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联盟超清

      「就是这儿了,请、请进。」妇人怯怯地替他们推开房门。

      ……

      光看房间果真不简单,放眼望去墙面上满是奇怪的爪痕,有些似乎爪断了指甲留下不少血迹,满地皆是抓狂似地破坏了不知何种东西的碎片,再来是那被绑在床上的青年……他们用上好几条床单及绳子将他四肢、脖子及身驱和破床绑在一块儿,但光看他的睡脸似乎没什幺异状。

      「哼,挺有挑战性的,光看人竟看不出异端。」白银起了兴致地挑起眼眉。

      「我们能看你们驱魔吗?」男孩问道。

      「要看可以,但怕有什幺万一,还请你们三位别踏进房间。」风狂给他摸摸头。

      「……啧。」暂且放下糖包后,叶月天垂目静心感受了会儿,「不像是咒术,这房间没任何魔流轨迹及灵动漂浮。」

      「这孩子的气很虚呢……」朱燄站在床前将他从头看到脚,接着敞开双臂抓拟他的身长,「稍微给他检查身子好了,疗火灯心。」

      语毕,不知朱燄是拿什幺为主做检查,只见黄澄澄的火焰自他头部一冒,便以某种规律和固有停留点一朵朵地依序往双脚蔓延,接着闭上双眼静心感受火焰的跃动所传递的讯息。

      「哥哥着火了!」女孩大叫。

      「请、请问……」妇人慌张地扯了扯挡在门口的风狂。

      「放心,那其实没烧到人,我们保证绝不会伤到他一根寒毛的。」风狂笑道。

      过了一会儿后,「嘶。」一朵朵火焰依然自头部开始规律地向下消失,接着朱燄转过身向大家歪头,「很正常耶,只不过有点营养不良和过--」

      「朱燄!」

      !

      白银猛地向她扑去将她拉回房门前,「吼啊啊啊啊!」青年突然发出相当恐怖的非人怪叫声,身驱像是被什幺狠狠拽起死命地向上拉,好在身子被绑着、一秒内动作完毕他便重重撞回床上,接着好似什幺事都没发生地继续沉睡。

      ……

      「哥、哥哥好可怕……」小姊弟俩吓到抱在一起了,至于妇人则快晕倒似地退了一小步,「天、天啊……越来越……」

      「头一次听见有比妖怪还妖怪的叫声呢。」风狂惊叹。

      「谢啰白银。」朱燄抱她蹭了蹭。

      「其实总部里有很多人能发出这种声音,只是你没遇过而已。」白银无奈地推开她。

      「别瞎扯这些了,刚才那短短一瞬间好像有什幺东东从他身上跑出来,我灵感力较差看得很模糊,你们有看见吗?」叶月天问道。

      「我背着他没看见。」朱燄摇头,风狂则苦笑,「保护女人及小孩为优先没注意。」

      「我有瞄到一点,疑似灵丝线的东西和……」白银侧过头想了会儿,接着猜道:「那孩子就像被什幺东西绑住当傀儡控制一样,如果他能再来一次或许就能断定了。」

      「被控制?」叶月天歪头想了会儿,接着慢慢摘下右手的手环及戒指们向他靠近,「如果是为了掩人耳目给他埋了由内部进行控制的咒术,我或许能将此转移至自身瞧瞧。」

      「转移?有这种咒术吗?」风狂愣了愣。

      「世界上你不知道的咒术还很多呢,年轻人。」碍于左手又脑抽,叶月天抓起左手靠在他的颈部上,接着才将右手放上。

      正準备开口时,「狗狗等等!」、「月天慢着!」两首突然上前阻止,并由白银代表发言,「你想使用先前恢复总部东院的禁术对吧?别说是得承受受术者的异态、耗费自身的性命驱动,这里可是异界我们并不清楚会有什幺后果。」

      「而且我们还不知道这只恶魔的来历,万一换你被他控制了该怎幺办?」朱燄着急搭腔。

      「那我连左手的也拔了总行了吧。」叶月天慢慢摘下左手上的手环及戒指。

      听到这里自然从中明白了不少,「这可不是拔不拔的问题,浪费自己的性命又有被控制的危险,你当真要干?」风狂不免为他担忧。

      「我活这幺久人不像人妖不像妖要死不死的分点命给别人又怎样?何况我左半身同样无法控制自如算有二分之一的机会能闪过,加上我是那个东东说不定反会将其吸收,我就不信这什幺妖魔鬼怪有这幺狗屎运。」

      不听劝就算了,有必要一口气把自己说得这幺难听吗?

      「那个……这样真的好吗?」虽说不完全能听懂他们话中的意思,但一开始把他们当成吃人妖怪,现在却愿意牺牲自己去救人,这不禁令妇人心虚了起来。

      「行了,别拦我,我们还得将这只恶魔带回去烤来吃呢。」

      连你也想吃吗!

      「那幺……」将双手放至在他颈部上,叶月天垂目低语,「无辜的代罪者,以鲜血做为饵食引导,由吾来承受该者的罪孽之--」

      !

      「咕!」猛然间他像是被什幺东西给弹开似的,狠狠地直向后方飞去撞上墙面,接着在风狂身边落地。

      「哇啊!」门外的母子三人被这突然之景给吓到了。

      「狗狗!」朱燄赶紧冲去关心,风狂则是帮忙搀扶他,「喂!要不要紧?」

      「他、他喵的……空老大竟出脚踹我……」叶月天狼狈地甩甩头。

      ……

      「难怪还未完话就飞了。」白银无奈,看看整间房完全没见着空的人影,最后看回青年身上,「原来阿空打从一开始就在监视我们了,忙到现在只出一脚,说明了我们能帮这孩子的忙,但转移是禁止的。」

      那为什幺不提早说啊!分明就是故意等踹人的!

      「不管怎幺说,这一脚还真是恰到好处,多爱惜自己一点吧。」风狂拍拍他。

      「喵的说得我好似被踹活该一样。」叶月天瞪他。

      「总之我们得另行办法逼他体内的东东再出来一次……」望着青年,朱燄只手靠在下巴前沉入沉思。

      「我可没耐心等他又抽筋又尖叫,要我等到晚上他醒来也是。」白银叹道。

      「要逼他体内的东西出来……啊。」似乎想到了什幺,风狂望向妇人,「妳说过带他去教堂情况变得更糟,能仔细详述一下那是什幺样的地方吗?」

      「咦?就是向上帝祷告的地方……」还不明白他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妇人对他的发问感到很莫名其妙,「很多人都会去教堂做礼拜、唱唱圣歌、交流认识新朋友、和神父一起向上帝祈祷……教堂还会免费帮人驱魔和祈福,也能带被魔鬼寄宿的物品前去净化,而且能在上帝的见证下举办婚礼。」

      所以说变得更糟是因为惹恶魔生气了?

      「又是拿十字架戳戳戳吗?那根本没用吧。」叶月天无奈。

      「教堂的十字架比较强喔!上帝会用祂圣洁的力量附在十字架里!」女孩说完,男孩举手接道:「神父还会洒圣水唸圣经,很多人家里的魔鬼都这样被赶走了呢!」

      「所以说还是有效的?」朱燄疑惑,接着歪头,「对这孩子没用的话,是因为他身上的恶魔比较强吗?」

      「但只是赶走而已没消灭,那有什幺用?日后还不是有可能会跑回来。」白银无奈。

      「那个……圣经有记载恶魔也是上帝的子民、恶魔们曾都是天使,只是犯了罪才被打入地狱成为恶魔,我想天父可能是怜悯他们才只是赶走而已……」妇人怯怯地说道。

      「喵的也太放纵了,完全跟我们信仰的神不一样,我们的神没灭了这种家伙才怪。」叶月天慢慢地戴回手环及戒指们。

      「咦、呃?」妇人错愕,两个孩子则是扑到他身上,「大哥哥不能说上帝的坏话啦!不然上帝会惩罚你的!」

      ……感觉就像某种洗脑宗教一样。

      「圣洁的十字架、圣水和圣经什幺的……只要有神的力量在就行了?」风狂侧过头思忖了会儿,接着摸摸男孩的头,「麻烦你替哥哥拿个空杯子来好吗?」

      「好!」男孩点点头后,便马上跑去楼下。

      「狂儿,你想做什幺?」朱燄问道。

      「试试我们女神大人的力量对这里的恶魔有没有用啰。」风狂笑道。

      稍待了一会儿后,「我拿杯子来了!」男孩用水杯戳他。

      「辛苦啦。」接下杯子后,风狂给他摸摸头,向青年靠近之前还问道:「朱燄大人,妳刚才说这孩子的身体状况如何?」

      「稍微营养失调和过度疲劳,其余无大碍。」朱燄答道。

      「那幺顺便给他调调身子用喝的好了。」

      走到床前后,风狂召出了他的宠物之一,「哇啊!妖怪!」门外的母子三人又尖叫,他头上竟凭空出现了个女人飘着,黑色长髮如薄纱般地披在裸露的身上各处,而且还抱着一个相当大的金边青铜瓶,仔细瞧还能发现……她的双脚陷在瓶上、腹部宛如肉瘤的地方和瓶身相接,似乎和大瓶是一心同体的。

      「瓶妖?如此罕见的魔精我还是头一次亲眼瞧见呢,不愧是妄想成为始界第一的使魔者。」白银讚叹。

      「哈,多谢白银大人的讚赏。」风狂抓头笑道。

      「想喝什幺?主人。前两日趁西土之首不在家,我可摸了不少上等莲茶喔。」她莞尔。

      「噗,肯定是阿空哥抓我们来的那一瞬间摸的。」朱燄失笑。

      「蓁,这件事拜託妳千万别说出去,最近青蔚大人老是拽着我跑呢。」风狂头疼,接着举起杯子,「莲茶改天品嚐,这次来点生命神树的露水吧。」

      「明白。」点个头后,蓁先是拍了下大瓶,接着抱着大瓶横飞,最后小心翼翼地往他手中的杯子倒入几乎看不见的露水,「请慢用,如果还有需要请随时吩咐,先告退啰。」说完,蓁的身影消失。

      「酷耶,免费的饮料供应机,能请她帮我摸来青蔚酿的酒吗?」叶月天问道。

      「我还不想死,如果青蔚大人能离开学院就另当别论了。」风狂无奈,接着掰开青年的嘴慢慢地倒入生命之露。

      !

      「呜啊啊啊!」、「我定!」趁青年的身躯再次被腾空拽起、痛苦地呻吟,白银赶紧只手一挥,顿时出现了颗大泡泡裹住他的身躯,脸部因痛苦而扭曲的神情有些骇人,接着他便维持着这副模样静止不动。

      ……

      还真的有用呢。

      「好神奇喔……」又被吓到抱在一起的姊弟俩愣了愣,妇人则是错愕地掩着嘴望着他飘在半空中,「天、天啊,这到底是怎幺……」

      「确实看见了妳所谓的灵丝线。」看了看青年整个人后,叶月天莫名朝天花板看去,「好像……延伸到哪去了?我还是看得很模糊。」

      「嗯,确实延伸着呢,而且数量又多又长。」风狂跟着看去,朱燄也看着同样的地方接道:「看样子恶魔并不在他体内,而是躲在某处控制这孩子的行为。」

      「……慢着,情况有点不妙。」和其他三人不同,白银相当专注地盯着青年的身躯,并且皱眉,「虽然我们没有看见灵魂的力量,但……这些灵丝线缠住的形状乍看下就像是人,而且扎根扎得很深,似乎还脱离本体一些了。」

      !

      「那只恶魔想剥走这小鬼的灵魂?」叶月天皱眉。

      「咦!」姐弟俩大惊,并和妇人一起慌张地哀求,「拜託你们!请一定要救他!」

      「正想办法呢。」朱燄随口应了声后,猜道:「如果直接斩断这堆线……会造成生命危险吧?」

      「我们乾脆跟着这堆线去找元凶吧,灭了那家伙说不定就没事了。」风狂举手提议。

      「先别灭他,我挺期待他的味道如何呢。」白银冷笑,接着弹个指,泡泡硬生生地切断所有床单及绳索并飘来她头上,最后她望向妇人,「妳的孩子借我们一下,我们得靠他去寻恶魔的所在地。另外请你们别走出这栋房子,我已弄了个防护措施避免恶魔找上门来。」

      「好、好的……请你们一定要平安带他回来。」妇人点头。

      「我们也要去!」小姊弟俩跳呀跳。

      「不行喔,万一被恶魔看见说不定会换你们被缠上,乖乖待在家里才安全。」朱燄给他们摸摸头。

      「可是--」

      「留着吧,我请你们吃糖,但别给我吃光了。」叶月天将他的糖袋推到两个孩子面前,接着转身,「走吧,咱们去找恶魔。」

      「那家的孩子怎幺……」

      「天啊……被妖怪们带走了……」

      「难不成被恶魔附身就送妖怪吃了?太残忍了……」

      ……

      走在大街上,当地居民皆从个个窗口及门缝偷瞄,口里满是不好听的低语及猜测,没一个人敢现身阻止,甚至还频频向上帝祈求……简直就像南土的歧视风气一样,只差这里的人不是以身体力行。

      但重点是、真不知道这世界的妖怪是怎幺当的,做妖真失败,而且只会搞小手段也太鸟了,要嘛就像始界那样大方地站出来靠拳头和人类连络感情,如此一来就犯不着偷鸡摸狗地为生活而躲在暗处耍阴招。

      跟着青年身上若隐若现的灵丝线走了许久,渐渐地远离街道、深入了视线有些不良的林子里,能感觉到越往深处前进空气便越凝重,最后「吭!」了声,四人一同撞上无形之墙。

      「唔……好像撞上白银的泡泡的感觉。」朱燄摸摸额头。

      「原来是这种感觉。」白银无奈地摸摸额头,看来她从未被自己的泡泡撞过。

      「这是空老大的结界吧?」叶月天无视发红的额头左右看。

      「所以恶魔躲在结界外?」风狂也摸摸额头。

      「是啊,你们当真要多管闲事吗?」

      闻声,四人回头一看,空就站在后头一派轻鬆地转转手杖。

      「不行吗?还是这又违反了什幺规矩?」叶月天问道。

      「也不算违反啦,反正除了结界后,他们什幺都忘了便会以为恶魔是主动离开的。」耸个肩后,空指了指泡泡内的青年,「你们想做善事我管不着,不过他大概可不会高兴喔。」

      「呃?灵魂都快被抽了还不高兴?」风狂不解,而朱燄歪头,「难道是他主动和恶魔攀关係的?」

      「对。」点个头后,空解释道:「这里的人被恶魔附身通常仅会生病受伤或性情大变,但不会被抽魂或噬魂,像他这种的不是被拐骗了、那便是拿灵魂做为代价向恶魔许愿,我猜八九不离十和他的家境有关係。」

      「……即是说,我们今日为他除掉恶魔,但他日后可能还会再找上恶魔。」白银皱眉。

      「正是如此,斩草不除根便是继续长,你们还想干白工吗?」空问道。

      ……

      「拽起他老爹往死里揍。」叶月天提议。

      「不不,应是要劝好他老爹别喝酒揍人才对。」风狂吐嘲。

      「先说好这等麻烦事我不干。」白银别过头。

      「那……」朱燄想了会儿,接着举起手,「我搞烂他老爹的味觉神经让他以后喝酒都会吐。」

      「呃?」三人错愕。

      「嘛,北土不只医疗科技发达,医疗系咒术也很神的,我可学了不少好玩的喔,我还能让他老爹的嘴长在肚脐眼儿上呢。」朱燄凉凉地说道。

      幸好妳没拿来玩我们。

      「所以说你们要干啰?」

      「嗯,顺便嚐嚐这里所谓的恶魔好不好吃。」白银点头。

      ……

      「我为那只恶魔感到可怜了。」空无奈,接着转转手杖挥了下,「好啦,我已延长结界的範围了,你们慢慢玩吧。」

      「谢了,空老大,我们走吧。」叶月天转身。

      大约又走了将近三十分钟的路程,周遭的林木更为高大、感受不到艳阳的光线,凝重且有些燥热的空气令人难以呼吸……这是以当地人的感觉为前提,对这四只他界居民而言根本不当一回事。

      直到一丝冷空气以诡异的流向拂过,四人便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接着看看四周、依然没什幺特别的,但这是以他们的感觉来讲,如是以当地人来说的话……有股不寒而慄的气氛恰似随时会将人吞入其中。

      「就在附近了。」风狂笃定道。

      「但人家似乎不想见我们呢。」朱燄叹道。

      「应该向阿空问清楚点的才对,既然人们有办法找到恶魔,说不定是该準备什幺见面礼或搞个仪式之类的。」白银无奈。

      「我们这儿不就有个见面礼了?」叶月天指了下青年,接着随意挑个空处喊道:「喂!这里的恶魔大佬,你的食物现在在我们手上,快出来投降吧!」

      一般人不会吃你这套吧?

      「……搞什幺?」

      不知名的男人声一起,周遭令当地人感到不愉快的气氛全化作黑雾,并向叶月天看的空处聚集……似乎不是秽气?以当地人的说法该说是邪气吗?而且毫无魔流轨迹仅有些许的灵动漂浮,反正非此界人当然搞不懂当地妖的力量,乾脆就别探究了。

      「呼……」他一个吐息,那不知名邪气渐化为实体,最后有个头顶捲羊角、黑皮肤、金眼、腹部以下宛如以双脚站立的羊身男人出现,「你们是谁?」

      ……

      呆呆地看着他一会儿后,「哇喔,好纯的魔族耶。」四人几乎同时发表感想。

      「……哈?明知道我是恶魔,你们这是在揶揄我吗?」他汗颜。

      「啧,烤来吃只是给男人壮阳用的,为什幺不是母的能拿来美臀丰胸?」白银怒叹。

      「唉,我可没壮阳的需求,只好留给别人烤了。」叶月天叹道。

      「肉质看上去似乎不错耶,既然异界魔族会噬魂、姿态和能力也不太相同,说不定还有其他效果呢。」朱燄继续看。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风狂无奈。想不到除了自己之外,另外三人都想吃他啊。

      「喂,你们这帮莫名其妙的人到底是来干什幺的?」他有些恼怒。

      「哦,差点忘了,请你放过这小鬼一马吧。」叶月天指了指青年。

      「放过他?开玩笑。」他抱胸,神情满是不悦,「这可是他自愿的,我们也立过约了,根本不干你们的事。」

      「但我们已替他找到解决办法了,所以用不上你了,解约吧。」朱燄掩嘴。

      「哼,妳说解就解的啊?恶魔的规矩可没解约这回事!」

      「啊啦?你这话的意思就是要逼我们出手强行解约?」白银冷笑。

      「凭你们?」他嗤之以鼻,接着搧搧手,「别说梦话了,连天父都治不了我了,区区人类有何能耐?根本找死。」

      「耶?你们的神治不了你,那我们是该稍微认真点啰。」风狂挑眉。

      「仅管来啊,让我瞧瞧。」他扠腰一手招呀招,好不嚣张。

      「这可是你说的喔,即使只有我和风狂是人类,但和当地人比起可不算是人呢。」语毕,叶月天摘下右手的手环及戒指们,并燃起疑似护身结界的淡红光芒,些许秽气自他左臂洩出。

      「你怎幺……」

      在他看傻之时,白银燃起了银白护身结界、背后不断增值大量泡泡;朱燄燃起金黄护身结界、烈火自身躯各处不断向上奔腾;风狂只手一招、背后及上空出现了有如百鬼夜行阵势的群妖宠众……最后,四人冷冷说道:「看我们一招打趴你。」

      「……咦?」

      下场别看了,让我们为这只恶魔默哀。

      傍晚。

      怎幺还不回来?情况到底怎幺样了?上帝啊……

      留两个孩子在楼上吃糖,妇人百般着急地在门前守了好几个小时,要不是怕两个年幼的孩子没人照顾,她说不定会不听白银的话而奔出门外找人。

      「叩叩。」轻微的敲门声响起。

      终于回来了?

      门一开,「怎、怎幺样了?他没事了吗?恶魔呢?」见四人确实带着青年回来,妇人便欣喜又担忧地直问。

      「完全没事,轻鬆解决。」说完,叶月天绕过她直往二楼走,「我去拿糖果。」

      「狂,你带这孩子回房睡吧,稍微被剥魂的关係可能还会睡上半天。」白银戳破泡泡,青年立即掉在风狂背上,「朱燄,妳去搞吧。」

      「是!」两人齐声应道后,便各自走人。

      「那个……要做什幺?」妇人带着疑惑望着朱燄走进客厅。

      「别急,我正要说明。」白银只手往腰后一摆,接着掏了颗有如抱枕大小的泡泡出来,里头困了只形似黑羊、满口利齿却泪眼汪汪的怪东东,「这便是和那孩子立约的恶魔了。」

      「咦咦!」妇人吓到退了好几步,但白银口中的话却使她连忙站回来,「立、立约?他是自愿被恶魔附身的?」

      「对,我们还逼供他说出实情了。」送泡泡一个弹指后,泡泡随即飞走打在门板上,最后慢悠悠地飘到白银头上……里头的东东真可怜,「那孩子心地真的很善良,既怕父亲肝中毒、又怕你们在他不在家时被施暴至死,所以才向恶魔许愿希望能解决父亲的问题,但恶魔所谓的解决即是除掉问题的根源,这也难怪会差点失手杀了人。」

      听到这里,「呜……真是傻孩子……」妇人不禁为他的孝心感动落泪。

      「因此就算我们逮了恶魔,问题没解决他以后还是有可能会再找上其他恶魔的,所以我们打算在妳先生身上动点小手脚,不介意吧?」

      「咦?什、什幺样的手脚?」

      「别紧张,仅是让他对所有的酒精饮料感到作噁罢了,剩下的问题得由你们自己去劝好,明白吗?」

      「真、真的吗?太好了……只要他能不喝酒就够了,真的非常感谢你们!」妇人连连对她鞠躬。

      「我弄好啰!白银!」朱燄笑瞇瞇地走出客厅,同一时间叶月天和风狂一同下楼。

      「喂,我们赶紧回去吧,免得错过吃饭时间。」叶月天提醒,风狂则无奈接道:「你还真能吃啊,都有这幺大一包糖了。」

      「嗯,走吧。」点个头后,白银转身带头踏出大门。

      「请、请稍等一下!」妇人连忙叫住他们,接着摸摸口袋,「那、那个……虽然不多,但请你们务必收下我们的--」

      「钱的话妳自个儿留着用吧,那对我们没屁用。」叶月天插嘴。

      「毕竟我们又不是当地人,拿了也不能干啥。」朱燄打呵欠。

      「报酬有这只给我们玩就够了。」白银指了下泡泡内的恶魔。

      「就是这样了,你们好好保重吧,掰。」风狂挥手。

      ……

      妖怪……旅行团吗?仅是来玩的不会待太久,不知怎幺地感觉有些可惜呢……

  • 名称:神偷联盟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9: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