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弦小说超清

      「刚才你们真不该如此无礼,我知道你们东土人对此事看不过,但我好歹也是南土的一份子、早就习以为常了,你们这幺做在日后肯定会受到种种刁难的,别说仅是待后勤就没事,万一有人因此算计你们推你们到前线去……」

      这只傻大狼还真会碎碎唸啊,竟只顾别人不顾自己,唉。

      莫朗一路碎碎唸地唸过好几条走廊,遇上岔路则会暂停一下帮忙找路后继续唸……真叫人怀疑他是否有被虐倾向。

      「啊,E45和46房是这里吧?」风伶儿指着门牌。

      「你们男生46房吧,晚上没事别随便大叫或来吵我们。」洛梧桐搧搧手后,便拉着风伶儿刷卡进房。

      「喂,你们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莫朗无奈。

      「喵的妳别偷听我们的声音我就感谢女神了。」叶月天瞪她。

      「莫朗先生来我们这坐一下吧,我们行李不多很快就好。」清田彻招手。

      「……唉。」彻底被无视了,莫朗仅能大叹。

      真是空旷的房间。

      进房后随处望了眼,空间大约十几坪尔尔,墙上满是奇怪的金属纹路及带有各种符号的按钮,叶月天嘟了下疑似床型的按键,最里头的墙面随即内翻出一张两层行军床来,看来其他日常用具也是以此收纳在墙内,不愧是科技大国。

      「你们东土的一般住家应该没这种设计吧?」莫朗进房后,很快地按了下某个按键,随之有张桌椅翻出供他入座等候,「如有什幺疑问就提出来吧。」

      「嗯……应该没有吧?」清田彻望着按钮堆,稍微寻了下便找到能投影出使用说明的按钮,「这很方便呢,住南土真轻鬆,有什幺大小事只要一指或一声就行了。」

      「太轻鬆可不好,这容易使人懒散、怠惰,久而久之就得和医者喝茶聊天了。」叶月天按出衣柜,接着前去把行李扔进,「我整理好了。」

      这哪叫整理?

      「你这不是更懒吗?」清田彻无奈。

      地六楼。

      南土的歧视风气也太夸张了,明明同为此地的居民、同为这座城的长官或同事,对待人和非人的态度一眼便能辨不同。

      见莫朗再次受刁难,身为犬派的叶月天就是看不过地为他抱不平、为他羞辱回去,不明事理的歧视者好一点直接撒手走人、坏一点便槓上大吵特吵,最后依然由莫朗出面圆场,可惜由他当和事佬无法为他非人形象加分。

      待这帮歧视者相互推来推去,总算推了位态度还算不错的人来做后勤介绍,但却拖到近午放饭之时……已经能肯定待会儿会被敷衍了事。

      「这里是我们的仓库,这份操控说明书和货帐给你们,掰。」

      比想像中的还更混蛋啊!

      「没关係没关係,我以前也是从后勤做起的,我来为你们介绍吧。」莫朗苦笑。

      「抱歉给你添这幺多麻烦。」风伶儿不好意思地向他行礼。要不是也因为看不过,或许她早在叶月天泼水之前就出面阻止了。

      「谁叫他们太超过了,真亏莫朗先生忍得下,换作是我早就炸飞他们了。」洛梧桐叹道。

      「哎呀,可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知心的好兄弟有几个便足了。」换个角度看,艾梅城主的确是好兄弟没错。莫朗接过洛梧桐手中的资料们,并带领他们走向就近的仪器面板,「这玩意儿很简单的,咱们后勤仓虽以机械分类、运输及堆放,但有些部份还是得靠人力。」

      「呃……为什幺有这幺多精灵语的分级字?」光看说明书一眼,清田彻就头昏眼花了,他只认识A到Z,可不认识组合起来的单字。

      「哦,说明书最后一页有写解释,你们对照一下别把楼层和物资搞错了。」

      「哼嗯……」略过说明书不看,叶月天仅顾着翻货单,「因为机械负责整仓,哪边物资脱轨了、坏了、内容物错误可无法查明,所以才需要靠人力吧?」

      「正是如此。今天你们只需熟悉这里的仓务系统,明早他们会另外发放轻型扫描设备给你们带着,再来依照上头的指示清点物资、操控仪器送到哪个楼层便可。」

      「听起来很简单呢……但我们整天得待在这里吗?你们人手不足应该还有其他地方需要帮忙吧?」风伶儿问道。

      「啊啊,这得看城主和忆燕的安排,在那之前得委屈你们负责这里就好。」

      如此一来应该有很多机会能暗中行动,但监视器有些麻烦……得找个替身才行。

      傍晚,地二楼餐厅。

      妈呀,看起来就像馊……

      透过佩朵兹的介绍前来助阵,并取得临时工作证及各项钢铁城军务证明,虽说获得免费吃住和一点小福利,但……不愧是各土料理排名最后,南土的食物光看就难以下嚥!

      一人皱眉、三人带着嘴抽的苦笑皆从饮品动手先,毕竟寄人篱下太过挑剔往后只会更麻烦,在四周满是南土人一同共餐可不能摆臭脸给人看,但某只面瘫除外。

      「你们在这啊。」莫朗前来入座,并插卡点了点、滑了滑桌面的点餐系统升出一份套餐,「仓务系统应该都摸熟了吧?哪边有什幺困难需要解答吗?」

      「我们这有个小天才在,不熟很难呢,放心。」洛梧桐搓搓风伶儿的脑袋。

      「没、没有啦……」她掩面。

      「其实蛮好玩的,但脱轨从天而降的挺惊悚的。」清田彻苦笑,他可被砸了好几次。

      「哦,运输物资前你可以先调资料看重量调整输送速率,冲太快当然会掉下来。」莫朗笑道。

      「摔坏我们要负责吗?」风伶儿问道。

      「基本上我们的包装有特别设计过,不怎幺会有摔坏的问题,但……」莫朗歪头摸鬍鬚苦恼。

      「食物摔坏我来湮灭证据。」叶月天举手。

      你这是趁火打劫吧。

      「摔坏的话当然由你们负责啰,我会调阅系统纪录登记至你们的电子证明,并转交给魔洛契亚学院处理。」

      闻言,众人转头一看,忆燕笑瞇瞇地站在一旁……看他相貌温文儒雅又被他家母女俩压在底下,实际上意外地很严格呢。

      「你来的正好,快坐下我请你吃顿饭。」莫朗拍拍身旁的坐位。

      「不用啦,我刚刚给艾梅请过了,现在饱得很呢。」他苦笑了下,坐下后便推了下眼镜自耳上的机械拔出小记忆卡,「喏,这是今天的会议纪录影像及总结,有哪里不妥务必提出来。」

      「没问题。」点个头后,莫朗接下记忆卡插入手腕上的錶型机械,并投影出会议影像快转至他离开的部份。

      ……

      见他们俩无视旁人边看边谈起公事了,尤其莫朗还得忙着吃饭,看来他在这的地位崇高归崇高,但为了顾及兽族在南土的好形像得比杂工还忙,真辛苦呢。

      「大致就这样。」该转达的说明结束后,忆燕望向四人,「你们吃饱后早点休点休息吧,明天一早开始会很忙,工作设备的部份我会请人送过去的。」

      「好。」四人点点头后,由风伶儿举手发问,「关于监仓工作的时间点都故定在傍晚左右结束吗?除此之外我们还要做什幺?」

      妳有多想当他们的免费劳工啊?

      「目前是这样没错,这仅是刚开始,日后我们会依现状分配别的工作给你们,还请各位多多担待。」忆燕答道。

      傍晚左右吗……几个晚上的时间调查这理的通道和监视器分布应该够了。

      『主人,我真的恢复得差不多了,那边的时间可不会因我停在原点,您确定不看吗?』

      不,明早开始要认真帮南土工作,有空的时候再说吧。

      『但……您或许已错失了种种认识真正的他们的机会。』

      ……下次吧,沙萝。

      『主人,您何必--』

      「伶儿?」洛梧桐自浴室走出,见她呆坐在床上闭目养神,便靠过去拍了她一下,「想睡了吗?我已经洗好了,想睡快去洗洗睡了吧。」

      「呃?好、好的。」

      抱歉沙萝,现在真的不适合,南土即将展开人兽内战,时时刻刻不得不注意点,为了小雷兽和水娃想想吧,牠们还小、别因为精神不足让牠们暴露在危险中。

      ……

      另一方面。

      「你这家伙又不洗澡啊?」自浴室走出,一眼看见叶月天黏床就躺,清田彻只感很头疼。因脖子被开了一爪,他以此为藉口不知几天没洗澡了,似乎能闻到有股怪味儿从他身上飘出。

      「要你管。」

      唉,天晓得得在南土待多久,每天和他共处一室真……

      点开自动衣柜门拿出上衣穿上后,清田彻拎着长刀来到床前,并把长刀扔在上铺,谁叫斩灵人和刀近乎一心同体,睡觉当然得和刀子一起睡。

      「月天。」清田彻还不睡地在他身旁坐下,叶月天随即翻身背对他,「……你不担心吗?万一赛宾娜哪天被他们逮到怎幺办?」

      「担心何用?我不是她老爸,当然无法干涉她的决定,照顾她这幺久、目送她最后一程算我仁义已尽。」

      ……

      「一点也不心疼吗?好歹认识这幺久了,没点感情不可能吧?」

      「感情用事可活不下去,这就是现实。」

      是啊,这块土地的生存现实……仔细一想自己问了个笨问题,今天的家人成了明日的仇人,如此这般的新闻每天比比皆是,甚至不足为奇。

      然而自己的家庭……即使和母亲相依为命,自身的血统暴走却不只刺杀白银那一次。溺爱唯一的孩子,同时得还提刀戒备自己的孩子,就怕孩子失去母亲而懊悔痛苦,还不如由母亲承受误会望孩子解脱……似乎比他们家还可悲。

      「如果……真有机会和赛宾那对上的话,你会对她出手吗?」

      「会,就像她割了我脖子一样,毋须犹豫。」

      「……也对。」

      翌日。

      「这套较大的繫在腰上、小的戴在惯用手上,检查内容物或查询及接受指令通常动动手指就好,剩余的部份自个儿看说明书研究吧,掰。」

      还是一样混蛋啊!

      「等等!」风伶儿连忙叫住工作人员,并问道:「这、这里只由我们四个管?万一有什幺状况或问题该找谁好?」

      「一样透过你们身上的设备,说明书都有写。」他指道,接着抱胸,「稍早上头下令要我们到别处忙,所以你们有问题就多翻说明书、别老是靠我们,我们可不想因你们吃了兽族的亏,行吗?」

      ……

      「好好加油吧,搞坏了赔偿算你们的,掰。」

      真叫人火大。

      目送他离去后,「唉,这幺大的货仓又不知几层楼只由我们四个管,摆明了就是刁难我们。」洛梧桐抱怨。

      「当学习经验忍忍吧。」风伶儿苦笑。

      「那重物归我管啰。」清田彻笑道。

      「食物给我--」

      「慢着。」见叶月天转身,洛梧桐马上拽住他的后领,「日用品量较大,你和伶儿两人负责,我去管食品。」

      他喵的。

      几个小时后。

      这边的要全送到一楼去,这边的则是送到顶楼,然后新进物资得在地三楼审核,接着统一送到这二检分类堆放,再来藉由地下输送道运至别镇及各山集结点……呜,这幺枯燥乏味又繁複的步骤都快昏眼花了,不晓得月天有没有问题……

      风伶儿抬头望向远在运输台另一边的叶月天,他看似很认真地忙着清算及对表,偶尔会稍稍屈身检验物资内容物,自腰上开启的透明方框一个接一个地闪烁不断,真难得没搞怪也没偷懒呢。

      这都是因为赛宾娜……既然他能办到,那我得好好打起精神。

      ……

      準备回头的那一刻,似乎有只白色的小蜥蜴自他腰间爬过……看错吧?

      午时放饭时间。

      「伶儿别搞了,先去吃饭吧。」清田彻喊道。

      「你们先去吧,我这还有几批限时物资得送。」

      「怎幺?死鱼眼全扔给妳搞了?」洛梧桐靠过去。

      「没有啦,他那边的更多呢,只是比较棘手的几件他认为给我处理较安全,我们俩待会儿弄完就过去了。」风伶儿苦笑。

      「……好吧。」瞥了叶月天一眼,他确实没偷懒还在忙,洛梧桐只好拍拍她认栽,「那我和阿彻去帮你们佔位子,可别拖到午餐结束啊。」

      「嗯,麻烦你们了。」

      十分钟过去后。

      呼,终于弄完了……

      卸下身上的设备放在一旁,再来向叶月天望去……他早将设备拿下了,看样子也赶在时间内将物资全数送出,不过他似乎还不打算去吃饭,而是不断地翻阅着手边的说明书。

      「月天,你还不去吃饭吗?」风伶儿靠过去。

      「唔!」不知为何他小吓了跳,并有些僵硬地半回过头,眼角还抽了几下,「不,伶儿姐、咳!妳先去吃吧,我还想多熟悉点这里的设备。」

      ……哪里怪怪的?

      「有哪里不懂吗?我教你吧。」

      「不、不用了,我自个儿研究才能专心,有人在只会分心,别管我了。」他连忙走开。

      「喔……」风伶儿带着疑惑望着他,他似乎很紧张的样子?

      虽说他平常就爱独来独往的,但……口气怎幺换个人似的?试探看看好了。

      「月天,你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

      「那要不要我帮你留份午餐还是带过来?」

      「不用。」

      「你刚才不是还想偷吃人家的食物?怎幺现在不饿了?」

      「喵的我饿不饿干妳屁事。」

      ……好像没什幺不对,是我想太多了吗?

      如此过了一个礼拜。

      快崩溃了……

      每日仅负责管仓尔尔,完全没任何负责人前来查看或调工,别说无法得知人兽战目前的状况如何,就连到外头晒晒太阳也有问题,还说什幺会依现状调动或给个机会观摩战事,这帮南土人根本刻意刁难!

      但瞧瞧叶月天,或许就因为和城主说定绝对听后差遣,他自头到尾皆没抱怨什幺,不管接收何种仓务指令他绝无二话照办完成……他这欠揍面瘫都能毫无怨言了,不认真点也是说不过。

      「请叶月天、风伶儿、洛梧桐和清田彻即刻到会议室报到。」

      「终于。」一听见广播声,洛梧桐马上扔下了身上的设备伸懒腰,「成天揹这堆东西揹到快脊椎侧弯了,希望他们能换点别的工作来。」

      「但愿别换更複杂的来。」清田彻叹道。

      「千万别是厨房、千万别是厨房……」风伶儿祈求。

      「给他们包养仅做这点事还奢求什幺?」扔下设备后,叶月天先行走出,「说不定只是和兽族有什幺战果想寻求我们的意见罢了。」

      你有需要给人浇冷水吗?

      「总算来了。」见他们到达会议室,佩朵兹便起身切换投影画面,再来如叶月天所料地推了下眼镜说道:「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们,这是两日前战况影片,先好好看过一遍。」

      ……

      影片一播放,除了叶月天以外的三人傻了,想不到还真如他所料的一样……兽族採用声东击西之计袭击了复花镇。

      一开始兽族军不分东南西北地大举入侵,但镇上竟没半个镇民在,纳闷之时、南土军一鼓作气自暗处四起,吃了亏的兽族军在赛宾娜的带领下连忙想撤离复花镇,却在无意间反被困于镇中央,这次佯攻乍看下本该是他们战败的,但……

      有个银蓝长毛的蒙面兵竟揹着他们军师不知自哪从天而降,那名军师双手一敞、大量透明方框接二连三地不断浮现,电流自他身上各处窜出并干扰南土军的军武设备,南土军见状后,轻甲兵立即退后、重甲兵随即上前展开近身攻势,但岂料又半路杀出程咬金来。

      第二只黑毛的蒙面兵一冒出,便以风术筑起风墙暂时挡下重甲兵的动作,并示意银蓝长毛的蒙面兵带兽族们撤退,紧接着……战况反了。

      他随手接下某只兽族扔给他的长剑,一解除风墙的瞬间便猛地冲入敌阵。一剑挥下,比他高大的重甲兵竟一击被他砍得老远;一个闪身,他竟能短时间绕过好几人给予痛击使之倒地不起……每个动作每分攻势流畅得一气呵成毫无停歇,不一会儿的时间重甲兵们全数败阵。

      庆幸的是他并未恋战,直到兽族军全数安然离开后,他马上撒手撤退,否则照情况看来……只靠他一个,说不定能拿下复花镇。

      影片结束后瞧瞧在座的人们,除了艾梅城主外,在场有几名重甲者确实身负不少伤势,但那名展开反攻的蒙面者明明比他们任何人还瘦弱娇小啊,这怎幺可能……

      「根据残存仪器分析所得的结果来看,反叛主谋者相当听从这三名中途冒出的人的指示,你们认识他们吗?」佩朵兹问道。

      「另外他们三个有个代称,戴眼镜的被反叛主谋者称为小雷、银蓝长髮的称为孤狼、黑髮的称为狂犬,希望这能帮你们回想。」忆燕补充。

      「戴眼镜的混蛋我们看过,被赛宾娜背叛时他也在、都是他给赛宾娜出主意,但我们不认识他。」洛梧桐皱眉。

      「他身上的灵流绝非兽族我敢保证,而且各土人的灵流皆不同,我能断定他是南土人。」清田彻举手。

      !

      「什幺?我们的居民竟有人援助兽族?」战士爷爷讶异起身。

      「你拿什幺保证?还是汙衊?」佩朵兹不悦。

      「阿彻他是斩灵人,能判断灵流是轻而易举的事,不信就看看我们的院生资料。」风伶儿替他解释后,指着影片上的银蓝长毛者说道:「那只叫孤狼的……那天我有瞄到一眼,他似乎是他们的将军,而且由他陪同赛宾娜和军师出入。」

      「同上。」能说的都被说完了,叶月天只能回个意思意思。

      「狂犬呢?」佩朵兹不怀好意地瞪着他。

      「现在看影片才见到,何况那天没出现过,我哪知道。」叶月天耸肩。

      「我看那名叫狂犬的人根本就是你本人吧?」佩朵兹断言。

      为何如此怀疑?

      「哈?我都不知道我有这幺强,而且还会分身术咧。」叶月天回嘴。

      「月天!」风伶儿和清田彻慌张地扯他几下。

      「你就不能别惹她吗?」洛梧桐无奈地低声唸道。被怀疑就够惨了,还火上加油是想自跳火坑吗?

      「别打哈哈!这种时候你还--」

      「佩朵兹!」艾梅拍桌起身,并怒道:「别把私人感情带到公事上!稍早妳查过监视器、妳偷埋在他体内的定位晶片显示他在后勤未离,有这幺多证据能证明他的清白妳还想怎样?别不由分说地随便怪罪他人!这可不该是公正的镇长所为!」

      「妳在我体内埋晶片?我的人权死去哪了?」叶月天瞪她。

      「关于这点我们感到非常抱歉,佩朵、咳!路狄小姐是在给你打自白剂的同时打入,我们也是稍早才知情,待人兽战结束后我们定会负责帮你取出并赔偿。」忆燕向他鞠躬。

      「赔偿是应该的、我不怪你们,只是……我会向白银院长申诉请她这是非不分的镇长前去喝茶。」叶月天瞟她一眼。

      ……

      「学院连这事也管?」清田彻低声发问。

      「嗯,四大名院虽不管政事,但势力非同小可,在四首带领下为保院生权益能槓上整个领土,所以能算是各土内的第二强国。」风伶儿点头。

      「死鱼眼别的事不认真,尽只会钻这篓子。」洛梧桐头疼。

      「别别,拜託给佩朵兹一个机会吧。」莫朗连忙起身靠过去,并带着苦笑拍拍叶月天的肩膀,「误会讲清楚说明白就好,况且你也没做什幺亏心事,该赔的我们肯定加倍赔!就麻烦你别惊动东土之首了吧。」

      「……嗯。」他别过头。

      这犬派的又被拐了……

      「多谢,叶小兄弟。」莫朗开心地摇了摇尾巴。

      「哼,多此一举。」佩朵兹嘟囔。

      「妳这--」

      「艾、艾梅冷静点,交给我吧。」忆燕抢在她发飙前挡下她预备翻桌的双手,并站出试图挡她视线……这身高差正反得也太可怜了,「总之我在此感谢你对城主及路狄小姐的谅解,日后还有诸如此类的问题请多包涵。」

      「客套话免了直接说找我们来的重点,我可不想老在这被没肚量的人猛嘟。」

      你自己还不是老爱嘟回去,人家镇长大人又在瞪你了啊。

      「好,请稍等。」忆燕苦笑,接着动桌上的魔晶石关闭影片、敲打射线键盘,直到开启个个大小不一的透明方框显示各类资料,他便推了下眼镜说道:「昨凌晨二时二一三之黑金被佔,因对方第一波佯攻如你所料即不太完美却极具有参考价值,在此暂且排除那三人请以反叛主谋者动向推断供我军入--」

      「等一下!」叶月天熊熊喊了声,在忆燕满腹不解地望着他思忖了会儿后,他回道:「没事,麻烦大人您接着说慢点,不然我得消化很久。」

      「噗哈哈哈……」女医者憋不住失笑出声。

      「抱、抱歉。」忆燕难为情地推了下眼镜,并深深吸了一口气试着简短内容及速度,「总、总之呢……咱三之黑金的矿山也被佔了,目前我们正犹豫复花镇的军力该不该撤回……因那三人的底细未明,加上他们派来佔领复花镇的军力比预估的少……我想这说不定是他们三人刻意放手给反叛主谋者的磨练,所以请你试着预测她下一步想法。」

      只是说慢点很难吗?你也不必说一段就停很久啊。

      「拿您的看法和影片相较下,这确实很像是他们三人给赛宾娜练练军法,如此能活逮的好机会不知下次还有没有……经过这次我猜是没了,但兽族在某方面又是出了名的顽固……真头疼。」

      见他陷入沉思半晌不语,似乎还有点儿晃,「喏,要糖球吗?」莫朗递了颗糖过去。

      「……谢了。」他无奈地收下扔入嘴里,想不到莫朗还记得他一个礼拜前提过有低血糖的事、真是体贴的傻大狼,只是南土糖的味儿也不太好就是了,「唉,多了那三个未知数在我着实想不到啥意见来,如果仅以赛宾娜来想……佔了诸多矿山他们士气肯定正旺,毕竟能慢慢消耗钢铁城的运作及后勤补给,就算复花镇未胜也绝不影响他们继续发动攻势。」

      「你认为他们还会再对复花镇下手?」艾梅皱眉。

      「没错。」他咬碎糖球后,又说:「不过也有可能会对钢铁城下手。」

      「……分两小队,二次袭击复花镇的同时削弱钢铁城的防线,这是拥有佔据矿山优势的他们极有可能採取的行动,对吧?」忆燕问道。

      「秘书长大人英明,以兽族单纯的脑袋瓜儿来想自然走这线不可,既然您已经猜到了那我便不多说,免得阻碍你们原先拟定好的战术将军力调来调去的,白白耗费你们南土军的体力仅是吃亏。」

      纸上谈兵吗……年纪轻轻有这番见解似乎并非凑巧,何况他的预估中了一次,这次的方向又和我推断的差不多……或许该找个机会和他私下谈谈,但愿佩朵兹的怀疑不是事实。

      「艾梅,能破例让我出个主意吗?」忆燕问道。

      「直说无妨。」她点头。

      「让叶月天拟定下一步的作战策略,事后由我修改部份细节及分配,出军之时他继续留后勤,另外三人则随军到前线支援。」

      ……咦?

  • 名称:温暖的弦小说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0: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