前头的街口往您的左手边拐弯。」

      「嗯!」

      「还溜?把面前那群杂鱼轰了之后右拐。」

      「好。」

      「啧,毁了前头的大楼直接穿过去。」

      「咦?」

      「您办不到我来,天雷。」语毕,刺眼的雷光突然一闪,「砰轰!」面前的大楼当场轰轰烈烈地倒塌。

      还真的毁了……雷克斯哥哥抓什幺狂啊?

      「呼。」稍待疲惫的呼吸声缓了点后,他催促道:「目标没再移动八成卡住了,请您趁现在杀过去。」

      「喔、喔……」难不成他和敌方军师有仇?

      喵的绝对是雷戴这臭小子轰的!看我不爽也不必挑这时候吧!

      「痛……」使劲地推开压在身上的石块后,叶月天甩甩头并拍去头上大小不一的小石屑,接着向底下的人看去,「秘书长大人?您没事吧?」

      「咳、咳咳……没事多亏你反应快。」随手挥散瀰漫在面前的烟尘、将眼镜戴正后,忆燕试着坐起身,「呃?」黑轻甲受到刚才的波及裂开了,突出的部份还陷在身下的裂缝中。

      「啧!好死不死卡这时……」叶月天赶紧替他挖开裂缝,还不时地扯他几把,「请您跟着出力拔,我们得尽快离开这!」

      「知道麻烦--」、「快拦下他!别让他继续、呃啊!」远处传来躁动声的同时,有不少人兵及兽兵接二连三地被轰飞,甚至还飞进了可视範围内。

      被追上了!

      「该死!」怒叹了声后,叶月天和忆燕不约而同地使出全力,「喀啦!」总算脱身了!但近乎一半的轻甲被扯下留在原地。

      「别想走!」

      !

      见狂犬逼近,「快带秘书长离开!」叶月天向匆忙前来护卫的随扈们吼了声,顺手推他一把后,便掏出虹的魂石一甩化为巨剑迎击。

      「铿锵!」

      ……

      巨剑与长剑相抵的瞬间,气氛和时间就像在此刻完全凝结--该怎幺办啊!

      「爸、爸爸?」碍于脸上有过滤器一时没认出人来,狂犬不敢置信地轻唤了声,耳上的通讯器下一秒传出雷克斯的声音令道:「宰了他,追捕军师待会儿再说。」

      咦咦咦!原来你抓狂放雷是因为爸爸的关係吗!

      「但……」

      他还未抗议完,「快砍我。」想不到叶月天竟低声向他发出同个要求。

      「这、这……电视剧都说这是不孝的行为……」他抖了起来。

      「你不砍我才是不孝子!」

      「……呜。」

      另一方面。

      「到这里便行你们快回头支援他!」

      「不,这里还太近了!至少先让我们护送您到安全的地方!」

      「这附近有密道你们不用操心别忘了狂犬能独挑大队人马那孩子绝对斗不过何况他来自魔洛契亚如有万一等同于给东土之首难看这对钢铁城的名誉可是一大损失!」

      拜託您别说这幺快啦!

      「咕呃!」

      !

      漆黑的身影自头上极扫而过,几名个头较高的随扈倒楣地跟着被撞飞,再来一同撞进前方的废墟中。

      「叶月天?」忆燕赶紧回身準备前去查看情况,但在那之前、剩余的随扈们还未感受到疼痛,甚至未发出任何一点声响,皆在下一秒全被狠狠扫飞作伴去。

      「别轻举妄动,钢铁城的军师大人。」

      声音……几乎一样?不,根本就是同个人,但他明明……

      「这、这种情况下我还能干什幺?」感受到锋利的凉意轻轻靠上颈间,忆燕带着恐惧小心地回头向他苦笑,「先前远远地交锋几次如今能在此亲身和鼎鼎大名的狂犬做近距离接触真是我的荣幸。」

      ……

      沉默了会儿,狂犬第一个反应是歪头,看来这般过快的好话根本没法给他留个好印象为自己留后路。正当忆燕想放慢速度重述一次时--他收剑了,并按了下耳上的通讯器开启透明方框,接着滑了几下投射出雷克斯的身影。

      「……想谈判什幺吗?只要是对钢铁城不利之事我皆不答应。」

      「谈判?你们哪来的筹码能谈?」推了下眼镜后,雷克斯指高气昂地继续说:「同为军师皆是聪明人,因此我给你个忠告望你能好好做出正确的判断,别再浪费贵城资源和我们斗了,你们绝、无、胜、算。」

      「自古以来骄兵必败在大大小小的仇恨战争上皆应验过,无论敌我立场利益不是你一人能掌控的。」

      「哼嗯?你的脑子根本被南土风俗制式化了,你们真正的敌人可不是我们,而我们的敌人也不是你们,因此我们从未将你们放在眼里认真应对过。」雷克斯弹指开启透明方框,并显示出复花镇的现况照,「你瞧,此镇已是咱们的囊中之物了。」

      !

      「怎、怎幺会……」忆燕不禁瞪大双眼。孤狼威风凛凛地坐在高处歇息、满街上皆是敌方兽军乱窜、我军全困在结界内不得动弹……复花镇真的沦陷了。

      「你的眼光、经验甚至于寿命,和我比起根本是微不足道。」关闭方框后,雷克斯又推了下眼镜,「矿山佔再多对我们无益,何况还得浪费力气固守,我随便要两大将在塞岭陪殿下溜溜、临时大举入侵钢铁城跟你们玩心理战便有这种结果,没用的东西换个有用的小镇仅是刚好,你说……你们有胜算吗?」

      ……

      「今日我不追杀到底夺下贵城可是给你个机会,劝你好好考虑投降倒戈于我军,理由我到时会跟你说明,为了对付真正的敌人我军势必不会亏待你们,这也是为了将来的南土能够更加昌隆和平,否则……休怪我军正心赶尽杀绝。」放话完后,雷克斯转过身、身影逐渐淡去,「该撤了狂犬大人,麻烦您回来领队吧。」

      「嗯。」点个头后,他立即掉头就走。

      真正的……敌人?有什幺理由不能在这说?为了将来的南土昌隆和平,要我们捨弃钢铁城的荣耀投降这种事……啊啊,总言之这次败得很彻底,而且还是敌军手下留情之下……唉,我该拿什幺脸见艾梅?

  • 名称:fate stay night hf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2: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