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变小樱透明牌篇超清

      晚餐时间。

      「朱燄怎幺了?哪里不舒服吗?」看她没精神地趴在桌上,一旁的白银给她拍了拍。

      「噗。」青蔚暗自窃笑了声。

      「随便意淫别人反受挫罢了,别理她。」叶月天抱着大鱼猛啃。

      「好在风狂经过昨晚一直将自己关在房内,否则听到朱燄姐那番话肯定会关到假期结束。」黑俨苦笑。

      「拜託别提了。」风狂无奈。

      「好吧。」白银很乾脆地放弃安慰她,毕竟她偶尔确实太过头了,让她嚐嚐几次自作自受的滋味或许能收敛些,「对了,怎幺不见阿空人影?」

      「大概又想準备什幺把戏来逗我们玩了。」青蔚叹道。虽说组织定期有宴会、旅游及各种活动是很好,但无故被拽来拽去或冒险去玩诡异的游戏什幺的,不免令人却步几分。

      「哎呀,我又不是每次只想逗你们玩儿。」不知何时出现的空,相当悠哉地捧起茶杯喝了口,乍看下简直就像一开始就坐在这一样,「我只是想实行白银的提案和当地人谈了会儿,最后一天晚上我打算在海滩上办营火酒会,到时还有烟花能欣赏呢。」

      「有食物吗?」叶月天问道。

      怎幺整天就只想吃啊你。

      「当然,不过得自己下海去抓就是了。」空凉凉地回道。

      果然没这幺好心。

      「自己抓还得自己料理吗?」青蔚无奈。

      「不,我会请饭店侍者过去帮忙。」

      不会吓死他们吗?

      「那我们能喝酒吗?」双胞胎书记一同举手。

      「行是行,但节制点,别忘了回去以后妳们俩还得统整这次的旅游支出,这次再逮谁灌谁或乱咬人的话,我可不准妳们在以后的任何活动上喝酒了。」

      这话一听就知道这对双胞胎的酒品很差,到时得记得离她们俩远一点。

      「所以说酒会结束后就得直接回去了?」风狂问道。

      「对,除了事先在总部集合的队员们外,你们六个可要注意点,毕竟我是强制抓你们来的,到时可会直接将你们丢回原地喔,哪个家伙没关火的还是在抓动物什幺的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最后一天晚上我得缩小穿女装就是了。」黑俨郁卒。

      「噗呼,同样都要缩小,我会陪你去买衣服的。」白银掩嘴。

      「好啦,如果没其他问题的话……」转了转手杖后,空指向叶月天,「十三,待会儿吃饱后到外头找我,我有话要跟你说。」

      「……喔。」

      稍晚。

      「叶,我们先去酒楼啰,谈完没事的话可以来找我们。」

      「真要来找我们的话,面瘫哥哥可能得做点準备,那儿的姑娘身上的胭脂香粉味比始界的还夸张呢,怕你鼻子受不了。」

      「喔。」那样我才不去咧。

      「那幺掰啦。」青蔚大手一伸,便是拽起风狂的领子往外拖。

      「为什幺又抓我啊!拜託两位大人饶了我吧!」风狂大叫。

      默哀。

      目送他们离去后,叶月天才跟着离开饭店,但就是没看见空的影子……无奈之下稍微四处巡了巡,最后总算在离饭店就近的露天咖啡馆找到人。

      「空老大。」

      「你来啦,先坐下吧。」空来个弹指,他面前的椅子随即被拉开、倒放的茶杯翻了过来添上香气四溢的热茶,不管看几次还是搞不懂他这奇怪的力量是靠什幺驱动的。

      「嗯。」

      「好啦,我先问问你。」见他坐下后,空便翘起二郎腿,「这两天你玩得开心吗?有何感想?」

      「食物好吃。」

      ……

      「唉,真是个吃货,你三两句开口不提食物不行吗?」空头疼,接着又问:「预言的事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攸关斯亚古大陆的终结与否连我也无法看透其结果,若是真的……青蔚他们、组织的同僚们、你在学院认识的人及和你同居的人们将会不复存在,你没打算把握这仅剩的时间好好活得像是拥有七情六慾的人吗?」

      「我是祸首,那对我不重要。」

      「偶尔对自己好一点又不是什幺坏事,难道你就真的想做为一个人偶迎来终结?」

      「对,不管我做何种选择结果肯定都一样,拥有情感是件麻烦事,我可不想像肥皂剧或小说绘本那样、为了谁谁谁就死去活来的,不如保持现状较轻鬆。」

      也对,毕竟是对祸首而言……拥有情感自身的诅咒反而会去伤害他人,既然同样会从世上消失,不如独自一人面对就不必承受失去任何人的痛苦,着实可悲。

      「好吧,这是你的决定我也拦不了你。」摇摇头后,空压低了帽子,「换个话题吧,你在组织内待了几千年,工作得来的报酬有哪些你知道吗?」

      「钱和食、痛!」

      「不准提食物!」送他脑袋一棍后,空转了转手杖蹬地,「算你说对了一半,另外因你是不死之躯,所以用不着像其他时囚一样获得时间的报酬。」

      「那另一半呢?」他无奈地揉揉头顶。

      「实现最初的愿望。」

      「……什幺意思?」

      「如同字面上的意思,你加入组织时心里头奢求的愿望,我能替你实现它。」

      !

      「连我是祸首和不死之躯都能解决吗?」他不禁惊讶地站起身。

      「不知道,这得看你加入组织时最惦念的事物是什幺,我所扮演的角色仅是在背后推动其因果,会以什幺样的形式出现我也不清楚,其结果及代价是好是坏也不一定,更别说当初你有什幺愿望我也看不见。」

      ……

      「打个比方好了,因为青蔚也待了很久,所以我在没问过他的情形下试着去实现他心中的愿望,后来我向他问起、他的愿望竟只是想得到龙涎露而已,那时候白银的生日宴早已过了一个多月,当下我根本没料到我随便发起的游戏便是实现他的愿望的结果呢。」

      所以……还是得靠自己?而且还有失败的可能性?

      「你记得你最初的愿望是什幺吗?十三。」

      「不记得了,那幺久远的事……」他闷闷地坐回椅子上。

      「那幺你愿意接受这份报酬吗?」

      「这……」

      当初……我最惦念的是什幺?因受到战争的波及莫名其妙被抓进总部,那时候我的行为和思想就像半只野兽似的,现在的我根本就不明白当时的我会想什幺……

      ……

      反正都要迎来终结了,就这一次……何妨?

      「接受好了。」

      「你确定?连自己的愿望是什幺也不知道,我怕你无法接受结果呢。」

      「反正横着竖着都得死,仅有一次机会乾脆就别浪费了。」

      「……唉,我可无法保证会出什幺事啊,十三。」叹了声后,空将手杖挂在手肘上站起身来,并且提起了帽子,「放轻鬆别乱动,我来找找你最初惦念的因。」

      「呃、嗯。」头一次亲眼看见空老大的眼睛,从没见过的金边红瞳……真诡异。

      向他走近后,空便只手一伸,但却在碰到他之前静止不动,空那双诡异的双眼像是在追寻什幺似的,一下左瞄右瞄感觉好不惊悚,偶尔还会搧搧手像在赶苍蝇似的令人纳闷不已,如此这般大约花了几分钟后,空似乎抓到了什幺给它用力一扯便结束了。

      「呼……真折腾人。」将帽子压回平常盖住眼睛的高度后,空有些疲惫地回到座位上。

      依然搞不懂啊,空老大的力量……完全感觉不到身边有何魔流轨迹抑或灵动漂浮,也不像使用咒术需要咏咒言灵或其他事前準备,彻彻底底都是谜啊这个人。

      「成功了吗?」

      「不知道,我刚才说了我无法保证会有什幺事发生,现在我只能给你我所寻到的因,并由你去收成其结果,是好是坏你得自己承担。」温吞地喝了口茶后,空重新翘起二郎腿,「还记得我昨天提的地方吗?西北角的岩岸……在两天后似乎有什幺。」

      「两天后……吗?」这里是异界、并不是始界,在这里的假期还剩足足五天,一想到这点便能明白……自己最初的愿望和祸首及不死之躯沾不上边。看来空老大没白敲我那棍,真不该满脑子都是食物才对,「谢了,空老大。」

      「不谢,这是你应得的。」点个头后,空对他搧搧手,「好啦,要和青蔚他们玩儿去还是睡觉去随你,我累坏了想先睡了,晚安啦。」

      「嗯,晚安。」

      翌日午餐后。

      今天算一天,然后明天晚上去岩岸……对吧?这两日乾脆都在饭店内吃饱睡、睡饱吃算了,不过……稍微去糖果店晃晃吧,免得低血糖晕过头可就搞笑了。

      「狗狗!」

      !

      朱燄猛地朝背后一扑,纤细不失有劲的双臂抱住了脖子,再来便是软绵绵的触感在身上贴服……真他喵的吃香。

      「月天,怎幺傻站在这儿呢?」照惯例能吃香便不挣扎,而且这次完全不碍前方视线,他便随朱燄继续趴在自己背上转过身,只见白银和错过午餐的风狂一同走来。

      「在考虑要去哪晃罢了。」回答白银的问题后,他望向风狂,「你们昨晚不是去混酒楼吗?另外两只都还在睡,你居然能比他们早起来?」

      「那个啊……混到一半我就遁逃了,当然比他们早回来睡觉。」风狂抓头。

      能逃过两首的玩弄你也挺厉害的嘛,不愧是能当上队长级的。

      「狗狗想好要去哪了吗?我们一起去吧!」朱燄依然挂在他背上小小地跳跳跳,那触感及弹性真好。

      「妳又不像我有低血糖,跟我去糖果店不怕被甜味腻死吗?」他无奈地拍拍朱燄的手臂。

      「糖果店?」白银歪头想了会儿,接着掩嘴瞇起了双眼,「那我也去吧,难得来异界,多带点异界的糖球回去当点心或许不错。」

      「我也顺道买些给我妹当礼物吧。」风狂笑道。

      「赞成赞成!走吧走吧!」朱燄又小小地跳跳跳。

      「……唉。」你们就不能让我独自安静晃吗?

      糖果店。

      「叮铃。」

      「噫!」听见店门上的铃铛响了声,当场把正忙着扫地的店员吓得冲去柜檯后,「欢、欢迎光临……」

      瞧店姑娘的反应就知道这里也被其他妖怪们光顾过了。

      「不怕不怕,这里两个男人都是人类呢,我们仅是来买东西罢了。」风狂举双手投降以便释出自己的好意。

      「狂儿你这话很没说服力耶,就像坏人不会说自己是坏人、酒醉的人不会承认自己醉了一样,根本只会继续被当成妖怪。」朱燄吐嘲。

      「呃?不然要怎幺说才好?」风狂不解。

      「像这样。」朱燄猛地指向店员,当场狠把她吓得跳好高,「我是妖怪!不给糖就吃人!」

      ……

      「别唬人家了,妳这是妨碍人家做生意。」白银毫不客气地送朱燄一个肘击后,便向店员弯身行礼,「不好意思给妳添麻烦了,我们并没任何恶意,等我们买完东西后便会马上离开。」

      「呃、嗯嗯……」店员整个人缩在柜台后只露出一颗脑袋点点头。

      「好多没看过的口味呢……」才看了一会儿,叶月天便苦恼了起来,加上前几名妖怪顾客买的量似乎很大,粗略全看过一眼有很多所剩无几,于是他举起手挥了挥,「姑娘,我要全部的糖各来一斤。」

      全、全部?也太会吃了吧?

      就怕想要的糖全进了他的胃,「等我们挑完你在买。」白银和风狂一同拽他脸颊。

      一个小时后。

      「等我一下下……」似乎因整家店的糖被他们四人买到剩不到一点渣很开心,店员没像一开始那样防备他们,并将个个包装好的糖包由小到大依序呈上,「这个是金髮小姐的、这个是蓝衣服先生的、这个是白髮小姐的,最后这个……嘿咻!爱吃糖先生的!」

      「月天你不会蛀牙吗?」看店员为了拿糖包给他很辛苦地用尽全力,风狂仅为他的牙感到好奇。

      「不会。」看那一大袋糖宛如圣诞老公公的礼物袋似的,他只手一伸便是相当轻鬆地悬在背上,「我对外在的痛觉近乎无感,有时赶时间常会直接吞下,就算掉了牙也很快就会长出来,所以不曾牙疼过。」

      这能算是不死之躯的好处吗?

      「只吃糖的狗狗好可爱!说不定是个好题材耶!」朱燄禁不住给他抱抱。

      「滚。」他瞪她。

      「别在这闹了,咱们先回饭店放糖吧。」白银提醒,接着向店员点个头,「谢谢招待,我们先告辞。」

      「不会!请各位慢走,谢谢光临!」店员向他们一鞠躬。

      「叮铃。」

      「你们下午有什幺打算吗?」白银问道。

      「睡觉。」叶月天答道。

      「难得来异界玩,光睡觉不是很可惜吗?」风狂无奈。

      「不如一起到沙滩上玩吧,这里的居民有教我们怎幺玩沙滩排球喔!还有就是……打西瓜?不知道是不是把人埋进沙里去敲什幺的……感觉很有趣呢!」朱燄笑道。

      人类不可能会玩这幺危险的游戏吧?

      离开糖果店后如此边走边聊下,大约再弯过一个街角走几分钟的路程就能看见饭店了,但在那之前,「唔!」一男一女两个小鬼头突然冲出并撞上了白银。

      「没事吧?孩子。」明明遭两个小鬼一起猛撞,跌倒的人却不是她。

      「唔唔……」两个孩子摸摸屁股点点头,接着无故定格了下,再来抬头看看面前的四人,「哇啊啊!妖怪!」他们俩当场吓得抱在一起。

      「噗,看来我们这帮旅行团的名声已经传遍遍了。」朱燄掩嘴。

      「那就别吓他们了,赶紧走人吧。」风狂提醒。

      「嗯。」叶月天点头,接着拍了下白银的肩膀,「走吧,免得他们拿十字架攻击妳的肚皮。」

      「噗呼,原来你也被戳过呀。」白银失笑,这番话说白了她也曾被戳过,并跟着他们撇下小孩离开。

      「饭店里有个大妈的孩子几乎见一个戳一个呢,真令人佩服他的胆子。」风狂苦笑。

      「原来这里的人都拿十字架驱妖?真怪,那只是普通的装饰品吧?」朱燄不解。

      「我还被那小鬼拿蒜头砸过呢,真不晓得他把我当成什幺妖怪了。」叶月天无奈。

      !

      「等、等一下!」听见他们的对话,那两个孩子急忙起身追了上来,并一起揪住叶月天的衣襬,并由年纪较大的小女孩发问,「大、大哥哥,你就是阿米说的和妖怪们一起生活的人类吧?拜託你帮帮我们!」

      「……哈?」叶月天不解,阿米是指那拿蒜头砸人的小鬼吗?

      「我们哥哥被恶魔附身了啦!我们试过十字架真的没用呜呜呜……拜託帮帮我们……」小男孩直接哭了起来。

      「这世界也有妖怪存在?没听空老大说过呢。」风狂疑惑。

      「我们只是来渡假的,根本犯不着和这里的同类打交道吧?」朱燄撇嘴。

      「你说怎幺办呢?月天。」白银瞥了他一眼,又说:「别忘了阿空一开始说过的规矩,我们来这玩可不能留下我们的足迹,随便残留我们的力量说不定会毁坏这里的平衡。」

      「拜託!拜託!求求你!」虽听不懂他们在说什幺,但他们的语气令这两个孩子感受到拒绝的危险,于是他们俩拼命地一把泪一把鼻涕猛往他身上抹,「你和这幺多妖怪一起生活一定有办法!拜託!不、不然哥哥会死掉啦!」

      「……啊。」他若有似无地应了声,本以为他会拒绝这两个孩子,但他却和背后的三人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跟他们走一趟。」

      「真的假的?你要无视空老大说的话?」风狂讶异。

      「不行啦狗狗!」朱燄拉着他跳跳跳。

      「……月天,你不怕这世界崩毁吗?」白银皱眉。

      「我先看看情况再做打算,如果我的所作所为真会为这世界带来危险,那幺空老大应该会冲出来的,况且……我们组织的道义不就是以非轨道上的力量去干别人做不到的事?不管结果如何,对我来说这份力量应该保护比自己弱小的性命才是正确的。」

      ……

      「说得我都心虚了。」风狂无奈地举双手投降,接着苦笑,「同为人类的份上,我也插一脚好了。」

      「唔……好吧,我想看看这世界的同类长什幺鬼样子。」朱燄低头。

      「唉,反正都是无聊,凑个热闹无妨。」白银叹道。

      「呃?你们要跟啊?」叶月天无奈。

      「都是被迫来渡假的根本没计画嘛,当作走走看看也好。」风狂笑道。

      「如果阿空哥真没阻止的话,看我一把火烧了那混蛋。」朱燄冷道。

      「嗯……」白银想了会儿,接着提道:「先别烧,看能不能带回去玩玩,还是营火酒会时烤来吃。」

      喂,乱吃异界的妖怪不怕吃坏肚子吗?

      「听到了吧?小鬼。这三只妖怪也愿意帮忙呢,带我们到你们家去吧。」叶月天给他们摸摸头。

      「我是人类啦!」风狂抗议。

      「嗯!谢谢妖怪大哥哥大姐姐们!」

      穿过一条条街道、弯过一个个街角,大约花了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来到较偏僻的住宅区,大街上没人也没妖走动,着实过于安静得有些诡异……或许这里的居民都从饭店的侍者们那儿听过妖怪旅行团了吧?在无法离开结界下,肯定是全缩在屋内不敢出来。

      「这边这边!我们的家在那儿!」

      跟着孩子们的指示,四人来到一栋仅有两楼高的老旧房子,墙面上满是斑驳落漆、破烂的广告纸和不少青苔攀爬,门口旁有几包垃圾及碎屑,几扇窗不是破了就是有些许裂痕……看来这两个孩子的生活不是很好过。

      「等我们一下下喔,嘘。」女孩摆出噤声手势,男孩则是趴在门上偷听屋内的声音,接着略开了点门缝向内看了会儿,「好像没问题,先去找妈妈吧。」

      四人跟着孩子们踏进屋内……果然很凌乱,里头的落漆量不比外头的少,随便看去家俱的数量少得可怜,有些都已经坏了却以强硬的方式修补以便继续使用,还有股不太好闻的味道在空气中瀰漫,甚至……有只醉汉倒在客厅,并和碎酒瓶一起呼呼大睡。

      看来这两个孩子就是因为这只醉汉才偷偷摸摸的。

      「喵的,这一看就知道是酒鬼老爹会家暴,为了这两只小鬼当哥的去赚钱打工,结果倒楣被恶魔附身,待会肯定能看见当妈的以泪洗面。」叶月天低声嘟囔。

      「噗。」朱燄失笑出声。

      「你想像力真丰富耶。」风狂无奈。

      「没营养的肥皂剧也看太多了。」白银也无奈。

      跟着孩子们来到厨房后,「妈妈!」孩子们一起扑向正在哭泣的瘦弱妇人。

      ……还真的被你说中了。

      「咦?你、你们到底去哪了?」妇人赶紧擦乾眼泪站起身,并有些生气地唸道:「我不是说过现在街上很危险吗?万一你们被妖怪吃掉怎幺办?」

      「但是阿米说妖怪里头有和我们一样的人类耶!我们有找到人请他来帮我们消灭恶魔喔!」女孩说完,男孩便指向门口的四人,「妳看!他还带了三只妖怪来帮忙呢!」

      闻言,妇人以极缓的速率慢慢抬头,「只有这两只才是妖,我和他不是。」风狂指了指身边的人再次澄清。

      ……

      「呀啊啊啊!」妇人放声尖叫。

      「喂,冷静点,不小心吵醒那只酒鬼怎幺办?」叶月天无奈。

      「放心,我早知道她会来这招,所以进门时就已架好泡泡了。」白银凉凉地说道。

      真不愧是东土之首大人。

      「求、求你们别吃了我们!我们、我……不好吃!」妇人将孩子们紧紧护在怀里发抖。

      「不好意思,两个人类不吃人的。」风狂举起叶月天的左手晃了晃。

      「呜呜……别、别把我们拿去餵妖怪,恶、恶魔我们会想办法……」

      「飞禽走兽的我们才不吃人呢,何况吃人是犯法的。」白银无奈,朱燄跟着点头接道:「人类的肉臭又油又有毒,我才不想生病呢。」

      「……真、真的吗?」

      「我们来这座岛都已经三天了,真会吃人的话、早在第一天全吃光了,也不会站在这跟妳瞪这幺久,而且妳的孩子还去妖怪的大本营巡了一圈回来不是好好的?」叶月天头疼。

      「可、可是……」

      「搞得我很烦躁耶妳,要不我们戴十字架吃蒜头试着自灭给妳看?」白银皱眉。

      「人家不喜欢蒜头的味道,吃辣椒行吗?」朱燄问道。

      「除妖的道具能随便改吗?」风狂无奈。

      ……

      为了取得妇人的信任,某两妖忍着就快憋不住气想吃人的冲动和她槓了许多问与答,并稍待了几分钟等她的情绪稳定下来后,四人才正式暂时被当作普通人看待由她请入座。

      「不好意思,我们家没像样的饮料或酒能招待各位……」妇人端来四杯水。

      「了,瞄见在客厅呼呼大睡的家伙,肯定是你们的血汗钱全被他拿去挥霍了,妳别介意。」叶月天不以为然。

      「两位妖怪姐姐能给爸爸洗脑请他别喝酒吗?」女孩问道,男孩一听便跟着举手说:「不然让爸爸别动手乱打人也可以!」

      「抱歉,咱姐妹俩一只天鸟一只陆兽可没这幺万能。」朱燄给他们俩摸摸头,而白银接道:「而且硬改变整个人可能会使之行尸走肉,这如此不道德且没人性的行为在我们那儿可是犯法的。」

      「唔……」两个孩子闷闷地垂首。

      「先把重点摆在被恶魔附身的孩子身上吧,能请你们描述点他的情况来吗?像是什幺时候开始的,或是有什幺奇怪的行为。」风狂提道。

      「大约是一个礼拜前……刚开始那孩子常被看不见的东西扯来扯去,身上常会出现莫名奇妙的爪痕,我们带他去教堂给神父看过,情况竟没好转反变得更糟……」说着说着,妇人浑身发起抖来了,「接着那孩子就像变个人似的,以前他仅会阻止我丈夫施暴,但最近竟常跟我丈夫打起来,好几次还差点失手杀了人……看他的模样简直就像着了魔,还会发出可怕的叫声,我敢保证那根本就不是人的声音……」

      ……

      「想把人活活逼疯啊?挺恶劣的,特别是还想借刀杀人这点。」叶月天皱眉。

      「嗯……我们那儿似乎没这种案例呢,就算有大概也被政府私自抓起拷问了,这乍听下就像禁术的一种。」朱燄侧过头思考。

      「唉,都怪青蔚睡懒觉没跟来,不然靠他活这幺久的经验,一定能想出什幺端倪来的。」白银叹道。

      「那幺你们现在是怎幺处置那孩子的?」风狂又举手发问。

      「我们把哥哥绑在床上,不然他会被看不见的恶魔拖走。」女孩回答后,男孩附和道:「哥哥大白天几乎都在睡觉,晚上醒来很恐怖。」

      「绑着好办事。」一口气乾了水杯后,叶月天站起身望向妇人,「麻烦你们带我们去瞧瞧那小鬼吧。」

      「好、好的,就在二楼,这边请。」

  • 名称:百变小樱透明牌篇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8: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