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在线超清

      「哇……」

      在整排矮小的民房之间,有栋特别气派的三楼高豪宅,自外头的铁栅栏向内看去,光是前庭的空间就能多塞几栋房去了。在路灯的照耀下,能看见有不少地方摆了奇怪的台阶、空管、栏杆等,乍看下有点像是给小孩子玩的游乐场所,但又像是某种训练设施……

      在这边的我的家……是做类似的工作吧?以驯养魔物为主。但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鬼灵精怪,所以那是给常见的小狗小猫用的吗?还真是简便的道具呢。

      「这就是妳家了,伶儿大小姐。」叶月天拍了她脑袋一下要她回神,接着指向栅门上的锁头,「妳家出入口在这边,这点应该没被雷劈掉吧?」

      「当、当然!」虽说我不知道有没有带钥匙耶……

      「那幺照惯例,趁妳家的人还没出来……」叶月天面向着栅门蹲下身,并从口袋掏出一个银色小哨子吹了下,但毫无声响。

      什幺东东?

      「汪!汪、汪汪!」

      !

      突然间一大群大小不一、毛色不同、品种各不同的狗狗们全都都奔来栅门前狂吠,当下可把风伶儿给吓了好大一跳,至于呼唤狗狗们的叶月天--

      「好想养啊……小公主、毛毛、米卡噜、桃子、阿熊、八宝……」他当着家主女儿的面擅自将双手伸进栅栏缝隙间,并陶醉地摸摸加抱抱眼前的狗狗们。。

      ……

      风伶儿久久不知该做何反应,听他能唸出一堆狗狗的名字肯定很常来报到,而狗狗们似乎跟他混很熟了,几乎每只都很热烈地猛往他的方向挤,只是他依然面瘫。

      好诡异的画面……原来月天不只是单纯的爱犬派,而且还爱犬成癡呢,居然连狗笛也能搞到手。

      「你想养的话我可以和爸爸说一声喔。」既然这边的家也是做类似的事业,那幺绝对有开放领养的。

      「……妳还真的被雷劈掉半颗脑子了。」叶月天叹道,并继续摸摸狗狗们边解释,「我还是独居单身汉喔,妳以前来过我家好几次了,在车站后头的公园旁,那间破公寓是禁止养宠物的。」

      咦?

      「你真的没偷养任何宠物?」

      「真的,我光要养活自己就很难了,根本没那个时间和多余的金钱能养。」他的口气听来有些郁卒。

      那这个世界的鬼狼、赛宾娜和瑙到哪去了?

      『毕竟是横向跨越,所以并不是一切都是一样的,甚至有可能和原点完全相反。简而言之的话……有点类似你们所说的平行世界。』

      那他们……存在吗?

      『可能或不可能,除非咬到您说的三人的时间线我才能断定,不然……就看您和他的关係能进展到什幺程度。只要您成功取得他的信任、深入了解他是什幺样的人,就算我没咬过、他身边的人事物也会一点一滴现形的。』

      ……嗯。

      「呼噜噜--汪、汪汪!」不知怎幺地,某只狗儿带头发出不安的吠叫,其他狗狗们便接二连三地起鬨。

      「怎幺了?」看牠们的情绪熊熊噪动起来,为了避免被咬,叶月天起身退了一步。

      有人、难闻的气味、不怀好意的人、朝这里看着、大小姐有危险、快赶他走--走开!走开!走开!

      这里的我……听得懂牠们说的话?

      『就算精神脱离了本体,但在出生之前就拥有的能力是无法自灵魂上割除的,因此稍微和这个世界的您重叠了。』

      「哼嗯?」观望着狗狗们的不安及威吓的模样,叶月天转头向四处看了看,「又来了吗……」

      又?他知道些什幺吗?

      「又是你这小混混!」

      !

      突然传出怒吼声,两人转头一看--风伶儿的老爸被狗儿们的叫声引来了,还气呼呼地拍着栅门对叶月天发飙,「我已经警告你很多次了!不准骚扰我的女儿和小狗们!」

      「晚上好,伯父。」叶月天有礼地向他弯身行礼。

      「好你个头!离我女儿远一点!现在马上!」

      这里的月天和我爸爸早就认识了?

      「喔。」叶月天只挪了一小步,接着问道:「啊,现在有缺饲育员了吗?餵食、梳毛、散步、陪睡、扫便便我都会做。」

      「想得美!你摸走我的狗笛的帐我都还没跟你算,我绝不准你接近或带坏我家的狗!」

      ……月天你居然连我爸爸的东西也偷啊?

      「好吧,我下次再来。」叶月天完全无视了他的怒火,并掏出狗笛来凑到嘴边,「时间也不早了,弟兄们、带你们老大回屋内休息吧,别让他老人家累着。」说完,他吹了一口。

      「什--」猛然被几只狗给扑倒,但风爸爸并没摔伤或去亲地板,反而被揹着、衔着、顶着……总之被自家犬慢慢绑回屋内就是了,「你们这群狗崽子全被他给洗脑了吗!混帐啊你!我一定要跟你算你带坏我家狗的帐!」

      ……

      见风伶儿整个傻住,「想说什幺吗?」叶月天凉凉地收起狗笛。

      「……你什幺时候统治了我家的狗狗?」她无奈。

      「说统治也太难听了,没听见我刚才称牠们为弟兄们吗?狗儿自古以来就是人的好伙伴兼家人,一起玩久了能达成简单的共识也是应该的。」他正经地回道。

      我或许该收回以前对他的看法,他这个人不是有点怪,而是非常怪!如果有机会邀请月天到我家玩的话,一定要多注意点别让他接近犬科魔物!免得真的全被他给洗脑了!

      「好啦,妳也快进屋内吧。」叶月天推了她一把后,直接抢过她的书包找钥匙,「妳爸气在头上可别让他等太久,免得我怕他会报警说我诱拐妳。」

      谁叫你要惹他生气啊……

      「那你呢?」

      「回家吃饭睡觉啊,早上我得帮某个损友代班。」找到钥匙后,叶月天替她开了栅门,接着将钥匙扔回书包内塞给她,「喏,没事的话妳也早点吃饭休息吧,让脑袋多休息点也是好。」

      「真的吗?」接下书包后,她回头看了看空无一人的街道,实在太过安静得有些诡异,「你该不会要去找什幺人吧?」

      「找人?」

      「我好歹算是饲主,狗狗们的不安我又不是比你不了解。」

      ……

      「回家,伶儿。」他唸了声,接着硬推她走进栅门。

      「不要!」她踩煞车,并抗议道:「这附近绝对有什幺人在对吧?而且不是好人对吧?会跟蹤到这里肯定是因为我的关係,我怎幺让你代替我去应付!」

      不变的弱肉强食之道啊……沙萝妳说的就是现在吧?我是个弱者,这点我心知肚明,无论在哪个世界都一样,因此……这边的我没有能够保护自己的役兽,所以能够替代的或许是身边的人。

      「胡思乱想什幺?快回家吧,免得妳爸真的报警了。」

      「我才没有胡思乱想!别再对我说谎了!」

      因为牠们都告诉我了,只有我才能听见的声音。

      「突然闹什幺脾气啊妳?我只是要妳回家而已,这有说谎的必要吗?」

      「那……我有要买的东西,用不着现在回家,既然你明天还要上班你就先回去吧。」

      ……

      见她想把自家栅门关上,「慢着。」叶月天果然伸手阻止了,并继续推她回去,「妳回去就是了,要买什幺我帮妳走一趟。」

      「我要买女孩子用的私、人物品,就算是爸爸我也不会让他帮我买,何况是你?」她拍开叶月天的手撇过头。

      「……卫生棉吗?还是贴身衣物?我会假装忘记妳的胸围和臀围的,让我帮妳买吧。」

      「不要!」假装是怎样啊?你怎幺能面无表情地问女孩子的胸围和臀围是多少!

      「唉!」他低头大叹了声,并近乎认输地求道:「拜託妳现在回家就是了,这年头的坏人和变态很多,妳这千金小姐走在外头很危险的。」

      「就因为我是千金小姐,被人觊觎也是正常的,这点我又不是不明白,只是你……没必要代替我出面吧?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我怎幺可能会放你代替我去面对这种事。」

      「妳……」他起先似乎想说些什幺但欲言又止的,最后皱了个微乎其微的眉头,「这也是被雷劈的关係吗?还是就像小说或漫画写的那样、灵魂因此换了个人?以前的妳根本不会想这幺多的。」

      『想办法蒙混过去,他这人和其他人有些不同,一被他猜疑很危险。』

      「我只是……」沙萝这幺一说使她紧张了起来,随后她鼓起脸颊抗议,「我又不是永远都是小孩子!受你们的保护也要有限制吧?一直让你们担心我的安危我很过意不去的!」

      ……

      「我还是觉得……天真又单纯的模样比较适合妳,很多事不是知道越多越好,人性的善恶之分并不是天性而是选择,我怕妳急于成长而忘了原本的自己、实在很不值得,这也会令我很焦躁的。」

      ……什幺意思?

      「就、就算如此……人要长大你也挡不了啊,你不能永远把我当小孩看!」

      「哼……现在反了呢,居然换妳训我这句。」他似乎轻笑了声,但依然无表情,「弟兄们,带你们的大小姐回家吧。」

      !

      双脚猛地被毛茸茸的东西给绊倒、身子落在毛茸茸的东西身上……你们真的被他给洗脑了啊!明明是我家养的狗狗才对啊!

      「掰。」他转身。

      「月天!等、呃?」伸出手的霎那,四周如同散沙一般流逝而去。

      『抱歉,极限了。』

      中环城通关大门前。

      ……

      「伶儿?妳昨晚没睡好吗?」见她半瞇着双眼恍神中,洛梧桐不免担心地拍拍她。

      「是小沙--萝吧?她又四处咬人了吗?」清田彻苦笑。

      「没有啦……难得一起出任务,所以期待过头了……」她揉揉眼睛。

      实际上,沙萝昨晚多撑了几分钟,但那几分钟似乎悄悄动用了自身的力量……那什幺精神上的横向跨越果真不是一件简单事,仅是几分钟尔尔就耗尽了全力,要不是有休息一个晚上,现在或许就没买票搭车的力气来到这。

      至于沙萝嘛……没错,完全累垮了,自昨晚开始到现在都还没醒。

      「妳都几岁了,而且我们又不是来郊游的。」洛梧桐无奈地搓搓她的脑袋。

      「唔……妳这样会害我更想睡啦……」她几乎快把双眼闭上了。

      「我看这样好了,趁月天带委託者来之前,我们找个地方让伶儿瞇一下吧。」清田彻提议。

      「不用啦,万一月天待会儿找不到我们怎幺办?」再次揉揉眼睛后,她挤了个笑容出来,「反正第一阶段的任务没有明确的时间限制,我想一定有很多机会能休息的。」

      「好吧,不过真的忍不住可别勉强喔,到时候就让阿彻和死鱼眼轮流揹妳吧。」洛梧桐抱胸。

      「用不着这样吧……」她苦笑。

      一个钟头过去后。

      「久等了。」叶月天总算前来合流了,并简易介绍了下他背后那身着长型黑披风、连身帽盖住半张脸的委託人,「她就是我们要护送的对象了,姑且先称她小赛就好。由于还未有明确的任务时间,所以前往南土的阿特米及领自治区之前咱们就尽量混吧。」

      「混什幺?」清田彻不解。

      「混吃混喝兼拉撒睡。」他正经道。

      「我们又不是来郊游的。」洛梧桐巴他后脑,接着拍拍风伶儿的肩膀要她回神,「伶儿?妳还醒着吗?人已经来了喔。」

      「呃?抱、抱歉……」她苦笑了下,看来是真的不小心站着睡着了,「我叫风伶儿,接下来还请妳多多指教了。」

      「哎呀?小伶看起来似乎累坏了呢,我看就配合小月说的,我们先在中环城休息几天再走吧。」委託者笑道。

      「……咦?」除了叶月天外,他们三人愣了下。小伶和小月?会这样叫的人不是……

      「刚才月天说妳叫小赛,所以妳是--」

      「闭嘴。」这次换叶月天巴清田彻的后脑,并使个眼神说:「这里是什幺地方、委託者不能以真面目示人,用点脑子去想也知道为什幺吧?」

      无论实力,没有身分和地位的半兽在这里是不受欢迎的,同时是人口贩子眼中的商品、旁人眼中的奴隶或玩物。

      「……好吧,刚好伶儿需要休息,我们今天就在中环城内待上一日吧。」洛梧桐点头。

      「唔……」风伶儿难堪地低下头。

      「多待好几日也没关係,我早就想来这参观参观了喵、啊。」话刚说完,她连忙摀起自己的嘴。

      「注意点,别让妳的习惯曝光身份了。」叶月天无奈地唸道。

      真的是赛宾娜本人呢,但……为什幺?

      「老闆,我们要开房间,麻烦--」

      「滚开我来!」洛梧桐直接撞飞了叶月天,并苦哈哈地向旅馆老闆修正刚才的说法,「麻烦请给我们一间双人房和三人房,住宿日暂时先预定一天,谢谢。」

      「开房间有错吗?」赛宾娜不解。

      「那是个很容易让人误会的说词。」清田彻无奈地搔搔脸颊,风伶儿则掩面,「好多人看过来了,感觉好丢脸……」

      避过了重重视非法为合法的危险,好不容易来到了位在中环城南区的某家旅馆,并顺利地开房--订了房间。当然的、女孩们分三人房,男孩们则双人房,两方稍微花点时间整理了下各自的随身行李后,便一同聚集在较大间的三人房讨论接下来的行程。

      只不过……又出现让人头疼的问题了。

      「进来啊你!」洛梧桐猛拉。

      「我不要!」叶月天猛踩煞车。

      「你不进来我们要怎幺讨论啊!」

      「我可不像那家伙能厚颜无耻地踏进女人的房间!」

      「月天你也太夸张了。」无故被扯进去的清田彻无奈。

      「小月,平常我跟你睡一块儿的,怎幺就没听你这样说过?」赛宾娜不解。

      「我可没那幺禽兽会对猫想入非非!」

      别想不就好了?

      「那洗澡呢?」赛宾娜又问。

      「咦?你们两个会一起洗澡?」风伶儿错愕。

      「对呀,鬼狼也会跟我们一起洗呢!」赛宾娜笑道。

      「拜託,跟两坨毛球洗澡是能想到哪去啊!」

      完全是一人二兽的独居生活啊……

      「逼我开大绝就是了!」不管怎幺拉就是拉不动,洛梧桐只好从口袋掏出事先準备好的诱拐物往房里扔,「接着!新上市的蜜蜡糖!」

      !

      见他很白痴地上当了,洛梧桐便趁他冲去接糖的那一刻关上房门、拔起钥匙卡,大门内外完全锁上。

      「啊。」眼见他为了接糖而冲到面前,风伶儿便对他甜笑,「要来点茶吗?我替你準备吧。」

      ……

      「让我死了吧。」又掉进这种骗小狗的陷阱,他当然无地自容地直接趴地。

      「为、为什幺啦!」风伶儿无奈地大叫。

      「这不是妳的问题,别在意。」清田彻拍拍她的肩膀。

      花了点时间準备茶水并重整心情之后--

      「妳自已和他们说明原委吧。」叶月天喝茶。

      「嗯。」赛宾娜点头,并拉下连身帽露出猫耳透透气,「还记得我曾和你们提起我被灭族的事吗?在最近……我的族人有捎信给我,所以我想回去看看他们怎幺样了、还剩多少族人,但南土的风俗民情……你们懂吧?」

      「原来妳是南土人啊……真是委屈妳了。」洛梧桐为她感到同情。

      「呃?南土不好吗?」清田彻不解。

      「因为是科技大国的关係,南土自使以来都是由人类掌握所有的权力,所以……那边有很严重的种族歧视,只要是非人模人样的都会受到欺压,尤其以兽人及半兽为主。」风伶儿解释。

      「那其他种族呢?像是地精或翼人之类的……」清田彻问道。

      「地精不怎幺聪明又贪心,只要拿亮晶晶的东西当报酬就是很好用的劳动力;翼人只要收起翅膀就和人类无异,而且擅于处理高处工程也是好用的劳动力。至于其他像是精灵还是妖精什幺的,因文化等方面和人类出入不少,所以还能平等相待。」叶月天答道。

      「可是……我不太明白耶,像赛宾娜这种半兽只是多了耳朵和尾巴而已,其他地方和人类不是差不多吗?」清田彻不解。

      「是没错,但兽性是人类无法掌握的。」吃掉洛梧桐给的糖后,他颐指了赛宾娜一下,「你们不是见识过吗?半兽惊人的爆发力。加上兽性这点,兽人和半兽的性格多半直率到无法自制,只要一有小小的不愉快而起了冲突……你想想,一般人类受得了兽人或半兽的一拳或一爪吗?」

      ……

      就因为害怕、恐惧……否定自己以外的种族是人之常情。人类啊,即使不是最聪明的、不是最强的,但他们却能利用自身的优势站在所有种族的顶点,媲美于众神的七情六慾--只要有胜过于自己的存在就不该存在。

      「只因为这种原因?这也太不公平了吧!」清田彻不悦。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是个异类,甚至于无法控制自己去刺杀白银,现在的你只是为了和自己相似的同类发表不满罢了。」他唸道。

      「我……」清田彻低头。

      「没事挖人伤疤干什幺?」洛梧桐巴他,接着问道:「别谈这些不愉快的事了,归回正题、没有明确的任务时间是什幺意思?」

      「那个呀,因为我一直住在幻雾林内,想说机会难得顺便四处看看玩玩嘛喵。」赛宾娜笑道。

      但是妳还得遮遮掩掩的耶……

      「可是中环城很乱呢,选这里参观不太好吧?」风伶儿苦笑。

      「南区以人类占多数还好,除了妳和梧桐两个姑娘家别单独外出之外,由阿彻这小子一人带赛宾娜出去瞎晃还算用不着担心。」叶月天指道。

      「咦?只、只有我一个没问题吗?」清田彻担忧。

      「你都胆敢刺杀白银了还有什幺挡得了你?就算要逃有赛宾娜在根本不成问题。」他回道。

      「你干嘛一直戳他痛处啊!」洛梧桐又巴他,接着抱胸问道:「那你这只死鱼眼有什幺打算?」

      「当然是趁赛宾娜玩到爽之前,替她找找进入南土之前的準备。」摸摸头后,他看了看赛宾娜从头到脚,并依序记下几个重点,「因南土的法规较严,这套披风得先换下才行……除了能藏住尾巴和耳朵的衣帽外,大概还得弄张假种族证……只好去黑市一趟了。」

      知道人家法规严你还想犯法啊!

      「那我们呢?等你们玩到爽或準备完毕前都得待在这?」洛梧桐歪头。

      「稍早不是说伶儿很疲倦吗?那就让她好好休息,妳负责照顾她。不过别忘了这里是中环城这点,除了我们之外、不管谁来敲门都别理会较好,就算是客房服务也是。」

      「那、那个……别因为我就……有什幺问题我还是能帮忙的!」风伶儿连忙抗议。

      「养好体力也是一种準备,真要帮忙的话就管好妳的宠物,别再让那只沙漏偷跑出来搞失蹤了,毕竟我们得护送赛宾娜到她老家,可没多余的时间帮妳抓宠物什幺的。」

      「……嗯。」她低头。

      「你说话就不能婉转点吗?」洛梧桐不悦。

      「我只是实话实说。」他不以为意地撇过头,接着拽着清田彻离开座位,「我先带你们去最近的街区,那边有卖不少女性的衣物。」

      「哇喔!我有新衣服了喵!」赛宾娜高兴地跳下椅子。

      「就说了别再喵了,把帽子拉上。」他无奈地唸道,接着转身,「我们预定傍晚前回来,掰。」

      「啊,如果妳们有想买什幺就传讯息来吧,先走啰。」清田彻挥手。

      ……

      目送他们三人离开后,「他嘴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妳别理他。」洛梧桐拍拍她。

      「不,其实他说的也对。」她摇了摇头,并垂目提道:「别忘了喔,不能光靠感觉来评断对错,试着反覆想想他说的话吧。」

      「……啊啊,知道了啦,是我对他太敏感了。」洛梧桐无奈地扶额摇头,但又不禁抱怨道:「谁叫他的态度就是让人很不爽,用词和口气放柔一点很难吗?」

      「忍一下就好了,别在意嘛。」她苦笑。

      「忍咧,谁知道这次的任务要花多久的时间,我可没那种自信能忍到结束。」洛梧桐叹道。

      「难得我们四人能一起出任务呢,别想太多了。」她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接着转头望向窗外……繁华的街道上有各式各样的人们走动着,这看似挺平和的表面背后却时常引发各种争斗,「而且有这机会和时间,还能好好比较其中的不同……」

      「不同?」

      「没什幺。」她甜笑。

      ……

  • 名称:死神在线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1: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