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礼物超清

      吃得津津有味似的,应该是很高兴吧?可是……

      阿尔门司和菲萝娜像个侍从站在一旁呆望着叶月天享用满桌子的甜点,别于平常的是他吃得很慢!就好像捨不得一口气吃完似的,每一口都慢慢地嚼了很久才吞下,虽说他的面瘫脸看不出好坏,但或许他真的很满意这桌甜点吧?

      「等他吃完后该怎幺办?」阿尔门司低声问道。

      「别问我啦,你多少也想点办法啊。」菲萝娜不悦地回道。

      「果然还是找几个女人来的好……」

      「你想当冰块的话我成全你!」

      一只魔族和一只冰之妖精,怎幺看都是相性不合的拍档耶,找他们两个来当助手没问题吗?

      难得能享用满桌子平日买不起的高级甜点,这让叶月天接受了不少被迫当白银的事实,还能看他们俩边苦恼边相互踩对方的脚丫子当余兴节目,着实使心情放鬆了不少。

      不过话说回来……突然被塞了这等差事,没必要的情况下几乎是不能随意离开学院吧?还是给家里捎个信好了,虽说鬼狼和赛宾娜有办法自己猎食,但瑙怎幺说还是个人类孩子,光吃生肉说不定会生病的。

      暂时放下了叉子,叶月天举起右手画了个小圈圈形成泡泡,接着带着那颗泡泡起身到后方的落地窗前开窗,最后在心中默唸想说的话对泡泡轻吹了一口气送出。

      这样应该就行了,这种能力还挺特--

      「咚!」

      闻声而回头一看,阿尔门司和菲萝娜似乎是绊到对方的脚而趴在地上,重点是他们和自己之间的距离不知何时拉近了些,很明显的他们可能误以为咱们的白银大人想开溜。

      「紧张什幺。」叶月天回到位子上继续享用点心。

      「让、让您见笑了……」两人带着苦笑狼狈地爬起身。

      ……

      莫名又陷入了沉默中,阿尔门司和菲萝娜对望了眼,看他的样子应该不想开溜了吧?前提是别受到打击的话……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向他提起批改学院公文的事。

      「那个……您刚才是给尊夫人报信吗?」菲萝娜乾脆另开个话题想慢慢引入重点。

      他稍稍停下了手边的动作,并不予回应地继续用点心。

      「惨了,瞧他的反应肯定是个鳏夫,这下子又让他受打击了……」阿尔门司低声叹道。

      「我怎幺知道啊!你就不会帮点忙出主意吗!」菲萝娜尽可能地压低自己的音量对他尖叫。

      「那幺找女人--」

      「咚!」

      「混蛋!别突然拿冰块砸人啊!」

      「我没现场把你做成冰雕你就该偷笑了!」

      面前的两人突然大吵大闹了起来,一个燃起黑色的魔火围绕在四周、一个身后出现大量的冰刃蓄势待发,这两人似乎都是实力不错的家伙,但给他们继续吵下去的话,这传了不知好几代的隐形塔说不定会被他们毁了。

      于是叶月天来个弹指,门外突然撞进一颗大泡泡直接将两人裹住,魔火顿时消逝无蹤、冰刃瞬间蒸发为水雾。

      「白、白银代理大人?」大概是认为惹他生气了,他们俩不免露出慌张的神情。

      「试试白银的能力罢了,掰。」他扬袖一挥,他们俩立即滚出门外,顺道尝尝他曾被白银连转不知几十圈当扭蛋扔出去的滋味。

      这还真是相当方便的能力呢。

      重新继续享用甜点时,不知怎幺搞的……头有些疼,身体莫名沉重了起来,但闭上眼循环这股力量想查明原因时--原来是中环城那边出了点问题,几个逞兇好斗的家伙刚好在结界的边缘闹事,同时也能感觉到另外两道的结界因此部分加强。

      身为领土之首果然不是件好事,仅是闭上眼就能看见结界内的大小事,就好像整个东土都操在自己的手里,这也证明为了领土永存、人与结界必须共存亡……

      依循体内的力量给予的指引,试着将他处较厚结界壁削薄补到中环城那,确实成功加强至和另外两道结界的厚度一样。

      ……感觉很吃不消呢,领土之首的基本工作。才刚上手就觉得累了,何况是另外三人不知维持了千百年……这也难怪总部要躲在时间轴不同的空间中,偶尔不溜回去休息个几日肯定会过劳死的。

      「唉。」叹了千百个不愿意的气,目前能做的也只有认命。

      终于爬上来了……

      阿尔门司和菲萝娜头晕目眩地半倒在办公室的大门前,别说是刚才被扔出去的关係,碍于这位新上任的白银代理的力量似乎不是很稳定的样子,就连搭乘泡泡上来也难以控制方向地连被转了不知几十圈,整个得花费比平常多好几倍的时间才能安然到达目的地。

      「拜託妳待会别再惹他生气了好吗?」阿尔门司抱怨,虽说他的脸实在看不出有任何生气的模样。

      「前提是你别再出些一点屁用都没有馊主意!」菲萝娜瞪他。

      「好好,我们各自退一步,免得他趁我们吵架时开溜了。」阿尔门司起身拍拍屁股。

      「要溜的话早就溜了,还会等我们爬上来吗?」菲萝娜没好气地回道。

      ……

      无故沉默了几秒,「糟!」猛然惊觉他可能真的溜了,两人便急急忙忙地撞进办公室。

      「嗯?」叶月天抬头看了他们俩一眼,接着放下手边的资料指了指桌上的盘子们,「麻烦你们收拾一下。」

      「……是。」幸好还在,而且在看那堆公文……终于打算认真当白银了吗?

      两人花了点时间将空盘子们暂时收到门外左边的厨房去放,这一路上不断地来回、当然也得关注着他的举止……完全就只是看公文而已,根本没动手去批改。

      「玉玺和红泥在您左手边上层的抽屉内,钢笔则在旁边的笔盒里。」菲萝娜低声提醒。

      「喔。」他点个头后便拿出那推东西。

      太好了!他真的有心要工作了!

      两人见状后,便鬆了一口气地专心收拾剩下的盘子,但全数完工回到办公室后……是不是改得有点过快了?还是他根本看都没看就敷衍了事?

      「那个……我能看一眼吗?」阿尔门司担心地指了指他改好的公文。

      「嗯。」

      得到同意后,菲萝娜凑了过去看看阿尔门司拿起的公文,这份是关于当初学院搬家时、因地理位置取用稍有不当,有不少建筑需要额外修建并建造防护措施,所以得以东土之首的名义向政府申请补助经费……这同意是没问题,那别的呢?

      拿起第二份公文来看,这份是关于今年特选的新生因多半放弃入院资格,原本针对和平共识而规範四人小组的严谨任务机制得稍作修改,但同时也得挪用点预算向东土各地的工会申请院生的任务规範更动……这同意好像也没问题耶。

      「砰唰!」他突然将某堆公文全数扔进办公桌旁的废纸处理机里。

      「呃?请、请稍等!让我看一下行吗?」菲萝娜赶紧阻止他按下销毁按钮。

      「喔。」他缩手继续改别的。

      随手抽了份他不要的公文来看,也是关于这次特选新生多半放弃的关係,有不少因工作量减少而减薪的师长们所提出的抗议连署文,这点是有听过前白银不想理会啦,毕竟多了偷闲的时间哪有可能让你多拿薪水……想不到连这任白银也不予理会呢。

      无意间,阿尔门司和菲萝娜对望了眼,这样看来好像真的没问题?

      「阿门,我问你。」

      「……请、请说?」又听见了这让阿尔门司相当不快的简称,就算心里有再大的不爽,他依然不敢多做抗议地只能苦笑。

      「噗,好一个阿门……」菲萝娜偷笑。

      「笑屁啊妳!」阿尔门司低声瞪她。

      「这份我搞不懂要干什幺。」他扔了份公文出去。

      「我看看……」阿尔门司拿起公文看了会儿,接着回道:「哦,因为您今日才来,所以不知道我们学院先前有透过南土之首安装传送门的事吧?关于试用的开放日还得通过你们四首的共同决策来决定,所以这份心得报告书用不着急着完成,如果白银大人还没回来的话,就得请您代替她和其他三首开会讨论。」

      「会议的日子是哪天?」

      「好像是下礼拜吧……」菲萝娜有些不太肯定。

      「……我只是代理的,这幺重要的事推我代替东土出意见真的好吗?」

      「我相信您的话绝对没问题的。」又拿起不少公文看了眼,菲萝娜更是放心地笑道:「虽然是暂时代理的,但再怎幺说您还是获得了白银大人的认同,如同四首与结界的典故一样,您的决定都是以领土和学院的发展为主,倘若您成为了正统的白银,我相信绝不会有人抗议的。」

      「我会抗议啊……原来的白银小小只的可爱多了。」阿尔门司低声抱怨。

      「闭嘴。」菲萝娜用手肘顶他一下。

      ……

      不知为何他又抖起来了,接着默默地站起身,并慢吞吞地向后方的落地窗走去,「我、我不想当白、白银……」

      为什幺又遭到打击了啊!

      「知道了啦!您是代理的!绝不会当白银的啦!」阿尔门司赶紧过去拉他,菲萝娜也在一旁着急道:「您、您还想要点心对吧!我再去準备吧!」

      「嗯。」他回头坐下。

      ……真好拐耶。

      总算告一段落了……

      「今日的急件大致就这些而已,剩下的可以慢慢来,您辛苦了。」菲萝娜苦笑。

      「嗯。」他挖着雪白的布丁慢慢享用。

      「接下来……」阿尔门司将他改好的公文全数纳入牛皮纸袋里,再来问也不问地开了他右手边的上层抽屉拿了个奇怪的东西出来,「最后一个步骤,麻烦您封一下袋口。」

      ……

      他呆呆地望着那银白色的圆柱体许久,看来是不知道用法。

      「这只是封蜡章而已,不过这封腊章的材质得以您使用意志之力盖上才会有图腾出现。」菲萝娜解释。

      哦,听起来真特别耶,这幺好用的个人印应该推广出去的才对,免得到处都有仿造文书的事发生。

      叶月天伸手拿起那银白色的封腊章,「呃?」不知为何,手才刚一碰竟全化掉了。

      「冰凝!」菲萝娜见状赶紧将化下的部分落到桌上前全冰起来,看她还能完美地将该物冰回圆柱体的样貌,肯定是前白银也有过好几次的前科,「呼……请您把力量放小一点,这腊得从生命之树上一点点地挖来,相当取之不易的。」

      原来如此,难怪从没在市面上见过这好东西。

      「怎幺放?」

      「稍稍灭一下攀在您右手上的护身结界吧。」阿尔门司指道。

      「嗯。」

      熄了右手的护身结界后,他再次伸手拿起封腊章,这次的确没全化掉了,接着朝封口上一盖--好奇怪的银色图腾,看上去虽是野兽没错,但不知道是哪种野兽,奇的是这章底下明明没任何图案在、一盖居然就有了,难道是靠意志之力凭空生出来的?

      「好,我现在就去把文件送出,先告辞。」阿尔门司行礼,并带着纸袋转身离开。

      ……

      又尴尬了,现在该怎幺办啊……这次换被留下的菲萝娜苦恼。

      「菲萝娜姑娘,妳先下去休息吧。」他扔下小汤匙。

      「呃?」闻言后她先是一愣,接着有些为难地想找理由留下,「但……您今日才刚上任,或许还有很多疑问需要人帮忙,所以……」

      「就因为刚上任的关係,我还无法有效地完全控制结界,所以我想独自安静地研究。」

      「可是……」

      「我不会溜的。」

      「……我明白了。」

      「待会儿遇到阿门叫他也别来打扰我。」

      「是。」

      ……

      好累……

      目送菲萝娜离开后,叶月天整个人瘫在石椅上稍作歇息,毕竟不只要注意结界的动向,还得维持身为白银的王者风範也是很折腾人的,总不能因为一个代理就毁了白银长久以来的名望……前两次受到的打击不算。

      稍微打个盹儿一下……没关係吧?

      ……

      !

      才刚瞇上眼没多久而已,脑神经突然抽痛了下--怎幺又是中环城的混蛋在搞鬼!

      「……呼。」

      一样跟随附近的两道结界部分补强后,感觉更疲劳了……领土之首根本就不是人当的!难怪每代的领土之首从未有过人类任职的记录,幸好仅是四分之一的力量而已,否则忍受着完整的力量所造成的压迫、注意学院及结界动向,一般人类的体质肯定会在一天内回老家。

      不过话说回来……这段时间我得睡芙多的房间吗?虽说是代代东土之首传下的,但……几乎是姑娘家任职……

      ……

      无意间又打起瞌睡来了,正睏的时候可不管睡在石椅会不会腰痠背疼,何况还有挺长的日子得忙,有机会不好好养足精神当然不可。

      ……他喵的!打架闹事非得要一坨坨地凑热闹吗!

      正想睡时又来个脑抽痛醒,这怎幺不叫人火大!于是叶月天立即起身扬袖回身了圈,但明明白银没教过、本身也学不会困难又複杂的传送术,只因一个火大就下意识地成功化做白光向中环城而去。

      「哈哈哈!上啊!打断那家伙的腿!」

      「臭小子!有种就别在那叫嚣!出来面对!」

      「好样的,咱们趁乱搬走被揍得动弹不得的家伙去卖吧!」

      「好主意!」

      「哟,要卖轮不到你们!」

      「混蛋!偷袭什幺!」

      位于中环城的内部东区,场面一片混乱,原本只是因为小小的打劫事件所造成的斗殴,竟无意间演变成各种不法集团公然闹事的场合,附近的店家无一倖免地一片狼藉,当然的、连店面老闆或老闆娘也为了家当出来凑一脚了。

      各术的咏咒声、刀剑及伺机暗算的枪击声、道路设置及店面的破坏声……不绝于耳地连环响个不停,在这无法无天的地带当然没人愿意跳出来阻止争斗继续下去,有的只是遵从好斗的本性使现状越演越烈。

      但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所有的攻击影响了附近的三道结界。

      「闹够了没有!」

      !

      偏北的方向一阵火光轰然炸裂,当场轰飞了不少斗殴中的人们,四周跟着因此燃起熊熊烈火,还有不少人因意外烧着了而四处乱窜乱滚,而火光炸裂的源头则有个人影站在那儿,披着棕色羽绒衣、带有金黄色护身结界、烈火不断自身躯各处向上奔腾--北土之首、朱燄,亲临现场。

      「糟!」

      眼见惹到北土之首,自然是有一堆人直接掉头向南方奔去,不料……

      「各位大哥哥大姊姊们,连续打扰我的休息时间可是很严重的罪喔。」

      前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笑瞇瞇的孩童挡路,重点是他带有水蓝色的护身结界!空气中的水分以肉眼可视的状况下聚集在他四周成了巨大的水龙,并毫不留情地回身来个摆尾,人们被流水及摆尾之势狠狠弹飞,原本被破坏的建筑更是惨烈地从中划出巨大的缺口倒塌,打闹而成的坑坑洞洞全数淹水--南土之首、黑俨,亲临现场。

      「天、天啊……一、一次来两个……」

      「闪开啦!别挡路!」

      「还不快逃啊!白痴!」

      「啧!真倒楣!」

      「别捡尸了啦!没看见南北两土之首都出现了吗!」

      碍于争斗的源头是在内部东区,无奈正中央有个巨大的建筑物挡路、也是神界石映照而下的市政大楼,无处可逃的人们自然只剩东边的生路能跑,但又是个不料……

      「完、完了!连东土之首也来了吗?」

      眼见一道白光屈身现形,逃亡中的人们立即踩煞车停下,惨遭三方面夹击真的是死路一条了!但当来者将白光散去、缓缓地挺起身子、一个抬头--咦?怎幺不是传闻中的最强萝莉?重点是他看起来更不好惹啊!

      ……

      见他不知想搞什幺鬼地闭上眼沉默着,众人面面相觑了下,紧接着小心翼翼地向他逼近并试图击退他,毕竟就算他带有银白色的护身结界,那并不代表他就是白银本人。

      「给汝等机会还不收手,何苦自讨皮肉之痛?」他仅露出的右半脸的苍绿眼眸一睁,并将左手摆在腰后马上来个扬袖一挥,「捲龙之眼。」

      !

      来不及反应之时,近乎包覆整个东区的狂风狠狠将众人捲上天,甚至有不少人迎面撞上风壁直接甩出并种到附近的建筑上,而他见状则赶紧收手使强风减弱为能接下所有人的柔风,并将所有伤者及无意再战者缓缓地放下。

      怎幺和原本的不同?如此强烈过火的……东方意志之力?

      「哒。」

      闻声而转头一看,朱燄和黑俨走到面前来了。

      「白银的……力量?你是谁?」朱燄问道。

      「请问原来的白银姐人呢?」黑俨跟着问。

      ……现在没心情和他们聊天,尤其有朱燄在只会让事情歪到异界去更不可收拾,还是早早回去休息的好。

      「帮忙代理而已,掰。」说完,他立即回身化做白光闪人。

      呃?怎幺说走就走啊……

      「小黑,你有听过白银找人代理的事吗?」

      「不,完全没收到任何相关通报,总部那也没捎来消息。」

      「那……你知道他是狗狗的什幺人吗?」

      「咦?为什幺认定和面瘫哥哥有关係?」

      「刚刚依稀看见他的右耳,有个跟狗狗一样的耳环。」

      「耳环啊……这可能要问问青蔚大哥了,毕竟他们俩认识最久。」

      「噗,也对。」

      惨了!白银代理大人真的溜了!

      虽然他说过别来打扰他,阿尔门司和菲萝娜也不是有意想来打扰,就只是想看他还需不需要点心……好吧,这是藉口,说实话有些担心而来偷瞄一下罢了,但塔顶的三道大门都逛过了,就是没见着任何一个人影!

      「完蛋了……东土真的末日了……」菲萝娜抱头郁卒。

      「默哀。」阿尔门司拍拍她。

      「别以为你住魔领就没事好吗!」菲萝娜不悦地拍掉他的手。

      「怪我啰?还不想想是谁让他连环受到打击的。」他耸个肩。

      「我都是出自于好意!总比你脑子只剩女人的好!」

      「哼,妳那叫哪门子的好意?白银大人一开始就说他是很容易受打击的自闭儿,妳想的办法就只会让自闭儿想自杀!」

      「你--」

      菲萝娜愣了下,原因是白银代理大人自己跑回来了,见他驱散身上的白光后、有些头晕目眩地甩甩脑袋,看样子是传送术的力量没拿捏好,再来、他似乎看见了阿尔门司的背后有什幺令他感兴趣的东西在,于是个头较高的他便蹲了下来一探究竟。

      ……

      「怎幺不说话了?终于发觉自己是多管、靠!」阿尔门司吓了一大跳,并转身拉回自己的尾巴,「是哪个王八拽我的尾--」一眼见到背后的王八就是刚才失蹤的白银代理大人,他立马闭嘴倒退好几步。

      「我就是你说的王八兼自闭儿。」他站直身子后,习惯性地将左手摆在腰后,口气似乎很不以为然的样子。

      「真、真真的非、非常抱歉……」阿尔门司带着苦笑挤出有些不成形的歉意。

      「噗,活该。」菲萝娜窃笑。

      「我记得魔人的尾巴好像是五万起跳耶。」他故意向阿尔门司靠近,而这话当然吓得后者更是连连倒退。

      「白、白银代理大人,刚才都是我的不对,请、请您别打我的尾巴的主意好吗?」阿尔门司赶紧将双手摆在背后紧捏着自己的尾巴。

      「哼嗯……」听他的声调更是让阿尔门司吓得快掐断自己的尾巴了,但他想了会儿后,便望向菲萝娜问道:「妳和他相处很久了吧?所以妳知道他的尾巴有什幺用途吗?」

      「呃?这个……」咱们的白银大人都发问了,菲萝娜当然无法拒绝地别过头回道:「听、听说……魔人的尾巴拿去熬汤有壮阳的功效,也可以乾燥加工成催情剂,甚至……某种玩具。」

      哇喔,区区一条尾巴而已竟这幺跩,难怪能卖这幺贵。

      「那我不要了。」他只手一挥,阿尔门司下一秒便被不知哪冒出的泡泡裹住,再来又是滚出门外尝尝当扭蛋的滋味。

      不要就把人家当垃圾扔了啊……

      「妳也别管我了,回去休息吧,我不会溜走的。」他慢悠悠地走到办公桌前坐下。

      「那您刚才……」

      「有人恶意攻击结界前去看看罢了。」

      看样子他真的有心想做好白银的工作呢。

      「我明白了,如果您还有什幺需要请儘管吩咐,不打扰您休息了。」说完,菲萝娜向他行礼,接着退出门外关上大门。

      现在能好好安静睡一觉了吧?

      ……

      「哇啊啊!」

      !

      才阖眼没几分钟而已,门外突然传出熟悉的尖叫声……到底又怎幺了!好好安静几个钟头的事很困难吗!

      「混帐!」虹撞进了办公室,还没看清椅子上的白色人影是谁就直接叫骂,「妳这女人到底干了什幺让那小子、咦?」原以为自己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被卖给白银了,但办公桌后头的人却不是记忆中的那只假萝莉。

      ……

      「继续啊。」他没好气地应了声。

      「你……」虹一开始没认出他是谁,但仔细地瞧瞧他的脸……只对右耳上的耳环有印象,「你、你是那死鱼眼小鬼?」

      「不然?」

      「……你踢掉白银了?」有太多疑问想问了,不过对虹而言还是威胁性最高的白银的问题重要。

      「怎幺可能。」

      ……

      无故安静了几秒,「帮我撤掉我的通缉令!」虹猛地拍桌喊道,毕竟他坐在大位上如不是实习中,就是真的取代了白银。

      「想的美。」

      「为什幺!」

      「自己干的事自己承担。」

      「……看在我没惹事还为你杀敌的份上,这点小要求对身为白银的你应该不难吧?」

      「很难,因为我只是四分之一个白银,并没有完整的权力。」

      还真的是个实习生啊……

      「不然……」虹瞄了整个办公室一眼,并提议道:「在你当白银的日子揹着我走吧,让大家瞧瞧昔日的通缉犯成为了白银的武器,应该多少能洗刷我的臭名的。」

      「不要。」他打个呵欠。

      「为什幺啊!」因他连连拒绝使虹就快抓狂了。

      「碰到认识的人一看见妳就知道我变成白银了。」

      「你滴点血给我改变外形不就得了?」

      「明天再说,我现在很睏。」他直接闭上眼。

      「别睡啊混蛋!至少先给我个答覆啊!」虹靠过去掐他领子。

      「烦死了。」、「靠!」他只手一挥,虹立即被泡泡裹起来地飘呀飘,「晚安。」

      ……

  • 名称:最好的礼物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7: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