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罐少女超清

      「乖女儿!」坐在最里头的大位上,一身重甲又揹着巨斧的金髮肌肉女冲了过来,并直接把佩朵兹抱起转了圈,「哈哈!妳这小妮子总算愿意来看妳妈了!我好、唔呃!」

      突然间电光一闪,这肌肉女被电得不得不放开她退好几步,「请别在公共场合丢人现眼,正经事要紧。」她推了下眼镜后,若无其事地收起手中的电击棒。

      这是什幺可怕的反差母女啊!

      「佩、佩朵兹,别对妳妈这样。」站在大位旁,在场中唯一一位身着正常黑轻甲的白髮男子苦笑了下,推了下眼镜后、他还得捡起刚被肌肉女的冲劲吹飞的纸本资料,「艾梅也是,随便扑过去可能会弄伤她的。」

      「谁准许你直呼城主的名字?我们的家务事轮不到你管。」佩朵兹瞪他。

      「……抱歉,路狄小姐。」他低头。

      「妳这丫头!妳怎幺能对妳的--」

      见艾梅伸手,佩朵兹又掏出电击棒威吓,「我说过正经事要紧,无关紧要的问题免了。」

      喵的,这一看就知道那像秘书的弱男子是她老爸,而她则不愿认她老爸,所以才和她可怕的老妈闹僵不愿来探亲,想不到上演不知几百次的肥皂剧戏码能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要不是被怀疑中,我还真他妈的想吐嘲他们几句解气。

      「好了好了,麻烦两位暂且将家务事搁一边就坐吧。」高挑的狼族兽人连忙起身打圆场,并前去请还想动手的艾梅回座,「城主大人收收心吧,当务之急的是得讨论对付抗军的对策,别忘了他们又佔领了五之塞岭和四之地明,这样下去整座钢铁城会停摆的。」

      「……啊,抱歉让你忧心了。」她拍拍狼兽人的手臂,接着回座。

      看来这位城主比身旁这位镇长好相处多了,而且不怎幺歧视非人族的样子。

      「两座矿山被佔领了?」听见只有他们当地人才知道的地名出事,佩朵兹皱眉急问:「这是什幺时候发生的事?为什幺没人来报告?」

      「那是--」

      「我没问你,畜牲。」她瞪了好心想稟告的狼兽人一眼。

      「佩朵兹!妳别太过份了!」艾梅不悦地拍桌起身,其劲道还让地面产生些微的震动……以女人为前提真恐怖,「莫朗可是我们深交二十几年的挚友,也同我们出生入死过好几次,不许对他无礼!」

      哇喔,为吾等狼族发飙呢,真想大喊城主英明!

      「哼,畜牲就是畜牲,谁知道他私底下是否和那帮畜牲同心想暗地谋反。」

      「妳这--」

      「别别!冷静点!」见她想翻桌,莫朗连忙前去阻止并压桌,「别因为这点小事伤和气,不值不值,我从小在南土待到大的早就习以为常了,一点儿也不介意的。」

      唉,不管是犬是狼总都是同一族的,虽说是少部分、但咱们最大的缺点就是忠心到被人卖了也甘愿,这位莫朗大哥我真替你优心啊。

      「你不介意我介意啊!何况那妮子是我生的,像这样不分是非硬怪种族血统什幺的根本欠教训!早知如此当初就该把她扔到东土接受教育,而不是在这!」

      「话不能这幺说,东土没比我们南土安全,而且非人族甚多容易受伤,说不定还会被当地居民拆吃入腹呢。」莫朗苦笑,并拍拍她试着压下她的怒火,「妳瞧瞧,妳女儿在这平安无事地长大不是很好?而且相当优秀受到政府的提拔当上镇长,妳应当为她感到骄傲的。」

      天啊,这下我确信了你是被人卖了也甘愿的那一类,拜託你醒醒吧。

      「……唉!你这傻大狼,算我服你了,免得让你难做人,改天我会请你爆吃一顿的。」艾梅拍拍他并自愿下台阶。

      「嘿,难做人无妨,好好做只狼我就心满意足了。」他自嘲地摇了摇尾巴。

      「假惺惺。」佩朵兹嘟囊了声。

      「佩朵兹!」艾梅又拍桌怒吼。

      「我说的都--」

      「咳嗯!」叶月天故意咳了声,再给他们吵下去不知还要罚站多久,何况同为狼族长大的,呆站在一旁看莫朗难做狼总不是滋味,「抱歉,喉咙不舒服。」

      「干的好,不愧是犬派的。」洛梧桐小小地讚道。

      「噗。」清田彻偷笑。

      「嘘,别被听见了。」风伶儿提醒。

      你们别藉机调侃我好吗?

      「哼。」佩朵兹不悦地推了下眼镜,接着开启耳上的机械显示透明方框,「这几位便是我三日前提起的来自魔洛契亚学院的人手,从左到右分别是清田彻、叶月天、风伶儿和洛梧桐。尤其是叶月天、抗军主谋者曾和他有过不浅的关係,这次他们为了学院交代的任务想留在我军后方观摩这场战事,还望城主能留下他们不吝赐较。」

      ……

      不出所料,众人陷入沉默之中,毕竟佩朵兹那番话根本明说了这里有只奸细。

      「我都给妳测谎了、强捅自白剂了,这还不够吗?难道要我掏心掏肺爆脑浆爆肠子漱漱消毒液洗得白白的全塞回去妳才甘愿?不如妳把我剖了拿去染白比较快,但别动我胃里的点心。」叶月天抱怨。

      「月、月天……」清田彻苦笑,人家镇长大人在瞪你了啊。

      「说得也太噁了。」洛梧桐无奈。

      「唔……」风伶儿摀起耳朵。

      「噗哈!这小子话说得挺逗的嘛。」艾梅大笑,接着望向身旁的白髮男子,「忆燕,调出那妮子的侦查记录给大家瞧瞧。」

      「是。」

      他也开启了耳上的机械显示透明方框,其中某个方框自杂讯转为绿色时,佩朵兹眼前的方框便跟着转色、连线成功。紧接着他推了下眼镜后,伸手碰触艾梅面前的魔晶石开启射线键盘敲敲打打,最后每个围在桌前的人们面前皆开启了方框显示资料。

      「侦查记录已存载成功,请各位过目。」

      ……

      众人凝神审阅一条条资料记录,大约沉默了几分钟后,「测了这幺多谎皆通过绝不可能是运气好,何况连北土新研发的自白剂也敢打,看样子是没问题。」一位白髮苍苍但也是满身肌肉的战士爷爷点头。

      「嗯……有两位被开了一爪、一个被围殴,没事吗?」一位身着白袍,但也是挺壮硕的女子望向他们。

      「没事,谢谢关心。」洛梧桐点头。

      「我身体很壮的,不打紧。」清田彻笑道。

      「少吃几天份的点心很不爽而已。」叶月天撇嘴。

      「噗,那就好。」她被逗笑了。

      「真是详尽的资料呢,还跟魔洛契亚学院调了任务记录,就连各种通联记录也有……忆燕啊,你可要好好加把劲啰,你女儿快追上你了呢。」莫朗向他笑道。

      「我、我知道,会加油的……」他难堪地掩面。

      「羞什幺啊你?」艾梅拍了他一下,差点就害他撞上桌子了,接着她坏笑地瞥了佩朵兹一眼,「那妮子想超越你还早得很,如果她不放下过于歧视的眼光,那她看的地方永远没你远,否则也不会卡镇长这职这幺久。」

      「……啧。」面对自家母上的讽刺,佩朵兹难得没回嘴地选择隐忍下来,看来她无法超越她老爸是无庸置疑的事实,「既然看过资料了,让这四个孩子留下没问题吧?」

      「是没问题,人手越多当然越好,何况是东土名院来的也没理由推辞。」艾梅抱胸想了想,接着望着他们四个,「不过待后勤我们可无法保证安全,有句话说兵马未勤、粮草先行,因此后勤极有可能成为首要攻击目标,有时面临某些突发状况后勤也是得出战的,你们当真愿意犯险留下?」

      「当然。」洛梧桐不经意地摸了摸脖子,接着回道:「否则我们就不会来这了。」

      「这也是我们增长见闻的机会。」风伶儿点头。

      「论力气我可是不会输给任何人或兽的。」清田彻笑道。

      「目送赛宾娜走到底,是我最后的义理。」叶月天垂目。

      「……很好。」不知是因他们的有胆无谋,抑或为他们这帮年轻人不得不为局势及预言献身而怜悯,艾梅先是轻叹了声,接着招手,「叶月天是吧?请出列。」

      「是?」他带着疑惑走过去。

      「我在此先向你说声抱歉,孩子。」艾梅大手一伸,便是用力地给他摸摸头,「资料上确实没有令我们怀疑你的地方,但……三日前我和佩朵兹谈过了,为了预防万一有诸多地方得将你调离后勤,依你和主谋者的关係可能得多为难你了。」

      的确是位好城主呢,可惜个头吓人想法又天真。

      「请您轻点,我好不容易能说话可经不起您这幺一拽。」叶月天先是无奈地要她收手,接着回道:「请别顾虑我仅管放手去干没关係,不管抗争的理由是什幺,造成人心惶惶、流离失所甚至流血死亡本来就是不对,既然造反者和我有关係,我当然得负起责任随时听候您的差遣,绝无怨言。」

      ……

      「傻孩子啊!我都心疼你了!」艾梅猛地将他抱起蹭了蹭。

      快翘了、快往生了、快死了啊!就算我被挂掉不知百几次,但绝不想在死法上加一条被肌肉女抱到死啊!

      「艾、艾梅,会出人命的。」忆燕带着苦笑出声阻止。

      「咳嗯!」佩朵兹咳了声。

      「抱歉城主大人请您注意点这里是公共场合别把人掐死了。」忆燕连忙一气呵成地改口。

      「啊,抱歉。」艾梅放开他。

      「没、没关係……」叶月天摇摇晃晃地前去归队。

      不知怎幺地佩服起那位忆燕秘书大人了啊……敢娶这幺可怕的老婆竟没被挂掉。

      「那幺该切入正题了,关于塞岭和地明被佔……」莫朗伸手在面前的方框内滑了滑,但碍于身为兽人的手指太大、滑不出资料来,他只好向忆燕望去,「帮个忙吧忆燕,这机械对肉球无感。」

      「噗哈哈!莫朗你这话真逗,肉球无感……哈哈哈!」女医者被戳到笑点了。

      「哎呀,我可是说真的,有肉球在挺不便的,连梳个毛都会被肉球弹飞。」

      「哈哈哈哈哈!」

      你们一点也不像是準备要开战的样子耶……

      「剩下的都交给我报告吧,莫朗。」忆燕带笑点个头,接着前去动艾梅面前魔晶石、敲打键盘、拉资料,不一会儿每人面前都冒出好几个方框资料,甚至在大桌中央出现了被佔位置的地图投影,「昨凌晨三时二七距黑风山最近的塞岭先被佔,约三十分左右以北地明接后沦陷,我现在为各位显示主掘场讯结点要地等记录。」

      这家伙的报告还真简约,似乎省了不少字词。

      他手一滑、键盘敲几下,地图便显示好几个红圈及红叉散乱地分布在两座山上,接着他推了下眼镜继续说:「圈正常运作、叉破坏,山脚下无一倖存,自动挖掘运输等系统皆无法联繫本城,探查道近十余多条崩塌停止作业,夜班员五十几名仅几名无事回城但重伤者一名,政府释出结果延后要求破坏迹象有渐循近北甚至邻近山脉等电力措施依序停摆……」

      喂,你怎幺越说越快越简略了?

      「接后自阿特米及领释出要求能推出主谋位置亦饵也不无可能但主力军皆分布在以黑风山为中心不同区以被佔两地为首或许会先设法瘫痪本城运作向北三之黑金或南六之石花继续攻佔不外乎排除二之泪心结界要地因敌军仅对具有电力系统等设施破坏的可能况以兽居多消耗定大亦拖延较有利且近地……」

      他喵的我完全听不懂了啊!难怪你女儿赢不了你这台人肉分析仪!

      「停下!你的坏习惯又出现了啦,我们听不懂啊。」艾梅无奈地插嘴。

      「呃?对、对不起顾着自说自话……」他掩面。

      「超强的!好崇拜!」风伶儿双眼放光地拍拍手。

      拜託妳千万别学他。

      「哈哈,好歹认识这幺久了,忆燕的说话方式或多或少能懂一些的。」莫朗笑道,并试着解释他话中表达的意思,「总之……阿特米及领或许是他们的本部,但也有可能是诱饵,至少能确定的是主力军以阿特米及领为中心徘徊,极有可能会向黑金或石花下手以便瘫痪钢铁城的运作,至于泪心设有结界还用不着担心,然后……拖延战对我们比较有利,对吧?」

      你似乎略掉很多,但总比没有的好了,另外以此来推敲……忆燕肯定是他们的军师。

      「差、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其他的当我多说吧。」忆燕苦笑。

      「都听清楚了吧?叶月天。」突然被点名,他便向佩朵兹望去,「不管结果如何,依你对那只畜牲的认识,你能预测他们下一步会怎幺走吗?还是秘书长的说词有哪里不妥?可别跟我说你不知道。」

      ……

      气氛顿时沉到最低点,在众人的注视下,他深吸了一口气举手反问:「我能吃糖吗?」

      这种状况下你还只想着吃啊!

      「别岔开话题!难不成你当真为了那群畜牲才--」

      「我有低血糖,我可不想因为话说到一半晕倒了,然后无故遭妳怪罪扔进牢里。」他插嘴。

      「……好,请便。」佩朵兹推了下眼镜苟同。

      获得同意后,他便掏了颗糖拆下糖纸一口咬碎,要不是镇长大人在一旁瞪着不放,否则他可会慢慢品嚐这以天界树果製的曼妙滋味。

      「临时要我想我还真不知道该说什幺……」他抱胸侧过头思忖了会儿,正当佩朵兹想开口指责他时,他抢先说道:「两座矿山被佔,加上钢铁城是三大矿产重镇之一,赖以科技和能源为生的南土失其不可。以当下来看,我认为此城的防守先暂时削弱几日,并把军力悄悄投入复花镇。」

      「哼,明知此城的重要性却要我们削弱这里的军力?这不是摆明了你和他们是同一阵线?」佩朵兹瞪他。

      「先听听他的理由是什幺。」艾梅抱胸。

      「这还有什幺好--」

      「原来妳并不是真心为复花镇付出啊,镇长大人?」叶月天插嘴后瞥她一眼,并又抢在她开口前继续说:「我不知道敌方军师会出何主意,也从未看过赛宾娜在这方面有何专长,但拿兽性和秘书长大人的观点来看,若敌军本营真在阿特米及领,东方大量山脉费力难行、西方越趋近绝海水气越重不适陆上野兽,那幺唯一征途便是南下而行,路上必定会经过复花镇,所以我认为佔领矿山是声东击西之计,消耗定大的他们会先拿下此镇做为日后的后勤线,以上。」

      ……

      这孩子……不太像现代人,他的语气及推断比较像是过来人,似乎已习以为常。

      「很有道理……佔了复花镇后便能安心继续南征,所以下个目标就是钢铁城了,没错吧?」战士爷爷望着他。

      「我是这幺想的没错,但这仅是个人意见,纸上谈兵大家都会,怎幺办还得看在座诸官将领的决定。」

      「我会列入参考重新拟定安排。」忆燕点个头后便以语音纪录至耳上的机械。

      「别开玩笑了!」佩朵兹忿忿地上前几步,并针对忆燕爆发不满,「你这秘书长怎幺当的?他随便说几句你就信他了?这根本就是想算计我们把钢铁城奉送给那帮畜牲!」

      「佩朵兹!妳--」

      「艾梅。」忆燕举手并摇头阻止她训话,接着推了下眼镜,「钢铁城的重要性我不是不明白,我刚才说了这是列入参考,路狄小姐。别忘了妳是在复花镇出生的,难道妳愿意将复花镇拱手让给敌军?妳真愿意我也没辙,但对我而言两方缺一不可。」

      ……

      「让我说句公道话,我声明过这全看你们的决定,又没逼你们或拐弯抹角试图要你们同意我的意见,妳爽不爽顾城顾镇哪个干我屁事,别因为看我不爽搞分裂行吗?要不是为了任务我才不想在这看妳脸色难做人。」叶月天抱胸。

      「这里轮不到你说嘴!」佩朵兹怒道。

      「你个嘴贱面瘫到底多想帮她长皱纹?」洛梧桐无奈地低声嘟囔。

      「毕竟是她不对在先嘛。」清田彻小小地帮腔。

      「那个……」风伶儿怯怯地举手,并带着苦笑提问:「月天也说了这由你们决定,所以……我们该不该先去熟悉后勤的环境?免得我们在这阻碍你们讨论。」

      「同意,免得某人看我不顺眼一直嘟我。」叶月天举手挥了挥。

      「你这--」

      「行了行了!」莫朗连忙离座挡在叶月天面前,并向佩朵兹苦笑,「由我带他们去认识环境,看你们讨论结果如何,我率领的兽兵兽卒全由你们安排吧。」

      「这怎幺行?你可是本城的兽族代表,有不少大小事也得你在场和同意才能继续,免得政府藉机上门找你们麻烦,何况政府最近还……」艾梅皱眉欲言又止的,不用提也明白政府想对纯朴的兽族居民不利。

      「哎呀,这代表我信任你们,真有任何不妥事后将会议纪录影像传给我瞧瞧吧。」他摇了摇尾巴,并望向忆燕笑道:「麻烦你多忙一点啰,我请你吃牛排。」

      「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犯不着请客什幺的,每次剩下都还得靠你帮忙呢。」忆燕苦笑,人和兽的胃容量可不能相比啊。

      「谢啦,孩子们跟我来吧。」

      「眼、眼花撩乱了,耳鸣好难过……」风伶儿掩着双耳有些摇头晃脑的,脸色不太好看。

      「来,吐气。」洛梧桐捏她鼻子。

      「唔。」

      「原来人类都靠这招应付气压问题啊?真神奇呢。」莫朗打趣地盯着他们四个瞧,全都在捏鼻子呢。

      「不断往下飘耶,你们地下总共有几层?」清田彻捏着鼻子问道,声音听起来有些好笑。

      「不算开工中的目前约二十几左右,待会儿我先带你们到地十楼安排房间给你们整理行李,之后去地六楼熟悉后勤工作。」

      「挖那幺深不怕泡岩浆?下头肯定很热吧?」叶月天皱眉。过热可是会加速尸体的腐败速率,秽气说不定会难以抑制散出……可惜生者不用烦恼这点。

      「放心,咱们开工前有做过调查和常驻侦测火山活动量,绝不会碰上泡岩浆这码事的,而且四处都有空调呢。」莫朗伸手给他摸摸头,并禁不住好奇地趁机嗅了嗅,「佩朵兹带你们进门时我就觉得……你身上的气味好像很亲切呢。」

      亲切?

      见身旁的三人投以不这幺认为甚至带点藐视意味的微妙眼光,「喵的嫉妒我吗?」他瞟了他们一眼,接着回道:「东土可不歧视非人的,我们认识不少兽族,或许我们曾和你认识的兽族朋友有过接触。」

      「我明白东土的风俗,这有点难以解释……与其说亲切,不如说……说什幺才好?像是大家长还是老大之类的?总之很熟悉呢。」莫朗头歪了又歪,还捏起鬍鬚苦恼。

      大家长或老大?我看起有这幺……啊,似乎能明白他指的意思,毕竟同为狼族一员能感受兽灵的力量,鬼狼的任性或多或少使牠的力量染到身上来了……伤脑筋,要是因此曝光我留下的企图就糟了。

      「会不会是鬼狼、咕!」叶月天猛地送清田彻腹部一个肘击。

      「鬼狼?你们认识牠?」莫朗讶异地睁大狼眼。

      「不、不是!只是有过一面之缘,我们来南土前曾在林中迷路又遭受攻击,鬼狼恰巧经过顺手帮了我们。」风伶儿连忙答道。

      ……为何替我隐瞒?

      「呃?鬼狼大人会帮助人类?传闻牠比任何狼还孤高又固执呢。」莫朗更讶异了。

      「因为我们还替牠抓猎物嘛。」洛梧桐帮腔后,便重重地拍了下清田彻,「这小子还当过鬼狼的临时搬运工呢,对吧?」

      「是、是啊……三米左右的大猎物。」虽还搞不懂状况,清田彻只好配合地抱肚苦笑。

      「但为什幺就他的味道和感觉特别重?」莫朗不解地望着叶月天。

      「为了偿还救命之恩,牠吃肉的时候把我当坐垫、休息的时候把我当枕头。」他回道。

      好牵强的理由……虽说这是骗狼的,但反过来说都是他把鬼狼当抱枕吧?

      「噗,先是遭猫族的落难公主背叛,接着被狼族统领戏弄,你跟兽族的渊源挺不可思议呢。」莫朗失笑,接着摸口袋掏手机,「能跟你们几个要电话号码吗?遇上鬼狼大人曾帮助过的人类算我运气好,多认识几个狼族友人以后也好照应。」

      以目前的状况来说不该留下任何通连方式的,但……

      「嗯。」叶月天掏手机,身为犬派根本是继甜食后他第二个无药可救的弱点。

      「居然被拐了……当初我们跟他要电话还得綑他抢手机咧。」洛梧桐无奈。

      乘浮空电盘到达地下十楼,如所料的一样、放眼望去清一色皆是亮白的金属走道,四通八达的走廊和个个凿在墙上的自动门简直就像迷宫,其中有不少黑轻甲的南土人不断忙进忙出,光是如此便能确定这里的夜晚无法安宁睡个好觉。

      莫朗先带他们穿过半透明的身份辨识保全门,再来进入色彩有些泛绿的小隔间进行气压式消毒,接着经过第二道改以红外线扫瞄的身份辨识门……还真小心眼呢。

      「我们先到前头的柜檯登记,一般来说事前手续得处理几天,但你们只要出示院生证明卡由学院联繫处理便可。」莫朗提醒。

      「好。」四人点头后便尾随跟上。

      现正有两名工作人员在柜台后忙,一个处理手边资料、一个和其他楼层做连繫,「打扰一下。」莫朗有些不好意思地出声,并挪了下脚步以免自己庞大的身躯挡住背后的四人,「这几天城主和忆燕应该有跟你们提过吧?这四位便是来自魔洛亚学院的人手。」

      「……怎幺由你带来?你不是该参与作战会议?」处理资料的男员工神情不悦,做连繫的女员工则带点厌恶的眼光退远了点。

      「啊啊,有忆燕和佩朵兹在便行了,现在人手有些窘迫让我帮个小忙也不为过。」莫朗笑道。

      「啧,好好的心情都被搞差了。」他带着碎碎唸翻了翻手边的纸本资料,接着态度很不好地抽了份资料扔在桌上,「签名吧,顺道把院生证明卡给我。」

      南土的歧视风气真叫人不爽。

      「是啊是啊,我也很伤脑筋,不知道能不能在今天内解决。」一旁的女员工本该是连繫工作方面的问题,说着说着竟聊起天来了,还很故意地说道:「那地五楼的部分也麻烦你们了。嗯?没办法啊,某只大狼带了新工作来,就已经够忙了还找事……唉!讨厌死了。」

      ……

      令人忍无可忍。

      「唰啦!」

      !

      「呀啊!你干什幺啊!」女员工尖叫,想不到叶月天竟拿起柜檯上的水杯往她身上泼去。

      「抱歉手滑,我左撇子偏偏左手有问题,让我出示身障证明卡挽回我的罪过吧。」他不疾不徐地慢慢放下左手上的水杯,再来以左手慢慢摸口袋……真的很故意,平常他都以右手动作才对。

      「我看看、这里有纸--」

      「用不着你假好心!」她对好心想帮她拿纸擦拭莫朗大叫。

      「不然我帮妳吧,组员的过错我们也有连带责任,但我功夫不到家可能会烧着。」洛梧桐不爽地带着坏笑抽出红符,风伶儿则召出小沙漏凑热闹,「我也可以帮忙喔!我的沙萝能水份归回杯子内的。」

      「拿开拿开!噁心死了!」看见小沙漏使她情绪直接崩溃,什幺歧视风气根本已成了一种病态,她甚至还对无辜的同事发飙,「吼哟!你还在摸什幺?快点弄完赶他们走啦!」

      「资料入档的速率又不是我能控制的。」他不悦地回嘴,稍待了会儿确定资料储存完毕后,他将签名收回、并连同电子卡将四张钥匙卡扔出,「卡上有门号,E廊自己找去。」

      「谢了。」收起所有的卡后,叶月天推着莫朗直接走人。

      「等等!至少跟他们道个--」

      「不用啦。」见莫朗踩煞车,当然由力气不输兽人的清田彻负责推他继续走,「我们又没怎样,月天也不是故意的,人家急着赶我们走就走呗。」

      ……东土人的观念真是愚蠢!

  • 名称:空罐少女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9: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