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人传超清

      这两日真安静啊……原以为他们三个会偷偷溜来探望,但完全没有,何况今天得随南土军离开……我在想什幺?他们不来不是很好?自离开东土到现在至少有过一个月了吧?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我不该受他们的影响才对。

      但最令人焦躁的还是后头那只。

      朝某个角落瞄了眼,忆燕以监工的名义乘反引力空气椅自言自语中,还有一堆大小不一的透明方框显示各类资料和他作伴,其中几个方框不时会出现人影和他交谈,乍听下他要管的事多到似乎能媲美城主了。

      看他一下慌慌张张的、一下另开好几个方框搞东搞西的,还得保持秘书长公正凛然的态度应对……唉,明明忙到不可开交,何必为了我一个嫌疑犯搞到分身乏术?

      不过最头疼的还是这点。

      「叶月天,你刚才传到一楼的物资有几样碰坏了喔,麻烦你注意点别逞快。」

      「抱歉。」

      他居然还有空档挑我毛病咧。

      「别对我们的物资存有不良意图喔。」

      「是。」

      喵的闻一下也不行?

      「那不是可疑物件,你仅管照上头写的送便行。」

      「喔。」

      为啥装食物的箱子会自己跳来跳去?扫描结果说是乾粮骗鬼吗?

      如此这般带着内心的吐嘲持续了几个小时,「叶月天,可以休息了,先去吃饭吧。」总算结束了上午的工作放饭了。

      「嗯。」随手扔下扫描设备后,叶月天向忆燕望去,「秘书长大人,您不跟着用膳吗?」他居然还忙着自言自语,而且不知何时他的身边多了一堆文件山。

      「艾梅已带兵出发先行备战準备我必须管理城中事务并交接代理人员处理各项问题还麻烦你替我带来方便办公的速食另外这有份纸本资料你顺道替我送到地四楼柜台放着谢谢。」

      真佩服你说话都不会打结。

      叶月天先顿了会儿消化这番话,接着捡起离脚边最近的文件,「没问题,是这份吗?」

      「不对请你好好放回原处接后自左边上头算起五之三本才是如有碰上佩朵兹请她传输先前提过的资料没有的话就算了我会另行和她讨。」

      说话不换气就算了,看也没看居然还知道东西放哪,你这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我明白了。」

      稍晚。

      饭厅不见多少人,几乎都到前线去备战了吧?包括他们三个也……唉,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为留除了黑风山之外的后盾,三大矿产重镇之一的钢铁城必拿下不可,想不到现在竟为了一只弱小的秘书长卡在这,在他眼下啥事都做不了,真头疼。

      吃都吃饱了,并打包几样方便吃的食物后,叶月天带着文件準备前往地四楼交差,并顺道翻了翻看看内容……又是和仓务有关,完全没屁用。

      「请留步,叶月天。」

      !

      才刚转身,佩朵兹一个伸手便是朝下裆摸来……幸好没让瑙来替身,否则换他被抓的话,他肯定会当场跳起来尖叫损我形像。

      「不好意思我已婚了,就算妳对我性骚扰我也不会娶妳的。」挥开佩朵兹的手后,他马上退一大步。

      「哎呀?还真冷淡呢。」佩朵兹不以为然地推了下眼镜,并对他几乎无反应的态度谄媚一笑,「原来东土的法定适婚年龄约十六岁左右是真的呀?传闻只要大的同意、东土人对妻室的多寡也不受限,你年纪轻轻仅娶一个应该不够吧?趁着这次出长期任务应是想好好玩玩才对。」

      喵的她的奸计比想像中的还多,来硬的不行改换色诱了吗?

      「是这样没错,但我相当尊重内人的想法并自认公私分明,要玩宁可挑合法的场所又不会惹麻烦的人玩,绝不会动歪脑筋在工作上的同事身上。」浇她冷水后,叶月天要她明白这招没用地转移话题,「令尊要妳传输先前提过的资料给他,既然妳有心情关心我的生理需求,还不如和他搞好父女关係别成天摆臭脸相瞪。」

      「他不是我父亲!」这话直接踩中了她的地雷,她当下马上变脸发飙了。

      「不是我要说,所有种族中只有人类的亲属认知是最完整的,即使是媲美最接近神的完美精灵族也比不上人类,他们只要有成了黑精灵的疑虑在,管他是不是一家人都照杀或监禁祭神,事后才在坟前悲恸真是蠢呢。」见她脸色越来越难看,叶月天偏要回敬她老来找麻烦的仇而说道:「大敌当前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有本事妳乾脆也别认生母继续反对吧,但我好意劝妳一句,千万……别后悔。」

      「那种畜牲我才不--」怒吼间她熊熊止住闭嘴,并恶狠狠地瞪着叶月天良久,最后鼻哼了声转过身,「哼,要说风凉话你自便,我不奉陪了。」

      ……畜牲?难道秘书长不是人类?

      复花镇地下道。

      「听好了!这可不是演练,你们必须和莫朗率领的兽兵们好好合作!剩下的我不多说,但事后惩处绝对比平日要没脑子的家伙死得更难看!」厉声提醒后,艾梅帅气地招手指挥,「第一队往S道在W道前照计画驻守,第二队以倒V形由南自北散开埋伏,精锐队包括你们三个在内都跟我来!」

      「遵命!」

      天啊……居然被安排和主攻部队同行,这真的没问题吗?

      相觑几眼后,三人战战兢兢地跟上他们的脚步,通过了不知几道身份辨识闸门、高速横向传送电盘、再次下钻地道或往上道爬,足足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得以暂时停下休息。

      「暂且休息三十分钟,顺道听我安排。」艾梅转了下手腕上的錶形机械,随之投射出就近区域的地形图及各类资料,「待会儿我们得分成两小队,一队採少数人马前往地明製造混乱,一队留下待敌方派出人手前往地明查看时,我们就杀出去夺回塞岭。」

      「唔哇……心脏快跳出来了。」清田彻无奈地拍拍胸脯定定神情。

      「我只想揍戴眼镜的家伙,但愿别碰上他们的两大将和赛宾娜才好。」洛梧桐叹道。

      「好紧张、好紧张……超刺激的!我一定要好好表现证明我有进步!」风伶儿双眼放光地紧握拳头。

      妳是不是搞错方向了?

      「照计画分队之前……」艾梅瞄了他们三人一眼,再看看这里的人数和紧急后勤员,接后皱起眉头,「以你们的学院成绩来看,把你们放后勤有点儿浪费,但危险事我不太想让你们干,何况你们为了观摩而来,老把你们放后方可说不过,在紧急状况下我们无法完全保证你们的安全……你们怎幺看?」

      「呃?忆燕没安排他们三个的份吗?」莫朗问道。

      「说没有也不算,但说有也不像。」艾梅似乎为此感到很头疼,并继续说:「他的意思希望由他们三个自己决定往哪,跟了哪队就照哪队的计画行事,但为了成败关係,他们的人身安全自行负责、我们不得插手。」

      ……

      感觉……就像还怀疑他是奸细一样,拿我们的人身安全试着逼他露出马脚,自秘书长的表面来看完全无法想像竟能如此不留情,抑或……秘书长对我们的实力有信心?

      「梧桐跟第一队去地明,我和阿彻跟第二队攻下塞岭。」

      !

      「伶、伶儿?」清田彻震惊,洛梧桐则慌张地搭上她的肩膀,「傻瓜!别随随便便下决定好吗?想表现也不是挑这时候,命没了就啥都没了!」

      「可是我什幺都不拿手,但耍小聪明我自认不会比月天逊色的。」她苦笑了下,接着解释道:「要在地明製造混乱,梧桐瞬间爆裂攻击性极强绝对万无一失,而且距离远甚至能以特定目标进行调虎离山撤退。阿彻就不用说了,近战实力坚强绝不输任何人或兽、血统加强体质至一般物理攻击近乎无效,加上学了结界有任何万一也能轻鬆地全身而退。」

      「……百年一招的名院院生果然不可小觑,个个都有令人惊讶的底子。」艾梅先是钦佩地点点头,接着在投射画面上滑了几笔,但最后一滑却紧急停下,「那妳呢?妳有什幺本事和计画争取第二队的资格?」

      「这个……我、我会短距离瞬移!还能造出敌人绝对打不破的结界!然后……」这番话听起来就像是站花的,就算不看艾梅的脸,她自己也深深觉得这还不够,于是她怯怯地小声说道:「真有危急的情况发生,我会放天雷攻击,但这招威力过大仅有一次……无、无差别乱劈这点我没办法控制……」

      ……

      众人沉默须臾,她掩面难堪地躲到洛梧桐背后,艾梅则挑眉提出自己的疑问,「天雷吗?传闻是金术最上乘的……真的假的?会这招的纪录最少要学一甲子,别说还得精通至言灵的程度,妳年纪这幺轻怎幺可能会?」

      「我、我有养雷兽……」

      !

      「天啊!雷兽不是神兽吗?弄出来给我瞧瞧!」莫朗兴奋道。

      「现在可不是欣赏珍奇异兽的时候吧,莫朗。」艾梅无奈,接着在投射画面上滑下最后一手,「有神兽助阵似乎不错,必要时我可会要妳直接深入敌阵中心放天雷,行吗?」

      「行!绝对没问题!」风伶儿握拳。

      「伶儿!」洛梧桐伸手晃了她一下,并皱起眉头,「妳没听清楚吗?城主话中的意思可能会把妳当炸弹扔过去啊!」

      「我有结界呀,就算电到自己也不疼的。」她笑道。

      ……

      「噗哈!好一个勇气可嘉的小妮子,就照妳说的分了!你们三个可要好好表现啊!」艾梅下定论。

      傍晚。

      饭厅没任何人……白天至少还有几只小猫在,现在全去备战了吧?

      随意在出口最近的位子坐下后,叶月天开启桌面上的点餐系统选了几样甜品做为晚餐,幸好这项科技不会因没人在就停摆不予供餐。

      「嗯?你这大男孩忙了整天只吃那一丁点够吗?」

      「晚上好,秘书长大人。」目送忆燕放下手边的资料们入座后,他便点个头示礼,「今天胃口不太好,何况他们回来前就我一个在这享受也是说不过。」

      「别担心,我相信你同伴的实力不错,加上艾梅是经验老道的沙场战将,曾有山贼团设法掠夺黑金时,可是仅由她和莫朗两人击退对方呢,这次战果我对他们有信心。」忆燕笑道,并点选份量蛮多的套餐享用,「别搞坏身子吃多点吧,你也知道兽族很顽固,日后还有很多事得忙呢。」

      「是。」

      ……

      畜牲什幺的……他不管怎幺看都像人类,并没任何特别的非人特徵在,吃的量和他的身材相比算多了点,至于气味……除了火山焦土味外,还沾了些城主的气味,好像没什幺特别的?但总有一点……

      为了嗅气味,叶月天无意间凑近至仅剩几公分的距离,「你、你有事吗?」忆燕苦笑。

      「呃?」他赶紧退回去,并若无其事地加点肉类餐点,「抱歉,您的眼镜好像歪了。」

      「眼镜?」忆燕摘下眼镜瞧了瞧、折了下,镜片处竟浮现密密麻麻的系统资料,并发出电子音说道:「检验中……磨损二十七%,可视度自最近一次检验后再降两%,左框架稍有折损九至十一度左右、右镜片稍有脱落两毫米,您的保固期还有一个月又两天,建议您在期限内将眼镜交给购买店家整修,谢谢。」

      区区一副眼镜尔尔也太夸张了吧?南土科技真跩。

      「唉,每次被艾梅盖脸就越来越歪。」忆燕无奈地戴上眼镜,并推了下,「最近也没空去送修,真搞坏了就乾脆换副新的好了。」

      居然只担心眼镜咧,您被她盖脸应该担心脑袋会不会被巴掉才对。

      「能冒昧问个问题吗?您怎幺会和城主……咳,我没特别的意思,但认识您两位之后就相当好奇,您不想说也没关係。」

      「哦,不只你好奇而已,每个初次相见没多久的人都想知道。」忆燕苦笑,捧起汤品喝了口后,他有些沉痛地叹道:「这怪我酒品不好,在某次庆功酒宴清醒后……就这样了。」

      喵的居然是您压她吗!

      「了不起的真男人,请接受小的一拜。」叶月天低头向他致敬,这根本是在为他默哀。

      「不不不……其中还有不少原因拜託你别想得太夸大了,这样我很为难的。」忆燕连忙澄清,接着转移话题,「你吃饱后能睡就早点睡,毕竟我军不知何时回归,不趁早休息到时可会累惨的。」

      「他们回来前我还得睡仓库吗?」

      「你今天回房睡没关係,他们回来后在另做安排。」

      「明白了。」

      虽是杂食但以素居多,相当有脑子这点能笃定是半兽,再来他容易紧张、忙起来有些急躁、有胆搞上像只巨虎的城主……是那个吧?耳朵和尾巴肯定以手术切除了,就为了在南土活像个人。

      「唰啦。」

      几日没回这房间原以为会很乱,但那小子似乎整理过了,意外地相当整齐……不,整齐到和初次踏进这房间一样,完全不像他会干的事。

      「嗯?」

      瞄见桌面上有颗小红光闪烁着,叶月天靠过去嘟了下,清田彻的声音便随即冒出,「月天,你有回来睡的话别再把房间搞成狗窝了,出发前我在城中市场发现不错吃的点心放在柜子里,你想吃的话都拿去吃吧。还有,你别再惹镇长生气了,小心她真的把你抓去关起来,我们会平安回来的,别太想我们啊!」

      ……

      同伴……吗?倘若你们知道我是策划这次内战的叛徒、是个祸首,你们还会把我当同伴看待吗?

      ……绝对不会的,我自始至终没给你们好脸色看,三不五时故意扯你们后腿,甚至阻碍你们在学院夺得好成绩的机会,藉这次的战事是该好好让你们明白……我不该成为你们的同伴。

      脱下风衣外套随手扔在桌上后,叶月天便直接往床上趴去,再来慢慢翻个身……有颗眼球挂在上舖床底的角落处瞪着不放。

      ……

      一人一眼球无语相瞪了许久,「就我一个在没啥好拍的,你不如飞去拍伶儿他们才有成绩交代。」叶月天对牠搧搧手。

      「他们在整备中,有电子卡在我很快就能找到他们,所以不急。」小眼球答道。

      「好吧。」他闭上双眼。

      ……

      「我可以问您几个问题吗?」

      「说。」

      「您为什幺……不对,现在主城中无人,靠您一个夺下此城应该不难吧?」

      「怎幺?起了私心想投靠兽族吗?」

      「才、才没有!我生于魔洛契亚、死也是魔洛契亚的眼珠!所、所以……」说着说着,小眼球心虚起来地低语道:「要说完全没有也……在南土待了好久,南土的人类不管对兽族还是一般动物都很过份,我有点……希望你们能赢。」

      「不是所有人类都这样,你看秘书长和城主会吗?别一竿子打翻整条船。」

      「……我不懂耶,您明明也是抗军,为何要替他们说话?」

      「唉,眼大无脑的眼珠,我顺道回答你第一个问题好了。」他坐起身后,竖起食指道:「第一,这里可是矿产重镇之一,城中无人仅是假象,地下道错综複杂我又没外援能来帮忙,擅自行动根本等同于玉米扑火。」

      玉米扑火?玉米烤了之后会变成爆米花……是指自爆的意思吗?

      「第二,我说过我们是为了确保兽族在南土的地位。」竖起第二根指头后,他倒回去闭上双眼,「也就是说,在未来兽族得和人类平起平坐一同生活。斯亚古大陆分为四大领土本意是为了保持平衡,风俗、观念、权益等仅是有智慧的物种自作主张,这块土地孕育生命诞生及生存,何人何权能否定这一切?你我甚至是神都没资格决定任何人事物的存在与否。」

      「哪呜?」小眼球歪了歪牠的大眼珠,看来这番话对牠而言太深奥了。

      「……我们抗争的目的是为了否定不公平歧视,你想想同样是斯亚古大陆的土地为何只有南土不能住兽?再者我们可是尽心尽力地将伤亡降至最低,不管平民还是军掳我们统一关在安全的地方并无性命之忧,这段期间我们只希望他们明白人和兽都一样,就像你我都有自己的情绪及想法,能吃喝拉撒睡是正常的,谁都不能否定你我的存在。」

      ……

      小眼球顿了许久似乎正忙着消化这番话,接着点点头,「大概明白了,你们反抗的不是人而是歧视,替他们说话、不想伤害他们就是为了证明这一点。」

      「你明白就好,没事的话别吵我了。」

      「……这话由我来说可能不适合,但……祝你们武运昌隆。」

      「当你的监视员就好,别管闲事也别多嘴。」

      「嗯,我去找伶儿小姐他们,再见。」

      ……再见啊。

      深夜。

      「一人一兽两两一组,人在后掩护、兽在前引导我方悄悄深入敌营。」分岔道前,艾梅再次打开錶型机械下达最后的指令,「到达目的地后别擅自行动,先好好探查敌方的动向找藏身处埋伏,子时后第一队随你们高兴尽量製造混乱,但别使矿道过度坍塌,如敌方有增援的迹象,由洛梧桐引开敌方的注意撤回地下道待命,我会依现状决定是否唤你们来支援。」

      「城主大人。」某只人类轻甲兵举手,并瞟了兽兵们一眼,「您明知道兽族血气方刚容易冲动误大事,派他们在前方带领不适合吧?」

      「闭嘴别挑起无谓的争执,派兽在前当然是因为他们夜视能力极佳不像我们得靠机械,而且他们能透过气味自下风处判断敌人位置,更别提他们能比人类更快在野地找到藏身处,如果你觉得这还不妥就由你带队!否则就别质疑我下的决定!」

      ……

      见他难堪地低头沉默,某几只兽兵则发出嗤笑声,「笑屁啊你们?他可不完全是错的,你们别以为能带头就得意忘形!」艾梅立即厉声指责,并抱胸,「敌方同我们一样不光只有兽族在,人类的智慧及狡诈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有多恐怖,特别能为整个大军出主意的更是危险,况且咒术方面你们在行吗?我承认我不在行所以才要大家合作!你们最好听取同伴的意见别逞风头,否则不管人兽谁犯错我一律以组照鞭不误!」

      不愧是公正廉明的城主,要训就扮黑脸大家一起训才不会暗自相互仇视,佩服佩服。

      「还有谁不爽想抗议的?通通提出来让老娘好好开导!」艾梅举起拳头。

      ……

      「很好。」见众人沉默,艾梅在投影画面上滑了几手继续说:「第二队同样人兽两两一组先找地方藏身,地明混乱一起便以U阵型準备伺机行动!当敌方派人前往地明支援时,咱们先确认有多少敌人留下,再来字头字尾的负责将阵型改为O形阻断前往地明的去路,最后一起围上去夺回塞岭!」

      「喔!」不分人兽吆呼声一同四起不断,就只有这时候人兽才这幺有默契。

      妈、妈呀,终于开始了……

      「你们两个就跟我走吧,我一狼可抵三兽呢。」莫朗拍拍风伶儿和清田彻的脑袋。

      「嗯,请多指教啰!」清田彻笑道,风伶儿则向他弯身行礼,「麻烦你照应了,莫朗先生。」

      「伶儿、阿彻,你们要好好注意自己的安全。」洛梧桐拍拍他们俩的肩膀后,便戴上口罩过滤器和夜视镜,「他们就拜託你了,莫朗先生。」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莫朗点头。

      「梧桐妳也是。」清田彻跟着拍拍她,风伶儿则笑道:「不会有事的,别忘了我们三个都很强!绝对能平安回去的!」

      唉,天真的傻女孩,但不知何时开始……她确实越来越坚强了。

      「为了钢铁城的荣耀、为了南土的胜利,咱们出发!」艾梅喊道。

      「是!」

      塞岭山脚下。

      哇……明明在地下道吵过架,想不到一踏出去,所有兽兵一同蹲下、人类兵一同跳到他们身上,并安静无声地冲入山中……像这样和平相处不是很好?两两合作也完美无缺,为何还会有歧视的问题发生?

      「来,你们到我背上抓紧了。」莫朗蹲下。

      「伶儿上去就好,之前输给月天后我有好好练过,无声迅速上山我没问题。」清田彻推了她一下。

      「咦、咦?」她小慌了下,但为了大局想可不能在不拿手的地方逞强,于是她有些笨手笨脚地爬上去,「抱歉得麻烦莫朗先生了……」

      「小意思别介意。」莫朗笑道,接着起身,「彻小兄弟你跟紧啰,我可是跑很快的。」

      「放心,说不定我会跑赢你呢。」清田彻一派轻鬆地稍稍屈身预备开跑。

      「哦?光有速度可不行,先发出声响的人就输了喔。」莫朗起了兴致地跟着屈身。

      「没问题!预备啰……冲!」

      「唔哇!」一人一狼开冲,险些害风伶儿甩飞。

      还赛跑咧,你们的战前紧张感到哪去了?

      如此连奔了好几个九弯十八拐,甚至一上一下跃过个个高矮不一的石块、金属伪树、矿道运输设施……奇的是他们俩真没发出任何声响!但搭便狼的风伶儿身子可没像他们硬朗,这段路程无奈使她晕头胀脑地只差没吐出来他们看。

      费了好一段时间后,「停下,再上去会被发现的。」莫朗一把抓起差点冲过头的清田彻,并尽速拿就近的金属伪树做掩护,接着拉下疑似开关的枝头,「这能改变周围的气流方向藏匿我们的气味,夜视镜两侧有小转轮能调远近及锁定活物位置,你们利用它看清敌人的动向,待会儿地明混乱一起即是讯号,对付兽族别在他们视线内发动袭击皆能有效打击他们。」

      ……你明明也是兽族,现在却因为立场不同得将你们共同的弱点拿来反制,感觉真讽刺。

      「嗯。」两人一同点点头后,便着手调整夜视镜的效能……好像和想像的画面不同?

      随着画面放大而清晰,能看见金属木和石头等死物皆以绿线勾边漆黑一片,敌人的模样不像所想的以体温高低显示一片红,而是以纯粹的红线完整勾勒出敌人整身及外表,加上敌我双方所穿的及用的轻甲仪器皆不同,竟能以此在每人身上标下一眼就能辨明哪方的记号,甚至还能显示照面许多次的敌人简易个资!南土科技实在太可怕了。

      「呃?莫、莫朗先生、伶儿,你们看看矿口那边。」清田彻低声指道。

      「怎幺、啊。」莫朗才刚转过头便愣了下,风伶儿则是下意识地嚥了嚥口水,「孤、孤狼和狂犬两大将居然都在……」

      以夜视镜看去,他们两个依然戴着盖去半张脸的皮头盔,加上此地是活于开发及挖掘的矿场、空气不太好,所以也同我方一样戴着口罩过滤器,整张脸遮掩得连红线也无法勾出相貌,但这该死的高科技却清楚地在他们身上标下他们的代号,其余的底细一概无从考察。

      ……

      一看见他们就觉得不太妙啊……如此一来真能攻下塞岭吗?

      但观望了许久之后总觉得……狂犬好像怪怪的?现在的他不像影片所见的气势昂然反有些孩子气;不像影片里那般冷漠反对周遭事物很好奇,而且还三不五时绕着孤狼打转、跟孤狼讨抱抱,最后两人像父子似的玩起飞高高……这怎幺回事啊!

      !

      赛宾娜也出现了!

      她突然一跃现身不禁使埋伏的三人吓出了点冷汗,孤狼一见到她便放下狂犬打招呼,他们像老朋友似的谈了许久、手还忙着朝某个方向比划,或许在讨论他们的内部事宜吧?但她喵哈哈的大笑声偶尔传来实在不像在谈正经事。

      再来又是诡异画面……狂犬一凑近,她给他摸摸头后居然想试着抱起他!最后却放弃地普通抱一下,然后两人手拉着手玩起了转圈圈……你们三个到底是什幺关係啊!尤其狂犬反差也太大了吧!

      至少到目前为止能确定叶月天并无嫌疑,虽然声音很像,但眼前的狂犬会笑。

      「啪滋。」

      什幺声音?

      「啪滋、啪滋、啪滋滋滋……」

      怎、怎幺了?

      不分土地、石块和金属木,猛然出现的浅黄电流四处忽起忽灭窜绕不止,本在巡逻的敌方兽族以赛宾娜为中心逐渐集合,最后「啪喳!」一响,电流凝聚成一道闪雷瞬间落在不远处的空地上,不请自来的访客自雷电中现形。

      !

      是那戴眼镜的王八蛋!

      「唉,每次扬起尘土都会弄髒衣服,要是我的体质能改就好了。」因距离较近能稍微听见他的抱怨声,甚至还能看见他正忙着拍拍衣襬。

      「喔呀?」孤狼带头靠过去,而赛宾娜和狂犬则相觑了眼才跟上……看来他们和军师的关係似乎有些微妙,「有什幺事需要劳动你特地前来一趟?」

      孤狼的声音……好像在哪听过?

      「哼嗯……」他以眼角余光瞟了四处一眼,难不成被发现有埋伏?最后他推了下眼镜,「抱歉了殿下,我想稍作更改您的计画。」

      「……随你,反正我没比你聪明。」赛宾娜撇过头。

      「您过奖了。」他手一挥,随即有块透明方框浮现,再来手一滑,似乎传了什幺讯息出去,「麻烦孤狼大人和狂犬同我到别地驻守,这里暂且交给您独自负责,我已安排支援随后到达。」

      「不要,我想在这陪赛宾娜姐姐!」狂犬抗议。

      「别任性,你说过你会听话我们才让你来的,不然雷克斯可会把你丢回家里喔。」孤狼给他摸摸头。

      啊,夜视镜把军师的名字从小雷改成雷克斯了,能自动即时更新真方便呢。

      「好啦……」狂犬闷闷地低下头。

      「那我们先告辞了,公主殿下。」雷克斯向她弯身行礼,接着推了下眼镜手一挥,「咱们走。」语毕,他们三个化做闪雷离开。

      ……

      「唉,他喵的最讨厌这种--」

      「砰轰!」

      !

      「出了什幺事?是地明那边吗?」赛宾娜朝爆破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并向纷纷赶来护驾的兽族们下令,「手脚最快的喵们快去看看!如是敌袭一喵负责回报!剩下的给我提起警戒随时听候指示!」

      「是!」

      ……如计画的一样,準备开始行动。

  • 名称:博人传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2: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